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久沒放一些經典的豆花文了,只放過兩篇覺得有點不足,所以接下來想放一些經典的豆花文。

今天開始要轉的文是香噴噴的《高原反應》,香噴噴寫的文不多,但部部都堪稱經典,《同類》《繁花》《農村系列》以及這部《高原反應》,都是資深豆花飯很耳熟能詳的豆花文,尤其是《高原反應》和《繁花》,都是再再被人提及的豆花文,而香噴噴的作品裡我最喜歡的就是《高原反應》了,可惜香噴噴現在沒有再寫文了。又少了一位好寫手。

允在的故事從大學住校的第一天開始序幕,住校的第一天兩人就結下了樑子,兩個火爆浪子怎麼看怎麼不順眼,誰也不讓誰。然而一場要命的"非典"讓兩人突破了關係,從此離奇的焦不離孟、孟不離焦。

每天都廝混在一起的兩人,打打鬧鬧是司空見慣的事,有次不經易的擁抱,在中竟然對允浩起了反應,這讓在中很害怕也很苦惱,繼而開始遠離允浩,絕對不能被發現,絕對不能!只要接觸少了,一切都會回到最初,在中在心底如是對自己說。

然而一場兩人一起參加的登山活動,突如其來的吻,讓在中亂了呼吸、允浩亂了方向,底線終於跨越,所有所有的一切都亂了‥‥‥‥

 

============================================

  高原反應 1

金在中到大學報到的那天,托“青梅竹馬”純子給他搞了一輛小皮卡,爛七八糟的擠了一車行李,不能算浩浩蕩蕩,卻也算是招搖過市的開到了宿舍門口。幸虧那是正式報到的前一天,還沒什麼學生在學校裡,否則金在中腳上夾著一雙人字拖,身上掛著一件寬大晃蕩的大T恤,頭頂著鳥窩一般的髮型,散漫的晃進宿舍樓,准會被別人當作搬家公司的小弟。

叼著菸捲,金在中死死抱著一個精緻的小箱子往6樓走,一邊走一邊肆無忌憚的“指點江山”,「這什麼破系啊,把老子安排到頂樓,大夏天的,想烤死人啊!」一邊說,一邊卻小心翼翼的護著懷裡的箱子。

那個箱子其實也絕對稱不上精美,但相對于金在中這個窮光蛋的其他行李來說,算是精緻了。身後扛著兩包大行李的,滿頭大汗,氣的冒煙的純子,直接上去一腳,「你給我閉嘴,唧唧歪歪的,老娘更熱了!」

整個樓道,只剩下金在中裝模作樣的哀嚎聲和純子幽怨悲憤的低吼聲在回蕩,

「大姐我是做了什麼孽喲,居然到現在還在給你當楊白勞一樣使喚‥‥」

也許真是做了什麼孽,純子除了小時候在金在中面前威風凜凜以外,似乎長大後,越來越跟一個操心待嫁女兒的母親一樣,變的老媽子起來。

 

幼稚園時期的金在中,號稱南霸天,爬牆上樹,掀小女孩的裙子,搶小男孩的零食,屢戰屢勝,再勝更勇,氣的老師牙癢癢,也奈何不了他。通常對其他小朋友的恐嚇,如「再鬧,叫你家長!」諸如此類的話,用在金在中身上,通通不管用。

「老師,我沒爸沒媽‥‥」金在中會用很淒切的語氣,閃著水濛濛的大眼睛,癟著小嘴跟老師煽情。

雖說金在中無惡不作,但是天生長著一張純淨的臉,讓老師看見以後,想揍他也下不去手,只能跟在他屁股後面收拾爛攤子。

所以,羅純子小朋友的出現,一定程度上打擊了金在中囂張的氣焰。純子小朋友轉學來到幼稚園的時候,金在中像往常一樣,伸手過去搶純子的餅乾,準備品嘗勝利的香甜。

但是不幸的是,這個世上老馬總有失蹄的時候。

金在中的大腦袋還沒轉過去,就一巴掌被純子給拍了回來,掐著他的肩膀,前後左右劇烈搖晃,

「你給我吐出來,你給我吐出來‥‥我讓你吃!我讓你吃!」

金在中被她晃的頭暈轉向看星星,可愛的大頭也不甚好看,眼淚鼻涕齊飛,從此英名毀於一旦。

多年之後,金在中只要一擠眉弄眼氣純子的時候,純子就拿出這個撒手鐧,大喇叭的給他廣為流傳。

 

小時候的金在中,沒人接送上下學,自己背個比自己還大的書包,一個人瘋玩瘋跑,要不在小巷子裡面打滾撒潑,要不穿著小褲衩,一個人下河撈蝌蚪。他養父母住在純子家後山上,金在中從來沒說過,我回家了,永遠都是「我去我叔家了。」

他養父母從來沒隱瞞過他的身世問題,他小時候被他媽扔在馬路上,被人家撿回去,沒受寵幾天,人家生了親生女兒,沒把他再扔回大馬路上,就算仁至義盡了。

這事放在普通小孩身上,多會覺得自己身世淒慘,倒是金在中從小聽到大,也不覺得自己有多苦情,甚至很感謝他養父母,讓他知道,這個世界上,能愛他的,只有他自己。

金在中被羅純子來了個下馬威以後,一個人難得的仰著憂鬱的大腦袋,站在巷子口看冬日不怎麼溫暖的大太陽,圓圓的,像電視裡的大蛋糕,不曉得好不好吃。

咕嚕嚕,肚子開始喊餓。純子從旁邊拿著棒棒糖經過,看見金在中那可憐樣,頓時小小的心靈母性大發,走過去牽起在中髒不拉嘰的小手掌,

「金在中,咱倆不打不相識。今天我過生日,去我家吃蛋糕吧‥‥」

在中咽了口口水,眨巴眨巴圓溜溜的眼睛,豪放的拿袖子一擦鼻涕,「行!」

其實很久之後,純子才知道,1月26號,也是金在中的生日,那天,5歲的他,第一次吃到圓圓的甜甜的生日蛋糕。

從此,純子跟在中成了革命同盟戰友,比在中大一點,男孩子氣的純子帶著在中翹課,帶著他敲完雪人、魂鬥羅,到了初中,又逼著在中,一起看HOT的DVD。

 

在那個青春浮動,熱血奔騰的年代,HOT幾個時而怒吼,時而低吟的男孩兒,留著前衛的髮型,穿著個性衣服,瘋狂的燈光打在他們臉上,讓純子覺得五彩斑斕。回頭看看坐在身後的在中,才知道,在中沉溺的更深。

青春期的孩子,總是喜歡標榜獨立,金在中不需要,他從一開始就是一個人,積攢的滿腔的熱火,需要一個宣洩口。他開始瘋狂的喜歡HOT,開始喜歡瘋狂的唱歌,開始喜歡打耳釘,留著桀驁不馴的髮型,用攢下來的生活費,買HOT的任何東西,他需要一個心靈可以寄託的地方。

純子看著這樣子的在中是有些擔心的,覺得冰冷的他,卻低燃點,遲早會燃燒了自己。純子知道,異於常人的身世,已經在他心口留下了不可磨滅的疤痕。

想勸在中找個女朋友吧,可似乎覺得多此一舉。金在中憑著他那讓人嫉妒的面相,個性的舉止,已經不知道收過多少情書。

 

純子發現在中抽菸的那天,是在學校頂樓的天臺上,傍晚夕陽漸漸掉落,在這個海拔2000多米的高原城市,站在頂樓,看著夕陽,似乎離太陽特別的近。

「金在中,你又發什麼瘋啊‥‥小小年紀,你學什麼大人,裝模作樣的抽菸啊?!」純子潑辣的拍了在中一後腦勺。

說著,純子要沒收在中的菸,從在中兜裡往外掏的時候,掉出一個小袋子,讓純子半響沒說話。

在中笑著撿起來,對著夕陽看,漫不經心的跟純子說,「我想我爸當時要是用了這個多好,也省的把我生出來又扔了,禍害人間。」

純子看著多年的死黨,使勁揉亂了在中的頭髮,嘆了口氣,「你呀,說吧,哪個倒楣的女孩兒,這麼有能耐,讓你用這玩意兒了?」

在中歪了歪腦袋,左耳一個金屬耳釘,光芒刺的人眼疼。

「呃‥‥名字記不得了‥‥」

「我靠啊!金在中,你這個人渣敗類!」純子毫不猶豫的揍了在中一頓。

在中嬉皮笑臉的說,「羅純子同志,你應該慶幸,這麼多年來,咱倆沒擦出什麼火花啊!」

「滾!我只要我們家在元!」純子對著這樣的在中,發不起火來。

那天純子嘀嘀咕咕的念叨了在中一晚上,說什麼你也長大了,該收斂一點就收斂一點。

搞到最後,在中咧著嘴,大喊,「知道了,羅美伢女士!」

兒時的稱呼叫了出來,純子經不出噗哧笑了出來。

小時候,每次純子管在中的時候,在中總是自詡小新,管純子叫美伢。但是純子說不許侮辱帥哥小新,威懾於純子的淫威,金在中只好自降身價,改叫金小葵了。

純子笑著說,「你個不聽話的金小葵!」

可是看著這樣子的在中,和那個小袋子上的三個字「安全套」,把在中當親弟弟一樣的純子覺得有些難過。

 

 

高考的時候,純子和在中都升入了這個高原城市的一所不錯的大學。

其實在中的成績還可以升入其他城市更好的大學,但是在中沒報。純子覺得有些可惜,在中不在乎的說,

「你不是說我是人渣敗類嗎,那我就不去禍害其他地方的人民群眾了。這兒好啊,海拔高,離太陽近,容易被太陽燒死,也就造福群眾了不是?」

純子紅著眼睛說,「你少說那個死字,小心我揍你。」

其實純子知道,在中沒錢出路費,離開這個城市。

18歲到了,在中的養父母跟在中說的很明確,他們也沒有多少積蓄,還要供他們親生女兒念書。

在中跟他們深深的鞠了一躬,說承蒙這麼多年照顧,我也成年了,可以獨立了,以後的事情就不會讓你們操心了。

轉身出去,沒事兒人一樣,辦了助學貸款。

報到前一天,在中就捲好了鋪蓋卷,把自己的東西,搬到了小皮卡上,然後自己抱著放滿關於HOT的東西的小箱子,坐上車,終於駛出了“他叔家”。

走的時候,在中沒有回頭,而是不滿的跟純子抱怨了一路,他的宿舍被分到了6樓。

 

也許真的如在中說的那樣,這個城市離太陽近,夏天仿佛要把所有水氣都蒸發了,悶熱的讓人喘不上氣來。

純子跟勞工一樣,扛著行李,跟著在中來到了在中的宿舍,606。

「喲呵,房間號還挺吉利的。」純子開玩笑說。

「那是,不看看是給哪個大爺住的!」在中挑著眉毛說。

在中忙著給他那小箱子找地方安置,純子自認倒楣的幫在中安頓他那些其它亂七八糟的東西。

在中念的是動畫製作系,其實他沒學過美術,只是這麼多年,難免被純子薰陶的喜歡看漫畫消遣。

少年漫畫,少女漫畫,金在中都看,他覺得看小四格挺有趣,嘻笑怒駡,世間冷暖,人間醜態,跟看戲一樣過癮。他甚至連少數女孩子才看的耽美BL向的漫畫都看,還是高H版本的。

看著漫畫上那些三角四角,3P群P的混亂關係時,金在中就吐著煙圈跟純子說,

「你看看這些男主角,自己的人都看不住,一群窩囊廢!」

純子拍下他的菸,「你不窩囊,你別抽菸啊,又不是不知道自己肺有毛病,回頭抽殘了自己,看你怎麼管你自己的人!」

金在中嘿嘿的滅了菸,拿過志願書,刷刷刷填了志願:動畫製作系

 

他覺得,也許學這個的,都是像他那樣,喜歡看漫畫,懶散慣了的人,所以當看他看見自己對面床鋪,已經有人把床鋪鋪好,非常井井有條的樣子的時候,撇了撇嘴。

正跟純子念叨著,推門進來個人,在中窮是窮,但是那種名牌還是認得幾個的。

進來的人長著一副文質彬彬的臉,用金在中的話,就是帶著眼鏡裝憂鬱。身上穿著一件Burberry的格子衫,手上拎著一件D&G的單外套。

在中回頭望望窗外的大太陽,看看這個人,冷笑一聲。那個人倒不以為意,走過來,

「呵,聽說高原地帶溫差大,所以拿個外套。你好,我叫朴有天,也是動畫製作系的,很高興跟你成為室友。聽說6樓就咱們一個宿舍是動畫製作系的,周圍都是法律系的‥‥」

在中忽然換上大笑容,把手在30塊錢一件的破T恤上蹭了蹭,然後熱情的抓住朴有天的手,

「哎呀,同學,外地人吧,別客氣啊,隨便坐。」

在中指著自己狼藉一片的,連床墊還都沒鋪的床,非熱情的讓這位公子哥坐。

室友的臉尷尬了一下,輕輕往後退了退,說「啊,不坐了先,家父和家母送我來的,今天我陪他們住在賓館,馬上就下樓了。」

純子拉了拉在中,「你小子給我安靜點!」

朴室友看了看純子,客氣的問在中,「這位是你家人吧?令尊令堂沒過來嗎?」

在中正喝著水,一口噴在了朴公子Chanel的褲子上。

害得純子恨不得把這小子從6樓踢下去,趕快給朴公子賠禮道歉,「對不起啊,我們在中還小,不懂事。」

金在中撓撓頭髮,指著純子跟朴有天說,「我沒爸沒媽,後媽倒是有一個,送給你吧?」

嚇的朴公子臉色跟開了染坊一樣,尷尬的哼哼笑了兩聲,就趕快往樓下奔,連門都忘了關。

在中隨便往床鋪上一躺,笑的岔氣,「你看嘿,有錢人家的少爺就是不一樣,還令尊令堂呢‥‥哎喲,我可不知道我還有令尊令堂呢,也許我是石頭裡面蹦出來的也說不定啊。」

純子被在中弄得又氣又笑,「行了,給我正經點。」

在中也就聽話,不再鬧騰,一個人爬起來,看太陽。

純子看見他這樣,又有些心酸,「在中,你真的不想回你養父母那裡了嗎?」

「這樣挺好的,真的,純子。其實我挺感謝他們的,本來人家也沒義務撫養我,現在對我也算仁至義盡了。現在的結果是最好的,真的。」在中看著刺眼的太陽,難得的正經的說。

「他們不用為我負責,我也不用對他們負責,這種生活很適合我,不是嗎?」

純子看他一邊粘HOT的海報,一邊不在乎的說著,也不知道說些什麼。

想了想,還是把在中的音箱拿出來,挑出一張CD,放了起來。

節奏強烈的鼓點有力的敲打著,震得在中的心臟很爽,開懷的跟純子大笑著。

純子說,「在中,找個女朋友吧?好好照顧你。」

在中轉著手裡的籃球,調皮的用舌尖添著嘴角,「女人真夠煩!一個個以為我是她們什麼人啊,跟養小狗一樣,非施捨你這施捨你那的,我是窮,但還沒窮到要賣的地步。」

純子覺得在中腦子進水了,停了半響,恨恨的說,「你就欠找個臭男人來收拾你!」

「嘿喲,真不好意思,我就是你說的臭男人,我看誰敢收拾我。」在中張狂的大笑。

純子也忍不住,跟著在中一起大笑,整個空曠的樓道響著音樂聲,大笑聲。

 

「你們他媽能不能小聲點啊?有沒有素質啊!」忽然,音樂聲、狂笑聲中擠進一個暴躁的聲音。

在中猛的一激靈,關了CD,跟純子說,「你有沒有聽見一聲音?見鬼了莫非?」

純子也聽見了,覺得有些害怕,按說,樓裡應該沒有其他人才對,明天才正式報到呢。

霎那間,樓道變得安靜的可怕。

在中一腳把門踹上,“咣”的一聲,樓道裡面只有門大力關上的聲音。

「剛才肯定幻聽了。」在中跟純子說,話音還沒落,就又響起一聲暴躁聲。

「還讓不讓人休息啊?!」這回聽真切了,聲音從對面房間傳來的。

在中嚇了一跳,看著對面房間關著門,暗呼呼的,估計是拉著窗簾,626。

「靠!」在中心裡來氣,小聲罵了句,沒事大白天玩什麼神秘,他們上來了那麼久,開始的時候,不知道吭聲啊?

不爽,在中故意跟純子說,「聽見沒,對面拉著窗簾挺屍呢!」

在中說的聲音“不小心”恰好能讓對面聽見,還陰陽怪氣的,忽然聽見對面門打開,轉身一看,一個身材高大修長的男生,正死命的瞪著他。

那頭髮根根豎立,丹鳳眼眯著,拳頭握著,看來心情極度不爽。

在中被這氣勢有些震懾,吞了口口水,「看什麼看,看什麼看!羡慕老子眼睛比你大啊?」

那個男生打量了在中一下,頭髮微長,染成耀眼的金色,剛剛嫌熱,把一邊髮稍別在耳後,露出的耳釘閃著妖冶的光芒,毫無疑問,他就是剛剛陰陽怪氣說挺屍那位。

高大的男生靠在門上,環顧了在中宿舍一圈,亂七八糟,牆上還有貼著HOT海報,地上放著剛剛震耳欲聾的音箱,再看看在中,從鼻子眼兒哼了一句,

「垃圾!」

說完就要轉身回屋。

純子聽完這兩字,反應過來,頓時惱怒。但是顯然,在中的反應要比她更快,怒氣要比她更盛。

沒等那人關門,就一個籃球砸過去了,「你有種給我再說一遍!」

夏天的炙熱好比一把火,點燃了兩個大男生之間的沸點,一觸即發。

「垃圾!」高大的男生剛剛在休息被吵到已經窩火,現在更是瀕臨爆發,摸著自己微痛的後腦勺毫不猶豫又回給了在中。

在中不是好惹的,也懶得跟他吵,直接上去就是一拳打在高個男生肚子上。

高個男生完全爆發,在中那拳分量十足,打的他的胃更難受。毫不示弱,抓住在中的頭髮,往在中的臉上就是一拳。

樓道裡響起了激烈的打鬥聲,你一拳我一拳,純子被嚇到了,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金在中憋了一肚子火,平白無故被人叫成一種被扔來扔去的東西——“垃圾”,這是他這輩子沒受過的屈辱,完全點燃了在中這些年內心的那顆雷。

那個男生更是怒氣爆發,本來就有點暈機,下了飛機,來到這個倒楣的高原城市,一下子不適應,覺得呼吸不暢,找到學校,進了宿舍,好不容易睡著了一會,就被這個黃毛小子吵醒了,還陰陽怪氣說他挺屍。

 

在中不如這個男生個子高,不如他壯,漸漸的有些處於下風,被揍了幾拳,有些站不穩,索性抱住男生的腰,死命的往牆上撞,高個子男生更不是好惹的,一把抓住在中的頭髮,讓他被迫仰起頭來。

在中被迫仰著頭,看見那個男生氣焰囂張的眯著眼睛看他,上薄下厚的嘴唇微張,露出一口大白牙,歪起嘴角沖他冷笑了一聲。

在中徹底被這種挑釁的笑容給激怒了,也不管面子了,一口咬在這個男生的耳後,高個男生痛叫一聲,一拳把在中甩落在地上。

兩個人氣喘噓噓的看著對方,整個樓道寂靜的可怕,全樓現在除了他倆和純子,加上1樓一個耳背的大爺,再也沒人了。

純子一直叫著「別打了別打了!」現在兩人停下來了,她也緊張的停下來,看著兩人,都想報警了。

高個男生摸著耳後在中留下的牙印,已經出血了,眼神變得越發陰沉,仿佛獵狗嗅到了血腥味,更加的興奮起來。

體力不支的在中坐在地上,看著如此危險的人物,心裡想,「完了完了,這人可別發瘋啊‥‥我金在中還不想沒開學就被人給廢了。」

「我告訴你,我金在中不怕你,你敢動我,你試試!」雖然心裡有些發毛,但在中嘴上還是要叫囂著,試圖氣勢上壓倒對方。

男生忽然皺眉,胃被在中揍中了一拳,痛的翻江倒海的,趕快拿手捂住,靠在門框上喘息。嘴裡念道,

「金在中,金在中‥‥我記住了。」

說完,挪著步子回了屋,用盡全身力氣把門甩上,“咣當”一聲,震得全樓的聲控燈都亮了。

在中看見他回屋了,鬆了口氣,剛被純子扶起來,忽然大叫不妙,「奶奶的,老子居然先自報家門了‥‥」

純子嚇的一身冷汗,一邊扶在中躺床上,一邊訓在中惹事。

在中心不在焉,想起剛才那位朴公子哥說的『周圍都是法律系的』,心裡大罵,「流年不利!原來學法律的都他媽殺人犯!‥‥哎喲,純子你輕點,被你打殘啦!」

 

金在中永生都不會忘記的大學生活,就這樣被一個他永生都不會放過的男生給揍開始了,後來他想,是不是那一場架幹的,才讓他的大學生活過的有些生疼。

 

=================================================

 

因為今晚有事,早點來放文~

這文校正校正著~~就覺得應該來張配圖,文裡的允在我腦中的想像是這樣的‥‥

20120708 


沒時間做P圖了,將就著看吧~(菸)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