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這是第一次,這麼貼近的感覺到野獸的呼吸。

金在中拖著腦袋,看著車窗外飛馳的風景「你還真是完全無視交通規則啊。」

掌握著方向盤的男人,穿著一身高貴的白色西服,脖頸間是黑色的領帶。像是被束縛的溫順雪狼一樣,但是平淡的眼神中,透著讓人寒利的氣息。深深隱藏的,那巨大的狩獵的欲望。

在中挑挑眉毛,對著玻璃上那人的倒影,冷笑一聲。

「看來你興致不錯。」男人嘴角輕柔的上揚,聲音像是柔軟的流沙。

「我是在期待,看到你被員警先生訓斥的模樣。」

「呵呵,真是不錯的幻想。」

在中縮個肩膀,攤手「咱們什麼時候能到?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你已經把這個環線繞了兩圈了。」

「我在糾結啊。」

「糾結?」

允浩側過頭,丹鳳眼透著深邃的誘惑「在糾結,是否真的要把你放到那麼多野獸之間。」

在中無視那頭的人,看著前方「沒事,我這輩子最邪惡的野獸都遇見了,其它的都是小菜而已。」

男人笑了出來,一個轉彎,跨上了高速「真期待。」

在中有些不耐煩「最好能讓我回家趕上八點檔的肥皂劇。」

 

 

 

地點定在一個高級別墅住宅區。

一輛黑色跑車停在一棟白色的別墅門口,警衛筆直的身姿透著英氣。

管家上前打開車門「歡迎,鄭先生。」

允浩微笑著,走到車子的另一邊,打開車門,伸出右手。「我們到了。」

車裡的在中瞪了那面具男一眼,怎麼還沒有進門就要開始表演嗎?小小鄙視了一下,在中還是抬起了手,隨即帶著挑逗的輕輕放到那骨節吐出的手上。

允浩似乎可以感覺到四周停止的呼吸,只有身邊這頭小豹子還是一臉的冷淡的無視。

雖然只是幼崽,可是身上卻透著高貴的氣息,讓人窒息的美麗。黑色的誘惑,像是降臨到人間的奇跡,也是對人間的懲罰。

拉著小豹子的手,不自覺的緊了緊。

 

 

在中挽著男人的胳膊,雖然心裡極度不爽,但是表面上確實帶著淡淡的微笑。

有錢人果然變態,在中在進門的時候想。

光是這紅色地毯就從門口鋪到了客廳,然後看看這一順的帥哥穿著西服帶著領結。領首的是一個老頭子,但是看起來很有教養的樣子。身子彎曲45°「歡迎,鄭先生。」

允浩微微一笑,手暫態摟上在中的腰。

不出意外的得到對方一個我滅了你的眼神,但是允浩卻更是得寸進尺的靠在他的耳朵上「那麼...我們可以開始了。」

在中瞪了他一眼,可是在外人看來確實妖豔甚至是極致的誘惑。

男人的眼睛停在在中的嘴唇上「你真美,希望我們有一個美好的夜晚。」

在中嘴角微微抽搐「嗯。」配合的側頭微笑,左耳上銀色的十字架耳環輕輕晃蕩。

 

 

和男人上了二樓,在看了一路看起來就昂貴的擺設物品後,終於到了一扇門前。

允浩對著在中一笑,右手推開門。

在打開的一瞬間在中似乎聞到一股陰謀的味道,他不應該輕易的相信人,可是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這個人不能說是相信,只能是利用。大膽的自己啊,對於一個只是想要利用的人,卻就這麼輕易的跟過來了。

「這不是允浩嘛!」說話的男人坐在沙發的正中央,看起來身份不一般。

一個40多歲的男人,不像想像中的猥瑣,反而是散發著成熟男人的睿智和魅力,一個英俊的男人。

在中看在眼裡,手下挽著允浩的胳膊。

「抱歉啊,我遲到了,王董。」允浩說完話,對著在中一個微笑,示意這就是今天的目標王洛。

在中立刻收起平時的痞子氣,對著哪個王董一笑。

這一笑,本是熱鬧的房間裡,瞬間安靜了下來,雖然只有幾秒,但是足以證明允浩懷裡的小豹子有多誘人。

明明笑容是如此的的簡單,可是就是那粉色的嘴唇輕輕上揚,就能勾起男人所有的征服欲。

王洛,繞過身邊幾個俊美的男孩,走到在中身邊,伸出手「可以認識你嗎?」

在中雖然對這個男人感覺還不錯,可是他始終是男人,對於男人的示好和放電是無比的鄙視。

美麗的眼睛,有些潤濕,看起來是害怕的樣子。嘴唇微微顫抖,似乎在猶豫。像是被調教的很好的小貓兒一樣,在中肩膀輕微的藏在允浩的身後,手卻緩緩的伸出去。「HERO。」

王洛托住在中的手,帶著純白色的細膩,輕輕的吻了上去。「真是美麗的名字。」

一旁的允浩,表情上看不出半分焦慮,依舊風雲淡雅「看來我的HERO,讓王董著迷了。」

王洛抬起頭,不同於允浩的紳士,而是透著一股黑色的沉穩「我真的被他迷住了,但是他是你的。」

允浩笑著和王洛握手,兩人對視一笑。一旁的在中已經有些無語了,四周那一個個色了吧唧的眼神,誰能幫他給馬賽克掉。

 

允浩突然發現在中是天生的演員,雖然心裡極度的不爽,但是表面上卻是給人一種絲絲的哀愁,足夠激起男人所有的欲望。

跟著王洛,坐在他身邊。四周一下子就熱鬧起來,大家都是一副奉承的嘴臉,說著鄭允浩這個人如何英雄少年。

在中無聊的看著這一切,這裡都是面具男。再看看身邊那個和別人說話的鄭允浩,不過他才是最終BOSS面具男啊。

腰上是男人的手,因為坐在沙發上的緣故,腰露出來不少,男人手心的溫度也傳到了皮膚上。

在中彆扭的微微動了動腰,細長的雙腿,被黑色長褲包裹的性感迷人。

半個身子嵌在允浩的懷裡,低頭看看那放肆的已經開始用手指勾自己肉肉的破手,在中外頭嘴唇貼在允浩的耳邊用蚊子是聲音道「我TMD還要在這堆老頭子裡待到什麼時候?」

王洛雖然懷裡也有一個小美人,但是似乎沒有看他。眼睛一直追隨著那個雖然高傲的身影,黑色短髮,耳垂上的銀色十字架,還有那隱約露出的白皙肌膚,真是極致的美人。

在中一個激靈,似乎是感覺到了王洛的視線,眼睛隨即跟過去,果然——

那個男人有種危險的感覺,不同於鄭允浩的隱藏,而是放肆的危險。黑色的短髮,整齊的西服,還有那薄唇,真是讓人寒利的男人。

 

走神的時候,突然感覺耳朵邊傳來異樣的麻癢,帶著微笑轉頭瞪那個今晚已經吃了自己不少豆腐的男人「怎麼了?」

允浩撒嬌似的說「我吃醋了,為什麼總是看著王董?」

旁邊的人立刻哈哈笑了出來,在中被這麼莫名其妙的問題弄的有些無措,這個混蛋男人!

允浩笑著吻了一下在中的側臉,眼睛看著那雙迷人黑眸「你只要看著我就好。」

一瞬間,只有一瞬間,在中突然感覺自己的心跳停止了。那雙眼睛....那雙猜不透的眼睛...透著誘人的顏色。小豹子立刻啟動警惕模式,不去看允浩,低著頭把玩起桌子上的酒杯。

允浩摟緊了他的腰,接著靠過去「好香。」

被緊追逼迫的在中,終於耐不住心裡的異樣想要逃跑。「我去洗手間。」

允浩溫柔一笑「當然。」

四周依舊是笑聲,假的要命的奉承。

 

在中前腳出去,後腳靠在沙發上的允浩就看到了王洛離席。

搖晃了一下酒杯中的紅酒,嘴唇貼到杯延上。

身邊立刻多了一個清純的男生,允浩笑著樓上那個男孩子的腰「誰讓你來的?」

男生抿抿嘴唇靠上男人的耳朵「你猜。」

允浩一笑,對著四周的人抱歉道「看來我有豔遇了。」

四周立刻喧鬧起來「有了那樣的美人...啊....鄭董真是有精力啊。」

允浩摟著男孩兒的腰,留下一個微笑,出了門。

 

 

洗手間裡,在中用冷水拍拍臉,剛要破口大駡卻意外的發現了鏡子裡面的人「王...董?」

男人比在中高出一個頭,領帶已經被扯開,慢慢靠上在中的後背「願意和我在一起嗎?」

在中心裡冒著冷汗,真的好想回頭踹這個男人一腳。但是依舊強忍著怒氣,對著鏡子裡一笑。「我是他的了。」

男人的嘴唇懸在在中脖子上空,吹著熱氣「那我就讓他消失好了。」

在中睜大眼睛,第一次,感覺自己是惹上了一頭嗜血的野獸。

生平第一次,感覺到....甚至不敢呼吸的恐懼。

混蛋!鄭允浩!這個時候你在哪裡啊!!

 

 

 

 

 

 

 

 

第十一章

 

「你好棒!」男孩兒蹭著允浩的身子,纖細的手,沿著領帶一直滑向腰帶。

挑弄的勾了一下腰帶,發出細小的金屬聲音「我想要。」

允浩微笑著,看著男孩兒臉上的紅暈,真的是很美麗的花朵啊。感覺自己的下體被包裹起來,那靈活的手指輕輕的隔著褲子點著。

男孩兒的嘴唇滑到允浩的下巴,濕濕的舌尖頂著它。

允浩扣住男孩兒的腰,嘴唇隔著虛空滑到那柔軟的耳垂上「我不喜歡這裡,要不要去洗手間?我想看你在鏡子裡面高潮的樣子。」

那孩子柔拳頭扣了一下允浩健碩的胸口「討厭~」

允浩摟著男孩兒的腰「是嗎...」男人性感的聲音被發揮到極致,允浩笑看著懷裡的花朵,真是嬌豔啊,只可惜.....

 

 

在中被桎梏在王洛和洗手台之間,於其說難挪動身子,不如說是不能動。

只要微微一動,就能感覺那東西。硬硬的,是男人都知道的東西,都明白的狀態。

「王...董」

王洛雖然誘惑著在中,可是卻沒有做過分的事情,只是想要靠近他,即使只是靠近也讓人滿足。「好香....什麼香水?」

在中滿臉黑線的看著鏡子裡面陶醉的王洛,你吻的只是..舒膚佳香皂味兒,還是最經典的那款。「王董...我該回去了」

王洛一隻手扯下領帶,緩緩的扣在在中的脖子上,輕輕一拉。

在中快要忍耐到極限了,手中的拳頭似乎比得上石頭般。「王...啊....」

「叫我洛。」男人貼著在中耳朵,若有似無的要含在嘴裡。

耳邊是濕乎乎的熱氣,在中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如果再說一次,這個東西不放手,休怪我不客氣。「請放開....」

那王洛似是知道在中的心思,慢慢離開在中,笑著看著那領帶劃過在中的脖子。「HERO。」

在中警惕的轉過身,臉上依舊掛著笑容「這玩笑開的大了呢。」

男人溫柔一笑,那一瞬間在中仿佛看見了鄭允浩的影子。看來又是一個城府頗深的狼啊...不過看起來比鄭允浩危險許多。

 

王洛繫著領帶的手突然停止,對著在中仿佛是好友般的親昵「我忘記怎麼繫了,能幫我嗎?」

在中疑惑了一下,洗手間裡安靜的像是能聽到自己的心跳,為了掩飾不安,在中笑著走過去。

手撫上那領帶「一直以為是黑色,原來裡面還有格子」

王洛低頭看著在中,看著他的眼睫毛,背後的手猶豫了一下,還是沒有扣上那纖細的腰肢。

看著繫好的領帶,在中剛要說話,卻意外的見王洛脫下西服。

腳下退後一步,只要這個東西敢抽,就讓他這輩子和嘿咻說拜拜!

意外的,王洛只是笑著脫下西服,看出了在中的警惕「我不會做別的事情,只是你的衣服」

在中看看自己的衣服「怎麼了?」

王洛把西服蓋在在中身上,笑著看著那肩膀微微的顫抖。「以後不要穿的這麼性感了。」

在中這次是徹底的蒙了,這個人..傻了?!!「嗯?」

王洛靠近在中鼻尖頂著他的鼻尖「我會吃醋。」

 

 

允浩冷著眼睛,看著洗手間發生的一幕。

小豹子的眼睛裡鬆懈了起來,怎麼被迷惑了嗎?真是..危險啊...

一個轉身粗暴的把那個男孩子擠進洗手間,剛要親上去,只聽——

「喲,這麼巧?」在中挑著眉毛,壓著怒氣看著允浩。

允浩低著頭隱晦一笑,抬起頭依舊是紳士模樣「我找你半天了,親愛的。」

在中看了看那個滿臉紅色的男孩子「怎麼,在他身上找我嗎?」

允浩攤手,無辜的聳肩。

王洛在一旁,抽著菸。看著面前兩個人的嘴角「完全忽略我了啊。」

「啊!王董!」允浩寒暄上前,卻被那個男孩子拉住衣角。看著他滿臉期待的表情,似乎一進剛被情欲控制的沒有神智。

允浩笑著搖搖頭,指指一旁披著衣服的在中「他會生氣的,如果他生氣,我也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

男孩子咬咬嘴唇,狠狠瞪了在中一眼,似乎還是沒有離開的意思。

允浩無奈,轉身帶著微笑,一下子把在中桎梏在洗手台和自己之間,隨即吻了上去。

不是溫柔的輕吻,而是激烈的舌吻。

舌頭勾著那閃躲的舌頭,忽略他臉上的震驚,封閉的洗手間內都是嘖嘖的水聲。

牙齒咬著那小舌尖兒,嘴唇粗魯的吮吸。

那個男孩子終於一跺腳轉身離開,王洛也搖搖頭默默的走了出去。

 

洗手間裡面只有兩個人,不過允浩似乎沒有停止的意思。

直到——在中猛地推開允浩對著他就是一拳「你TMD瘋了!」

允浩被退到牆上,舔舔嘴角,鹹的。抬起頭,正對上那頭透著殺氣的小豹子。

在中喘著粗氣,拳頭緊握,本來這拳頭是對付那姓王的,沒想到卻打在了鄭允浩的臉上「混蛋!」在中狠狠的呸了一聲,又使勁兒擦擦嘴。

允浩靠在牆上,看著他發脾氣,但是沒有過來澄清什麼的意思。

在中狠狠的捶了洗手台一下,瞪了允浩一眼,出了洗手間「別TMD讓我再見到你。」

聽著漸漸消失的腳步聲,允浩仰著頭靠在牆上,鏡子裡的自己,嘴角掛了彩。「我....為什麼要這麼做?」拇指擦去嘴角的血漬。

 

在中衝出了別墅,再待下去一秒自己都會發狂!那個面具男到底幹什麼!

又吐了兩口唾沫,冷靜下來的時候自己已經在別墅的門口。看著前面一望無際的路,在中罵了一聲。

「我完了,竟然連你的罵聲都喜歡。」

在中轉過頭,這聲音——「王董!」搖晃了一下頭,這個時候還裝什麼MD!「你怎麼在這裡?」

那王洛完全沒有因為在中突然轉變的性格而奇怪,倒是自然的走過來「等你啊,我覺得你會出現在這裡。」

在中在心裡說了一句老狐狸,臉上倒是挺平靜「什麼事?」

王洛笑著指指在中身上的西服「我想,那件衣服和我的褲子是夫妻」

在中冷笑一聲,回頭看了看依舊寂靜的別墅「您不介意送我一程?」

王洛似是早就料到,指著身後的車「它說,非常願意。」

在中這時候只想趕緊離開,什麼危險亂七八糟再說吧,TMD,想起剛才的事情就有氣!感覺被耍了!狠狠的耍了!!

 

 

 

車子穩妥的行駛在道上

「為什麼要假裝他的情人?」王洛冷不丁的說了這麼一句。

在中轉過頭,掏出口香糖扔到嘴裡「為了你。」

「嗯?」王洛的手也很長,不過看起來比鄭允浩的要更粗糙些,像是經歷過許多事情一樣。

「為了,一塊地皮,而你是關鍵的人。」在中直言不諱。

王洛突然哈哈大笑起來「你不用這樣,只要你說,怎樣都可以。」

在中有些吃驚,看著王洛「嗯?代價呢?」

王洛把汽車聽到街邊,在中又感覺到了那種緊迫感。可是王洛沒有做什麼其他的動作,只是對著在中一笑「沒有!」

 

 

 

別墅門口,允浩跑出來後已經空無一人。

到處都沒有,第一次心裡的火氣壓不住,一向理智的自己,竟然慌了手腳。

金在中!你在哪裡?!

 

 

 

 

 

 

 

第十二章

 

本以為再也見不到那時候那個狼狽的鄭允浩,在經歷對了那麼多事情後,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築的堅固的牆被一隻小豹子輕易的劃破。

鋒利的爪子,烏黑的眼睛,柔軟的身子。

張揚之時,沉靜之時,忍耐之時,歡笑之時。

在破爛的簡易房之中,纖長有力的手指夾著菸幹,點點火光。

允浩自嘲的靠在牆壁上,能聞到發霉的味道,能聞到雨水沖刷過的焦躁的夏天的味道。

遠處,一個身影漸漸靠近。

允浩撚掉菸,站直身子,迎著那個身影。

對於自己而言,那身子也許顯得纖弱,但是卻繃得直直的,像是一股傲氣。

驕傲的豹子,時刻保持警惕的豹子,即使是幼崽也擁有的力量和柔韌。這就是他——金在中,出現在自己生命中的一個意外的人。

清醒的允浩知道,這樣的一個人是不該存在的,這個世界上不應該存在擾亂自己的人。

可是,這腳步聲卻諷刺的在接近,心中的感覺需要整理,可是一直縝密的自己,竟然破壞了自己定下的規矩。

就這麼傻傻的追過來了,引以為豪的冷靜也成了雲煙。

 

 

在中站在那人面前,現在的他不能說是已經調理好情緒,但是理智告訴自己「為什麼?」要問清楚。

允浩依舊是迷人的紳士微笑「抱歉。」

「你耍了我,你知道我是那個男人的菜,所以才設計了這一切嗎?!」

允浩看著眼前的人,那雙眼睛像是在隱忍著什麼,明明如此清澈。「我會準備完全,所以你不會有事——」

「MD!」小豹子又揮動了拳頭,但是卻被允浩擋下。「我不會讓一個人第二次打到我。」

在中看著那人的眼神,透著讓人寒利的殺氣,本能告訴自己,這個人不是自己所知道的那種小混混的混勁兒,而是真正的狠勁。

但是心裡就是不爽,雖然不知道在不爽什麼。明明清楚眼前的人是如此危險,可是自己既然跟去了,就說明自己知道,也許會被出戲弄。但是為什麼心裡會這麼的固執,固執的想要揍一頓這個混蛋男人!想向他吼著,為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做!本以為..是一個戰線上的戰友,卻在戰場上的時候發現他才是最大的幕後,真是諷刺的相識,認識這種人!

 

「放開!」在中想要掙脫

四周靜謐的淒涼,男人嘴角還留著香菸的味道「你沒事吧?」緩和的語氣,轉變的態度。

在中冷笑一聲「行了,其實我早就知道你不是什麼好東西,本以為我自己已經很明白,所以自信的跟著你去了。沒想到還是被你擺了一道,你真是高明的陰謀家啊。」在中帶著鄙夷靠近男人的臉「真是睿智的人啊。」

男人皺著眉頭,臉上溫柔的笑容早就已經不知去向,手緊緊扣著那細細的手腕「對不起。」

在中歪頭吐了一口唾沫「你說什麼?我——聽——不——見!」

男人看著眼前這個吊兒郎當的人,明明心裡也是不爽的吧,還要裝的這麼風輕雲淡。一個用力把他拖到自己懷裡「對不起!」

胸口貼著胸口,鼻尖頂著鼻尖,這是第二次,和這個男人這麼近的接觸。

在中瞬間的慌亂,立刻抬腿要反擊,但是卻被阻擋。

抓著自己大腿的那雙手,像是枷鎖,快掐到肉裡的力道。「你!」

允浩一個轉身把在中壓在牆上,眼睛似乎和這夜色融匯到一起,看不見,深深的。

在中咬著嘴唇「還要再諷刺我一次嗎?」

允浩沒有說話,額頭搭在在中的額頭上「我承認。我知道那王洛喜歡你這樣子的男生,我想不計後果的利用你吸引他的注意力——」

「MD!」在中沒有等允浩說完,對著他的下巴就是一拳。

被衝勁兒推出幾步,允浩捂著下巴,牆上的小豹子眼睛犀利,嗜血的閃著光。

在中看著那被自己重擊的人,冷哼一聲,正準備轉身離開,卻在一瞬又被那雙大手桎梏住。

接著是那個溫度,像是火焰的溫度。

第一次身後是冰涼的瓷磚,第二次是這髒兮兮的透著霉味兒的破牆。

被同一個男人,親了兩次。

 

他瘋了!

在中想要逃脫卻發現桎梏自己的力量簡直像是野獸一樣。

身子被緊緊的壓著,嘴裡被狠狠的糾纏著。

舌頭像是鉤鎖一樣,一不小心被勾上,逃脫不了。

耳朵裡嘖嘖的水聲,嘴角是滑出的唾液,那靈活的舌頭舔弄著嘴裡每個角落。

裡面柔軟的紅肉被牙齒摩擦著,想要反抗,卻換來的是更加激烈的糾纏。

像是吸血鬼一樣吸走了所有的氧氣,在中的腦子開始發蒙,不行..呼吸不了....

每個縫隙,都被那濕濕的東西堵住。

不行...呼吸不了...

突然,嘴邊的熱度消失,大量氧氣送了進來,在中張著嘴,睜開眼睛。

喘著粗氣,剛才明明想就這麼咬斷那人的舌頭,可是竟然被完全的控制住,舌頭,牙齒,嘴甚至都不是自己的。

雙手扶著牆,在中勉強的抬起頭,被一個男人吻到四肢無力,TMD,真是恥辱!「混蛋!」

允浩脫下西服,蓋住在中。與其說是蓋住,不如說是用西服扣住那個顫抖的身子。「甜的。」

在中喘著粗氣,瞪著眼前竟然一臉笑意的男人「我真應該在嘴裡藏上砒霜!」

允浩繼續用額頭壓著在中的額頭,兩人之間只隔著一件西服,淡淡的男士香水味道,彌漫在兩人的鼻吸間。

壓倒性的摟著那個柔軟的身子,擠在自己和牆壁之間「金在中,我反悔了,我要你!」

在中這時候腦子已經混亂的要命,聽到這句話本能就要上手,沒有意外的被那人擋下。「什麼狗屁!」

手被送到那人的嘴前,接著看著他單膝跪在自己的面前,吻上了自己的手。

震驚的小豹子已經不知所措,眼前的人,閉著雙眼,虔誠的樣子像是在教堂一樣。

允浩笑著抬起頭,就是那個笑容,完全的迷惑了在中。

不是那種面具笑容,而是像一個孩子一樣,純真的沒有一絲雜質的笑容。

像是一個承諾,讓人不能拒絕。

在中想要收回自己的手,明顯的發現自己被鄭允浩這麼一系列攻擊下已經有些迷糊,不行要理智!理智!

當看著那人舔著自己的拳頭上的血漬時候,心裡第三個理智還是沒有說出口。

在中覺得自己像是被巨大的黑洞吸進去了..然後..沒法思考。

這個男人..到底在想什麼?!

這是新的陰謀嗎?

 

 

 

 

一輛黑色轎車內,王洛手裡輕輕搖晃著酒杯。

紅色的酒像是流動的血液一樣,卻老實的被男人掌握在手裡,順著一個方向轉動。

另一隻手拿起電話,男人的嘴唇輕啟「金董,是我..嗯..對..那塊地皮,我很感興趣..當然..我希望明天就可以見到一系列證明和檔..當然...合作愉快。」

纖長的手指扣上電話,那性感的嘴唇含住酒杯,紅色的血液像是被誘惑一樣流了進去。

透過酒杯,模糊的看著眼前那兩個星點。

「好久,沒有遇到這麼有意思的事情了..沒想到那朵美麗的黑色玫瑰竟然是他的兒子...哎呀真是糟糕了..」

 

 

 

 

在中猛地搖搖頭,甩開允浩的手,撿起掉到地上的衣服,扔到允浩的頭上。

蓋住那個笑容,蓋住那雙眼睛,在中把他當作靶子一樣,對著就壓了上去。

騎坐在男人,在中隔著衣服手摁著男人的頭「MD!我不知道你想的是什麼,我承認我沒有你陰險,沒有你這麼多彎彎腸子。我不知道你打的什麼算盤,但是我告訴你,」在中搜的扯開蓋住男人臉的衣服,瞬間兩個人雙目相對。「我金在中不是好惹的!我我....」

允浩雖然滿頭糟粕但是依舊露出了那個笑容,像是小鬼得到糖果一樣的笑容。

騎在允浩身上的在中嘆口氣,頹廢的低下頭「MD,你狠。我這18年,女人還沒有嘗過竟然被你咬了兩次,真TMD的不爽。別笑!!」在中捏住允浩的鼻子。

允浩躺在地上,臉上卻是笑的開心。看著在中,仿佛看到了耷拉下耳朵的小豹子。

在中撓撓頭「喂!我知道你咬我肯定是什麼招數吧,不過我勸你不要再咬男人了,男人應該咬女人才對,知道嗎?還有,剛才那件事,最好給我寫一份十萬字的檢討,否則...」

允浩不語,依舊笑著。

笑的在中渾身怪異,趕緊從這個怪人身上跳起來。臨走前還踹了那人一腳,在中需要趕緊逃離,在這裡像是有一個奇怪的氣場,自己會變的奇怪。明明被男人親了,明明還在氣頭上,可是剛才那個混蛋男人只不過笑了一下,就把自己融化了。

 

允浩撐起身體,笑著看著那小豹子一邊走一邊搖晃著腦袋。

看來對付這個幼崽只能用“粗暴”的手段,讓他大腦發蒙才好。站起身,看著渾身的糟粕模樣。

允浩站在原地,一直看著那個背影。心裡一個聲音在漸漸清晰,對於這個小豹子,自己可是真的有了恐怖的征服欲。

「好可怕啊....我....」允浩把衣服搭在肩膀上,搖搖頭,嘆口氣。

 

 

 

 

 

 

 

第十三章

 

推開門,在中嚇了金顏美一大跳「你遇到瘋狗了?」金顏美走到在中面前,抬起兒子的頭「這衣服出去的時候好好的..怎麼一回家就破成這樣子了....怎麼還成黑色的了?」

「媽,我是被狼給咬了,咬了兩口。」

金顏美同兒子一齊坐到床上「兩口,就把衣服咬成這樣兒了?還變色了?」

在中頹廢的躺在床上,他現在需要靜靜的想一想,徹底的想一想。被瘋狼咬後的自己,有沒有的狂狼症的可能性。

金顏美見兒子對自己的笑話沒有反應,就知道這小子有事了。什麼事兒,能讓這個傻小子這麼踏實?

拍了兒子的頭一下「小子,想和媽說的話,媽隨時聽著。」

在中死人狀躺在床上,發出了蔫兒了吧唧的聲音「媽...你和那老頭子接吻的時候是什麼感覺?」

啪——一塊濕嗒嗒的毛巾正扔到在中的臉上,然後金顏美蹲到地上開始搓衣服。

在中眯著眼睛,從臉上撿起那塊濕毛巾。對呀..也有這種濕漉漉的感覺。

手摸上自己的嘴唇..那個面具男到底是怎麼想的?

 

 

 

第二天在中拉著包驢出門,驢子上的衣服都是尾巴貨了,看起來不好賣啊....

眼睛不自覺的瞄了一瞄四周,在中唾駡了自己一聲「MD,你丫在期待什麼..是純情少女嗎?」

搖搖頭,身後的包驢一邊走一邊嘎吱嘎吱的。

到了街道,金在中皺起眉頭,隨手抓住一個人問道「這是什麼狀況?」

「喲,這不小金小哥嘛。你不知道嗎?這條街被人買下了,聽說不開發什麼..什麼了!要給咱們建棚子,這裡要做一條真正的貨街咯!」

在中放開手,皺著眉頭。看著街道上人們笑呵呵的成群聊天,心裡有了底兒。是那個王洛嗎...動作真快啊....

身後的驢子嘎吱聲音被吵鬧的街道掩蓋,在中磨蹭到自己的攤位「喲,豆腐大叔!」

「小子,昨天去哪裡了?」

在中冷著眼,像是機器人一樣轉頭「和狼共舞。」

豆腐大叔笑著給了在中一記「說什麼呢?和女朋友出去了吧?對了,這條街的事情又有新情況了咯,果然是有神明保護啊。」

在中低著頭擺開衣服「嗯..神明啊....」

「對了臭小子,今天早上有一輛車一直在這裡轉悠哦,是那個小姐」

「霉魚?」

「嗯,好像是,以前見過一次...那高跟鞋高的...我都擔心...」

「豆腐大叔,你果然是大媽屬性的。」

「臭小子!對了,沒吃早飯呢吧,給這是包子。」

在中接過包子要塞給豆腐大叔錢,可是被推開了「和我計較。」

在中嘿嘿一樂,把錢塞到豆腐大叔的腰包裡「不是計較,是孝敬啊。」

豆腐大叔搖搖頭,這個小子,果然是讓人沒辦法。

 

在中咬著包子,是豬肉大蔥的,味道特別香濃。一看就是出自那包子西施林大媽之手「好吃。」

嘴角都是肉汁,在中伸出小舌頭舔了舔。這一舔的功夫,眼前就出現一雙價值不菲的皮鞋。

在中調侃道「呵,這鞋,反光啊」抬頭一看,竟然是——「喲!」

允浩笑著看著在中,看到他慌亂的轉頭用屁股對著自己。本來消瘦的身子,肩膀子倒是挺寬。但是似乎有彎腰的習慣啊。允浩跨過衣服,坐到在中身邊,伸出後摸摸在中後背。

果然小豹子的毛都髭起來了,只見一個滿嘴油水的在中,呲牙咧嘴「你幹嘛?!光天化日的!」

允浩笑著悄聲說「好,那我晚上再幹。」

在中斯了一聲,轉過身,低頭看看這被咬的爛七八糟的包子,心生一計。放到那面具男面前「沒吃早飯吧,給!」

允浩低頭看了看哪個殘缺的包子,笑著貼過頭,就著那包子的層次,伸出舌頭..挺色情的含住嘬了一口,然後咬下。

在中看的是雞皮疙瘩渾身起,抖著縮回手「服了你了。」

允浩掏出紙巾給在中擦擦嘴,遭到小豹子的反抗。「今天晚上有空嗎?」

小豹子警惕的看著他,搖搖頭「忙著呢!」

遠處看來,一個西裝青年一看就是有錢人,和這條街最出名的混混小子金在中坐在一起..啊...詭異啊....

 

兩人併肩坐在街道邊上的臺階上,在中岔著腿,樣子很不雅。手裡托著包子,嘴裡咬著包子。

「給你,我十萬字的檢討。」

在中看著腿上一打的白紙,還裝訂好了,還有封皮....「你這是要出書?」

允浩笑笑,在中瞪了他一眼,把紙放到一邊「你來幹嗎?」

允浩合起雙手,笑著看著路過的人群。「地皮的事情,來通知你的。」

「不巧,我知道了。」在中看著這路過的小姑娘都一個個臉紅的模樣,又鄙視了身邊的面具男。

「嗯,這件事我沒有幫上忙,還讓你生氣了,所以來負荊請罪。」

在中歪著腦袋看著允浩「有錢人,鑒於你做的那些事情,我有權力強制讓你消失在我眼前吧?」

允浩依舊紳士微笑。

在中哼了一聲,起身把裝包子的塑膠袋扔到垃圾桶裡「好了,看你的樣子就知道你有屁要放。不過在那之前,你要先贖罪啊....」

允浩站起身,抬頭看著臺階上的在中「好。」

在中伸出舌頭,舔舔嘴角。紅色的小舌頭,只露出一個舌尖,讓人飆血的誘惑模樣。

揚起頭,俯視著允浩,抬起自己的手指指著允浩的額頭「在一個小時內賣掉,我就給你機會。」

允浩彎彎嘴角,輕聲道「當然,我的女王。」

在中一聽這女王二字,差點失去平衡摔倒地上。勉強穩住身子,跳下臺階。看著男人的後背,豎起了中指「你到底是什麼物種啊?」

男人溫柔一笑,惹得對面的一片暈乎。

 

 

一輛紅色轎車內,女人吃驚的看著眼前的一切。

牙齒咬著嘴唇,握著方向盤的手似乎要碾碎一切「我看到了什麼?」本來是來憋那個混蛋的,可是卻看到了允浩!

女人恍惚了一會兒,忽然露出可愛的笑容「一定是允浩為了我整那個人,所以才會出現在這裡吧。」否則呢...自己早上給他打電話,他說他有重要的事情。「果然是為了我呢...我的事情對於允浩才是重要的事情。」

女人心理豁然開朗,欣然的掏出粉底開始不裝「真是討厭的男人..是要給美玉一個驚喜嗎?」

 

 

 

 

另一頭,在別墅內。

書房裡,熏著茶的香氣。

金鐘山看著手裡的檔,眉頭有些緊皺。

摁下電話「給我查,王董最近的行程。」放下檔,金鐘山拿起茶杯,看著窗戶外面「到底...那個人在想什麼?明明對那個地皮沒有興趣的...還是鄭允浩的主意讓他變了心意...這之中發生了什嗎?」

咚咚咚!

「請進。」

「老爺,王先生的電話。」管家彎腰託盤中放著電話。

金鐘山露出和藹的笑容「拿過來。」

 

「喂?」

「好久不見啊,金董!」

「王董也是,真該好好出來聚聚啊。」

「當然,這也是我打電話的目的。想要邀請金董,和您的家人一同來參加我的生日會。」

「太好了!」

「哈哈,金董就是爽快之人,那麼下周,XX別墅見。」

「當然,期待。哈哈。」

 

 

車裡女人放下粉餅,剛要準備以最美的姿態觀戰,卻在轉頭的一瞬間看到了這樣一幕——

慌張打開車門,衝出去,仔仔細細的看著攤位那裡,女人驚慌的五官扭曲道「天啊!!我看到了什麼!!!!」

 

 

 

 

 

 

第十四章

 

攤位上,年輕的紳士,瀟灑的脫掉西服,往身後一撇,正好砸到金在中的頭上。

長臂上襯衫因為彎曲有些微微的褶皺,男人另一隻手同時粗略的扯開自己的領帶。

隨後擺出管家的姿態,手臂在半空中劃過一個半圓彎到胸口,高大的身子傾斜成45°,隱約性感的鎖骨和健碩的身體,面帶迷人微笑,對著過往的人到「各位美麗的小姐,願意看看衣服嗎?」

瞬間,本是喧鬧的街區安靜了下來,然後——

在中亂七八糟的扯下蓋住的衣服,呆呆的望著前面男人的後背。稍微側頭,看見的是一群如狼似虎的女人。

這場面簡直可以和商場大減價有的拼,甚是壯觀!

互相扯著對方的衣服,有的甚至開始嘶吼。這動靜可是嚇的其他攤位的人都傻了。在中抱著西服外套,一步一步挪到允浩身邊,看看他的臉。

果然是面具笑容,嘴角彎到恰當的角度,嘴唇泛著光。啊..強大的男性荷爾蒙....恍惚中看到男人四周圍著一股光芒...

一臉的柔和,一臉的溫柔,一臉的...引人上鉤。

 

眼見一個女人笑的激動,伸手想要遞給允浩錢,那樣子仿佛在觸摸到允浩的一瞬會化身成狼一般。

在中趕緊伸出手笑呵呵的接過錢「多謝惠顧。」

女人恢復正常瞪了在中一眼,瞬間又化成花癡模樣對著允浩傻笑。

天差地別的地位....在中一個哆嗦,女人這種生物真是神奇啊...平常會對一件衣服在一塊錢上斤斤計較,可是現在....

那個面具男就這麼一笑,就這麼露出了脖子上的一點兒肉,就...聲音噁心了點兒,竟然....!看著爪子裡大把大把的錢「神奇。」

男人笑著看看在中長臂摟住他的肩膀,臉曖昧的貼到他的耳朵邊「我的女王,滿意嗎?」

在中挑著眉毛,輸的心不甘情不願。

小聲的磨牙回答道「你!離我遠點兒,身上的荷爾蒙嗆的我暈乎。」

允浩笑著摸摸在中的頭,然後感嘆一聲好熱啊又解開了一個釦子。

再往後在中沒有機會記住了,只顧著收錢,然後不停的哆嗦不停的起雞皮疙瘩。

 

 

狼藉一片,在中看看地毯,再瞅瞅自己的寶驢「 啊驢啊...你從來沒有這麼空蕩過...」摸摸兜裡股股的鈔票,在中眯著眼睛滿臉的滿足「我...幸福了。」

允浩沒有說話,而是盡職責(?)的把地毯布收起來,疊好放到寶驢裡面。

在中回過悶兒來才發現自己丟分了,趕緊撓撓頭轉移話題「你還挺厲害的啊。」一共解開了三個扣子,10分鐘賣掉了150件衣服。

允浩笑著站直身子,姿勢很規範,纖長的手指優雅的繫著釦子。雖然臉上是笑容,可是心裡想的卻是:我的小豹子啊,如果你穿的像那天一樣,估計不只是女人,連男人也會瘋狂。到時候只要你一笑,即使是太陽他們也會願意為你摘下來。不過我是不會告訴你的,因為看著你因為我才滿足的樣子..實在是..感覺太好了。「走吧。」

「去哪裡?」小豹子又摸摸兜裡的錢,這夠買肉的了,回家給媽加餐去。

允浩從後面圍住在中的腰,在中一個緊張「你幹嘛?」

笑著慢慢解開在中腰上的西服「拿衣服。」

在中低下頭,看著那雙長手緩慢的在自己腰間噶喲,啊!他還往下!那麼長的手指頭,一個不小心就會碰到....在中想要往後躲,可是後面是男人炙熱的身體,還有綿長的呼吸聲。「怎麼了?」

在中咽了一口唾沫「行了!我給你解!」

男人舉起手,投降狀「好。」臉上是一臉燦爛。

 

 

 

車旁,女人跺著腳!他的允浩,他的男人,竟然對著那些村姑笑!

那溫柔的笑容,只有自己明白,只有自己懂,所以只能屬於自己!「哼!」嬌氣的向攤位的方向扔去粉底,長長個高跟兒狠狠的紮著地面。

女人惡狠狠的瞪了一眼那裡,似乎是忘記了什麼重要的事情。不過算了!現在最主要的是,允浩竟然對著別的女人那樣子笑!不允許,絕對不允許!!!!

打開車門,女人啟動車子看樣子是要衝過去捍衛自己的權利。

不巧剛要打檔,手機嗷嗷了起來「喂!爸爸?」

「寶貝美玉,在哪裡呢?」

女人透過玻璃看著那頭男人和地毯男,越看臉上的怒氣越淡,越看頭上冒的白煙越少...怎麼回事?允浩和那個混混看起來好像很好的樣子...剛才只顧著那些女人偷窺允浩了,完全沒有注意呢,那個混混.....「爸爸,怎麼了?此時女人的聲音已經平靜下來,眼睛警惕的看著車窗外的那兩個人。

「回家吧,爸爸要宣佈一件事」

「什麼事?」女人聽著電話那頭的聲音,嘴角漸漸露出笑容,甚至是無法抑制的喜悅模樣「真的嗎?爸爸?」

「當然!」

「嗯,那我馬上回去,因為也要給他一個驚喜嘛」

女人又看看了車窗外那兩個人,眉頭微皺,一臉疑惑。允浩..為什麼會認識那個混混?

 

 

 

 

允浩笑著給在中把寶驢放到後備箱裡,一轉頭,在中已經先坐到車裡。

上了車,啟動車子「我們吃——」話剛說了一半,電話突然響起「喂?伯父?」

副駕駛的在中正樂著數錢中...

「允浩啊,趕緊來家裡,有事情我要宣佈。」

「什麼事?」允浩聽著那頭的電話,眉頭越來越皺。本來明朗的眼神變的深邃起來,四周溫柔的氣氛也冷淡下來。

敏感的小豹子似乎察覺到了什麼,終於抬起頭,那時候允浩已經打完電話。「喂!」在中戳戳允浩

允浩只是冷漠了一瞬,然後有些抱歉的對在中說「抱歉,突然有事。」

在中眨眨眼睛,突然感覺心裡哪裡不爽,可是依舊樂呵呵的說「你有事,你去忙吧,我自己可以回家,今兒謝謝你咯。」

允浩看著在中爽快開門然後下車,接著是後備箱傳來的聲音。

在中拿下寶驢,又看了看鄭允浩的車。怎麼了,剛才不是求自己半天的嗎?怎麼突然...有事嗎?單純的在中沒有意識到自己想的問題有什麼意義,只不過是想這麼思考而已。

 

拉著空蕩蕩的包驢,不想回頭去看那車,摁摁自己的肚子,小嘴兒連本人都不知道的撅了起來。

果然...哪裡不對勁兒呢,剛才的自己還腦袋空白的樂呵呵,突然聽到那句我有事,怎麼心裡這麼不痛快!

為什麼不痛快啊..他有事就有事唄!

還是因為...今天很開心,心裡期待著會有更開心的,然後突然被潑冷水...「我..再想什麼啊...」

低著頭,一臉的落寞拉著寶驢,嘎吱嘎吱的聲音。在中的腦子一半空蕩蕩,一半滿當當。

 

突然一隻手扣住自己的肩膀,在中還沒有反映過來,就被一個身影壓在樹上。

然後濕濕的東西又咬住自己了。

睜著眼睛,看到的是閉著眼睛的他。想要開口說話,卻給了他可乘之機。

舌頭鑽進來了,滑了吧唧的舌頭,舔著自己的嘴裡的肉肉。

白乎乎的牙齒啃著自己的舌頭,在中掙脫了一下,雖然剛才有些吃驚,但是慢慢竟然閉上了眼睛。

心裡..奇跡般的踏實了..明明剛才還在莫名其妙的糾結...可是現在..感覺軟乎乎的。

在中心裡想,男人的舌頭上一定有什麼東西,要不然自己的舌頭怎麼也開始舔了起來。越舔越覺得甜,是吃了糖嗎?

這邊得到回應的允浩雖然有一瞬的吃驚,但是後面更是加緊的吮吸。

兩個紅嫩的舌頭互相舔弄著對方,一個有些粗略,一個有些慌張。

嘴唇不斷的交換方向,在中的手也漸漸扣上了男人的領帶。

MD!怎麼回事,腦袋開始舒服的暈暈乎乎了....

男人扣住在中腰,讓他更加貼近自己,嘴上誘惑著不肯給他任何呼吸的空當。

 

男人的舌頭上粘著兩人的口液,微微分開的時候看著連著的細絲,滿意的嘴唇微揚。

在中迷迷糊糊的,腿也有些發軟,腦子已經完全懵了。

男人把他擁抱在懷裡,嘴唇靠到他的耳朵邊「忘了和你說再見,所以補回來。」

在中的頭靠在男人的肩膀上,腦子嗡隆隆的。

男人壓抑著粗氣,長長的吸了一口在中脖頸的味道「那麼,明天見。」

直到感覺身邊有些冷颼颼的風,在中才回過悶兒來,不過那時候眼前只剩下男人越來越小的背影。

在中抓著胸口,微微張開嘴唇「這..TMD的..怎麼這麼怪..不對,哪裡出問題了,就在剛才,出問題了。」斷斷續續的聲音,小豹子的心臟還配合的懸了起來。這種在天空中搖晃的感覺是什麼....抓不到,摸不到,可是卻感覺的到。

小豹子有氣無力的看著自己的手掌「剛才,應該教訓他...才對...」明明應該氣憤的話,卻被在中說的像是受了委屈一樣。

 

 

 

男人開車到了金家的時候,一行人已經在門口迎接著。

依舊露出了溫柔的笑容,上了二樓。

一開門,看著坐在正中央的金種山,警惕的狼在那一瞬間看出了門道。這個男人——

「允浩,你知道嗎?爸爸要為咱們舉辦訂婚儀式!」美玉面帶桃紅,撒嬌的摟著男人。

允浩笑著摸摸美玉的頭,眼神對上金鐘山。這個老狐狸...這個時候出招...走這步棋的意義是....他知道了什麼?

金鐘山一臉慈祥,走過來牽住美玉的手,又牽住允浩的手「雖然突然,可是我這老骨頭也該為孩子們做些事情了。最近生意不錯,也穩定下來了,所以想要給你們倆準備一下。」

美玉笑著給了金鐘山一個擁抱「謝謝爸爸!」

「那允浩呢?」一瞬間話鋒轉移

允浩沒有一絲疑惑的或者異樣,依舊笑的文雅而且溫柔「謝謝伯父。」

金鐘山背過身,對著落地玻璃,一邊感嘆女兒大了不中留,一邊嘴角詭異的上揚,透著濃濃的老狐狸的味道。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