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3. 親愛的,那些都是你不知道的事(2)

 

「來,大嫂,跟我乾了這杯。以後你就正式成為我們的家長了。」

「昌珉啊‥‥跟他們一樣叫我在中哥就好了。」我無奈的舉起杯子,在碰之前再次請求。

昌珉沒點頭,也沒搖頭,最後我還是得硬著頭皮喝下了這杯酒。

接著允浩輪著敬了一圈,被敬的人又反過來敬我,允浩又以我剛剛康復為由幫我都擋了下來。結果他們喝果汁喝飽了,走了,剩下一個鄭允浩躺在沙發上,一個我在廚房忙著煮解酒湯。

 

當我端著解酒湯出來的時候允浩已經坐起來了。我剛把碗放在茶几上他就粘了過來,攔腰抱著我,頭在我胸口蹭啊蹭。那動作跟在東京他喝醉那會兒如出一轍。

「難受?你看你酒量都沒我一半好還非要幫我擋,現在知道錯了吧?」我用手輕輕地在他的太陽穴上面按揉,他大概是覺得舒服,雙手也在我背上撫了兩下。

「我沒醉。」

好了,酒醉症狀一出現。

「好好好,沒醉。但也要把這碗湯喝了,喝了頭就不疼了。」我輕聲哄著,以我們在東京那會兒的經驗,這樣哄絕對有效。

果不其然,允浩只是又蹭了幾下就乖乖的放開了我端起碗大口大口的喝了下去。

等他喝完放下碗,我便起身想去收拾有點亂的客廳。不想卻被拉了一把,重心不穩的跌到了他身上。

「我都說了我沒醉,你偏不信。」低低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然後是輕笑帶著熱氣撲來:「第一次放了你,第二次也放了你,你以為還有第三次嗎?」他抬起頭給了我邪氣的一笑,接著滾燙的唇就印在了我的肌膚上。

「好歹也讓我把地板收拾好吧,他們剛走,吃剩的東西都還丟在那裡。」我並不是很用力的在推允浩,也不是不想要,但這大白天的,不太適合吧。

「又不在地板上做。還是說你想?」允浩依舊埋頭在我頸間。

接著我感到脖子有些刺痛,看來是留痕了。

「我可沒說要在地板上‥‥」後面那個字我是說不出口了。鄭允浩是喝了酒,不管醉沒醉,膽子肯定大了,我本來臉皮就薄,被他這麼一說,大氣都不敢喘了。

見我不再推他,允浩索性摟著我翻了個身,把我壓在了沙發上。

 

我的背剛碰到沙發鄭允浩就咬了過來,完全沒有技巧可言,就是嘴唇碰嘴唇,牙齒碰牙齒。

「不在地板上做就在沙發上把你辦了。」咬了幾下後突然停下的他在我耳邊壞笑著說。

「鄭允浩你別得了便宜還賣乖‥‥」我縮起脖子,身子也跟著縮成一團。

可這個小不正經怎麼看著那麼性感,看著他那種表情說著那樣的話,我這把老骨頭都酥了,只是依舊很不好意思就是了。。

「躲什麼?說了你躲不掉的。」他把我捂在臉上的雙手拿開,依舊是那個性感得不得了的表情,卻帶了幾分溫柔。

「你不嫌棄我嗎?被別人抱了十年‥‥」我融在了他的目光裡,癡癡的就問出了真心話。

我看到他一愣,定定的看著我,好久才緩過來,用手撥了撥我額前的亂,眼裡全是溫柔。

「我恨啊,我恨自己怎麼這麼晚才出生,恨我自己怎麼這麼晚才遇見你,恨我怎麼這麼晚才說我愛你。」

「可是‥‥這世上這麼多人,為什麼是我?」

「就因為你是金在中。」

允浩的唇舌在一番深情告白後開始攻城掠地。我抓著他背後的衣服,在他滾燙的吻中難耐的扭動著身體。

「我不管你曾經是誰的人,也不管你是比我大10歲,還是20歲。我只知道你現在是我的人,並且要你從今往後只能是我的人。」

允浩的這句話在我腦海裡一遍遍的重複著,原本埋頭在我頸窩間的他突然抬起頭來,在我的鼻尖上咬了一口:「在想什麼?不專心要被罰哦。」

-----------H----------

 

 

我沒說話,只是微笑著吻上他的嘴,雙手也攀上了他的脖子把他往下壓。

發現我的主動,允浩乾脆伸手直接覆上了我欲望的所在,慢慢的揉了起來。

「哈啊‥‥」突然的刺激讓我從允浩的吻中逃離,不自主的呻吟了一聲。允浩很快又跟了過來,逼著我繼續和他交纏,手也沒有停下。

吻了好一會兒,他突然拉開了距離,低頭往我倆身子中間的空隙看去,然後又抬頭看我,用無比純真的表情看著我說:「硬了。」

我順著他剛剛的看的那個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了兩頂小帳篷,可是為什麼啊?被刺激的明明是我,為什麼他也有反應了?

「你要負責。」他看我看傻了,挑起我的下巴讓我看他,那表情好像是在說你讓我懷孕了,你要負責一般的認真。

「你要我怎麼負責啊?」我真是欲哭無淚了,我才是要被負責的那個好吧?!

允浩沒說話,而是把我從沙發上拉起,三兩下就把我剝得只剩了一條內褲在身上。

皮膚突然暴露在空氣中,我止不住又縮了起來。這大白天的,怪難為情的。

允浩見狀,又湊過來親我的脖子,用力的吸出一個痕以後離開,欣賞似的點了點頭,自言自語道:「白皮膚襯這個,好漂亮。」說完又繼續低頭,從我頸間到胸口,留下了一串痕跡。

說實話,他這樣弄我一點都不舒服,沒有任何討好我的技巧可言,只是一昧的想要留下吻痕。但看他這麼開心的樣子,我又不好說不喜歡,只能挺著腰任他動作。

 

但當他的吻移到我的肚臍眼時,我坐不住了,再往下就到敏感地帶了,我從來沒讓人用嘴做過,他該不會‥‥

結果,他只是隔著褲子嘬了兩下裡面的形狀,然後又在我的大腿內側留下了幾個痕跡,然後就直起了身子,脫掉自己的上衣扔在地上,一把把我推倒在了沙發上。

「啊!」我驚呼了一聲,不是沒想到,而是感覺到背上有什麼東西硌著我。剛才就感覺到了,但是穿著衣服沒太大感覺,現在衣服沒了,硌得我挺疼的。

「這是什麼?」

允浩看著我手中剛拿出來的東西問。

「額‥‥KY‥‥」我看著不知道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的包裝都還沒撕的KY,臉開始發燙。

「什麼東西?」允浩竟然不知道,拿過去想要研究。

「就是潤滑劑‥‥」我搶回來,放在了茶几上。

「你買的?」

「不是!」

「難道還是我買的嗎?不過正好,這樣一支夠用幾次?」

「我怎麼知道能用幾次啊?!」我吼回去。他怎麼能用這種好奇寶寶的表情問這種問題啊!?

「試試看就知道了。我們從現在開始做到晚飯時間,然後中場休息,吃完飯再做飯後運動,到睡覺時間就應該差不多能用完了吧?」允浩嘴裡念叨著,還煞有介事的點點頭,好想對自己的想法很滿意。

「你想得美!」我氣急敗壞的抓過他一隻手,在手臂上咬了一口。

「我開玩笑的。」他眨吧眨吧眼睛看著抓狂的我,無辜的說。

「這種事怎麼能拿來開玩笑‥‥」我嗔怪道。

他沒有再說話,只是對我笑了一下,又俯下身子開始在我身上耕耘。

雖然動作很笨拙,離調情還有很長的距離,但他的手,唇,所到之處,都激起了我最本能的反應。因為我愛著這個人,所以他所做的一切都能直接觸到心底吧。

允浩的手又再次覆上了我因為有一會兒沒被照顧所以已經沒那麼精神的欲望。我也不自覺的弓起身子,讓欲望能在他的手上摩擦。他感受著我的反應,然後直接把手伸了進去,抓住我的欲望開始套弄。

我緊緊巴著他的身子,承受著他的動作,呼吸越來越快的同時,也感覺他的動作越來越快。

幾番刺激後,我的欲望釋放了出來‥‥

 

「你說的要負責呢?」允浩親著我因為高潮而閉起來的眼睛,低聲說。

我緩了口氣,然後抬起手摸到他牛仔褲鼓起的地方,五指包著揉了幾下,發現即使沒有過撫弄,那裡也已經很硬了。

「幫我把褲子脫了。」他咬著我耳朵說。

我難為情的連眼睛都沒睜開,想要單手摸索去解開他的皮帶,但是無果。

「起來。」我輕輕地推了他一下,他聽話的坐了起來,我也跟著起身,低著頭把他的皮帶解開了。

拉鍊拉下的時候允浩的形狀就撐著他的內褲彈了出來。

「以後不要穿這麼緊的褲子,對發育不好‥‥」我不知道怎麼就想到了這個問題,說出來的時候自己也覺得挺不好意思的。

「自然狀態下沒事。」允浩還在咬我耳朵,似乎是找到了新的樂趣,含著我的耳垂就是不放。

「也會有意外啊。」覺得允浩不受教,我的家長脾氣又出來了。

「那也是你弄的,你說我是要換褲子還是遠離你?」他放開我的耳垂,沖我痞笑著。

「當然是‥‥換褲子啊‥‥」但是我不會說是為了我以後的性福的!

「呵‥‥」允浩很滿意的笑著,然後又抓著我的手放到了他的碩大上。

 

隔著布料也能感到它的溫度,我順著那個形狀撫弄了幾下,就直接把手探了進去,把碩大掏了出來。

「怎麼?又不是沒見過,還害羞?」見我又沒了動作,允浩壞心的把胯往上送了一下,那挺立著的碩大更清晰的闖進了我眼裡。

「誰說我害羞了?」我不服氣的抓住了那碩大,開始上下套弄。

「嗯‥‥」允浩長嘆了一下,然後雙腿屈起把我圈在了裡面,頭埋進我的頸間,手也在我的背上不停的撫摸著。

我的手動作著,卻發現原來就很可觀的形狀還在變大,變硬,變熱。

騙人的吧?!

「鄭允浩你還在發育嗎?!」我不可置信的看著手中的碩大,驚呼道。

「我怎麼知道,要不以後你每天給我量一次尺寸,我不介意的。」允浩很自豪的看著我說。

「我介意!」我用手背抹了一把額上的汗,然後拿過茶几上的KY塞進他手裡。

「給我潤滑,要不,你就自己用手解決。」

「怎麼用啊?」

都到現在了還在裝傻嗎?

我沒好氣的把KY拿了回來,撕開包裝,擠了一些在手上,然後全部抹在了他的碩大上。

「就這樣,懂?」這種事本來就難以啟齒,我更不可能自己給自己潤滑的,也只能這樣旁敲側擊了。

「好像懂了。」

允浩接過KY,然後讓我背對他趴了下來。

傷害最小的姿勢,看來他還是研究過的。

我把臉埋在抱枕裡,等著他的下一步動作。

 

還好沒多久就感覺到了私密的地方一片冰涼,一隻滾燙的手慢慢的抹著,又給了我一種很奇妙的感覺。

估計他是懂得怎麼做了,我便放鬆了身子,接受了他的動作。

「啊!」

沒想到我剛放鬆下來,他就直接闖了進來,什麼潤滑,根本就沒做。

「怎麼了?!放鬆啊!你夾得我難受。」

「鄭允浩你混蛋!出去!」我疼得雙手緊緊抓住了抱枕,有點生氣的大喊。

怎麼可能不疼!雖然不是第一次,可是也有兩三個月沒做了,再加上他那個尺寸,我感覺後面好像要撕開了一樣。

「怎麼會疼呢?你忍忍,我先不動,一會就好了。」他好像也有點急了,但是還是不願意出來。

「說得輕鬆!要不換你試試!」我嘴裡反擊著,身子還是忍不住嚐試去放鬆。從來沒有被這樣對待過,這麼霸道,果然是鄭允浩。

「不可能啊,我上次也沒怎麼給你做這些東西,不也輕易就進去了。那時你也沒喊疼啊。」

他說什麼?上次?哪次?

我沒聽懂他的話,剛想問,他就開始在我體內動了起來。

「呃啊‥‥」我又驚呼出聲,不過可能是適應了一些,開始給他塗的潤滑也起了些作用,他這樣一動也並不是很難受。他感覺到我沒那麼緊張了,動作就開始快了起來。

「唔唔‥‥」我隨著他的動作止不住的呻吟著,原本的疼痛習慣以後也開始變成了陣陣酥麻。

允浩衝刺的動作很快很有力,雙手也用力的扣著我的腰。

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卻可以聽到他粗重的呼吸和身體碰撞的聲音。

才是午後,窗外驕陽似火,我的身體也好像快要起火一樣的滾燙。

允浩還在快速的抽插著,我們沒有任何交流,但是我知道他很享受。

年少時的情事,就是靠著這一腔熱血來衝撞才能滿足心底最原始的欲望吧。

我的小情人,用力愛吧。

 

熱流湧進身體最深處的時候,我感覺我連腳趾頭都跟著抽筋了,腿也軟了,就著身上的重量由原來跪著的姿勢趴了下來。

身上允浩的重量很清晰,他的呼吸也很清晰。

「還疼嗎?」他吻著我的耳根,高潮後的聲音沙啞,性感得很。

我努力的側過頭,在他汗濕的臉上親了親,示意他我沒事。

他捕到我的嘴,又親了回來,吻著吻著,我感覺體內的欲望又甦醒了。

「金在中‥‥你知道我等這一天等了多久嗎?」

被放在那張我們曾經共枕過的大床上的時候,我聽到了這樣一句話‥‥

 

 

 

 

 

Chapter 24. 親愛的,人生並不只如初見。

 

被要了3次,一身粘膩。

老實說,我們的初體驗並沒那麼美好。日常把我照料的妥妥帖帖的鄭允浩,在情事裡才顯露出了他這個年紀常有的魯莽與沒耐心。

幾番折騰加上之前喝了酒,原本還在我體內馳騁的人這會兒已經倒頭睡去了。手臂還是緊緊箍著我的腰,頭枕著我的胸口,一副很享受的樣子。

我用手抹去他額上的薄汗,剛想也休息下,卻聽到客廳傳來了音樂聲。

「允浩,電話。」我撐起身子,對他柔聲說。但很顯然,他已經不管我什麼動靜了,就是扒開他的手花了我一些功夫。

 

「允浩,你現在在哪?那個企劃已經出來了,我現在就送過去給你吧。」

「鄭允浩在睡覺。」

這電話,要是別人我還不怎麼好意思去接,但是他的電話我要是不接,那可就錯失一個示威的機會了。

「那東西很重要嗎?我們現在在他自己住的宅子裡,要是很急你就送到這裡來吧。」見那邊沒有聲音,我只好再開口。

那邊好像在猶豫,不過最後還是回應說30分鐘後到。

30分啊,我環視了一下亂七八糟的客廳,最終還是決定先去沖個澡

我發誓我不是故意的,只是這間房子裡只有鄭允浩的衣服了。儘管挑了件領子比較小的,但還是遮不住脖子上的吻痕。

管他呢,反正我也不是第一次惹他抓狂了。

 

收拾好客廳裡面散落的衣服和沙發上某些痕跡後,門鈴竟然響了。我看了看錶,6點40,離約定的時間還早了10分鐘,看來鄭允浩對他來說還真是個不錯的動力的。

「來了啊?」開門的時候我給了他一個我認為很友善的笑容。這是在Duet以後第一次看到他,跟那次一身休閒裝不一樣的是現在是一身西裝筆挺,不得不說,確實是一表人才。

「嗯。允浩呢?」他好像沒有進來的意思,手中拿著一個資料夾,站在門外問。

「他在睡覺啊,要不你先進來坐會吧,還是說你還有別的事情,給完東西就走?」他不進來,我也不好逐客,只能先邀請他進門了。

「那我進去等吧。」他顯然是不想把東西給我,不過我覺得更強大的理由是,他想見允浩。

我讓開道,給他拿了拖鞋,就自顧自往裡走。

「不好意思啊,這裡有點亂,你來得突然,我都沒能收拾好。」我邊走邊把地板上的酒瓶拿起來放到邊上,然後回頭沖他一笑,「你先坐吧,咖啡還是茶?我去給你泡。」

「咖啡好了。」他眉頭皺得很緊,看著地板上的那些雜亂的零食和酒杯,顯然是嫌棄了。

「稍等一下,馬上就好。」我也沒去在意他那意味深長的目光,想著之前允浩熬夜時買的咖啡到底放哪了,邁著還有些軟的腿去給他泡這杯他或許根本就不想喝的咖啡。

「大白天的,允浩為什麼在睡覺?」我端咖啡出來的時候他突然問。「醉了?」

「是喝了點酒,不過也是太累了。」我彎腰放下咖啡,距離他近到足夠讓他看見我側頸的吻痕。

看你不抓狂。

 

「真看不出來,原來允浩迷戀的就是這麼一個生活糜爛的人。」他坐在沙發上,雙手交叉在胸前,冷冷的說。

「做個愛就是糜爛了?」我才不吃他那套,隨他怎麼說,我幹嘛要在意他的目光。

「金先生我勸你還是離開允浩吧。我不管你是為了錢財還是別的什麼,就算你是真心愛他,他也不可能跟你走到最後。他的家人不會允許他和你在一起的。他也不會傻到跟一個男人過一輩子的。」

他說了一串話,就是排除了允浩愛我這個說法。我好像有點懂得他的意思了。

「那你覺得他會跟誰過一輩子?」我站在他面前,居高臨下的感覺讓我在氣勢上就勝他一疇。

「門當戶對的千金,或者只是一個平凡的女孩,總之,他會過上幸福的生活。」他看著我,篤定的就像在說明天太陽一定會升起那樣。

「真是俗套的情節,這樣的劇本現在觀眾都嫌棄了,你也別騙自己了,你不能接受的根本就不是允浩會愛上男人這件事,而是儘管他愛上了個男人但那個人卻不是你。」我乾脆的說出了我心裡的想法,他看著我的眼睛裡有驚慌,也有不甘。

「我從來沒想過要和允浩在一起,甚至以前根本就沒想過他會喜歡男人。我看著他長大,如果沒有你,我想我會一直這樣在他身邊為他做事,看他娶妻生子。可是你卻突然冒了出來,把他帶離了原來的軌道,走了彎路,我無論如何也要阻止允浩錯下去!」聽了我的話,他激動的站了起來,平視著我說。

「你有什麼資格讓別人按你想的活?」我也不懼他,字字有力的說。

「允浩總有一天會清醒的,因為你不僅是個男的,還是個不檢點的人。他能忍受你當了他父親的情人,但一定忍受不了你在外面勾搭人。上次我寄給他的相片是被你收起來了吧?要是你再執意纏他那我就會直接把錄影帶交給他,到時候你們可連好聚好散的機會都沒了。」

他很有把握的樣子讓我的氣勢一下就下去了。我可沒有忘記那些被允浩撕碎丟進垃圾桶的相片。

「你一定沒想到半年前的事情還會被發現吧,要不是我有定期查看監控錄影的習慣,這件事也許就會像你以為的那樣誰都不知道了吧。只是很可惜,2月5號的攝像已經被工作人員刪除了,我只看到了2月6日零點開始的錄影,要不然我興許還能找到那個走進鏡頭的男人,讓他跟你敘敘舊。」我的反應似乎讓李賢載很滿意,他又坐了下來,語氣也開始從容起來。

「你是說,這是Duet裡面的錄影?」我從他的話裡面聽出了一些東西,這麼說我那天的經歷真的只是偶然,並不是有人刻意為之,只是好巧不巧,竟然剛好是撞到了有心人的槍口上。

「原來你獵豔的時候都不記住地點的啊,還是說作案比較多,你自己也記不住了呢?」他已經一副勝者的姿態了。

我仔細回想,那天確實沒有怎麼看招牌,因為Duet的牌子設計得很低調,四個字母就是簡單的連筆而過,如果不專門去看,只能看出首字母D。

「我是很不希望允浩看到你所謂的錄影帶。」我深吸了一口氣,然後正視他。說實話是真的在意,特別是想到他那時候住進我家然後把教授的東西都清掉這一點就能看出來他其實還是介意的。

「但是‥‥」

 

「但是很抱歉我已經看過了。」

突然傳來的聲音把我們兩人嚇了一跳。大概是我們的說話聲太大把允浩吵醒了,只見他穿著件鬆鬆垮垮的休閒褲從房間那邊的方向向我們走來,眉頭不悅的皺著。

「金在中你不睡覺跑來這裡站著幹嘛。」他走到我身邊拉住我不由分說的就往房間裡拖。

我連掙扎的機會都沒有直接被他拖了進去摁倒在了床上。等我聽到房門反鎖的聲音反應過來跑到門那邊時門已經打不開了。

這算什麼?!把我關在這裡兩人在外面批鬥我嗎?

我站在門後豎起耳朵很努力的去聽外面的動靜。可是這該死的房子隔音不是一般的好,門一關就基本什麼都聽不到了。

我急啊!允浩剛才分明是說他看到了那個視頻,但他是怎麼看到的,又是怎麼想的,都還沒說呢。萬一他本來就介意,李賢載再添油加醋那麼一說,估計我又要花很多功夫去哄了。

其實我剛才就想告訴李賢載,雖然我是不想讓允浩看到那個錄影,但是我並不怕他的威脅。我和允浩認識也就是那麼兩三個月的事,又不是我背叛他什麼的,而且清者自清,我本來就只有這麼一次419,隨他怎麼捏造謊言誇大事實,我認為總有他露陷的一天。不過最重要的是,經歷了這麼多,我不想再去懷疑我們之間的感情,就像我不會再輕易放開他一樣,我相信他也不會輕易放開我。

聽也聽不到什麼的我只有回到床上坐著等允浩進來。但是這樣等的時間真的讓人覺得很煎熬,就好像是外面正在佈置著刑場而我就是那個將要被行刑的犯人一樣。唯一不同的是死囚都還能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但我卻不知道我將要面對的是什麼一個情況。

只願李賢載能少說點,允浩能少想一點,最起碼,他還會願意跟我吃這一頓晚餐然後好好睡個覺,而不是又賭氣出走或是像電視劇裡面演的那樣紅了眼又找我泄欲幫我消毒什麼的,我可受不起了。

 

 

門啪噠一聲被打開的時候我覺得已經過了一個世紀了。

還好,沒有出走。

「不是讓你睡覺嗎?」他走過來的時候我下意識的往裡縮。

「怎麼可能睡得著。」

「是不是那裡疼啊?來我看看。」他突伸出手,嚇得我立馬拽起床單蒙住了頭。剛蒙完就感覺他在外面拉扯,我心想,壞了,是第二種情況!

「蒙著頭幹嘛啊?這床單上都是我們的東西,你也不嫌髒。」外頭好像在笑,趁我分心的時候一把把床單拽了下來,於是我看見了滿臉笑容的鄭允浩。

「你跟他說了什麼?」管他呢,死也要死個明白。先問清楚允浩怎麼想。

「你怎麼不問他跟我說了些什麼啊?」允浩笑著不答反問。

「他怎麼想又不關我的事,我只在乎你怎麼想。」

「我跟他說,Duet要換監控攝像頭了。」允浩聽了我的話,笑意更濃了。

「欸?」什麼意思?這又是哪跟哪啊?

「原來的攝像機圖元太低,我看錄影的時候差點沒認出那是我自己。」允浩咧開嘴笑了,一口大白牙很是晃眼。

「你什麼意思?」不是在開玩笑拿我尋開心吧?!鄭允浩他說什麼?!

「你真的一點印象都沒了嗎?2月6日的淩晨,你和誰一起過的?」

「要是有印象我那時看到照片需要那麼糾結嗎?!要是有印象我會讓李賢載那麼囂張麼?!要是有印象我還用那麼傻傻的去緊張你嗎?」我真是快要哭出來了,再一次被蒙在了鼓裡,鄭允浩明明知道一切但是卻裝作是局外人。我拿起床上的枕頭往他身上砸去,直到都砸完,才喘著氣去瞪他。

「我知道你沒印象,要是你有印象就不會在那之後再碰到我時什麼反應都沒有了,還讓我跟蹤了一個月。」

「你還跟蹤我?」我發誓我真的不知道這事。

「那都是些陳芝麻爛穀子了。」他又開始嘻皮笑臉了,可是我現在怎麼看他怎麼不爽啊!

「我需要解釋。」我板著臉要求。鄭允浩他到底藏了多少事,我想要都知道。

「解釋就是,我對你一見鍾情啊。」他笑嘻嘻的向我撲過來,我一下招架不住,被他壓在了身下。

「你起來!我是問你為什麼看到照片的時候為什麼不說那是你!還把照片撕了!」我雙手撐在我們兩個人中間,偏著頭才能躲開他的亂親的嘴唇。

「那時候你又沒說你喜歡我,要是我再一說我就是那個跟你419的人,你不得趕我出去啊?撕照片當然是怕你看著看著就突然發現那是我啦。而且我也想知道,你會不會因為在意我而選擇埋下這件事,所以就沒說。」允浩撐起身子,看著我認真地說。

「那我被下藥和剛好坐在攝像範圍內,都是你設計好的咯?」

我突然覺得鄭允浩很邪惡。結果他竟然搖頭,還不滿的哼了一下。

「我是那樣的人嗎?我只是剛好來店裡看到被下藥的你然後想要幫你而已。攝像機的事也是再看到照片後才想起來的,第二天我就去店裡查看了錄影,果然跟賢載哥說的那樣,只有6號的。」

「那你還讓他來威脅我?」一想到我竟然是被烏龍了,真是氣不打一出來啊!

「我是想找個時間跟他說的,可是沒想到他突然就來了。還好我醒得早,要不有人就要受委屈了。」他說著用手捏了一下我鼻子,一副寵膩的表情。

到底是誰讓我受的這委屈啊?我真想咬他一口!

「起來。」我推了推他。

「讓我再抱一下嘛。」

抱你個頭!你這一身臭汗,趕緊給我去洗澡!一會吃晚飯!」我嫌棄的推著他。不過心裡終於是放下了一塊石頭。

世界上竟然有這樣的巧合,還是說,那就是緣分呢?

「那親一下。」

「鄭允浩你給我差不多一點!」

「昂~在兒你變了!那時候你對人家明明還那麼熱情的‥‥」

「鄭允浩!」

 

 

 

「明天我去幫你把行李搬回來吧。」吃完飯早早就拉著我躺床上的鄭允浩對我說。

「不太好吧?」我這才回去住了幾天啊?

「你什麼意思?」

我不知道他反應為什麼那麼大,猛地就坐了起來,死死的看著我。

「我是說不用那麼急吧,你又不是不知道,那邊的冰箱都還是滿的,而且要住在這裡也是長住,那邊肯定是要好好料理的啊。」我拉了一下他睡衣的袖子示意他不要激動,他這才放緩的表情。

「再說我回去你不是照樣會跟過去住我那,那裡雖然小不過床可是你自己買的,你不會還不滿意吧。」

聽完我補充的話他突然嘆了口氣,又重新躺了下來,把我擁進了懷裡。

「我去不了‥‥」

「為什麼?」輪到我緊張了。

「我有事要做,你那邊不方便。」他下巴頂在我頭頂,手穿進了我的髮間輕輕的揉。

「就開始忙了啊?還是你外公那邊的事嗎?」

「嗯,所以我想你馬上就搬過來,在我身邊。」

「給我三天就好,我把那邊收拾好就過來。」我是很想馬上搬過來,但那邊畢竟也是我住了十年的地方。我不敢說我搬到這裡來了以後就會住一輩子,也不是對允浩沒信心,但那邊也是我不願放棄的地方。不在那裡住,也要安置好。

他沉默了很久,不知道還在考慮什麼,我也只好退步。

「那這三天我白天在那邊,下午做好飯菜來這裡跟你吃晚餐,晚上也在這睡,白天自己回去可以了吧?」說實話我也放心不下,看他上次做個項目做得昏天黑地的,我要三天都不在,那他肯定也不會照顧自己。

允浩還是猶豫了一下,然後說:「那你要保證每天下午六點前到這裡早上八點後才能走。」

呵,還談條件。

「好好好。」我好笑的拍了拍他的背。

「還有,你來回就別去擠公車了,坐的士。」

「知道了知道了。」我圈住他的脖子,找了個舒服姿勢,闔起了眼睛。

 

「允浩呐,說說你對我的第一印象吧。」我還是對那次419耿耿於懷,說實話,我真心覺得他說的一見鍾情不靠譜,那時候,我得是個什麼狀態啊?一想起來臉就發燙。

「第一印象啊‥‥」我感覺到允浩的胸膛起伏了一下。「第一印象都是騙人的。」

那當然啊‥‥我當時一定很難堪。

「你那時是不是覺得我不是個好人啊‥‥」

「嗯,覺得你很奇怪。」

太難為情了,就給了他那麼一個初印象。

「那是不是我‥‥去勾引的你啊?」我厚著臉皮問了出來。出乎我意料的是他竟然沒有馬上調侃我,而是沉默了一下,然後才說「那不是我第一次見你。」

「我11歲那年見過一個人。那個人很奇怪,年紀輕輕站在小學校門口,不像老師,也不像家長。從小開始,我被綁架的次數也不少了,所以那點警惕我還是有的,特別是我看他的時候他閃躲的目光讓我覺得那個人一定有問題。但是我很安全的上了車,那個人也接著離開了,我很好奇,就讓司機跟在他後面,這一跟,就跟到了鄭宏工作的地方。」

允浩的聲音從我頭頂傳來,我卻已經是驚得說不出話來了。他口中的那個人分明就是我,這麼說來我一直覺得我做的神不知鬼不覺的事其實當場就被當事人發現了,而且那時滿心想的就是教授有個多麼幸福的家庭,根本就沒發現自己被跟蹤了。

「然後呢?你還看到了什麼?」

「我跟到那裡就下了車,跟著你走到了你們寢室樓下,以你幫助了我但沒留名為由,向看門的爺爺問了你的名字。」

這是11歲孩子做的事嗎?!我掙開他的懷抱不可置信的看著他。

「然後呢?!」他還發現了什麼?

「然後我就回去了啊,心想你有什麼企圖的話一定會再出現的,結果接下來幾天都沒再看到你,我也就忘了這事。不過後來在鄭宏書房看到你班上的畢業照的時候我認出你了,當時還覺得你跟別人看起來真不一樣,就是挺好看的。」

聽到允浩這樣說我竟然臉紅了。

「小孩子懂什麼啊那時候‥‥」

「可是你看我這麼多年來審美也沒變啊,我現在還是覺得你挺好看的。」允浩一本正經的說。

「別扯太遠。」我趕忙把話題轉回來:「那你是什麼時候知道我和教授的事的啊?」

「就是419之後啊,我不是跟蹤了你一個月嗎,就是因為那天晚上認出了你然後又開始好奇,所以就查出了些事情來。」

「所以你要問我第一印象,我可以給你好幾個。第一次看見你覺得你奇怪,再一次看見你覺得你很好看,再再次看到你覺得你美豔,但是那天過後就覺得你過得太過規矩與壓抑。」

 

「說實話,我更喜歡失憶後的你,有自己的想法,愛做夢,無厘頭。我一直覺得是鄭宏壓抑了你的本性,跟他在一起的你乖巧,不喜歡反抗,就連他的兒子你也不會去拒絕,那只是一個好情人,不是一個好戀人。但現在的你,儘管也會妥協,但更多的是先在自己的立場上提出要求,然後站在我的立場考慮,一點一點把那個要求削圓,兩頭都不傷害。會大聲吼我,會炸毛,還會咬人,這樣一個有血有肉的金在中,讓我愛極了。」

「或許有人會覺得,交往越深就會發現對方越多的缺點,所以總是希望能一直停留在最初最美好的時候,但我卻覺得,我想要更瞭解你。優點也好缺點也好,只要是你金在中的,我都喜歡。」

允浩的話一段接一段的傳進我耳朵裡,瞬間就到達了心臟。他總說他不浪漫,平時也確實沒個正經樣。但是他用心說話的樣子真是我的硬傷,輕易的就讓我的眼淚啪噠啪噠下來了。

「哭什麼啊笨蛋。」他微笑著把我再次摟進了懷裡,輕輕的拍著我的背。

「難得我說一次心裡話,怎麼還彆扭了呢。」

「是你‥說的,我的優點‥缺點‥‥你都愛,那我以後老了,長‥‥皺紋了,還有老人斑了,你還不老,頭髮沒白,也‥不許丟下我‥‥」

「你哪會比我先老啊,你看你現在還跟二十一二的毛小子一樣呢,哎!別咬我啊疼!」

‥‥‥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