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

「浩浩壞蛋,嗚‥‥走都不叫醒人家!」電話裡,在中開始發脾氣。允浩也只好一個勁的道歉。

「在在,我是不忍心吵醒你。」

「不管!就是你不好!」

「是是是,是我不好‥‥」什麼時候,自己已經窩囊到這種地步了?

乾爹跑進允浩的房間,手裡拿著幾個大大的“福”字和幾幅對聯,「浩浩,我們去貼對聯吧!」

允浩壓低聲音說了一句:「在在,我有事,拜拜!」,不等對方的意見,立刻掛斷了電話。

‥‥‥‥

死浩浩!哼!——在中氣呼呼的掛上了電話。

‥‥‥‥

 

「乾爹。」

「幹嘛?」

「你會不會一種可以讓自殺的鬼魂離開原地的法術?」

「會啊!幹嘛?」

「教我!」

「你要學來幹嗎?」

「繼承父業,光大門楣!」

「坦白從寬,抗拒從嚴。想騙我?」

允浩也知道乾爹的厲害,就當時開了個不好笑的玩笑。「乾爹,事情是這樣的‥‥」允浩把事情的始末原原本本的說了一遍,乾爹在那邊有心無心的聽著,其實過半的事情他都是知道的,吃飽了沒事做的人就知道坐在銅鏡前面偷窺!

 

說完之後,乾爹打了個哈欠,掏出一個護身符,「喏,這個給他帶上,就可以帶他出來了!」

「我要知道這個護身符怎麼做的!」

「求知欲還挺強的嘛!」

那當然了,免得以後再低聲下氣的來求你!「你教不教?」

「教。不過,懂的些小法術,還不如先學一些拳腳功夫‥‥」

寒假裡,允浩開始拼命的學習乾爹的法術。還有,有心無心的練了一套太極拳——乾爹說的,先從慢的學起。

老實說,乾爹的法術和爸爸的家傳之術很不一樣,爸爸只擅長收妖捉鬼,懂些風水之道,而乾爹什麼都會!

‥‥‥‥

 

 

曰子過的很快。

大年夜終於到了,在中孤孤單單的站在陽臺上看著夜空裡燦爛的煙火,人人歡歡喜喜,家家團團圓圓。

——我現在應該叫做“孤魂野鬼”吧?浩浩現在一定在吃好吃的年夜飯!他的餐桌上會有些什麼呢?

在中越想越餓,突然看見有一小白點朝自己飛過來。飛近之後,在中發現是一隻千紙鶴。它輕輕的停在了在中的肩上。

在中把它拿下來,上面夾著一張小小的賀卡,還有一根細細的,拿在手裡燃放的煙花棒。賀卡是允浩畫的,上面是兩個小人,寫著【在在和浩浩】。還有一行字:放煙花的時候,對著紙鶴數1、2、3。我會在家裡和你同時放煙花。

原來,浩浩還是想著我的!我並不是孤孤單單一個人!——在中飛進廚房拿出打火機,對著紙鶴數著:「一、二、三。」

“嚓!”

煙火點燃了,耀眼的光芒,照亮了在中的臉龐。煙花燃燒的短短幾秒鐘,對在中而言就像過了漫長的幾個小時‥‥

這是我出生到現在過得最幸福的除夕,謝謝你,浩浩。

‥‥‥‥

 

煙花棒在手中燃盡,允浩仿佛在剛剛的煙花裡看到了在中幸福的淚水‥‥

「浩浩,不要玩那種小孩子玩的煙花了!快下來放鞭炮啊!」乾爹在樓下嚷嚷著‥‥

「來啦!」

‥‥‥‥

允浩把煙花棒的握柄壓扁,加進書頁裡。煙花棒雖然又小又短暫,但是,它比任何絢麗的煙火都要美麗。因為它會燃放出幸福的色彩‥‥

 

第二天早上。

在中聽到樓下有這樣的言論‥‥

「你有沒有看到啊?昨天那間鬼屋又鬧鬼了!」

「怎麼回事啊?」

「有人看到那個陽臺上在放煙花!可是連個人影都沒有!」

‥‥‥‥

 

 

 

 

(十)

寒假終於結束。對於莘莘學子來說,真是短暫;對於在中來說,已經寂寞的快要發霉了。他已經忘了以前那孤獨的十二年是怎麼度過的。

允浩又是大包小包的從家裡出發。老遠就看到了那個朝思暮想的人兒等在了陽臺上,他加快速度衝了回去。

一進門,背包都沒來得及卸下來,就被在中抱住了‥‥

「浩浩,我好想你!」

「我也是。」允浩緊緊的抱著在中細細的腰。他是不是瘦了一點?不對,他不會瘦‥‥心理因素,心理因素‥‥

倆人站在那裡抱了好一會兒才分開。

 

「浩浩,我餓了‥‥」其實冰箱裡的東西,在中只吃了兩個禮拜,最近幾天餓得慌,冬天連只蟑螂都沒有,差不多每天只喝自來水度日了。

「我知道。」允浩卸下背包,抖出了許多家裡剩餘的年貨。然後,拿出錢包,「我現在就去一下超市,你先吃一會兒!」

啊——有浩浩的日子真是幸福啊!

‥‥‥‥

 

晚上,允浩發現,在中把他送來的紙鶴和賀卡放在枕邊,心裡頓時覺得甜絲絲的。

「浩浩‥‥」

「啊?」

「你明天可不可以買點菜回來?」

「你想吃什麼?」

「不、不、不,你喜歡吃什麼就買點什麼回來。我想做晚飯給你吃‥‥」

「啊?」允浩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寒假裡我一直都在鑽研這本烹飪的書,我想試試看‥‥」

「好,好啊‥‥沒問題!」允浩開心的拿起那本書,看看裡面有什麼是自己想吃的‥‥

 

第二天一到學校,允浩便收到了許許多多的巧克力。今年的情人節是在寒假裡過的,所以好多女生都守候在允浩的教室門口,抓住第一時機衝上去送巧克力!

允浩自然是來者不拒,所有的巧克力照單全收:在在今天要開心死了!

傍晚,允浩去了一圈菜市場,買了好多新鮮的材料。想到今晚可以吃在在的愛心晚餐,允浩忍不住邊走邊笑——路人還以為他是神經病。

老遠,就看到了在中。允浩朝他揮了揮手中的食物,在中也揮了揮手。

‥‥‥‥

 

在中開始做晚飯,很愚蠢的,他們發現家裡沒有米。

「沒有關係,我去買點啤酒!就當是補你的除夕宴!」允浩下樓去買酒了。在中開始做晚飯,翻開袋子發現有一袋是整袋的巧克力!

是給我的嗎?——在中竊喜。忍不住打開一盒,裡面飄落一封信:送給最帥的允浩。女生的筆跡。

原來是送給允浩的。想想,允浩一個大男生,怎麼可能像小女生一樣買巧克力給我呢?而且,他想起了允浩的漂亮女友——浩他乾爹,在中覺得心裡不舒服了‥‥

‥‥‥‥

 

晚餐做得很順利,允浩一個勁的誇在中手藝好,在中也得到了一些心理的安慰。喝了點酒,就壯了點膽。不過,在中還是很小心的問:「浩浩,你有沒有喜歡的人啊?」

「有啊!」

——失望!

「是怎麼樣的人啊?」

「漂亮、可愛、溫柔、賢淑,有點貪吃,還有,抱起來很舒服呢!」

——已、已經“抱”過了,絕望!

「是同學嗎?」

「不是,他不念書的。」

——哦,工作了,那應該還很成熟!

在中“咕嘟咕嘟”的又喝掉了一整罐啤酒,看來某人是在“借酒消愁”了。允浩在那邊得意的笑笑,把白天收到的巧克力遞給在中。

「這是我收到的情人節巧克力,全部給你吃!」

「人家送給你的,我不要!」小子開始發酒瘋了,這種話在平時是絕對不會從他的口中說出來的。

「真的不要?」

「不要!」在中把啤酒罐扔到了地上,醉了,原來鬼也會喝醉的。誰叫他喝了那麼多?

允浩暫時把巧克力收了起來,問道:「那在在有沒有喜歡的人啊?」

在中想了想說:「有。」

「是個什麼樣的人啊?」

「和你‥‥和你長得很像!」原來真有其人!這回輪到某人不爽了!在中醉醺醺的說起他的陳年往事來,「我只見過他三次,連他的名字我都不知道‥‥那時我還不知道我喜歡他,當我死了之後才覺得,那個就叫做一見鍾情吧‥‥而且,他還是個大學男生哦‥‥我變態‥‥」

有人剛剛還在那邊暗爽,現在輪到他掉入谷底了‥‥

「他呢?他有沒有說喜歡你?」

「他啊?他第一次見到我就說喜歡我了‥‥」

「輕浮浪子!色狼!不是好東西!說不定他把你當成女生了!」

「不會的‥‥因為我穿的是S高中的男生校服,很有名的高中噢!就在這兒附近‥‥」

「那他為什麼沒有好好保護你?」

在中哭了‥‥「他不知道我出事了吧?如果,他知道的話,他一定回來救我的‥‥」

「不要說得那麼絕對!」

「如果,浩浩在上課,而我出事了,浩浩也不會知道的,也不會來救我的‥‥」

在中說的沒有錯,就算是換成自己,也不一定會知道在中什麼時候出事。

在中繼續在那邊說著:「第一天我看到你,我真的以為是他來找我了‥‥他應該知道這間屋子‥‥所以我故意使了點障眼法逗逗你,如果是他的話,他會知道是我在這裡的‥‥可是‥‥」

「可是不是他,是我,對不對?」允浩也開始猛灌啤酒。

在中點點頭,「對啊,他現在應該有三十幾歲了,哪會像你這麼年輕啊?而且,那個時候你好凶哦,和他一點都不像‥‥」

「我就是凶,怎麼樣?」

在中突然又笑了,「你知道嗎?當你叫我在在的時候,我好開心噢!因為他也是那麼叫我的!」

允浩翻了翻白眼——如果可以的話,我不想再叫你在在了‥‥

「不曉得他現在在做什麼?說不定小孩都很大了呢!」

「他不會有小孩的,因為他是同性戀!」允浩氣死了!不過,反過來想想,在中現在只有他能看見,換句話說,自己是在中的唯一,只要加以時日,一定可以把那個傢伙從在中的心目中連根拔除的!

允浩思路還很清晰,看來還沒有喝醉!

他突然想到乾爹給他的護身符,但是看到在中醉成這樣,只好明天再說了。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