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過去,遺忘的記憶,離開的人們,或者想忘記的那些事,時間的束縛下產生的過去總是這樣的,因為有過去才會有現在也才會有未來的存在。那麼如果過去消失了,是不是就沒有了現在的我?對我來說過去只有那些我想忘記的記憶,沾染了金在中的我的學生時代如果消失了的話,那是不是不存在現在的我了?這麼說來如果說創造了金在中的人是我的話‥‥我現在會接受這懲罰也是因為我?金在中會變成那樣,我會被他囚禁最終全是我的錯的話‥‥那麼我該怎麼定義現在的我的存在?

雜亂無章的想法在我腦中不斷的產生,這些問題猶如被關在魚缸裡的小魚,怎麼游也游不出外面,我知道這些問題也不會有答案,如果神能給我一塊能擦去我想忘記的記憶的橡皮擦的話,我一定會毫不猶豫的擦去金在中,即使出賣靈魂‥‥‥

 

「‥‥允浩,你的生日是什麼時候?」

 

在中還是不從我的身體上下來,被冷風吹的冰冷的手還在摸著我的胸,我沒感覺到什麼情趣,什麼希望都沒了,挫折?這類詞語在我面前已經失去意義了。現在我就像平靜的湖水,偶爾起一些小水波,在中明知道我回答不了還是在問我,然後就繼續自言自語。

 

「我以前真的很想知道你的生日,對自己愛的人什麼時候出生的很好奇是當然的吧?」

「‥‥‥‥‥‥」」

「但是現在一點也不想知道了。」

「‥‥‥‥‥‥」

「生活在繼續,活著也沒感覺到那些有多重要,你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死去,而我也不知道什麼會死去,所以我覺得比起記住出生的日子還不如記住我們離開的日子來的更有意義‥‥」

「‥‥‥‥‥‥」

「在你死的那瞬間,希望我能在你旁邊,這是我最後的願望。」

他說的很真誠,接著繼續小聲的說著「如果真能這樣我真的很幸福,即使現在馬上死掉‥‥」

 

對於在中的這些話我就像肺裡充滿了煙霧,呼吸困難,鑽心地疼,我什麼時候開始同情你了?

把你弄成那樣的我,把我弄成那樣的你,我們在互相同情嗎?不,把你的感情說成同情好像有點過分,因為即使表達方式不同你也是愛我的。在中還在用他的手幫我擦著臉上的刮鬍膏,他的手心不知道什麼時候又變的溫暖了,看著我又重新露出的臉,在中笑著輕輕吻上了我的唇,臉上感覺到了溫暖的呼吸,但是事實上這不是我實際感覺到的,而是我腦中固有的觀念產生的一種幻想一樣,在中抓著我的手指慢慢地放到自己的入口,我感覺到火熱的內壁,紅彤彤的臉在我身上摸索弄得下身癢癢的感覺,全部是我製造的幻想而已,我不知不覺在忘卻,我其實與死屍沒有什麼區別,死亡隨時會用一個長長的影子將我覆蓋住。

 

「‥‥‥但是沒辦法我還是很想知道你的生日,因為是你得到祝福的日子嘛。」

 

在中隱隱地看著我說,他的樣子猶如和戀人結束了充滿愛的關係躺在床上,然後在中拉開抽屜拿出照相機把我們的樣子留在了相機裡,他的手上突然拿著很多我們的照片‥在中的表情很豐富很有趣,但是從開始到現在就一個表情的我卻有點讓人毛骨悚然,如果說有點變化的話‥‥那就是我的臉在變的蒼白,連東西都不能吞咽光靠營養注射的我,有這樣的變化也不足為奇。

 

「我們把照片聚起來做個美麗的相冊吧,我看著這些會常常想起你的。」

 

在中很滿足的把照片放到桌上,然後拿出一支筆,不知道在上面寫些什麼只聽到沙沙的聲音,我楞楞地聽著那聲音,我又開始回想我以前的記憶了,我一直想忘記的那些日子‥‥

 

 

 

 

那天以後我會隨時叫在中像強姦一樣侵犯他,但是在中在這樣的關係中一開始還是會反抗的,強制的分開他的腿他會推開我,看著流淚的在中,那時候我怎麼就感覺不到良心這東西呢?我那時候就像瞎了眼。

在我心裡在中就是一個沒有人格的娃娃,發火的時候我還會用腳踢他。

也常常說“我愛你”的話,在聽到我這話之後在中的表情變化很有趣,正要推開我的胳膊會緊緊的樓住我,他的樣子也很有趣,我就想人原來還會這麼笨的,真是笨的可以!

不過在說我愛你的那天我肯定會用煙頭去燙在中的胳膊,叱的一聲,透過在中的胳膊上飄起的白煙看在中皺眉的表情相當令人開心,我就這麼徹底地被殘忍馴服著,不‥‥我被在中馴服著,旁若無人地抱著在中,看到課程結束後每天會在學校下面等我的在中,朋友們常常會問,或許你在和金在中那小子交往?我就會奚落他們,當著在中面跟朋友們說「戀愛是人跟人才做的,和污水怎麼交往?一群瘋子!」那幫小子好像知道我就會這麼說,就等著我這句話,都哈哈大笑,我看到了在那幫小子的後面低著頭的在中。

我無論去哪裡總會夾著在中,暴力和粗話是常有的,對著每天都會留下傷口的我,在中好像有點跟厭了,我很高興。後來很自然的我有了女朋友,除去我和在中的非正常關係,性向極為正常的我連把有趣的玩具金在中都給忘了,陷到女朋友裡去了。

但是有一天在中第一次聯繫我,我那時候正和女朋友的朋友們興致很好的在喝酒,我的手機鈴聲突然響了,朋友們都把視線投向了我,那時候沒有來電顯示,我沒想到是在中就很自然的轉頭接電話,

「喂?」

〔‥‥允浩,是我〕

金在中居然敢給我打電話了,我瞬間變的僵硬,我旁邊的女朋友看出了我的表情變化緊緊地看著我的臉。

我受不了這狀況,有點不知所措,然後我有了想殺了金在中的衝動,真想殺了他!我什麼話也沒說站了起來,甩開緊緊抓著我的女朋友的手,走出了酒吧,在中還在電話中說著「允浩,我想你,我想你。」

我第一次知道了火大到無法忍受的時候是會笑的,我在平安夜聖誕歌響起的街上放聲大笑,我那時候為什麼這麼討厭在中呢?

「‥‥金在中,現在馬上出來!」

〔允浩,你要見我?〕

聽到在中像傻子一樣變的輕快的聲音我又放聲大笑,我內心的火團快要衝出嗓子眼了,我快速的對在中說了我所在的地方並叫他30分鐘內到達這個地方,然後掛了電話,我要殺了金在中!這就是我和你的終結,我把你殺了的話我就可以自由了,你也‥‥可以自由了。

20分鐘不到他就到了,我抓著他的胳膊把他拖到了一個小巷子裡,在中好像覺察到了我要幹什麼,什麼話也不說任我把他推貼到牆上,“咆”在中的肩胛骨和冰冷的水泥牆相撞的聲音。我脫掉了還在急促地喘著氣的在中的褲子把我的放了進去,我眼睛一眨不眨地像要盯穿了似的看著偶爾發出慘叫聲皺著眉頭的在中的臉,發出呻吟聲的在中嘴裡不停的冒著白氣,我也不知不覺間把指甲摳在了在中纏在我腰上的大腿上,瞬時在中的臉扭在了一起,低下了頭,我強行抓住他的頭,讓他和我對視,我把嘴覆了上去,緊緊地嚼著他的舌頭好像要把舌根拔起似的激烈的吻著,這比起說是吻還不如說是暴力,在中嘴角的血在訴說著我的行為就是暴力。

「‥‥哈啊‥‥允浩‥‥我非常的想你‥‥」

「‥‥‥呵‥‥」

「允浩‥‥你不會扔下我的?對吧?」

他的話一結束我的手就掐了上去,瞬時他的眼睛瞪地大大的猛吸著氣,我又增加了力道,在中的臉充滿了血,我真的打算殺死他,後果之類的什麼都不想,在中發抖的雙手艱難地伸到了我的肩上,然後從肩膀摸到了胳膊,摸到我因為用力變的蒼白的手,自己也掐了上去,瘋了!他還艱難的說著什麼,

「‥‥我‥‥愛‥‥你‥‥」

我不想聽,所以更加用力了,在中的肚子一上一下急促的起伏著,現在他再也說不出話了吧,就這麼殺死他了結了吧,但是這時候在中還是在艱難地說著什麼,雖然聽不到聲音但是看他的口型就知道了,他在對我說對不起。

他在說對不起,眼淚不自覺的就流了下來,像決了堤的河水一發不可收拾,浸濕了臉滴到了冰冷的地上,我鬆開了手,我一鬆手在中就無力的掉到了地上,急促地咳嗽著,我的心像掉到了谷底,我的眼淚啪啪掉到了在中黑髮上,我笑了,大聲地笑著,然後又哭了,我永遠也擺脫不了在中,我殺不死在中也愛不上在中,在中彆扭的愛法讓我喘不過氣來,逐漸的我的氣管變的狹小被推到了懸崖邊,從這懸崖邊跳下去我是不是可以自由了呢?

「允浩‥‥咳咳‥‥‥」

「‥‥‥‥‥‥」

「‥允浩‥‥‥‥」

「‥‥‥‥‥‥」

「‥‥允浩‥‥‥」

我低頭看著在中,自說自話。

「‥‥還不如死了算了‥‥」

「‥‥‥‥‥‥」

這是能對在中說的最後一句話,在中一直凝視著我,時間好像停止了,我轉身逃離了這黑暗的小巷子。

歡快的聖誕音樂昏昏地傳到耳裡,我也不自覺的哼著,眼淚還在不停的流著,也不想去擦他。後來我再也沒看見過在中,我努力的忘記著在中,與在中在一起像惡夢一樣的日子很奇怪的我完美的忘記了,高中畢業後我又交往了幾個女朋友然後去了軍隊。2年後我遇見了正熙,我想我完全自由了,我想在中也應該忘記我了,7年的時間,我相信你、我都應該會退色能忘記對方,直到我再次遇到在中。

 

 

 

「允浩‥‥離耶誕節還有三周‥」

「‥‥‥‥‥‥」

「我們耶誕節做什麼好呢?」

 

在照片上結束留言後,在中又爬到我的身邊蓋上被子溫柔的把胳膊放在我胸口,他總是這樣微笑著摸我。

好像正開心的想像著耶誕節,他開始哼哼著唱歌,就是最後一次遇見在中的那天晚上,聽到的聖誕歌。

房間裡充滿了在中低低吟唱的聲音,在中好像睡著了停止了唱歌,但是我沒法入睡‥因為太多的記憶在我腦中回繞,在這離耶誕節不遠的寒冷的冬夜。

 

 

 

 

06.

當員警已經10年了,聽著眼前這美麗小姐的陳述,崔警官動了動眉毛,憑著10年的經驗鄭允浩這小子分明是被綁架了。5天前分開的男友的去向‥‥從哪裡開始瞭解呢‥‥根據她的話說鄭允浩也不像是會跟人結仇的性格,再想想他是個責任感強的男人應該不會偷偷去旅行的,她認識他還不到一年,他大學還沒複學‥‥他認真思考了,應該從哪裡開始瞭解呢?從哪裡開始會有線索呢?皺了皺眉他又拿出了菸,正熙看著他說,

「‥‥員警先生,是被綁架了吧?」

「UM‥‥現在還不知道情況什麼不能斷言,但是從正熙小姐的敘述來看被綁架的可能性很大‥」

「哦‥‥員警先生‥‥你一定要找到他啊‥‥拜託了‥‥」

又沒做錯什麼叩著頭可憐巴巴的說著的正熙有點著急,崔警官對著空氣吐了口煙拍了拍正熙的肩。

當務之急應該先從鄭允浩身上瞭解起,應該從鄭允浩的過去摸索起,如果真的是綁架的話那就刻不容緩了。

綁匪決定了鄭允浩的命運‥‥得快點找到他‥崔警官叫來了金警官叫他去瞭解一下鄭允浩的大學生活,然後自己打算去一下鄭允浩的高中學校,正熙只瞭解現在鄭允浩現在的樣子,那麼以前呢?或許在學生時代有跟人結仇呢‥‥‥頭緒是不是有點出來了?又或許沒有這樣的結仇關係,瞭解到了鄭允浩另外的樣子,這樣一來範圍好像更大了,更難了‥‥想法堅定的崔警官站了起來拿起了外套對正熙說,

「我們會開始調查的,正熙小姐你在家等消息吧。」

「是的,員警先生拜託了。」

「我們會盡全力做的。」

只能說盡全力。

 

* * *

來這裡大概10天了吧?!每天為我擦身子為我注射藥物的在中,現在成了我熟悉的風景,我好像也成了這個房間的一道風景,不會動的靜物。現在在中邊喝著咖啡邊躺在我的旁邊看書,趴在床上托著下巴,兩隻腳還在空中交叉踢來踢去,我真不敢相信這是25歲男人的樣子,看起來這麼小孩子,看著看著他突然笑了起來‥‥

事實上雖然我認識他7年了但還是第一次看到他這樣,在中原來是這樣笑的啊,不是放聲大笑而是輕輕微笑,邊看書偶爾撥弄垂到前面的頭髮,拿起桌上的咖啡喝一口,看到咖啡冷還嘟了一下嘴,但是他也不忘了問我「允浩,你不冷嗎?」對著這樣的在中我也不知道怎麼的很想對他笑一笑,如果我能動的話我會伸手去弄他的頭髮嗎?如果這樣做了那麼在中又會是什麼樣的反應呢?笑著說不要推開我?說不定他還會不高興呢,那我看到他那樣說不定會哈哈大笑呢,這是我在我腦中想想而已,我實際上是做不了的,而在中也許也不指望,我是房間內的一道風景,在中是個看客,除此之外毫無別的關係。

 

「‥‥‥允浩,你無聊吧?」

 

剛要翻頁的在中轉頭問我,但是我什麼話也沒說,在中起身靠近我躺好,把手伸到我的頭下當我的枕頭,然後把書放在我的胸口,用那只當枕頭的手邊翻邊說,

 

「因為你無聊我來讀給你聽。」

 

在中開始讀了偶爾撥弄一下我的頭髮,我傾聽著。在中讀的是一個男人守護著一個心裡有著別的男人的女人的故事,在中用低低的嗓音讀著這抒情類的故事,我從沒讀過浪漫類的小說,這是我第一次接觸這類小說,這書跟在中的聲音很和諧,在中的胳膊枕頭感覺很好,房間內安靜溫暖的空氣也靜坐了下來,到這地方後我第一次有這樣的感覺,在中還在讀著,我有點犯睏不知怎麼的很享受這平和的午覺。

 

* * *

去鄭允浩的高中學校瞭解了一下得到資訊是不曾想到的,成績中上等算不錯,但是出勤率卻不高,崔警官有點疑心,看來也不是個模範生,對比看了一下活動紀錄欄裡班主任寫下的話,好像是個各方面都很不錯的學生,大概的流覽了一下檔案,“處分”事項跳入了崔警官的眼中,

「‥‥‥處分?」

理由是校內暴力事件,對同班同學使用暴力,但是奇怪的是那天是被施暴力的同學退學的日子,加害者只是受了點處分,被害者反而遭到了退學,論理上根本理解不了。崔警官向老師要了被退學學生的檔案,開始仔細地研究,這學生平時性格安靜成績上等屬於模範生類型,但是到了2年級後好像被班上的同學排擠有不好的傳聞,這在男校是常見的事情,但是這記錄比想像的要記的詳細,他遭到退學的理由是有不良的流通物會影響學校的秩序,有點理解又有點不理解,崔警官邊重複著那圈著紅線的名字邊看著老師,

「你能說一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嗎?」

但是那老師也有點支支吾吾的,這時候崔警官的手機響了,打電話的人是金警官,他無力地說著他什麼成果也沒有,崔警官叫他等著等下會聯繫他,就掛了電話,又看著老師,

她表情有點為難,最終還是下了決心似的開始講述,平常是個很安靜的模範生,後來有傳言說他喜歡同班同學,那時候開始他就受到了排擠,遭遇了讓人無法想像的事,托那件事的福學校下了退學令,打那學生的也就是那學生喜歡的不良學生鄭允浩在他回來的那天就對他實施了暴力,但是事情好像很容易解決了。

那個不良學生叫鄭允浩,退學的學生叫金在中。

‥‥‥‥叫金在中‥‥

 

 

* * *

「‥‥‥‥真悲傷‥‥」

在中在讀完最後一頁後流下了眼淚,噠!我感覺到了在中掉到我臉上的眼淚,故事中的主人公最終還是放手了,放棄了的男人最終決定一個人看著那女人,高興的看著那女人和別的男人幸福的樣子。日子一天一天過去,主人公後來得了不治之症,不知道是什麼病,故事到最後也沒出現那個男人的病名,大概他得的是愛的熱病吧,像傻瓜一樣的故事,因為愛變的一團糟,因為愛連命也丟了。作為我是理解不了這故事,但是在中還流著淚還沉浸在故事中。

 

「你對我笑的時候我最幸福了。」

 

在中獨自說著小說中主人公的臺詞,從在中讀書到現在已經半天過去了,現在是傍晚,窗外已有暮色。

吞噬著城市的黑暗,但是今天他的樣子看起來不只憂鬱,我看著抽泣著還流著淚的在中,如果我可以動的話我說不定會去擦在中的眼淚,雖然說是平時死也不會想到的行動‥‥‥但是現在不知道怎麼會有這想法。

在中哭了一會兒爬向床邊的桌子,打開抽屜拿出照相機又回到我身邊和我拍照,剛剛還在哭的,臉上還掛著淚水,現在勉強露出笑臉拍了張照片,在中拿著照片在空中揮了兩下嘿嘿笑著,拿出筆又在上面寫著什麼,一個人在自言自語。

 

「你想看我寫了什麼吧?」

「‥‥‥‥‥‥」

「切,不給你看,我一個人知道就好了。」

 

在中像拿著寶物抱在懷中說著,我對在中把我們這樣子拍成照片很不理解,你對我成了你的所有物很自豪?還是只是單純的紀錄一下?你拍再多的照片也沒用,我的樣子也不會變,一直這樣‥‥你為什麼如此執著留下我們的樣子呢?這時在中像是在讀我的想法,開始講述,

 

「‥‥‥你知道這話嗎?」

「‥‥‥‥‥‥」

「人死了的話他的靈魂就會留在照片上‥‥所以拍照的意義不是單純的拍照,而是在拍人的靈魂。」

「‥‥‥‥‥‥」

「雖然我會一直和你在一起,也沒什麼別的期望了,但是我希望連我的靈魂也和你在一起。」

「‥‥‥‥‥‥」

「靈魂不會死的嘛」

「‥‥‥吻一下我的傷口吧」

 

在中開始解纏在手腕上的繃帶,還沒癒合還紅紅的痕跡深深地長長的留著,在中把這傷口放到了我嘴上,仿佛是在完成一個非常神聖的儀式,在中沾染了傷口的的手臂非常的潔白乾淨,我吻著那傷口,拉開的那抽屜裡放著好幾張照片,我們的靈魂停留地。

 

 

* * *

有點頭緒了,雖然還需要再調查,但是十年的員警生活讓他覺得那小子最可疑。

金在中!雖然不惹事但是經歷了不尋常的事情的金在中,看來有必要調查一下了,然後他和金警官一起在學校的紀錄本裡找到了在中的住所地址,但是聽說7年前搬家了,雖然又去打聽了他搬到哪裡了,但是都是白費勁。

學校的老師說金在中是孤兒,不,雖然有父母但只是形式上領養的而已。找到他的養父母,他們也不知道在中的下落,更可笑的是他們一次也沒見過在中,只是檔上的父子關係。在中一次也沒在他們面前出現過,而他們領養在中也只是貪圖國家的補貼,心又變的迷茫了。如果說在中綁架允浩是真的話‥‥‥那麼這類型的也是常有。

從小在缺愛長大下的在中第一次碰到自己喜歡的物件會那麼執著也是非常當然的事情,而不知道愛缺乏的一般人對他們的愛會覺得厭煩,愛缺乏也是一種精神病,而金在中應該此症狀比較嚴重,如果是單方面執著的的金在中的話那麼再怎麼樣也會留著允浩的命的,對於金在中這個人物他們幾乎完美地抓住了輪廓,而且連臉都知道了的這種狀況下,對崔警官他們是非常有力的。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他心裡的某個地方有那麼點不舒服,警官想到金在中就想到了小鴨子,小鴨子破殼後第一次看到的物件就認為是自己的媽媽,大概第一次感受到愛的感情的金在中就像小鴨子一樣對第一次讓自己陷入愛的對象允浩,就認為是自己的愛,或者自己的所有,意義再看的更廣一點的話,會不會認為就是自己的存在呢?所以看著否認自己的鄭允浩,是不是覺得他在否定自己的存在呢‥‥‥?嘴巴有點苦澀,他又拿出了一隻菸刁著。

 

 

 

 

07.

著手調查這個案件已經一星期了,但是還沒有在中的下落,崔警官有點沮喪,即希望是在中幹的但又不希望是在中幹的,這時候被綁者的生命時時刻刻受在中威脅,說不定在中什麼時候下了決心把允浩給殺了,只能希望不要有這樣最壞的事情發生。還需要點時間,在中如果還沒有殺了允浩的話那麼他還可以減刑,鄭允浩也還可以被解救可以自由,一點點‥‥希望再忍一點點。

 

「允浩,你有什麼想吃的沒?」

 

對於在中溫柔的問話,我還是什麼話也沒說,他坐在我旁邊好像仔細的想著什麼,手指頭敲著下嘴唇,又接著說,

 

「這樣看來,我獨自生活也超過10年了吧?所以基本上一般好吃的我都會做來吃。」

「‥‥‥‥‥‥」

「中式,韓式,西式,只要你說,我都會做!」

「‥‥‥‥‥‥」

 

在中很自豪的笑著說,還摸了摸我的頭髮,被他這樣撥弄頭髮的感覺很好,我想回答在中的問題,我不挑食只要你做的我都想吃,如果我可以再動的話我想對在中做幾件事,就像你為我讀書一樣我也想為你讀書,還想讓他看到我津津有味吃著他做的菜的樣子,或許我這是同情他,但是可以確定的是我不再帶著憎恨的感情看他了,雖然還沒全部消失‥‥但是只要一點點時間,再一點點我就能理解在中了。這段時間躺在我旁邊摸著我的手講述著自己的故事的在中,現在我有點理解了,而我冷漠地對待他折磨他,我覺得我自己很幼稚愚蠢,我只要稍微溫柔一點對你的話,你大概也不會變成這樣了‥‥‥

對過去日子的後悔不知不覺湧上了心頭,雖然有點傷心但是看到笑著嘟囔著的在中我又有點釋懷,現在每天晚上不聽那小子的故事我還睡不著了。

 

「‥‥‥我很想瞭解你」

「‥‥‥‥‥‥」

「這個叫鄭允浩的人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怎麼笑的,怎麼愛的都想知道」

「‥‥‥‥‥‥」

「因為這些我都沒看到過‥‥」

 

我有點心疼,看著在中這麼想看我常常有的樣子,我有點憐憫他,在中站了起來打開衣櫃,在深處不知道拿出了什麼,原來是我的錢包,他拿著錢包又坐回了床上,打開錢包拿出我和正熙的合照盯了好長一會兒。

 

「‥‥‥女朋友真漂亮」

「‥‥‥‥‥‥」

「現在應該很傷心吧‥‥」

「‥‥‥‥‥‥」

「我死了以後很想去天堂,聽說傷害別人的人是絕對去不了天堂」

「‥‥‥‥‥‥」

「我大概只能下地獄了‥‥」

 

在中開始摸那張照片,像畫畫似的在我的臉上畫圈,接著吻了上去,然後把照片放回到了錢包,過來吻我的唇,笑著說著的在中眼角又充滿了淚水,

 

「今天是我吻你靈魂的日子」

 

‥‥‥‥我覺得我也流淚了。

 

 

 

* * *

報警電話來了,有人提供線索說金在中在24小時便利店一直工作到了今年中旬,崔警官急忙跑到那地方向老闆要到了在中的住址和電話,意料之外得到了這麼大的收穫,金警官的嘴都掛到耳朵上了。看著金警官的樣子崔警官不知怎麼的心裡總有點不是滋味,一想到這麼容易被逮到的在中他們心裡總是很沉重,如果在中真想犯罪的話,也是能逃脫的,他們沒感覺到在中的惡意,他只是單純的想把鄭允浩留在身邊,只是這顆單純的心引起的犯罪吧‥‥怎麼也跑不遠吧‥‥這麼容易被逮到為什麼還給那麼多人帶來了不可磨滅的傷害呢?他也陷到了看不到盡頭的悲傷的愛中,負責這案件的崔警官怎麼也掩飾不了心中的苦澀,抓到在中問他罪是他理應做的事,但是不知為什麼他心裡的某個地方卻好像希望他們再次消失‥他自己都感歎自己怎麼會有這麼幼稚愚蠢的想法。他又拿出了一支菸,一想到嘮叨的老婆常要他戒菸,他又把菸放了進去,對金警官說,

「明天出動,可能還要10名醫療小組和員警」

「是,我會安排的」

「今天你也回家好好休息吧」

「是,崔警官你也回家吧」

「‥‥‥嗯」

最終他還是把放回去的菸又拿了出來,吸著菸看著窗外邊聽著天氣預報,說明天會下雪。

 

 

* * *

我被在中掀開窗簾的聲音吵醒了,耀眼的陽光唰地射了進來,在中從早開始就好像心情不錯,我也瞎跟著心情好了起來,

 

「允浩~今天下雪了哦!!」

「‥‥‥‥‥‥」

「我很想打雪仗啊~還有做個巨大的雪人,還想像愛情故事裡的場面一樣和你一起躺在雪地上。」

「‥‥‥‥‥‥」

「我很幼稚吧?」

「‥‥‥‥‥‥」

「就算幼稚我也想做‥‥」

 

說到下雪的事很激動吧?興奮的在中就像一個小孩子,我想起了很久前看的電影愛情故事,我把我自己和在中替換了進去,想著想著好像不自覺笑了出來,還在哼著歌的在中拿起厚重的被子蓋到我脖子前,安靜地看著我,眼神有點悲傷,分明是笑著但是他眼神裡停留著悲傷。我想問在中為什麼做這表情,我想對他說希望以後不會有讓他如此傷心的事了,在中拿出抽屜裡的照相機走向了我,躺在我旁邊拍照,這次不像平時那樣做著鬼臉拍,就那麼微笑著拍,我覺得有點奇怪,有什麼事情嗎?‥‥‥我有點擔心。

  

「‥‥‥現在沒膠捲了」

 

在中看著閃光燈一閃什麼都沒出來的照相機說。

 

「‥‥奇怪了?我明明裝滿了的‥‥現在沒了」

「‥‥‥‥‥‥」

「我再也不能和你拍照了」

「‥‥‥‥‥‥」

「‥‥‥‥看來現在真的結束了」

 

我不理解在中的話,在中總是說對不起,說自己太自私了對不起,把你弄成這樣對不起,我對他的話很生氣,他的話的意思就好像他馬上要離開去某個地方,我太生氣了想對他大喊,他又把照相機放回到了抽屜裡,什麼話也不說,表情平靜。心裡某個角落冒出來的擔心讓我很不安,但是在中又明朗的對我笑著。

 

 

 

* * *

崔警官最後一個乘上車,乘車前悵然地吸著菸,無視金警官緊緊看著像在問有什麼事嗎的眼神慢慢乘上了車,他好像在拖延時間似的,但是他們還是準確無誤地向著在中的住所出發,後面還跟了3,4輛警車,報警器也關了。到了在中的公寓前他輕聲地嘆了口氣,走上了臺階,離這地方越近他的心跳就越艱難。

不是因為開心通通亂跳,這個就像‥‥很難用言語說明的心跳‥‥這時候崔警官已經來到了公寓的玄關前,後面跟著的警官們看著認真的崔警官都屏著呼吸。

 

 

 

* * *

「‥‥允浩」

「‥‥‥‥‥‥」

 

從剛才開始在中就連續地叫著我的名字。對於什麼話也說不來的我,讓我非常的鬱悶。然後他不再說什麼話了,躺在我的旁邊,他的體溫一傳到我的身體我才稍微有點安心。我已經習慣了在中在我的身邊,我想抱抱他。

抱抱他那顆因為我受到傷害喋血的心,我想治癒它不讓它再流血,現在老是會出現想為在中做事的想法,習慣了在中給予的我現在很想為你做些什麼,一想到這些我的心情就變的好起來,但是聽到在中接下去講的話,我感覺到了小小的絕望。

 

「我怎麼老覺得今天是和你在一起的最後一天呢‥‥?」

「‥‥‥‥‥‥」

「你會不會認為是我傻瓜呢‥‥還是說現在終於自由了很高興‥‥‥」

「‥‥‥‥‥‥」

「我‥‥還是希望你會有一點點傷心‥‥分手原本就是傷心的事嘛‥‥」

「‥‥‥‥‥‥」

「我還是會常常和你在一起的‥‥所以你稍微少傷心點也可以,我允許!」

「‥‥‥‥‥‥」

 

我想摸在中的頭,想對他說不要再說對不起了,不要再說很自私了,應該我說對不起才對,應該我求你原諒才對。在中從我的身上離開躺在床上,縮成一團,房間內好一陣沉默,這平靜就想暴風雨前的平靜。

我努力來享受這沉靜,我們就像熟知的戀人一起創造這平和的風景,可是這時候我聽到了敲玄關門的聲音。

在中快速的轉過頭看向聲音傳來的那方向,看了好一陣,又轉頭看我,在中在笑,

 

「‥‥果然‥‥‥」

「‥‥‥‥‥‥」

「‥‥‥‥這日子來了‥‥‥」

「‥‥‥‥‥‥」

「‥‥‥我想和你再呆一會兒‥‥」

「‥‥‥‥‥‥」

「沒辦法‥‥像我這麼壞的人下地獄是理所應當的‥‥」

 

在中起來走向客廳,走向廚房,我聽到他打開了抽屜,我有點起雞皮疙瘩,千萬不要有愚蠢的想法啊‥‥不要選擇極端啊‥‥但是我的希望都破滅了,我看到回房在中手裡拿著把鋒利的廚房用菜刀,大概以前割自己的手腕的時候也用這刀吧,他拿著刀在我旁邊躺好。

 

「‥‥我很想和你再呆一會兒‥‥這結束比我想像的來的快了點‥‥」

「‥‥‥‥‥‥」

「這真的是我和你的結束嗎‥‥從以前開始就這樣‥‥我守護不了我愛的東西,我可能就這個命吧」

「‥‥‥‥‥‥」

「我像傻瓜一樣,幼稚的想擁有你,但是一點也沒有用‥‥」

「‥‥‥‥‥‥」

「‥‥求你原諒是不是太過分了‥‥‥」

「‥‥‥‥‥‥」

「‥‥弄亂了你的日常生活,把你留在我的身邊,對不起‥‥」

「‥‥‥‥‥‥」

「‥‥‥如果我死了是不是稍微可以贖罪‥‥?」

「‥‥‥‥‥‥」

「可能這樣也還不足以原諒我對你做了那麼壞的事‥‥」

「‥‥‥‥‥‥」

「‥‥‥對於我的選擇你也同意吧‥‥可以吧‥‥?」

 

要瘋了!看著我的在中好像下定了什麼決心,我的心在往下沉,腦子一片混亂,不可以!千萬不要有這樣的想法!那些說不出的話在我心裡迴響,我從來沒有如此怨恨過我這不能動的身體,這時在中看著我在笑,那常常不變的笑容,最近才知道在中真心在笑的樣子,然後他把鋒利的刀插到了自己的肚子裡。

我應該阻擋在中的,但是這該死的身體在這時候還是動不了,我懇切的祈求著上天能幫我‥‥只要真心懇求上天,就會幫你實現‥‥但是我的願望沒‥‥拜託‥‥讓我動吧‥‥拜託‥‥‥

 

「‥‥‥啊‥‥‥允浩‥‥‥」

 

在中口吐鮮血,吐在我的身上,順著身體往下流,我只能眼睜睜看著艱難地說著話的在中,玄關處的敲門聲更大聲了,我聽到一個男人在說你被包圍了趕快出來吧,門要被敲破似的聲音老在我耳邊縈繞,在中艱難地喘著氣接著說,

 

「啊‥‥‥呃‥‥‥‥好疼啊‥‥」

「‥‥‥‥‥‥」

「但是你更疼吧‥‥‥」

「‥‥‥‥‥‥」

「‥‥‥啊‥‥啊‥‥‥我殺死你的那天,你更疼,呼吸更急促‥‥」

 

我一時沒理解在中的話,不‥‥這或許是我內心深處努力想回避的唯一的事實,但是我到最後那瞬間還在回避著,接受不了。

 

「我為什麼‥‥像傻瓜一樣‥‥‥」

 

在中暫時中斷了說話,拔出了插在肚子上的刀,極度的疼痛讓他緊緊皺著眉頭,艱難拔出的刀咣當掉到了地上,在中用沾滿著血的手摸著我的臉,我的臉也被染的血紅一片。

 

「‥‥我也馬上就走了‥‥‥如果你說厭煩了要推開我,我會恨你的‥‥知道吧‥‥?」

「‥‥‥‥‥‥」

「我愛活著的你,死了的你也愛‥‥」

「‥‥‥‥‥‥」

「‥‥現在才放你自由真是對不起‥‥」

 

在中用他發抖的手慢慢地合上了我的眼皮,就在這瞬間門發出巨大的響聲,被打開了,我聽到了很多人的腳步聲,從玄關進來,接著平靜下來,在中在我耳邊私語,

 

「‥‥我愛你‥‥因為我無法做到不愛你,真是對不起‥‥」

 

在中停止了呼吸,我再也感覺不到在中的呼吸了,我低頭看著我的身體和倒下去的在中,我的脖子上還留著黑紅的血跡,我想像了一下在中在我身邊呼吸著的還溫暖的呼吸‥,現在真的以想像結束了。我突然想休息了,結束了痛苦漫長的日子,現在真的想休息了。

 

 

 

 

08.

打開門進入這小小的公寓裡,房間內充滿了令人作嘔的味道,福馬林的味道和防腐劑的味道直串入鼻內,崔警官和警官們扭頭皺了皺眉,這好像不是人呆的地方,崔警官緊張地緊緊握著槍,覺到手心冒汗了,他一步一步小心地走向客廳,看著跟在他後面的警官們發出了騷動的聲音他皺了皺眉,把食指放在嘴邊示意他們安靜點,崔警官小步伐的走到了客廳,小心地打量著周圍,客廳沒感覺到人的痕跡,茶色的木門進入到了崔警官的視線,他悄悄的向那方向移動腳步。離那個地方越近,進屋時聞到的那股令人作嘔的味道更濃,小心地抓住門把,心裡在倒數,

一‥二‥三‥‥‥!

「舉起手來!!」

房門被崔警官推到了牆上,又彈了回來,然後再次慢慢地打開了,房內展開的是一幅令人難以置信的景象。

一具死了沒多久還流著血的男性屍體,這個男人下面還躺著另一個男人,他就是正熙給看的照片裡的那男人,他們焦急尋找著的鄭允浩。

崔警官急忙跑到床邊,把死了的男人的臉轉了過來,金在中!正是他,已經晚了嗎?渾身無力似的腿在抖,崔警官把手放在額頭讓自己回神過來,令人無法忍受作嘔的味道和惆悵的心情一起侵襲而來,讓人恐慌地有點承受不住。跟著崔警官進來的警官門在房間發現了無數的防腐劑桶,大多數已經空了,崔警官緊緊的閉上了眼又睜開眼看著這殘酷的光景,又低頭看了看躺在床上的鄭允浩,像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一樣臉色慘白,還散發著防腐劑和福馬林的味道。

瞬間無法用言語形容的奇怪的心情包圍了全身,渾身起雞皮疙瘩感覺要倒了,他一步一步地向後退,撲地坐在了地上,還在警戒狀態的金警官連忙走向崔警官扶住他,一起緊急對應的醫生走向了床邊,他扳開允浩的眼皮,看了一會兒,然後拿起他的手腕確認脈搏,然後用沉痛的表情說,

「‥‥鄭允浩已經死了。」

 

鄭允浩和金在中的屍體被運送到了醫院安置好,雖然詳細的報告還要等解剖了鄭允浩的屍體後才能出來,但是粗粗看了屍體的狀態的醫生說他已經死了超過三周了,算20天的話那麼允浩死的那天正好是被在中綁架的那天了。

崔警官一動不動的坐在放置過允浩屍體的床上,已經想不起要保護現場、事件線索紀錄之類的事了。房間內還充滿了屍體防腐劑和血的味道,勤快地移動著腳步確定證據的金警官打開床邊的抽屜拿出了些什麼,一台黑色的即拍照相機和一捆照片,他邊流覽著照片邊嘟噥著「真的是一個瘋子‥‥‥」

崔警官從他手裡搶似的拿過照片,擦了擦翻了起來,每張照片上都紀錄著拍攝的日子和簡單的話語。

 

2005年12月2號

第一次拍照片,第一次併排和允浩拍照片,今天是個開心的日子。

 

2005年12月3號

雖然是我做的,但是允浩的妝好奇怪,我還對他說很美,好像口紅顏色太深了,下次選個顏色淡點的。

 

2005年12月5號

我給允浩刮鬍子,這是我非常想做的事情之一,但是怎麼有點傷心呢,拿著刀片笑的我好好笑啊,就那麼笑吧。

 

2005年12月8號

我給允浩讀書了,讀著讀著就哭了,允浩好像在說我這也會哭。允浩啊,但是我還是很傷心嘛。

 

2005年12月10日

聖誕頌歌第一次在街上響了起來,這是我和允浩第一次迎接耶誕節,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希望以後能永遠我和他一起迎接耶誕節。

 

2005年12月13號

照片中的允浩在漸漸瘦下去,我想餵你飯,但是允浩不能吃,傻瓜‥‥為什麼不能動呢‥‥‥

 

2005年12月17號

第一次打開了允浩的錢包,和允浩一起生活後藏在抽屜裡一次也沒打開過,照片中的女人好美,和她站在一起笑的允浩,我也第一次看到,他要是能常常這樣對著我笑‥‥拿著允浩的錢包拍一張吧,哢嚓

 

2005年12月18號

我愛你‥‥允浩

我愛你

 

 

12月18號,就是昨天,最後一張照片。

崔警官對著空氣發了好長一會兒呆,慢慢地起身出去,對他的樣子很意外似的金警官跟著他走出了房間。

走出客廳來到了陽臺,雪正下著,呆呆地看著雪白的雪,公寓下面是發生了殺人事件來圍觀的眾多看客。

崔警官拿出菸銜在了嘴裡,一直想進來看的群眾和往外推他們的員警發生了爭執,崔警官最後看了看手上拿著的照片,最前面那張是眼角掛著淚笑著的在中,他手裡拿了一冊小說書,不知道為什麼崔警官的眼睛怎麼也離不開那張照片,他好像感覺到旁邊的鄭允浩也正笑著,只是自己的錯覺嗎?

他拿出那張照片走到了房裡,把其他照片慢慢放在了他們躺過的床上,金警官問為什麼這樣他什麼也沒回答走出了房間,剩下的照片被整理完畢放到了塑膠袋裡夾到了證物資料夾裡,最後回頭看了一眼他們一起生活了20天的那地方,然後離開了公寓。根據今天早上的天氣預報今年將會是白色耶誕節,真的下雪就好了,這是不是能送給他們的最後的禮物呢?

 

 

* * *

「‥‥允浩,你知道這話嗎?」

「什麼話?」

「人死了的話‥‥照片上會有他的靈魂,所以說拍照的意義不是單純的拍照,而是在拍人的靈魂」

「‥‥是嗎?」

「雖然我會一直和你在一起,也沒什麼別的期望了,但是我希望連我的靈魂也和你在一起」

「‥‥‥‥‥‥」

「靈魂不會死的嘛!」

 

我直到現在才可以笑,邊摸著在中的頭為他擦去眼角掛著的淚水,在中對著我做了個笑臉然後把頭靠在我的胸前,我緊緊地摟著在中,在中靜靜聽著我心臟的搏動慢慢閉上了眼,我也閉上了眼。是的,或許我一直在抗拒我已經不是這個世界上的人了這個事實,這也是在中想回避的事實吧。但是在停留著我們靈魂的照片上我和你會永遠會在一起的‥‥‥所以希望你現在再也不要傷心了。

窗外正在下雪,今年真的是白色耶誕節,氣象預報沒說錯,街上放著輕鬆的聖誕音樂,充滿了歡聲笑語,我們陷入了沉沉的睡眠中,不會再醒來的深深的睡眠中。

 

==================全文完======================

 

我校正到快吐了!!!!!!!!!字太多了~~~~~~

允浩和在中總算是"在一起"了,所以是HE!(屁啦~)

最後允在兩人的對話親估有沒有注意到是06.章裡其中的一段,只是那時允浩無法回應在中罷了~

看了這文是不是有點消化不良,我當時是很消化不良,但這次再看一次,那種感覺竟然沒有了,難道看文都練出一身好功夫了?!

韓飯的想像能力真的是很海邊(很寬啦~),受虐能力也是很海邊= =|||

這文算是放來練練親估們的心臟的!(練個毛線啊~)

 

明天要下鄉回老家,有點忙所以星期一再可以放新文,安妞!!!!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