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大哥喝的有些多了,收起猥瑣的笑容,在夜色下,他的側臉意外地跟允浩非常相似。

「我跟他媽媽是場意外,我遇上她的時候,她穿著一件洗舊的襯衫,頭髮很柔順地披著,跟別人都不一樣。只一眼,我就被吸引了。」他的眼神溫柔,在他的描述裡我似乎看到了一個非常文藝的姑娘嫋嫋地站在那裡。

「我開始追求她,但她似乎滿腹心事的樣子,很少笑,也很少跟人說話。」大哥灌了一杯酒,「要不是因為那次酒後我稀裡糊塗的跟她發生了關係,我這輩子不可能跟她有交集。就算現在,未婚先孕都是要被人搓脊樑的,更不用說是十多年前。所以她跟我結婚了,有了允浩。」

「那後來的幾年,我就像活在夢裡一樣,娶了一個這麼漂亮的老婆,還有了一個兒子。那時候我覺得自己的生活很有盼頭。但也許是上天看不過我的幸福,允浩三歲的時候我就意外死了。」

「意外?真意外還是假意外?」我誇張地看了大哥一眼。

大哥詭異地對著我笑:「有沒有人說你很聰明。」

我咧了咧嘴:「我聰明還需要人說!」

大哥笑笑:「有時候人活著不需要那麼清醒,這也是我後來才參悟的。不管我是怎麼死的,但那都已經過去了。你應該知道允浩有個同母異父的哥哥,那個孩子的父親身份不簡單,我遇上他媽媽的時候應該正好是生下那孩子不久後的事情,至於他們兩個之間的糾葛我就不太清楚了。我剛死,那個男人就找來了,不久後他們結婚 了。」

「真是惡俗的三角戀。」我下結論,呵呵笑著看大哥,「這麼說,你還是他們故事裡的第三者。」

「沒錯。」大哥聳聳肩,「就連那次意外應該都是有心人為之,而我就是那個意外被拖下水的蝦米,不過我倒是不後悔,俗話說,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

我冷笑:「你倒是真成了牡丹花下的鬼,但最可憐的是你們意外生下的那個小豆包。」

大哥的臉瞬間垮下了:「你不戳我的傷心處難受是不,我這十幾年不是一直在反省嗎?我們三個關係太複雜,要真說誰欠了誰也說不上。我無辜,他媽也無辜,那個男人也無辜。雖說,他欠我一條命,但他總歸不是有意害我的,這麼多年,我也不想追究了。」

「您老倒是大方。」我冷哼著,「他媽不知道吧?」

「當然,她是個好女人,要是知道了他們也不會重新在一起。」大哥突然轉頭看我,「允浩不知道這段糾葛,所以一直誤會他媽,你會把這個故事告訴他嗎?」

我嗤笑:「有可能的話我會告訴他爺爺,小孩子知道這麼多幹什麼?」

「所以我說你是個聰明人。」大哥欣慰地摸我頭髮,被我嫌棄地躲掉了,「允浩是個認死理的孩子,性格不像我,卻像那個倔老頭。」我百分百贊同地點點頭。

「雖然,允浩是我跟他媽意外下的產物,但是不能否認的是,我們都愛他。他這孩子從小被關愛的少,他爺爺又是個不會表達的臭石頭,所以他一直以來都是冷冰冰的。天知道,對他那張死人臉,我最膈應了,看到一次,我就更難受一次,搞得到現在我才能去投胎。」

我深有同感地跟大哥碰了碰拳,大哥對我露出了猥瑣的笑容:「不過,幸好你出現了,我可以安心走了。」

我感覺背後冷風陣陣,這種托孤的感覺,我表示壓力山大。「大哥,不帶這樣的!」我苦瓜臉地對著他,大哥給了我一個“就是你了!”的堅定眼神,我覺得肩上突然多了很大的重擔。

「還有,俊秀這孩子你也要多看著點。」大哥一臉正經地對我說,「你會把他帶走吧?」

「當然。」我莫名其妙地看著大哥的嚴肅表情,「俊秀怎麼了嗎?」

「我有沒有說過你們兩個都很不正常?」「沒有。」我囧

大哥想了想接著說:「記不記得有一天,你要來跟我學手指出火的本事,我說這不是什麼好事?」

「我當然記得。」我皺著眉頭表示這很傷自尊的。

「其實,那團火是一種感情,死後遺留的感情,就是我常說的牽掛。感情有很多種,有些怨氣大的就成了惡鬼,能夠出入房屋甚至取人性命。跟惡鬼相反的,一樣投不了胎的感情有很多,就像我一樣,但出入不了人宅,也不會傷人害人的。」

「說點聽的懂的!!」我腦子被搞得一團漿糊,終於受不了地打斷他的話。

「真是的,年輕人有點耐心嘛!」大哥給了我一拳然後繼續講,「簡單的說,就是那團火越大,表示跟人間的牽絆越深。你和他都不正常,你是一點火都沒有,但就是沒有投胎還失憶。而他嘛則是火太大。我這十多年也見了很多鬼了,但我可以說,俊秀這孩子的火是我見過的前三。他的記憶停留在小學畢業,這也許是一種自我逃避,也是最糟糕的一種狀況,如果這麼下去,我懷疑他根本就投不了胎了。」

我怔住:「那我豈不是也投不了胎了?」

「你的狀況就更奇怪了,我有時候都在懷疑你是不是鬼?」大哥沉思地看著我,「除了你,我還沒有聽說那個鬼跟你一樣有空間限制。」

「其實,我跟俊秀有個共同點,都失去了記憶,有沒有辦法恢復記憶?」我問。

「不知道,但我覺得你們兩個相遇是上天安排好的,順其自然是最好的辦法。」

我扯了一個陰森的笑容:「大哥,你這說了這麼多跟沒說有什麼區別?」

大哥有些心虛地傻笑:「所以嘛,我讓你跟著允浩也是在幫你。只有允浩能看到你,而允浩也只能看到你這麼一隻鬼。你們之間肯定也有著某種聯繫。」

「這還用你分析!」我沒好氣地說,說到底就是順其自然,這種要拼人品和概率的事情真是煩人。

「好了,你就多看著點俊秀,俊秀應該比你還慘。哪天他恢復記憶了,要小心一點。」大哥笑嘻嘻地拍拍我肩膀,遞給我一杯酒,「來來來,最後幹你一杯,允浩就托給你照顧了,我沒什麼要求,就讓他多笑笑就行,其他的你看著辦。」

「大哥,你不知道讓允浩多笑笑可是高難度!」我接過酒杯瞪著大哥。

「這倒是,不過,是你就沒有問題。」大哥很賞臉地往我臉上貼金,他喝下最後一點的酒對我笑,「酒喝完了,話講完了,我走了,你睡!」

說完,大哥瀟灑地拎起酒瓶,衝我揮揮手,就“咻”地飄下去了。留下酒喝得有些暈頭的我。

我飄了回去,俊秀早已熟睡,身體彎曲成一個圓潤的球形。頭埋在手臂間,明明是很高大的男人,但縮成一團的樣子卻意外的小。有人說喜歡縮著睡的人缺乏安全感,我搖了搖頭看著俊秀天真的臉無奈,你生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呢?

我笑笑,覺得睡意更無了,盤腿坐著開始數天上的星星,那天晚上,到了天亮的時候我都沒有睡著。

 

隔天,等我睡飽覺起來發現允浩已經在家裡。「今天怎麼這麼早?」我詫異的問。

「哦,學校裡不用去了,資料已經交接好,這幾天在家收拾下東西,還要準備一份個人作品,那裡的教授會對我的作品進行評定。」允浩對著空白的畫稿皺著眉頭。

「遇到什麼困難了嗎?」我好奇。

「沒什麼,沒有什麼靈感。」

「那就不要對著了,有靈感的時候再弄。」允浩想了想,倒是聽話地收了起來:「你有什麼話要說嗎?」

「呵呵。」我用大大的笑臉對著他,「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我恐怕要死皮賴臉地跟著你去國外讀書了。」

允浩愣住:「你不是有限制去不了?」

「這個問題解決了。」我笑嘻嘻地說,「怎麼,還歡迎我跟去嗎?」

「你要去就去。」允浩淡淡地說,但我絕對沒有看錯他的嘴角小小地上揚了一個角度。悶騷的傢伙!我在內心撇撇嘴。

「你是為什麼喜歡上建築設計的?」我有些好奇地問。

「不知道。 」允浩的眼睛有了淡淡的光彩,「以前看到過一本雜誌,上面介紹了貝聿銘的美秀美術館。這個美術館建在一座山頭上,由於地面自然保護區的關係,百分之八十的建築建造在地下。看到它的照片時,覺得非常震驚。那個建築就像現實版的桃花源,那時候我就想,如果有一天,我也能創造出這樣的作品會怎樣。」

「聽起來你很幸運。」我拖著下巴假想著當時允浩的心情,「知道自己要什麼,生活會有趣很多。」

「你呢?這樣的生活有趣嗎?」允浩問,眼神裡有種黑黝黝的光。

「我?」我失笑,「你不覺得對於我這個連自己名字都不記得的鬼,這個問題沒有任何的意義嗎?」

「那怎麼才能讓你的生活變得有趣點?」允浩盯著我的眼睛很認真,讓我不得不認真思考這個問題。

我突然想起大哥的話,關於牽掛,關於情感,不知道我想了多久,最終,我抬起頭對允浩笑著說:「也許牽掛可以讓我的生活變得有趣點。」

 

 

 

 

 

 

 

 

第十三章

 

最終,我抬起頭對允浩笑著說:「也許牽掛可以讓我的生活變得有趣點。」說完,我眼睛眨巴眨巴地望著允浩,眼裡蘊含著淳淳的期待,希望從這個面癱的孩子嘴裡聽到什麼感人的話。但他只是眼神停頓了幾秒,然後乾脆地一點頭,淡然地說:「知道了。」

知道了,這真是一個好答案,我拖著下巴內心吐槽。覺得這孩子著實無趣,但就是因為他無趣,更是激起了我逗弄他的心。

「知道了,是什麼意思呢?」我眼睛瞪大地看著他。

「你的中文沒學好?」允浩支著下巴回問。

「呵呵,小允浩是在關心我嗎?」我賊笑。允浩眼皮抬起看了我一眼:「你想太多。」

「別害羞,我就是想知道,你到底知道了什麼了?還是,」我拖長音調,笑嘻嘻地看著他,「你想要成為我的牽掛?」

本來我就是故意鬧鬧他的,但沒有想到說完這句肉麻的話後,允浩的臉突然變紅了,眼神咻的背了過去。我一愣,誇張地看著他:「哎呦,我沒有看錯吧?春天到了冰山融化了?」

「你最好馬上閉嘴。」允浩一個眼刀向我射來。

「好拉好拉,不說了。」我見好就收,做了一個閉嘴的手勢。但內心就是充滿了歡樂的泡泡。看吧,這人處著處著就有感情了唄,雖說這個面癱的小孩外表是寒帶,裡面算不上熱帶,但至少也算得上溫帶了。

 

—————————————————————————————————————

 

離預定的時間越來越近了,鬼大哥也變得越來越透明了,雖然我還不至於這麼沒禮貌地去催促,但我內心還是有點小焦慮的。於是,我時不時地就會去大哥那轉轉,用眼神施以壓力,但大哥裝傻的本事也是一流,每次都能左顧而言他,對此,我除了內心附議沒有其他的辦法。

終於,在出發前的一天,鬼大哥終於找上門來了。「哎呦,您還知道有什麼事情沒有做完啊?」我壓著內心想要扁他一頓的衝動假笑著。

「所以我這不是來了。」大哥笑嘻嘻地看著我。

「說吧,怎麼弄。」我懶得和他繞,直接問。

大哥收起了不正經的笑臉:「跟你說詳細的你也不會有耐心聽,你就相信我吧。」

「好吧。」我應下,雖然大哥平時嘻嘻哈哈的樣子,但我知道他這十幾年也不是白混的。

「閉上眼睛。」我聽話的照辦。「不管聽見什麼都不要睜開來。」大哥的聲音又響起,我處於黑暗中點了點頭,內心小小好奇了一下,到底要幹嘛呢!

關閉視覺後的其他感官總是要敏銳一些,慢慢的我只覺得像被一團火包圍了一樣,炙熱但不算太難熬,真要說感覺的話,就像桑拿房裡的感覺一樣。

這是一開始的感覺,但過了不知道多少時間,就覺得胸悶氣喘,我皺起眉呻吟:「還有多久結束?」

回答我的是大哥的悶哼聲,聽他聲音的狀況,似乎比我還難受,我也只能閉嘴繼續忍耐。

「全身放鬆,也不要有抵抗的意圖和動作。」在大哥說話的同時,我感覺被一股巨大的力拉扯著,讓我的四肢都有種刺骨的疼痛感,於是本能的想要抵抗。

「不要抵抗!」大哥的聲音傳來。我在心裡罵三字經了,只是說不抵抗就能不抵抗的嗎?但也知道大哥的話總有他的道理,於是只能咬著牙慢慢鬆開緊拽的手,儘量讓自己放鬆下來。就在我放鬆下來的那一刻,那股大力就把我狠狠地摔了出去,我只感覺速度很快,身體很痛,像被硬生生塞進了一個非常狹小的箱子裡,壓縮壓縮!感覺身上的骨頭都在咯吱咯吱的作響。

這是什麼情況,怎麼也不事先通知一下,居然這麼痛!我無聲地呐喊,但就像身體被禁錮了一樣,全身疲軟,但神志非常清楚。什麼不要睜開眼睛,現在自己連睜眼睛的力氣都沒有了,到底什麼時候結束啊。

不知道過了多久,感覺壓在身上的那股力突然消失了,而也是在那一刻,像被打了一記棒槌一樣,我失去了意識。

 

真痛啊!當意識回籠的時候,這是我唯一想到的,雖然身體不痛了,但昏迷前的那種疼痛卻仍然記憶猶新。好不容易睜開疲倦的眼睛,就看見天邊的晚霞。

都傍晚了啊!感慨了一下,準備站起來,但就是這麼一下的動作,就讓我感覺到了異樣。怪怪的,這是我的第一個反應。世界真大,這是我的第二個反應。而馬上,我就意識到,不是世界變大了,而是我變小了。

我低頭,首先看到的不是我的腿,而是黑色的短毛。嗯??什麼狀況。莫名其妙的我走了幾步,再低頭仔細看,發現是兩隻覆蓋著黑色短毛的小短腿。

怎麼這麼眼熟?!大腦短路了幾秒後,我意識到了一個巨大的問題,但到底是什麼問題,一時大腦發漲的我還沒能理清楚。

「叔叔。」咦?俊秀的聲音,我尋著聲音的來源看去,卻看到了一雙大腿。我費力的仰起頭想質問一下俊秀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隨後我就馬上知道了,在我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因為,我發出的聲音是「喵~~」

 

現在終於理清狀況的我趴在沙發上,對著俊秀大若臉盆的臉。通過這個傢伙的敘述讓我知道了在我昏迷的期間發生的事情。

第一件事情,鬼大哥如願的去投胎了。第二件事情,我現在從一隻鬼變成了一隻貓。第三件事情,幸運的是,我不完全是一隻貓。這三件事情讓我的心情如過山車一般轉了好幾個360度,但至少結局還是能讓我平靜的接受。

簡單的說,就是我只是附身在我家的一號身上,而我的確也感受到了在我的體內有個小小的沉睡的東西,那個東西就是一號的魂。這讓我很欣慰,至少我是個有節操的鬼,不至於跟隻貓搶身體,也沒有讓一號這麼悲慘地提前結束生命。而當夜幕降臨的時候,我還可以從它的身體裡出來,恢復我的鬼身,而一號也能從沉睡中醒來。反正一號也是白天睡覺晚上活動的傢伙,所以,對於白天搶佔它身體活動,我沒有絲毫的愧疚感。

俊秀好奇地左看看我,右看看我,就像我是什麼好玩的東西一樣。當然,我沒有興趣當隻被觀賞的猴子,所以,我當即鄙視地瞪他一眼,準備一個輕盈地轉身,可惜的是,剛剛適應貓身的我,顯然還沒有掌握跳躍的技巧,很不幸地吃了個狗吃屎,整個肚皮朝上地摔在地上,不出意外的,俊秀這個破孩子沒有絲毫同情心地笑的前俯後仰。我陰著臉爬起來,老老實實地慢慢走。

上帝呀,這就是報應,當初我還嘲笑過一號爬樓梯的淒慘樣,所以我現在淒慘地用不協調的四隻短腿爬著本來幾十秒鐘就能完成的下樓工程。

 

所以,當我到達允浩門口的時候,我已經累得趴倒在地上。望著那扇門我很怨念,我怎麼就沒有讓俊秀去偵查一下,看看允浩到底有沒有回家呢。

我不管的四肢攤開肚皮朝上的躺著,想著就等幾分鐘,允浩沒有回來的話,就從貓身裡出來好了。

但也許能接觸地面的感覺太好的關係,躺著躺著,我就覺的想睡覺,好像貓一天的睡眠時間很長,原來是真的啊。我迷迷糊糊的想著。

「起來。」一個冰冰冷的聲音把我從睡夢中叫醒,我對上允浩同學偌大的眼睛,覺得壓力山大,一個躍身翻起,我想著怎麼跟他溝通呢,他又不會貓語言,還是變回鬼再說,但不知道天有沒有黑,更重要的是,我還忘了問俊秀怎麼從一號裡面出來。

懊惱的我就保持著仰著腦袋與允浩對視的姿勢,允浩看著我,眉頭慢慢皺了起來,然後我聽見他磁性的聲音響起:「你怎麼變貓了?」瞬間,我對允浩同學佩服的五體投地,他到底是怎麼一下子就認出我的咧,連我自己都是花了很多時間才消化的誒!

我想如果貓有眼淚的話,現在應該已經熱淚盈眶了,而我只能感動地回應他:「喵喵!!」

 

允浩把我抱進了家門,我的貓臉緊貼著他的胸,讓我覺得很不自在,「喵喵!」好像能聽懂我的叫聲一樣,允浩手鬆開了一些,把我稍稍居高了一點。我把頭伸了出去,看著周圍。雖然我應該對這個家裡的一切很熟悉了,但是,從來沒有進去過的我怎麼都很有新鮮感。

「把他抱進來幹什麼?」鄭爺爺從房間裡走了出來,眼光銳利地瞥向我。「晚上外面冷,暫時讓牠進來一下。」

「把牠洗洗乾淨。」這個老先生淡淡地說,讓我瞬間炸毛,嫌我髒還是怎的!我都沒有嫌棄過一號呢!

「知道了。」允浩把我竄出的頭摁了回去,握住我伸出指甲的爪子,然後把我拎起扔進了廁所。

望著眼前已經關閉的門,我咬牙切齒:這是反了天了!虎落平陽被犬欺,雖然我暫時住在一號的身體裡,但是怎麼也不能磨滅我做鬼的尊嚴啊!

 

 

 

 

 

 

 

 

十四章

 

現在的我正享受著允浩的服務,濕淋淋的毛被一塊大大的毛巾一下一下溫柔地擦拭著,我舒適地瞇起眼睛,看著允浩那張面無表情的臉覺得順眼了很多。

「你是怎麼成這樣的?」允浩放下毛巾,拎起我的頸脖細細打量。我用貓眼不適地瞪它,蹬著懸空的四隻小短腿,深深感受到作為貓的悲哀。

「哦,我忘了你現在也沒有辦法溝通。」允浩的臉上浮起了一絲詭異的微笑,然後,我就看到偌大的手掌向我襲來,捏我的貓肉,蹂躪我的貓耳,還捏起我的肉掌按著我的肉墊。而做著這些事情人,臉上一直一副坦蕩蕩的表情,絲毫沒有意識到自己有多麼的幼稚。

「喵~~~~~」不堪被如此作弄的我強烈的抗議。「抗議無效。」允浩挑了挑眉,繼續把我翻過來翻過去地玩。

最後,我成大字型地癱在地上,無奈地發現原來允浩同學也有如此頑劣的一面。「我想要出去,我想要出去~~」我在內心高喊,也許是意念過於強大。然後,我就感受一股被排斥的力量,而下一秒我就飄在了空中。

原來這麼簡單!我傻笑地看著底下挺屍的一號,在我的注視之下,貓爪子動了一下,然後真正地一號一個敏捷的翻身,迷茫地看著四周。

允浩看看地上的一號,再抬頭看了我一眼,一個眼神向我彪來:怎麼回事?我用眼神得意地回看了過去。

一號發現了我,撒嬌地對著我喵喵叫,現在我對於一號已經有了一種類似於戰友友情的感情在,所以對於一號的撒嬌到還能接受,正準備跟一號敘敘感情,允浩就動作迅速地拎起一號,在我的驚愣下開門關門,然後世界清靜了!

「好了,你可以解釋了。」允浩拍拍手問我。我同情地瞥向一號消失的方向,一號呀,這小破孩子剛剛也是這麼對我的,所以,你安息吧!

 

等我說玩整個事情經過已經是半個小時的事情了,「事情就是這樣了,你有什麼聽後感?」我潤潤嗓子,看著一直很淡定的少年。

「你很囉嗦。」允浩下結論,我僵硬。「也就是說,我還要去查一下寵物托運的事情。」

「那就是你的事情了。」我無恥地笑著。

我心情舒暢地飄回去,高興地向俊秀宣佈明天的計畫,俊秀對於外國生活這個概念很不理解,我不得不費勁口舌向他解釋。

「外國話我是不是聽不懂。」俊秀嚴肅的問我。

「我教你的英語是白學的?」我心虛地回答。

「我覺得我肯定聽不懂。」俊秀有些悶悶不的說。看著俊秀嘟著嘴的樣子,我汗顏地覺得愧疚,我怎麼就忘了照顧這個小孩子的心情呢,應該早點跟他解釋的。

由於內疚的心情作祟,我很好脾氣地一遍一遍地哄著,最終,俊秀出於對白皮膚黑皮膚的好奇心,才勉強放下他嘟得可以掛油瓶的嘴。

 

第二天,當我的貓腿第一踏上了異國的土地時,我差點淚流滿。經過這麼長時間的空飛,忍受著暈機的痛苦,現在的我眼冒金星,餓的前心貼後背,等著允浩過來認領。而在我的旁邊滿臉興奮的俊秀卻絲毫沒有感受到任何的不適。

「叔叔,那個人真的好黑誒!!」俊秀指著經過我身邊的黑人興奮地說,我無力的喵了一聲,不想理這個這個精力充沛的孩子。

等著等著,終於允浩出現在了我的視線裡,他拖著行李,臉上不顯任何倦意。「很累?」他抱起我撓撓我的腦袋,我點點頭。

「H大的校車在外面,馬上就能到宿舍。」允浩大踏步地向出口走,我勉強伸出頭,衝著還在神游的俊秀叫了一聲,示意他跟上。

辦手續是件非常麻煩的事情,經過一道道的手續,終於,我安穩地縮在允浩的懷裡走出了機場,看到了機場外等著的校車。

 

美國的校車像只大大的黃蜂,我小小的吐槽一下。允浩目不斜視地徑直走到最後的位子上坐下,我探出頭,對上好奇的視線若干,看著車上三三兩兩坐著的人,我終於有了一種身在異國的感覺。

坐在前面的男孩子轉了過來,看到允浩眼睛一亮:「嗨,你也是日國來的嗎?」

「不是,我是中國人。」允浩沒有握住伸過來的手,淡然地點了點頭。

「哦?抱歉,我叫小池南,來自日本,能交個朋友嗎?」叫小池南的人一個立正,45度的鞠躬,然後手又一次直直地伸到允浩面前。

我在允浩的懷裡偷笑,偷偷瞄著允浩的表情,雖然還是那樣面無表情的樣子,但仔細觀察還是不難發現他的嘴角小小的僵硬了一下。我用貓爪子小小地撓了允浩一下,允浩終於緩緩地伸手握住了小池南的手。

「我叫鄭允浩,來自中國。」

也許是因為校車上只有允浩、小池南兩個亞洲人的關係,一路上,小池南都堅忍不拔地跟允浩搭著話,能夠無視允浩越來越低沉的臉色,一個人侃侃而談。我私心以為,日本人這種執著的武士道精神非常可怕。

「我的父親,祖父,曾祖父都從事建築設計行業,H大是我父親的母校,所以,我也遵循著自己家族的事業來此地求學,我此前師從德川先生‥‥」小池南介紹完自 己的家族背景,又開始了對於尊師德川先生的長篇累述。我在心裡狠狠地翻了一個白眼,不就是家學淵博,師出名門嗎,用的著這麼炫耀嘛!反正就是怎麼都看著他不順眼,我陰暗地想著在下車之前怎麼也要好好耍他一下。

「叔叔,他們在說什麼?」俊秀小朋友一直很安靜地認真聽小池南講話,終於忍不住了偷偷問我。我這才反應過來,小池南用的是英語,而我沒有任何不適的聽懂了,原來我的英語這麼好!我恍然大悟,頗感自豪。

由於聽不懂人話,俊秀很鬱悶,唯一能跟他聊天的我也長著貓嘴沒法說人話,所以,他只能對著窗外的風景發呆。「咦,為什麼這裡都是一幢幢的尖房子呢?」「那個郵箱好好玩?」「叔叔,那邊牆上都畫著畫誒」「那裡有很多人在幹什麼啊?」

俊秀嘰嘰喳喳地在我耳邊鬧騰,允浩依舊保持著冷臉看著小池南一個人的獨角戲。我安靜地窩在允浩懷裡用屁股對著小日本。

 

「這是你的貓嗎?」突然小池南誇張地湊到我面前,我被他若大的臉驚嚇到,一個爪子就上了他的臉,我發誓這絕對是意外。

「啊!!!」小池南慘叫,引來回頭無數,但似乎其他人對此沒有絲毫興趣,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後,就迅速地轉回了頭。

「抱歉。」允浩聲音穩定,沒有任何起伏,聽起來頗沒有什麼誠意。

「允浩君,你的貓有注射過疫苗嗎?」他吊高音調向後退了幾大步。

「沒有。」允浩淡淡回答。

「你怎麼能帶著渾身都是細菌的貓來呢,真是沒有教養!」他氣得紅了臉,指著我就罵。允浩的臉迅速沉了下來,我心虛地把頭埋在允浩懷裡,雖然那小子我不大喜歡,但那爪子確實是我的錯。

「抱歉,我可以陪你去醫院,但是你不能說我沒有教養。」允浩的眼神很鋒利。

小池南愣了一下,隨後就是一個45度的鞠躬:「對不起,是我的失誤。」我轉回了半個屁股,詫異地看了他一眼,這個小日本道歉地倒是乾脆,我對他的印象好上了一些。

「我接受,等會兒下了車,我陪你去醫院看看。」允浩的臉色回暖了一些。

接下去的時間裡,小池南都忙著檢查他臉上的傷口,搬離了座位,離我遠遠的,顯然是對我的一爪子心有餘悸。我接收了允浩的淩厲眼刀一枚後,還得忍受俊秀對我的教育,這個破孩子仗著我現在張不了口,當老師當上癮了,對著我不厭倦的諄諄教導。

 

終於,在我的忍耐下,H大終於到了。其實這說是大學其實就是一個城市。允浩先和小池南去了醫院,打了針疫苗後才能細細的觀看這個大學城。

不用看允浩的表情,我也能感受到他內心的激動。我感受著他怦怦跳動的心臟,不由的想要微笑,這個少年的夢想就將要在這個地方實現,不管前面等著他的是什麼,至少在這個時候,他的眼神是熾熱的,明亮的,內心有著無限希望的。

H 大的固有地產有153公頃,還不包括在坎布裡奇市、波士頓、艾爾斯頓的400多幢建築物。有十二個學院,十三棟學生宿舍,每個學生公寓裡都配備了食堂和活 動區域。每個學生公寓都以一個樓長和一批顧問來幫助學生解決一系列生活問題。可想而知,這是個巨大的校園,對於異國的我們來說更是如墜入了愛麗絲奇境,毫 無方向感。

所以現在,太陽下山了,允浩手上拿著入學證明和住宿證明等一堆文件和一張校園地圖,拖著行李遊走在校園裡。我和俊秀跟在旁邊則從剛開始的興奮,到後來的無精打采。

果然,異國留學的生活不是這麼好過的!當我們三終於找到了宿舍辦好了手續,成功入住時,我的心裡只剩下這句話,然後就睡死了過去。

 

 

============================================

 

前面作者提到的美秀美術館(Miho Museum)是位於日本滋賀縣甲賀市的私立美術館。創辦人為神慈秀明會的小山美秀子,美術館由貝聿銘(華裔)設計,於1997年11月開館。

館藏秀明家族的藏品,包括日本、中國、南亞、中亞、西亞、埃及、希臘、羅馬等古文明的藝術品,約逾2千件。

當年美國《時代周刊》選為全年十大建築。(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圖片來源http://www.mypacetravel.com/archives/271/,這裡有詳細的介紹可以看一下。

這裡也可以看一下 貝聿銘—日本建築之旅--miho美術館,美秀美術

 

 

還有介紹一下在中替身“一號”XD

後面作者會提到,但我想先提前讓親估知道一下也好入戲XDDDDD

一號的品種是"中華田園貓",其實就是流浪貓啦~~,流浪狗的話則被稱"田園犬"

這跟我們說的"米克斯"品種有異曲同工之妙

pic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