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柔軟的色彩鋪墊在畫紙上,金在中的手指握著筆的樣子很漂亮,文雅修長。他坐直著身子,圍著沾著顏料的舊襯衫認真的調著顏色。老師從他身側走過,贊許的看了看他的作品,卻也沒有出聲打擾他。

在畫畫的時候,就好像世界都靜止,唯有他自己和這個偌大的色彩融合。

陽光透過窗戶輕輕落在他的睫毛上,而後只是微微顫動的睫毛,都似乎將這個空間的塵埃抖落,輕飄飄地浮在空中,帶著幾分詩意。金在中的五官清秀精緻,是很多男孩子少有的細緻,若是仔細去看,只會讓人沉陷。

但幸而他的年齡還不大,十六歲的少年還不知道愛情是什麼,也斷然不會去早戀。這方面,金在中一直比別人遲鈍。以至於畫室有年紀相仿的女生暗示自己的愛戀也毫無結果,金在中的安靜仿佛是與生俱來的冷靜。

只是她們不知道,他只是缺少了與人交流的熱情。

 

收拾了畫具,結束了一天的課程,金在中和平常一樣坐上回家的公車。窗外景色變換,他輕輕嘆氣,有些無奈地皺起眉頭,想到家裡那個傢伙就貌似有些頭疼。

這幾天晚上,鄭允浩像是想避開什麼人似得,安分守己的留在家裡,甚至是白天也不出門。但金在中卻想,也許是他學乖了,知道體諒爸媽的苦心了?不過這些也只是他單方面的想法,畢竟鄭允浩……不是善類?

回到家,就看到金家父母坐在客廳在和鄭允浩說著什麼。看了看時間,貌似還沒到下班時間啊。金在中不解過去瞥了一眼桌上的東西,恰巧金正明說道:「在中開學就是初三了,允浩如果一起的話,還能一起上下學。」

「嗯?」金在中眨了眨眼睛。

韓麗立刻解釋道:「在中啊,我和你爸爸今天拜託了好多人總算搞定了允浩的入學。允浩開學就和你一樣是初三了,他基礎不行你要多幫幫他。」

金在中頓了頓,朝鄭允浩看了一眼,只見鄭允浩面無表情的看著桌上的冷飲出神,然後他緩緩開口:「阿姨……」

「允浩啊,你這個年紀必須上學。阿姨和姨夫都幫你弄好了,不能不去。」韓麗知道鄭允浩想說什麼,立刻打斷他說道,「你媽媽沒有為你做到的事情,阿姨都會代替去做到的,所以一定要去上學,好嗎?」

畢竟韓麗是真的對鄭允浩不壞,她都這樣說了,鄭允浩也沒有理由拒絕。只是微微點了點頭,有些頭痛的偏了偏腦袋。金在中吃著茶几上的甜棗,轉頭又看了鄭允浩一眼,其實主要是想看看鄭允浩這樣的人會露出什麼樣的表情,卻不想鄭允浩也剛好轉頭看著他。金在中尷尬地咽下了棗子,連核都忘了吐掉。

他慌忙起身,跑去廚房幫韓麗洗掉了新鮮的蔬菜。

過了一會,韓麗也進了廚房,她滿面的愁容,使得金在中忍不住問:「媽,怎麼了?」

「允浩這孩子,也不知道以前是怎麼過的。姐姐真是太不負責任了……」她說著,鼻子有些酸,抿了抿唇,「前幾天他去洗澡沒拿背心,光著上身出來,我看到允浩身上全是傷疤。唉……那哪是這個年紀的孩子該有的傷疤啊……還有他嘴角和手臂上的淤青,這真是……」

「……媽媽,其實……」

「太讓人心疼了,也不知道以前吃了多少苦。也不愛笑不愛說話的……我和你爸這麼急著幫他聯繫學校,也是想他能漸漸的變成正常的孩子。」韓麗抹了抹眼角的淚水,使得金在中再也說不出口,那些關於鄭允浩半夜出去的事情,還有他性格惡劣的小報告。

金在中低下頭安靜地洗菜,末了,他抬頭對韓麗說:「他會變好的,媽媽你放心吧。」

 

那時候金在中太年輕,他甚至不知道一但去涉及鄭允浩的世界,他就會沉陷,被深深吸引。會如飛蛾撲火一般愛到奮不顧身,哪怕是疼痛,也甘願去承受的瘋狂。

他從未想過,他會變成那樣,也從未想過,他會愛上。

 

淩晨十二點,金在中睡得迷迷糊糊的,被輕微的聲響吵醒。他看到鄭允浩正在換衣服,那樣子似乎是打算出去。金在中連忙跟著起來,小心翼翼的問:「你要去哪?」

鄭允浩怔怔,沒想到金在中會醒。

「媽媽很擔心你。」金在中爬下床,走過去壓低聲音道,「別出去好嗎?萬一又受傷了怎麼辦?」

聽到這句,鄭允浩有些微微皺眉,他正視金在中的眼睛,問他:「你擔心我?」金在中詫異了一下,然後點頭。鄭允浩勾了勾嘴角,眸子深邃的好像一隻貪婪的狼,永不知滿足的神情,要追究到底的語氣,「為什麼?」

「啊?」

「為什麼擔心我?」他再次問道。

金在中猶豫了一下,最後沒了底氣似得說:「因為……因為媽媽會擔心你。」

「你呢?」

「我當然也……」

「說謊。」鄭允浩輕易的說出這兩個字,眸子裡的渴望忽然變得冰冷,他輕輕勾起嘴角,一把推開金在中。打開房門的時候,金在中猛地拉住了鄭允浩的手。和他想像中的不一樣,鄭允浩的手粗糙,和自己或是同學們的手絲毫不一樣。而且異常的冰冷,好像沒有溫度一樣。金在中睜大眼睛,微微喘氣,他也害怕下一秒鄭允浩會一拳頭揮上來。

在他心裡,鄭允浩是那樣的不可理喻。

但是,在剛才的時候,他感受到了。鄭允浩說出那兩個字的時候,很失落。

鄭允浩挑眉:「你想怎麼樣?」

「我跟你一起去……至少,至少要讓我知道你是去幹嘛的,我才能放心些……」金在中低下頭,有些緊張,「我沒有說謊,我真的擔心你。但是……我也害怕你啊……」

 

深黑的夜,隨著路燈的微弱,還是可以照出人心中的膽怯。金在中穿著黑色的短袖,緊緊地跟在鄭允浩的身後。路邊有野貓竄過,嚇得他攥住鄭允浩的手,這一舉動倒是讓鄭允浩有些匪夷所思的看了他一眼。

「喂,你真的是男的嗎?」他扯了扯嘴角。

「當然是男的!可是……男的也有怕黑的不是嗎……」金在中尷尬地鬆開手,抓了抓後腦勺。這麼多年,他還是第一次大半夜的出來。要是被爸媽知道,就要挨批評了。而且老師也一直教導說半夜的時候不應該出門,貌似會遇上很多社會青年?

他瞄了一眼身邊的鄭允浩,唉,社會青年這不是已經有一個了嗎……

約莫走了三十多分鐘的路,鄭允浩帶著他走進一家酒吧。進去之後,和金在中想的很不一樣,鄭允浩居然恭恭敬敬地鞠躬了。對著店主說自己是他弟弟,然後就把金在中安頓在一個角落,給了他一杯果汁和一疊花生。

「你一會要是睏的厲害我可不管你。」

「我不睏……」金在中捧起果汁喝了一口,冰的打了個寒顫,「你在這裡打工?」

鄭允浩沒有回答,只是無奈的沉了口氣,去換了一身工作服。換掉平時的黑色背心,穿著服務員衣服的鄭允浩看上去規矩多了。而這個酒吧也不像是平時在新聞裡看到的那種一樣,反而很乾淨很規矩。

來往的人也看上去大多像是一些大學生,當然金在中這種初中生是個意外,店主也強調了金在中只能坐在這個角落裡不能亂跑。要是被別人看到酒吧有初中生進來,他們可就麻煩了。只是沒想到原來鄭允浩每天半夜出來都是來打工的,而不是他所想的那些亂七八糟的。

金在中安分地坐在位子上,看著鄭允浩端著酒水的盤子到處走動。因為長得帥氣,偶爾會有女大學生上來搭訕,但鄭允浩往往只是淡淡的笑笑,並不多做回應。

店主人也很好,以為金在中真的是鄭允浩的弟弟,期間還讓人送了霜淇淋和水果過來,說是鄭允浩在這裡工作一直很努力,所以這些都是免費的。托鄭允浩的福,金在中人生第一次吃了一次豐盛的半夜餐。

 

最後,金在中捂著肚子苦著臉跟在鄭允浩身後出來。

「你是白癡嗎?吃這麼多冰的。」鄭允浩頭痛的嘖聲,「還能走嗎?」

「只是胃有點難受……」金在中點點頭,表示能走。

鄭允浩突然想起那個晚上金在中幫他上藥的情景,再看看金在中胃疼到小臉慘白的樣子。他蹲下身,「上來。」金在中怔怔,然後聽話地趴上鄭允浩的背,被他背著去了便利店買了胃藥。鄭允浩問便利店店主要了熱水,讓金在中捧著喝,又仔細的看了藥的說明書剝了兩顆給他。

「謝謝。」金在中乖乖吞下藥片,接而道歉,「真的很抱歉,給你添麻煩了。」

「知道抱歉下次就不要跟著來了。」鄭允浩冷聲。

「對不起……因為霜淇淋太好吃了。」金在中心虛的撇開話題,「我喜歡檸檬味的,剛好店主給了檸檬味的,所以……」

鄭允浩瞪了金在中一眼,金在中立刻閉嘴了。吃了藥,喝了一杯熱水,金在中感覺自己的胃也暖了,也不痛了。他揉了揉肚子,後悔今天太貪嘴了。他跟在鄭允浩身後,兩人一句話也沒有,但之後,鄭允浩突然問他:「明天上課不會遲到嗎?」

「哎?哦,明天老師有事,放假一天。」金在中還想說什麼,只是見鄭允浩突然停下了。金在中不解的抬頭看了看前面,林飛和一個兄弟正蹲在地上抽著菸,他們也沒想到會這麼碰巧的遇到鄭允浩。

所謂冤家路窄應該就是這個道理,鄭允浩看了一眼還不知道什麼狀況的金在中,有些煩心的把金在中護到身後,壓低聲音道:「朝著反方向跑,然後立刻回家。」

「啊?為什麼?」金在中問。

「他們是上次追我的人,你別問了,一會跑回家,不要停下來。」

金在中心裡一驚,想起鄭允浩上次的淤青,心有餘悸般的睜大眼睛:「那…那你呢?」

「別管我!跑!」他推開金在中,上去就和已經衝上來的林飛扭打在一起。金在中顯然是被嚇到了,驚慌的跑了幾步,轉身進了小巷子裡。林飛還帶著一個人,鄭允浩就自己一個人,雖然鄭允浩擅於打架,但林飛不好惹。

其實林飛也沒想過這麼湊巧能遇上鄭允浩這小子,他們倆的仇結的可不是一兩年的事情了。當初林飛就因為暴力事件和鄭允浩扯上了樑子,之後因為他幾次三番的找鄭允浩麻煩,又因為沈昌珉這種家庭的人介入,使得林飛給會裡帶來了不小的麻煩。

沈昌珉的爸爸是檢察官,而裡頭的規矩一直都是互不干涉,但那次沈昌珉因此受傷所以身為檢察官的父親更是不留情面的找會裡的麻煩,使得他們好幾單生意不得已放棄。而他的初衷是故意受傷來幫鄭允浩的。所以林飛被會裡趕了出去,並且挨了一頓打,幾乎被打斷腳,養了三四個月才恢復。

他把這一切歸根究底算在鄭允浩身上,鄭允浩算是惹了個麻煩。

鄭允浩肚子上挨了一拳,林飛也沒好到哪裡去。跟著林飛的男人拿起地上的石頭就往鄭允浩頭上砸,鄭允浩避開了,但腳卻扭了。他吃痛的站起來,抹了一把嘴角的血。

「鄭允浩,你小子也有今天!」林飛動了動手腕,「我今天打不殘你!」

金在中躲在角落裡兩腿發軟,他不敢探出腦袋去看外面的情景,聽到林飛的聲音他只覺得渾身都在發抖。上次看到鄭允浩受傷就已經夠害怕的了,沒想到今天還遇到這樣的事情。他癱坐在地上,手指觸到一邊的沙子。

似乎是這邊房屋的主人放著的築房用的泥沙,他看了一眼,咬咬牙。往兜裡抓了兩把,然後拿出體育考試衝刺的速度跑了出去,閉著眼睛來了個突然襲擊。使得鄭允浩整個人都呆滯了……這傢伙,在幹什麼呢……

不可否認的,金在中還挺本事的,沙子準確的撒上了林飛他們的眼睛。趁著他們揉眼睛的時候,金在中渾身都要軟了,眼眶紅紅地像是嚇得要哭出來。鄭允浩倒是還清醒的很,趕忙抓著他的手開始跑,林飛他們揉著眼睛在後面追,鄭允浩抓著金在中的手卻跑的飛快。

心跳加速,額頭是久違的冷汗。

金在中喘著氣,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只是跟著鄭允浩一直跑一直跑。

路燈下,兩人都彎著腰喘氣。金在中一副要哭不哭的樣子,鄭允浩這才一下子坐到地上,腳踝已經腫起,他痛的微微皺起眉,呲牙。金在中注意到了,帶著顫音問:「怎麼了?」

「腳扭了。」鄭允浩捲起褲腳。

「都這麼腫了!」金在中不知所措,手忙腳亂的,「這怎麼辦……怎麼辦……你等下,我去找公用電話打給爸爸……」

「等下!」鄭允浩喊住他,低下頭看了看自己的腳踝,「你要是現在打電話,他們會更加擔心的。你過來,扶我起來,這裡離家不遠。」

金在中用力擦了擦眼睛,點頭。鄭允浩不算輕,手臂擱在金在中肩膀上還是有些分量的。金在中雖然已經累得筋疲力盡,但還是咬牙扶起鄭允浩,他吸著鼻子不說話,照著鄭允浩所說的一步步扶著他回家。

 

淩晨五點的樣子,他們終於到家了。

金在中讓鄭允浩躺倒自己的床上,自己則是輕手輕腳的去拿了藥箱。在他給鄭允浩塗藥水的時候,輕聲說:「今天太晚了,明天我陪你去醫院看看吧。」

「不要緊的。」

「都腫成這樣了,還是去看看吧……」他的鼻子有些酸,手背抹了抹眼睛,「對不起……」

鄭允浩皺眉。

「都是因為我,你才碰到他們的。」金在中很自責,甚至發誓,「我以後再也不貪嘴吃霜淇淋了……」

突然的,鄭允浩的手輕輕按在他頭上:「剛才謝了。」然後,金在中抬頭,一雙眸子紅紅的,就和小兔子一樣。鄭允浩心裡不知為什麼忽然一緊,尷尬地縮回了手。他別過頭,「你睡覺吧。」

「你睡床吧!」金在中收拾了藥箱,幫鄭允浩鋪開了被子。

鄭允浩也確實因為腳傷懶得再移動,索性就躺下了。金在中走到鄭允浩的榻榻米上,躺下,蓋上被子。被子上帶著清爽的沐浴露氣息,沒有想像中的酒氣和菸味,乾淨的深入靈魂的氣息,和他腦子裡的鄭允浩截然不同。

外面漸漸開始有日光蔓延,但他們兩個的夜晚才剛來臨一般。鄭允浩側身,看著已經累壞了睡著的金在中,仔仔細細的看著他的樣子。密密麻麻的睫毛抖落的塵埃,一直飄落,在他的身邊。

隱隱約約的,莫名的親切感。

 

自從這次之後,鄭允浩就辭掉了工作。半個月後就要開學了,鄭允浩在家養著腳傷也愜意的很。金在中每天早上出去上課,都會準備好午餐,有時候是壽司,有時候是三明治。總之金在中和韓麗一樣,對料理很擅長。

因為腳傷的事情,家裡也知道了鄭允浩在外打工的事情,他說是回來的時候不小心摔了一下才這樣的。金家夫妻兩個也沒多懷疑,只是告訴鄭允浩他不用再和以前一樣打工度日了,他們會像親生父母一樣照顧他,負責他的學費和生活費。

鄭允浩沒有拒絕,他想試著接受。

這天,鄭允浩正在睡午覺,金在中依舊是放假在家。一個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一個坐在書桌邊上畫著速寫。金在中的鉛筆唰唰唰的發出聲音,窗外的房屋其實很單調,但是金在中不知道在家裡能幹點什麼。

畫著畫著,他瞥了一眼睡得很舒服的鄭允浩。

鄭允浩的五官很硬朗,這讓金在中有點蠢蠢欲動。他換了一張素描紙,對著一動不動的鄭允浩開始寫生起來。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金在中對著自己畫完了的鄭允浩出神,然後又看看睡著了的鄭允浩,哇,簡直一摸一樣。

但是被看到這傢伙會生氣吧?

金在中顧自抿了抿唇笑笑,偷偷的把這張素描塞進了畫袋裡,和別的作業混在一起。

窗戶外不知名的白色小花開的正好,正在最炎熱的酷暑裡綻放自己最美的一瞬。

 

 

 

 

 

 

【四】

鄭允浩在家不是看電視就是睡覺,生活過的既無聊又漫長。金在中還是規律的上著素描班,一般都是做了午飯再去上課,回來後偶爾會給鄭允浩帶甜點。兩個人會一起坐在沙發上邊看電視邊吃蛋糕奶茶之類的甜食。

鄭允浩時不時的會瞥到金在中看電視時神態。

他的腦袋是整齊的黑髮,慵懶卻規矩地搭在腦袋上,眼睛很大,皮膚很白,吃蛋糕的時候嘴唇很可愛。而且金在中喜歡穿簡單的衣服,大多是偏淺色的。他很瘦,瘦到好像一把就能抱住的樣子,但卻瘦的不難看。腿很細,穿著緊身的牛仔褲一定很漂亮,特別是他的腰,異常的纖細。鄭允浩想自己是瘋了,為什麼要這麼仔細的觀察這小子。

「你看著我幹嘛?」金在中嘴邊上沾著巧克力醬,托盤裡的蛋糕已經一點不剩。

鄭允浩微微皺眉,身子往後傾了一些。金在中疑惑的看著他,然後摸了摸臉,覺得有些莫名其妙。他拿著塑膠托盤去廚房的垃圾桶丟掉,嘴角的巧克力醬卻一直沒被發現。回到客廳的時候,鄭允浩正隨意的換著台,受傷的腿靠在一個軟枕上。

因為鄭允浩的腳傷大部分原因是因為金在中,所以金在中對他算是盡心盡力的照顧。

他走過去,遞給鄭允浩一杯水,鄭允浩抬頭。金在中朝他笑了笑,耳朵邊上的黑髮微微翹起,顯然是昨晚睡成這樣的。白色的襯衣寬鬆,纖細的手臂和鄭允浩的膚色很不一樣,是和仲夏夜的花一樣的嫩色。

掛在窗戶上的風鈴叮噹作響。

鄭允浩伸手,指腹擦過金在中的嘴角。金在中怔怔,睜大眼睛,鄭允浩卻淡然地抽過茶几上的餐巾紙擦了擦指腹,然後繼續看電視。金在中木訥了一會才反應過來,紅著臉抓了抓腦袋:「謝謝。」

兩人的關係算是緩和了不少,鄭允浩的扭傷也慢慢的好了。

暑假也悄然的結束,帶著一個夏季炎熱的頂端,在雲初盛開,在天空中謝幕。

 

入學那天,鄭允浩換上和金在中一樣的初三校服。

順德初中的開學典禮簡單卻很漫長,往往幾個學習優異的代表就能在臺上說話說上很久。鄭允浩扭了扭脖子環視四周一圈,然後目光落到前排的金在中身上。他的手裡拿著一會演講要用的稿子,這是他前幾個晚上熬夜認真寫的,還在家裡練習了演講的順序。也對,像金在中這種成績優秀考到全校前十的學生,必須嚴謹一些。

鄭允浩扯了扯嘴角,也看到了此刻作為全校第一名並且已經拿到了南天高中保送資格的沈昌珉。他穿著整齊的校服,襯衫的鈕釦也從頭到尾的整齊,紅色的領帶在襯衫前異常的醒目。他戴著一副黑色的框架眼鏡,嘴角始終是溫和的笑容,偽裝的毫無缺點。

若非認識,他一定會以為這個人就是社會的未來,優秀的學生會長,沈昌珉。

話筒裡傳出來的是標準的發音,一本正經的溫和聲色。金在中坐在位子上,目不轉睛的看著沈昌珉,滿是崇拜的心情。不,應該是所有順德高中的學生,都是那樣的目光。成績優異,家世顯赫,長相俊美,這樣的沈昌珉成功的吸引了所以學生的目光。

「虛偽。」鄭允浩勾了勾嘴角,坐在他身邊的同學詫異的看了他一眼,下意識的和他隔開了距離。

 

金在中在開學典禮快結束的前十分鐘,終於輪到上臺。他那一份長長的演講稿,隨著他青澀的聲音很快便讀完了,但因為緊張,他的臉頰微紅,也不小心讀錯了幾個地方。鄭允浩饒有興趣的看著,想起在家裡認真練習的金在中,他突然覺得,這樣真實的金在中比起剛才完美到找不到缺點的沈昌珉來說,好的太多。

「剛才太緊張了,讀錯了好幾個地方……」金在中坐在教室裡,打開飯盒,對著幾個蛋捲發呆。鄭允浩坐在他後面,筷子伸到金在中的飯盒裡夾走了一個蛋捲。金在中有些惱怒的看著他,鄭允浩面無表情地一口塞進嘴裡,金在中皺眉,「喂……」

鄭允浩又把自己飯盒裡的蛋捲夾到他飯盒裡:「別想了,吃飯。」

意識到鄭允浩或許是在鼓勵自己?金在中這樣想著,就也不覺得鄭允浩過分了。他轉過身去,和鄭允浩面對面吃起來。

「爸爸說你可能會跟不上我們的學習進度,不懂的地方可以問我。哦對了,以後每天晚上回家我都會幫你補習,除了週三和週六我要去素描班……」

「不用了。」鄭允浩皺眉,想都不想就說,「在家太無聊才來的學校。」

「來了之後不學習也會很無聊的,大家都在學習沒人陪你玩啊。」

「我也不想和小屁孩玩。」鄭允浩認真的看了他一眼,然後搖搖頭收起飯盒。

金在中頓了頓,然後反應過來,紅著耳後:「你也才大了兩歲而已……」顧自扒了兩口飯,收起飯盒,轉回身去拿出課本開始預習。也不管鄭允浩出了教室去哪了,也不管今天第一節課似乎要提早上課但鄭允浩貌似不知道。黑筆在新書上寫寫畫畫的,思緒卻始終集中不起來,金在中趴在桌子上嘆了一口氣。

夏天還沒有完全的過去啊……

果然兩個月的暑假人都懶散了,提不起精神來,想睡覺……

 

順德初中對學生的學習一直管的很嚴謹,像鄭允浩這種人能入學,想必金家父母也是花了不少心思。走廊這邊一個人也沒有,吃了午飯之後的學生幾乎都在教室裡自習,就和現在的金在中一樣。真是無聊的學校,鄭允浩伸了個攔腰,徑直走到天臺上。

天臺上的風吹得人很舒服,適合睡一個午覺。

鄭允浩解開校服的頭兩個釦子,拉鬆了領帶,走過去,一手搭在沈昌珉的肩膀上。

「一個多月沒見,沒想到你居然來上學了。」沈昌珉露出一個匪夷所思的表情,然後又忍不住笑場似得往鄭允浩肚子上輕輕撞了一拳,笑道,「喂,好學生的學校感覺怎麼樣?」

「挺驚喜的。」鄭允浩笑起來,「就是校服有點悶。」說著又解開了一顆釦子。

「金在中是你說的那個書呆子?我看到你們一起走回教室。」

「嗯。」

「他可不是什麼書呆子。」沈昌珉挑眉。

美術拿了省級獎項的金在中,在學校的成績雖然不是挑尖,但是也是名列前茅。他的美術天賦是藝術老師們都讚賞的,只要照這個情況下去,他可以輕鬆的挑選一所優異的藝術高中就讀。而且金在中長得很好看,如果不是在順德高中這種禁止早戀管教甚嚴的學校裡,金在中的抽屜裡應該會被塞滿情書。

他就像是一個小王子,被保護的很好,好像對外面的世界什麼都不知道一樣。在他的眼睛裡,可以看到乾淨的顏色,但是現在……

沈昌珉看著眼前的鄭允浩,笑道:「你們關係不錯?」

他從第一天認識鄭允浩就知道,他和自己一樣,表面冷漠,內心卻十分渴望溫暖。但是隨著時間的堆積,這種的內心還是消散,留下的只有暗色的冷漠和孤獨。得不到的,便是最渴望的。

「那天我被林飛堵,他救了我。」

沈昌珉有些驚訝的樣子,但還沒說什麼,天臺的門就被打開了。金在中的腦袋從門縫裡探出來,看到沈昌珉的有時候微微怔住了,然後又看了看鄭允浩,不敢相信的睜大眼睛。沈昌珉無奈的聳聳肩,拍了拍鄭允浩的肩膀輕聲道:「今天叫你來是希望你保密我的事情,包括對金在中。」然後他徑直邁步走過了金在中的身側,下樓去了教室。

而被嚇到的金在中停頓了三秒才跑過去問鄭允浩:「喂,你認識沈昌珉?!」

「你好像很驚訝?」

「你們真的認識哦?!」金在中一把拉住鄭允浩的手,興奮道,「沈昌珉超級了不起!居然拿到了天南高中的保送名額!完全是天才啊,感覺我們這個年紀的試卷全部難不倒他!」

鄭允浩不知怎麼的,有些不舒服地抽出被抓著的手。金在中這才注意到自己的失態,立刻尷尬的道歉,「抱歉……」倒是鄭允浩,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側過身開始扣自己的鈕釦,然後修長的手指將領帶一拉。

穿著校服的他,顯得特別像一個學生。但始終沒有變的,是鄭允浩眼中一成不變的淡漠。

「喂,一會馬上要上課了,一般化學老師的課都會提早二十分鐘。」金在中終於反應過來自己為了什麼來的了。

鄭允浩側身,下巴到耳朵的線條硬朗,他開口:「叫沈昌珉名字的時候似乎很順口?」

「唉?」

「我的名字呢。」

風微輕,金在中的頭髮被吹得亂糟糟的。順德初中唯一放鬆的一點就是對男生的頭髮不是像別的學校那樣嚴格。因此,微長的髮在這個躁動的季節裡顯得特別柔和,好看。金在中動了動唇,有些說不出話來的樣子。

鄭允浩走近一步,低下頭:「金在中?」

「為什麼突然……」

「名字不就是給人喊的嗎。」從來沒有喊過他的名字,卻可以把別人的名字喊的那麼理所當然,充滿崇拜。突然的,心裡就很不舒服。鄭允浩眯起眼睛,這樣的目光在那個夜晚,金在中見過,充滿貪婪的深邃,不見盡頭。卻是那樣的讓人離不開視線,深色的眸子就放佛是一個漩渦,一但跌入,就會萬劫不復。

他又走近了一步,聞到金在中的髮梢香氣,是家裡洗髮露的檸檬味,清爽的讓人睡意全無。他的臉近在咫尺,俊逸的毫無死角,年輕又充滿夏天的氣息。悶熱,膨脹,像是要在金在中心裡炸開來一樣,一點點靠近,一點點吞噬。

金在中滿臉通紅:「鄭允浩……」

「嗯。」鄭允浩這才滿意的微微側開了身子,往樓下走去,徑直回了教室。而被留在天臺上的金在中摸了摸自己的臉,發現燙的嚇人。他用力用手搧了搧風,一手捂在心口,自己這是怎麼了?他搖搖頭,好半天才想起來這個點已經上課了。

結果鄭允浩沒有遲到,金在中因為遲到了三分鐘被化學老師訓斥了一頓。

 

如果說這一天,從早上的演講出錯,到上課遲到,算是一天霉運的話。至少在放學之前,似乎有些反轉。金在中收到了一封情書,對這方面還不是很清楚的他也只是懵懂,小心翼翼的將情書放到書包裡。

他知道如果被老師看到,女生和他都會被訓。

坐在公車上的金在中緊緊地抱著書包,站在擁擠的公車上,拉著拉環。因為近處的拉環被別人握著了,他不得不墊腳拉住較遠的。因為還是初三的男生,個子長得比較晚,他費勁的拉著。而鄭允浩則是坐在一上車就搶到的位子上,緩緩的打了一個哈欠。

金在中往裡蹭了點,終於站穩了。他身邊就是坐著的鄭允浩,金在中轉身,背靠著鄭允浩的座椅,輕輕鬆了口氣。車裡開著空調,一天的忙碌讓大家身上都有一股酸臭味,金在中低頭捂了捂鼻子,一個不小心,腳步一踉蹌。

「啊!」

腰間是一雙手,金在中轉頭,自己已經穩穩地坐在了鄭允浩的腿上。而公車擁擠的要命,想再站起來根本就很困難。鄭允浩則是淡然的用另一隻手開了一點窗,窗外的暖風吹進來,讓異味也淡了些。

「謝謝……」金在中艱難的吐出這兩個字,「我還是起來吧。」

「你坐著。」鄭允浩淡淡道。

「我還是起來吧……」金在中又說,一張小臉一副為難的樣子。也的確,雖然他和鄭允浩的體格相差很多,但畢竟也是兩個男生。鄭允浩臉上終於有了點表情,他皺了皺眉,鬆開手。金在中抓著座椅的扶手起來,老老實實的又抓住了拉環。

一路上,乘客上上下下的也不算少,金在中一個小身板被擠得一會斜一會正的。

而鄭允浩,則是頭朝著窗外,看都不看金在中一眼。到了下車的時候,也是和平常一樣走在金在中的前面,長腿的優勢即使正常走著也甩了小跑的金在中三四米。金在中一臉不開心的跟上去,直到進了家門,才找回氣勢似得甩開鄭允浩一大截跑回了房間。

從書包裡拿出情書,還沒打開看,鄭允浩就進來了。

金在中趕緊又把情書塞進了書包裡,裝作是在複習的樣子。鄭允浩也沒看見什麼,只是覺得金在中怪怪的,他躺倒金在中的床上拿過一本漫畫書開始看起來。從他腿傷的那天開始,床就變成他的了,金在中也一直睡在地板上。

「阿姨讓你去買醬油。」

「唉?現在?」

鄭允浩嘩啦啦地翻了幾頁漫畫。

無奈,金在中只好起身。鄭允浩翻著漫畫,打了個哈欠,目光漸漸注意到角落的畫袋上。金在中似乎不太喜歡在家裡畫畫,基本都是去畫室。也對,這個家太小了,如果擺出畫架來畫畫的話,這個房間會更加擁擠的。更何況現在這個房間裡多了一個自己,他想著,走過去打開畫袋。

裡面密密麻麻的一疊素描,都是他平時拿著速寫板在書桌上的練習。

有窗外的馬路,花,樹,天空。簡單的幾筆,卻讓人覺得很溫馨。鄭允浩的指腹沾染上灰鉛,感覺很微妙,一張一張看下去。喏,和自己完全不一樣的成長,不一樣的是世界,無法交集的未來。

可是,這種想法卻在看到那張畫著自己睡顏的素描時,莫名的消散了。

他輕輕勾起嘴角。

夏天的光就這樣一點點地掉到他的心裡,他收拾好素描,去了客廳。金正明正在看著體育節目,茶几上放著水果。韓麗在廚房忙碌著,雞湯的香味濃郁,讓人饑腸轆轆。鄭允浩走過去,韓麗正好勺了一碟雞湯,見到鄭允浩到廚房來她有些驚訝,但立刻便讓鄭允浩過來嚐嚐看。

家的味道。

還有韓麗的笑容很溫暖,像一個母親。

 

他想,他的心好像學會了很多東西。

在疼的時候,心會叫囂;暖的時候,心會融化。

在金在中一臉崇拜地喊著別人名字的時候,他會不自在。他從小開始就沒有特別想要的東西,沒有特別渴望的情緒。可一旦有了,便一發不可收拾。

 

金在中從未想到自己還能再碰到林飛,他手裡拿著醬油瓶子,氣喘吁吁地站在原地。大腿已經麻軟,一張小臉慘白。林飛吐了一口唾液:「挺能跑?」金在中慌亂搖頭,退後幾步靠在水泥牆上。林飛走近了,板著臉問,「上次是你對吧?鄭允浩呢?」

金在中搖頭,低下頭不說話,只是仔細地看的話,他的肩膀微微顫抖。

「他在哪裡?告訴我。」林飛一把扯過金在中的衣領,嚇得金在中驚呼出聲,林飛扯了扯嘴角,「聽話,小弟弟。告訴我就不打你。」

「你們……你們找他幹嘛……」金在中看著林飛,一雙眸子裡全是害怕,他動了動唇,「他已經……已經不打架了……也開始上學了,你們不要再找他了……不然,不然我會報警……啊!」林飛將他一把摔在地上,然後狠狠地在金在中肚子上踢了一腳。

「媽的小兔崽子!」林飛抓起他的頭髮,「報警啊!你他媽的去報警啊!老子告訴你,鄭允浩以前攤上的事情夠他坐上幾年牢,你去報警啊!」他把金在中拖到牆角狠狠地踹了幾腳,金在中的右手被踩中,疼的幾乎昏死過去。

他從來不知道挨打是這樣的疼,他突然想起韓麗對他說的,鄭允浩身上的傷疤。是這樣……留下的嗎?林飛毫不掩蓋的暴力,如果不是身邊的弟兄勸他不要鬧出人命,金在中就已經被打死了。畢竟金在中不是他們這邊的人,一看就是不耐打的類型,只是踢了幾腳就已經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

「媽的,鄭允浩這小兔崽子最好別被老子逮到!」林飛眼中的戾氣深的和蛇一樣,兇惡到失去人性。

金在中被一個人丟在這裡,太陽已經落山。路燈一盞一盞地打亮,他終於從昏死中漸漸清醒。身上的疼痛加倍的叫囂起來,眼淚從乾澀的眼角滑落。

疼……好疼……

好像快要死掉了……

不遠處的醬油瓶碎了一地,金在中渾身疼的厲害,掙扎的想爬起來,卻無奈又躺下。

誰來……「救……救我……」

鄭允浩……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