Chapter 5-2

 

週末在中去昌珉那裡之前,一直對著浴室裡不住的照鏡子,努力對鏡子裡那個蒼白清秀的少年露出微笑,卻突然覺得自己笑的好傻。洩氣的呼出一口氣,還是在想待會兒萬一見到允浩了,要不要對他笑呢?還是不笑會好看一些?可是如果不對他笑他會不會覺得自己不想理他?

想了一會兒,自己都被自己嚇住了,金在中,你在想什麼?!

 

下了公車,下意識的往四周看了看,可是社區裡還是一樣的平靜,有失望在心底慢慢暈染開來,卻又沒辦法的只能去找昌珉。昌珉家裡的東西已經差不多都清空了,在中進門,環顧一下,問他:「阿姨呢?又上班了?」

「沒有,她今天也是難得週末,一大早就跑到新房子那邊清東西,讓我叫搬運公司的過來把這些大的傢俱和電器弄過去。」昌珉說著,往外面看,「我剛才打了電話,這會子該來了吧?」

「搬運公司嗎?」在中問。

「是啊,說兩點鐘過來呢。」昌珉說。

在中應了一聲,卻不知道要說什麼,好幾次話到嘴邊卻又咽了回去,不知道該怎麼提起允浩的名字。

 

過了一會兒,搬家公司的人就到了,在中和昌珉幫著幾個搬運工把東西放到貨車上面去,昌珉對著司機說了他新家的地址,在中在一旁好奇的問:「昌珉,我們不跟過去嗎?」

「等一下,」昌珉說,「這裡要再清一清。」

在中嗯了一聲,隨昌珉又進屋子裡面去了,心裡說不上為什麼,有些悶悶的,突然覺得自己到這裡來,有沒達到目的的感覺。

昌珉把剩下的一些零零碎碎和幾件常穿的衣服往一個旅行箱裡裝,突然轉身對在中說:「在中哥,等一下陪我去看看允浩哥吧?」

「啊?」在中一驚,立刻抬頭,「你知道他在哪?」

昌珉一邊整理東西一邊絮絮叨叨的說:「這幾天他一直在一期那裡,那邊有些人在鬧事,東西不搬走,房子沒辦法拆。允浩哥這兩天一直在那兒,我昨天回來還跑去看他了,不過他太忙了,對我打了個招呼就被叫走了,我倆連話都沒來及說。」

在中在一旁聽著,心裡越發複雜,允浩的這些事情自己都不知道,還要從別人嘴裡聽說。他在忙工作,而自己卻只能傻傻的在家裡胡思亂想……

昌珉說完回頭看在中:「怎麼了?」

「沒有。」在中回過神。

昌珉知道他神遊的習慣,好笑的看看他:「你想什麼呢。」

「沒什麼。」在中問,「允浩那裡怎麼樣了?會不會很麻煩?」

「待會兒哥去問問他不就知道了,」昌珉隨口說,「哥跟他那麼好。」

「誰跟他……」在中話說到一半咽了下去,心裡不知道是想反駁這句話還是想承認。

昌珉沒說什麼,放下手裡的東西,對在中說:「走吧。」

「誰跟你說我要去了?」在中突然有些不痛快的開口。

「哥你怎麼了?」昌珉有些驚訝的看著他。

在中沒說話,只是心裡不是很舒服。他不喜歡昌珉提起允浩的口氣,好像很熟悉似的,不喜歡昌珉可以隨隨便便就可以去找允浩,而自己卻要找無數個藉口。雖然這樣想很不對,可是他就是不痛快,好像自己心愛的東西被別人搶了去似的。

昌珉看在中不理他,也不知道自己又怎麼得罪這個脾氣有時候很大牌的哥哥了,當下只好陪笑著說:「在中哥,走啦走啦,陪我去嘛,這人情是我們欠允浩哥的嘛!」

在中看他一眼,跟他一起過去了。

 

 

在中和昌珉找到允浩的時候,他正站在一群吵鬧不休的人旁,幾個Desin的工作人員站在他身邊,正極力想和那群嘰嘰喳喳的人解釋清楚。

「你們Desin講不講道理?讓我們搬走我們住你們家啊!」

「我們有相關的政策和福利來保障你們日後的生活,請你們心平氣和的與相關人員洽談,我們會盡力解決你們的難處……」

「談個屁!談來談去換一套房子還不是要交那麼多錢!老子不搬就是不搬!」

「這次拆遷Desin與政府達成了協定,每一戶居民都必須強制性搬遷。」

「怎麼,又想用政府來欺壓我們啊?送幾個錢政府就任你們胡作非為了?我們沒權沒勢也難怪被欺負!」

「這叫什麼啊?!官商勾結!」

「有錢你們就了不起啊?!這還有沒有王法了?!」

「這次改建的最大受益者是群眾,利民的工程向來是政府所支援的。」

「利民個屁啊?我們就不是人了?怎麼沒看見對我們又什麼幫助?!」

「………」

在中站在一旁遠遠聽著,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昌珉在一旁歎道:「這些糾紛最難辦了,利益不同,這些人也都不容易。」

在中把目光投向站在一旁一言不發的允浩,允浩正面無表情的看著那些面紅耳赤吵鬧著的人,目光幽深,猜不透他在想什麼。

「那麼你們是怎麼想的,究竟要開出什麼條件才能滿意?」Desin的一個負責人也漸漸沒有了耐性。

「以一換一!拆我們多少平方米就還我們多少!」立刻有人高聲道,引來一片附和。

「因為位置不同,Desin的新建居民區的價值遠遠超過了這段地價。我們可以按這裡的地價賠償相應的金額給你們。」

「那點錢能買到鬼的房子啊!」人群立刻有人又吵鬧起來,「Desin是想趕盡殺絕嗎?!」

一直在一旁靜靜看著的允浩突然走上最前方,吵鬧的人群一下子安靜下來,圍在前方的幾個居民看見允浩過來,下意識的往後退了幾步。

「Desin的拆遷計畫會按原計劃進行,諸位的住房也會按原定時間拆掉。」允浩冷冷的掃視一眼人群,大家都目不轉睛的看著他,等著他講下去,「至於諸位剛才提到的要求,Desin不予考慮。這次拆遷完全按照法律程式來進行,如果某些人硬是要與法律作對,那麼一切後果自己承擔。」

「Desin的工作人員最近幾日已經把該說的話全都講清楚了,我們不會再耗費任何時間談論這些事情,以免讓大家產生不切實際的幻想。請大家回去與我們的負責人認真洽談,在短時間內處理好新住房問題,如有真正的難處,我們會酌情給予考慮和幫助的。」

 

允浩的一番話顯然破滅了所有人的期望,有些人已經按捺不住的又開罵起來。

允浩沒有理會那些人,正準備轉身離開,身後突然傳來一聲尖叫:

「鄭允浩,你去死!!」

允浩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漫天劈頭蓋臉的灰塵嗆住。一個憤怒極了的中年男人從不遠處的施工現場提過一袋熟石灰,在沒人反應過來的情況下直直的衝允浩潑了過去!一時間所有人都愣住了。

允浩身後的幾個員工大驚,反應過來,立刻衝上前去,卻又被漫天的石灰嗆得止住了步伐。

一切都在電光石火之間,那個肇事者立刻就被旁邊的保安制服住。允浩的全身都被撒上熟石灰,連臉上和頭髮上都是,樣子很是狼狽。人群裡有很多人反應過來,在那裡幸災樂禍的笑。

一雙手,冰涼而又帶著堅決的力度,從人群包圍中拉住了允浩正掩嘴咳嗽的手。允浩一驚,勉強睜開眼睛,看見了在中皺著眉頭的樣子。

在中用力剝開混亂的人群把允浩往外拉,允浩心裡有些複雜,但依然順從的跟著在中在旁人的驚訝和譁然中擠了出去。

在中把允浩拉到最近的一個水龍頭旁,立刻擰開,焦急的對允浩說:「快把眼睛洗一下。」

允浩俯下身,掬起水立刻沖洗著臉,被熟石灰渾濁了的水從臉上沖刷而過,允浩只覺得在中一直在身旁用手幫自己打落全身的灰塵。

允浩洗好臉,一方潔白的手帕遞到自己面前,允浩接過來,微微一怔。

是自己在海邊遞給在中擦眼睛的那一塊。

允浩接過來擦了擦,一邊看著在中,在中也沒說話,靜靜回視著他,眼神微微有些心疼。

允浩心裡一震,剛想開口說些什麼,昌珉已經跑到兩人面前,神色焦急的看著允浩:「允浩哥,你沒事吧?」

「沒事。」允浩對昌珉笑一笑。

「去我那裡洗一下,換一身衣服吧!」昌珉說。

允浩脫下被弄髒的西裝外套,看了一眼在中,依然很鎮定的對昌珉說:「好。」

一旁的在中轉過頭,不看允浩,只是說:「走吧。」

 

到了昌珉家,昌珉從剛剛裝好的箱子裡拿出常穿的一套衣服,有些抱歉的說:「允浩哥,這裡沒有多少衣服了,你將就著穿吧。」

允浩接過來,笑笑,立刻到浴室裡去了。看來他也受不了自己一身水泥的樣子。

在中坐在沙發上,看著允浩進浴室,沒有說話。允浩洗好之後出來就一直欲言又止的看著在中,但在中一直沒把視線投到他身上,昌珉看出了兩個人的不對勁,於是故意笑著說:「允浩哥,你穿我這身衣服顯得年輕不少啊!」

「是嘛,」允浩也對他笑,「挺合身的,我們身高差不多。」

在中其實從允浩出來就一直在看他,只是等他把目光投向自己的時候就把視線轉開了。允浩穿著昌珉的純藍色的T恤和白色的粗布褲子,跟平時沉穩的樣子截然相反,一副朝氣蓬勃的樣子,陽光而又乾淨。

昌珉找出一個手提袋,幫允浩把換下來的衣服裝好,允浩接過來,說:「我還有點事,先走了,哪天有時間再找你們玩。」

嘴上是對著兩個人說著,眼睛卻一直看著在中。

在中覺得自己不好再沉默下去了,只好點點頭,臉上還是沒什麼表情。

允浩心裡輕嘆一聲,知道在中還是在彆扭那天的事情,但當著昌珉的面又不好多說什麼,只是很真摯的說了句:「在中,謝謝你。」

「不用。」在中抬頭看他一眼,眼神說不清是什麼意味。

允浩去不再看他,只是對昌珉說:「昌珉,哪天哥接你去吃好吃的。」

「好啊,哥你一言為定哦。」

「那是自然。」允浩笑笑,又看一眼在中,離開了。

 

在中一直木然的盯著電視,昌珉送走允浩,很不滿意的對在中說:「哥,你是怎麼回事啊,幹嘛對允浩哥不理不睬的!」

「沒有不理他。」在中淡淡的說,只覺得聲音裡有苦澀醞釀開來。

「你到底是在想什麼?」昌珉看著他有些漠然又有些賭氣的樣子,只覺得自己莫名其妙的想要抓狂。

「我哪有想什麼,沈昌珉,你什麼時候跟鄭允浩這麼好了,他有那麼招你喜歡嗎?」在中突然衝昌珉大聲的質問。

昌珉被他嚇一跳:「允浩哥不是你的朋友嗎?」

「我有說過嗎?」在中咬住下唇,語調更是不平靜。

「不是嗎?不是你幹嘛那麼關心他?是誰看見有人往他身上灑灰,立刻就衝上去的?在中哥,你這是怎麼了!」

在中轉過臉去,沒再說話。過了一會兒才開口:「昌珉,是我亂發脾氣,你不要往心裡去。」

昌珉坐到他旁邊,關切的問:「你是不是有什麼事?」

「沒有。」

在中坐了一會兒就離開了。昌珉拉他去新家,在中淡聲說改天吧,然後就離開了。昌珉看出了他的不對勁,卻又無可奈何。在中彆扭的時候,除非他自己好起來,否則別人的話皆無用。

 

 

 

在中最近的心情一直都鬱鬱寡歡,雖說自己很少會真正開心過,然而這種因為一個旁人而一直都惦念著的心情卻是從未曾有過的。允浩一直都沒有再聯繫他,在中當然更不可能去主動打給他。

只是沒過幾天,昌珉在披薩店就看似無意的對在中說:「允浩哥最近生病了呢……」

在中正在記帳的手一滯,沒有抬頭的問昌珉:「你怎麼知道的。」

昌珉看了看在中的臉色,說:「我上次忘記對允浩哥道謝了,就打電話過去嘛。沒想到他生病了,在家裡呢。看樣子最近真的是把他累壞了,不然他再怎麼著,也不會連工作都不做了……」

昌珉是何等的冰雪聰明,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看得出允浩和在中之間的彆扭。昌珉雖然認識允浩沒多久,但是感覺出他是一個很好的人,穩重,有責任心,而且待人真誠。他打給允浩的時候,允浩雖然聲音有些虛弱,但還是問及在中的狀況,非常關注的語氣。而在中顯然也是關心允浩的,即使他嘴上不說,但旁人都可以看的一清二楚。

在中抬起頭,臉上已有了隱隱的關切之色:「什麼病?」

「急性胃炎,」昌珉看著他,又的加了一句,「我也不知道嚴不嚴重。」

在中沉默下去。昌珉見自己的目的已經達到,也就不再多說了,拿話題岔開。

 

快下班的時候,在中終於沉不住氣了,撥通了允浩的電話。

電話很快就被允浩接起,果然是有些虛弱的聲音,但精神還算好。

「在中嗎?」允浩輕輕笑著說。

「嗯。」在中應了一聲,兩個人沉默片刻,然後在中突然脫口而出:「昌珉的衣服還在你那裡吧?」

話一出口,自己就愣住了。他怎麼會找出這樣一個蹩腳的理由呢。

允浩顯然也意外了一下,然後立刻答道:「哦,在。我還沒來得及還給他。」

「嗯。」在中悶悶的應了一聲,憋了半晌,才開口說,「我聽昌珉說你生病了,沒事吧?」

允浩突然沉默下去,過了一會兒,才溫暖的說:「我沒事,在中,謝謝你。」

「那你多休息……」

「好。」允浩順從的說,卻突然在電話那旁咳嗽起來。

「你……」

「沒事沒事。」允浩咳了片刻,努力平定了呼吸,「夜裡吹了風,有點感冒。」

「照顧好自己。」

「你也是呀。」

在中頓了頓,然後說:「那,沒事我就掛了……」

「……好。」

掛上電話之後,在中有些茫然,心裡又說不出的滋味在發酵。他跟允浩之間好像隔著什麼,連說話的語氣都是客客氣氣的。這不是自己想要的,可是自己想要的方式到底是什麼呢?

 

下班之後,在中正準備收拾東西離開,突然有一個中年男人推門進來,在中下意識的抬頭看,愣住了。

是那天允浩叫他來取鑰匙的司機。

那個男人顯然也認識在中,直接衝在中走過來,微笑著問:「金在中先生?」

「是。」在中看著他,心裡竟隱隱有了期盼。

男人把手裡的一個袋子遞到在中面前:「總經理讓我給您送來的。」

在中疑惑的接過來,打開一看,突然不知道該說什麼。袋子裡乾乾淨淨的裝著那天昌珉拿給允浩穿的衣服。

司機把東西送到了,就禮貌的對在中笑笑,道了別,正要轉身離開,在中突然在後面叫住他。

「等一下。」

司機回過頭,問他:「金先生你還有事嗎?」

「你……」在中靜靜的看著他,眼神明亮漆黑,「能不能帶我到允浩家裡去?我聽說他生病了,想去看看他。」

司機聞言,對在中說:「請等一下。」然後走到一旁拿出手機。

在中剛才鼓足勇氣說出了那句話,可是在看到司機的動作的時候,突然就又覺得不想去了。

他骨子裡是有著退縮和膽怯的,面對著旁人對允浩這樣的態度,出於本能的在排斥,甚至還有著自己不想承認的自卑。

只是還沒等他多想,司機已經掛上電話又走到了他身邊,露出溫和的微笑,對在中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一個多鐘的時間之後,名貴的寶馬駛進了一座別墅區。在中有些著迷的看著寬闊的道路旁生長的那些美麗的植物,一時無語。

鏤空的大門,噴泉裡的水在太陽下折射出炫目的光芒,大理石的臺階一塵不染,雕花的欄杆優雅而又精緻。在中從外面打量著允浩的家。真的是很美很美的一個家。

允浩果然是生病了,即使笑著開門的樣子充滿陽光的氣息,但是骨子裡依然隱隱透著虛弱。

在中進去的時候四下看了看,偌大的空間裝修豪華,卻帶著淡淡的涼意。

「家裡就你一個人嗎?」在中小心翼翼的換下鞋子。

「我一個人住。」允浩安靜的看著他,領他進門,「不過有阿姨會定期過來打掃的。」

在中點點頭,留神打量著允浩的臉色:「好一點了嗎?」

「已經沒事了。」允浩說,示意在中坐下。

「怎麼會生病?」在中皺著眉頭問他。

「老毛病了嘛。」允浩笑笑,「只是沒按時吃飯而已。」說著給在中倒了一杯水,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說,「你第一次來,我這裡只有水能給你喝的。」

在中接過杯子,又放下了。視線投向一旁的茶几,顯然已經被允浩清理過,可是來不及拿走空掉的咖啡罐還擺放在筆記型電腦旁邊,在中皺了皺眉:「你這個時侯怎麼能喝咖啡?不怕胃又痛啊!」

「工作的時候,習慣了。」允浩好脾氣的解釋道。

在中有些怪責的看了允浩一眼,然後問:「你吃飯了嗎?」

「還沒有。」

「我做給你吃吧。」在中說著站了起來,「廚房在哪裡?」

允浩突然沒了言語。

 

偌大的廚房,各種設施一應俱全。鍋碗瓢盆都有模有樣的擺放在它該在的地方,明亮可鑒,乾乾淨淨,如同一個展覽館。

只是這樣的無懈可擊卻不是一個廚房該有的面貌,在中皺著眉頭,發現壁櫥裡除了一些餐盤,連油鹽這樣的東西都沒有。打開冰箱,除了零星擺放的幾盒藥品,裡面空空如也。

允浩還沒等在中責怪的話說出口,就連忙說:「我在家都叫外賣的,我不會弄這些,所以家裡什麼都沒有。在中……」

在中看他一眼,突然覺得自己想生氣也生氣不起來。沉默了半晌,然後說:「附近有沒有超市?」

「有有,」允浩連忙說,拿出手機,「要買什麼,我叫人去買。」

在中一邊想一邊念菜名給允浩,允浩就複述給電話那頭的司機,自己都覺得彆扭。

「張司機,你去買點菜回來。是,菜。」允浩說,「要二十個雞蛋,一斤排骨,一斤肉……哦,肉要兩斤。還有青菜,茄子,嗯,番茄……在中,還要什麼?哦,油鹽醬醋都要。好……還要一些蜂蜜,還有,牛奶。」

允浩聽出了電話那邊的張司機,顯然對這樣反常的自己說的話感到一頭霧水,而且到最後明顯有憋笑的意味。但是看到在中一邊想一邊念叨的可愛模樣,突然覺得自己都想笑了。

 

 

誘人的香氣隱隱傳來,允浩坐在沙發前,卻著迷的看著在中在廚房裡忙碌的背影。

從什麼時候起,自己就再也沒有這樣的寧靜了呢?像暴風雨中的溫柔港灣,即使外面世界的風霜如何摧殘,因為有了他在,也會覺得心安。在外人眼裡的自己是強勢的一個人,可是自己也多希望能有那麼一個人,可以在自己疲憊的時候靠著他,給自己依靠和安慰。在中純白色的背影像一朵百合花一樣,美麗而又溫柔的盛放。好像多了這樣一個人,世界都變得不一樣。

現在的家才讓他感覺到,像一個真正的家。

在中的手藝很好,不同於各大豪華酒店裡的菜式,在中的菜裡,能讓人吃出來溫暖的味道。因為做的人在用心。

允浩看著在中坐在一邊看著自己一臉關切的樣子,還不住詢問自己「怎麼樣,合不合胃口?」,心裡好象有滿滿的情感在發酵。在中見他認真的吃,露出滿意的笑容。頓了頓,又說:「胃不好的話就要好好吃飯,做飯其實很簡單的,不會做就學嘛。」

允浩笑笑:「你怎麼不吃。」

在中看看他:「不早了,我要趕去去上班了,今天鐵定遲到了。」

「是……」

「暗跡。」在中接過允浩遲疑著的話。

允浩沉默了一下,忍不住問道:「怎麼決定要去那裡工作呢?」

「要掙錢啊。」在中輕描淡寫的說。

「那,反正也遲到了,今天就翹掉吧。」允浩突然轉開話題說,聲音裡帶了一絲不易察覺的期待。

在中愣了一下,然後想想說:「也好。」

「真的嗎?」允浩立刻欣喜的反問了一句,剛才只是小心的問出來,卻沒想到在中答應的這麼爽快。

在中看著允浩有些孩子氣的笑容,忍不住也柔軟的笑笑:「有電話嗎?我請個假。」

允浩立刻把手機遞過去。

「你的號碼可以隨意讓人知道的嗎?」在中問。

「這有什麼。」允浩說。

在中點點頭,撥通了一個號,通了之後,用冷靜淡漠的聲音說:「張經理,我是在中。嗯,我不在店裡。我今天想跟您請假,是,我朋友生病了,我要照顧他。那,您就按三天的工資扣吧。好,謝謝您。」

在中掛了電話,對上允浩的目光,笑笑說:「快吃飯吧。我和你一起吃。」

允浩沒說話,往嘴裡塞了一口菜。剛才在中的那個“照顧”讓自己的心猛地跳了一下。忍住到嘴邊的話語,低垂下眼瞼,遮住眼底的悸動。

 

其實允浩的身體機能真的是降到了最低點。否則工作的緊要關頭,他是絕不會輕易休息的。醫生眼鏡後的那雙嚴厲的眼一直提醒著自己的健康隱患,可是允浩卻很少去在意。不是喜歡生病,只是覺得,沒有那麼大的必要珍惜自己。

而眼下在中過來看他,高興之餘自是強打起精神陪他。只是吃過了一點飯之後,胃又在叫囂著不適。在中看出了允浩皺著眉頭在忍耐,於是放下手裡的東西說:「不吃了吧?看你又不舒服。」

允浩也沒有再勉強,回到沙發上,有些疲憊的躺下。把手臂擔在額頭上,遮住了眼睛。

在中看了他片刻,默默的收拾著餐桌上的東西,清洗好之後,走到沙發前,坐到允浩身邊。

「好點了嗎?」

允浩放下手臂,有些疲憊的睜開眼睛,依然勉強笑著說:「沒事的。」

「到吃藥的時間了嗎?」在中問。

「差不多了吧。」

在中點點頭,又站起來,往冰箱那裡走去,拿出裡面的幾盒藥,一邊仔細的看一邊問允浩:「要吃哪些?」

「都要吃。」允浩有些鬱悶的說。

在中拿過來,倒了一杯水,對著說明書把藥按數量倒出來,遞給允浩,允浩看了一眼在中手裡密密麻麻的藥片,嘆了一口氣,沒接。

在中好笑的看著他不肯吃藥的樣子,乾脆直接把藥片遞到允浩的嘴邊:「快點吃。」

允浩看著眼前的手,張開嘴,把藥片一股腦的吞下去了。薄薄的唇貼在有些微涼的手心上,在中蜷縮了一下手指,立刻把溫水遞了過去。

 

在不久的將來,在他們兩個人坐在一起回想相識的這段日子裡,允浩依然津津樂道於在中餵他吃藥的感覺。

其實,無論於任何人,能讓你懷著溫暖的感情把東西遞到他嘴邊的人,一定是你從心裡喜愛著的人。

 

 

吃過藥之後,允浩閉上眼睛休息了,在中看了他一會兒,然後隨手拿過面前茶几上的遙控器,打開了電視。

嘈雜的聲音打破了偌大室內原有的靜謐,卻讓兩個人的空間顯得更加空曠。

在中信手換了幾個台,卻一點看電視的心思都沒有。身後在沙發上躺著的允浩一點聲音都沒有,在中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在休息。

停了一會兒,在中關掉了電視。看了一眼外面正在慢慢轉黑的天色。不知道自己還有什麼理由留下來。

允浩是真的累了,他的憔悴和疲憊是無法掩蓋的住的。

「我回去了。」想了片刻,在中背對著允浩,輕輕的說,「你好好休息知道嗎?」

允浩沒出聲。

在中等了一下,沒聽見允浩的聲音,也沒有回頭,閉了閉眼睛,準備要站起來。

一雙手,帶著溫柔卻毫不退縮的力度,輕輕從背後環住在中的腰。

在中身體一滯,下意識的想要掙開,卻突然不知道該怎樣硬下心。

「允浩,你……」

「讓我抱一會兒,」允浩微微欠起身子,把臉貼在在中的背脊上,閉上眼睛,輕輕的說,「一會兒就好。」

聲音溫柔而又低啞,帶著一絲脆弱,甚至還有不易察覺的哀求。

在中的心一下子柔軟起來,像是冰山融化的聲音,心底在叫囂著想回過身擁抱住這個抱著自己的男人,可是最終他什麼都沒做,只是任由允浩靜靜摟著自己,摟了很久很久。

這是一個怎樣的世界。有你我呼吸著彼此傷口和疼痛的世界。我把掩藏的一面流露給你,希望你會懂。會明白我看似無堅不摧的心,其實已經為你敞開。

這樣的感情已經處在危險邊緣了吧?該怎麼辦。是要扼殺掉它,還是任由它吞噬一切的發展。

人心是多麼渺小的東西,卻又蘊藏了那麼龐大的力量。

 

「我們在一起吧。」允浩把臉貼在在中削薄的背上,過了一會兒,突然認真的開口。

在中頓了一下,沒說話,心卻驟然收緊。

「在中,好不好?」允浩詢問的聲音裡有一絲掩藏不了的渴盼。見在中久久不答,又加了一句:

「我喜歡你在我身邊的感覺,真的很喜歡……」

在中任由允浩摟著他,看向窗外的眼睛裡微微有迷茫的意味。其實他又何嘗不是?在允浩身邊的自己,感覺到前所未有的放鬆,那些被生活所逼迫的,不得不帶上的面具,竟能被允浩輕易挑破。他的一個笑容,就可以生生打動自己。

可是這就是愛嗎?可以讓這樣倔強的自己去毫無保留的去信任和守護著的感情嗎?就算是,它的保質期又能有多長呢,兩個人巨大的身份懸殊,從財產到見識的差距,都會讓自己在允浩面前卑微起來,還有比任何阻力都更讓人力不從心的,性別問題。這樣的感情,值得自己去付出,然後再小心翼翼的維持嗎?

允浩見在中不言語,加大了手上摟抱他的力度。懷中人的腰纖細的超出了意料,卻帶著不可折服的韌性。

「在中,給我一個被你照顧的機會,好不好?」允浩用臉摩挲著在中的肩胛骨,那兩塊狹長的骨頭支愣著,像天使的翅膀一般,「給我時間,讓你了解我……給我幸福,讓我們一起幸福著……我不要這樣一個人生活,我也不要你一個人那樣生活……」

允浩的聲音漸漸低沉下去,甚至帶了點哽咽的味道。可能因為生病的緣故,腦子裡在平素緊繃的神經變得脆弱而又容易傷感。

平素那個叱吒風雲的男人啊,這個時侯竟像一個尋求依賴的孩子。

允浩閉著眼睛,所以沒有人能看見那雙深沉的眼眸背後,究竟醞釀著什麼樣濃烈的情感。

在中……請給我力量,讓我擁抱你的寒冷。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人能比我更能體會你的感受,沒有人比我更能明白,在你淡漠的外表之下,掩藏的是怎樣一顆純淨而又趨向於光芒的心。所以……當我們相愛時,沒有人會比我更愛你。

 

在中沉默了很久很久,才澀聲開口。輕柔的話語像冬天裡的暖陽,霎時驅散了允浩積攢在心頭很久的哀傷,以及因為惦念而徘徊著的陰霾。

「鄭允浩,證明給我看。」

 

yunjaeapproval2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BL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