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九)

終於又到冬天。

下了一天一夜的白雪,屋頂樹枝都積滿了厚厚的一層。一大早的,幾個買菜的阿婆阿嬸就看到一個年輕人在使勁的掰一棵樹,樹枝上的積雪全都被他抖了下來,弄得自己白乎乎的。

「咦?這不是鄭家的小孩嘛?放假回家過年了!」一個阿嬸認了出來,「允浩啊,你在拔樹啊?」

「呃‥‥沒有沒有,只是運動運動‥‥」允浩微笑著向阿嬸阿婆點頭示意,然後繼續“拔樹”‥‥

‥‥‥‥

 

「在在!你到底走不走?」允浩說一句話就冒一口白氣,這白氣越冒越多,越冒越急,真是累死了‥‥

「不走了!不走了!我要回去!」在在死命抱著一棵水杉,任憑允浩怎麼拉都拉不下來。就在家門口了,在在突然改變主意不肯進門了!

「不是你要跟著我回來過年的嗎?我都跟老爸老媽說好了,你不要鬧彆扭了!」

「不要不要!我後悔了!我這就回去!」

「你到底在怕什麼啊?」

「嗚嗚嗚‥‥我不是人‥‥你爸爸媽媽不會接受我的,我還是做你的地下情人吧‥‥」

——誰要你做我的地下情人?!!!我地面上的情人還沒有呢!允浩真是被他氣死!!!

「在在乖,我媽媽做了很多很多好吃的東西,保證你都沒吃過!」允浩企圖用食物誘惑他。

「不要!」——失敗!

「在在啊,我捨不得你一個人孤零零回去過年,我相信你也捨不得我的,對不對?」

「不要!」——又失敗!

看來是這半年來把他寵壞了!允浩額上青筋暴起,你個死鬼,敬酒不吃吃罰酒!

“啪!”,允浩往在中腦袋上一拍,一道符就貼了上去。在中立刻兩眼開始繞蚊香線@@,軟綿綿的昏倒在地。允浩把在中扛在肩上,走上自家的臺階,掏出鑰匙開了門,然後才把在中腦袋上的符撕下來。

在中就像裝死的昆蟲,一恢復意識拔腿就跑,卻被允浩一腳踢了進去‥‥

 

「爸,媽,乾爹,我回來了!」

鄭爸爸驚奇的看著這個被自己兒子一腳踢進來的小傢伙,還揉著自己的屁股,可愛委屈的模樣真是讓人忍俊不禁;而鄭媽媽呢,急忙跑到兒子身邊左看右看,「你男朋友呢?沒來啊?」

這時乾爹從樓上衝下來,「來來來,月姐,帶上這個!」乾爹給鄭媽媽帶上一副眼鏡,然後指著地上的在中說:「這就是我說的浩浩的寶貝——在在!很可愛吧?」鄭媽媽暫時定格,無法推測其心理活動。

鄭爸爸微笑的看著自己,鄭媽媽傻愣愣的看著自己,在中驚慌的看著允浩的雙親,不曉得該怎麼辦才好,連胳膊放哪裡都忘了‥‥

允浩卸下包,走到在中身邊,把他拉起來,「好了,起來了,有沒有踢疼你?」

在中忽而點點頭,忽而搖搖頭,看來是緊張得失去了方向。

「爸,媽,我介紹一下。他叫金在中,是個‥‥男孩子,我想乾爹也跟你們說過了。他理應比我老許多,但是現在嘛‥‥你們就把他當成乾爹的同類處理好了。」

乾爹的同類?乾爹不滿的看著允浩——小子,我是仙不是鬼!

允浩推了在中一下,在中低著頭,用蚊子唱歌的聲音說:「阿姨好,叔叔好,乾爹好!」

「什麼?」鄭媽媽只看到這孩子動了動嘴巴,卻什麼聲音也沒聽見。

「你等一下,我上樓再拿點東西下來!」乾爹又飛奔上樓。

 

鄭爸爸不滿的皺了皺眉頭,在中見此哭喪著臉把頭埋的更低,誰知鄭爸爸卻說:「不公平,你叫允浩他乾爹“乾爹”,叫我們卻是叔叔阿姨,太不公平了吧?我兒子很專情的,他帶回來的就不會有錯了,快點叫爸爸媽媽!」

「啊?!」在中又驚又喜的抬起頭,看來自己的擔心是多餘的!浩浩說得對,他的爸媽是很和善的人!鄭媽媽很起勁的走到鄭爸爸身邊問:「你們在說什麼呀?我聽不見啊!」

此時乾爹拿了兩個耳塞,塞進鄭媽媽的耳朵裡。

允浩對在中說:「好了,現在再叫一遍!」

在中問了一個極傻的問題:「浩浩,我該叫岳父岳母,還是公公婆婆?」

「叫爸爸媽媽呀!」(—__—|||)‥‥

在中收到命令,笑的陽光燦爛,信心十足的叫道:「爸爸好,媽媽好,乾爹好!」

「好,好,我們家又多了一口!多熱鬧啊!」鄭媽媽笑得合不攏嘴,看來一點問題都沒有嘛?!在中所有的顧慮都消失了!

 

在中第一次見到了允浩的家,好大的別墅,寬敞明亮,站在三樓的陽臺,還可以隱約看到大海。單單允浩的“閨房”就比那套破公寓大!

最可愛的是乾爹的房間,裡面掛了一張好大的允浩三歲的照片,胖乎乎,嫩嘟嘟,不管是人是鬼,看了都想伸手捏一把,更何況是愛著允浩的在中呢?捏不到三歲的允浩,也只好把成人版的允浩亂捏一把‥‥

由於在中很喜歡那張照片,乾爹就抱出了一大疊影集,讓在中欣賞‥‥允浩和乾爹就在一旁解說。其實照片裡的許多地方,在中也都去過,在中一邊看,一邊回想自己的童年‥‥欣賞完之後,在中試圖把那張大照片搬到允浩的房間,遭到乾爹的強烈阻擊。結果,一個上午,允浩就無聊的看著“神鬼大戰”‥‥

‥‥‥‥

 

午飯時間到了,鄭媽媽親手做了一桌的菜。看到這些佳餚的在中努力使自己的肚子不打響——在在,今天一點要好好表現!不可以丟浩浩的臉!

開飯了。

鄭媽媽給在中盛了一碗的香噴噴白米飯,允浩一看就對老媽說:「媽,換個大點的碗!這個太小了!」

在中連忙否認:「不不不,夠了!我吃的不是很多的‥‥」這個謊扯的大了點。隨後在中又白了允浩一眼。

允浩隨即就明白了,默不作聲的在那裡打著自己的算盤!

吃飯的時候,在中表現的極其斯文,飯都是一小口一小口的吃,爸媽招呼他多吃點,他就在那裡點頭,沒怎麼動筷子。

「浩浩,快給人家夾菜呀!」鄭媽媽提醒允浩。

「不會吧,在在。你平時吃飯哪有那麼斯文啊?你吃飯用湯盆,喝湯用飯勺,吃相超級難看,用狼吞虎嚥形容不足為過,你今天是不是不舒服啊?」

在中瞪瞪他,允浩似乎沒有理解,繼續在那裡說:「噯,你不要不好意思嘛!這樣看上去很做作的!」

——鄭允浩!

在中一腳踩下去,可是允浩還在那裡說的神采飛揚。在中又用力碾了幾下——鄭允浩!你不要破壞我的形象了!

誰知鄭爸爸說話了:「在、在在啊,浩浩是不對,你就不要踩、踩了‥‥」

在中和允浩同時往桌子地下一看,原來在中踩的那只腳是鄭爸爸的‥‥(—__—|||)

在中的腳像踩到地雷一樣迅速收了回來,「對不起,對不起,我‥‥」

允浩恍然大悟的笑了笑,「喏喏喏,想謀害親夫啊?」

「沒有——!!!」,在中認定自己闖了大禍,進門沒多久就狠踩了鄭爸爸一腳,這下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好不容易想給允浩的父母一個良好的印象,現在全砸了!

「唔‥‥嗚‥‥」在中開始哭了‥‥

「好了好了‥‥」鄭爸爸毫無責怪之意。可是允浩還在刺激他:「美食當前,你有工夫哭,還不如留點精力多吃點東西。」

——死鄭允浩!都是你害的!你希望我出醜是不是?哼!橫死橫,我吃給你看!反正一樣沒法留給鄭爸鄭媽一個好印象了,遲早被趕出門還不如現在吃夠本!

於是在中原形畢露,不再如大家閨秀一般小口小口的吃飯,一邊拼命地往嘴裡送,一邊還在嗚咽,哭的眼睛紅紅的‥‥

允浩看了倒是很開心,“咯咯咯”的亂笑,他立刻給他夾菜盛湯。鄭媽媽飛過來一根筷子,打在允浩的頭上!「死小子,你平時是不是沒給在在吃飽過?」

「沒有啊,媽!不要冤枉我!」

「月姐,人家在在是隻小貪吃鬼,浩浩餵不飽他的‥‥」乾爹立刻出面解釋,不愧是從小護著允浩的人。

「老公,貪吃鬼是怎麼回事?」鄭媽媽問鄭爸爸。

鄭爸爸笑呵呵,指著在中說:「就是這麼回事兒。」

鄭媽媽看著在中就覺得作孽,好像被自己兒子虐待了好幾年。「在在,慢慢吃。沒人跟你搶的。別噎著!」

鄭媽媽的體貼讓在中又滾出幾滴眼淚——怎麼會有這麼好的媽媽?

允浩摸摸在中的頭,輕輕的在他耳邊說:「好了,夠了。你也不用這麼誇張的表現吧?我只是看你裝斯文裝得很辛苦,所以還是決定讓你暴露一下本性。你以後在我家的日子還長著呢,總不能老是裝樣子吧?那吃得多不爽啊?嗯?‥‥慢慢吃,我等你吃完,再收拾碗筷‥‥」

‥‥‥‥

最溫柔的還是浩浩!

 

吃完飯,允浩拿了條熱毛巾親手給在中擦臉,算是賠罪。真是有夠浪漫、有夠肉麻!看著他們你噥我噥,含情脈脈,鄭媽鄭爸甚是不解。

「老公,你說著孩子是像誰啊?你當年追我的時候好像沒這麼肉麻的呀?」

「你好像也沒這麼體貼嘛!‥‥不像你,不像我,就只能像第三個人了‥‥」

那第三個人現在看得喜上眉梢,仿佛被摟在懷裡享受愛人伺候的人是他一樣!

其實乾爹心裡是在哀嘆怎麼就沒遇到過一個這麼疼自己的人?

‥‥‥‥

這人小時候就是看不出來,原來允浩會這麼疼老婆!

‥‥‥‥

 

晚上鄭媽媽沖了一個熱水袋給孩子們送去。

「浩浩,晚上挺冷的,我給你們沖了個熱水袋。」

允浩還沒鑽進被窩,他指了指被窩裡地在中說:「不用,我有一個天然的大熱水袋!」

鄭媽媽一聽,跑上去揪住允浩的耳朵開始罵兒子:「你有沒有搞錯啊?讓人家替你暖被窩?!你怎麼替人家暖被窩啊?」

「啊呀~~~!!!」允浩最受不了老媽的這一套!在中一見自己的愛人被欺負,立刻從被窩裡跳出來,「不要!不要揪浩浩的耳朵!會很疼的!是我自己要替浩浩暖床的‥‥」

自乾爹之後,終於出現了第二個護著自己兒子的人,鄭媽媽不好意思的放開允浩。「在在,你穿得這麼少,快回被窩裡去!」

在中只穿者小短褲和小背心,因為這樣被窩可以暖的快一點‥‥

在中揉著允浩的耳朵說:「沒關係,我不是人,不會生病的!」

允浩自然是很得意的倒在在中懷裡,讓他摸摸發紅的耳朵。「媽,在在穿得這麼性感在床上等我,你就不要這麼不識相了,快走吧!我們要辦“正事”了!」還挑了挑眉毛!

鄭媽媽被允浩說的臉紅一陣白一陣,把熱水袋扔向兒子之後走了。

「媽媽晚安!」——老媽,我長大了。嘿嘿嘿‥‥

 

 

 

 

(三十)

在中在鄭家快樂的生活著,很快要過年了,在中跟著乾爹和允浩去海邊採購海鮮。這是剛剛從海裡打撈起來的,絕對新鮮!

在中看著大海很想和允浩一起在海邊玩玩,可是冬天實在太冷了。他們約定今年暑假一起看日出,一起在海邊燒烤、游泳‥‥

‥‥‥‥

「在在想吃什麼?」乾爹問道。

「什麼都想吃!」

唉‥‥算了,還是自己作決定吧!

‥‥‥‥

「章魚章魚!」在中興奮的叫起來。

「在在,那是烏賊‥‥」(—__—|||)‥‥

「章魚好吃還是烏賊好吃?」

「那就兩樣都買,你自己吃吃看!」——這應該是在在最想要的答案。

‥‥‥‥

 

在中慢慢的發現,允浩在家裡真的像一個小少爺,媽媽雖然時不時地罵罵他,但都是半開玩笑。爸爸總是慈祥地笑著,雖然允浩說爸爸工作的時候很認真,捉鬼的時候更恐怖,在中還是覺得爸爸最和善。乾爹就不用說了,嬉皮笑臉,有時像個孩子,但是基本上,都是以允浩為中心。從小允浩就享受這三份愛,而自己,只有一個媽媽,只有一份愛‥‥

在中大概還沒意識到,允浩現在享受的是“四重愛”。

‥‥‥‥

 

大年夜,在中吃了好多好多,終於打出了做鬼以來的第一個飽嗝。聽到這個聲音的允浩驚訝地說不出話來,將其稱之為打娘胎裡出來聽到過的最美妙的聲音‥‥

夜裡放煙花,允浩拿出了去年和在中一起放的煙花棒,證明那刻的真實存在。在中自然是感動的一塌糊塗‥‥和允浩在一起真的是一年比一年幸福。

‥‥‥‥

 

寒假裡,在中還意外的在乾爹的書架上發現了自己的那本詞典!連那張包書皮都還在!據乾爹回憶說,那是某年在舊書攤上花五塊錢買來的‥‥

允浩和在在興奮的撕掉包書皮,那張一百元居然還在!上面清晰的留著允浩的字跡。

「浩浩,我真的到這上面的地址來了‥‥」

「是啊,你是不是覺得好遙遠?」

「嗯‥‥浩浩?」

「唔?」

「我們把它裝在框裡好不好?」

「好!」

就這樣,允浩的房間裡掛起了一個奢華的鏡框,裡面是一張100元人民幣。人家還以為這兩個人財迷心竅!

‥‥‥‥

 

所謂快樂,就是很“快”的“樂”。允浩覺得去年的寒假是那麼漫長,而今年的寒假顯得特別短暫!不過,只要和在中在一起,不管在哪裡、做什麼,都無所謂!

寒假結束,最不開心的人應該是乾爹吧?允浩已經不打工了,每個週末都可以帶著在中回家!

不過,還是趕快祈禱暑假快點來臨吧!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