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那邊辦的酒會原來不但是新產品的宣傳,還兼了不知哪個第二代的生日宴會。叫了不少明星助陣,時尚名媛也紛紛到場,衣香鬢影鶯歌燕舞,好一派升平氣概。別看東方神起平時出門多麼氣派,這樣的應酬場面,連允浩也未必熟悉。

有天倒是如魚得水,和幾個女孩子在角落裡談的真歡。允浩卻得跟著經紀人不斷的和別人打招呼,這時候就看出隊長的不好來了。怕五個人一起行動太招搖,所以剩下四個人就得四處閒逛,只有隊長得跟著經紀人堆著笑臉去應酬。允浩一邊端著酒杯笑一邊瞥著會場,撈了好幾眼也沒看到在中,有點心不在焉的,腳馬上被經紀人踩了下,他連忙回過身和林董事打招呼。

「好好玩好好玩,就不必拘謹了,這些都是第二代。」董事顯得很開心,畢竟見過幾次面,語氣也熟絡起來。「允浩去找月伊說說話吧,她在陽臺上和姐妹們玩呢。」

一句話把允浩也解放了,他繼續和董事應酬了幾句,才背著手不緊不慢的走到人群裡去。重要人士前來招呼一番也都退場了,場地裡的年輕人比重一大,不免就玩的放肆起來。有天在裡面摻和得不亦樂乎,俊秀也覺得好玩似的站在旁邊看,昌珉不用說,一定在角落裡發呆——就是在中不知哪裡去了。

 

他閒庭信步一會,沒在人群中看到熟悉的瘦削人影。倒是月伊和一群女孩簇擁進大廳來,女孩子們雖然嘴上倨傲的說笑,眼睛卻都盯著他看,他一動,她們就全都緊張起來。

允浩一陣厭煩,可是又不得不上前去打招呼。好在月伊還算大方,也不理女伴的竊笑,對允浩笑笑逕自拉著他走到一邊。

「其他人呢,哥,朋友想讓我要簽名。」

大小姐要簽名,允浩當然不可能不給。他拔出筆俐落的簽了自己的名字,領著月伊繞了會場一圈,昌珉果然站在陽臺上看外面的花圃發呆,俊秀在人群的邊界遊移著看熱鬧,心情不錯的樣子。連人群中間的有天都給了簽名,就是怎麼也找不見在中在哪裡。

允浩看看月伊,又看看手上的簽名紙。

「下次帶給你可以嗎?」

月伊但笑不語,允浩真不懂她的心思。一句句都挑著問在中,卻又不像是喜歡在中的樣子——要真喜歡在中,當時大可以直接請在中吃飯。若不喜歡在中,偏偏一問到在中,就笑得別有用心。

「也許在中哥在樓上。」他才在想,月伊就又開了口。「樓上好多人呢,哥我們上去找找好嗎?」

不知道什麼時候,她已經悄然把允浩兩個字去掉,直接稱呼起哥來。

允浩想不出拒絕的理由,和月伊上了二樓,果然小客廳裡又有一幫男女在玩鬧,幽暗走廊裡一對一對呢喃私語,男女組合也有,男男組合也是有的,允浩一眼仿佛瞥到哪個導演,但是沒看真。

 

在中居然真的在裡面。而且在走廊最深處的窗臺邊,要不是一點月色的微光,允浩還真認不出來他的側臉。

他皺著眉滿不高興的在前面走,月伊苦苦的在後面跟著他,他也顧不得照應一下女伴,滿心就想知道和在中竊竊私語拉拉扯扯的那人是誰。

「在中,在中,金在中!」一開始還顧忌到周圍,不敢那麼大聲。可是在金在中完全沒搭理他之後,允浩的心情也不再平和了。

在中在昏暗的環境中扭了扭頭,隨後很快被身邊的人扯了回去。允浩推開擋在他面前卿卿我我的一對女孩,怒氣衝衝的往前直走,音樂從樓下隱隱傳來,居然換成激烈的disco,想是大人都走光了,小孩們也放肆起來。

 

「你在這裡幹嘛。」總算抓住在中的手,他可不客氣了,一下就把在中扯到自己身前問。黑暗裡看不清在中的表情,只聽到他模糊的哼聲。

「有點不舒服‥‥」

聲音幾乎可以滴出水來,允浩皺起眉,想對之前糾纏在中的人問話。誰知那人看他來了,早悄沒聲息的沒入人群裡。他覺得有點不對勁,伸手去摸在中的額頭。在中一把就抓住了他的手。

「允呐?」迷迷糊糊的聲調,有些不確定似的。可不是醉了,連他的聲音都聽不出來。

這種應酬的場合,又不是自己去pub,喝醉了經紀人一定會罵的。允浩有心說他兩句,又怕在中鬧起來。他伸手去攙在中,正好劃過在中的腰。光裸的觸感讓他愣了好大一下,在中的衣服褲子呢?

「哥,你在哪裡?」月伊偏偏這時到了左近。「對不起,讓一讓好嗎?」

允浩顧不得回答她,先左右摸了摸,發現在中只是褲子被人扯開而已。該死的,醉的什麼都分不清了。

「月伊我在這裡。」他揚聲招呼月伊,在中本來迷迷糊糊靠著他沒說話的,現在卻突然鬧騰起來,一邊捂著他的嘴一邊撒嬌。

「不要,不要她。」他一定是嘟著嘴了,允浩影影綽綽的依稀看到他滿臉不高興。

「你到底喝了多少。」他問在中。在中很不高興的哼了一聲,糟了,看來真有點醉了。

「我們馬上回去好不好?」放軟聲音勸誘,允浩掛念著那邊的月伊。也不知好好大企業的酒會怎麼這麼烏煙瘴氣,剛才那人擺明瞭吃在中豆腐,也不知道是男是女,允浩依稀覺得那人該是男人。

他伸手想拉上在中敞開的褲子拉鍊,本來就有點棘手。那邊月伊馬上就到了,在中還非得給他添亂。哼哼著拉住了他的手按在薄薄的內褲上。

「不回去‥‥」軟軟尾音稍微上揚,允浩燥熱起來,覺得西裝有點太緊了。

「回去吧,乖,」他低聲下氣的賠小心,忍辱負重到了極點。

「不回去嘛。」在中居然撒起嬌來,下身還在他手裡一蹭一蹭的。允浩被迫感受肌膚光滑的觸感,心裡也不知道是什麼感覺,只是口乾舌燥不斷咽著口水。他才想勸在中把褲子穿好,月伊卻終於到達目的地了。

「在、在中哥,晚上好。」稍微有點氣喘,可見剛才要嘛是被嚇到,要嘛是被人吃了豆腐。允浩不由得有點自責,好女孩在這種烏煙瘴氣的地方出入,是他沒照顧好。

「今晚到底是誰的party,怎麼這樣鬧。」他帶點責備的問月伊,不著痕跡的移動到窗邊遮著在中,在中撲到他懷裡小聲哼哼,好像完全被酒精給麻痹了神經,一點自控能力也沒有了。允浩暗嘆一口氣,主動包住已經稍微有點興奮的分身上下套弄。就巴望著早點把這小祖宗哄好,早點回去秋後算帳。

「是表哥的‥‥我也第一次來二樓,不知道原來這麼亂的。」月伊也有點慌張。「哥,我們還是下樓去吧。」

下樓?他倒想下樓,就怕懷裡這個人不肯。

「在中有點醉,我和他在這裡呆一會。」允浩不動聲色的把在中往自己懷裡按了按。火熱的呼吸噴到柔軟西裝上,很快把心口部位哈得微溫若濕,他動了動,提醒自己氣沉丹田。

「那簽名——」月伊不肯走。

「一會簽了送下去給你行嗎,你先下去吧,這裡——不安全。」一滴汗自腮邊滑下,允浩想擦但沒空閒的手。一隻手擁著在中固定他的姿勢,一手在兩個人胯下的縫隙裡忙活。他的西裝褲已經很緊了,林月伊還不快走!

「‥‥好吧,那我——」月伊明顯的沉默了一下,依舊維持大家風範。

「你好。」在中突然從他腋下鑽出頭去大聲說,聲音裡還帶著喘息餘韻。「好久不見,月伊妹妹。」

搞什麼鬼!允浩真想捂住他的嘴扯著他的頭往牆上撞,好不容易把林月伊哄走,他又來添亂!

「在中,你醉了。」他和緩的說,握著在中脆弱分身的手用力的卡了一下。在中很不高興的嗯了一聲,聲音裡濃濃的情欲色彩允浩祈禱林月伊聽不出來。好在樓下音樂也開的大聲,樓上人也多,也黑,幾乎沒有一絲光,容易迷惑人的五感。

「‥‥呃,你好,在中哥。」月伊顯然也發現了在中現在不正常。「我還是先下去了。」

「別——啊呀,別走。」中間那聲啊呀自然是因為允浩手上的行動,在中摟著允浩的腰穩著自己探身叫月伊。「你別——別走。」

允浩鬆開手去捂他的嘴,在中失落的扭腰擺胯,精神得要命的小兄弟在允浩下身推頂摩擦,這也就罷了,他還非得叫出聲來。

「幹嘛鬆開,我還要‥‥」

允浩現在很希望月伊是聾子,可惜她不但不是,而且還好像對他們在做什麼很有興趣似的,尷尬的道。

「有點黑,我不習慣,允浩哥,我拿手機照一照哦。」

手機才亮了一秒鐘,剛照亮允浩的臉就引起一片驚叫呵斥。絕對的黑暗似乎是這條走廊上所有人的默契,允浩飛快搶過手機關好,對月伊方向短促微笑一下。

「他真的有點不舒服,我帶他到房間裡休息一下,你要不要一起來。」他乘著走廊上鬧哄哄的,飛快的掐了在中的欲望一把,在中在他懷裡悶哼連連,弄濕了他一手。允浩幾乎是懷著惡意的狠狠把手上粘濕全抹回已經是透濕的內褲上,迅速且不容反抗的拉上拉鍊,在中抗議似的晃了晃屁股,但是抗議無效。

月伊似乎在仔細聆聽他們在幹什麼。

「你要不要一起來,還是我們先回去?」允浩重複一遍,拿出手機用身體遮著光悄悄看了看螢幕,果然有一個未接電話,想是經紀人哥看不到人著急了。

月伊猶豫了一會兒。

「不如到房間裡休息一下好了。」身為主人的表妹,她顯然有些特權。「在中哥,這裡走。哥,你扶著在中哥呀。」

因為她親昵的語氣,在中抓著允浩的手指仿佛更用力了,允浩背被抓的隱隱作痛,苦笑起來。

 

進了房間,在中的腳步仍然是虛浮的,走了幾步就倒在床上喘息,一點儀態也沒有。好在月伊並不在意,體貼的只開了一盞光線柔和的檯燈,站在門口問在中。

「在中哥,你要喝點什麼解酒的嗎?」

在中理都不理她,允浩正坐在他身邊拍他的背,怕月伊尷尬連忙說。

「不用了,躺一會就得下去。」

「還是喝一點吧,哥,陪我去拿好嗎?一個人出去有點害怕。」月伊含著笑容很大方的說。允浩正要起身,手卻被趴在床上眼皮都不抬的在中給扯住了。

「允呐呀‥‥」嬌媚得幾乎是刻意,又帶著明顯賭氣成分的語氣。「陪著我,你哪裡都不許去‥‥」

允浩頓住了,他很想痛痛快快的把在中的屁股給揍爛了先。

現在好了,一整晚都是林月伊遷就他,現在拿個飲料,在中還不讓他去。他要真不去,那可對不起月伊了,要去了,在中一定得和他生氣。正是為難呢,月伊還催他。

「OPPA?」她該是沒聽到在中的嘟囔,叫的很是親熱。在中怒哼一聲,居然狠狠的咬了允浩的手一口。

「允浩,你哪裡都不許去!」他這次可說的夠大聲了,簡直是聲震屋宇。允浩愣了愣仔細看了在中幾眼,燈光下他臉色煞白,雖然喝了酒,頰上卻無半點紅暈。只有眼眶是水紅的,嘴巴是淡紅的——委屈的被牙齒咬著,那雙大眼直勾勾的瞅著他看,卻沒什麼神采,看來醉的是不輕。只是臉上那表情看的叫人心裡一抽一抽的,允浩心軟起來,對月伊道。

「他醉了,我得看著他,你別拿飲料了,我們休息一會就走。」

這下在中可高興了,眉開眼笑的直往允浩腿上拱。允浩被他搞得好氣又好笑,伸手輕敲在中的後腦袋,又情不自禁揉揉他的頭髮。月伊在一邊笑道。

「在中哥還是休息休息,我們一起去拿個飲料,費不了多少時間,你就別和我們客氣了。」言下之意,竟已把允浩和她算作了“我們”。

在中才不理她,只是側頭望著允浩吃吃的笑,本來要哭似的委屈,現在換成了笑,又洋溢著傻氣。允浩心中一蕩,也不顧月伊在前,慢聲道。

「你喝了酒,一直就愛鬧騰,像今晚這樣,倒也少見。」

在中咬著大拇指望著他只是笑,髮絲淩亂,額頭微見汗漬,蹭著允浩的腿,仿佛在說「我就知道你對我最好」。

月伊悄悄走過來,皺著眉看允浩。允浩被她看的有點異樣,一面用手捋著在中的瀏海給他擦汗一面抬頭看她。月伊也是不懂事,擺明瞭在中醉了的人,何苦和他爭意氣,還不高興了。他沖月伊搖搖頭叫她別再糾纏,月伊卻不依,附耳低聲道。

「哥,我看在中哥不像只是喝醉,反而有點像喝了加料的酒。要是現在不喝點解酒的,恐怕酒勁一時下不去。」

允浩眉一跳,沒錯,在中喝了酒體溫就高,今天觸手溫度卻有點奇怪,溫熱溫熱的,像發低燒。要是喝了加了迷幻藥助興的酒,酒勁可能一晚上都下不去,那在中就要挨駡了。

「我們去拿解酒藥。」他立刻站起身來。「在中,你睡一會,我們馬上就回來。」

在中馬上和小孩子似的鬧騰起來,緊緊抱住他的腰。

「你騙人!你答應我不去的。」雖然背對著看不到在中的臉,但允浩幾乎可以勾勒出那張扁著的嘴和失落的表情。

「我之前也沒答應你嘛。」他耐著性子哄在中。「我去給你拿解酒藥,一會兒就回來行不行?」

「不行,你不許去!」在中聲音都激動得變調了,允浩想喝了加料酒的人情緒是不是都這麼容易激動,在中以往可沒這麼興奮,頂多愛鬧一些,一般也都還讓人愉快。

「一會兒就回來。」他見月伊望著他笑,越發有點不好意思。伸手去扳在中的手,在中見強留無用,抱著他的腰在床上跪坐起來,繞過半邊身子切切懇求。

「允浩,我不要解酒藥。你就在這陪我,哪裡都別去。」這語調是懇切,可那表情怎麼也不像不需要解酒藥。允浩耐著性子撥開他的手,感覺自己今晚真是被金在中折磨得心力交瘁了。

在中就不放,好像他一走就不再回來了似的。激烈的掙扎著蹬著腿抱著他的腰,連說話都哽咽了,允浩略帶驚奇的發現貼著他臉的襯衫好像還被某種液體浸濕了一點。

 

月伊已經走到門口催他,手機同時也響了,允浩估計經紀人也不耐煩了。他沒有辦法,只好用力掰開在中的手,大步走開。

「允呐,允呐!」

在中還在床上大叫,允浩尷尬的沖月伊笑笑。

「見笑了,他就是這樣,你別介意。」他順手合上門,在中還在門後叫。

「允呐——允呐——」

月伊搖頭淺笑,兩人穿過黑暗的走廊才下到一樓,心急如焚的經紀人就竄上前來。

「你到哪裡去了!回家吧!有天他們都回去了!」礙著這是公共場合,經紀人只是低聲喝斥,允浩苦笑起來。

「哥,在中還在上面癱著呢,我給他找點解酒藥去。」

「我去,你快去和董事告別。」經紀人低聲吩咐,允浩這才想起他確實該去打個招呼,難怪經紀人這麼緊張。月伊自和經紀人去拿藥,他和董事寒暄了一會,看經紀人架著在中下樓了,便告辭而去。

 

到了門口,經紀人去把車開來——有天他們早被另外一部車拉走了,允浩正好趕上扶著在中,在中軟綿綿靠在他身上,卻沒有剛才那種明顯帶著化學催化過的興奮。兩個人站了一會,允浩忍不住笑起來。

「沒想到解酒藥這麼有效。」

在中低頭垂眸,語調鎮定。

「什麼藥。」聲音清冷,和剛才竟是判若兩人。

允浩咦一聲。

「解酒藥呀,月伊和經紀人哥一起拿上去給你的,你連這都忘了?」

在中哼的一聲,推開允浩搖搖晃晃往前走。允浩怕他不穩,巴巴的跟在他後面,好在大宅前院現在已經一個人也沒有,不至於出醜。

「怎麼啦,又不高興。我們回家吧。」他好聲好氣的哄著在中,在中卻只是走,還走的東倒西歪,一會兒趔趄一下。允浩看不下去,趕上幾步把他摟在懷裡,往回拖曳。

「放開我。」在中聲音輕軟,語調卻冷淡得好像堅冰。

「你到底醉沒醉。」允浩哭笑不得,說醉,說話這麼清醒,說不醉,走路那麼踉蹌。

「我沒醉。」在中斬釘截鐵的說,眼始終看著地面。「我只是控制不了自己。」

「所以在樓上才抱著我不讓我走?」允浩不免有些得意。「那,現在我給你抱,去哪裡都行,我們走吧。」

在中抬起眼,直直望著允浩。月光下大眼神采逼人,果然和方才是不一樣了。

「哪裡都行?」

「哪裡都行。」允浩還是笑,笑在中傻得真可愛。

在中看著他,緩緩笑開。昏黃路燈下,他竟是這樣的好看,允浩不由得看得呆了。

「那,這裡行不行?」

一根手指慢慢的,但是堅定的點住了襯衫第三顆鈕扣往左三釐米的部位。

允浩挑眉不語,只是看著在中,看在中兀自沖他笑得嬌甜。

「你還在醉。」他略帶軟弱的說。

「我說了我沒醉。」在中不耐的瞪了他一眼。「我只是控制不了自己而已。」

他不等允浩回答,就又說了下去。

「你騙我。我叫你別走,你說你馬上回來,可是你沒回來。」

允浩想辯解,他有些生氣了,就算在中醉了,也不可以這麼誤會他。但是在中又說下去。

「允呐,你騙我。我本來以為你是世上唯一一個不會騙我的人。」

「昌珉騙我,有天騙我,恩在騙我,我都不會在意。可是你不能騙我。他們騙我,自然有他們的苦衷和善意,但是你不能騙我。」

他一步步往後退,允浩飛快的上前拉住他,不讓他被灌木叢絆倒。

「你醉了,別說了,好好睡覺。」在中說的心酸,他實在也是不好受的。「乖,我們出去,經紀人哥會生氣的。他可不喜歡你喝醉。」

「我沒醉!你不要又騙我!」在中卻生氣起來,甩開他的手大叫。「你騙得了所有人,他們都以為我醉了,可是你騙不了我!允浩,醉沒醉,我自己最清楚!我比你清楚多了!」

「是,你清楚。你最清楚。」允浩順著他的話往下說,順勢擁著他往外走。

「不‥‥其實我是不清楚‥‥」在中靠著他被他擁著,語調卻突然迷惘了起來。「允呐,允呐!」

允浩不得已站定,才一轉頭,在中就纏繞上來,揪著他的脖子靠近他。鼻子抵著鼻子,眼睛看著眼睛,那雙大眼仿佛被霧氣給籠罩著,迷迷濛濛的。

「你喜歡我嗎?允呐。你是喜歡她,還是喜歡我?」

在中就這樣在他懷裡,熱烈而近乎絕望的問。

「允呐,你喜歡她還是喜歡我。」

允浩脫口而出。

「我當然喜歡你!」

「真的?!」在中的眼睛突然失去了霧氣的遮蔽,放著興高采烈的光追問。「真的?允呐?」

話才一出口,允浩就被自己嚇了一跳,他呆呆的和在中對視,直看到在中眼底的光芒漸漸暗淡下去。

「唉‥‥你又騙我‥‥」

不是的,沒有!允浩在心底大喊,可是他說不出一個字來。

在中還靠在他的懷裡,癡情的,眷戀的看著他,朦朦朧朧的看著他。

「允呐,」他囈語般的說。「我想抱你的時候,你推開我。現在你想抱我了是嗎?」

不抱,不抱你能自己走嗎?允浩苦笑點頭。

「可是我不要了。」在中看著他的眼,又輕又軟的耳語。「允呐,我不要你了。」

他再一次推開允浩,跌跌撞撞的往回走。這一次,允浩沒敢上去扶他。

也許,允浩想。他才是需要人扶的那一個。

 

 

 

 

在日本沒能也掀起旋風真是可惜。」李先生望著允浩,略微有些可惜的說。「可知道問題出在哪裡嗎?」

允浩淺笑不語,在日本要打開局面談何容易,就算現在放下面子向神話前輩們請教,恐怕他們也說不出一個所以然吧。這也是怪不得任何人的事情,李先生顯然也是這樣想的。

「身為隊長,要更努力才行。」泛泛安慰一句,在日本賺不到不要緊,現在更重要的精力還是放在韓國上。「給安排出單曲了是嗎。」

「是的,夏日單曲。」允浩一邊掂量著這位嚴師語氣的分量一邊回答,李秀滿不由得笑了笑。

「這次安排在國外拍攝來著,好好玩一玩,放鬆放鬆。」頗有意味的看一眼允浩。「在國內恐怕不容易真正休息,回家的回家,去酒吧的去酒吧。」

允浩挑挑眉,聞弦歌而知雅意。李先生不喜歡他們老去Pub玩樂,他也不是不能領會。但是這也是不好約束的事情,畢竟屬於私事。再說‥‥

 

又說了幾句話,李先生晚上還有飯局,他先出了辦公室往樓下的練習室走。昌珉還在練發聲,其他幾個早不知溜到哪裡找人玩了。經紀人也和女朋友去聯絡感情,整個就是長假來臨前的鬆散氣氛。允浩想了想,覺得還是傳達一下會議精神比較好,省得到時候大家一起被罵,尤其是最讓人不省心的那兩個。

「在中和有天呢?」他問昌珉,「他們倆就別湊在一起,在一起總有事情。」

這是實話,更大的實話是有天就是麻煩追著跑的體質。沒個人看著,不是他去找麻煩就是麻煩來找他。在中則是麻煩加速器,有了他小麻煩變大麻煩。讓他們兩個在一起搞風搞雨,就等於是嫌日子過得不夠有趣。

允浩不願意承認他有點在意。

 

繞了公司一圈,有天卻在和俊秀一起練習鋼琴,還非得逼著俊秀唱他的自作曲。兩個人你來我往的鬥嘴,倒也有趣,允浩站了會站不住了,又去找在中。一路遇上不少前輩,他還得應酬招呼,本來只是想把在中找出來一起回宿舍的,心情反而被接連的打斷搞得有點煩躁起來。

又找了幾個地方,還沒看到在中,他有點煩了,手機掀開先打了個電話給在中,在中居然還不接電話。

走廊裡人聲嘈雜,允浩煩躁的嘆了口氣,打開通往樓梯間的門舉步往上,打算到樓上天臺透透氣。才走了幾步,非常耳熟的音樂就隱約傳了過來。他眯著眼貓著腰趕了幾步聽了聽,不是在中那小王八蛋的彩鈴是什麼?!

天臺門半掩,微露一點灰色,淡淡白煙繚繞,允浩微微一怔。在中說要戒煙已經很久了。

他駐足門前,借著角度遮掩細細打量靠在欄杆邊的男子。單薄白襯衫隨意挽起袖口,手肘掛在欄杆上,半垂不垂的,越發顯得瘦弱。其實最近在中一直在健身,要比之前好多了,但是他不捏手臂去刻意凸顯肌肉,誰也不會覺得他和強壯有什麼關聯。

在中似乎在想什麼,又似乎什麼也沒在想。眼神茫然的看著天空發呆,手指挾著著精緻手機,晃來晃去的任音樂執著的響。嘴裡叼一根煙,看上去十足痞氣,允浩卻不敢大喝一聲「說好了戒煙的」跳出去說教。

在中在想著誰?

這答案昭然若揭。

他看著在中,在陰影中一寸寸一分分的看著在中。看在中手指間的手機越來越往下滑終於要掉,看在中瀏海陰影底下的雙眼晶亮瑩然,不,在中沒有在哭,只是在想事情。別人向來看到他愛玩愛鬧,誰知道他私下想起事情來,眼睛會是這樣的好看。

他設的自動重撥,只要不關,那首“問候”就會繼續唱下去。可是允浩卻到底是不忍心,何苦,何必?就這樣算了吧,還擾亂他幹什麼。

他伸手去按鍵,大拇指盤旋在紅色符號上方,又遲遲捨不得按下去。就是這一瞬間的遲疑,在中手一翻挾住了即將滑落的手機。

「喂?」

單從聲音聽,決想不到他此刻的表情會和迷惘有任何關聯。果決明快,還隱隱帶了不耐煩的意思。允浩不敢說話,在中又喂了一聲,想是聽到了門那邊傳來的聲音,走前幾步,正和允浩碰了個正著。

二人相對良久,終是無語。允浩走進天臺和在中並肩而立,天臺上風是大的,沒站上去不覺得,只看到在中頭髮飄得好看,煙霧也散得漂亮。非得和在中站在一起了,才覺得那初夏的風,原來竟也有不那麼和暖的時候。

 

在中的頭髮在風裡散著,太陽藏在雲朵之後,依稀是鐵青的光,把他的臉照得更是病態的白。嘴裡的煙抽完了,在中又換一根,白色煙霧如絲如縷氤氳成詭麗牢籠,順著風飄過來,若有若無的籠罩著允浩。淡淡的煙草味,也並不嗆人。

允浩站了會,站不住了往下滑坐,靠著欄杆伸直雙腿抬頭看天。看得久了,眼睛也酸起來。太陽雖然暫時被雲給遮了鋒芒,但終究還是有光的。他想揉眼,卻沒有揉眼的力氣。

總算是不躲他了,外人看來他們都是好好的,工作的時候一切如常打鬧,在中仍舊撒嬌取笑。可是私下裡那些特別的關心,那些曖昧的情愫,他卻再看不到。以前希澈說在中是感情大師,現在允浩才知道厲害,收放自如進退隨心,反而顯得他傻。明明是他傷了在中的心,卻好像他才是被在中拋棄的那個人似的,被在中的絕情搞得不是滋味。

「在中。」他忍不住叫。

在中不說話。

他還想再說什麼,但也沒了勇氣。數十天之前,他還和在中親密無間,此刻的他,居然連走進天臺和在中並肩,都需要機緣。

允浩閉上眼,細細品味眼睛的酸痛。人生何等奇妙,他永遠也想不到他和在中之間,居然會走到這個地步。

在中和他一站一坐彼此沉靜,三個煙頭是獨處時光的見證。那天下午的風,還有在中漠然的臉,成為允浩那晚的夢魘。

 

 

 

出國的前一天下午他們已經開始放假,俊秀自然是回家去,有天也和他一起回家去蹭吃蹭喝。允浩正想去看電影,又不知道約誰。正巧月伊打了個電話過來問候,他順勢邀月伊,月伊自然欣然答應。

電影說不上太好看,但是打發時間還是好的。允浩全心全意的看著螢幕上悲歡離合,全然沒和月伊說話,他就是這樣,看進去就不搭理身邊的人,所以在中最不願意和他一起看電影。

月伊出來的時候看不出不開心,這點就比在中好了不知道多少。在中每次陪他看電影出來,必是滿臉委屈任性,不說允浩也知道在中怪他不理他。他不陪上半天小心,在中才不放過他。

「吃什麼?今天就讓我請客好嗎,也算是為哥餞行。」月伊一貫落落大方的,之前相見的那次多少難堪好像全沒發生過似的,允浩也樂得裝什麼都不知道。

「我沒讓女人付錢的習慣。」多少有些大男子的說,月伊輕笑起來,睞允浩一眼,或多或少有些調情的意思。允浩坐的穩穩的看她,嘴角固然含笑,心卻是跳也沒多跳一下。

月伊也看不出很失望,只是沖允浩甜笑。允浩想月伊是真的喜歡他了,聽認識的朋友說,林家這個大小姐個性古怪得很,平時對男孩子從不稍加辭色。他該為自己的特殊待遇感到受寵若驚,態度明明都這麼游離曖昧了,月伊還願意陪他磨。

「下次回國的時候,一起去逛街如何?」他問月伊,或多或少有獎勵的意思。總覺得對她有點過意不去,人是非常好,挑不出毛病的,誠意也是足得十成成色,可惜他的回應就連自己也覺得過於意興闌珊了點。

「好啊,哥方便的話找我就行了。」月伊馬上大方應諾,配合得要命。允浩想月伊也是聰明了,看出他實在沒什麼熱情,連一點架子都不擺的。他實在應該感到滿足榮幸感謝,並且趕快回應一下大小姐的垂青,可是他真的提不起興致。

 

兩人閒閒吃了頓飯,談些不痛不癢的話題,吃完了正想去哪裡呢。有天電話打來了,叫允浩一起去Pub聚聚。允浩想問在中去不去,但是這話問了出來,明擺著他和在中是不合的了。他知道有天不可能對他和在中最近發生的事情毫無感覺,但這和親口問出來到底有差別。他和在中,他沒想走到今天這一步的。

去Pub的路上,他心事重重的不說話,月伊幾次欲言又止,最終也沒說什麼。允浩想她要是開口倒好了,他現在也顧不得別的了,什麼前程什麼世俗什麼流言,他明明就不喜歡林月伊,卻還非得和她在一起,這都是什麼道理。

下車的時候允浩先出來站在門口等月伊,月伊的裙角還在車裡,他也沒看清就用力關門,嗤啦一聲單薄裙角順著被卡到的地方撕裂了長長一條縫。他本來心不在焉的,這下反而嚇了好大一跳。

「沒事吧沒事吧。」他有點愧疚,看月伊手忙腳亂的捂著撕裂的地方,連忙脫了外套給她紮在腰間。

「還好,沒什麼的,我們進去吧。」月伊倒被他的殷勤哄的開心,笑靨如花的沖他搖頭。細白的手卻是把他的外套揪得緊緊的,一看就知道不願意脫下來還他的。其實那裙子也不過撕裂到膝蓋稍微上面一點,斷不至於洩漏春光,不過人家大小姐要允浩的衣服來遮一遮,他也說不了不。

 

進了Pub,大家都來了,就連不到年齡喝酒的昌珉,不能喝酒的俊秀都很給有天面子的出現。在中更是早坐在一邊和伴舞們說笑,他朋友多的人,估計整個Pub總有一半他認識。談笑風聲看來春風得意,見允浩和月伊連袂而至,月伊腰間還圍了他的衣服,別人都曖昧行注目禮,就他和沒看見似的,自顧自的和建英說笑。

有天迎上來和允浩點點頭,逕自對月伊行注目禮,月伊被他看的有點臉紅,有天才道。

「真是美人啊,哥,我嫂子長得可真好看。」

允浩微赧,還有些不高興,有天這是幫著在中來擠兌他了。明明沒什麼關係,也沒見幾次面的,今天才算第一次私下主動見面。怎麼就稱上嫂子了,也未免顯得他太白眼狼了吧,好像他是為了林月伊才和在中鬧翻似的。

他沒回答,但是也決不好否認,否則月伊可以直接哭著回家了。有天引著他們回來坐,允浩萬般不想坐在在中旁邊,但現在只有他身邊有位置。他瞪坐在在中對面的昌珉,昌珉和植物人一樣悠然凝視遠方,渾然沒有起身讓座的意思。允浩沒有辦法,只得在在中身邊落座,月伊順勢偎到他身邊,他更是如坐針氈。

在中總算不和建英說話了,回頭漫不經心的招呼。

「喲,月伊妹妹。」

「在中哥。」月伊笑意盎然。「好久不見。」

「是好久不見了,那天我醉了有點失態,你別介意啊。」在中叼著根煙,怎麼也看不出歉意,反而有點像是挑釁。月伊也不在乎,誠誠懇懇的笑著答。

「不會的,在中哥,我不介意。」完全落實在中的歉意,反而更顯得她一副勝利者的高姿態。

在中眼一眯,允浩本來就不自在,現在更難受得不知如何是好。左邊是月伊,右邊是在中,兩個人明槍暗箭,他連一點點辦法都沒有。

「你今天都幹嘛去了。」在中極為難得的主動挑他說話,語氣卻不耐煩。「找你也找不見。」

允浩受寵若驚,恭恭敬敬的回答。

「去看了個電影。」

「看電影,怎麼不叫我?」在中臉一黑,頗有發作的意思。

「你不是不愛看嗎?那‥‥」Pub人多,他湊得離在中近了點。在中抬眸看他,那是怎樣的一雙眼啊!明亮得像是含著火焰,簡直能把他給灼傷。允浩瑟縮了下,不期然的裝出一副委屈相來。「又生氣了‥‥」

他嘟囔著,沒打算在中聽到的。可是在中顯然聽到了,越發生氣的瞪著他。他連忙鼓嘴皺眉,低著頭左右搖晃,一貫犯錯都是這樣撒嬌的。在中瞪著瞪著,眼神終於柔下來。

「白癡。」罵得雖然難聽,手到底還是擰了擰允浩的臉。允浩大喜,在中總算肯理他了。雖然還是氣月伊居多,總是一個進步。

月伊在一邊動了動,允浩一眼掃過去,發覺不但月伊若有若無看著這裡,所有人——就連昌珉都用眼尾掃視著他們倆,看他一手撐在在中身邊的沙發上和在中耳語。允浩剛想坐好,在中一手揪住他的衣領,似笑非笑的把允浩拉到自己身前,恰好另一手環過他的脖子,扯著他的髮尾,在他耳邊惡狠狠的說。

「笑。」

在中扯得他很痛,可是允浩卻真的真心實意的笑了起來。

吃醋了吧,傻孩子。總是這麼的吃月伊小朋友的醋。生氣是為了她,和好也是為了她。

「在中啊。」他也不管別人怎麼想了,先哄好在中要緊,蹭著細嫩脖頸只是撒嬌,在中雖不答他,但也並沒阻止。

月伊突然在他背後輕輕的道。

「允浩哥,我還是先回家了。」

她對允浩的稱呼,再次生疏了起來。

允浩轉頭去看月伊,在中還掛在他身上,一同探頭去看,嘴上快燒完的煙蒂他隨意按到煙灰缸裡。

「哎呀,你要走啦。」在中語氣還怪遺憾的。「多坐一會啊,我們允浩明天就出國了,再聚聚嘛。」

允浩把著他的手傻笑,明知道在中窮追猛打是過分了,但是也不敢給月伊出這個頭。

「我讓俊秀送你回去。」他對月伊笑,整個人賴在在中懷裡,頭蹭著在中的脖子,兩個人整一無賴二人組。月伊還是第一次見識在中排擠人的狠勁,終於被欺負得委屈了。

「那我回去了。」眼眶泛了一輪紅,氣息也不穩定。看上去確實惹人憐惜的,有天義不容辭的站起來。

「我送你吧。」他是喝了點酒的人,有點情緒化了。俊秀在後面冷笑一聲。

「還是我來吧。」他算是最厚道的一個,拉了月伊就往外面走。月伊頻頻回頭,允浩本來也有心想和她告別的,偏偏在中好容易願意搭理他,他不好好撒嬌發癡,怎麼對得起天賜良機。

「在中,別抽煙了。」他第一件事就是去扯在中手裡剛點燃的煙,不是他假道學,在中最近抽的太凶了。

在中啪一聲打落他的手,林月伊的背影才出了酒吧,他的態度就冷漠了下來。

「我的事情,不要你管。」把允浩推著坐好——允浩不敢不依。轉頭在中又和建英說話去了,建英看允浩一眼,眼裡滿滿都是笑意。

允浩苦笑起來。就知道會是這樣,任性又狡猾。

 

「昌珉,過來坐這。」他索性叫昌珉過來坐,自己坐的離在中遠一點,省得忍不住和在中說話,又碰一鼻子灰。

昌珉這下應得快了。死小子,成天煽風點火就想看好戲,沒個好!允浩故意在錯身而過的時候踩他一下。

他坐到那邊去才發現,有天是個愛喝酒的,俊秀不在他更是喝得厲害了,根本顧不得說話。昌珉、在中、建英又在一塊叨咕,他根本沒人搭理,只能咕嘟著個嘴坐著發呆,自我感覺比灰姑娘還要灰姑娘,有天喝酒又喝得快,他一瓶啤酒才喝幾口,有天就把面前的酒都喝光了。

乾坐著鼓著嘴發了好一會兒呆,建英似乎指著他和在中說什麼,昌珉過來扯著他過去,建英很好心的說。

「一起喝酒,別發呆了,劃拳劃拳。」

允浩偷著看了在中一眼,在中面無表情,但也沒反對,他鬆一口氣。

「還是建英和我鐵啊。」對比建英和昌珉,他不由得感慨萬千。

在中白他一眼。

那晚有天喝得有點醉了,俊秀苦命的剛回來就又和昌珉一起把他運送回去。建英說去漢江玩,在中熱烈附和,允浩自然跟去,明知道在中不待見,卻還非得跟去受這個不待見,他也覺得自己奇怪得很。

 

 

到了漢江,情侶們零零散散的分佈著,建英找了個好地方停車說去買點解酒的就不見了。允浩蹲在江邊看在中跌跌撞撞的走了幾步,又要掏煙,忍不住跑過去一把握住他的手。

「叫你別抽了。」

他語氣不重,刻意放的溫柔,就怕在中反彈。在中僵了僵,轉頭不看他,兩人這麼站了片刻,在中才低聲說。

「心裡煩,不抽我難受。」

允浩心中一酸,握著在中的手往自己懷里拉,在中木木的靠到他懷裡,也不反抗,也不回應。

「我知道你煩,我也不好受。」他軟軟說,在中還是不理他。允浩有點急了,牙一咬豁出去了。

「在中,你真的不要我了?」直到此刻,直到確定在中已經動搖,他才敢問這一句。若是換了前日的天臺,允浩萬萬是不肯問的,他還真怕在中點頭。

在中不答反問。

「今天她進來的時候,為什麼腰上圍著你的衣服。」

允浩一愣,這才想起來龍去脈,倒好笑起來。在中一番做作張羅,原來都是為了這個。

「關門的時候不小心撕了她的裙子,心急進來見你,就不陪她買新的了嘛。」他握著在中的肩膀又撒嬌,在中懷疑的斜睨他。

「我騙你幹嘛,在中。」允浩拉著他,就欠臨門一腳,為了讓在中軟化,他什麼話都肯說了。「我本來就比較喜歡你。」

在中咬著唇不說話,神色變幻不定。半天才嘆一口氣。

「唉。要是能真不要你,那就好了。」

允浩又是高興又是酸楚,他知道在中是放不下的。真放下的話,何必一看月伊來了連生氣都顧不上了,分明就連那生氣也不過是逼他的手段。其實都一樣,他裝委屈裝無聊,不也是逼著在中心軟?就連那圍在月伊腰間的外套,也畢竟帶了三分故意。他也知道,在中不安心,所以才這樣一次次的找氣生,越鬧越大,都是為了他。

「我想對你好,你明白的。」他一字字的對在中說,在中閉上眼靠到他懷裡,聽他一遍遍的說。

「在中,我是想對你好的。」

「我不是存心要讓你難受。」

江上的風吹來,在中的髮直搔他的臉,依舊初夏的風,依舊帶著凜冽的涼意,那根夾在在中指間未曾放入口中的香煙,也依舊散發嫋嫋白霧。他和在中相擁而立,俱是蒼涼。

「我想讓你開心。」

「我怎麼才能讓你開心呢,在中。」他喃喃自語,自問問人。

在中低聲說了一句,夜風大,他聽不清,附耳到在中嘴邊。在中微微笑起來,用頭輕撞他一下,才輕輕趴在他耳邊說。

「你這幾天都不太笑。」

細微的熱氣呵暖左耳數秒,江風立刻把熱度帶走,允浩閉眼靠著在中的頭不說話。

路燈和星光錯雜成暗淡光源,映亮眼前水色,在中在他耳邊細細的說。

「你笑,我就開心了。」

真這樣就好了。可惜他和在中,都想要更多。

他扳過在中,輕輕吻上還想發言的紅潤小嘴。多說無益,親吻就好。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