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twenty-five——DAY 25

 

放假了喂!

金在中拖著自己的小行李箱站在宿舍樓下看著空蕩蕩的校園,沒有那邊一對小情侶打情罵俏,沒有這邊一對怨偶抱大腿互相扇耳光,沒有來來往往穿著趿拉板兒呱唧呱唧亂跑的流浪人,瑟瑟北風捲著一片葉子飄飄悠悠的落在他的腳邊,於是頓時有種秋風蕭瑟洪波湧起的失落感,怎麼就放假了呢?!

怎麼能放假呢?!

他這兩天才和大神有點階級共同語言,好不容易才算是地下黨正式接上頭,怎麼就能開始放寒假呢?!

口胡!難道學校不知道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啊喂!一個寒假要放一個多月,這都‥‥嗯,那啥好多個秋了啊!(你要不要脫了鞋子算啊?!),都憋屈成西瓜太郎了啊!

 

「哥,你在這幹嘛呢啊?」金俊秀背著簡單的小包從樓下蹦下來,手裡拎著倆棍兒糖,笑瞇瞇的好像撿了個金元寶。

天知道他是不是撿了個尿不濕當成創口貼了?!

「你怎麼就拿了這麼點東西?」金在中看看自己一個大行李箱再加上兩個背包的行李黯然神傷,他這邊跟逃難一樣,這孩子怎麼悠閒的好像帶著東西去洗澡?

「我讓有天帶回家了啊。」

哼(ˉ(∞)ˉ)唧

‥‥他是真的真的很想知道,金俊秀是怎麼和朴有天那廝攪合在一起的?!

這倆人一個精明的像猴,一個單純的單細胞,一個活泛的跟沸騰魚一樣,一個呆呆的跟呆頭鵝一樣,這碰撞出火花的幾率基本和郭靖愛上黃藥師,蕭邦愛唱最炫民族風是同等稀奇啊喂!

「‥‥那你是先跟我回家還是直接回家?」他們倆在S市的家離得不遠,俊秀從小到大基本都是靠在他們家蹭飯才能茁壯成長成現在這麼個‥‥傻樣。

「我先回家。」

「哦,好,我一會和我媽說。」在中踮起腳看著遠方,這都二十分鐘了,大神說來接他的,怎麼到現在還不來呢?!

「在等大神來啊?」俊秀坐在在中的行李箱上問,「哥,我要採訪你一下,對於即將要體驗異地戀的滋味的你來說,現在心裡是什麼感覺?」

「如果你不想一會被我從火車上扔下去就閉嘴!」

金在中惡狠狠的威脅俊秀,這兩天宿舍的各種人都用幸災樂禍的眼神看著他,巴不得看到什麼哭天搶地的場景才心滿意足,╭(╯^╰)╮。

哼!他和大神才不會因為分開這一咪咪時間而糾結呢,又不是楊過和小龍女分開十六年,不就是一個寒假,不就是過個年,不就是過個沒有大神的年,不就是不能每天見到大神,嗚嗚,有什麼大不了的!

~~~~(>_<)~~~~

「那我等著蹭大神的車了啊,哎呦,有錢人就是好啊。」

在中點頭,大神自己有輛奧迪,當然不是風雲裡的那個灰毛嗷迪,而是一台可以在路上開著跑的四個圈的汽車,自從上次大神開車把他們四個因為大雨而被困在市中心的苦逼娃接回來之後,整個宿舍都振奮的嗷嗷直叫。

啊喂喂!這一群沒良心的,想當年看見他的嗷迪也沒這麼興奮啊,摔!

而他也終於認識到一個非常正經的問題——他,金小在同學竟然在無意中傍了個大款?!還是英俊瀟灑,少年有為的那種?!

OMO,好大的一隻金龜啊,咣當砸到他頭上了,好暈{{{(>_<)}}}

 

「嘀嘀。」

汽車喇叭的聲音突兀的響起,在中和俊秀同時抬頭去看,然後同時愣住‥‥

口胡!這是什麼情況?!

駕駛座上走下來的人竟然是帶著個墨鏡的朴有天,那他家大神呢?!

「呀,有天。」有人歡喜有人愁,雖然金在中大失所望,但是金俊秀確是絕處逢生一樣的迎上去,和朴有天兩個人相見無語的傻笑兩不厭。

人家是海爾兄弟,你們倆是西門子二傻吧!摔!

「朴有天,你把大神交出來。」金在中丟下行李,拉開架勢準備和朴有天決一死戰,一定是朴有天把大神綁架了,然後搶了車子泡俊秀!(喂= =?!)

還沒等他施展自己的攻擊技能,就看見一台重型機車呼嘯而過,嗖的一個擺尾停在他的面前,大神單腳踩地,從頭到腳一身黑,摘下頭盔,用下巴點點了後座:「上車。」

哇塞!古惑仔大神!!

在中腦海中瞬間浮現出大神穿著花短褲,梳著鍋蓋頭,手拿兩把菜刀在大街上耀武揚威的樣子,然後被自己華麗麗的囧到,都怪大七最近一直在看什麼猛龍過江!

「那我的行李怎麼辦啊?」對於大神的話條件反射的服從的在中笨手笨腳爬上機車,「好多東西呢。」

「有天開我車送過去,」某位大神簡單的交代了行李的命運,然後遞過一個粉紅色的頭盔,「我送你去車站。」

粉,粉紅色?!

在中哆嗦了下,他一定要帶著這麼閃亮的跟一朵桃花一樣的顏色招搖過世嗎?!

那首什麼桃花朵朵開是不是就是在大街上看摩托車才有的靈感?!

不過聽大神說話的語氣感覺好像心情不太好的樣子,他還是不要反抗比較好,雖然說胳膊擰不過大腿,但是,大象的胳膊和蚊子的大腿比起來,他還是‥‥乖乖從命比較好。

還沒來得及交代俊秀好好照顧他的行李,不要把有天托運回家了,大神就一加油門,呼嘯的沖了出去。

嗷嗷嗷!

‥‥雲霄飛車啊這是!!!

在中沒來的及閉上的嘴狠狠的嗆了口風,連忙滑下擋風玻璃,伸出兩根手指頭小心翼翼抓住大神被風吹起的衣服,看散發出來的氣場,他家大神,今兒真的好像心情不咋樣?!

金小在同學現在是非常瞭解大神,就算大神不說話,都能從表情,甚至是動作看出他的心情怎麼樣。

 

因為自從那天收到禮物之後,他和大神打破了原來的扭扭捏捏的狀態,約會突然頻繁起來,雖然因為臨近考試,每天見面的時間基本都是在自習室一起看書複習,最多不過就是併排在學校的林蔭道下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兒散步,但是,即使只是這樣他也發現了很多屬於大神的不為人知的小秘密。

點點滴滴都慢慢的滲入他的心裡,其實大神也是人嘛,就像其實水冰月多厲害,也對夜禮服假面念念不忘嘛?!

比如說,自習的時候,大神喜歡靠著外面坐,喜歡看書的時候戴著眼鏡框,即使這位第一高手的視力好到每次看著他的時候都讓他有種被X光照射的身無寸縷的感覺,看書累了就喜歡側著頭看著他的臉,然後慢慢的睡著,而且大神睡著的時候呼吸很輕,所以第一次他們在圖書館看書的時候,以為大神暈倒,嚇得他差點沒有在眾目睽睽之下做人工呼吸。

比如說,大神很挑食,不愛吃魚,但是卻喜歡喝魚湯,每次一起去吃飯,都會把魚夾給他,然後默默的看他吃完。

比如說,大神其實也很毒舌,只是比起昌珉式的毒舌,他更喜歡不動聲色的陰回去,而人家還不明就裡的把他當成救世主看待。

比如說,大神不愛表達,但是卻總是在小細節的地方表現出他的細心,會在身上帶著他喜歡的糖果,會記得在下午太陽光最刺眼的時候挪到視窗把他擋在陰影中,會下雨的時候多帶一件外衣以防多動症的他淋濕了衣服,會晚上給他打一個電話專門說晚安,即使每次他們都在遊戲上說了無數次同樣的話‥‥

大神,其實是真的很喜歡他的吧?!

雖然他總是冷著一張臉,雖然從來不會像其他情侶那樣說著膩歪的話,雖然總是這樣不按常理出牌讓他莫名其妙的找不到北(咦= =?!)。

可是,不管是遊戲裡的即墨大神,還是三次元裡的鄭允浩,都把金在中當成手心的寶,呵護備至。

 

在中越想越得瑟,興沖沖的主動伸出手環住大神的腰,感覺他的身體僵硬了一下然後慢慢地放鬆下來,就好像他的心,一下子柔軟的好像泡在‥‥福馬林,哦不,是泡沫裡的海綿。

他們學校本來就在市郊,到高鐵站的距離更是不遠,以大神這種風馳電掣快趕上飛行器的速度來說,提前四十分鐘出門這個決議完全是浪費,哈利波特騎個掃把可能都追不上大神啊喂。

在中站在火車站的門口,看著大神依舊是冷著一張臉不發一言,終於忍不住開口發問,總不能他們倆就在這對看玩吧:「大神,你怎麼了?」

沉默‥‥

沉默是金‥‥

要是沉默這玩意兒真的是金,那大神早就是黃金礦工呢,魂淡!

「你不高興?」在中靈光乍現,大神好像是從昨天他說要回家了才開始這麼不冷不熱的好像便秘,「因為我要回家了?」

對面的人表情終於鬆動了一點,昨晚剛上線就看見他們家小白菜興高采烈的和不離不棄他們宣佈他要放假了,要回家享清福了,向來遇事淡定,什麼都不放在心上的自己,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就覺得堵得慌,恨不得把那個發了滿屏扭動表情的人抓到面前,塞進口袋裡每天帶在身邊。

「我也沒辦法啊,寒假要過年,必須要回家啊,」在中攪著自己衣服,「要是暑假我還能晚點再走,這眼看就要過年了。」

艾瑪艾瑪!大神竟然也糾結他要回家的事情啊,大神竟然也會不高興啊,大神竟然也捨不得他啊,這是多麼令人振奮的消息啊!

這比告訴他其實數碼寶貝沒有神奇寶貝厲害還要激動人心啊!

「那要不我‥‥晚上再走?」在中抬起頭,大眼睛忽閃忽閃的看著大神,「反正高鐵很快的。」

「路上小心,早點回來。」

鄭允浩終於嘆了口氣,摸了摸小白菜的腦袋,看著他裂開嘴笑的可愛,忍不住把人拎到懷裡,吻了吻他光潔的額頭,然後看著這孩子滿足的一蹦一跳的檢票入站,站在玻璃落地窗後笑瞇瞇的和他揮手。

雖然知道這是不得不面對的分離,但是看著小白菜的身影消失在人群中,還是忍不住的鬱悶了下,看來,該找個機會和丈母娘談談,把人完完全全的拐過來了才安心。

 

「呦,老大,在這做望夫石呢啊?」朴有天送走了俊秀就看見鄭大神正立在原地做地標。

‥‥‥

「哎哎哎,別走啊,你還是騎我的車回去嗎?」

‥‥‥

「你開車啊,」朴有天看著鄭允浩大步流星的開門上車,默默的走到自己的愛駒面前,老大要體驗一把異地戀,他大人有大量讓著他好了,「喂,不對啊,鄭允浩,你把機車鑰匙給我啊,我怎麼回去啊?!」

魂淡!沈昌珉說得對,惹誰都不能惹鄭允浩,這人根本就是隱藏在黑暗裡的窨井蓋,搞不好什麼時候就把人掀翻到臭水溝裡。

「口胡!金俊秀,我的錢包被你拿走了啊。」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有一朴姓男子欲哭無淚,打算沿街乞討回家。

 

 

 

就在金在中覺得自己快要被公車咣當成金米粥的時候,汽車終於到站,和大神分離的悲哀的心情,再看見自己的院門的時候被沖淡,在中拎著行李箱撒丫子就衝了進去。

「當當當,老媽,你兒子我回來了啊。」

正期待這一個熱烈的擁抱的金小在眼睜睜的看著自家老媽抱著一盒紙巾從影碟中抽身出來,瞟了他一眼,然後揮手道:

「嗯,別吵,你臥室的門在那裡。」

口胡!他一定是抽獎送的贈品,他肯定不是親生的?!

怏怏的放下行李,給大神報了平安,看著手機螢幕上大神回覆的簡短的一個嗯字,在中格外的滿足,平時經常忘記帶手機的大神一定是一直在注意著手機,才會這麼快的給他回覆吧。

真好啊真好!

雖然外面的那個不是親媽是後媽,但是,他有大神,哼!

老媽你就羡慕去吧!

你老公笨笨呆呆的,連短信都發不好,還不會玩遊戲,哼哼哼!

 

不過,說起來,他和大神的事情,他應該和老媽先報備下吧,自家兒子好不容易談個戀愛,結果自己性別男就算了,對方也性別男,這個打擊會不會有點大?!

應該會像俊秀被胖子騙說其實機器貓沒有耳朵是因為他把耳朵借給了大耳朵圖圖一樣震驚!

「媽,我和你說個事兒唄,」在中蹭出去,蹲在自己母上大人身邊,砸吧砸吧嘴開口道,「我談戀愛了。」

母上大人依舊沉浸在電影裡‥‥

「對方是,是我們學校,他,他人很好的。」

母上大人淚流滿面,不過還是因為電影。

「他,是我學長,男生。」

在中鼓起勇氣一口氣說完,然後緊張兮兮的看著自己老媽的反應。

「哦~~~~」

母上大人幽幽開口,然後似乎是嫌兒子太礙事,還伸腳把他捅咕到一邊兒。

 

哦?!

竟然只回答了個「哦」!!!

這麼嚴肅的問題,他老媽居然就哦了一下。

口胡!他找了個男人啊喂?!他談戀愛的對象是男人啊?!他這是給老金家斷子絕孫啊?!

按照小說裡家長都應該是呼天搶地,然後狠狠的給他幾個巴掌,最後強制他和大神斷絕來往,最好還是把他送到國外,然後他和大神在生活的壓力下黯然分手的啊,為什麼,為什麼現在他這麼完好無損的坐在地上,而他老媽還沉浸在電影之中,他‥‥想不通啊喂!(這是受虐傾向嗎?)

「媽,我說我談戀愛了,對方是個男人!!!!」

金在中叉腰狂吼,買菜進門的金爸爸嚇掉了手裡的菜籃子,金媽媽則是一臉悲切的抬頭看著他,然後‥‥

金媽媽撲上來,抱著自家兒子一陣猛搖,嘴裡還念叨著:「為什麼,為什麼,New和Tong沒有在一起,為什麼他們要分開,兒子啊,我好難受啊,好難受啊。」

New?Tong?

那是誰和誰?!

他好想吐是真的!

在中艱難的從母上大人的懷抱中轉過頭,看見他家的背投電視上打出幾個大字:

——暹!羅!之!戀!

這到底是個什麼玩意?!

金在中茫然!

「老婆,他們沒在一起?」金爸爸反應過來也衝過來,抱著被金媽媽抱住金在中猛搖,然後看著金媽媽目光含淚的點頭‥‥

於是,緊接著,久未歸家的金小在同學就目瞪口呆的看著老爸老媽仿佛上演言情劇一般,互相呼喚著喊話:

「老婆!」

「老公!」

「不要難過!」

「嗯,我相信New是愛Tong的!」

「嗯!」

啊喂!這倆人肯定不是更年期,這根本就是神經病晚期啊,他們家這麼點兒大的客廳要不要搞得像在山頂喊話一樣啊,你當你們在泰坦尼克號上啊!

被囧的體無完膚的在中在被無視中拐進自己的臥室,他現在非常需要知道暹羅之戀是個什麼東西?!

何方妖孽!竟然敢跟他搶爸媽?!

 

兩個小時後~~~~~~

「嗚嗚嗚嗚嗚嗚~~~~~為什麼New和Tong沒有在一起啊,嗚嗚嗚嗚。」

金小在同學一秒鐘被母上大人附身,拿著紙巾盒子,抽抽噎噎的看著螢幕上最後打出的旁白:

 

——用Mew的話說,如果真的愛一個人,怎能不害怕和他分離,而我們必須接受現實。於是,長大了,寂寞就是沒有了愛,比沒有朋友更寂寞。即使短暫也會刻骨銘心。

 

~~o(>_<)o ~~

實在是太傷感了,怎麼能這樣就結局了?!

金在中頂著紅紅的眼睛關掉播放機,自從準備考試,他都很久沒有登入遊戲了,而且現在他急需和大神討論一下心中的感受。

等待著遊戲轉到上一次登入的畫面,在中盤腿坐在淩霄古殿左顧右盼,這個遊戲場景除非江南大盜出現,否則向來出現的人都不多,今兒也是一樣,冷冷清清的只有NPC和幾個小怪在四處溜達。

在中拖開好友列表,然後劈裡啪啦的開始打字:

 

『留言』【給即墨】:

大神,大神,快去看暹羅之戀。

 

『留言』【給即墨】:

好難受啊,~~~~(>_<)~~~~

 

『留言』【給即墨】:

我們不會那樣的吧?(呆)(呆)

 

『留言』【給即墨】:

我和老媽說了咱們的事情‥‥

 

在中這句話寫到一半,突然停下來,他好像抓住了一個很重要的重點:

他老爸老媽都在看暹羅之戀,而暹羅之戀的取材又是同性愛,那就是說,他們應該不會反對自己和大神咯?!

仿佛打了雞血一樣,金小在同學興奮地幾乎要飛了起來,掏出手機就想和大神彙報,卻看見螢幕上跳出的即時消息:

 

『好友』【小雛菊】:

師父,你來了啊,我正好想和你說點事。

 

他什麼時候收的徒弟?!

金在中一頭霧水的看著螢幕上的ID,努力的回想怎麼會有人拜一隻菜鳥為師,好吧,雖然他是一隻傑出的菜鳥(咦= =?!)

 

『好友』【小雛菊】:

在嗎?

 

『好友』【小雛菊】:

我想問問關於即墨大大的事情‥‥他是不是很討厭我?

 

『好友』【小雛菊】:

師父?

 

提到大神,在中終於想起了這位小雛菊到底是何方神聖,這件事還要追溯到江南大盜出現的那天,險些還造成了他和大神的冷戰‥‥

 

 

 

 

 

Chapter twenty-six——DAY 26

 

說起小雛菊拜師這件事還要追溯到很久很久以前,那是一個月黑風高,伸手不見五指的夜晚,空蕩蕩的大街上只有‥‥

咳咳~~~~

不好意思,竄台了喂!最近午夜十二點的小龍說鬼故事聽多了,口胡!

他這麼一位傑出的小菜鳥(咦= =?!)之所以會收徒還要把時間撥回考試前的最後一次登入遊戲,也就是鬼見愁邂逅江南大盜的那天:

按理說江南大盜不算風雲中難對付的BOSS,但是此角色卻有一個非常變態的技能就是龜息——在HP不足的情況下陷入假死狀態,讓玩家無從下手直到自身恢復。

就是因為這樣,鬼見愁雖然也是綜合排行榜上赫赫有名的高手,在變態的沒事就假死玩玩的江南大盜面前也是無能為力到精神崩潰蹲牆角轉圈,龜派氣功都沒這麼變態啊喂!這江南大盜肯定是忍者神龜的私生子!!

 

而就在這個時候,意外發生了!

一直蹲在一邊的扮演路人甲,某位看起來剛從新手村的醫師突然給角落裡的鬼見愁加血,但是大概是因為新手,這孩子竟然一上來就發動了無差別的“佛光普照”,然後,在場的人,包括一直在邊上圍觀的他和大神都被加了狀態,囧!

於是,江南大盜滿血復活,技能連發,鬼見愁卻因為這一烏龍事件目瞪口呆的被虐了個措手不及,手忙腳亂的換了策略,好不容易逼得江南大盜躲無可躲,眼看著就要一擊絕殺,一直騎著毛驢悠閒悠閒的晃悠著的大神出手了。

——驚天一劍!

大神的絕技一出手,本來就只剩一層血皮兒的江南大盜轟然倒地,然後本來應該被鬼見愁一個人得到的經驗值因為這一下子,嘩嘩嘩的平白無故的落在大神身上不少,而爆出的稀有材料也有一半進了大神的裝備包。

 

【公告】:玩家即墨,玩家鬼見愁,玩家小雛菊聯手抓捕江南大盜,懲惡揚善,獲得極品材料——冰晶石。

 

其實系統消息一般不通報這些的,因為每天在風雲上殺怪的人實在是多如牛毛,但是一旦有玩家獲得了極品裝備或材料,系統就會發佈公告,以示公正。

於是~~~~~~~~

 

『世界』【大咪咪】:

哎呦喂,果然大神一出手,就知有沒有啊,江南大盜都被虐了,朕很欣慰啊。

 

『世界』【妖裡妖氣】:

你當然很欣慰,寡人依稀記得曾經某位仁兄被江南大盜虐的咪咪都癟了。

 

『世界』【內褲套頭上】:

不過,這個小雛菊是誰啊,大神的固定隊伍好像還有一個是幫寶適大人吧。

 

『世界』【喵喵水水】:

經本記者大人查證,小雛菊是剛從新手村出來的醫師一枚,目前未加入任何幫派,好像也沒有什麼固定隊伍。

 

『世界』【離愁滿目】:

‥‥為什麼我嗅到了姦情的味道。

是金花不是菊花來風雲的時候也是菜鳥小醫師吧,貌似也是突然和大神就扯上關係了吧,而且怎麼都和菊花有關呢,難道是,一代新人換舊人了?

 

『世界』【泉水叮咚】:

因為樓上的是狗,吃飽了撐的沒事幹是吧,閒的話自己大頭朝下去落霞峰往下跳,保准比看姦情好玩。

 

『世界』【不離不棄】:

泉水大人,你能不能不要這麼BH!!!【拍肩

 

『世界』【離愁滿目】:

我有人權的,自由發言權,你以為你是誰啊!(氣憤)

 

『世界』【泉水叮咚】:

反正我不是你媽,還有,我怎麼不知道現在動物都有發言權了呢,這裡不是動物園。

 

『世界』【離愁滿目】:

艸,來決鬥!!

 

『世界』【泉水叮咚】:

怕你啊,還離愁滿目,看老娘不把你打成寒鴉社鼓。【咆哮

 

『世界』【俠骨英雄】:

來PKPKPKPKPKPKPKPK!!!

來PKPKPKPKPKPKPKPK!!!

來PKPKPKPKPKPKPKPK!!!

水姐,打他古道西風瘦馬,打他個斷頭人在天涯,讓他嘴賤。【哼

 

【公告】:玩家泉水叮咚與玩家離愁滿目二十分鐘後決戰於紫禁之巔。

 

貌似這場PK最後的結局好像是泉水把人家虐的滿遊戲亂跑還不甘休,最後一直逼得人家在世界上念了五百遍——是我嘴賤才算是完事兒。

這個暫且不提,鬼見愁倒是沒有注意到世界上發生的事情,因為他完全在一心一意的哀嚎:

 

『當前』【鬼見愁】:

老大啊,不帶你這麼玩人兒的啊,不幫忙就算了啊,你怎麼能這麼幹,這跟我生了孩子你當爹有什麼區別啊,我要哭死了啊。(打滾)(打滾)

 

『當前』【即墨】:

‥‥‥

 

『當前』【鬼見愁】:

我不就是校慶的時候TX了下嫂子嘛,要不要這麼記仇啊,你都已經把我的餅乾都捏碎了,我都吃了一天的餅乾渣了喂!!

跟吃沙子一樣你知不知道?!我的奧利奧,我的3+2,我的小熊餅乾啊!!(大哭)(打滾)

 

『當前』【即墨】:

所以?

 

『當前』【鬼見愁】:

‥‥老大,我錯了!!!

我以後再也不敢TX嫂子了!!!(嚎哭)

 

『當前』【即墨】:

交易。

 

然後兩個人靜默了幾秒,在中眼看著鬼見愁歡天喜地的捧著一堆材料跑遠,歡騰的好像腳下裝了倆輪子,滾得那叫一個快啊!

他們家大神啊,永遠都是這麼嘴硬心軟,嘴壞的跟喝了鶴頂紅一樣,心卻是通紅通紅的(咿= =?!)

正想說話的在中卻看見一直蹲在不遠處的醫師小雛菊飄了過來,站在他和大神的對面,扭扭捏捏了半天終於發了條消息:

 

『當前』【小雛菊】:

即墨大大,我能不能‥‥拜你為師?!(害羞)(害羞)

 

『當前』【即墨】:

不能。

 

『當前』【小雛菊】:

為什麼?(哭)(哭)

即墨大大,我真的很崇拜你,你是風雲裡的大大大大高手。

 

『當前』【即墨】:

沒興趣。

 

『當前』【小雛菊】:

可是,你不是收了菊花姐姐做徒弟嗎?

 

處於沉默狀圍觀半天的在中看見自己的被稱為菊花姐姐立刻虎軀一震,差點一口鮮血噴出來。

口胡!什麼菊花姐姐啊,還芙蓉姐姐呢,不會斷句就不要瞎斷好不好?!

 

『當前』【即墨】:

那不一樣。

 

『當前』【小雛菊】:

我真的真的很想拜你為師,我沒玩過遊戲,第一次上風雲,只是想找個人帶帶我,拜託拜託了。

 

『當前』【即墨】:

娘子,我們走。

 

大神寥寥數語打發了新人,拉著在中準備走,在中回頭看著站在原地穿著一襲彩衣的醫師,突然想到了剛剛進遊戲的自己,那個時候他也是這麼無助的在新手村裡想沒頭蒼蠅一樣亂轉,如果不是遇見了大神,那他現在的命運,大概會像那啥裡的火箭隊一樣,永遠變成星星消失在外太空吧。

於是,永遠是一時衝動的某小白菜停下腳步,刷刷刷的打出幾個字:

 

『當前』【是金花不是菊花】:

我收你為徒。

 

大神沉默了。

小雛菊沉默了。

連不遠處飄來飄去的NPC都停下了腳步!

啊喂喂!鬧哪樣啊?!他不就是說要收徒嘛?!

你們要不要好像看見猛獁象和螞蟻打啵兒一樣震驚啊?!你們以為現在是冰河世紀啊,要不要用松子砸你們一下啊喂!口胡!

 

『當前』【是金花不是菊花】:

我是說,你要是不嫌棄的話‥‥

 

吐槽歸吐槽,一個本來想拜153級的大神為師的人突然被85級的菜鳥醫師帶走做徒弟,而且還成了原來想拜師的人的徒孫,這感覺應該和結婚前以為新郎只是黑眼圈比較重,結了婚才發現對方根本是只熊貓一樣鬱猝吧?!

 

『當前』【即墨】:

不行。

 

『當前』【小雛菊】:

我願意,我願意。(轉圈)

師父大人在上,請受徒兒一拜。

 

大神和新晉徒兒的消息幾乎是同時出現在螢幕上,在中看著截然相反地兩種態度,一時不知如何是好。

大神好像真的很不願意收這個小雛菊啊?!

 

【即墨】:不要多管閒事。

 

大神M他的消息很簡短,即使知道大神一定有他自己的原因,但是當在中看見這幾個字的時候,突然就覺得格外的不舒服。

就好像張著嘴騎車的時候不小心吞了一隻蒼蠅,人家還笑呵呵的和你說,沒事,好歹是肉一樣的感覺。

幾乎從認識大神開始,他總是習慣性的聽從大神的意見,大神說往東,他絕對不往西(前提是他認識方向的話!),大神說追狗,他絕對不會攆雞,大神說一邊蹲著去,他絕對不敢趴著‥‥

可是,就在剛剛這一刻,他突然就不想聽大神的,人人平等啊喂,那大神是不是偶爾也應該聽他的啊,哼!

認識金小在同學有段時間的人都知道這孩子表面上乖乖巧巧的像隻小貓咪,只要順順毛就行,但是實際上骨子裡卻固執的可以,認定的事情十匹馬都拉不回來。

曾經為了找他喜歡的一樣東西,胖子活生生的陪他逛了一天的王府井,要不是在宿舍關門前找到那玩意兒,估計第二天還要繼續來。

於是,偶爾小固執小傲嬌發作的在中選擇性的無視大神的提醒,毅然決然的按下了收徒按鈕。

 

【公告】:玩家小雛菊拜入俠骨柔腸幫玩家是金花不是菊花門下,從此師徒攜手,共闖江湖。

 

公告一出,震驚江湖!

這年頭,竟然連名震一方的笑料百出的小菜鳥都能收徒了,那還有什麼不可能?!

一時間,世界裡離婚夫妻求重婚的,退幫幫眾求回幫的,結婚怨偶求離婚的消息鋪天蓋地的襲來。

 

『當前』【小雛菊】:

師父大人,我一定會好好孝敬你的。(撒花)(撒花)

 

這是在中印象裡這位莫名得來的徒弟和他說的最後一句話,之後‥‥

魂淡!之後他根本就沒那美國時間去管這麼個徒弟了,因為‥‥

之後,他們家大神就突然下線,任憑他怎麼留言都不回,打電話也是無法接通的狀態,整個一人間蒸發,害得他心驚肉跳的教唆俊秀聯繫了有天,才在院門口堵到了大神,又是撒嬌,又是賣萌的才把讓大神沒有天天擺個冰山臉把整個學校都封起來。

可是,大神,到底為什麼不願意讓他收小雛菊為徒呢?!

大神雖然不是什麼特別隨和的人,但是好像也沒有對一個陌生人表現出特別大的敵意,難道,第一高手他不喜歡菊花,那,他又是怎麼回事呢?!

總算想起來這小雛菊是什麼人的在中連忙回覆對方,做為大神他家的那位,他應該還是有義務安慰這麼個初入江湖的小青年的。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不會不會,大神怎麼會討厭你呢。

 

在中連連否認的安慰對方,其實心中卻在吐槽:

口胡!大神那裡是討厭你啊,大神那根本就是無視你,估計現在壓根都記不得你是哪號人物了喂!

 

『當前』【小雛菊】:

那就好,師父,大神怎麼都沒上線呢?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可能在忙吧,你有事?

『好友』【小雛菊】:

沒有沒有,只是想問問大神喜歡什麼?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

 

『好友』【小雛菊】:

師父你不要誤會啊,我就是很崇拜即墨大大。(害羞)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燒焦)(雷)

 

『好友』【小雛菊】:

師父,你和大神很熟嗎?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還行吧。

 

他們倆的關係熟的應該比撒了催熟劑的蘋果還熟了吧?!

 

『好友』【小雛菊】:

那,師父你知道大神現實生活裡有沒有女朋友啊?

我‥‥哎呀

 

魂淡!他根本不是吞了一隻蒼蠅,他根本就是吞了一車的蒼蠅,怎麼這麼反胃呢?!

兩朵菊花跟這有什麼好聊的,真是,這位小雛菊徒弟,你還是乖乖的找你的黃瓜去吧,摔!

這邊一肚子火燒的要自燃的在中,到底還是平時太純良,竟然找不出什麼詞陰回去,於是抓耳撓腮的在電腦前悟空附身。

 

『好友』【即墨】:

不會!

 

『好友』【即墨】:

媽怎麼說?

 

『好友』【即墨】:

來YY。

 

大神一連串幾乎同時發過來的消息看的金在中一愣,什麼不會?!什麼媽?!大神這真的是在和他說話?!

弱弱的翻出了自己之前的聊天記錄在中這才明白大神在說什麼:

 

『留言』【給即墨】:

我們不會那樣的吧?(呆)(呆)

『好友』【即墨】:

不會!

『留言』【給即墨】:

我和老媽說了咱們的事情‥‥

『好友』【即墨】:

媽怎麼說?

 

大神,你要不要這麼豪邁?!

那個暫時還是他媽來著,就算平時話少,也不用簡略成就說一個字吧,不知道他會害羞的嘛,口胡!

好吧,他承認,看到這句話他的心情一下子好的想要到街上去跳鋼管舞啊!

「媽怎麼說?」

剛打開YY,大神的聲音就傳了過來,字正腔圓的一個「媽」字把在中的魂兒都驚到了九霄雲外去。

大神,你果然是神!!

「媽她什麼都沒說。」

被大神帶溝裡去了的小菜鳥也跟著一起單字往外蹦,他老媽好像真的什麼都沒說啊,從到家經受了暹羅之戀的驚嚇,然後他老媽就一直在廚房裡忙活的張羅晚飯,他老爹則是接替了老媽的位置在沙發上看電影,對於他宣佈的自己找了個男朋友的事情沒有做任何評價。

「哇哇哇哇~~~~~~嗚嗚嗚嗚~~~~~~呼呼呼呼~~~~~~」客廳裡的金爸爸邊看邊發出各種奇怪的聲音,在中敢保證,大神肯定也能聽見。

「什麼聲音?」

「‥‥那啥,我家養的貓咪,它比較喜歡‥‥喜歡摸仙人掌。」

哼(ˉ(∞)ˉ)唧

老爸對不起!!

我不是故意把你說成貓咪的,還是摸仙人掌這麼精分的貓咪!但是,我總不能跟你未來的兒婿說你聽見的這麼神奇的好像動物園裡動物唱歌的聲音其實是你未來的岳父大人因為看電影看的痛哭流涕、涕泗橫流發出來的吧。

那樣大神一定會以為他們家的人都跟俊秀一樣思維怪異的!!!

「咳~~~~」

在中明顯的聽見大神那邊咳嗽的聲音,以及水杯放下的碰撞聲,正想問問是不是他的解釋太BH,把大神震出了內傷的時候,他們家那個人家人怕,鬼見鬼愁的老媽就拎著鍋鏟子衝了進來:

「兒子啊,你什麼時候回來的啊?」

‥‥‥‥

合著老媽你剛才抱著搖的快要腦震盪的物體是鬼是吧,合著剛剛在客廳裡驚天地泣鬼神的宣佈了大消息的物體其實是靈魂是吧?!

口胡!他到底是多沒有存在感!!

「媽,我下午‥‥就到了。」

「難怪,我就說嘛,我剛才在做飯,然後我突然覺得我為什麼要做這麼多菜,原來是你回來了。」

「多謝老媽你還記得你曾經生過一個兒子。」

「我一直以為我生的是個女兒呢。」

~~~~(>_<)~~~~

他要離家出走!!!

 

「嘿嘿,開玩笑呢兒子,不要撅嘴,」金媽媽揮著鍋鏟子笑的很美很憨厚,「你怎麼一回來就玩電腦啊?老媽很想你啊。」

想的壓根不記得兒子是什麼時候進門的嗎?!

跟他老媽比起來,蠟筆小新他媽美伢那根本就是一慈母啊!

「你是比較想我去廚房幫你洗菜吧。」

「沒有沒有,」金媽媽繼續笑,笑的在中毛骨悚然,「兒子,你今兒回來是不是和媽說了什麼來著?」

「我‥‥」

在中看了眼還在連接狀態的YY,氣絕身亡。

魂淡!早不問晚不問,偏偏大神和他語音的時候問,這讓他怎麼說啊?!

就算是二皮臉也會害羞的好不好?!而且,以他老媽的思維模式,誰知道會說出點什麼啊?!

「老婆,你快來啊。」金爸爸聲嘶力竭的呼喚拯救了絞盡腦汁想轍的金小在。

 

「呼~~~~我媽她比較‥‥嗯‥‥就是外向。」在中戴上耳機繼續和大神聊天,試圖挽回大神心中他老媽神神叨叨的形象。

「嗯,我發現了。」

其實他們家小白菜應該也不是很像金媽媽吧?!

「大神,你回家了嗎?」

「回了。」

「那這麼安靜?」

他們家雖然只有三口人,但是平時都鬧騰的跟什麼一樣,怎麼大神家靜悄悄?

「他們出去走親戚了,還沒回來。」

「這樣啊。」

那邊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在中估摸著是大神在點頭,這人難道不覺得就算點頭他也看不見嗎?

 

兩人不再說話,在中聽著大神的呼吸聲,無意間掃到遊戲裡那位叫小雛菊的徒弟竟然蹲在落霞峰的門口,不知道在幹嘛,不禁咦了一聲。

「怎麼了?」

「就是那個小雛菊,她跑到落霞峰去了。」

落霞峰是大神的地盤兒,基本風雲裡的玩家都很清楚,除了和大神關係比較親近的幾個人以外,其他人絕對是敬請止步,這個小雛菊雖然剛來,但是,也應該知道這個規矩吧。

「我來處理。」

大神簡單的交代了下,在中就聽見那邊鍵盤劈裡啪啦的一陣亂響,然後‥‥

 

【公告】:玩家即墨惡意殺人,昭告天下英雄為民除害。

 

惡,惡意殺人?!

金在中驚!

大神到底幹了什麼?!

風雲OL中玩家之間如果沒有開啟決鬥或者PK模式,而造成某一方被洗白,系統就會認定殺人犯是惡意殺人,不但會變成紅名兒,次數多了,還會昭告江湖,讓大家都來追殺殺人者。

雖然,本服裡絕對沒有人敢不自量力的去追殺大神。

廢話!那是第一高手啊!

愛情買賣和忐忑能是一個等級的嗎?!誰見過懶洋洋敢欺負喜洋洋的啊?!

 

『好友』【小雛菊】:

師父,即墨大大為什麼要連殺我三級!!!!(嚎哭)

 

他,也真的很想知道為什麼?!摔!

「大神,你殺了小雛菊?」

「嗯。」

「為什麼啊?」

「看不爽而已。」

果然實力強的人都可以這麼橫,想洗白誰洗白誰,就算紅名兒了都沒人敢來挑釁。

「可是,她是我徒弟啊,世界裡的人都在說這事兒。」

「你以後少和她接觸。」

「‥‥哦,你們什麼時候返校啊?」

「2月底。」

「這樣啊,現在才一月底。」在中的聲音沮喪,還有一個月才能見到大神,好難熬啊。

「傻瓜,」大神的聲音終於放緩,貌似無意的問了句,「咱媽喜歡什麼?」

咱,咱媽?!

大神,我們還沒領證呢?!

「我媽喜歡‥‥帥哥。」

「咱爸呢?」

「喜歡我媽。」

那邊大神終於沉默了,是他估計錯了,小白菜肯定是金媽媽親生的沒錯。

「‥‥過年後不要亂跑。」

「為什麼?」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知道什麼啊?」

安靜ING‥‥

口胡!大神,你這種說話說一半的毛病能不能改一改啊,不知道好奇心能害死貓啊?!

現在還學會中途下線了,這樣下去他一定會憋死的啊,這跟尿尿到一半突然跟你說這是女廁所,於是不得不收回去的感覺是一樣一樣的啊?!

 

「在在,俊秀電話。」

「來了。」

在中氣鼓鼓的跑到客廳拿起電話,俊秀興高采烈地聲音立刻透過電話爆發出來:

「恩康康,哥,我跟你說個事兒,你千萬不要太激動。」

「不會,你現在就是說你懷了有天的孩子,我都能平靜的陪你進產房。」

「恩康康康,才不是,是有天和我說,允浩哥,就是即墨大神啦‥‥」

魂淡!他當然知道即墨大神和允浩是一個人,他又不是白癡!!

「快說!!!」

「就是大神後面要給你一個驚喜。」

「什麼驚喜?」

「欸?這個有天沒說啊。」

「金!俊!秀!你!去!屎!」

在中撂下電話,在屋裡暴走,這群混蛋啊,喂!

到底是什麼驚喜啊?!

他難道要帶著這個疑問過年嗎?!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