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下午,我還在畫室裡認真的調著待會要用的色調,就接到了鄭允浩的電話,他說已經在學校門口等我了,我慌張的打翻了剛調好的顏料,怕他等,只能穿著被顏料沾到的外套一口氣跑到門口,那個男人修長的身子靠在車身上,看見我跑過來,迎上我,輕聲說道「跑什麼。」

我看見他白色襯衫解開了兩個扣子,修長的雙腿站在我的面前,不得不承認,他真的很帥,垂下頭,小聲說「不知道您來這麼早,我回寢室換下衣服,可以嗎?」

他看了眼我被顏料弄髒的外套,替我打開車門,語氣淡淡的「沒關係」

我只能硬著頭皮上車,男人把車開到一家高檔的美髮店門口,我問他「您要剪頭髮?」

他簡單應了一聲,又開口「把你頭髮染回黑色」

我歪了歪頭,看他「金色不好看?」

他看了我一眼,開口「黑色適合你」

大概他有一種我永遠都抗拒不了的魔力,等我終於把髮色成功換回去的時候,他已經把一個範思哲的購物袋遞到我的面前,我有些詫異的抬頭看他,他只是淡淡的說了兩個字「換上」

我站在他面前,有些猶豫,大概看出了我的小心思,他說了一句「我在車上等你」就開門出去了。

我拿出衣服是一件質地柔軟的白色羊絨針織衫還有一條淺藍色牛仔褲,我把上衣換上,牛仔褲還留在袋子裡。

上了車,我能明顯感覺到他的視線在我身上停滯了一段時間,我垂下眉彆扭的攏了攏有些大的領口,本來露出鎖骨並沒有什麼問題,但是在他面前我總覺得彆扭。

他移開視線,發動車子,出聲「牛仔褲怎麼不換?」

我搖了搖頭「您買的衣服太貴重了。」

我真的不願意用他的錢,我只是單純的喜歡他,並不是因為他有錢才想跟他在一起的。想開口跟他解釋又怕他誤會我欲蓋彌彰,索性住了口不再講話。

良久他才說了一句「穿牛仔褲好看」

我是個不怎麼穿牛仔褲的人,想了想,跟他見面的次數也是屈指可數,大概只有開學那天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穿過一回吧。

 

他真的是個喜靜的人,也不太愛講太多的話,一路上大多數的時間都是保持著緘默。還好,氣氛一點也不會尷尬。

我以為按照他的性子會帶我去那種奢華的不像話的地方吃飯,但卻出乎我的意料,他帶我來的是一家不似首爾市區那般繁華,而是環境優越典雅的餐廳。

不過進了門我才發現,這裡的奢華都放在裝修的細微之處了。比如在庭中彈鋼琴的那位優雅的女士,比如帶我們走進包廂氣質妝容都堪稱精緻的服務員,還有包廂裡三米多寬的紅木長桌,頭頂那盞華麗的不像話的水晶吊燈。

我們在紅木長桌的兩頭坐下,我的視線還落在外面在庭中彈鋼琴的那位女士身上,對面的人似乎有些不快的開口「喜歡聽,下次我彈給你聽」

我微微有些驚訝的看著他,實在是沒有想到他居然會彈鋼琴。

很快,穿著精緻,氣質典雅的服務員就陸續往紅木餐桌上的傳送帶上放菜,我看向對面的男人「前輩,我們兩個吃這些會不會太多了?」

男人動作優雅的打開餐布,看了我一眼,語氣淡淡的「不知道你喜歡吃什麼,下次你點」

服務員幫我們兩個倒好紅酒,禮貌的祝我們用餐愉快就關上包廂的門出去了。說實話,我並不是很喜歡這樣的餐桌,兩個人吃飯跟會談國事一樣,一點都沒有溫馨可言。

男人的聲音打破了我垂著腦袋的思緒「喝紅酒嗎?」

我輕輕搖了搖頭。

他沒說什麼,只是用中指跟無名指夾起自己的高腳杯,我一下子想到他的胃空腹喝酒的話會不舒服,所以制止了他即將送入空中的紅酒「您也不能喝」

他挑挑眉用詢問的眼神看著我,我被他看得侷促起來「您待會要開車...」

說完就低下了頭,他似乎是接受了這個理由,我聽到他放下紅酒杯的聲音。

然後我盛了一小碗木瓜鯇魚尾湯放在傳送帶上給他,他蹙眉看著我,我想他大概是不喜歡喝這個,於是跟他解釋道「鯇魚性溫,飯前喝這個湯有暖胃的作用」

他聽完我說的話之後還是盯著我看,我不敢看他的眼睛,於是低下頭繼續解釋「木瓜的蛋白酶是有助於鯇魚的,味甘又滋養,不是很腥,您不喜歡的話可以少喝一點」

我不知道男人是什麼表情,但是很快他的聲音就傳過來「過來」

我抬頭看向他表示疑惑。

他又開口「坐我身邊來」

我坐在他的旁邊甚至都不敢動作,他好整以暇的看著我,笑了一下「你怎麼這麼怕我?」

我眼觀鼻,儘量讓自己表現的自然,他一隻手端起湯喝了一半,然後放下碗看著我說「味道真不怎麼樣。」

我小聲的解釋「是您沒喝習慣。」

他拿起筷子準備用餐的時候突然又放下筷子,我奇怪的看著他「怎麼了?」

他眨了眨眼睛,似乎不舒服,我有些緊張的又問「是碎髮掉眼睛裡面去了嗎?」

他抬起手揉了揉,開口「好像是。」

我站起身來拿下他的手,輕輕的開口「不要用手揉,我幫您看一下」

他放下手,突然攬住我的腰把我轉了個身拽到了他的腿上,我驚呼一聲,就被他從後面擁住了身子。我一下子紅了臉「您騙我?」

他的嘴唇就靠在我的耳邊,聲音低的不像話「沒騙你。」

我想他也不會這麼無聊,有些擔心的想轉下頭看他的眼睛,剛轉過頭,本來還在我耳邊的唇順勢就含住了我的下唇,我微微離開他的唇,輕聲問「眼睛還疼嗎?」

他根本無視我的擔心,連一句回答都沒有給我,就又貼上我的唇,霸道而溫柔,我被他濕熱的氣息弄的也蠢蠢欲動起來,張開唇迎接他有些強勢帶著濃濃男子氣息的舌頭。他擁住我肩膀的手微微施了力,本來就寬鬆的針織衫因為他有些大的動作而露出一邊肩膀,我騰出一隻手繞到他的頸後,他更加用力的糾纏我一點都沒有放開我的意思。

我不知道我們吻了多久,我只知道他再不放開我我就會窒息,我在他的唇間發出一聲喘息,然後躲開他的攻勢,他濕熱的唇順勢落在我的耳畔,然後一路滑到我裸露的肩膀。

我繞在他頸後的那隻手下意識的緊了緊,他親了親我的肩膀,聲音低啞「下次接吻的時候要學著怎麼呼吸。」

我一下子紅了臉,心裡想下次一定不能這麼丟臉。

這頓飯就在我的臉以高燒的溫度下和他的一臉的淡然而用完的。

 

晚上,他把我送回學校,一路上他總是會看著我,我臉上的熱度一直都沒能退下去。我解開安全帶準備下車聽到男人說「有事給我打電話」

我慌亂的嗯了一聲就下車跑開了。

 

 

這兩天男人沒有來找我,只是偶爾打個電話過來問幾句無關緊要的話就掛斷了,我想大概是他的工作有些忙,所以也沒敢打擾他。

這天晚上,他依舊打了電話過來,我很快就接了起來,其實我有點想他。

﹝明天週末,我去濟州島出差,一起去﹞

他依舊用他慣用的陳述口吻,我有些欣喜若狂。

「您最近工作的事情很忙嗎?」

﹝嗯,明早去接你﹞

想了想去他家的路程好像並不遠,索性拒絕了他要來接我的要求「不用了,您早上多睡會,我坐車去」

他頓了頓,我又急忙補充了一句「週末回家的學生多,往學校這條路會很堵」

他大概接受了我的這個理由,淡淡了回了句﹝好﹞

「那您早點休息,晚安」

 

 

第二天我穿了一條淺藍色牛仔褲跟白色休閒帽衫,在距離他家最近的那個月臺下了車,正好遇見在等車的姚姐,姚姐看見我露出慈祥的笑很禮貌的叫了我聲金先生,我不好意思的開口「您別這樣奇怪的叫我,叫在中就可以了。」

她很和藹的說「我叫鄭先生叫習慣了,您是來找鄭先生的是嗎?」

我點了點頭「姚姐,拜託您不要再對我用敬語了,您才是我長輩」

姚姐依舊和藹的先「好啊,其實我有個跟你差不多大的兒子,所以鄭先生每個週末都會讓我回家過兩天」

說到鄭允浩,我的思緒又開始飄渺起來,大概是車來了,姚姐拎起包包對我說「鄭先生還在睡,因為工作的事情淩晨兩點多才回來,在中啊,我先走了,鄭先生應開的話還麻煩你讓他先把早餐吃了,他胃不太好還不愛吃早餐」

我頓了頓回答「好,姚姐您路上注意安全」

我心中隱隱升起一絲心疼,我不能想像那個光芒萬丈的男人背後付出了多少不為人知的心酸和努力。

 

走到鄭允浩獨立的別墅門前,意外的發現金色鐵門沒有鎖,我想大概是姚姐離開的時候忘記了。路過庭院走進屋子的門前,輸入男人昨天告訴我的密碼,我笑了出來,大概沒有人會把家裡面的防盜密碼設置為1234的吧。

臥室裡面傳來鄭允浩的聲音讓我準備敲門的手生生的垂了下來。

「KJ,我說過了,我不喜歡男人」

「鄭允浩,你用這句話搪塞我三年了,如果你不喜歡男人的話,那新知的那個小屁孩是怎麼回事?去濟州島的機票買了兩張,你要帶他去是嗎?」

「那不關你事。」

「不關我事!你只會說不關我事!他長得比我漂亮還是比我會撒嬌?他勾引女人的時候你不是看到了嗎?」

「閉嘴KJ,搞清楚你現在是用什麼身份在跟我講話!」我聽得出男人冰冷的聲音沒有一絲溫度。

「你喜歡上那個小子了,是這樣吧」

「出去」

我動了動腳步,我在想是不是該離開。

「允浩,求求你不要喜歡他好嗎?我愛你,你愛我不好嗎?求求你了,吻我好不好,抱我好不好,他一定在床上哭的很厲害吧,你不是不喜歡那種發育還沒完全的小孩嗎?嗯?」

男人大概已經失去了跟他爭執的耐心,沒有說話,我站在門外漲紅了臉頰,決定還是不要聽下去了。

男人隱忍著怒氣的聲音傳過來「KJ,我是看在你父親的面子上才讓你留在我身邊做事,如果你總是這樣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戰我的底線,那麼現在,立刻滾回美國,永遠不要出現在我的面前」

門被大力的打開,我看到男人帶著危險氣息的眸子在看到我之後微微有些散漠下來。我侷促的站在那裡,我看到KJ先生背對著我呆坐在地上,大概是被鄭允浩推開的吧,還沒等我思想斟酌一番,就被男人抓住了手臂下了樓。

男人的氣勢說不上狂躁,但起碼透露出厭煩,我被他塞進車裡,轉頭看他,有些深的黑眼圈加上些許疲倦,心裡的心疼還未全部散去就又升了起來,身上的襯衫似乎是隨便穿上的,因為他還穿著居家的休閒褲。

在我印象裡,他並不是個在穿著方面隨便敷衍了事的男人。

在去機場的路上,路過紀梵希男裝店很快就穿了一套偏向於休閒的套裝出來,另外還拎了幾個購物袋,這是我第一次看他穿休閒的服裝,身上疏離的氣息頓時散去不少,仿佛是個陽光的鄰家男孩一樣,我承認,我總是能深陷他的各種魅力中。

 

 

飛機降落在濟州國際機場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三點多了,我們在海邊的一家豪華酒店安頓下來,韓國的旅遊雜誌經常介紹這裡,是由多個著名的設計師按照濟州島的自然風景為主題的很有藝術基調的豪華現代化酒店。

我站在偌大的落地窗前,飽覽著瀕臨海岸的美麗景致,不得不說這裡是個度假觀光的好地方,身後被貼上溫熱的胸膛,他有些疲倦的把下巴墊在我的肩上,低聲問我「在想什麼,嗯?」

我因為這難得的溫情時刻紅了臉。

男人沒有再追問我,又開口詢問「餓了嗎?去吃晚飯」

濕熱的氣息噴灑在我升了溫度的臉頰上,我咬著唇點點頭。

他帶我去樓下的餐廳,我在他身後拉了拉他的衣袖「前輩,我們就隨便吃點吧。」

他看了我一眼,笑了一下淡淡開口「好」

我被他的笑晃到了眼睛,他突然就摟住我的肩膀,我看了看四周「您別這樣,有人看」

他揚了揚眉毛,語氣篤定「讓他們看」

我被他的小霸道弄的甜蜜到不知多措,索性就隨他去了。我們在庭中的一個精緻餐桌上坐下來,他抬了抬下巴讓我點。我翻開菜單,隨意點了份八鮮鍋還有一份人參大棗絲,後來實在不知道點什麼了就把菜單推給了他。男人連菜單都沒有翻就要了兩份鮑魚翅濃湯,海鮮鍋還有一份牛肉糯米餅,我張了張口剛要說話,男人看了我一眼說了句就這些吧。

這裡的人參大棗絲味道很不錯,所以我多吃了一塊,男人看了我一眼淡淡的說「待會要去泡溫泉,少吃點甜食,會不舒服」

我怔怔的放下了筷中的第三塊大棗絲「您不是來出差的嗎?」怎麼像是度假一樣,當然後一句我不敢說出來。

他夾了一塊牛肉糯米餅給我「明天有個酒會」

我輕輕的哦了一聲,咬了一口他遞過來的牛肉糯米餅,我想我以後會放棄大棗絲而愛上這個的。

 

用完餐,他驅車帶我到了購物街,我想了想來的時候他不是已經買了幾套衣服帶過來了嗎,等到我發現他要進的店是CK內衣專賣的時候我僵硬了腦袋。

還沒進門,男人的手機響了起來,我看到他盯著手機來電先是皺了皺眉,然後我還未收回看著他的視線,他就湊近我的耳邊柔聲說道「乖,進去幫我買兩條內褲,我接個電話」

我轟的一下熱了臉頰,本來幫他買個內褲是沒什麼的,但是他柔柔的說完又吻了一下我的耳朵,我就不能冷靜了,那撩人的聲音跟唇灼傷了我的耳朵,我無法讓自己內心的悸動平靜下來。

把他剛剛塞在我手裡背面寫著密碼的黑卡放進口袋,掏出幾張紙幣結了帳離開。

車上,我把黑卡還給他的時候告訴他有機會把密碼改一下,123456這六個數字危險係數實在是太高了。

男人沒有接過卡,淡淡的說了一句「放著,有時間你改吧」

我想了想大概是他懶得弄這些東西,索性把卡暫時收起來,想著改好了密碼再交給他。

 

 

所謂的私人溫泉會所還在偏遠的半山腰上,我們沿著杉木林間的腳底按摩路慢慢悠悠的走著,我從來都不知道濟州島還有這麼安靜漂亮位於半山腰的溫泉會所,接近湯池的地方漸漸飄來一陣我道不明的清香,特別讓人舒心,放鬆情緒。

兩個穿著精緻的侍女放好東西就出去了,我看著霧氣繚繞的湯池才開始侷促起來,倒是男人一臉淡然的褪去了衣衫,只留了身上完好包裹臀部的煙灰色平角內褲,我緊張的低下了頭,男人走過來跟我說話「要我幫你?」

我甚至聽出了他聲音裡的一絲愉悅,不敢抬頭,輕聲的問他「您不穿浴袍嗎?」

他大概覺得我問了什麼好笑的問題,發出一聲促狹的笑「我沒有在泡溫泉的時候還穿衣服的習慣」

我咬了咬唇,實在是不敢抬頭看他,只能小聲的懇求他「那您,先下去可以嗎?」

他似乎是看了我一會,然後才下了湯池,我因為他的沒有為難而鬆了一口氣,默默的褪去了外衣穿上了白色浴袍,在湯池的另一邊邁進了腳,然後全身浸入。

本來還在閉目養神的男人聽到了我下水的動靜而望了過來,儘管霧氣繚繞看不清表情,但是我能感覺到他那灼熱的目光。他站起身向我走過來,漸漸的我看到他微微有些沾濕的髮還有越來越清晰的精壯腰身,性感的不像話,我紅了臉別開了視線。男人絲毫沒有猶豫片刻就用手扳起我的下巴,我依舊垂著眉不敢看他,他向我的臉湊過來,灼熱的氣息噴灑到我的臉上「躲我?」

我被他捏住下巴,但還是輕輕的搖了搖頭,我要是躲他的話就不會答應跟他一起泡溫泉了,我只是有些難為情。

我感覺到水裡面男人的另外一隻手覆在我的腰間,拉開我浴袍的腰帶,我慌得抓住他的手,緊張的咬住下唇看他,他停住了手上的動作湊過來開始吻我,執拗的舌尖探了進來,我向後縮了縮身子,他順勢又把我壓了壓,停在我腰間的手又重新拉開腰帶,滑進我的腰間。

不知道是因為溫水泡的太舒服還是他的唇舌太纏綿,我腦袋開始出現大片的空白,抓著他的手變的無力被他輕輕撥開,然後就感覺到他令我著迷的手掌在揉捏我的腰側,我輕喘出聲,他開始壓緊我更深的吻我,我被他的撩撥弄亂了呼吸,下意識的抬起手繞上他的後頸,放任了他的手掌在我身上游離。浴袍沒有被褪去只是被拉開腰帶露出全部胸膛。

我幾乎整個人都掛在他的身上,兩個人的鼻息交融,他的手掌慢慢向上滑,直至覆在我的胸前撫摸了兩下開始細細的逗弄著我的乳首,我的最後一絲理智也被他帶著魔力的手掌擊潰的不見蹤影。

一陣一陣的情欲幾乎要淹沒了我,只能貼著他的唇,溫柔的回應,時而因為他的逗弄舒服的輕哼出聲。

他似乎對我的回應愉悅起來,連吻中都帶著魅惑一般的輕笑,我緊緊的攀住他的後頸,含住他執拗的舌輕哼喘息。

最後我快窒息在他這般甜膩,撩人的吻裡,終是躲開了他,咬著絲毫沒有唇紋的紅腫下唇略帶委屈的望向他。

 

晚上,回到酒店我臉上的熱度也一直沒能夠退下去。

男人從回來開始就站在落地窗前一直講著電話,我側躺在床的一邊迷迷糊糊的聽到她在吩咐什麼釜山城南那塊地的項目儘快完成驗收,之後實在抵不住漸漸襲來的困倦睡著了。

不知過了多久,我感覺到身後貼上溫熱的胸膛,耳朵也被親了親,我嘟囔出聲「別鬧...」貼在耳邊的唇似乎頓了頓,然後我墊在臉頰下的手被輕輕抽走,我不滿的翻了個身往那個溫暖的胸膛湊了湊,耳邊又傳來溫熱的呼吸「以後內褲都幫我買吧,很合身」我實在是嫌耳邊太吵,蹙了蹙鼻頭蹭了蹭面前的胸膛,懷抱似乎又緊了緊,安穩有力的心跳讓我再次沉沉睡了過去。

 

 

第二天陽光暖暖的撒到我身上我才醒過來,男人已不在我身邊,整個套房都沒有他的身影,想了想還是撥通了他的電話,那邊很快就被接通﹝醒了?﹞

我被男人愉悅的聲音弄的怔怔的「嗯,您出去了?」

﹝我在附近高爾夫球場﹞

「哦」

﹝餓了嗎?﹞

我拿著電話有些欣喜他並沒有因為告訴我行蹤就立刻掛掉電話,輕聲回到「不餓,您沒有吃早飯就出去了嗎?」

那邊安靜沒有回答我的問題,我下意識的皺眉叫他「前輩...」

可是剛叫完就後悔了,這叫他的語氣怎麼聽都是責備的成分多了一些。咬住唇,害怕男人會不高興,想掛斷電話來隔絕對方因為沉默而帶給我的不安。

﹝我會早些回去﹞

還在因為責備的語氣而處在後悔當中的我聽見這麼一句輕聲細語的話,頓時覺得整顆心臟都溫暖了起來,或許他也沒有我想像中的那麼危險霸道。

 

男人回來的時候,我正光著腳併腿曲起膝蓋坐在落地窗前畫著那片大海,大片大片的陽光撒在我的身上,我抬頭眯著眼睛看他,因為太刺眼我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感覺到他頓了一下之後就彎下身子打橫抱起了我。

放在膝蓋上的畫冊滑落在地,因為突然騰空的那股力量,我發出小小的驚訝,下意識的雙手勾住他的脖頸,下一秒男人的唇就貼了過來。

不似昨天湯池裡面撩撥情欲的深吻,也沒有男人狂躁執拗的舌頭,我甚至感覺到了如戀愛般甜膩美好的氣息。

男人抱著我一邊走一邊貼著我的唇細細摩挲,以至於他已經把我放到床上,我還忘情的吮吸著他微厚的下唇發出滿足的細小喟歎。

直至感覺到男人揚起的唇角,我才如夢初醒般鬆開唇睜開迷離的眼看著他,他就連皺起的眼角都帶著絲絲愉悅,我頓時面紅耳赤,垂下眉不敢再看他。只是圈在他脖頸上的雙臂還未來得及放下,男人帶著撩人氣息的聲音就傳過來「進步這麼快,學習應該也不差吧」

當我反應過來他是在說我吻技的時候,我已經羞愧到無地自容了。可是男人絲毫不願意放走一絲逗弄我的機會,順勢壓上我的身體,聲音撩疼了我的心臟「不過總是差那麼一點點,再溫習一遍好了」

平常連字都不願意多說一個的男人總喜歡在這個時候多說上兩句,我總是恨透了他這個樣子心裡卻又總是期待著他偶爾的那點小霸道。

「前輩…唔...」明明應該是帶有一絲委屈的求饒,可是口中竄入兩人男人濕滑的舌,導致這個叫出來帶著顫音的稱呼怎麼聽都像是在跟他撒嬌。

他的手隔著衣衫撫摸我平滑的腹部,我卻被他的吻弄的使不上力氣。很快他就把手滑進我的衣衫內遊走,我慌亂的伸手制止他,可是他把我當小孩子在鬧彆扭一樣對我的抵抗絲毫不給予理會。

很快我就被他弄得像棉花糖一般覺得自己軟綿綿的漂浮著,迷失了理智放棄了防線,只能按照自己本能的意願回應著他的吻任他上下其手。可是這個時候男人的手機響了起來,我迷迷糊糊的抓他的後背,他跟沒聽見一樣更加用力的蹂躪我,可是他的手機依舊不依不饒的響了好幾次。

「前…嗯..」

男人不輕不重的咬了下我的舌,我嚶嚀出聲,然後他滿身帶著不爽的氣息放棄對我的糾纏翻到床的一邊接起了電話。

我找回理智急忙整理自己淩亂不堪的衣衫,後來聽見電話裡姚姐火急火燎的那句﹝鄭先生,我剛從家回來,KJ先生暈倒在客廳裡﹞

我轉頭看男人的表情,他狠狠的皺起了眉,起身開始收拾東西,他沒有再跟我說話甚至沒有再看我一眼。

 

 

到了首爾醫院的時候,我才微微理清自己的思緒。我猜不透KJ在他心目中的地位,也弄不清自己佔了多大空間,但是我突然想知道,如果躺在裡面的那個人換做是我,他會不會也會這樣丟下重要的工作而以最快的速度到我身邊來。

我還記得,昨天他還跟我說去濟州島是因為今天下去要參加一個重要的酒會,可是從登記開始,他就把手機關掉沒有再開。

我站在病房外等他,過了很久才出來。我站在他面前怯怯的開口「我能進去看看他嗎?」

我是真的有點擔心他的情況,因為想到他出事的時候我正在跟他也喜歡的男人做著那樣的事,那種濃重的罪惡感就籠罩的我有些喘不過氣來。

「滾!」站在KJ面前不遠處的我,被他隨手丟過來的茶杯狠狠的砸中額頭,所幸沒有流血,只是被茶杯裡的水沾濕了額前的髮,我感覺到一陣劇烈的暈眩,還好杯子裡是溫水。

「給我滾!你這個不要臉的小男妓!」KJ大概真的是恨透我了,我看到他發瘋一樣的拿著床邊的花瓶再次砸向我,我閉上眼睛想,就把心裡所有的憤恨都發洩到我身上吧,這樣總是纏著我的那份罪惡感才會離我而去吧。

我突然覺得自己變壞了,變的貪心了。我想都是因為那個男人,把KJ跟我變得一樣可憐的那個男人。

沒有我想像中的疼痛反而落入落入一個熟悉的溫暖懷抱,我心臟猛地下沉,睜開眼,果然是男人帶著危險訊息的眸子。

「你是傻瓜嗎?不知道躲開?」

我根本聽不見他憤怒的聲音,踮起腳尖湊過去看他耳後下面被花瓶碎片挫傷的小傷口。

男人好不溫柔的把我扯到外面,摁在休息椅子上,我不安的又要起身,他粗暴的摁住我的雙肩「坐在這別動!」

那股熟悉的狂暴氣息再次包圍著我,我乖乖的坐在那裡抬頭盯著他,眼裡的委屈泛上來「我不動,您先去看一下脖子的傷口,行嗎?」

他頓了頓,沒說話轉身走了。

 

很快,就有護士過來給我處理額頭上的傷口,可是我的耳朵跟心臟都丟在了身後的這個病房裡面。

護士很快就處理好我額角的上離開了,男人進去的時候並未關上門,所以他們的對話我想不聽見都難。

「允浩,你不能這麼對我!」

「你覺得你拿自殺留在我身邊這招還能管用多久?」

有東西打翻在地的聲音,之後傳來KJ憤怒的聲音「鄭允浩,我可以為你去死,那個小男妓可以嗎?」

「KJ,我警告你,注意你的用詞,如果他是男妓的話,那你又算什麼?」

「鄭允浩!你不要忘了我是因為你才被人輪奸的!」

我驚訝的捂住嘴,甚至因為KJ總是叫我小男妓的那一點點憤怒都被他這句話擊散。

「KJ,不要真把我當傻子,那幾個男人到底是誰你比我更清楚,這三年,他們拿著你那盤骯髒的錄影帶跟我要的錢足夠我買下十塊釜山那塊地了,我不想揭穿你,只是我不想讓你父親知道你以前在美國是那副樣子!」

房內撲通一聲「允浩,那個錄影帶是假的,他們騙你,我在美國沒有跟他們那樣玩,允浩,你要相信我」

「我給過你機會,是你自己太不知天高地厚。從今以後,滾回你骯髒的世界,不要再讓我看見你」

「允浩,我求求你不要趕我走,我跟你保證我以後再也不讓他們碰我了好不好?我愛你,讓我留在你身邊,允浩,我愛你啊」

「……」

接下來的話離我越來越遠,我離開了醫院。我想,他們現在更需要一個個子冷靜的空間。

 

 

 

晚上洗漱完坐在寢室床上思考著我跟男人的關係。我們之間沒有過任何蜜語甜言,也沒有化不開的你儂我儂,他甚至都沒有叫過一聲我的名字,可是就是這樣曖昧不清的我們,卻睡過一張床,一起接過吻。

可是我卻還是不能篤定的下達我們就是情侶關係這樣的結論。

煩躁的甩了甩頭,還是不要再庸人自擾了。

“咚咚咚!”大力的砸門聲,我還未反應過來,就被人扛上了肩頭,我慌亂的掙扎著身子,卻被來人狠狠的拍了臀部,我看了他的後腦勺,一下子面紅耳赤的咬住唇安靜了下來。

宿舍裡玩的不錯的同學看見我即將被人扛出寢室,作勢要衝過來,我立刻衝他擺了擺手,尷尬的出聲「沒事,我哥...」

 

我被男人狂躁的扔進車裡,他帶著渾身的戾氣壓住我「給你卡不用,又丟給我離開是什麼意思?想跟我分手是嗎?」

我怔住,我的重點根本沒有放在他說的那張我已經幫他設置好密碼放在他口袋裡的黑卡,而是他用的分手這個詞,那麼我能理解為他把我們的關係定義為在戀愛嗎?

他用手捏起我的下巴,語氣生硬「說話!」

我還沉浸在分手這個詞中,晶亮的眼睛看著他,不明所以「什麼?」

男人一副即將要暴走的邊緣,我不知道他想聽我說什麼,但我知道我有話要問他,湊過去親一下他的唇,開口「您有這樣吻過他嗎?」

男人暴走的氣勢因為我的動作一下子散去不少,眼神深邃,沉聲開口「誰?」

「KJ先生啊。」我心想他大概在裝傻。

男人似乎沒在考慮我的問題,目光落在我的唇上,我的手碰上他的手,慢慢滑過他整個手臂,然後在他被襯衫包裹住的性感肩胛處停留了一會,再撫摸他脖子處已經處理好的傷口,最後才慢慢的繞上他的脖子,使自己又湊近他一寸「那您有這樣碰過他嗎?」

男人更加深邃的目光鎖定我「你知道你現在在幹什麼嗎?」

我甚至聽出他低沉的聲音裡一絲迅速燃起的情欲。

好吧,放下手,不玩了。

「我就是覺得自己很罪惡,對不起KJ先生。」

「年紀輕輕整天都在想些什麼,就算沒有你我一樣不會喜歡他。」

他自己明明也不大卻總是說我小,把我當小孩子一樣,我看了看他,想問那你喜歡我嗎?可是,卻又害怕他沉默以對。

最後也只能怯生生的叫他一聲「前輩...」

「叫哥。」男人生硬的聲音嚇的我往後縮了縮身子。

「快叫,不是說是你哥嗎。」

我帶著絲絲委屈看向他,你就這樣衝進宿舍把我扛走,我不說你是我哥,難道我要跟寢室裡的人說你是我男朋友嗎?

男人又捏住我的下巴逼我開口「叫!」

我被他冷冽的氣勢嚇到,軟糯的開口「哥...」

可是壞男人並不滿足,繼續逼迫我「是這樣叫的嗎?」

我明白他的意思之後,紅了臉頰咬住唇難堪的垂下眉。

他緊了緊捏著我下巴的手「現在知道害羞了?剛剛玩火的時候你怎麼沒想過後果」

我輕輕的開口為自己辯解「我只是有點嫉妒KJ先生。」

「你嫉妒他還是他嫉妒你?」

「他…都陪在您身邊三年了,可是我……」

我甚至連你工作的樣子都沒有見過。

男人聽了我的話目光似乎柔和了不少,淡淡開口「他在我身邊三年我都沒碰過他,反倒是你在我身邊不到三個月我就又親又抱的,怎麼,還不滿足?」

我頓時手足無措,他怎麼講話總是這麼露骨「我…沒有……」

「沒有你嫉妒什麼,好了,看著我,叫人」

天哪,他怎麼又繞回這個梗上了,忽然埋怨起車裡的燈怎麼這麼亮,連他眼裡的那份灼熱都看得一清二楚,我實在是無法啟齒。

男人對我的沉默甚是不滿,壓過來就解我睡衣的扭扣,我驚慌失措的抓住他的手「您幹什麼?」

他撥開我的手繼續手上的動作「你點火的時候怎麼沒有問你自己在幹什麼,你說我現在想幹什麼?嗯?」

我依舊努力堅守著自己的底線,但是力氣上根本不是他的對手,只能軟著聲音求他「求您別這樣...」

男人目光兇狠的盯著我「求我?都不願開口叫人,你有什麼資格求我?」

我紅著臉看著他,委屈的都要哭出來,這個時而溫柔時而霸道的男人太讓我捉摸不定了,那種畏懼他的情愫全部跑出來包圍著我。

「哥哥...」

 

=========================================

 

這到底...「哥」和「哥哥」的差別在哪裡?

因為這文是以韓語為基礎寫的(文中有強調敬語)

所以我就想......「哥」是男生叫的哥,「哥哥」是女生叫的哥

意思是允浩要在中叫他「歐巴」嗎?XDDDD (感覺好萌)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