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來找允浩的時候,本來就是帶著不滿的。這幾天允浩一直疏遠他,他不是沒感覺。但在進門時,他忍住了不滿。他想跟允浩好好解釋,而且佩服自己,居然願意在一個伴兒身上花這麼多耐心。

所以,當他發現自己如此的低姿態,對方不僅不領情,反而惺惺作態地說什麼“朋友”,在中一下就爆發了。記憶中他還從來沒有在這種事情上這麼不冷靜,活像個沒談過戀愛的愣頭青。

在中以前也不是一次沒被人拒絕過。他曾經看上一個工作中認識的人,喜歡他清清爽爽的樣子和看自己時總透著點意思的眼神。在中對這種眼神很敏感,並且很快就單刀直入。他沒費什麼勁,第二次約對方單獨喝酒時,就把那人帶上了床。對方在床上的表現讓他吃驚,至今在中仍印象深刻,看到一個大男人被他幹得哭叫、高潮不斷,化成了一灘水,在中充滿了爺們征服和駕馭的快感。

從床上下來對方對他說,不要有第二次不要再約他出來,他有老婆他不能對不起老婆,雖然在中很讓他動心,在床上很讓他瘋狂,但是請他不要別再找他更別去糾纏他‥‥

在中詫異地聽他說著呆呆地看著他,那樣子讓那個人更堅決地對他說不要迷戀上他,他從來不喜歡別人黏糊‥‥

後來在中跟修哲說起,修哲笑得差點滾下床,在中按著他兩人都樂得不行,哈哈大笑‥‥

再後來有一天在中接到對方電話,對方說想見他,想念他,想被他幹被他操‥‥

這個人讓在中噁心了很久,也是他第一次被“拒絕”的經歷。他被拒絕得少,因為他很少打無準備的仗。即使後來遇到一兩個直男,彼此也處理得特平和特和諧,在中只是覺得有點遺憾,過後仍然當哥們、把交情,沒有絲毫地不愉快。

 

所以在中覺得但凡拒絕他的,除了直人,就是虛偽的人。在中只會對對自己有意思的人出手,如果一開始那人就沒意思,在中也沒時間沒興趣耗下去。

因此,這一次自己竟會如此地憤怒和不冷靜,這個鄭允浩,也算真是有本事。

在中想自己是看走眼了。他對他花了這麼多心思,甚至還搭進一點真心,倒頭來竟然被人耍得團團轉。他想起了金牛湖那一晚他和允浩的吻,允浩把糾纏的舌堵回自己嘴裡,伸進舌頭奪去主導,吮吸他,掠奪他,讓在中有強烈的感覺,強烈到願意放棄主導權,讓允浩主導自己‥‥

在中低罵了一聲。現在想起來,允浩就是在耍著他玩兒,勾著他對他好,幫他,讓他一步一步地往上爬‥‥

他還曾經想教給允浩“能利用的人就要利用”的道理,還笑允浩傻,自己送上門去他不利用。現在想來,自己被人家早不知道用了幾次,居然還傻不拉嘰地追著人家問你怎麼不用啊,有便宜怎麼不占啊‥‥

這利用了人的好歹多半還給點甜頭嘗嘗,可自己陪人家玩了半天,連個腥都沒沾著,在中想到這裡就嘲笑自己一心想玩什麼雅痞,早知道將人捆了按住就上上完就扔,不僅要上還要讓他爽,爽到死,爽到天堂,爽到他跟別的女人男人都再也做不了,哭著求著自己去上他、幹他‥‥

 

在中在這陣憤怒的勁頭沒過之前,腦子裡一直亂七八糟地想著這些。在想像中允浩是那麼不堪、陰險、虛偽,幾乎要跟過去那個可笑的男人劃等號,而在中也在這陣子想法裡找到了發洩的痛快。

然而等這些想法過去之後,在中冷卻下來,頭腦也跟著靜了下來。

他很清楚。允浩不是這種人。

所以金在中就更加鬱悶。

以前不管跟怎樣的伴合還是分,這還是金在中第一次這麼糾結。所以他是認真地思考了一下,自己是不是對允浩動了真心。

答案是否定的。金在中又想了一下他真正鬱悶的理由。

因為允浩眼裡揉不得沙子,而現在他就是那顆沙子。

金在中其實很不願意承認這個結論。允浩不願意、堅決不做的事情,他做過,看過,玩過。允浩不屑為之、深惡痛絕的事情,他做,還做得很灑脫很無所謂很覺得不是一回事。

金在中想這大概就是允浩拒絕他的原因,因為他跟他不是一種人,在他眼裡自己大概和修哲才是一路人。這原因讓金在中很是冷笑了一陣,笑到金在中察覺到自己原來也會介意,這讓他感到詫異。

 

 

 

在中在開會的時候接到電話,在中看了看上面允浩的名字就掐斷了。

下午在辦公室時,秘書進來說有一位叫鄭允浩的先生找他。

在中頭也沒抬。

「說我忙著,不見。」

秘書出去了,又進來。

「金總,他說不會耽誤您太多時間。」

在中仍然對著電腦,有點不耐煩。

「不就是來送東西嗎?讓他把東西留下。」

那張銀行卡。允浩還真是急著跟他撇清關係。

過了一會兒,秘書又進來,猶豫著。在中掃了她一眼。

「還有什麼事?」

「金總,鄭先生說有話想和您談,他說您先忙工作,他在外面等您忙完。」

在中聽了,握滑鼠的手停了一下。

「行,那讓他等著。」

秘書出去不再進來了。在中慢條斯理地對著電腦打著魔獸世界。他打著怪物,和同公會的MM調情,說「她」一定長得特別傾國傾城特別沉魚落雁她就是個人妖,MM笑著說操你知道我是人妖你還跟我調情‥‥

在中邊玩兒邊把遊戲聲音開得很大,遊戲的聲音響得外面都聽得見。他瞥見外面待客的沙發上允浩一個人坐著,沒有不耐煩也沒有等待的焦躁,就靜靜坐在那裡。

在中起身走出去,允浩聽到動靜抬頭看著他,在中看到允浩好像要站起來,喊:「小張!幫我倒杯咖啡來!」然後轉身回辦公室。

小張端進來了,又出去,眼光好奇地在允浩身上打轉。大廳間裡人人都聽見了在中放得很大的遊戲聲,不時抬起頭看看允浩,表情奇怪。

 

在中後來出出進進,和員工談笑幾句,要點兒報表材料,或者就是把咖啡倒了換杯白水。

他一眼也不看允浩,允浩也不再每次都站起來,只是低著頭等。

天暗下來,員工陸續招呼著下班。秘書進來說金總,要下班了,您還有什麼安排?

在中說不用,你先走吧。秘書想說什麼,又沒做聲,在中看她:

「鄭允浩還在外面嗎?」

「是的,金總。他還在等。」

在中嘴角微微揚起,停了一會兒。

「行,你走吧。讓他進來,把門關上。」

允浩進來了,秘書把門帶上。

在中抬起頭。允浩穿著一件短夾克,兩條長腿包裹在普通的牛仔褲裡,襯著寬肩,窄腰,帥氣逼人。在中隨意、自然,一點也沒有之前的冷淡,在允浩開口之前說:「走吧。一起吃飯。」

允浩說不了。在中不緊不慢地關了電腦,說當不成情人還不當朋友了?還是你連我請你吃個飯都不敢了。

允浩笑笑,表情裡卻透著堅決。在中想了一下,說行,不吃飯也行。跟我去一個地方。

 

 

在中把車開到了江邊。天暗下來,遠處的大橋光點閃爍,附近沒有人聲,只有江水拍著岸邊,輪船鳴笛航行。

在中坐在岸邊的草坡上,示意允浩坐在他身邊。

「昨天是我話說重了。那都是氣話,你別放在心上。」

在中看著江心的輪船。

「允浩,我知道你心裡對我有看法。我不解釋。每個人走到每一步,都有原因,不能說誰就是對的,誰就是錯的。你不喜歡,我不勉強你。只不過,看事情也不能絕對了。太絕對了,跟自個兒,跟別人都挺過不去的。」

在中不知道允浩懂他的意思沒有。他想他還是試圖挽回。從允浩來找他不是丟下銀行卡走人,而是非留著要跟他說幾句話,在中就覺得事情還有轉機。

他相信允浩是喜歡他的。在這種事情上,他的直覺很少出錯。允浩從來沒有用那種他常遇到的別有深意的眼神看過他,但是他就是能感覺到。所以在金牛湖的樹下,當在中凝視允浩的眼睛,在他的眼神裡看到借著黑暗遮掩的情意,在中立刻就失控了。

 

在中把思緒拉回來,轉頭看向允浩。

「你不是有話對我說嗎?」

允浩坐在岸坡上,風吹著他的頭髮,允浩在風裡,俊美的側臉像沉默的雕塑。

「在中。」

允浩的聲音好像很遠。

「剛認識你的時候,我以為你就是個有錢人。和那些有錢人一樣,有權,有勢。你幫我,對我好,我能大概知道原因。我跳舞的這些地方,碰到過一些人,我反感。但,你跟他們不一樣。你沒看輕我,把我當朋友,尊重我。」

在中沒做聲,等著允浩的下文。

「在老家,我看著你給我爺爺餵飯的時候,我就想,不管以後怎樣,我交定你。我最難的時候,是你在我面前。我想過那個時候誰能在我身邊,沒想到‥‥會是你。」

在中沉默。他想起了允浩那段難捱的時日,想起在那裡見到的允浩的樣子。

「這件事我有責任。‥‥是我欠你的。」

「你不欠我。我爸的事,不怪任何人。和你更沒有關係。要說欠,是我欠你。」

在中沒做聲,隨後自嘲地笑。

「所以,你一直不明著拒絕我,就是為了報答我?」

允浩看著江面,沒有回答,卻像在想著什麼,許久才開口。

「我小時候,喜歡小汽車。每次去縣城,就跑到商店趴在櫃檯上面看。我纏著我爸我媽給我買,他們沒辦法,只能拉著哭鬧的我離開。後來,我爸給我用麵捏了一個小汽車。我一開始不要,拿了就扔,我爸就重新再給我捏。漸漸地,我就喜歡了,而且不想著店裡的了。長大以後,我明白,商店的小汽車不是我的。只有麵團汽車,是屬於我自己的。」

在中去看允浩。

「在中,你就是商店裡的小汽車。我想要過它,但是,它不屬於我。」

「怎麼不屬於?」

在中問。允浩沉默。

在中有點明白了。

「如果你介意的是這個,大可不必。我看人不看這些,你也別自尊心太強,看低了自己‥‥」

他想,允浩原來就是在自卑,嫌兩人差距大,又捧著所謂的自尊,死要面子地不肯順從。這個想法讓在中感到有點愉快,之前那點被允浩劃清界限的不爽消散了不少。

可是,允浩卻回答說:

「不是。」

「那是什麼?」

在中沒聽到允浩回答,側頭看他。允浩沉默了一下,也回過頭來,看著在中。

在中狐疑地打量允浩的眼神。允浩沉靜、專注地凝視著他,目光沒有閃爍,更沒有躲避。夜色中,在中看到那深黑的雙眼裡隱忍著什麼,又散發著什麼。那眼神裡有一種讓在中又陌生又熟悉的東西,在中說不出那是什麼,又覺得有哪裡不一樣。

兩人沉默地對視。忽然間,在中有點明白了。

他為自己的想法而驚詫,在夜色中盯著允浩的臉,似乎想確定自己的想法。

「你不會是因為‥‥想跟我來真的吧?」

在中驚詫地問,審視允浩的表情,漸漸揚起了笑意。

「操!」在中笑駡,玩味、得意,心裡的痛快一湧而出‥‥

允浩無聲地轉頭,沉默‥‥

 

在中是真的高興。

好像憋悶多時的一口氣呼了出來,他全身舒坦。這個答案讓他有一種享受感,他得意,高興,原來他從來沒有失敗。

他就那麼沉浸在這種優越感裡,對允浩笑:

「你小子,藏得夠深啊!你行‥‥」

允浩只是沉默。在中瞅著允浩清爽的髮根,黑夜中帶著孤寂的背影,心癢難耐,手伸過去摟住他的肩膀,用手指在那肩上摩挲,然後身體傾上前去,親上允浩的臉頰。

他親了一口,就想親第二口,他輕輕摸著允浩的臉,沿著那令他著迷的下巴的線條一口口親過去,直到允浩避開,低聲地:「在中!」

在中愉快地丟開了手,想了一會兒。

「允浩,今天換了別人,我都可以哄、隨便說點好聽的。可是對你,我不願意這麼做。你太純,太認真。我喜歡你的真,所以也挺怕。怕讓你太當了真,以後會傷你。」

允浩沒吭聲,在中繼續說著。

「允浩,兩個人在一起,重要的是開心。想得太多,反而成了負擔。以後的事誰也不知道,我也給不了保證。可是,不代表我現在的感情就不是真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允浩望著江心,點了點頭。

「我這麼說特混吧?以前,我身邊有人整天纏著我問,我沒說過這些。你不一樣。我不想讓你以後恨我,傷心。這是真心話。——允浩,等你在這個圈子混久了,你就能體會我今天說的。」

金在中覺得他和允浩說的都是肺腑之言。這種肺腑的態度他自己都有點意外。後來他曾經想,如果當時他沒這麼肺腑,他說不定就輕易地得到他,當場把他揉進懷抱裡,壓倒在江岸邊,在濃情蜜意、甜言蜜語以及江風和草皮混合的味道裡和允浩做愛。

當然那是很後的時候回想,而當時的金在中堅定地認為應該讓允浩明白這一點,以後兩人的關係才可以更順遂、更長久。

 

然而他看到允浩沉默的、似乎受傷的側影,還是心疼了,他摟緊他,想補上點好聽的話。

「傻瓜,我又沒說我現在就不真啊‥‥你真會裝,你說我怎麼懲罰你‥‥」

在中一邊在允浩耳邊說,一邊伸手去摸他的胸膛。

允浩手臂輕輕一格,在中的手就不由自主被震開。允浩回過頭看著他。

「彩英來找過我了。」

允浩說。

「我和她在一起。」

在中頓了頓。

你說什麼?

允浩沒再說話,他扭過頭,望著江心‥‥

 

=========================================

 

想了想‥‥還是決定今天多更了一點,以後會多更一些讓親估們看得爽一點!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