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燦爛的陽光籠罩著整個大地,金在中的宅院四面環水,建了小橋和亭子,假山上流水嘩嘩,一派中國園林的景色。陽光灑在流水上,波光粼粼,熠熠生輝。安靜的宅院裡依稀能聽見流水聲聲,恍如置身古代某貴族後花園的感覺。如不是金在中還在頂樓弄了個露天游泳池,真有種他已經打算歸園田居做老人家的感覺。

剛從游泳池裡出來,末泱便上前伺候金在中穿上浴袍,遞上威士卡,韓赫在一旁報告著剛剛查到的資料。

「查了出入境資料鄭允浩是兩個星期前從費城飛回的韓國。」

金在中挑了一下眉,嘴角是意味不明的笑。

韓赫抬眼看了眼金在中接著道:「他住的那套別墅是在去年購買的,戶主是他自己。」

「一個普通的打工仔會有那麼多的錢去買別墅嗎?有錢買別墅還需要出來打工?一切會不會太不尋常了?看他也不像是什麼無聊的貴公子,專出來做些什麼體驗生活的蠢事。九爺,這個人不得不防,他很危險。」末泱在一旁若有所思道。

金在中玩味的看著杯子裡的酒,「很好啊!多有趣的事兒。」是敵是友這個重要嗎?鄭允浩……他勾唇一笑,眼裡盡是詭異的神采,不管你是神是鬼,你……我都收定了!

 

 

 

鄭允浩一身舒適的休閒衣著,將褲腿挽起,腳上蹬著一雙人字拖,在花園裡給草坪灑水,一副閒適過渡的樣子。見園子裡的涼椅是背對著大海,便當下決定要給涼椅換個方向,關掉水便就去抬那個椅子,因為是實木的,他一人竟然有些搬不動。

他直起腰對著某一個方向說了句:「過來幫個忙!」

半分鐘過去了,沒有一個人出現。鄭允浩有些無奈,「我不會給老頭子說發現了你們,快點來幫忙,不然你們就等著老頭子的召喚吧!」

不到半分鐘唰唰的出現兩個人,恭敬的對著鄭允浩鞠了一躬喚了一聲少爺。鄭允浩面無表情的應了一聲便就給兩人吩咐要怎麼做,便就在一旁又灑起了水。

那兩人將涼椅放好,又端詳了一陣才小心翼翼的問道:「是這樣嗎?」

「嗯。你們可以走了。」

「是!」那兩人戰戰兢兢的又躲回到了暗處,要是被老爺知道鄭允浩已經發現了他們,他們下半輩子也不用過了。

鄭允浩看著兩人有些慘白的臉,竟覺得有些好笑,這兩個人是他之前沒有見過的,想必是老頭子怕熟面孔更容易被認出來便就找了這些新人吧,可惜跟蹤的技術不到位啊!悠哉悠哉的給草坪灑了水後又拿出照相機對著海東拍西拍。弄的跟蹤他的倆人都懷疑他到底是不是傳說中的那個鄭允浩了。

 

 

 

金在中的酒吧從來都有種人滿為患的感覺,想要找個地方坐著那比什麼都難,在舞池裡跳舞隨時都會踩到對方的腳,可客人依舊很樂意來這裡消費。鄭允浩一邊擦拭著吧台一邊觀察著舞池,今日的舞池格外的熱鬧,人們都盡情的扭動著身軀,有些興致高的甚至跳起了誘惑脫衣舞,尺度是越來越大。

「酒吧裡什麼時候開始有了脫衣舞的節目?」

鄭允浩調轉視線看向坐在吧台前隨著音樂打著節奏的沈昌珉,「人們的自娛自樂。」

「我還以為金在中已經不甘寂寞到這種程度了,竟然搞起了脫衣舞這種東西。」

鄭允浩沒有搭言,只是微微的笑了一下,「不喝點什麼嗎?」

「FANTASTIC LEMAN 。」

鄭允浩有些意外的挑了下眉,「還以為你會喝些烈性的酒。」

「那是金在中的愛好,我作為一個醫生還是要隨時保持清醒比較好。」

鄭允浩抬眼看了眼沈昌珉,微微的勾唇笑了下,沒有說話。

「今晚的酒吧有些太過熱鬧的感覺……」沈昌珉皺起了眉。

「這幾天一直都這樣,前天還在樓上包間發現有人在吸食K粉。」

沈昌珉的眉頭皺的更厲害了,「毒品這玩意不能隨便碰,我們的人帶進來的?」

「說是自己帶的。」將酒推到沈昌珉的面前,「那幾個人今天也來了,在二樓。」

沈昌珉冷哼了一聲,「這樣的人就該讓他們滾,不要因為他們沾了自己一身腥。」

「嗯,我會注意的。」鄭允浩笑著點了點頭。

 

金俊秀從警車裡走了下來,抬頭看了看金在中酒吧的招牌,冷哼了一聲拿著搜查令帶著緝毒組的警員走進了酒吧,門口的侍應見狀,連忙向酒吧裡跑去。

「兩個人在這裡守著,你們去後門堵著,其他的人跟我進去。」

金俊秀向裡走的同時鄭允浩也向他走了過去,微笑的招呼著他,「不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

金俊秀一臉無可奈何的樣子,將搜查令舉得鄭允浩眼前,「有人舉報說這裡有毒品交易,我們是奉命搜查的。」

鄭允浩的眉頭跳了跳,笑著說:「我想是搞錯了吧!我們一向做的都是合法生意。」

「有沒有搞錯,等我們搜查後就知道了。對不起我也是奉命辦事。」

鄭允浩眼波回轉,頓了頓,點了點頭,「好!我們會配合的。」隨即命人關了音樂,向沈昌珉沉了沉臉色。

沈昌珉坐著沒有動,一副我只是來消遣的摸樣。

鄭允浩自己帶著金俊秀向樓上走去,金俊秀看著鄭允浩的背影,感覺有些可惜,雖然他和鄭允浩只有幾面之緣,但是他對鄭允浩很是欣賞的,覺得鄭允浩在金在中的手下做事是在自毀前程,甚是覺得可惜。

「希望你們搜查的時候不要太驚嚇到客人。」

金俊秀笑了笑,「我們又不是強盜。」

鄭允浩笑著點了點頭,不動聲色的看著那些員警在各個包間進進出出的檢查著。怎麼會突然會有人舉報說他們這裡有毒品交易,而且金在中事先竟然也沒有得到消息?到底是怎麼回事?

 

 

 

金在中正在聽著手下的人彙報賭場的事宜,桌上的電話就瘋狂的響了起來,吵的金在中頭犯疼。

「你最好有正事!」

「做好準備去警察局接鄭允浩吧,酒吧裡查出有人在交易毒品,鄭允浩被抓去協助調查了。」沈昌珉平靜的說。

金在中的眼眯了一下,「毒品交易?是我們的人?」

「不是,是幾個外國人。也不知道是不是想嫁禍給你,先想辦法把鄭允浩弄出來吧。」

金在中“啪”的狠狠的掛斷了電話,這時韓赫也走進了書房,看著金在中鐵青的臉,小心翼翼低聲道:「酒吧出事了!」

金在中一雙眼淩厲的注視著韓赫,沉聲道:「通知趙翰林,我要見他。」

 

 

 

 

 

 

 

 

第九章

 

趙翰林唯唯諾諾的看著金在中,顫聲解釋著:「請九爺原諒,這次的事實屬無奈。是政府上面下達的命令,我不得不服從。」

金在中勾唇冷笑一聲,「那你是不是可以打個電話提前通知一聲呢?」

「我也想通知您的,可是我當時情況很緊急,我什麼也做不了。」

金在中有些頭疼的摸著額角,「趙翰林,你最好給我放聰明點,和我作對沒有你的好下場。」

趙翰林嚇的一雙腿不停的抖,差點就跪在了地上,「我知道,我知道,沒有您九爺我也坐不上這局長的位子,您九爺的恩我永世都不會忘的。」

「我要的不是你的溜鬚拍馬,做點實事吧。不然你還是提早退休好了。」冷冷的看了眼臉色慘白冷汗直流的趙翰林,站起身向外面走去。「是誰搗鬼,你必須給我查出來。」

「是,是,是。」趙翰林連聲應著,冷汗順著臉頰滴了下來。

 

 

 

一束光從頭頂投射而下,刺眼的白,讓鄭允浩覺得很不舒服。審訊室是不是也該換換條件了?

金俊秀端了一杯水給鄭允浩,有些惋惜的看著他,「你說你找個正經的職業有也不至於落的這樣的下場啊!」

鄭允浩喝了口水,笑了笑,「可是我只會調酒,金在中給的工資很高。」

金俊秀嘆了口氣,開始了正式審訊,「姓名?年齡?……」

鄭允浩一一回答著金俊秀的問題,態度誠懇,老實,毫不虛滑。

「毒品是哪裡來的你知道嗎?」

「不知道。」

「那幾個人你認識嗎?」

「不認識。」

「毒品即是在你管理的酒吧裡交易,你會不知情?」

「每天來消費的那麼多客人做著他們想做的事,我不可能什麼都知道,你不是也來酒吧消遣過嗎?我就不知道你來的目的是什麼!」

金俊秀有些尷尬的咳了一聲,「毒品是不是金在中的?」

鄭允浩低聲笑出來,「你覺得金在中會那麼傻嗎?」

「正面回答我的問題。」

鄭允浩無奈的道:「不是。」

金俊秀輕嘆了口氣,「你小子……休息一會兒吧。」

審訊室的門被輕輕的敲響了,一個穿著制服的員警走了進來,在金俊秀耳邊耳語了幾句。金俊秀神色複雜的看了看鄭允浩,點了點頭。

 

鄭允浩怎樣也沒有想到金在中會親自來,還是在這麼快的情況下。

看著眼前這個略有些疲憊嘴角上一圈青色的男人,金在中難得的放輕聲音問道:「沒什麼事吧?」

鄭允浩無所謂的笑了笑,「沒事。」

「嗯,我會儘快帶你出去的,先委屈一下。」

「嗯,快點!」鄭允浩有些睏的打了個哈欠。

「毒品是你帶進去的?」

鄭允浩放下掩在嘴上的手,定定的看著金在中,「金在中,這是你第二次懷疑我!」

金在中面無表情頓了頓了,「好,我知道了。」站起身準備向外走。

「毒品是不是你的?」

金在中勾唇邪笑了一下,冷冷的看著鄭允浩,「鄭允浩你記住,永遠都不要懷疑我!」話落拉開門走了出去。

看著金在中的背影,鄭允浩有種不能言語的感覺,慢慢的一點點的湧上心頭,很複雜,複雜到他有點頭疼。

 

 

 

時針指向淩晨3點,秒針哢噠哢噠不停歇的走著。金在中的宅院還是燈火通明。

金在中一手揉著額角輕閉著眼眸一邊沉聲問道:「那幾個人是什麼來歷都查出來了嗎?」

趙翰林哆哆嗦嗦的回道:「那幾個人只是一些小嘍囉,並不是什麼幫派的人,毒品的量也不多也就只有3g而已。」

「你確定沒有遺漏?他們的毒品是哪裡來的?」

「他們本都是留學生,因為自己有在吸毒便就順道倒賣一些毒品,至於毒品的來源……現在還不是很清楚,他們只是說是一個韓國人給他們的。」

金在中沉吟的一陣又道:「明天一早我會去接鄭允浩,你記住打點好。」

「九爺……」趙翰林有些躊躇一副不敢言的樣子,抬眼有些怯怯的看向金在中。

「有話就說。」

趙翰林吞咽了下口水道:「這個……您也知道毒品是在您酒吧查獲的……按照規矩明早可能會傳訊您去協助調查。」

金在中放下撐在額角的手,抬眼看向趙翰林。

趙翰林連忙解釋:「只是循例問話而已,走個過場。我知道讓您屈尊去……」

「好了!」金在中不耐煩的打斷了趙翰林的話,「我知道了,辦好你該辦的事。」

「是,是,是,我現在馬上就去。」暗自抹了把冷汗,趙翰林有種自己伺候皇帝的感覺。

 

 

 

美國鄭家大宅。

朴有天將自己剛剛得到的鄭允浩被抓的消息一字不漏的轉達給了鄭老爺子,恭敬的站在桌前等著鄭老爺子發話。

鄭老爺子喝了口茶才道:「必要時再出手,看他可以能耐到什麼時候。」

「明白了。」

看著鄭老爺子冷厲的臉,朴有天一度懷疑鄭允浩到底是不是他的兒子,自己兒子被抓了一點著急的跡象都沒有,販毒是大麻煩唉,哎呦……真是太穩如泰山了。鄭允浩那傢伙也不知道到底在搞什麼,沒事跑回去給人家做小弟,現在還被弄到了警察局,還真是能折騰,他想要的平靜生活就是這樣的?

朴有天真是越想越覺得無語,一邊想著一邊給在韓國那邊的私人律師打電話。

先想辦法給他弄出來,再說其他的吧,老爺子的必要時?什麼時候是必要時?等鄭允浩要真的進去了,才是必要時?那個時候難保老爺子不會拿他發飆,這一對父子是要搞死他嗎?這做人真的得八面玲瓏才行。

 

 

 

 

 

 

 

 

 

 

第十章

 

金俊秀一臉探究的看著鄭允浩,「你說吧,你到底是什麼來歷?金在中親自來探訪你,現在竟然國內最一流的律師也來了。最要命的是你小子從頭到尾一個電話也沒有打,一個人也沒有求助,那些人都自覺的送上了門。」

鄭允浩低頭無奈的笑了笑,隨即又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疑惑的道:「金在中作為酒吧的老闆他不是也應該有嫌疑嗎?為什麼只抓了我?而且還讓他來探視了我?你不怕我們串供?」

金俊秀斜眼看著鄭允浩,哼了一聲,「我既然敢讓他來就不怕你們做手腳,他沒有在現場怎麼可能貿然的抓人,當然也會傳訊他,你們都是嫌疑人。」

鄭允浩點了點頭又問道:「我可以見那個律師了嗎?」

「先吃點早餐吧,一晚上沒有合眼也夠嗆。」

鄭允浩很贊同的點頭,「看來警察局也還是有點人性的。」

金俊秀翻白眼,「不要把我們說成吸血鬼,你等下,我去給你拿,順便幫你叫律師。」

鄭允浩連著打了幾個哈欠,眼角都溢出了眼淚,好久沒有熬夜了,還真有點不習慣了。

 

金俊秀將早餐遞給鄭允浩就只留了一個小幹警守在審訊室外,便走了出去。鄭允浩一邊將三明治外的包裝撕開,一邊問那位律師:「不介意我現在吃吧?」

那位律師笑著擺了一下手,示意他隨意。

「是朴有天叫你來的?」

那名律師點頭,「嗯,朴先生讓我保釋你。」

「其實也沒有什麼大事,毒品不是我的,交易的人不是我的,交易的地方也不是我的,我只是一個打工的,其他的什麼也不知道。」

那名律師笑了,「嗯,剛才也已經和他們做過交涉了,一會兒手續辦齊了,便就可以走了。」

鄭允浩喝了一口咖啡,思忖了一下,「等會兒你先走吧,手續也不要管了。」

那名律師有些茫然的看著鄭允浩,「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一會兒自然會有人來接我,我還不想暴露身份,你先走,朴有天那裡我會給他打招呼的,麻煩你跑這一趟了。」

律師雖然不明白鄭允浩這麼做的意思,但是對方已經這麼說了,他便就這麼辦。

「那好!這是我的名片,有問題隨時給我打電話。」將名片遞給鄭允浩,便就站起身走出了審訊室。

鄭允浩將名片放好,又喝了杯咖啡,即溶的還真的不是一般的不好喝,他有些嫌棄的皺起了眉。坐了一晚已經是腰酸背痛,站起身活動了下筋骨,感覺關節都在咯咯作響,他在想是不是要去泡個溫泉。

 

就這樣他一個人在審訊室裡來來回回的走動著,有限制的活動著筋骨,百無聊賴的觀察著審訊室,思考著有幾個監視器,都在什麼地方,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審訊室的門又才再一次被打開,金俊秀走了進來。

鄭允浩轉過身看著金俊秀,「希望你能保密。」

突然來的律師又那樣被他打發走了,估計現在金俊秀是一肚子的疑惑,不過他沒有解惑的打算,只是希望金俊秀不要把律師來過的事透露出去。

金俊秀皺起了眉,「你很複雜。鄭允浩,我希望你不是壞人。」

鄭允浩歪著頭想了下,「我會努力做個好人的。」

金俊秀定定的凝視著他,他想好好的審視下眼前這個讓人不解的男人,對方給他的卻只是坦蕩蕩的清冽的眼神。

「好了,沒你什麼事,你可以走了。」金俊秀有些氣哄哄又無奈的道。

鄭允浩大大的伸了個懶腰,露出淺淺的笑,「再見!」

金俊秀看著鄭允浩灑脫的背影,不由的嘆了口氣,鄭允浩身上的邪逆之氣,無時不在悄然的釋放著,這個感覺讓金俊秀對他有些擔憂。

 

出了警察局大門深深的吸了口清晨清新的空氣,感覺心裡的鬱氣少了些。停在路邊的車門自動的開了,金在中坐在車裡,什麼話也沒有說,只是微微轉過頭,瞥了眼他,眼神複雜,但是鄭允浩明白他的意思,挑了下眉,便舉步向車走了去。

車在路上行駛的很快,鄭允浩也沒有問是要去哪裡,只是對金在中說了句謝謝,金在中冷冷的看了眼他沒有言語,這樣兩人一路無言。不過這也倒很是合鄭允浩的意,可以好好的補下眠,金在中也沒有那份心思去閒聊,他也幾乎是一夜沒有合眼,也總算是搞清楚了那些毒品的事。

那幾個人確實不是什麼幫派的人,也只是自己倒賣一些小克數的毒品,之所以會選擇在他的酒吧交易,倒是看上了他在道上的地位,想著他的地盤肯定是沒有幾個人動的了的。結果趕上金在中幫派裡有內鬼,趁機黑了金在中一把,雖然沒有給金在中帶來什麼損失倒也讓他好生忙活了一陣。

 

最後車在一溫泉會所停了下來,鄭允浩看見溫泉倆字頓時臉上溢出一絲了笑意,這金在中倒是想的和他一樣了。

金在中見鄭允浩的眉眼間有些驚喜的神色,眉頭也不由的動了動,「一夜沒有怎麼好好休息了,泡泡溫泉放鬆一下也不錯。」

「嗯。九爺安排的很合理。」鄭允浩喜形於色。

金在中微微勾起了一邊嘴角率先走了進去,鄭允浩難得的乖巧很讓他滿意。

鄭允浩心情大好的跟在了金在中後面。

「你吃過早餐了嗎?」

鄭允浩思索了下金在中話裡的意思,「九爺還沒有吃?還沒有吃的話就先去吃點東西吧,空腹泡溫泉不好,吃了飯也得間隔一個小時泡比較好。」

金在中頓住腳步轉過身看向鄭允浩,面無表情道:「我是問你!」

鄭允浩有些尷尬的摸了摸鼻子,「吃了點三明治。」

金在中這又才回轉過身子,繼續向前走,他對這裡輕車熟路,而且那些服務生見了他雖然很敬畏,但是對他完全沒有一絲絲的陌生感,看樣子他是經常來。

「還要不要再吃點什麼?」

鄭允浩懶懶的回了句,「不要,我就想要好好的泡一泡。」

 

 

 

 

一個偌大的池子裡就只有他們兩個人,溫熱的水讓鄭允浩覺得渾身一下就放鬆了下來,酸痛的肌肉也覺得舒服了很多,他緩緩的閉上眼睛,又緩緩的深呼吸了數次,漸漸的放空自己的思想,讓自己全身心的投入到了泡溫泉中。

金在中在他不遠的地方,也是閉眼冥想著什麼。兩隻手搭在臺階上,頭也枕在一個玉枕上,完完全全的放鬆著自己。

其實這是金在中第一次和其他人一起泡溫泉。他不喜歡除了在床上以外的地方那麼赤裸的和其他人相對,別人的眼神和或者是動作都讓他極度的不適。有種不打擾被窺視的感覺。

今日也不知怎麼的竟然讓鄭允浩和他一起,還是這樣赤裸的泡在了一個池子裡。

他緩緩的睜開眼透過那嫋嫋的氤氳看著那個輕閉著眼眸的男人,棱角分明帥氣俊朗的面孔,隨性又邪氣的性格。

鄭允浩……金在中心裡輕輕的念著這個名字。

對他充滿了探究欲。

 

 

 

 

 

 

 

 

 

第十一章

 

鄭允浩緩緩的睜開眼,唇邊漾開一絲的笑意,泡溫泉一直都是他最喜歡的一件事,舒服又愜意。給自己倒了一小杯的清酒,淺酌了一口,感覺甚是舒服。瞥向金在中,還是輕閉著眼眸,淺淺的呼吸的,感覺像是睡著了一樣。

之前紅紅的眼睛,臉色些許的疲憊,想著應該也是一夜沒有怎麼睡。其實對於這件事開始鄭允浩還是意料未到,金在中會親自來處理還特地去看他。金在中對他的似乎好像還是有那麼些上心的,鄭允浩又淺酌了一口,看向金在中,腦子裡有些空白,他不知道這個男人到底是個怎樣的人對他又到底是什麼想法,一切都像是迷霧一樣。

 

金在中緩緩的睜開眼,對上鄭允浩有些放空的眼。那麼靜靜的卻又是緊迫的看著鄭允浩,一股無形的威懾力隱隱的緩慢的飄散開。

鄭允浩失神了一瞬間很快就反應過來,看著金在中有些銳利的眼眸,不再似開始那般平靜,金在中好像有些不悅?!

本是很安靜的池子,輕輕的傳來了倒酒的聲響,金在中想著看來是舒服了很多,竟然還有心喝酒了,對於鄭允浩一人獨酌完全沒詢問他的意思,金在中倒也不惱,這人在他面前是無禮慣了,可是突然感覺到一道視線一直似有似無的看向自己,暫態覺得有些不舒服,結果看見的卻是那人有些放空的眼神。

他在想什麼?

………

鄭允浩迎著金在中不悅的眼神,笑著道:「這酒不錯,要不要來點?」

金在中輕輕的動了一下脖子,嗯了一聲。

鄭允浩倒了一杯酒,端著酒緩慢的小心翼翼的向金在中移了過去。金在中看了眼鄭允浩,他的唇邊一直帶著點點的笑意,眼裡也沒有戲謔的冷意,那笑是發自內心的,這樣一來心裡的氣竟然也消了些。接過鄭允浩手裡的酒喝了一口,又將酒杯遞還給鄭允浩,「少喝點,泡溫泉喝酒不好。」

「嗯。」一邊應著卻又一邊將酒餵進嘴裡。

金在中微皺了下眉,「鄭允浩你把我的話當耳旁風嗎?」

鄭允浩挑了一下眉,「九爺為什麼這麼說?」看向手裡的酒,頓時了然,笑著道:「沒有那個意思,怎麼敢把你九爺的話當耳旁風,我這只是習慣性的動作。」

這人嘴上雖然說著不敢,可是神色上卻沒一絲的畏懼之色,一派隨意。

「鄭允浩你怕我嗎?」

鄭允浩垂目低吟了一下,「九爺是要聽實話還是假話?」

突然金在中勾起一邊唇角笑了起來,一臉的邪氣,沒有說話,只是定定的看向鄭允浩的眼。

鄭允浩迎視著金在中的眼,一瞬間那深的不見底的眼眸撞進了他的心底,邪氣的神色,清亮的眼眸,微濕的髮梢,他竟然有種金在中的唇似櫻瓣的感覺。

濕熱的空氣在緩慢的流動著。

在這氤氳的霧氣裡,似乎在蘊育著什麼……

 

鄭允浩太專注的眼神,讓金在中心裡一下覺得怪異了起來,不是惱也不是怒,就是有些不自然,這讓他不由的皺起了眉頭。

見金在中皺起了眉頭,鄭允浩便一下反應過來,自己看的太入神了。看來泡溫泉又喝酒真的不太好。

「對九爺不是怕,只是禮貌。」

「禮貌?」金在中覺得這個詞很好笑,他鄭允浩什麼時候對他禮貌過了?隨時都是一副放肆的態度吧?!

「我為什麼要怕你?你所希望的就是大家都怕你?然後對你唯命是從?這樣你身邊還有真心待你的人嗎?大家對你也最多是敬畏而已,甚至是沒有感情的。」

金在中微眯起了眼眸,鄭允浩的這番大膽言論,說實話無疑是戳中了金在中心裡的那根刺,對身邊的人他相信不會輕易的背叛他,但是那份忠心到底是構建在怎麼的基礎上的,他確實沒有那份自信去想,他給他們飯吃那些人都會跟著他,他對手下人性些就沒有了威信,可是太壓迫卻又會讓那些人反彈,一直以來該怎麼處理這些問題也是他苦惱的,控制手下人的感情他可還做不到,唯有能做的就是恩威並施。

「所以我只是用我最真實的自己來面對你。」

金在中瞥向鄭允浩,細細的打量著眼前這個隱隱透著一股霸氣的男子,他在自己面前是最真實的?

「你很危險你知道嗎?很多時候你都激怒了我,我隨時都可以要了你的命。」

「可是你沒有。」

金在中將頭又枕回到玉枕上,「畢竟還沒人敢像你,挺新鮮的。」

鄭允浩眉頭跳了跳,收起了唇邊的笑意,眼眸裡染上一層微微怒氣。

「你把我當什麼?玩物?」

金在中感受到身邊這個男人的怒氣,心裡笑了,竟然還敢在他的面前發怒?竟然敢對他的話感到不滿?

「對你的興趣可不止玩物那麼簡單。」

「金在中,你在挑戰我嗎?」

金在中呵呵的笑了一聲,轉過頭一雙銳利的眼眸緊緊的鎖著鄭允浩的眼,「話說反了吧?」

鄭允浩冷笑了一聲,「我鄭允浩不是可以讓你為所欲為的。」

「我會讓你心甘情願的。」

鄭允浩心裡頓時一口鬱氣憋在胸口,「金在中,我沒有興趣陪你玩。」

「可是我對你很有興趣。」

「如果你只是想找一個寵物,那麼你找錯了物件。我是會咬人的。」

金在中直起身子直逼鄭允浩的眼眸,輕緩的道:「馴化野獸不是更有意思?」

鄭允浩微微勾唇笑了,邪氣十足,充滿了蠱惑的味道。

「確實呢!馴化野獸比家貓有意思多了!」

話落伸手勾起了金在中的下顎,傾身吻了上去。唇來的突然,貼上去時溫柔,轉折間卻是充滿了霸氣,充滿了示威。

金在中一手捏上鄭允浩的下顎,有種想要生生將他捏脫臼的架勢。

鄭允浩見好就收,反正也只是想要宣示一下自己的主權而已,不過吻著的感覺比想像中好。

金在中蘊滿怒氣的眼眸,渾身散發的陰冷氣息,讓他忍不住的得意的挑起了眉。

他怒,卻不會動他。這樣似乎也挺好玩的……

看著鄭允浩眉宇間的得意神色,金在中忍了又忍,才壓下了那股怒氣立刻了結眼前這個張狂到不知天高地厚的男人。

「出去。」冷冷的下了命令,一股陰寒之氣緩緩的飄散著。

「不要泡太久,我去給你叫按摩師。」

鄭允浩不理會金在中的怒氣,跨出池子穿好浴袍向外走去,唇邊緩緩的漾開了一絲笑意,一股愉悅之情有心而生。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