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3. 饕餮珍饈(注2)

 

「來了,來了!」金在中慌張的從廚房跑出來,手裡還拿著炒勺。

「做什麼呢,這麼香,我在門外就聞見了。」鄭允浩進屋對著開完門一溜煙又跑進廚房的人說道。週六傍晚鄭允浩結束了加班直奔金在中的住處,金在中同樣在家裡等他,是沒有預約過的默契。

「真會掐時間,剛做好飯你就來了。」金在中端著最後一道菜放在餐桌上,伸手拍了一下鄭允浩正在用手指夾雞丁的手背。「洗手去!」

「啊!」鄭允浩抖抖被打到的右手,惋惜的把兩根沾了油汁的指頭放進嘴裡,雞丁沒偷到湯油味道也不錯!「我還以為這飯是特意給我準備的呢。」另一隻手鬆了領帶,單手脫西裝有些費勁。

金在中走過去給他幫忙,拉住袖子把鄭允浩的衣服脫下來。鄭允浩笑笑表示感謝往衛生間走,熟門熟路像是一家之主。

「搭夥你都沒給錢,憑什麼給你準備。」金在中把鄭允浩的衣服掛好,坐到自己的位置上盛飯。

「這四菜一湯,有葷有素,有涼有熱。你的晚餐還真是豐盛。」嘩啦啦的水聲掩蓋了一半鄭允浩的聲音。鄭允浩從衛生間出來,繞著金在中去坐自己的位置。走到金在中身邊時,彎腰吧嗒一口親在金在中臉上,帶著股調笑味道感嘆道「真是賢慧啊!」

金在中橫了鄭允浩一眼開始吃飯,卻是媚眼橫生惹得鄭允浩咽口水。

 

 

飯後金在中在廚房刷碗,鄭允浩擠過來從後面抱住他。「別搗亂。」金在中繼續忙著手裡的活,也沒回頭,低聲說了一句。只是顯然不見效,鄭允浩得寸進尺的把手往金在中衣服裡伸。

「一個人無聊。」鄭允浩嘟囔著用嘴騷弄金在中的脖子。

「無聊看電視去,我洗碗呢。」金在中聲音軟軟的,不像拒絕反像是勾引。

「電視沒你好看,你洗碗,我給你洗洗裡面?」鄭允浩調笑,就像是紈絝子弟,花花公子的調調。

「嗯啊‥‥」被碰到敏感點這碗是洗不下去了,金在中靠到鄭允浩懷裡。

鄭允浩輕笑,下巴墊在金在中肩膀上,歪著頭對著耳朵吹氣「這才乖。」說著指腹在金在中嘴唇上來回撫摸著,一點點伸進去勾住他的舌。飯後的娛樂活動和夜生活的娛樂活動合二為一。

金在中用舌頭纏住鄭允浩的手指,像是找到攀沿架的藤蔓植物,瘋狂的在上面生長、糾纏。津液順著金在中微張著的嘴角流出,色情又淫靡。

「嗚‥‥」直到鄭允浩抽出手指金在中帶著不滿足的抱怨聲輕哼,扭動著在鄭允浩懷裡的身體極力要求著。

鄭允浩遞給金在中兩根手指放在嘴邊,便快速的被金在中吞進嘴裡舔舐。像只看見骨頭的小狗。鄭允浩燃著欲火的眼睛又染了笑意,側頭親了金在中的臉蛋,問道「手指更好,還是舌頭?或者下面?」

「如果我說手指,你會不會不滿足?」金在中轉過頭滿是情欲的雙眼含著水波注視著鄭允浩.

「如果我同意,你會滿足?」鄭允浩反將金在中一局。把他在自己懷裡翻轉面向自己,吻上。帶著金在中津液的手指撩撥著他的乳頭,惹來細細的哼聲,像是抗議又像是要求。

「在中,在中,給我好嗎?」鄭允浩說的很是忘情,他觸摸著金在中撩撥,而那副妖嬈嫵媚的身體卻真真的是在挑逗他。

「嗯嗯‥‥」金在中應聲和呻吟無異,鄭允浩不確定,加緊了手下的攻勢又問道「在中,讓我進去好嗎?我想要你。」

霧氣蒸騰的雙眸拋了一個嗔怪的眼神,「那,那你,怎麼不脫褲子?」無限的情欲裡充滿了孩子氣的抱怨,似乎他等久了這句話。

鄭允浩低吼一聲便再也不能控制,胡亂的扯掉衣服扔在地上。金在中似乎被鄭允浩的瘋狂嚇到了,手臂摟緊他哀求道「回。回床上‥‥慢,點‥東西在,抽屜,裡面。」

「還沒開始就慢點?」鄭允浩把金在中抱上床笑道,卻也聽金在中的話伸手去拿抽屜裡的潤滑劑。

「我,我上一次,把你餵的,不夠飽嗎?」心跳加速讓呼吸跟著急促起來,濃重情欲讓金在中說話一再的結巴,不過他還是努力的把他想說的話說完整。「你,怎麼,這麼‥這麼,饑渴?」

「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的慌。」鄭允浩調侃道,「我又不是七老八十,而且寶貝你記憶力下降了,你上次有餵過我?」拍拍金在中滑膩的脊背,讓他跪趴在床上,而他自己則躺在金在中的雙腿之間為他口交。一雙大手按在金在中渾圓的臀部上揉捏。

手指慢慢滑向細窄的股縫,來回摩擦,輕按下去柔軟又有彈性。乾爽的褶皺在鄭允浩的手下顫抖著收縮,像是即將開放的曇花。

鄭允浩的口活很棒,深深淺淺掌握著力道吞吐。靈活的舌頭讓金在中銷魂的呻吟。

「啊——」手指的突然進入讓金在中感到不適,扭動了一下腰肢。皺起眉毛。鄭允浩深吸了口氣,滑膩緊致的腸道讓他癡迷。僅僅是探進手指就讓他有想射精的衝動,情不自禁的稱讚道「在中,你真棒!」

「那你做點讓我滿意的事情。」呼吸中夾帶了略有水汽的呻吟,讓金在中的聲音顯得極為誘惑。

「我會讓你爽的寶貝。」簡單急迫的擴張後,鄭允浩迫不及待的進入金在中,但是動作並不粗魯,甚至還不忘了安慰金在中的分身。讓他在痛與快樂的邊緣掙扎發狂。「爽嗎?」

「你還沒戳到。」金在中微微顫抖,雙重的感覺襲擊著他的神經。他感覺到自己的細胞都在叫囂!鄭允浩的陽具很大,讓他感到不適,但是卻有從來沒有過的滿足和安全感。

「我會的。你這裡和我的尺寸嚴絲合縫,我喜歡不得了!」

一場墮落的瘋狂舞曲正在拉開帷幕。

 

 

鄭允浩醒的時候感覺餘韻還在身體裡,妙不可言的滋味。晨勃讓他的下身有了些反應,轉頭看還在自己懷裡睡的香甜的金在中,鄭允浩小心的挪動身體去浴室洗澡。

金在中醒的不算太晚,而鄭允浩已經坐在筆記本前開始工作。聽見聲音鄭允浩回頭看見金在中還帶著一點睡意的眼睛正看著自己。「時間還早,再睡一會兒?還是要起來吃點東西?」

「天亮了,天亮了,地球又轉一圈了,世界還活生生的存在著,還活著,沒想到我還活著‥‥」(注3)金在中啞著嗓子唱著,已經變得清明的烏亮眼睛圓睜睜的看著鄭允浩,明明是在抱怨卻透著股被拋棄的可憐勁。

鄭允浩開始沒聽懂金在中唱得什麼,有點茫然,等到明白以後,不禁大笑,坐到金在中身邊拿過床頭的杯子給他倒了杯水遞到嘴邊。金在中賞了他一個這還差不多的眼神,微微起身把水喝了。

「不舒服?」鄭允浩詢問,手探到被子裡被金在中抓住,狠狠的攥著,發洩不滿。

「你試試一晚上被插了那麼多次!」金在中剜了一眼鄭允浩,卻是媚氣橫生,無限動人。「穿越一場海嘯什麼滋味,我終於親身體會,天崩地裂筋疲力盡,靈魂不在身體裡面‥‥」

鄭允浩低頭親吻金在中臉頰,又討好的拉出攥著自己的手,一根根的親吻手指。笑道「大歌唱家練完聲咱是不是應該起來了?這床單應該收拾一下了。都皺的跟老太太臉似的了。」

被鄭允浩的話逗笑,卻又覺得有些羞。金在中轉身趴到床上把臉埋在了枕頭裡,悶聲道「還不是你的錯。」他們昨晚一直在這張床上翻滾,自己的手無論是快樂還是痛苦都擰著身下的被單。

「哎,」鄭允浩趴到金在中身上,扯下些他身上的被子,親吻白皙的後背,「昨天晚上真的有穿越一場海嘯的滋味?」

「都要死了,我都說了不要了,你還來。」模糊的記憶裡有自己哭著求鄭允浩停下來的話,金在中想翻身掐死鄭允浩,但是昨晚的快感隨著記憶一起升騰起來,害得他渾身開始燥熱。

鄭允浩低聲輕笑,笑意卻很濃重,「謝謝誇獎。」

 

金在中起床故意把一切動作都做的像慢鏡頭一樣,以此來抱怨對鄭允浩昨天晚上不知節制的不滿。但是剛走到浴室,金在中就「啊」的一聲叫了出來。

「怎麼了?疼了?」鄭允浩把剛端進來熱好的牛奶放在桌子上,快步走到金在中身邊詢問著。

「混蛋!」金在中錘了鄭允浩一拳,眼裡帶著委屈的說道「流,流出來了‥‥」

「啊?」鄭允浩剛開始不信,但是看在中尷尬又可憐的表情,有些遲疑的說道「不是吧,我昨天晚上清理過了啊。」

「你是白癡嗎?沒弄乾淨啊!」金在中狠狠的瞪鄭允浩,轉身進了浴室嘭的一聲關了門。

鄭允浩也不知道是不放心,還是玩心大起,站在浴室外面喊道「在中,你自己不行吧,我幫你吧。你別逞強啊!」

「滾滾滾!」金在中脫掉內褲坐在馬桶上等著鄭允浩的精液自己流出來。「不戴套就算了,你還射裡面!射裡面就算了,你還射的那麼深!射的深也就算了,還量這麼大!量這麼大就算了,你還射了那麼多次!射那麼多次也就算了,你還沒給我弄乾淨!鄭允浩,你他媽的混蛋!」

鄭允浩本來還有些歉意,這時候聽著金在中一連串的抱怨,在門外捂著肚子不敢笑出聲,都快憋出內傷來。「咳咳‥在中,我錯了,我錯了,還不行嗎。我下次一定給你弄乾淨!」

 

 

 

 

 

Chapter 4. 同居

 

朴有天本來到客廳倒水喝,看見鄭允浩房間門沒關,人在裡面收拾東西,外衣皮鞋穿戴整齊從進門就沒脫過。儼然一副馬上要離開的樣子。朴有天便走過去站在門邊倚著牆一手拿著杯子,一手抱臂,調侃道「哥們,交女朋友了啊?」

鄭允浩否認,也不算是說謊,但是朴有天怎麼會信,這一個星期五天有三天鄭允浩沒回來,看樣子週末也肯定是要出去過了。「我可獨守空房好幾天了啊。」

鄭允浩回笑道「今天早上我回來屋裡空氣不太好啊。」

朴有天昨天把床伴帶回家鬧了一晚上也沒放空氣,早上起來推門時正好趕上鄭允浩回來穿過客廳回自己房間路過朴有天的房間,出來的味道挺沖也挺重。朴有天倒是不會為這事害臊,還挺驕傲的伸了個懶腰「天生的,我注意,多換空氣。」

鄭允浩笑笑,拍了拍朴有天肩膀從他身側走過,算是打過招呼說再見。

 

這個星期金在中上白班,鄭允浩就移民金在中的小公寓了。

晚飯後金在中撥了一遍電視發現沒有樂意看的節目,就放了一張租來的牒子,兩個人坐在沙發上看電影。看到一半鄭允浩起來去廁所,金在中讓他順路去廚房給他拿瓶優酪乳來。等鄭允浩回來,發現本來兩個人坐的沙發,現在被金在中一個人佔據,躺在上面圈著腿抱著靠枕。

鄭允浩走近,金在中也沒有要起來的意思。鄭允浩過去放下優酪乳,抬起金在中的半個身子。金在中就軟軟的靠鄭允浩的手支撐著,鄭允浩坐下,把金在中的腦袋放在自己腿上。金在中笑笑,挪挪身子找了個舒服的位置繼續看電影。

電影看到快結束的時候,金在中覺得頭頂突然暗了些,沒在意,等到聽見呼嚕呼嚕的聲音,才發覺鄭允浩睡著了。這傢伙,自己躺的這麼舒服都沒睡,他歪著個腦袋睡的到香。

金在中輕輕起身,想叫鄭允浩去床上睡。卻見那睡顏毫無防備的沉香,有些心動。玩心大起,拿起喝完的優酪乳瓶子,擰開蓋子,用手指沾沒有喝乾淨的瓶壁。沾上優酪乳的手指去塗鄭允浩的嘴唇,像上了一層霜。金在中便擠在鄭允浩分開的兩腿間,跪在沙發上,附身吻鄭允浩的唇。舌尖逗弄似的撥弄著鄭允浩的上下唇瓣,又似喝牛奶的貓兒舔舐著鄭允浩唇上的優酪乳。小嘴像嬰兒吸乳頭一樣嘬住鄭允浩的唇,想用舌頭舔舔齒貝,卻突然被一口咬住。金在中哼了一聲,鄭允浩就反客為主,吃了這擾人好眠妖精的唇。

一場唇舌之戰結束後,金在中有點氣虛不穩的拍拍鄭允浩的臉,扒著他的下巴把嘴打開,探頭往裡看「牲口,咬死我了。」

鄭允浩拉下金在中的手說道「那是誰美得直哼哼?」

「我那是求救,求救!」說著金在中就用鼻音哼出救命的音。「哼哼——」

「聽著跟叫床差不多,看來是天生的很淫蕩。」鄭允浩說的放肆又色情,摟著金在中的腰把臉埋在金在中胸前悶笑。

嗷嗚!金在中嚎叫一聲一口咬在鄭允浩的肩膀上。

「到底誰是牲口啊!」鄭允浩扯金在中的腦袋,好大勁才讓金在中的牙和自己的肩膀分離。金在中還嗚嗚的發出不滿的洩憤聲,兩排小白牙緊咬著。

「牙癢了?我給你撓撓?」鄭允浩捧著金在中的臉,用舌頭敲金在中的牙「開門接客了。」

金在中的滾字還沒出來,就被鄭允浩鑽了空子擠進來,又是一番拉扯追逐難捨難分。

 

「起來,洗澡去。」金在中費力推開鄭允浩,感覺自己被鄭允浩吻得大舌頭了,話都說不利索。難道下面有反應,這舌頭也跟著漲起來了?

「那一會兒洗香香給親親?」鄭允浩看著從自己懷裡出來的在中,拉住手學著小孩奶聲奶氣的撒嬌。

「還洗白白給抱抱呢,鄭允浩你多大?」

「行啊,你說的啊。我這就洗澡去。」鄭允浩一溜煙的跑去浴室,金在中才發覺自己被他算計了。算了,反正他就是佔佔口頭便宜,他們倆在一起哪天不行床笫之歡。其實鄭允浩便宜佔大了,金在中是被他吃乾抹淨不留渣了,但是人家金在中樂意!

鄭允浩去洗澡,一進浴室看見洗漱臺上放著幾個沒拆封的瓶瓶罐罐,還是日文包裝的。鄭允浩好奇,探出頭來問金在中這些是幹什麼用的。

「網購的護膚品什麼的。」

鄭允浩裝著恨鐵不成鋼的樣子捂臉,擠兌金在中「敗家媳婦這得多少錢啊。」

「又沒花你錢。」金在中哼了一聲。

「我老婆我不花錢誰養啊。怪我沒給零花錢?」

「誰是你老婆。」說完金在中又做了一個滾的口型,表情卻是歡喜又曖昧。

鄭允浩壞笑,摸了一把金在中的臉蛋「用了以後是不錯,夠嫩的。」

「誰跟你一樣皮糙肉厚的,跟野豬似的。」金在中損鄭允浩,也吃豆腐的在鄭允浩腰上掐了一把。

順著臉蛋往下摸,四指托起下巴,大拇指在下唇上流連了兩下輕輕的往下撥「這小嘴豬肉可沒少吃。」

「臭流氓。」瞬間明白了鄭允浩意思的金在中也純潔不到哪去。兩個人都不是初識情欲的少年,但卻像新婚似的,每每都膩在一起翻雲覆雨魚水之歡。

鄭允浩被罵得一臉得意的笑,拍拍金在中屁股恢復了點正經「讓我先洗澡。」

鄭允浩不鬧了,金在中卻來勁了,扭了扭腰,做樣子往鄭允浩懷裡擠「相公,我們一起洗嘛。」

鄭允浩配合,學京腔「娘子,這主意,甚好,甚好。」

 

可惜無奈,浴缸太小,兩個超過一米八的大男人擠在一起就像漢堡裡的醬,稍用力拿就會擠出來。所以不是金在中的腳踹著鄭允浩腰,就是鄭允浩的手打了金在中的臉。

金在中終於怒了,吼道「把你那豬鞭(注4)拿遠點!」

「嘛玩意?」鄭允浩沒聽明白。

「豬鞭!」金在中又強調的重複一遍,用手推了一下鄭允浩的陰莖「頂著我呢!」

「你不跟泥鰍似的動來動去,它能站起來嗎!還有瞧你起那個沒文化的名!」

「你知道什麼叫文化嗎?豬鞭,那是學名,學名!」金在中也不干示弱,一邊打著沐浴液一邊吼「那麼擠我能不動嘛,何況你還總打我。」

「我打你?你怎麼不說你踹我呢,好幾腳了。都內傷了。」鄭允浩一把搶過金在中手裡的沐浴球給他往身上擦「打個沐浴液你也這麼慢,出土文物也沒你這麼洗的!」

「內傷,應該一腳把你這豬鞭給踹折了。我們這叫乾淨!誰跟你一樣整天往泥裡滾。」

「你看見我滾泥了?我可就滾你的床了,還是咱倆一起滾的。我豬鞭,呸,我這槍折了你屁眼咋辦。」

「鄭允浩,你個流氓,說話文明點!」金在中被鄭允浩洗的舒服,打完沐浴液又給沖水,儼然少爺一樣躺在浴缸裡。

「肛門?那我這是豬鞭,你這是什麼?雞屁股啊。」鄭允浩和金在中鬥嘴,洗得卻細緻,動作也溫柔,每次開花灑淋浴,都先把手伸進水裡試溫。

「你!」金在中被鄭允浩最後這句刺激到,半躺的身子一下子從浴缸裡坐起來,瞪圓了眼睛看鄭允浩。

鄭允浩沒覺得自己玩笑說的有點過,還繼續道「本來就是雞奸(注5),我又沒說錯,挺合適的。」

「把話收回去!」金在中重重的拍了一下水。濺了兩個人一臉一身,好在都光著本來就都是水。

「什麼?」鄭允浩愣了一下,見金在中的臉色不善,試探著問「真生氣了啊。」

鄭允浩看金在中繃著臉不說話,便開口哄道「我開玩笑呢。別不識逗啊。那多沒意思。你不還說我呢嘛。我都沒急,是不是。哎呀在中,別不理我啊。我錯了還不行嗎。」

「那你不許再說剛才的話。」金在中吸吸鼻子。玩笑可以開,但是剛才那話戳到了金在中的痛楚,還是被鄭允浩戳到的。讓金在中覺得有些受不了得難受,委屈,傷心。

「那你把豬鞭也收回成嗎?」鄭允浩討好的看著金在中,可憐巴巴的。

金在中被那樣子逗樂,但是憋著沒笑,想想確實是自己先擠兌鄭允浩的,點點頭「成。」

「哎,咱得公平,對吧。」鄭允浩抱住金在中,在滑膩的皮膚上摸搓。「眼圈都紅了,心疼死我了。你摸摸。」

金在中剛想否認,說自己沒哭,就被鄭允浩拉著手往下面去。「你心長那了!」

「連鎖反應嘛!」

「怪不得沒心沒肺的,死性不改,你就適合做一個流氓。」金在中樂出來,鄭允浩就是一個活寶。

「知道這裡真正的是什麼?」鄭允浩把金在中在自己懷裡翻轉,手探向在中的後穴,在褶皺粉嫩的洞口打圈。感覺到金在中在自己懷裡微顫,便咬住他的耳垂挑逗「這裡是伊甸園。」

 

 

 

 

 

 

Chapter 5.嘴皮子戀愛

 

金在中工作的酒店是24小時營業,因為他們老闆還在周圍開了娛樂場所,可以說幾乎是一條龍服務。金在中一個星期是白班,一個星期上夜班。白班就是正常的營業,夜班過了12點基本上就是送外賣的業務。鄭允浩是朝九晚五的公司職員,所以肯定有每隔一個星期就與金在中的上班時間衝突。

下午沒有工作的時候就容易犯瞌睡,突然聽見QQ咳嗽的上線聲鄭允浩來了精神。因為他QQ上目前只有一個人就是金在中。大學畢業以後鄭允浩上班出國培訓就放棄了國內盛行的企鵝,改用了MSN。再後來時間長了,帳號也忘了,鄭允浩也就再沒用過QQ。老朋友有電話,想聊天就上MSN。可是金在中沒有MSN,他說那是文化人的東西,他一普通中國小市民就用QQ方便。所以鄭允浩特意為金在中申請了一個帳號。

【同道中人:起來了?】

【春天想戀愛:嗯,還睏。】

【同道中人:親口就不睏了(KISS的表情)】

【春天想戀愛:嗯,回親。】

【同道中人:漱口去!】

【春天想戀愛:55555你嫌我!】

【同道中人:看來是沒睡醒,還撒嬌呢。】

【春天想戀愛:我睡醒的時候不撒嬌咩?~~~~(>_<)~~~~】

【同道中人:撒潑比較多。】

【春天想戀愛:鄭允浩!】

【同道中人:行啊,敢叫全名了。】

【春天想戀愛:操!】

【同道中人:這麼饑渴了?寂寞難耐了?還不到一個禮拜呢,想死我了吧。】

【春天想戀愛:屁。】

【同道中人:雖然你只打了一個字,但是我可以理解了,身體離不開我了是吧。^ ^】

那兩個彎弧看起來像是隻狐狸奸笑的樣子,金在中咬著麵包運氣,又讓鄭允浩佔了便宜。不過確實想他,確實寂寞,確實想和他做愛。而金在中也很喜歡這樣和鄭允浩鬥嘴的日子,戀愛的感覺。

【春天想戀愛:你生殖器長腦子裡了?】

【同道中人:那每次我們愛愛,不還得先開瓢?】

金在中對著螢幕笑,鄭允浩這人有時候像個色魔,有時候又像個孩子。

 

【同道中人:吃飯了嗎?】

【春天想戀愛:正吃著呢,麵包。】

【同道中人:會做飯還不好好注意自己身體,那東西多沒營養。】

【春天想戀愛:我們酒店管飯,現在先湊合一點。】

【春天想戀愛:要不今天你來我們這吃飯吧,反正你自己也不會做,每次都去外面吃。】

【同道中人:你們那個是酒店啊,明明是搶錢的,吃一頓,我三分之一工資沒了,後半個月你養活我啊。】

【春天想戀愛:o(≧v≦)o~~好啊,我養你。】

【同道中人:???撿錢包了?】

【春天想戀愛:我養你,我當1。】

【同道中人:我就覺得肯定有陰謀,幸好被我這個聰明的腦袋,敏銳的雙眼給識破了。】

【春天想戀愛:你當你是柯南呢。】

【同道中人:柯南是偵破案件的,我是研究你的。】

【春天想戀愛:聽著像法醫驗屍(@﹏@)~】

【同道中人:我對肛腸比較有研究。我用大頭小眼的窺視鏡總看來著。】

【春天想戀愛:你就得三句不離老本行嗎。-_-|||】

【同道中人:笑,謝謝誇獎。】

【同道中人:=電話。】

 

鄭允浩的電話是家裡來的,老媽的聲音很興奮,但是聽的出極力遮掩。因為他瞭解他老媽,他老媽也瞭解他。能讓鄭老媽興奮的事情只有兩件,一鄭老爸漲錢了。二鄭允浩有(女)對象了。第一種,鄭老爸最後一次漲錢在十年前,從此雷打不動的那些月份,雖然不少,但是鄭老媽總希望越多越好。畢竟有個兒子想著結婚給買房呢。而第二,是從來沒有發生過的,所以鄭老媽就降了一個級有人介紹物件。老媽興奮估計多半是又有人給他鄭允浩介紹物件了,極力遮掩是因為鄭老媽知道兒子討厭別人介紹物件,怕把兒子嚇跑了。

「允浩啊,媽媽沒有打擾你工作吧。」

「沒有,您有事?」其實鄭允浩想說有,不算說謊。因為鄭媽媽已經把鄭允浩的婚姻大事安排為家庭工作的重中之重,算是他們家三大工程之一:結婚、買房子、抱孫子。而他現在正在和金在中談情說愛,也算是工作。

「沒嘛事。那邊工作挺適應的吧。自己注意照顧自己。」

「嗯,我知道。您跟我爸也是。」也許剛參加工作就同意出國培訓大部分是因為自己的前程,那麼同意調到A市,完全就是為了躲避父母。他不想讓父母知道自己的性向傷害他們,也不想委屈了自己。

「這週末沒事吧,回家一趟吧,你都有好幾個月沒回來了。」不只是因為給兒子安排了相親,做母親的想兒子是必然的。

「這週末‥‥」鄭允浩蹙眉,他真的不想回家。

「公司又有事啊,你們公司怎麼週末總加班啊?」

「不是,有約會。」鄭允浩不可聞聲的嘆了口氣,用公司當擋箭牌有兩個月了。他都和金在中在一起。

「約會?小浩你有女朋友啦?」鄭媽媽很高興,急急的詢問。

「不是,同事聚會。」

「非年非節的聚什麼會啊。」鄭媽媽顯然不太相信,「你請個假回家來吧。家裡電視前兩天也出了點問題,你爸爸不會修,想找人修,我怕他們騙我們這老頭子老太婆的,你回來給弄弄。」

「哦,我知道,週末我回去。」鄭允浩妥協,反正回去一次總不能逼婚吧。過兩天就回來了。

 

【同道中人:回來了。】

【春天想戀愛:這麼慢,釣小男呢?】

【同道中人:勾搭小女呢。】

鄭允浩發出去這幾個字自己都忍不住笑,奔六十的老媽被自己說成小女。還帶調戲。

【春天想戀愛:( ⊙ o ⊙ )!鄭允浩你把自己掰直了??】

【同道中人:我說我是BI(注6)你信嗎?】

【同道中人:人呢?】

金在中無語的時候總會打上一個表情,或者一行省略號,可是這次鄭允浩等了半天也沒有回復。如果不是頭像還亮著,鄭允浩真的以為金在中已經下線了。鄭允浩想金在中是不是生氣了?但是金在中生氣了會罵他,不會沉默。鄭允浩覺得自己煩躁,這樣沉默的金在中讓他有些無措,因為兩個人從沒有這樣的局面。不是互相擠兌的鬥嘴,就是粗喘呻吟的相愛。兩個人在一起不到三個月,不說話的時候很少,即使像安靜的看書、看電視之類的時候,鄭允浩感覺到的也是一種安詳的靜謐,舒服的讓他覺得心情和身體都很放鬆。但是現在這樣讓他覺得煩躁,甚至有點壓抑和心痛。

 

【同道中人:逗你呢,我不是。】

鄭允浩自己解釋了這句話,他不是雙性戀,他不會和女人做愛。所以他才很苦惱不知道如何面對父母。但是他現在覺得他應該是那句話說錯了,應該跟在中解釋。可是為什麼錯,為什麼說了那樣的話,金在中就不說話,他不知道。

金在中看著螢幕十分鐘,等來了鄭允浩的一句不是。他覺得自己有點腦殘,不是雙性戀不代表著誓言,也不代表著一定不結婚。可是他剛剛看見鄭允浩那句【我說我是BI你信嗎?】的時候,腦子嗡的一下,一片空白,然後就覺得有些害怕。自己想要個安慰,那句「逗你呢,我不是」或許離自己想要的近一些吧。於是雙手又開始敲擊鍵盤。

【春天想戀愛:拉屎都不讓人痛快。】

【同道中人:那您接著拉,我不打擾了,小的退下。】

【春天想戀愛:你當線屎,拉一半出來,我再回去。】

【同道中人:注意飲食,切忌注意飲食。不要拉肚子!】

【春天想戀愛:我能當這話是你關心我嗎?】

【同道中人:要不然呢?】

【春天想戀愛:你是怕你那話兒沒地方施展吧。】

【同道中人:不還有你那小嘴小手呢嗎。不過恭喜你,答對了。】

【春天想戀愛:死去!】

【同道中人:去年是寡婦年,你趕不上了。】

【春天想戀愛:今天是你忌日(╰_╯)#】

【同道中人:你又發這個表情勾引我。不好意思捂臉笑。】

【春天想戀愛:什麼眼神,那個是憤怒!】

【同道中人:哦,這樣。可是你生氣的時候很煽情。狂笑!】

【春天想戀愛:鄭允浩,老子要奸了你!】

【同道中人:在中,這麼半天了,你還沒睡醒呢?】

【春天想戀愛:‥‥‥】

鄭允浩笑了,他覺得可能是自己多心了,金在中剛才應該是真的去廁所了。

【同道中人:說個噩耗。】

【春天想戀愛:說!】

【同道中人:週末我得回家。】

【春天想戀愛:放鞭炮,吃喜麵。】

【同道中人:這麼不想見我?背著我有人了吧。】

【春天想戀愛:你是聰明哈。】

【同道中人:一會兒網購個貞操帶給你。】

【春天想戀愛:我給你買了條狗鏈。O(∩_∩)O哈哈~】

【同道中人:= =!】

終於扳回來一句,金在中心理美。不過想到鄭允浩週末不能來,又有點鬱悶,思考著是要養精蓄銳等待週一呢,還是五打一緩解一下。別怪他想的色情,男人嘛。

【同道中人:我要準備下班了,你還不去上班,不怕遲到?】

【春天想戀愛:哎呀,都是你的錯。我這就走。88】

【同道中人:我提醒你,還是我的錯了,親口再走。】

【春天想戀愛:事多,親。】

【同道中人:回親,寶貝路上小心。】

看著“春天想戀愛”的頭像變暗,鄭允浩伸了個懶腰,還有十五分鐘下班。收拾東西,決定採納金在中的建議,破費三分之一的工資。

 

 

 

注2:饕餮珍饈:饕餮:傳說中的龍的第五子,十分貪吃,見到什麼就吃什麼,由於吃得太多,最後被撐死。後來形容貪婪之人。珍饈:原是美食的意思,也可解釋為美色。也可是比較美好,比較漂亮的東西。

注3:「天亮了,天亮了,地球又轉一圈了‥‥」:出自SHE專輯<我的電臺FM>中的《天亮了》

注4:鞭:雄性動物陰莖。例如牛鞭羊鞭狗鞭等等。中醫傳統觀點中有「以形補形」這個說法,所以很多人以為可以通過食用雄性動物的生殖器官來達到壯陽的效果,但實際上動物的“鞭”(陰莖)是由3個海綿體和一層包皮構成,並不含有激素的成分,一旦與動物體分離,所剩的只不過是一堆海綿體樣的肉,營養價值還比不上幾隻雞蛋。西醫認為活體雄性動物的性器官,如睾丸等,的確含相當的雄性荷爾蒙。可以幫助男性朋友提高性能力。但是,經過加熱煮熟和胃液消化後,這些物質幾乎全部會消失,不會對你的身體產生哪怕是那麼是一丁點影響。除了能填飽肚子以外對提高性能力是沒有什麼效果的。

注5:雞奸:雞性交的方式是肛交。雞奸是一個法律名稱,指男性之間通過陰莖插入肛門而獲得快感的性活動。若男性把陰莖插入女性肛門而獲得快感的性活動則稱之為肛交。語源學解釋雞奸的英文詞彙是sodomy,該字被創造於西元1050年左右,雞奸(Sodomy)這個字至今還被一些地區使用來指稱男同性性交。張國榮梁朝偉合拍《春光乍現》性之間的刑事犯罪,有時甚至指稱男性與女性之間的非法性行為。從歷史的角度,這個字的意思因時間地區的不同而有不同,但基本上都是指男性間的肛交行為,一些國家也指男性與女性間的肛交性行為、女性間的性行為、甚至獸交(bestiality)。這個字是有聖彼得(耶穌十二門徒之一)在11世紀創造,用來取代《聖經》中的「sin of Sodom」,彼得最初把手淫也包括在Sodomy這個字中。

注6:Bi:bisexual的簡稱,為雙性戀,現在這個群體也越來越受人關注。

在人類的性取向中,對兩種性別的人都會產生性吸引或性衝動的取向被稱為 雙性戀。雙性戀對兩種性的被吸引力並不一定是相等的。一個雙性戀者可能同時保持與兩種性別的性愛關係,也可能與其中一種性別保持單一性愛關係,或偏愛於一種性別。另外兩種性取向是同性戀和異性戀。因為同性戀通常被作為社會壞名聲的標誌,所以雙性戀也被用作沒用公開宣稱自己是同性戀的人的委婉叫法。

在同性戀和異性戀中都可能出現雙性戀,可以說它是獨特的同性戀和異性戀的結合。也有人認為同性戀和異性戀都是單一的性取向,而雙性戀則是包含了這兩種取向的一種性取向。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