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

 

手機上不斷有電話打進來。有鄭允浩的,也有來自朋友的,就連家裡也打來了,金在中靠在座椅上,手機鈴聲攪得他心煩意亂。

開了靜音,世界終於清淨了。

秘書打進了內線電話,問他要不要接受都市商報的採訪。

「謝絕所有媒體的採訪。」

金在中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卻根本無濟於事。桌上那張攤開的報紙實在太礙眼,上面鄭允浩和Vito的照片赤裸裸地諷刺著他。

「Fuck!」

把那張報紙撕了個粉碎,金在中離開了辦公室。

都已經這樣了,公司這兩天是肯定不能待的了,父母家裡也最好不要回去,早上來上班的時候開的又是鄭允浩的車,一時間金在中竟然不知道自己該何去何從,只能下了樓在公司附近漫無目的地遊蕩。

他也知道自己現在最好要跟鄭允浩談談,可是剛才鄭允浩自己都承認房子原本就是買給顧晨的‥‥這種被背叛的感覺‥‥

脖子上還戴著鄭允浩送給他的項鍊,這是他的二十歲生日禮物,一轉眼,他們也認識這麼多年了。有時候他覺得自己離鄭允浩很近,近到似乎已經住進了他的心臟裡,可現在,卻又好像被鄭允浩推得好遠好遠。到底還有多少事情,是他不知道的?

 

 

 

TOP大廈。

集團公關部已經忙成一團,來自各個媒體和公眾打進來的電話絡繹不絕。新聞爆發得太快,所有的預防措施都來不及做,只能採取緊急應對方案。

CEO辦公室裡,氣氛壓抑又陰沉。坐在BOSS椅上的男人渾身散發著淩厲的氣壓,站在桌子對面的李慎說話也變得小心翼翼:「昨天淩晨是打算通知您的,可您一直沒有接電話,我得到消息的時候,所有的報紙也都印刷完畢了‥‥」

「公司股價從早上開始就一路下跌,董事會下午要召開緊急會議,似乎是要對CEO的人選問題進行重新投票‥‥」

「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李慎退出辦公室,輕輕帶上門。鄭允浩揉了揉太陽穴,拿出私人手機撥出去。

「哥。」

「沒事吧小浩?」鄭成旭輕笑了兩聲,道:「早知如此,何必把自己搞得這麼狼狽?」

「只是想給彼此一個好聚好散的機會而已,不過現在沒必要了。」

「我是該說你重情重義呢,還是該說你傻?你在英國的時候我就警告過你了吧,你早就知道他是韓家的親戚,卻還把他放在身邊。」鄭成旭道:「不過,你猜我這幾天查到了什麼?當年綁架我的的確是騰達地產的老闆沒錯,但在背後唆使他,說會幫他解決好後路照顧好妻兒的,是韓家。」

「是嗎?那你打算怎麼辦?」鄭允浩挑了挑眉。

「小浩,說起來,我們兄弟倆從小到大好像還沒有合作幹過什麼事情呢。」

「嗯‥‥」鄭允浩低頭略微沉吟,道:「韓家最近把老本都壓在江南的專案上了,銀行的貸款批文這幾天該下來了,我沒記錯的話,尹行長跟你的關係好像不錯?」

「我知道了,小浩,你在公司也要注意,幾個大股東那邊我會打好招呼的,這次必須讓韓家受點教訓。」

收了線,又給金在中撥過去,那邊仍然是無人接聽。

「李慎。」鄭允浩撥通內線電話。

「鄭少,什麼吩咐?」

「遊艇準備好了嗎?」

「這‥‥」李慎遲疑了一下,還是問道:「您還是打算在今天求婚嗎?」

鄭允浩只說了四個字:「照常安排。」

 

 

 

「金在中!你要在這兒坐多久?!」沈昌珉從公司一路跟著金在中走到這個街心花園,金在中已經在這坐著發呆快半個小時了。

「你也坐啊。」金在中轉頭看著他,臉上也沒什麼表情。

「至於嗎你?」沈昌珉把手上的菸摁滅,踢了踢地上的一堆菸頭,走上前去坐在金在中身邊。

「給我一根。」

沈昌珉把菸遞給他,幫他點好。

「你得收留我幾天,我沒地方去了。」金在中說。

「收留你可以,不過你得給我做飯吃。」沈昌珉道:「你真的不打算聽鄭允浩好好解釋解釋?」

金在中搖搖頭,說:「暫時不想見他。」

「我要是你,我就拿著報紙衝上去找他問個清楚,這些到底是怎麼回事。」

沉默了一會兒,金在中轉頭望著沈昌珉,輕聲道:「我怕‥‥」

怕從他嘴裡說出殘忍的答案,怕他和顧晨那7年的感情‥‥

「姓鄭的有什麼好的?」沈昌珉喃喃地說:「他能做到的,我也可以。」

「什麼?」

沈昌珉笑著搖搖頭,道:「沒什麼,我們去超市買晚上的食材吧,真懷念你做的泡菜鍋。」

「嗯。」金在中深深吸了一口菸,低頭掏出手機來看時間,鄭允浩的未讀短信躺在那裡,他遲疑了一下,還是點開了。

【7點,我在碼頭等你,不見不散。】

是啊,昨晚約好去碼頭的‥‥

現在這個樣子,還有去的必要嗎?

「怎麼了?走啊。」沈昌珉已經站起了身,金在中回過神來,把手機關掉,隨意放進上衣口袋裡,跟著沈昌珉往超市的方向走去。

碼頭,還是不要去了吧‥‥

 

 

 

 

 

 

 

 

--52--

 

小小的木質茶几上堆滿了各種酒瓶,其中一大半已經空了。

「別喝了你!」沈昌珉無數次想去搶金在中手上的酒杯,也失敗了無數次。

「喝完‥‥唔‥‥喝完這一瓶,就不喝了‥‥」金在中一手支著下巴,一手拿著玻璃酒杯,暗棕色的軒尼詩在昏暗的燈光下閃著迷離的光芒。

沈昌珉無奈地坐在一邊,一遇到跟鄭允浩有關的事情,這小子就變成這幅德行,怎麼勸也勸不聽。

「你覺不覺得我很失敗?!」金在中眼神有些渙散,毫無焦距地盯著手上的酒杯,「好像每次很落魄的時候,都是跟你在一起‥‥」

「幹嘛突然說這些有的沒的?」

「沈昌珉‥‥我真的難受‥‥」金在中自顧自地說,「你說愛情究竟是個什麼東西‥‥他這麼騙我,我還是喜歡他‥‥呵呵,喜歡他‥‥」

「你喝多了!」沈昌珉再次伸出手去試圖拿掉金在中手裡的酒瓶,這次金在中沒有反抗,順從地倒在他懷裡,半睡了過去。

「麻煩鬼。」嘴上這樣說著,沈昌珉小心地把金在中扶到屋裡的大床上,幫他把外套脫掉,再蓋上被子。

金在中閉著眼睛,嘴裡不知道還在嘟囔著什麼,沈昌珉俯下身去想要聽清楚他說的話,眼神卻無意之間瞥到他脖子上的項鍊。

YoonJae‥‥

這條項鍊好像已經跟著他好幾年了。

「明明很生氣,卻還是喜歡他,天底下也只有你這一個傻瓜了。」沈昌珉輕笑,揉了揉金在中的頭髮。不過,如果能被這樣的人愛著,應該會很幸福的吧。

 

回到一片狼藉的客廳,沈昌珉嘆了口氣,動手收拾起來,金在中的手機落在了沙發上,手機上的提示燈不停地閃著綠光。

拿起手機,上面好幾條來自鄭允浩的未讀資訊,沈昌珉在心裡掙扎了幾下,還是點開看了。

【乖,不要生氣了,見面跟你解釋好不好?】

【小在,不管多晚,我在碼頭等你。】

沈昌珉看了看牆上的掛鐘,已經快十點了‥‥

 

 

 

碼頭。

初冬時節冰涼的夜風肆無忌憚地刮著,碼頭上人不多,遠遠地就能看到私人泊位處豪華遊艇亮起的燈光。

鄭允浩靠在甲板的欄杆上,那身影幾乎要融合在這港灣的夜色之中。

甲板上拼成心形的紅色蠟燭早已熄滅,只留下融化的殘骸,預先定好的小提琴手也早已退下,現在整個甲板上只剩下了鄭允浩一人。

被筆筒砸過的額角還隱隱作痛。

下午雖然在董事會上搞定了公司那幫股東,但會議之後還是被鄭勳單獨叫到辦公室,還沒來得及說任何話,一個筆筒直接砸到了他的臉上。

他並沒有躲避。

鄭勳這次真的動了怒。

「你搞男人也就算了,還要弄得人盡皆知!你是嫌鄭家的臉丟得還不夠大嗎?!」

「不會有下次。」

「下次?!你還想有下次?!我不管你是玩玩還是怎樣,趕緊跟這些不三不四的人斷掉!」

鄭允浩抬起頭來,一字一頓道:「不要動金在中。」

「你有什麼資格跟我談條件?!」

「您以前對他做過的事情我都知道。再有下次,就沒有我這個兒子。」

鄭允浩這話說得決絕,鄭勳愣了一下,隨即冷笑道:「我對他做過的事情?我對他做了什麼?他這種小蝦米,還輪不到我來動手。我只不過說了句要好好查清LK公司和程議員的關係而已,下面的事情自然有人主動去做。他家自己做過的事情,誰也沒冤枉他。」

話是這麼說,可要不是當時刻意打壓,金家也不會落到那步田地。

「爸。」

鄭允浩從小只稱鄭勳為父親,從來沒叫過他一聲「爸爸」,此刻鄭允浩卻神色堅定道:「爸,我這輩子,只要他一個。他要是出任何事情,我也絕不會再留在鄭家。」

鄭勳沉默半響,才冷哼一聲,道:「年輕的時候都喜歡情情愛愛,我倒要看看,若是真同意你們,你們又能在一起幾時?」

 

夜深露重。

鄭允浩的手已經凍得麻木,遠處終於有一輛車在不遠處停了下來。

瘦高的人影朝遊艇走來,鄭允浩冰冷的心隨著人影的走近也在漸漸復甦。

「小在,你來了!」鄭允浩大步走下船,連說話聲都因為太過欣喜而略微有些顫抖。

「是我。」

那身影向前又走了幾步,鄭允浩才看清他的臉。

「怎麼是你?」

「在中已經睡著了。」沈昌珉美國式地聳聳肩。

「他在你那裡?!」鄭允浩不禁皺起了眉頭,「我去接他回家。」

「回家?回哪個家?回顧晨的家?」沈昌珉毫不客氣地諷刺道。

「不關你的事。」

「我說,你這個傢伙說話怎麼這麼讓人火大?你到底喜歡的是金在中還是顧晨?既然確定了關係就不要再和別人糾纏不清啊,這麼簡單的道理你都不懂?」

「你是來對我說教的?」鄭允浩冷冷瞥了他一眼,道:「你什麼都不知道。」

「是,你的事情我是不知道。我只知道金在中喜歡你喜歡得跟什麼似的,你卻背著他跟其他男人亂來,你根本就不配他為你付出這麼多!」沈昌珉也一肚子火,看著金在中難受的樣子,他就恨不得把鄭允浩拉過來揍一頓。這個男人一次又一次地讓金在中傷心,真是讓人火大。

「什麼意思?」

「三年前公司陷入醜聞的時候,你跟他的照片被人匿名寄到報社,他為了不拖累你才和你分手,他最困難的時候你去哪裡了?你所謂的喜歡就是這個樣子的嗎?!」

「我們的照片被寄到報社?」鄭允浩眼神沉了下來,他一直沒有相通在中當初為什麼一定要跟他分手,如果只是因為家裡出事情了,只要告訴他就好了,他們可以一起分擔,根本不至於分手‥‥

「你知道金在中因為你意志消沉了多久嗎?!這次也是,你自己的事情還沒處理好之前,有什麼資格和他在一起?」沈昌珉提高音量,毫不留情道:「一次次傷害他的,全是你!」

 

 

 

 

 

 

 

 

 

--53--

 

Tomorrow is another day。

無論前一天經歷了怎樣的狂風暴雨,新的一天都將如期來臨。

 

整個首爾市晴空萬里,暖陽高照。

金在中坐在落地窗旁,從沈昌珉位於26層的公寓俯視這座城市,外面的世界仍然運轉自如,並沒有因為他的缺席而發生任何改變。

很久沒有度過這樣一個悠閒的下午了。

他在沈昌珉家住了幾天,鄭允浩沒有像頭一天那樣不停給他打電話,只是像前些時候一樣,每晚發消息道一個晚安。

唯一值得慶幸的消息大概就是,到第二天,所有的報紙都停止了對Vito事件的後續報導,就連網路上的消息也被刪得乾乾淨淨,所有的媒體都像是被統一下了封口令,對這件鬧得滿城沸沸揚揚的事情緘口不言。

晨晨晨晨的推特不知什麼時候也全部刪得乾乾淨淨,以前發過的那些鄭允浩的照片全部不見了。

金在中每天宅在家裡無所事事,翻來覆去地研究食譜開發新菜做給沈昌珉吃。

飯桌上,金在中看著沈昌珉狼吞虎嚥的吃相,惆悵地說:「昌珉啊,乾脆我們倆湊一塊兒搭夥過一輩子算了‥‥反正你這個老光棍也找不到物件‥‥」

「咳‥‥咳咳‥‥」沈昌珉頓時被一口熱湯嗆得直流眼淚,看金在中的眼神要多奇怪有多奇怪。

 

晚上的時候趙俊浩打來電話,囑咐道:「金子,明天我婚禮你可一定得來啊。」

要不是接到這個電話,金在中差點忘了這一茬。

「別跟我說你不來,你要是不來的話我老婆肯定要修理我。」趙俊浩說得可憐兮兮,「你為了兄弟下半生的幸福,一定要來啊。」

話都說到這份上,金在中也不好拒絕,只好道:「那我看完儀式就走。」

「那也行,放心吧,這次請的都是熟人,沒關係的。」趙俊浩大咧咧地說。

 

掛上電話,趙俊浩拍了拍身邊男人的肩膀,道:「搞定!哥們兒我夠義氣吧。」

「謝了。」鄭允浩的表情終於稍微放鬆下來。

「我說,你們倆這戀愛談得也太驚心動魄了,好不容易和好了,就好好在一起唄,整出這麼多事情來,旁邊人看了都替你們著急。」趙俊浩完全一副過來人的模樣,「浩子,你也是,兩個人在一起,有什麼事情不能坦誠相對的?雙方不能完全坦白的話,總有一天會出問題的。」

鄭允浩沉默了半響,才道:「如果他知道了,就會離開我。」

「你‥‥」趙俊浩頭一次看到鄭允浩露出這種寂寥的表情,卻也不知道怎麼勸慰他,只好長長地嘆了一口氣‥‥

在這場愛情裡,患得患失的,何嘗只有他一個人呢?

 

趙俊浩的婚禮選擇在JW酒店的露天草坪上舉辦,趙家也算是條件不錯的家庭,雖說邀請的都是熟人,可林林總總加起來也有一百來號人,整個婚禮現場看起來好不熱鬧。

金在中穿的是一身黑色的西裝,雖然低調,但卻很襯氣質,用沈昌珉的話來說,這是他重新亮相社交舞臺的好機會。

金在中倒沒想這麼多,他只想把禮物交給趙俊浩和李婷婷,再親口送上祝福,就趕緊離開。

禮物是沈昌珉從他辦公室捎回來的,那張祝福卡片上還寫著鄭允浩的名字,不知道這次他會不會去呢?

金在中不想遇到他,心裡卻又很沒出息地有些期待。

還好婚禮上人多,大多也都是不認識的面孔。金在中在後臺休息室見到了李婷婷,把新婚禮物送給了她。

穿著一身白紗的新娘果然是世界上最美最幸福的女人,金在中自嘲地想,自己說不定一輩子也沒有迎娶新娘的機會了。

 

結婚儀式辦得溫馨感人,父母致辭的時候,新郎新娘的眼睛裡都閃爍著淚光。金在中跟趙俊浩認識很多年,一路見證著他和李婷婷相知相戀,此刻也不禁有些感慨‥‥

以前還想過,就算不能結婚,只要跟允浩一起生活,也是很美好的生活。

金在中第一次有了要跟人過一輩子的想法,但鄭允浩卻有太多事瞞著他。

想到鄭允浩,金在中有些走神,一不小心就與迎面走來的女生撞上。

「對不起,你沒事吧?」金在中回過神來,趕緊跟被撞到的女生說抱歉。

那女生抬起頭來,看見是金在中,立刻露出厭惡的表情:「什麼啊,居然被同性戀撞到,真噁心‥‥」

好像有什麼東西敲打在心上。

同性戀啊,真噁心‥‥

金在中愣了愣,對著那女生勾起嘴角,道:「對啊,我就是噁心的同性戀,怎麼了?」

「神經病!」那女生罵了一句,像躲瘟疫似的,邁開腿就走。

 

「道歉。」

熟悉的聲音出現在耳邊。

金在中第一反應是自己肯定聽錯了,他轉過頭去,卻看到鄭允浩攔住了那女生的去路,面色陰沉。

「道歉!」鄭允浩加重了語氣,小女生嚇得都要哭了。

「好了,別難為她了。」金在中最看不了女生哭,只好幫忙勸鄭允浩。

「快點道歉!」

小女生往後縮了縮,委屈的淚水在眼眶裡打轉,半天,才害怕地喊了一句:「哥‥‥」

這下輪到金在中吃驚了,這女生是鄭允浩的妹妹?

「快點。」鄭允浩皺了皺眉,在他淩厲的眼神下,小女生轉過身對金在中小聲說了句「對不起」便捂著臉大步跑開了。

金在中尷尬地也想轉身離開,卻被鄭允浩拉住了手臂。

「小在!」鄭允浩低喊一聲,太多的情緒夾雜其中。

他不由分說把金在中拉走,金在中開始還有些掙扎,但身邊好幾個人已經開始好奇地看著他們,金在中也只能由著被他拖著走。

 

直到進了草坪旁邊一間無人的休息室裡,金在中才掙脫了他。

「小在,不生氣了好不好?」

金在中瞥了他一眼,身著黑色西裝的男人仍然英氣逼人,只是眉宇間透露著略微的著急和不經意流露出來的委屈。

「你從來沒跟我提過。」金在中頓了頓,有些失落地說,「你從來沒有主動跟我提過你家裡的事情,也從來沒有跟我提過你還有個妹妹。」

「那是繼母的女兒,所以‥‥」

「顧晨都知道吧?」金在中打斷了鄭允浩的解釋,自顧自地說下去:「顧晨很清楚你家裡的事情,他跟你的朋友們關係也很好吧?你在國外的那些經歷,他全都跟你一起經歷過。我真的好討厭這種感覺,因為你,我變得像個女人一樣,為了這種事情糾結,有時候感覺自己都不像是自己了‥‥」

霸道地被摟進那熟悉的懷抱,鄭允浩沒有再給他說下去的機會,準確地吻上了那思念已久的雙唇。金在中雙手抵在他的胸前,奮力地想要把他往外推,卻根本無濟於事,只能被牢牢地禁錮在這個懷裡。

每次都是這樣‥‥

這樣根本解決不了所有的問題,而偏偏就是這樣的霸道,讓他一次一次沉溺其中,幾乎要讓他快迷失在這場感情裡。

 

快要喘不過氣來的時候,終於結束了這個幾乎令人窒息的吻,嘴唇分開的時候還扯出了一條長長的銀絲。

金在中擦了擦嘴唇,下一秒拳頭直接砸向了鄭允浩的胸前。

骨頭與骨頭撞擊發出沉悶的響聲,金在中喘著氣,厲聲道:「以後不許這樣。」

鄭允浩卻咧嘴笑道:「消氣了嗎?」

「我沒開玩笑!」金在中有些惱火地瞪了他一眼。

「小在,這次是我不對。去參加電影殺青會是早就定好的行程,和顧晨的照片也是偷拍角度的問題,至於第二天的報導,是我沒有處理好‥‥」鄭允浩誠懇地道歉道:「對不起,不會再有下次。」

「還有多少事情是我不知道的?顧晨的事情,房子的事情‥‥」這幾天壓抑太久,金在中忍不住對著鄭允浩大喊了出來:「戀人之間根本不應該互相隱瞞的不是嗎?!」

鄭允浩挺直地站在原地,眉頭微蹙,卻遲遲沒有開口。

金在中大聲質問道:「你到底在害怕什麼?!」

一陣難堪的沉默,兩個人無聲地僵持著。

手機鈴聲突兀地響起,打破了這樣冰冷的格局。鄭允浩拿出手機來,來電顯示上的名字令他有些頭疼,怎麼這個時候打過來了‥‥

是顧晨。

 

 

 

 

 

 

 

 

--54--

 

「接吧。」金在中看了他一眼,把頭轉向一邊。

鄭允浩也並不避開,站在原地接通了電話:「什麼事?」

『出來見一面好嗎?』電話那邊顧晨的聲音有些嘶啞,這幾天他也過得不好受,不僅被各路媒體圍追堵截,還被TOP傳媒直接封殺,就連電影《反擊》上映的時間也往後無限期推遲。再加上韓家那邊最近似乎資金鏈出了些問題,答應幫他父母償還的債務遲遲沒有到帳,讓他走到了四面楚歌的境地。

「我現在不方便。」

『有事情想跟你說。』顧晨吸了吸鼻子,聲音中似乎夾雜著哭腔:『也許是最後一面了,你也不見我嗎?』

「你打算幹什麼?」鄭允浩眉間的溝壑更深了。

『我在Loe咖啡等你。』

「我說了我現在不‥‥」

「你去吧,說不定真的有很要緊的事情。」金在中加重了「要緊的事情」,道:「我先回去了。」

「小在!」鄭允浩連忙擋在金在中面前,掛掉手機,道:「我們一起去吧。這樣也好,要不然你是不是準備跟我生氣一輩子了?」

金在中看著鄭允浩溫柔示好的表情,原本決定絕不示弱的想法也不禁有些動搖。

 

鄭允浩這天開的是金在中的奧迪,自從金在中去沈昌珉那裡之後,他就一直開著這輛車。倒是金在中有些不習慣,坐在副駕駛上眼神不知道該往哪放,只好偏頭望著後視鏡。

也不知道為什麼,居然會鬼使神差地答應他一起去見顧晨‥‥

太奇怪了。

金在中在腦子裡模擬了一萬零一種見面後可能發生的狀況。

快到咖啡店的時候路過紅燈,鄭允浩側身,湊到他耳朵旁:「在想什麼呢?」

想得太入神的金在中被嚇了一跳,轉頭的時候嘴唇剛好擦過鄭允浩的臉頰。

鄭允浩笑了,送上嘴唇,輕輕印在金在中的臉頰上。

什麼啊!居然又被親了‥‥而且還是親臉‥‥

綠燈亮起,鄭允浩坐正身體認真開車,而金在中卻還維持著剛才被親的姿勢,右手不自然地拂過那被親過的位置。

像火燒一樣‥‥

 

他們到達咖啡廳的時候顧晨已經等在了那裡,顧晨顯然沒有想到他們兩人會一起過來,原本準備好的笑容在見到金在中的那一刻也僵在了臉上。

鄭允浩和金在中併排坐在了顧晨對面,顧晨有點不自然地對鄭允浩說:「我以為你會一個人過來。」

「要我回避嗎?」金在中實在是不喜歡這樣詭異的氣氛。

鄭允浩伸出手按住他,把手掌附在他的手背上,溫柔道:「我們之間沒什麼要回避的。」

很久沒有見到過這麼溫柔的鄭允浩了‥‥顧晨以為經過這次媒體的報導,金在中至少應該跟鄭允浩大吵一架甚至分手才對,現在看來,似乎並沒有那麼嚴重?

再想想自己現在的處境,真是心酸‥‥鄭允浩不喜歡他,韓家也根本靠不住‥‥

「找我來有什麼事情嗎?」鄭允浩問道。

顧晨點點頭,道:「我打算回倫敦了。」

「嗯。」鄭允浩輕輕點了點頭。

「你沒什麼要對我說的嗎?」顧晨看著這個他喜歡過很多年的男人,這個男人如今身邊有了更加登對的伴侶,可是‥‥就這麼離開嗎?他真的不甘心。

「我以為當你把照片交給韓姨的時候,就應該知道我再也沒有話要對你說了。」鄭允浩的臉色沉下來,聲音也變得冷峻。

顧晨的瞳孔倏然睜大,一臉驚呆的表情。

「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和韓家的關係嗎?讓你跟我一起回國,我是真的打算幫助你在韓國發展,你如果按公司的規劃好好拍電影,要不了兩三年,你父母欠下的債你完全可以憑自己還清。」他道,「可是你還是選擇幫了韓家。」

顧晨已經驚訝得說不出話來。他一直以為自己隱藏得很好,他從來沒想過鄭允浩竟然會知道自己接近他的目的,而且還曾真正地試圖幫助過他‥‥

「你‥‥什麼時候知道的?」顧晨的尾音有些細微的顫抖。

「認識你不久就知道了。」

那當時為什麼不拆穿他?為什麼還要和他在一起?!

這些話顧晨無論如何都問不出口‥‥

顧不上金在中還在場,顧晨顫抖著問:「那你‥‥以前真的喜歡過我嗎?」

金在中有些尷尬地想要偏過頭去,鄭允浩卻更加用力地握緊了他的手,坦然道:「都過去了。」

 

顧晨還記得第一次親眼見到鄭允浩時的情景,那時他在嬸母的安排下轉進了鄭允浩所在的學校,和他在一個班裡學金融。

那時候的鄭允浩性格是孤僻又冷酷的,總是獨來獨往,作為班裡唯一一個東方人,他在整個團體裡面顯得那樣格格不入。

同為韓國人,顧晨慢慢和鄭允浩越走越近,先是成為朋友,再是順理成章地成為戀人,兩個人在國外相處得既像是夥伴又像是情人,同住在一間頗有歷史的公寓裡,但小生活卻過得不錯。

感情開始出現裂痕,大概就是在大學畢業的時候吧。顧晨一直不喜歡金融,那些複雜的片語和長串的公式、資料圖只會讓他頭疼,他想要走到幕前,站在時尚前沿,成為一名TOP Model。

畢業之後鄭允浩選擇了繼續讀碩,而顧晨離開了學校簽入一家模特工作室,每天開始頻繁地出入一些小型秀場。每個人志向不同,鄭允浩一開始對顧晨的選擇還是基本支援的,慢慢地顧晨工作越來越忙,身邊形形色色的朋友也逐漸多起來。

隨著工作逐漸走向正軌,顧晨開始有些飄飄然,圈子裡的朋友一個個都沉浸在充滿誘惑的物質生活裡,每天討論各種時尚品牌、八卦,興致昂揚地出現在各個夜場和時尚酒會上,人際關係複雜起來,各種吃喝應酬是根本無法避免的。顧晨經常在天快亮的時候醉醺醺地被不同的朋友架著送回他們同居的公寓,鄭允浩整夜不睡等著他,等回來的卻永遠是一個神志不清的醉鬼。

兩個人也不是沒有溝通過,而顧晨總是不當回事地笑笑,撒嬌地親親鄭允浩的嘴唇,信誓旦旦道:「知道啦,工作嘛沒辦法,我以後一定會注意的!」

嬸母曾經跟他說過,這輩子對鄭允浩影響最大的就是他的母親,母親去世之後鄭允浩的性格幾乎都被顛覆了,但恰好,母親也是他最大的弱點。顧晨按嬸母說的,對鄭允浩溫柔,為他做飯,關心他的生活,鄭允浩果然很吃這一套,所有看似冷酷堅硬的外殼,其實只是為了把最柔軟的一面包裹住吧。

顧晨覺得,鄭允浩對戀人的那種固執的佔有欲,應該就是從小失去母親的後遺症吧。

有了這個認知,顧晨安心地全力投入到了工作裡。為了登上更大的T台,顧晨不得不在朋友的介紹下認識了幾個圈子裡私生活出了名混亂的設計師,這幾個設計師都是男女通吃,只要長得漂亮就可以。

那時候鄭允浩剛讀博不久,每天被論文和一堆繁瑣的事情折磨得尤其煩躁。所以當他在公寓附近看到正在和一個金髮男人熱吻的顧晨時,他覺得,應該是分手的時候了。

顧晨自然不肯跟鄭允浩分手,更不敢讓嬸母知道他們已經分手,只能低頭去跟鄭允浩認錯道歉,兩個人糾纏了好長一段時間,才終於在不堪的沉默裡結束了這場關係。

結束這段戀愛,就好像跑完了一場累得虛脫的馬拉松。

 

此刻當年的那些記憶歷歷在目,顧晨咬緊了牙關不讓自己顫抖得太厲害,那個時候,那個時候是自己太不懂珍惜了‥‥那時的自己不懂,如果要讓對方付出真心,自己就必須先付出真心‥‥只是這真真假假裡,又參雜了多少真正的感情呢?

「我們真的都回不去了‥‥」顧晨黯然低頭,道:「我明天會和李凱一起回倫敦,這段時間給你添太多麻煩了。」

「保重。」鄭允浩道。

「那些事情,不要瞞著他了。你親口告訴他,總比他從別人那裡聽到的好。」顧晨的眼神轉向金在中,話卻是對著鄭允浩說的。

 

 

 

 

 

 

 

 

 

--55--

 

「剛才他說不要瞞著我的事情,是什麼?」

直到兩個人離開了咖啡廳,坐進車裡,金在中才開口把一直盤踞在腦子裡的問題問出來。

鄭允浩繫安全帶的動作一頓,沒有說話。

金在中被他的反應惹得氣不打一處來,說話的音調也提高了好幾度:「你就準備瞞我一輩子嗎?!顧晨都知道的事情憑什麼我不知道?!」

車廂裡的的時間好像停滯下來,氣氛變得凝重。許久,鄭允浩嘆了口氣,漠然地看著他,道:「既然你想要知道,那就告訴你好了。你說得對,我不可能瞞你一輩子。」

「三年前LK公司被嚴查,是我父親的意思。」

金在中驚得睜大了眼睛,直直地盯著鄭允浩的臉,他面無表情道:「安排人把你抓進警察廳關一夜的,是我大哥。他們甚至專門選了我生日那天下手,就是為了製造我們之間的矛盾。」

金在中從沒想過當年那件事情跟鄭允浩會扯上關係,此刻猛然知道這個事實,腦子竟然有些轉不過彎。

當年的事情,允浩的父親和哥哥都有參與,只是為了要讓他們分手‥‥不惜讓他家公司破產,不惜讓他父親進監獄嗎?!

 

金在中腦子裡一片混亂,半天才問出:「那你是什麼時候知道的?」

「我父親找到我讓我回國繼承公司,我先找諮詢公司對韓國的地產市場做了調查,那時候我才知道LK公司在兩年前破產了。而這個時間和我們分手的時間剛好是重疊的,我就在想,你跟我分手,會不會跟這件事情有關係。」鄭允浩道,「我當時就有點懷疑整件事情跟我家有關,但我找不到確切的證據,也不敢確定。」

金在中換了個坐姿,手托在腮邊,問:「你最後怎麼確定的?」

「還記得我帶你去看我母親的時候嗎?」他說,「我哥見到你的時候,整個人愣了一下。」

金在中回憶起在墓場見到的那個挺拔又不苟言笑的男人,那樣一個一身正氣的人,竟然會是讓LK公司破產的幕後黑手‥‥

「那些偷拍我們的照片,也是你哥交給報社的?」

「嗯。」鄭允浩點點頭,道:「當時他只是想向你施壓,讓你主動跟我分手,所以才會只把照片交給了沈昌珉的大學校友。」

金在中下意識地絞著雙手手指,不知道怎樣該怎樣消化這些資訊。

「你剛才也聽到了,我繼母是韓家的人。前些天你們工地喬遷發生事故,安排那些死者家屬去工地鬧的,就是她。」

「你繼母為什麼要這麼做?這個專案的開發商是TOP集團啊。」

鄭允浩嘴角扯出一絲諷刺的笑,道:「我負責的專案出了亂子,她才好借機彈劾我,我走了,公司就是她說了算。」

所以為了要搞垮允浩不惜用這麼多手段嗎?家人之間也互相算計,這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家庭?出生在幸福三口之家的金在中根本就無法想像‥‥

 

「怎麼這樣看著我?」鄭允浩看著金在中,笑了,道:「覺得我很可憐嗎?我以前真的恨透了這個所謂的家,恨不得待在國外永遠不要回來。」

「那你這次為什麼又決定回國?」金在中問出這話來才覺得後悔,但已經收不回來了。

狹窄的車廂裡,鄭允浩的笑容帶著幾分揶揄:「你說呢?」

「誰‥‥誰知道啊!」被這樣曖昧看著的金在中紅了臉,道:「有大公司繼承當然要趕緊回來了!」

鄭允浩不說話,只是抿嘴微笑。

「笑什麼啊!你從英國回來開始就變得怪怪的,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嗎?!」難怪從突然收到鄭允浩的私信,到兩個人重新見面,再到確定關係,這中間他總覺得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你跟我在一起,這類事情可能還會發生。」鄭允浩道,「我不想你再一次受到傷害。」

「既然這樣,那顧晨又是怎麼回事?你為什麼要找他跟你一起回國?還有房子的事情‥‥」

「我怕如果我爸知道我們在一起,會再次對你家公司下手,只能先讓顧晨幫忙擋一下。韓姨會幫他,所以他可以直到現在都安然無恙‥‥房子登記在他名下,我父親就不會覺察到你身上來。」鄭允浩的表情逐漸嚴肅起來,凝視著金在中的眼神也變得複雜,「如果你因為這個要跟我分手,我無話可說。但是‥‥」

「但是什麼?」金在中眨了眨眼睛。

鄭允浩語氣堅定,緩緩道:「但是,這一次,我絕對不會放你走。」

 

車廂裡靜悄悄。

金在中一個爆栗猛地敲在鄭允浩的頭上,「你這個笨蛋!你就因為這種事情所以一直糾結嗎?!對我來說以前的事情已經過去了!跟LK破產有關的是你的家人,又不是你!你憑什麼說我會因為這種事情離開你?!我都說過我愛你了,在你眼裡我們的感情就這麼不堪一擊嗎?!」

「小在‥‥」鄭允浩難得露出迷糊又欣喜的表情。

「拜託,我也是男人好不好!我不用你處處保護我,下次有這種事情你直接告訴我啊,我完全可以和你一起面對!什麼公司啊家族鬥爭啊我都不管,我喜歡的是你,跟你的家庭無關!」

金在中一口氣吼完這些話,心裡舒暢多了‥‥這些天以來一直壓抑在心裡的難受似乎都在這通咆哮裡發洩了出來。戀人之間,本來就應該沒有秘密,遇到事情一起面對才對啊,允浩這種什麼事情都把他排擠在外面的做法,實在是‥‥實在是太讓人火大了!

 

胸口還劇烈地起伏著,鄭允浩似乎愣住了,坐在駕駛座上表情有點茫然,但下一秒他便重重地把金在中攬入懷裡,側過頭,溫熱的氣息吐在金在中的耳邊:

「你聽好,無論出什麼事情,我都不可能再讓你離開我。」

發動車子,鄭允浩臉上帶著微微笑意:「跟我回家去吧。」

「不去。」金在中在心裡翻了個白眼,他在去沈昌珉那裡的時候就下定決心,絕不再踏進那間公寓半步。

鄭允浩早就猜到他會這樣回答,臉上的笑意更深,道:「我說的是我們的家。以前三成洞那套公寓,我買回來了。」

「什麼?!」金在中驚訝得瞪大了眼睛。

 

車窗外的景色急速後退,這條路,是去往三成洞的。

「很早就想買回來,只是最開始房主不願意賣,費了些力氣才讓他鬆口。」鄭允浩說,「不過他買過去之後重新裝修過,裡面的佈置已經不是當年那樣了。如果你不喜歡,我們可以重新裝,按你的想法設計。」

「你這個‥‥」金在中把腦子裡所有的形容詞過濾了一遍,最後也只能憋出一句:「傻瓜!」

鄭允浩沒有說話,但嘴角的笑卻一直掛著。

「這次的事情就先不跟你計較,你下次要再有什麼事情瞞著我,你就死定了!」金在中惡狠狠地說。

「遵命,老婆大人。」

「誰是你老婆?!」金在中一臉不服氣,想了想,又道:「不過,千萬不能讓我爸媽知道以前公司出事跟你家有關係,他們肯定接受不了。」

「對不起‥‥」鄭允浩道,「我會儘量彌補。」

「不要為你沒做過的事情道歉。」金在中看著鄭允浩的側臉,這個男人,出生在那樣的一個家庭,到底是幸還是不幸呢?允浩他夾在中間,也很難受吧?

「小在。」鄭允浩轉頭看了他一眼,「你比我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成熟了很多。」

這是在說他以前很幼稚嗎?金在中不著痕跡地撇了撇嘴。

「如果可以,那些不好的事情,我希望你從來不曾經歷過。」

金在中沒有回話,卻伸出手去握住了方向盤上的那只手,兩個人的溫度在指尖傳遞,很多話不需要說,也能懂。

如果曾經經歷過的所有痛苦和磨難都是愛你所需要完成的洗禮,那麼,無論有多難,我都願意。

因為愛你,所以,什麼都願意。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