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5-1

 

是否 當我轉過身

就會成為全世界最悲傷的人

缺少幸福 不自由的靈魂

看著世界 對自己笑的殘忍

沒有悲恨

是否 每一次做事的太認真

僅僅因為 我痛的太過深

過於熱衷於寒冷

不在乎不在乎的人

我終其一生都無法觸摸到的光芒,在你身上

My Love , my soul

如果那本就是錯 為何我仍是萬劫不復的執著

當真是我為你流盡所有的淚

才可伴你一次回眸的沉醉

我的罪 換不來你的後悔

你告訴我 是我哪裡不對

你為什麼一定要用冷漠壘砌高牆

讓我脆弱的崩潰

天下沒有永遠不變的笑顏

亦沒有能維持一生的誓言

所有的鏡花水月

都只是一場虛無的守候

 

 

 

窗戶被蒙上一層寒氣,從溫暖的室內往外看,外面的一切都變得不真實起來。

在中光著腳在地板上走來走去,允浩一看他這樣就皺眉頭。

「大冬天的不穿鞋,你是不是想生病了?」

「哎呀,你煩死了。」在中覺得自己整天被他念的頭都暈了。

「我煩,你要是聽話的話我還用說這些?」

「暖氣一直在吹呀吹的,要是生病才怪。」

「反正我說什麼你都有理。」允浩一邊說他一邊硬是把鞋子給他套上。

「你今天休息對吧?」在中坐在沙發上,任允浩半跪在自己面前給自己穿鞋,挺開心的問。

「嗯。」

「那我們出去吧出去吧,我都要悶死了。」

允浩頓了一下,坐到在中身邊,有些為難的看著他:「在中,今天不行,我還有工作要做,等這一陣子忙完了一定……」

「什麼啊,」在中有些不高興,「最近你是怎麼了,忙的連影子都看不見,週末也不肯休息。」

允浩的眼睛裡閃過一絲不自然,但是依然耐心的解釋到:「最近真的比較多事,我會儘快做好的。在中,對不起,過兩天我……」

「好了好了,」在中打斷他的話,笑著親親他的臉,「我沒怪你的,你忙你的吧。」

「我會很快做完的……」

「行了,」在中溫柔的看著他,「知道了。」

 

其實本該在公司裡做這些的,對於自己來講,週末加班也無可厚非。但是就是很想在家裡,能夠看見在中的臉,那張純淨如同處子的臉,能讓自己不安的心立刻寧靜下來。

允浩推了推眼鏡,專注的看厚厚的文件。上面的資料讓他皺起眉頭,但是想了很久,還是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在中輕輕的推門進來,端著一個熱氣嫋嫋的托盤。上面是一杯牛奶和一些點心。

輕輕的放到允浩的手邊,允浩停下來看他,在中笑的很溫情,眼睛裡是滿滿的信任和愛。然後不打擾的離開了。

允浩看著門又輕輕被合上,再看看手上的文件,突然有負罪感湧上心裡。

 

 

大街上開始張燈結綵,商店都被裝飾一新,門口擺放著特意掛上冰霜的聖誕樹。

即使天氣很冷,但是很熱鬧。

在中其實不太喜歡吵鬧,但是新年到來,特別是因為有允浩的存在,這個冬天之於自己,有了另一種意義。

這幾天和鐘點工把家裡徹徹底底的打掃了一遍,雖然允浩覺得已經很乾淨,但是在中自然不會聽他的,搬來折疊梯子,自己動手清洗,連吊燈都不放過。

地板和落地窗明亮的可以折射出所有的光芒,寬敞的大房子,但是卻不再覺得冰冷。

很滿意自己的勞動成果,但是代價是累得腰酸背痛。

唉……在中在心裡嘆了一口氣,果然是老了。想當年,在水產店搬運東西,一箱就是將近一百斤,幹了那麼久都沒覺得什麼,現在隨隨便便做點什麼就累的趴下,最可恥的是在床上,允浩也不知道把自己做到暈過去多少次了,神勇不再啊。

雖然這樣胡思亂想著,但是還是繼續著艱苦卓絕的大掃除。

 

推開二樓允浩書房的門,自從在中禁止他在臥室工作之後,他就把辦公的電腦挪到書房去了。

其實允浩的東西在中是不多碰的。雖然偶爾會幫他做一些,但是從來都不會亂動。這是一個非常基本的禮貌問題。

不過……鄭允浩果然沒有按時整理東西的自覺,特別是最近幾天,忙的昏天暗地的,眼下書房的狀況在在中眼裡,應該用慘不忍睹來形容。年末了,果然事情就多了起來。

估計要給公司的人發紅利了,允浩算是一個挺善良的老闆吧?其實在他手下工作,也挺好的。

在中小心的把零散的紙張放整齊,列印的檔頁碼都是亂的,允浩那傢伙,看的時候不會找不到嗎。

一份東西從厚厚一疊的檔中露出來,被藍色的資料夾裝訂在一起。在中有些好奇的拿起來,無意識的打開看了一眼,立刻愣住了。

模糊的微妙的資料,裡面是一筆筆“Desin”支付的,沒有寫來源,但是數目巨大的金額,全部都是與海外的貿易,運輸方“盛港”這兩個字,讓在中無比敏感。他知道,這是他心裡的一個死結,解不開,也永遠無法忘記。

薄薄的幾頁紙,最下面是正式的好看的簽名——“鄭允浩”。

再熟悉不過的筆跡,此時卻無比無比的刺眼。

條件反射般的合上手中的東西,深深吸一口氣。告訴自己不要多想,但是腦子不受控制的亂了起來。憤怒,痛苦,難受,無力,種種複雜的情感又在心頭翻江倒海的醞釀開。剛才輕鬆的好心情頓時蕩然無存。

在中苦澀的笑了一下。

允浩啊,允浩。我該怎麼辦呢。我要不要告訴你呢。

你怎麼這麼傻。你知道這些年你的痛,是誰造成的嗎。

 

已經沒什麼心情再打掃下去了,在中有些低落的走出去,突然覺得很累。

自己,其實是害怕在心裡壓抑的人,難道一生就要這樣隱瞞下去嗎。

而且,而且,不是在懷疑允浩,只是為什麼,那麼大筆的數額,卻連一個明確的帳目來源都沒有。精明如允浩,怎麼可能在支付合同上含糊。

在中正坐在沙發上想著,門突然被打開,嚇了在中一跳。

「你怎麼回來了?」看清是允浩,在中連忙問。

「回來拿樣東西。」允浩一面答道,一面匆匆去上樓。

「你這時候不用工作嗎?」在中跟在他後面問。

「正在開會,我馬上就走。」

「那你回來幹嗎?不會讓司機過來拿嘛。」

「哦。」允浩頓了一下,才說,「他正忙著做其它的呢。」

在中站在門外看著允浩進到書房裡去,又看著他匆匆走出來,一直沒說話。

允浩出來的時候有些遲疑的問:「裡面的東西,你動過?」

「哦,」在中看著他,「看見太亂了,剛才就整理了一下。但是又怕我放的你找不到了,就又沒弄它。」

允浩點點頭,看了一眼在中,又移開了視線,向樓下走去:「那我先走了,等我回來。」

在中的目光盯著允浩手中的藍色資料夾,輕輕的在他背後開口說:「其實你可以叫我去送給你的嘛,你看你急的。」

「我怎麼捨得讓你累著。」允浩回頭笑笑說,然後就匆匆離開了。

在中在欄杆上靠著,一直都沒動。想了很久才下樓來,拿起手機撥了一個號碼。

「張司機……」

「金少爺。」司機已經和他很熟稔了。

「你……在忙嗎?」在中沉默了一下,突然問。

「沒有啊,少爺有事嗎?」

「真的……沒在忙嗎?」

「這幾天總經理都沒安排我做什麼事,怎麼了,少爺想去哪裡,我馬上開車過去。」

對在中口氣中的疑問方式,電話那邊的人顯然也疑惑了。

「哦,不用了,」在中回過神來,說,「我本來想……現在沒事了。」

「……這樣啊。」張司機還是有些納悶。

「嗯,謝謝你。」在中說著掛上電話。

……司機沒在忙。

允浩對他說謊。

為什麼呢。

這樣的小事情,要來騙他。

在中說不上心裡是什麼滋味,這樣疑神疑鬼的算什麼呢。允浩沒必要故意在生意上的事情上隱瞞他。

可是,可是。是自己的錯覺嗎,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有什麼是自己不知道的,是允浩不想讓自己知道的。

就像他也瞞著他一樣……

 

 

允浩回家的時候都已經是很晚了,在中依然會準備很多好吃的東西,因為知道他在公司肯定不好好吃飯。

看著允浩笑著往嘴裡大口塞食物的樣子,在中心裡舒服了好多,一邊往允浩碗裡夾菜,一邊裝作漫不經心的問:「最近你都在忙什麼呢。」

「不還是那些事。」允浩頓了一下,咽下嘴裡的飯,然後才說。

在中看著他,把到嘴邊的話咽了下去。

不知道怎麼提,甚至不敢去提……

他在懷疑允浩,他怎麼可以懷疑允浩……

可是……

心裡正反反覆覆的想著,允浩突然開口,嚇了他一跳:「明天下午你有空嗎?」

「有,怎麼了?」

「交給你一個任務。」

「什麼?」在中睜大眼睛看著他。

「董事會最近商量著投資餐飲業,我看中幾家位置不錯的店,正在談收購。明天下午讓司機陪你去那幾家店,你去檢查一下那裡的服務品質,順便嚐嚐菜做的合格不合格。」允浩輕描淡寫的說。

「………」在中忍不住一臉黑線,「這算什麼事?“Desin”好端端的投資餐飲業幹嘛?」

「現在的社會,是多元化的社會,懂不?」允浩隨口說了一句,看在中依然一副大惑不解的樣子,於是又說,「哎呀,你到底幫不幫我嘛,幫不幫嘛……」

在中看了他一眼,頓了下,說:「知道了。」

允浩點點頭,一本正經的說:「你要負責任哦,不要隨隨便便看了幾眼就走人了,回來我可是問你要調查報告的。」

「………」

 

入夜,在中輾轉著起身,小心的不去碰到身邊的允浩,摸索著走到客廳喝水。

房子裡一片靜謐。借著落地窗外透過來朦朧的月光,允浩的書房門沒有關好,模糊的看過去,裡面一片漆黑。

在中站立片刻,忍不住輕輕推門進去。沒有開燈,只是摸索著打開允浩的電腦。

幽藍的光像鬼影一般亮起來,過了幾秒鐘,登入介面顯示著需要密碼。

密碼。在中伸出被凍的有些僵硬的手指,輕輕的輸入了之前允浩告訴他的那幾位數。

……密碼錯誤。

在中壓抑的咳了一下,又重新輸了一遍。

依然錯誤。

……允浩改了密碼。

本來也就只有他們兩個人知道的密碼,允浩改了它。

在中有些失神的靜立片刻,半晌,關了電腦,離開書房。

 

第二天下午坐在車裡在中還是挺迷茫的,這兩天他精力透支,都沒休息好。而且他根本弄不清楚自己是要幹嘛,難道要像允浩平時視察工地那樣前呼後擁一本正經嗎?可是也不對啊,就他和司機兩個人啊,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微服私訪?

什麼跟什麼啊……

其實坐在前排開車的司機更迷茫,總經理只是給了他一張紙,上面是幾個飯店地址,然後就囑咐一句:「帶著在中去這幾個地方吃吃東西,不吃到天黑不許回來。當然,呃,不能吃太飽。」

非常奇怪的任務……兩個男人,一個兢兢業業,一個呵欠連天,在後視鏡裡交換了彼此疑惑的眼神,但是車子還是準確無誤的向目的地開去。

從車窗外看去,街上熱鬧非凡,所有的商店都仿佛披上紅妝,掛滿精緻掛飾的聖誕樹被擺放在門外,在冬日料峭的風中反射著冷光,倏忽刺入眼簾。

在中沉默不語的靜坐在那裡,頓了頓,閉上雙眼。

  

When I am down and, oh my soul, so weary;

When troubles come and my heart burdened be;

Then, I am still and wait here in the silence,

Until you come and sit awhile with me.

 

 

細碎的噴泉隨著優美的音樂高高低低的起伏著,不知哀愁的劃出水晶般的弧線。幾架小型的私人飛機在上空低低的盤旋著,把馥鬱芬芳的玫瑰花灑落在花園裡,偌大的花園,竟成一片花海。

剛剛從冷凍庫空運過來的玫瑰,深紫色的花瓣上甚至還帶著凝結的冰霜。被一雙雙專業熟練的手有條不紊的修剪、困紮。深碧色的葉子襯著暗紅色碩大盛放的花。

淚一樣。血一樣。

允浩看著忙碌著的眾人,也不停的賣力整理著,臉上難掩笑意。這一天他等了很久很久,也籌畫了很久很久。

想用一場盛大來昇華他們的愛情。想要在法律上給這份情一個名義。

想要一生握住那個人的手。再也不給他機會飛走。

 

 

「請問二位需要點餐嗎?」

在中隨便看了看,點了幾樣菜,看著那個服務生接回菜單微微鞠躬,又轉身離開的樣子。

其實這種工作並不簡單,每天都要擺出一臉微笑有禮的樣子,真的很累,站到最後腿都會麻。

想想之前的那些日子,再想想現在,真的像做夢一樣。

自己並不是童話故事的主角,卻碰上了允浩這樣的人。人,原來都如此可笑的嗎?因為現在身處的優渥,就把曾經所經受的磨難忘卻了大半。

可是,夢,終究會醒來的。他的允浩,真的就僅僅是一個鄭允浩嗎?

他給了自己所擁有的一切,可是,這些……是全部嗎?

允浩的供養讓他喪失了很多能力。他住允浩的房子,用允浩的車,花允浩的錢,甚至出門身邊都陪伴著允浩的人,像一隻被圈養的金絲雀,他的一舉一動,允浩全知道。

可是允浩呢?他那樣早出晚歸,都是在做什麼。他有像自己想著他那樣想著自己嗎?

他有那麼愛自己嗎?

在中猛地閉了閉眼睛。

怎麼會質疑這個……金在中,神經病。

可是為什麼,總覺得心裡有層薄薄的冰覆蓋在那裡,一觸碰,便化作千萬裂痕,細碎的冰冷,卻讓他暖意全無。

真的沒胃口吃什麼,在中看著對面的司機,司機也象徵性的動了動筷子,然後看看錶,心裡計算著差不多可以了,就清清嗓子說:「少爺,看樣子您已經吃好了,那——我們去下一家吧。」

 

There is no life – no life without its hunger;

Each restless heart beats so imperfectly;

But when you come and I am filled with wonder,

Sometimes, I think I glimpse eternity.

 

 

天漸漸黑了,風也越來越涼。其實並不算是很好的天氣。但是噴泉搖曳在風中的感覺,竟帶著破碎般的淒美,剔透的、不知疲倦的水晶液體,灑落在玫瑰花海上,空氣中滿是一陣陣馥香。

允浩眼中一直都有化不開的笑意,整個花園像夢中之境一般,美的讓人炫目,然而更美的還沒有到來。這個世界上最美的風景,是在中嘴角的笑意。

這一切的一切,都比不過那個人一瞬間綻放的笑容。

只要能一直看著他的笑容……

我就是最幸福的。

又幾架私人飛機低低的盤旋在上空。這次,灑落下來的,並不是象徵著愛情的玫瑰花。而是百合——

漫天漫天潔白的百合花瓣。

像一場紛飛的大雪,刹那間覆蓋了整個天地。

覆蓋住一成不染的路面,覆蓋了在中要回來的道路。

覆蓋了整個溫柔的,迷醉的,冰冷的夜。

 

在中從車上走下來的時候,是有點疲憊的,但是抬起頭的時候,微微愣住了。

非常非常寂靜的房子,沒有一點不正常的地方。但是空氣中卻蕩漾著沁人的清香。

沉重的雕花大門被打開。

霎時,所有的光全都亮了起來。

欄杆,樹木,走廊,還有窗,全都被溫暖美麗的光暈籠罩住,海市蜃樓一般,照亮了整個夜空。

面前,是一條灑滿花瓣的道路。

純潔的,乾淨的,芳香的百合花瓣,鋪滿了他腳下的路。

風一陣陣吹過,所有的植物在風中顫抖,仿佛生來只是為了見證著一刻而存活。

路的盡頭,站著他深愛的男人。

深沉的,英俊的,強大的,給了他整個天堂的男人。

他一直站在那裡,靜靜的等著他,仿佛站了很多很多個世紀,仿佛在生命的開始,就已經在等著他。

允浩手裡捧著一束玫瑰,黑色的風衣翻飛在寒風中,他的背後,是一整片夜空。沒有星光,花園裡卻鋪滿像在燃燒般的玫瑰花。盛大的,像世界的葬禮。

 

You raise me up, so I can stand on mountains;

You raise me up, to walk on stormy seas;

I am strong, when I am on your shoulders;

You raise me up… To more than I can be.

 

噴泉在路旁交織成醉人的弧線,隨著音樂高高低低的起伏著。

在中有些失神的走過去,腳下的花瓣踩上去有奇異的滿足感。允浩一直一動不動的看著他,直到他走進,才能看清允浩嚴重濃濃的笑意。

「你……」在中動了動唇,卻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在中。」允浩眼底的笑容暈染開來,帶著深深的溫柔,凝視了他片刻。然後緩緩俯身。

跪了下去。

「我們,結婚吧……」

在中看著他,突然失去了言語。

「我自作主張安排了這一切,又一次自作主張的沒有給你主動權。但是在中——」

允浩跪在地上,抬起頭對他深深的微笑:「接受我吧,給我一個無堅不摧的家。」

他懷中玫瑰花瓣的頂尖襯著兩枚戒指,剛好正對著在中,允浩看了那對戒指一眼,然後朝他伸出左手。

在中有些失神的看著面前的那隻手,指骨修長,潔淨沉穩,讓他迷戀不已的手,正停留在他視線的正中,正靜靜等待著他給它戴上那個美麗的環。

他只要動動手,從花瓣上取下一枚戒指,再給允浩戴上,就可以永遠的拴住他。就可以徹底地、徹底地擁有鄭允浩這個人。這個他拿全部的生命和靈魂去愛的人。

他這一生,還不曾離幸福這麼近過。

他只要笑一笑,感激一下命運,再安靜的服從,就可以了。

面前的允浩露出這樣燦爛幸福的笑容,真的好想他能一直這樣笑著啊……

 

可是,為什麼風會那麼冷呢……

在這個夢一樣的環境,只有他們置身於此,可是,為什麼他幾乎無法看清允浩的面容呢……

在中怔怔的看著允浩,半晌才輕輕的開口:「允浩啊……」

允浩對他笑的眯起眼睛:「嗯?」

溫柔的,溫柔的氣息。帶著花香,讓他沉迷然後又清醒。

「我們……」在中說,「再等等吧……」

話一出口,在中就後悔了。

因為允浩眼中的光芒霎那間熄滅了,像億萬星辰閃耀的光芒,全都沉沒在大海中。再也消失不見。

夜裡風寒的讓人顫抖,在中看著允浩,有些慌亂的解釋道:「不是的,允浩,你聽我說,我沒有其它意思,我只是覺得有些倉促,我們以後還有那麼多時間,現在你又挺忙的……」

允浩一直默默的聽著,臉上的表情有些黯淡,過了片刻,才又笑了一下,說:「我知道了。」

「允浩……」在中到嘴邊的話又咽了下去。

允浩站了起來,壓抑住心裡的感受,故意輕快的說:「是我考慮不周全,平白無故的就提出來了,一點準備的時間都沒給你。你說得對,我們還有很多的時間,不在乎這一天兩天的……」

在中不敢看他,指甲用力嵌進肉裡。允浩用左手拉住他的手,握緊。冰冷的溫度,血肉中卻隱隱藏著融化岩石的熱度。

「外面風大,我們進去吧。」

 

允浩的右手還握著那捧花,豐腴的玫瑰還處在最美麗的花期。隨著允浩的動作,花頂上的那兩枚戒指動了動,順著包著花的絹紗,滑落到草地上。

允浩沒有去撿,執拗的握緊在中的手,向房子走去。

在中停下腳步,彎下腰,用另一隻手把戒指撿了起來。允浩任由著他的動作,自己站著沒動。

草地上還沾染著水汽。空氣中全都是芬芳的香味。

這是允浩精心佈置的花園,溫暖的燈光,優美的音樂,細碎的噴泉,還有花的海。

好美好美的景色啊……

允浩呐,一定花了好大好大的心思。

在中把戒指放在自己的手心中,握緊。薄薄的環硌的手心生疼。

明明那麼美好,可是自己心裡在想什麼呢。

在害怕什麼呢……

明明,這就是你最希冀的未來啊……

 

客廳裡早已擺了整整一桌精心準備的菜肴。潔淨淡雅的餐具。燭光優雅。燉盅散發著嫋嫋霧氣。紅酒還未開封。

本來,該是多麼美好的畫面。

允浩放開在中的手,走到桌邊去啟酒。然後倒了兩杯,拿一杯遞給在中。然後晃了晃杯子裡深紅色的液體,說。

「平安夜快樂。」

語畢,一飲而盡。

在中握著那杯酒,另一隻手心中的戒指像在燃燒一樣。他看著允浩,半晌才說:「允……我後悔了……」

「傻瓜。」允浩笑笑,摸摸他的頭,「這種事當然要慎重的考慮了,你呀,做做心理準備也挺好的……而我——」

允浩頓了頓,嘴角揚起一個溫暖堅定的弧度。

「有足夠的耐心和時間去等待。」

 

只要他還是他,一切都沒關係……

他最近拼了命的工作,只是想在特殊的今天之前完成,這沒關係……

他不知道的那些,他更多更多的那些準備,包括那兩張他永遠都沒見過的,第二天飛往大洋彼岸的機票。全部都沒關係……

是我沒做到最好,所以你拒絕我,沒關係……

在中,我怎麼會這麼這麼的……愛你。

 

===================================

 

 金在中!!!你這個大笨蛋!!!!

 

另外貫穿後半段文的歌這首曲出自挪威「秘密花園」(Secret Garden) 2001年紅色月光(Once in a red moon)專輯裡的作品

之後被多次重新翻唱演繹。作曲者 Rolf Undsæt Løvland 並邀請愛爾蘭的暢銷作家布藍登格拉漢 (Brendan Graham) 幫這首曲子填詞

歌詞的重點在於感恩的心境,這首歌可讓心靈感受滿滿的祥和與感動

(解說文字來自YUTO:Jakub Wu)

 

同樣的歌~我想讓大家看一下這個視頻,這個讓我看到後來眼眶噙著淚的歌者,他的歌聲太有穿透力了

順便也可以看看中文的翻譯~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BL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