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9-2

 

第二天,在中在允浩懷中是被餓醒的,醒來已經是下午了,允浩也還在睡。想到了自己昨天一夜激烈而又淫蕩的模樣,在中的臉騰地紅了。自己身上乾乾淨淨的,床單也被允浩換過。在中微微從允浩懷中抬起臉,睡夢中的允浩不同於平素的穩重,而是沉靜中帶著無邪的孩子氣,卻依然帥到人神共憤。

在中小心的抽出抱著允浩的手,輕輕撫摸著那張如雕塑般精緻的臉,把唇貼在允浩的下巴上,笑了。

「是不是在想你男人為什麼這麼帥啊?」允浩突然帶著笑意開口。

「幹嘛啊,嚇我一大跳,醒了也不動。」在中一驚,嘟囔著抬起臉,正對上允浩帶著笑意深深看著自己的眼。

「還不是被某人非禮醒的。」允浩笑著看著他,「昨天一夜還沒有滿足啊。」

「你去死。」在中臉一紅,把頭重新埋進允浩懷裡。

允浩溫柔的擁緊他,低頭在他耳邊吹著氣問道:「寶貝,我技術好吧?」

「鄭允浩你不許再說了!」在中在他懷裡悶悶的說。

「肯定很好是不是,我的寶貝都說很舒服了。」

「你閉嘴!」在中咬了一口他的胸。

允浩笑了,知道自己的心肝寶貝又害羞了,便不再逗他。

「在在,餓不餓?」

「廢話,餓死了。」

「咦,昨天喝了我那麼多牛奶怎麼還會餓啊?」感覺胸前毛茸茸的腦袋動了動,自己又被咬了,允浩連忙改口說,「好了好了,不說了,我去拿東西給你吃。」

依依不捨的放開在中,感覺在中也是很不情願的鬆開自己,允浩心情大好的摸摸在中的頭說:「哎呀呀,我這才發現,頭原來這麼大,都快抱不住了。」

說完便笑著跳下床,向臥室內的浴室走去。

在中在床上張牙舞爪的要去抓他,卻被自己身後傳來的劇痛弄的倒吸一口涼氣,跌回床裡,在中只覺得渾身酸痛無比,那個難以啟齒的部位更是痛到難以忍受,再想想鄭允浩那傢伙一副神清氣爽的樣子,恨恨的嘟了嘟嘴。

 

允浩從浴室清洗完之後出來,沖在中肉肉的小嘴上狠狠的親了一口,牙膏清涼的味道傳來,在中笑了,摟住允浩的脖子,撒嬌的說:「允浩,我要刷牙洗臉。」

「不餓了嗎?」

「餓,但我要先洗洗。」

「我抱你過去好不好?」

「不要,我渾身哪都痛,不想動。」

允浩寵溺的笑笑,起身又往浴室走:「那我端水過來。」

「都怪你。」在中不依不饒的加了一句。

「是是是,都怪我。」允浩回頭看著他,笑,「我下次會注意的。」

「誰跟你有下次……」在中小聲嘟囔著。

允浩愛死這樣對他使小性子的在中了。他知道,在中表面看上去像一個水晶娃娃,其實內心非常的堅強。在經歷了那麼多的苦難之後,在中竟能保持著內心的純淨,依賴著自己,愛著自己,把別人看不到的那一面全都呈現給自己。能夠擁有這樣的人,鄭允浩真的真的很滿足。

 

在中趾高氣揚的半倚在床上看著允浩為他忙這忙那,笑的鼻子皺起來。允浩拿毛巾擦乾淨在中的臉,捏捏他的鼻子,到廚房裡找吃的。

冰箱裡有在中買來的很多食材,只可惜允浩不會做。怕在中餓著,允浩找出一盒超市裡買來的用消毒膜包好的壽司,放在微波爐裡加熱好。又煮了一大杯牛奶,端到臥室裡。

在中拈起一塊壽司全都塞到嘴裡,允浩皺著眉頭看著他,把牛奶遞給他,說:「慢點吃,別噎著。」

在中嚼著嘴裡的東西,白了允浩一眼,含糊不清的嚷道:「又對我凶!」

說完又拿起一塊壽司塞到嘴裡。

「我說你慢點吃,」允浩頭疼的看著他,「那麼小的嘴,怎麼能塞這麼多,真是的。」

「還不是你害的!」在中喝了一大口牛奶,撇撇嘴,「我都幾頓飯沒吃了。換你試試。」

說完在中就後悔了,因為允浩其實是跟他一樣……

「你這傢伙什麼東西做的,」在中看著允浩的笑臉,拿起一塊壽司塞到允浩嘴裡,「不餓嗎?」

允浩張開嘴,連同在中的手指一起含到嘴裡說:「吃你吃飽了呀。」

在中只覺得允浩的舌頭舔著自己的指腹,癢癢的,又想到昨天允浩的舌頭在自己全身遊走的樣子,不禁臉一紅,抽出了手指,不再看允浩。

允浩笑著往前傾了傾身子,吻住在中的唇,把嘴裡的壽司渡到在中嘴裡。

「唔……允……」

「我餵你吃。」

「嗯……」

………

 

一頓飯就在極其肉麻的環境中被吃完,最後兩個人弄的滿嘴都是壽司牛奶,以及對方的口水。

允浩拿紙巾擦乾淨在中的嘴,摟住在中的肩膀,想把他翻過來。在中下意識的反抗一下:「喂,你幹嘛?」

「讓我看看後面。」

在中臉一紅,反抗著他:「不要!」

「又不是沒看過,我昨天親都親了,還給你上藥了。」允浩拍拍他的屁股,絲毫不覺得不好意思,「聽話,讓我看看現在怎麼樣了,還有沒有再腫。」

在中忸怩了一下,最終還是乖乖的翻轉過身,把熟透的臉埋在鬆軟的枕頭裡,任憑允浩掰開自己的臀瓣檢查著。

涼涼的藥被允浩用柔軟的指腹溫柔的塗抹在私處,在中乖乖的趴在那裡,靜靜感受著允浩的寵愛。

面前的美景讓允浩想倒吸一口氣,昨天緊緊咬著自己下體的花穴完全暴露在自己的眼前,有些微的紅腫,又美不勝收。在中安靜乖巧的任自己給他上藥,像一隻小貓一樣,皮膚在從窗簾中透過來的陽光下泛著玉一樣潔白無瑕的質感。允浩拼命的克制住自己想把在中再壓在身體下面的衝動,細心的撫摸著那個地方。在中是第一次,雖然自己已經很小心了,但最終還是沒法節制,把這個誘人的小妖精折騰了一夜。自己不捨得讓在中再痛,還是等他好一點再說吧,反正來日方長……

 

上完藥之後,允浩把在中翻過來,拉好被子,在他脖頸處掖了掖,吻吻他的臉:「繼續睡吧。」

在中從被窩裡伸出光潔修長的小腿蹭蹭允浩:「那你呢?」

允浩抓住他晶瑩的腳踝,吻住他的腳心說:「我處理一下公司的東西,你睡吧,我就在你旁邊。」

溫熱的氣息撲到腳心上,在中想縮回腳,咯咯笑著:「允,癢。」

允浩笑著放開他,順著小腿往上看去,在中潔白的大腿內側全都是自己吮吸出的密密麻麻的紅色吻痕,於是滿意的把他的腿放進被子裡,掖好邊角。做到一旁的桌前,打開電腦處理公事。

在中裹在被子裡,靜靜看著允浩不遠處認真工作的側臉。允浩戴著黑框的眼鏡,雖然他度數不高,但還是習慣性的在工作時戴著眼鏡,給人一種很幹練很穩重的感覺。允浩的眼睛沒有自己的大,卻非常有神,仿佛可以看到人的內心深處。允浩的鼻子又高又直,嵌在比較小卻如雕塑一樣的臉上簡直是完美。允浩的上薄下厚的唇形很好看,有人說過嘴唇薄的人心也薄情,簡直是胡扯……他的允浩的那張好看的嘴,會對自己說全世界最動聽的的話,會對自己寵溺的笑,會深深吻著自己,讓自己心甘情願的沉淪在他深沉的愛中,再也不想離不開他……

就算只是坐在那裡,允浩依然那樣的帥。允浩很瘦,全身上下沒有一絲贅肉,坐在那裡背脊挺得很直。這個強大的男人肩膀上,扛著很多別人抗不起的責任和重量。他就像天空和大海一樣,遼闊而又深沉……

不過允浩最近好像是瘦了,在中皺了皺眉頭,他工作太辛苦,要多做點好吃的給他才行。

都說戀愛中的人智商為零,在中覺得自己跟允浩在一起之後,自己越來越逆生長。好像把小時候沒有撒完的嬌全部撒到了允浩身上,允浩也是一副心甘情願被使喚的架勢。

允浩看完一份報告,空閒的瞬間下意識的側臉去看在中,正看到他看著自己的撲閃撲閃的烏黑大眼,笑了。

「又在對著我的臉犯花癡啊。人都是你的了,不用再羡慕了。」

在中一個白眼翻過來,嘟嘟嘴。

允浩克制住自己沒有過去親吻他,只是用柔柔的聲音說:「乖,快點睡,休息好了帶你出去吃好吃的。」

在中笑了,聽話的閉上了眼睛。用頭慵懶的蹭了蹭被子。

允浩看了他片刻,又繼續工作。嘴角還帶著溫柔的笑意。

 

最終在中還是沒有起床,渾身酸痛的躺在床上衝允浩瞪眼睛。允浩忙完公事,驅車到市區一家很有名的西餐店打包了很多吃的回來,在中看到包裝的無比精美,就知道價格不菲,皺著眉頭說:「幹嘛買那麼多,很貴吧?」

允浩笑笑:「昌珉不是說過你喜歡吃西餐嗎?」

在中說:「那是他喜歡吃呀,其實他說的西餐就是麥當勞而已。」

「那種東西吃多了對身體不好,」允浩把他從被窩裡抱出來,幫他穿上睡衣,再抱到餐桌邊,放在自己的腿上,把旁邊的筷子拿給他,「快點吃。」

在中被他弄得有點不好意思:「放我下來,這樣你怎麼吃飯啊。」

「我等你吃過之後再吃,」允浩抱著他,「怕你痛啊。」

「我哪有那麼嬌貴,」在中嘴上說著,卻拿起筷子開動了,而且吃的很開心。眼前的菜色香味俱全,一看就讓人很想吃。

「這個烤肉好吃,很香,而且不會膩。」說完就繼續往嘴裡塞。

「這個是招牌菜呢,現烤出來更好吃,以後帶你過去。」允浩看著他的吃相,笑。

在中側過身,把一塊烤肉塞到允浩嘴裡,對允浩笑笑,繼續吃。很滿足的眯了眯眼睛。

允浩嚼著嘴裡的東西,把臉貼在在中瘦消的背脊上,閉上眼睛,沒說話。

在中微微一滯,放下手上的筷子,回過身抱住允浩的脖子,下巴枕在允浩刺刺的黑髮上,輕聲問:「怎麼了?」

允浩緊緊抱住在中的腰,把臉埋在他的肩膀上,說:「太幸福了。」

「我也是……」

「在中,答應我一件事情,永遠不要和我分開好嗎……不管以後發生什麼事。」

在中無聲的擁緊了允浩,允浩的聲音從他脖頸處傳來。

「我覺得自己已經沒辦法離開你了……」

「一直以來,我都痛恨那片海奪走了我的快樂,但是現在我非常非常的感激它,感激它把你帶到我身邊……」

「我真的好愛你……」

「所以……不管發生什麼,不管我做錯什麼,都不要離開我,我什麼都可以為你去做,什麼都可以為你去改……」

在中緊緊抱著允浩,聽著允浩低低的話,眼睛一片晶瑩。過了很久,他才開口道:

「允浩,哪怕有一天你不要我了,我也不會離開你……」

允浩從他懷裡抬起頭,看著他的臉:「不可能。」

在中笑了,蹭了蹭他:「好了啦,不要肉麻了,飯都要涼了……」

「是飯重要還是我重要?」

「當然是飯了,那麼好吃……」

「我就不好吃嗎?」

「我沒吃過你,當然不知道……什麼時候試一下?」

允浩聽出了在中的弦外之音,笑著說:「我皮糙肉厚的,不好吃的,不過你好吃呀。」

「是嗎。」在中伸手又拿了一雙筷子給允浩。

「是啊,」允浩湊近他,「好吃的我想天天吃,時時刻刻都吃。」

在中繼續往嘴裡塞菜:「你不怕腎虧啊。」

話說完,頭就重重挨了允浩的一下子。

「你從哪裡學的這種混帳話!」

在中皺眉:「疼!」

允浩摸摸剛才被他打的地方,正色說:「以後不許你說這種話。」

「這怎麼啦。」在中不滿的嚷道,回頭看允浩的臉色,不像是跟他玩,於是嘴上放輕了口氣,「好啦,以後不說就是了。」

允浩摸摸他的頭:「我真不想讓你接觸那些魚龍混雜的人。在在,不要跟“暗跡”裡的那些人再接觸,我一想到你以前就覺得好不放心。」

「你多想什麼,」在中看著他,「這些年我什麼人沒見過啊。“暗跡”裡的人對我很好的,知道我的情況……所以他們幫了我很多啊。」

「那他們裡面有沒有人喜歡你呢?」

「………」在中沒有說話。

允浩從來不會低估這個把自己迷得七葷八素的人的魅力,於是口氣很不好的說:「是男的還是女的?」

在中看著允浩好像很吃醋的樣子心情大好:「幹嘛呀,吃醋了啊。」

「金在中你回答我的問題。」

「回答什麼啊,就算全天下的人都來追我,我不是也已經被你吃乾抹淨了嗎?你還說我,你怎麼不想想你自己?」在中一提就不幹了,「你倒是跟我說說,你認識我之前到底交過多少女朋友啊?」

「在在……」

「我想起來了,那次在披薩店裡就有一個!她來找你,你看你,又是哄人家又是送她回家的,鄭允浩你老實交代,你是不是對誰都這麼溫柔啊?!」在中越說越多,嘟個小嘴喋喋不休。

「天地良心!」允浩拿他沒辦法,明明是自己在質問在中,反倒被他更凶的問回來,「我認識你之後別說女朋友,連一個女人都沒深接觸過好不好。」

在中其實不想問這些,他相信允浩,這樣說只是為了堵他的嘴而已。聽見允浩這樣說,心裡偷偷笑笑,臉上卻沒好氣,只是繼續吃東西:「吃飯,懶得跟你計較。」

允浩嘆了一口氣,也拿起了筷子。

 

吃完飯之後在中嚷著要去洗澡,允浩皺了皺眉頭:「剛吃過飯就洗澡對身體不好。」

「不要你管,你個花心大蘿蔔。」

允浩嘆了一口氣,把在中抱到沙發上,把電視遙控器遞給他,說:「看半個小時電視,然後我再給你洗澡。」

在中躺在沙發上,不接遙控器,而是理直氣壯的對允浩說:「剛吃完東西就在沙發上躺著容易胃下垂!」

「那我帶你出去兜風好不好?我抱你下去。」

「鄭允浩你覺得我能去哪裡?我現在動一下渾身都痛,全都是你害的!」在中嘟嘴。

「我的小祖宗,那你要怎麼樣?」允浩摸摸他的臉,拿他沒辦法。

「我要洗澡。」

允浩站起來,看著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氣勢一下子弱了下去,無奈的去摟在中,一副被他打敗的樣子:「好,洗澡。」

 

幫在中放好溫水,脫下衣服,再把他抱進水裡,拿出洗髮水給他洗頭髮,允浩盡職盡責的幫在中打理好一切。倒是在中有些不好意思了,洗完頭之後捏捏了允浩的手說:「浩,你出去吧,我自己可以洗的。」

在中美麗的身體呈現在浴室裡帶著水汽的曖昧燈光中,白皙的皮膚佈滿了深淺不一的吻痕,讓允浩幾乎要把持不住,於是允浩也不再反對,親了親在中濕漉漉的頭髮說:「那我出去了,你有事叫我。」

「嗯。」在中衝允浩笑了笑,看著允浩離開。

浴室裡彌漫著洗髮水的香氣,在中深深的吸一口,很香甜,像幸福的味道。

清澈的水柔柔的撫過在中的皮膚,溫暖而又舒服。雖然身上還是很酸,但這一點都不會影響到在中的好心情,和著嘩嘩的水聲,在中輕輕唱著自己現編的歌。

當夜如黑色錦緞般鋪展而來

輕柔的話語從耳邊甜蜜地纏繞開來

在白晝時 曾那樣冷酷的心

竟也慢慢地溫暖起來

就是在這樣一個美麗的時刻裡

渴望你能擁我入懷

………

他給了我整片的星空 好讓我自由的去來

我知道我享有的 是一份深沉寬廣的愛

………

在中柔柔的聲音和著隨意的曲調從浴室裡傳來,允浩坐在電腦桌前,沒有動,只是專注的聽著,掛在嘴邊的是溫柔的足以融化任何事物的微笑。

 

在中洗了很久,直到允浩過來敲門問他:「在在,洗好了嗎?」

「啊,洗的太開心了,忘記了時間。」在中說著,就伸手去拿毛巾。

允浩推門進來,直接把在中從水裡撈出來,拿大浴巾包住他,再打橫抱出浴室,在中任憑允浩把他摟到床上,看著允浩的臉,貝齒咬了咬肉肉的下唇,笑了。

「我們允浩長的真好看。」

允浩擦乾他身體,拿被子蓋好他,然後又拿來吹風機給在中吹頭髮。錦緞一樣的頭髮在指縫中滑過,黑玉一樣的光澤襯著在中白皙的皮膚愈發動人無比。眼前的這個人真的……很漂亮,像有什麼光芒從他的絕色的眉宇間透出來,讓人只看一眼,就再也挪不開視線。

兩個人就那樣靜靜對視著,在中任憑允浩的手撥弄著自己額前的劉海。

「明天要去上班嗎?」在中突然開口問道。

「是啊,陽光城的二期工程已經開工了,這一次三個區一起建設,工程量很大。」允浩摸著他的頭髮。

「嗯,那就去吧,也不要太累。」在中從被子裡伸出手捏住允浩的手,放在自己臉上,「想吃什麼,我做給你吃。」

「想吃你。」

在中瞪了允浩一眼。

允浩笑了,俯下身子把臉貼在在中的臉上:「只要是我的在在做的,我都想吃。」

「那是,我的手藝可是全世界數一數二的……」

「是啊,所以我撿到了寶嘛。」

「我才不是你撿到的。」

「就是我在海邊撿到的……」

「………」

輕輕的話語在兩個人之間流淌,在允浩磁性的嗓音中,在中忘記了自己是什麼時候睡著的,只記得一整夜,都有一個溫柔的懷抱緊緊的把自己的圈在裡面,讓人心碎的溫柔,卻堅定地不曾鬆開分毫。在中睡的很安心,也很幸福。鼻息間縈繞著的,是另一個男人的氣息,卻是他最愛最愛的味道。允浩的味道。

 

 

第二天清晨在中是被允浩的動作弄醒的,雖然允浩已經很小心的不去驚動他,但是因為兩個人抱的太緊,在中還是醒了。允浩正準備起床的身影因為看見在中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而停住了,俯下身體看著在中不清醒的臉。還是那麼好看。

「嗯……允呐,這麼早……」

「把你吵醒了啊,」允浩親親他的臉,「繼續睡吧。」

「不了,」在中揉揉眼睛,「你要去上班嗎……」

「是啊。」

「嗯,」雖然睡意很濃,在中還是堅持著要起來,「我去給你做早餐……」

「不用了,我去公司再吃,現在還早,你再睡一會兒。」

在中沒說話,還是揉著眼睛坐起來,感覺身上沒那麼酸痛了,就順手拿過床頭允浩的一件襯衣披上,朦朦朧朧的向浴室走去。

在中和允浩都有裸睡的習慣,允浩發愣的看著在中一絲不掛的潔白修長的腿,突然覺得喉嚨一緊。

 

等允浩在浴室洗完穿戴好從樓上下來的時候,就看見在中還是穿著他的那件襯衣,正把雞蛋煎餅和粥端到餐桌上。

允浩走上前去讚歎道:「好香啊。」眼睛卻情不自禁的順著襯衣的下擺往下看。在中的骨骼比允浩要纖弱一圈,鬆鬆垮垮的襯衣遮蓋了一小半的大腿,卻性感的不得了。允浩強忍著內心的衝動,不讓自己去掀開那件要命的衣服。

在中卻渾然沒有感覺到什麼,只是笑盈盈的對允浩說:「坐下吃早餐。」

「我不是說不用了嘛。」

「怎麼啊,不想吃我做的飯啊。」

「當然不是。只是不想讓你辛苦。我把你接過來是要照顧你,不是讓你來給我做飯的。」允浩喝了一口粥,還是稱讚道,「好吃。」

「好吃吧。」在中心滿意足的笑著,「你啊,天天乖乖吃飯,沒多久我就會把你的胃養好的。」

「我老婆真好。」允浩嘴裡塞了一口煎餅,含糊不清的說到。

「鄭允浩,我們說清楚,誰是你老婆。」

「不是不是,」允浩眯起眼睛對他笑,「是我老公真好。」

「吃你的吧。」

「你怎麼不吃?」

「現在七點都還沒到啊,我待會兒再去睡一會兒。你們公司誰規定的,這麼早就去上班,有病啊。」

「我規定的……」

「………」

「這兩天積了一些事情,所以要去早點做。」允浩對他解釋道。

「不要太辛苦……」在中看著他。

「不辛苦,我要賺大錢給你花嘛。」

「我才不花你的錢。」

「金在中你也跟我說清楚,你不花我的錢你讓我給誰花。」允浩瞪著他。

「給你自己花啊,我自己可以養的起自己。」

「你呀。」允浩輕嘆了一聲,搖搖頭,繼續吃。

允浩知道在中的脾性,雖然在中的收入並不多,但他絕對不是願意在金錢上依賴自己的人,儘管兩個人現在已經是一體的了。這是在中的優點,但日後這個優點卻讓允浩很頭疼,自己賺那麼多錢,在中卻不肯花,讓允浩很有挫敗感。

 

 

只是一天沒有回公司,就堆積了很多公務,允浩一來到就立刻投入工作中。公司裡的人陸續來到的時候聽說總經理早就來上班了,都感覺到很不安,不過他們這個年輕的上司好像心情很好的樣子,連昨日施工隊工程完成太慢,拖延了集體時間,允浩也沒有多怪責什麼,只是讓部門經理負責,今日一定要補回昨日的工作量。

允浩帶著黑框眼鏡,專注的看著昨日地基建設的報告,秘書輕輕的敲門進來,放了一杯咖啡過來,允浩看了一眼,想了一下,對她說:「換一杯牛奶過來。」

年輕的秘書微微一愣,然後說了聲「是」,輕輕的把咖啡又端走了,過了片刻,端進來一杯熱氣騰騰的牛奶。

以前允浩並未曾在這些枝末細節注意,但是現在因為在中的緣故,突然覺得自己要學會照顧自己。以前一直厭惡的牛奶,在在中的影響下覺得其實還好,香香的,有一點像在中。

 

中午的時候手機突然響了,允浩停下了手上的工作,拿出手機,看見來電顯示,嘴角彎出好看的弧度。

「寶貝,想我啦?」

「在工作嗎?」電話那段端依然是清澈無比的聲音。

「是啊。」

「很辛苦吧?」

「沒有。」允浩笑笑,「在幹嘛呢?」

「在做好吃的東西。」聲音聽起來很開心。

「什麼時候起來的?」

「八點多,你走了我睡不著了。」在中聲音有撒嬌的意味。

「怎麼啦,是不是離不開我了呀。」

「允……」在中突然叫了他。

允浩輕聲問道:「怎麼了?」

「我送飯給你吃好不好?」

允浩微微一愣,然後笑了:「做了什麼好吃的?」

「都是你愛吃的!」

「那我回家吃,你等著我啊。」

「不要,允呐,你在忙,我去送。」

「你身體還沒好呢,不要亂跑。公司離家那麼遠,你出來我不放心。」

「什麼啊,我有那麼脆弱嗎。你工作那麼忙,不想讓你跑來跑去的。」

「哪有那麼忙,反正我也是要吃飯的,你乖乖在家等著我。」

「你真是!」

「好想吃我的在在做的飯。」

「………」

跟在中講完電話,直到那邊被在中輕輕掛斷,允浩才放下電話,門外的秘書看到他出來微微一愣。

「總經理您……」

「我出去一趟。」

「高經理說他馬上就到……」

「叫他先去把第二批沙子的貨核對一下再來。」

「是。」秘書答應著,打電話過去通知。

 

Desin位於全首爾最繁華的街道,中午的時候有些微的堵車。允等允浩回到家一推開門,就看見在中穿著一件白色的粗針織毛衣和一條淺色的牛仔褲,赤腳坐在沙發上,一隻手抱著膝蓋,另一隻百無聊賴的拿著遙控器換台,聽見允浩開門的聲音,很開心扔下遙控器迎了上來。

「回來啦。」

「有點堵車,回來晚了。」允浩抱抱他,「在等我嗎?」

「是啊。」在中接過允浩的外套,放好。握住允浩的手,把他向餐廳拉,「快來吃,都要涼了。」

允浩坐在桌前,在中盛了一碗飯給他。面前的幾樣菜都是自己喜歡的口味,在中做的很好看,允浩真的覺得自己是餓了。

在中拿著筷子,自己卻不吃,只是看著允浩把一筷子紅燒茄子放進嘴巴裡,詢問道:「有沒有涼,要不要熱一下?」

「沒有,」允浩一邊吃一邊說,夾了一大塊酸甜排骨給在中,「你快吃。」

在中靜靜吃著自己的飯,看允浩吃的很開心的樣子,臉上露出了笑容。

允浩看著他的笑容,繼續大吃:「好好吃。」

「你慢點吃啊,又不跟你搶。」

「我本來沒感覺到餓,一回來看見你的菜就感覺好餓。」

「呵呵,多吃點。」

「我會負責把這些全部消滅光的。」

在中看著允浩,突然開口:「允浩,我想下午回店裡上班。」

「在在……」允浩停下了筷子。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浩,我在家好悶的,披薩店的活又不辛苦,我又不會其它的,你讓我去嘛。我下班就回來。」

允浩沒說話,過了一會兒才有些悶悶的開口:「在在,既然你想去,那就去吧。不過不要太辛苦,更不許受委屈,什麼時候不想幹了就不幹了。」

「嗯,我知道,以前是為了還債,後來是為了生活……現在有你在,我知道不用那麼辛苦。」

「你知道就對了,」允浩輕嘆一聲,溫柔的看著他,「我現在一切都是因為你……我只想讓你能過最幸福的生活……」

「我現在已經很幸福了。」在中溫柔的對他說。

因為能跟你在一起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我也是。」允浩扯出一個大大的笑容,低下頭繼續吃飯。

「真好吃……」

 

允浩吃過飯就匆匆離開了,走的時候狠狠的把在中親到滿臉通紅才放過他,在中笑著站在落地窗前,靜靜看著允浩黑色的FERRARI從別墅花園的道路上漸漸遠去,直至消失。回過神看了一下時間,離下午上班還有一段時間,就洗了碗,把家裡整理一下,走到臥室隔壁放衣服的房間裡,從允浩不計其數的衣服裡挑出一件,拿熨斗重新熨過,再放進臥室,留給允浩明天穿。

自從發現允浩衣服的數量有多麼壯觀之後,在中從此以後開始熱衷於在衣海裡拾珍。挑出自己喜歡的,然後第二天要允浩穿上。反正允浩身材那麼好,穿什麼都好看。允浩也樂於讓在中給自己打理這些。衣服都是有專人買過來的,每次出席一些場合,就有父親專門指定的人從巴黎,紐約,香港各個地方空運名牌過來。允浩對這些事情從來不放在心上,反而是在中樂此不疲。允浩喜歡在中為自己做這些,很溫暖,很像自己在主外,在中在持家……和和美美的夫妻二人世界。

在中覺得,經過了那一夜,兩個人之間有很多東西都悄然改變了。如果說之前的交往還帶著小心翼翼和不確定,那麼得到了彼此之後,才真的體會到了心心相印的幸福。對方的一舉一動,一顰一笑都能牽動自己的心。允浩看著自己的眼神,有愛,有寵溺,有包容,有心疼,還有大海一樣無盡的溫柔。而自己,也把允浩看作是生命中最重要的那部分,甚至是生命的全部。

 

兩個人在一起,就像普通的情侶一樣,卻好像又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一對。在中雖然受過很多苦,但依然是一個內心溫暖的人。剖開他冷漠的外表,裡面的是金子一樣閃閃發光的內裡。

允浩喜歡帶在中去吃好吃的東西,給他買最好的衣服。這些在中多數是不肯的,他本身就是一個不喜歡浪費的人。但允浩就是喜歡在在中身上花錢,在中不肯隨他去買,他就把先斬後奏,把衣服買回來,而且事先把發票扔掉,讓在中連退都沒辦法去退。

不過最讓在中頭疼的還是,允浩沒有反對自己去披薩店上班,但是每天一到時間,他的那個因為允浩喜歡自己開車,所以平時都沒什麼事情可做的司機先生就開著那輛昂貴的BMW來接在中上班,到下班的時候就又開過來,盡職盡責的把在中安全送回家。這讓在中糾結無比,自己跟允浩什麼手段都用過,撒嬌耍賴威脅生氣,但是那傢伙就是軟硬不吃,一定非要讓在中坐司機的車。而且在中發現,披薩店裡的人都像看怪物一樣看著自己,不明白整天被一輛豪華轎車接來接去的自己到底在幹什麼。

終於有一天,小憶忍不住問他:「在中哥,你為什麼每天都坐那輛車過來?」

「因為……」在中有些避重就輕的回答道,「它每天都過來接我,我沒辦法甩掉它……」

「那輛車……是誰的?」

「是允浩的,」在中想了一下,還是這樣說,「他讓司機每天都過來接我……我說了很多次,他也不肯理我……」

「哥……和那個鄭氏集團的少總,是什麼關係……?」

「我們在一起。」在中誠實的看著她。對這件事上,在中從來不想隱瞞什麼,即使全世界都不祝福他們,他還是不會動搖。

「哥……喜歡他嗎?」小憶沉默了一下,還是問道。

「我很愛他。」在中立刻回答道,聲音清澈而又堅決。

「那他對你好嗎?」

「很好。」在中低頭笑了笑,笑容裡有幸福的味道。

「那就好,」小憶笑笑,「哥,祝你幸福。」

「謝謝你。」在中也對她笑了。

後面一隻手伸過來重重在在中肩膀上按了按,盧炫的聲音從背後傳來:「兄弟,眼光不錯,那個傢伙是好東西。」

「什麼叫東西啊……」在中有些不滿的回頭看著他。

「說真的,我看他第一眼就覺得他不錯,開著那輛車過來,那輛車是法拉利是吧,我聽說過,好像是世界第一啊,我的夢想就是以後有一部那樣的車,又帥又拉風,開著它周遊全世界!」

「你說的什麼跟什麼啊。」在中哭笑不得的看著他。

「收起你的白日大夢吧,」小憶敲了一下他腦袋,「有客人來了。」

「哎呀,不是還有人招呼嘛,」盧炫推開她的手,又湊到在中面前問,「鄭少總多大了?」

「叫他允浩就好了。」在中笑笑,「比我小十天。」

「哇,那麼年輕就那麼有錢!還那麼帥!不錯不錯!」

「謝謝。」在中好玩的看著他。

「我一直都很看好你哦。」盧炫衝在中打了個響指,突然想起什麼的問道,「對了,你怎麼每天還跑到這裡來啊?沒道理啊!鄭少總不給你錢花嗎?」

「沒有,我只是在家裡沒事可做,太悶了。我又不會做其它的……」在中平靜的說。

「你真是不會享福,」盧炫一個白眼翻過來,「受不了你了,說不定你一天賺的錢還不夠那輛車的磨損費和汽油錢。」

在中沒說話。

盧炫還在那裡絮絮叨叨:「如果是我,我就要一輛車,每天開著它去那些星級飯店,把那些世界名菜一道一道的吃個遍……吃一輩子……」

「你也就這點出息。」小憶白他一眼,跟在中一起幹活去了。

 

下班的時候在中低頭在整理東西,又看了一眼手機。允浩工作忙,但是也會時不時的跟在中聯絡,允浩說發資訊浪費時間,就打電話過來,有時候是在喝水的時候,有時候剛看完一份檔,有時候在開會結束回辦公室的路上,趁著間隙的時間,也不多說什麼,只是聽一聽對方的聲音。在中雖然說自己有工作忙,但是每當允浩電話來的時候還是會放下手中的一切,聽著允浩的聲音,溫柔的跟他對話。允浩在電話裡尤其喜歡撒嬌,工作累啊,脖子痛啊,牛奶好燙啊,或者是我好想你啊之類的,在中喜歡這樣的允浩,像個孩子一樣,每當允浩這樣的時候在中就笑的一臉寵溺。這是唯有自己才能看到的允浩的一面,只在自己面前才會如此的,自己深愛著,也深深愛著自己的人。

不過今天允浩一通電話也沒有,在中悶悶的看了看手機,可能是工作忙吧,但是自己還是有種失落感。想了想,在中放下手機,又埋頭記著今天的帳單。

有客人來到,在中也沒在意,只是跟著店員一起說:「歡迎光臨。」

結果就感覺到有人站在自己的面前,一抬頭,就看見允浩看著自己的帥氣的臉。

可能因為在車上熱的緣故,允浩解開了襯衫的領口,拉鬆了領帶,如果換了別人可能會讓人覺得不整齊,而允浩好像沒有什麼不適合他那樣,這樣竟能把西裝穿出另一種氣質來。

在中看見允浩,一時才反應過來:「你怎麼來了?」

「想帶你去吃東西。」允浩看著他。

「等我一下,」在中理了理手中的帳本,放起來,對允浩笑,「我們馬上就下班了。」

店裡的其他人看見允浩,都很好奇的打量著他,允浩坐在一張桌子旁,在中端一杯熱水給他,輕輕的問他:「今天累嗎?」

「本來很累的,但看見你就不累了。」允浩肉麻的說。現在允浩肉麻的話已經說到爐火純青的地步了,而在中也非常給面子的每一次都紅了臉。

在中臉一紅,剛想說什麼,盧炫就從旁邊走過來,無比興奮的跟允浩打招呼:「鄭少總,來接在中啊?」

「是啊。」允浩笑笑,看了看在中。

「鄭少總對在中可真是上心啊。」盧炫感歎道。

「叫我允浩就好。」允浩對他笑。

「在中,你們先走吧,沒剩幾分鐘就下班了,店裡都沒什麼生意了。」

在中看一眼允浩:「那好吧。」

 

深秋的傍晚已經很涼了,但車裡依然溫暖舒適。在中把頭往允浩肩膀上一靠,放鬆的呼了一口氣。

「累了啊。」允浩看著前方的路,嘴角微微揚起。

「不怎麼累。」在中在允浩舒適的西裝布料上蹭了蹭,「你今天怎麼沒給我打電話?」

「我今天在工地上,」允浩柔聲解釋道,「一直都在忙,所以沒顧得上。」

「工地?」在中抓住他話裡的字眼,「你需要去工地上嗎?」

「是啊,」允浩把頭向在中這邊歪了歪,「現在是最關鍵的時期,我不是很放心。而且我在那裡,大家比較認真工作,效率會高一些。」

「面子那麼大呀,」在中閉著眼睛說,「要注意安全。」

「知道了。」

「要去那裡很多次嗎?」

「最近十幾天,都會在那裡。」

「不要太辛苦……」

「放心好啦。」

「對了,允……」

「嗯?」

「我跟我們店裡面的人說了我和你的關係,他們都祝我們幸福……」

允浩笑了,側臉吻了一下在中。

溫暖的唇落到在中高挺如玉的鼻樑上,在中眼睛眯了眯,笑。

「好好開車……」

 

允浩喜歡帶在中去各種飯店裡吃東西。在中不挑食,東方的西方的,意式歐式日式中式的,只要好吃的他都可以吃的很開心。

兩個人吃飯的時候總是吃的很慢,一邊輕聲講著話一邊看著對方吃東西的樣子。在中喜歡看允浩無論吃什麼都很優雅有禮的樣子,允浩喜歡看在中無論吃什麼都很開心很香的樣子,所以兩個人總是會看著對方的臉失神。

這次允浩帶在中來吃海鮮,在中依然一副快樂的樣子。在中的父母以前雖然都是從事海上工作的,但因為生活的拮据,在中小的時候幾乎沒有吃過海裡的東西,而後來更是不可能。

在中的身體素質不好,因為在最重要的發育階段他沒能力得到足夠的營養。允浩恨不得把在中缺失的全都補回來,每天想著算著要怎樣給在中加營養。這種事情又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解決的問題,所以允浩投入了足夠的精力和耐心。好在在中並不經常生病,只是不長肉,特別是夜裡兩個人親熱的時候允浩抱著懷裡的一把骨頭,雖然皮膚又好腰又細,但還是被他硌過。一想到這些,允浩就忍不住的心疼。

「好吃……」在中剝了一殼子蟹,撒上作料,一邊吃一邊眯著眼睛讚歎。

允浩看著他像小貓一樣,忍不住笑了,把自己剝好的一碟蝦仁灑上醬,推到在中面前。

在中笑盈盈的接過來,對允浩做了一個親吻的樣子,然後低下頭繼續吃。

「真是的,每次一吃東西就連我都不理了……」

「哪有不理你,」在中微微欠身,把一塊螺肉餵進允浩的嘴裡,「我只是喜歡吃你帶我吃的東西而已……」

允浩咬住在中的筷子,吸了一下,半天才鬆開:「我更喜歡吃你做的。」

「呵呵。」在中笑一聲,喝了一口飲料。

「我今天在工地上碰到以前的一個同學了,」允浩說著,看著在中,「他是負責這次門窗工程的……他都已經結婚了,真快。」

「怎麼啦,你還以為我們都是小孩子呀。」在中調侃他。

「所以看到他我想了很多……」允浩意味深長的說。

「想什麼?」

「我想,在中,我們也結婚吧。」

「………」

「………」

在中一直沒吭聲,允浩有些急了:「在中?」

在中沉默了好久,才指了指兩人面前蝦蟹的“遺骸”,有些悶的開口,「鄭允浩你真的非要在這個環境中求婚嗎?」

允浩忍不住笑了:「那我下次換一個好的地點,不過在中,你先說你答不答應?快點答應。」

「這樣就接受了我也太沒面子了吧,」在中瞪了允浩一眼,「我考慮考慮。」

「還考慮什麼啊,像我這樣又帥又有錢又溫柔又體貼的男人你能找到第二個嗎?」

「鄭允浩我在吃東西,你不要噁心我。」

「本來就是!」

「切。」

「而且,」允浩頓了頓,說,「我還是這個世界上最愛最愛最愛你的人。」

「………」

在中抬頭看了允浩一眼,又不好意思的把頭低下去,裝著不在意的樣子繼續吃東西,眼睛裡有像熾熱情感一樣的光芒在閃爍。

對面這個帥到人神共憤的男人,這個對他說著動聽字眼的男人,正在對他做著人世間最美好的事情——求婚。

他要給他的,不是隨時可以遺落的一段情,而是鄭允浩完整的一生。以婚姻的名義,來捆綁住愛,不讓它消失,不讓它離開,不讓它受傷害。

這樣就足夠了,在中心滿意足的笑了,金在中不是一個貪心的人,有鄭允浩一個人,他就夠了……

我們永遠會在一起,守著我們天荒地老的誓言和愛情。

 

允浩溫柔的看著對面的人嘴角揚起的那一絲美好的弧度,微微笑著,他知道在中很開心。這個過早承受傷痛的男孩的心裡,其實充滿了不安全感,害怕被遺棄的恐懼感其實一直都紮根在內心深處,在中不說,但允浩可以感受的到。

他用全身的氣力和熱情來感受自己愛人的一舉一動……

你所經歷的,就是我所要承擔的;你所缺失的,就是我所要給予的;你所喜愛的,就是我所要學會的;你所希望的,就是我所要創造的……我為你付出我的一切,因為你就是我的一切……

所以我會用自己的一切,來讓你擁有滿世界的安全感……

我們的愛,堅決而又熾熱。我們的心,單純而又清楚。沒有什麼可以阻擋的了,我們向幸福邁進的腳步。

 

 

=================================

 

有了愛情的滋潤的在中變得很傲嬌有沒有~

有了愛情的滋潤的允浩變得很忠犬有沒有~

 

 

    文章標籤

    允在 YJ 豆花 BL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