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0. 親愛的,給我張暖床,讓我陪你睡到地老天荒

 

9點半,醫院。

我以為所謂花癡就是漫畫或是電視裡被誇張化了的一類女生,可是當我看到那個幫我換藥的年輕女護士一邊搗藥一邊偷偷看允浩的時候,我開始相信,男色,也是一種致命的東西。

也許也是我孤陋寡聞了,不過我確實就像李奶奶說的一樣,並不怎麼出門。唯一一次去酒吧,就被下了藥,然後發生了荒唐的一夜情。那也已經是半年前的事了,但是我在潛意識裡一直是抵觸這樣的事的吧,我不想要太大的生活圈,太多的朋友,所謂林子一大什麼鳥都會有,我更喜歡有一間不大的房子,一張暖床,一個愛我的人,這樣就好。

小護士雖然花癡了點,但是動作還算利索,眼看就差不多要包紮好了,允浩的手機在這時候響了起來。

今早我醒來的時候就發現我的手機安靜的躺在了茶几上,應該是允浩發現自己手機不見了回去找了一通最終把我的找了出來吧。把他手機還給他的時候我沒有跟他說我接過那個電話的事,他的好哥哥應該也會告密的嘛,反正我們相互看對方不順眼,允浩也不是不知道,就是項目的事,他知道以後,應該會多花時間到那裡去的吧。畢竟那就是他的目的,不管是不是最後一個。

 

允浩出去接電話的時候外面剛好走進來一個白大褂。起初我並沒有太注意到他,但是他跟允浩擦肩後就立馬回頭看著允浩走出去的這個舉動讓我覺得很奇怪。難不成這位大叔也是花癡?

「這是你的家屬?」白大褂看到整個病房裡只有我一個人,就湊過來問我。

「嗯。」我點頭,這大叔果然有故事。

「是叫鄭允浩吧?」

「是啊,您認識他?」

「怎麼不認識啊,這麼讓人不省心的患者,半夜昏迷送進來,天沒亮就自己拔針頭走了,也不是沒錢,醫藥費明明就交了,就是不知道年輕人幹嘛要這樣折騰自己。」大叔一邊搖頭一邊說,那種旁觀的語氣卻把我的神經給揪了起來。

「這是什麼時候的事啊?他怎麼了?為什麼會昏迷啊?」我竟然不知道這回事。

「就昨天的事啊,昨天我一上班就聽說他跑了,真不知道他是超人還是金剛,明明就累成那個樣子了,自律神經都有點失調了(這是我度娘出來的病,要是有學醫的親在看還請多多擔待啊)還不好好睡覺‥‥不過我剛才看到他臉色倒是好了很多,你們做為家人要勸他好好休息才是啊,不要仗著年輕就不拿休息當回事啊。一會他回來你讓他再去拿兩副安神的藥,好好調節一下吧。」

我忙點頭,謝了又謝,他才離開了這裡。

鄭允浩真是太亂來了。

 

允浩回來的時候我的繃帶已經換好了。

「鄭允浩,前天晚上我還沒醒過來的時候你去了哪?」我看著他,直接奔主題。

他愣了一下,然後對上我的視線,「你這是在查崗嗎?」語氣中竟有些許的無奈。

「我知道我讓你很不省心,總是出狀況,還要你來照顧。其實允浩,你大可以放著我不管,去做你的事‥‥這樣,就不用那麼累了。」我的語氣在他的目光下軟了下來。其實知道這件事,我除了擔心剩下的是滿滿的不安。

如果只是為了支撐那個謊言,那他的付出真的太多太多了,換個方面想,那他索要的,是不是就會更多更多呢‥‥

從一開始我就認為他跟教授不是一類人。教授的萬般討好只為換取一方溫情,而允浩,卻背負著更大的野心。這樣的人,讓人生畏。

允浩聽著我的話,一開始臉色並不怎麼好看。可是當他聽完我最後一句話的時候,表情和緩了不少。

他走到我跟前,突然伸手撥弄了一下我的頭髮,就像以前那樣的自然。

「金在中你‥‥」他低頭看著我,「還是一樣的那麼爛好人‥‥我沒事的,我們回去吧。」

他說,“我們回去吧‥‥”

我仿佛是隔了大半個世紀再次聽到這句話一樣,內心的欣喜綻成了嘴邊的花。

看到我在笑,他呆了一下,然後也傻傻的笑了,久違的笑呢。

 

 

 

「鄭允浩,你吃藥沒啊?」從醫院回來以後,我們倆的關係似乎又回到了之前不那麼緊張的狀態,除了回來當天下午他真的把一張新床搬了進來氣得我差點要跟他幹架以外,兩個人的相處倒是很和平。

不過所謂和平,也就是不鬧彆扭,清淡得再昇華不到那時候在東京你親我一口我咬你一下的關係了。

「吃了。」坐在沙發上看球賽的某隻懶懶的答。

「吃你個頭!鄭允浩你別騙人!我今早就看到還剩這一包,你吃的是哪門子藥啊!」

「我能不能不吃了啊,每天都喝你那些什麼補湯,我現在精神好得都可以扛三頭牛了。」那頭依舊在耍賴,話說我這三天為了哄他吃藥費盡了心思,甚至開始堅信他從醫院裡跑出來只是因為怕打針,但他就是不肯承認自己怕吃藥還編一大堆藉口。

 

不過這三天他確實恢復得很好,臉色開始有點泛紅,眼睛裡也不再有血絲,歸根結底還是因為作息規律了。

這三天他都沒怎麼離開過我的視線,除了出去買菜的半個小時時間,其餘時間都跟我在一起。

早上起來給我做早餐,然後拉我出去散步曬太陽,搞得整個社區都在流傳我們社區住進來一對大帥哥這種傳聞,還被他說教說我整天不出門在這住了十年別人還以為是新住戶。中午天氣熱起來時候我們就坐在兩張併排的躺椅上在陰涼的陽臺上,按他的說法,養神。躺椅自然是他搬來的,那時我確實是想問他他走了是不是要都搬走,但是一想到他那時對被子枕頭的反應,還是把話咽了下去。

然後下午他會陪我一起看電視,從球賽到肥皂劇到動畫片,我看什麼他看什麼,他也不介意,反正最後也是他張著嘴巴睡倒在沙發上。

晚上就是一起做飯,不過大部分都是他動手,只有我強烈要求要做的湯留給了我來操辦,其餘時間我被勒令坐在旁邊看著。

晚上也是睡得很早,但是每天我往那床上一躺就有一種莫名的滿足感。

好像這間住了十年的房子,第一次有了生氣。

 

「金在中?你又神遊到哪裡去了?」允浩的聲音突然在身後響起,我這才從回憶中抽出身來,然後我看到他晃著手裡空空的袋子邀功似的說,我把藥吃完了哦。

「哦,乖。」我沖他一笑然後揉了揉他的腦袋,他縮了一下脖子然後赫赫的笑了一下,轉身就進了廁所。

我也跟著進了廚房,果不其然,看到了垃圾桶裡花花綠綠的藥丸。

「鄭允浩!!」

 

 

 

今天又是換藥的日子。上午允浩陪我去了醫院,回到家以後就電話響個不停。我坐在沙發上看著他在客廳和陽臺這兩個地方來回跑,連口水都沒來得急喝,於是給他削了個梨想等他再次進來的時候給他。結果再進來的時候他直接進了房間,出來的時候換了身衣服。

「要出門嗎?」我拿著梨給也不是放也不是,看到他這樣我腦海裡就只有兩個字,“項目”。果然,養好病就又要去拼命了嗎?

「嗯,有點事要出去一趟,你中餐可以叫外賣,算了,還是我幫你叫吧,我知道哪裡的東西比較可靠。一定要按點吃飯,自己在家走動要小心,要是有什麼事一定要打電話給我。」允浩像個老爺子似的嘮叨著,不過看到我拿著梨定定的看著他的樣子,最終是停止了絮叨嘆了口氣。

「我知道,沒有我在你也能過得很好。但是‥‥算了,我出去了。記得,有事一定要打我電話。」允浩說完,進廚房看了一眼就拿著車鑰匙走了。

但是?他的但是後面要說的是什麼啊?!怎麼說話只說一半呀?!

我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已經出去一會了,無奈的放下那個梨,順手關了電視,躺倒在了沙發上。

不吃也好。梨,離‥‥雖然總有一天他要離開這裡,但至少,這裡有過他的痕跡,我該滿足的吧,至少,他在的時候,還是緊張我的‥‥

 

 

躺在沙發上的我竟然一會兒就睡著了。門鈴響起把我驚醒的時候,我以為是允浩幫我叫的外賣,沒怎麼在意就揉著眼睛拿了根拐杖去開門。

「鄭允浩先生嗎?這是您的快遞,請簽收。」門外站著一個穿著藍色工作服拿著一個大信封的男人。

我一下就清醒了,快遞?誰會往這裡給允浩寄快遞啊?

「我不是,不過他住在這裡,我可以幫他簽收嗎?」

「可以的,請您在這裡寫下他的名字和電話號碼,然後在這邊寫下您的名字和電話號碼。」

我拿過他的筆,在單據上簽下了名字,同時掃了一眼寄件人那一欄,詭異的是,那裡竟然是空白的。

到底是什麼東西呢?

我拿著那個信封坐在沙發上反覆的研究。摸得出裡面只有幾張薄薄的東西,好像是相片。但是怎麼想怎麼詭異,為什麼沒有寄件人呢?

 

我思來像去,還是覺得應該給允浩打個電話。

電話很快就接了,但是聽得出那邊好像很忙的樣子,有鍵盤的敲擊聲,印表機的聲音還有聽起來像是電視新聞一樣的聲音。

我把情況簡單的跟允浩說了一遍,允浩的回答更是簡單,估計是忙得不行了,所以就讓我先拆了看,有不對勁的內容再聯繫他,說完就收了線。

雖然允浩說要我拆,但是我還是有點下不了手,生怕看到什麼我不想看到的東西。可是又怕裡面真的是什麼比較重要的急事,耽誤了不好。

一番掙扎過後,我還是拆開了信封。

真的是相片‥‥我感覺我探進信封裡的手在顫抖,隨意拿了一張,抽了出來‥‥

 

我以為我已經忘記了那一天,我以為,沒有人看到‥‥

照片裡的人是那麼陌生,衣衫不整的躺坐在一張沙發上,身上伏著一個男人。男人背對鏡頭的身影很模糊,但面對鏡頭的人卻不難辨認,甚至能看出,他的表情在酒吧曖昧昏暗的燈光下,是那麼的‥‥放蕩‥‥

我把所有照片倒了出來攤在茶几上,那些照片喚起了我對那個夜的回憶。

也算不上不堪回首,但是這些照片上的那個連我都否認不了的妖媚的人,酒吧曖昧的氣氛,還有那個陌生男人‥‥就算我能解釋清楚,也會給人留下隨便的印象的吧。更何況那時喝了不少酒,又被下了藥,所以我能記起的細節並不多。連那個人長什麼樣我都沒去留意,只顧著去解決自己的問題。要是現在允浩在場,那氣氛真不知道會有多尷尬。

不過有一點我可以肯定的,我們在酒吧停留的時間並不長,怎麼就讓有心人看到了呢?

不過我更介意的是這些照片為什麼會被寄到允浩這裡。

知道他住這裡,那一定是跟他非常親近的人或是在他身上下了不少功夫的人,而且知道我和他的事。

 

我把照片細細翻看,照片除了沒有能清晰的看出那個人的樣子以外,還有一個很詭異的地方──這些照片裡面有他抱著我離開的,卻沒有他是怎麼走進鏡頭裡的。每張照片上面都有拍攝時間,甚至詳細到幾分幾秒。

等等,這個不是拍出來的!是截圖!除非那個人還準備充分到帶著相機架來拍攝,否則只有監控攝像頭才能拍出這樣角度完全不變的畫面,所以才會看出我們兩個人是走出鏡頭的,而不是鏡頭挪開了!所以畫面才會不那麼清晰。

這樣說來,那個人手裡肯定還有錄影。

一時間我的思緒亂了又亂。一種被監視的感覺迅速竄上了心頭,甚至還神經質的跑去關了窗戶拉上了窗簾。各種想像也肆意的穿行在腦子裡,但是想到的結果只有一個,讓鄭允浩討厭我。

得出這個想法的時候我又覺得我想多了,鄭允浩又不喜歡我,那些照片讓他看到頂多就覺得金在中原來不只喜歡當第三者還喜歡獵豔。

真難過,都快要與他沒有關係了還要給他留下這樣的印象,那個寄信的人真可惡。

 

 

 

「金在中,沒想到你是這麼放蕩的人,酒吧這種地方是不是很容易吊到男人呢?你是欲求不滿嗎?怎麼不來找我呢?你可是沒幾天跟我睡一張床的機會了呢‥‥要不,我們試試?」

「鄭允浩!」

 

 

是夢‥‥那張邪氣的臉在我猛地睜開雙眼的同時變成了一片白色的天花板。

原來是夢‥‥

我緩緩的坐起,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已經躺在了床上。

一定是允浩回來了!

我拿起拐杖往外走,浴室裡果然有人。牆上的鐘時針已經赫然指向了3。原來我都扛不住睡過去了,他才回來。

我睡過去了?!所以那些照片允浩看了!

 

我懷著不安的心情往客廳走去,我記得我之前還是把相片放在茶几上的,可是現在卻不見了!我把茶几上的報紙抖了個遍,沙發坐墊和靠背都翻了個遍,還是沒有發現一張照片‥‥

難道是允浩收起來了嗎?還是‥‥它憑空消失了他根本就沒看到?雖然我很希望發生的是後者但是那終究也是自欺欺人罷了。

我頹然把丟在一邊的拐杖拿起,卻不小心弄翻了旁邊的垃圾桶。

嘩啦一聲,半桶的碎紙屑就這樣戲劇性的出現了。

我找到了,那些讓我提心吊膽的相片。我沒想過去騙允浩,但是更沒想到他會如此厭惡到把相片撕得那麼碎‥‥

看來那個人的目的達到了呢‥‥

我坐在地板上看著那些碎屑,渾身的力氣就像被誰拿個抽氣筒從心臟的地方抽走一樣‥‥那種感覺,比當時林曦真在允浩面前羞辱我還要糟糕。

我知道那不是照片尺度大小的問題,問題在於,我越來越在乎鄭允浩‥‥

 

失魂落魄中,背後突然出現了一個溫熱的懷抱,很輕的抱住了我。

夢境中那張邪氣的臉又浮起,驚得我下意識的去掙扎。

「金在中你‥‥」

我回頭,看到半蹲在我身後的允浩眉頭皺得很緊。

「不要碰我‥‥」我把離我只有20多釐米遠的允浩往外推,腦海裡全是他邪氣的笑。

他是鄭允浩,唯一讓我在乎到不願放下自己的尊嚴去迎合,只求讓他看到一個最真實的金在中的鄭允浩,也是帶我找回真實的自己的鄭允浩。

我看到他的眼神變冷,變深,然後不容抗拒的把我從地上抱起來。我越掙扎他走得越快,走到床邊也只是轉眼的事。他把我放在床上,動作很快,卻很輕。

他站在床邊,居高臨下的看著我。

「我只問一次,這張床,容不容得下我?」

他這是什麼意思?!如果我點頭他是不是就會撲過來?那要是我搖頭呢?

我們之間隔著一層安靜得幾乎不流動的空氣,他在等回答,而我,猜不出他想要的回答。

他就那樣看著我,眼神越發深邃。我就那樣看著他,啞口無言‥‥

 

沉默愈久,空氣愈沉重。

可是沒想到又是鄭允浩妥協。看到他嘆氣的那一刻,我覺得我要失去他了。

「允浩!」我向前抱住那個要離開的背影,額頭抵在他寬寬的背上。

感覺到他的身子僵住了,然後又慢慢放鬆,過了好一會兒,我才聽到他的說話聲從前面傳來,他說:「金在中,你總是這樣爛好人一昧的向我妥協是不行的。」語氣聽起來像是鬆了口氣,也有濃濃的無奈。

「我不是妥協‥‥我已經不是以前那個金在中了‥‥」我收緊抱在他腰上的手臂,側過頭臉貼在了他背上。

「我喜歡你的關心‥‥」我的聲音大概小得像蚊子聲音一樣,但是他還是聽見了,他想扳開我的手,我卻用死了力。

「有時候我也挺討厭你的,年紀輕輕怎麼這麼會照顧人,害我變得越來越依賴你越來越離不開你‥‥我不是說不讓你走但是我不想你走,我的意思是你走了這麼大的床那邊沒人睡會積灰塵冬天會冷冰冰‥‥不是,我是覺得冰箱你買了那麼多東西都還沒吃完‥‥所以‥‥」我感覺到他在扳我手我一急就語無倫次起來,胡言亂語了一通才鎮定下來,說出了這幾天我最想說的話。

「‥‥別走」

我已經陣亡了,說出這樣的話已經是用了全身的力氣了。

允浩輕易的掰開了我的手,我低頭不敢看他,卻陷入了一個溫床般的懷抱裡。

 

 

 

 

 

 

Chapter 21. 親愛的,say you love me

 

清晨醒來的時候我才發現我做了多麼不得了的事‥‥

我向允浩表白了‥‥活到28歲第一次向人家表白,那時候的怦然,現在想起來還是會臉紅不已。

身邊正睡著昨晚溫柔擁我入懷的那個人。因為昨晚的擁抱,我很順理成章的睡到了他那半邊床上,所以我現在可以在很近的地方看他的睡顏。

這張臉比以前看起來更讓我心動,我說的以前是指我沒有恢復記憶的以前,大概是我向自己承認了對他的心動所以連心臟都肆無忌憚的跳動的原因吧。

不過讓我擔心的是,我一直很清楚他的所為,但卻一直不知道他的任何想法,包括他昨晚問我的那句話,容與不容,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定義。

是讓他睡完這幾天,還是‥‥我心裡期望的睡一輩子‥‥

不過至少現在有一點我可以肯定,他對我的表白不厭惡。否則,他不會把我抱得那麼緊‥‥

我設想過他愛上我這種可能,但是,驕傲如他,霸氣如他,他要是鍾情於誰,怎麼會選擇窩在心裡不說‥‥所以我退一步認為,他也只是習慣了這樣的生活。

這還不壞。

 

 

「醒很久了?」我在廚房做早餐的時候允浩剛好醒來,看到我在廚房忙活便踱了進來。

「也不是很久啦,你先去洗臉,早餐一會就好了。」我把平底鍋上的荷包蛋翻了個身,趁這個空檔轉頭看了看他。

「餓了嗎?為什麼不叫醒我來給你做?」允浩的臉色卻不像我想像中的那麼輕鬆,肯定又是為我擅自跑廚房來做飯生氣。

「看你睡得沉,就沒叫你。而且你昨晚那麼晚才回來,想讓你多睡會。」我把頭轉回來,如實回答。

「以後還是把我叫起來吧,在你的腳好之前,早餐還是由我來做,之後就隨你喜歡。」允浩在我身後像是不經意的甩出了一句話,然後就走了出去。我也不是那麼遲鈍的人,有點小驚喜的回頭去看他時,他已經走到了門口,轉身離開前,我看到他極其不自然的摸了摸鼻子。

因為起得早,所以我做了不少的東西,荷包蛋也是做成了允浩喜歡的蛋邊焦黃中間裹著糖心的。雖然他會做飯,但其實也只能說是安全之上美味之下,像他粗手粗腳的根本做不出這樣的荷包蛋。所以我今早特意煎了五個,看他一口氣吃掉兩個,真的很有成就感。

 

「你不吃嗎?」夾起第三個的時候突然抬頭問我。

「啊?我啊,我喜歡三分熟的。」我老實的回答,然後把盤子都往他那邊推

「那你怎麼只弄這樣的啊。」允浩皺眉,筷子也放了下來。

「因為冰箱裡只有五個雞蛋了啊。」

「金在中你鬧夠個沒啊?你是病人還是我是病人啊?!」我很理所當然的解釋似乎讓允浩很不滿,坐在餐桌對面的他就那樣直直的看著我,音量也提高了不少。

「我少吃一個雞蛋又不會死,再說,做完這頓飯我少根頭髮了嗎?就許你鄭允浩對我好不准我金在中對你好啊?」我脾氣也有點上來的,允浩的這種保護有時候是真的太過度了,明明就是一些微小瑣碎的事,他總要把它弄得很誇張很不得了。我並不是不接受他的保護,但我也有想為他做的事,也希望他不要那麼累,一切都好好的。所以一激動就把心裡話直接說了出來,口氣還挺硬。

允浩看著我,瞪著他圓圓的單眼皮眼睛,有點被驚嚇到的樣子。

「反正,就是,以後,我們互相照顧‥‥」我見氣氛有些尷尬,於是又趕忙打圓場,慌亂之中似乎越說越難為情,索性夾起一個荷包蛋往允浩碗裡一放:「多吃點。」

允浩也像得到了特赦令一樣馬上低頭,一口咬掉了半個荷包蛋,頭也不抬的嚼著。

這是鄭允浩嗎?跟我認識的不像啊,怎麼耳朵還紅了呢?

 

 

吃完早飯收碗的自然是允浩。我在冰箱裡左看右看突然在一個滿滿的屜子裡發現了一串葡萄。

「允浩,這是你什麼時候買的葡萄啊?怎麼塞冰箱裡不拿出來啊?」我提著那袋葡萄往廚房走,正在流理台洗碗的允浩回頭看著它,像是在回憶幾年前的事情一樣回想了一會才說是前天的。

「看起來還新鮮呀,洗洗拿出去吃吧。」我把袋子遞給他,他接過打開看了一下,似乎是看到真的還挺新鮮,才動手洗了起來。

「以後想吃就去買新鮮的,樓下不遠就有家水果店,就是原來開花店的那家店。」允浩邊洗邊說。

「欸?你怎麼知道那裡原來是花店啊?」這明明就是新開的啊。

「以前不是來過幾次嗎。」他動作很麻利,但是洗得很仔細。

「用洗水紙把水吸一下吧。」我看著那串濕嗒嗒的葡萄,拿出了個盤子。

「吸水紙放哪裡來著‥‥」這東西我記得家裡有,但是不常用,所以一下子記不起放哪了。

允浩一聽沒有回話,直接打開第三個櫥櫃拿出了吸水紙包著那串葡萄輕輕捂了一會。

他從來沒問過我類似醬油放在哪保鮮膜放在哪這樣的問題,但現在,他對我的廚房已經這樣的瞭解‥‥不得不承認,他的細心,對我來說是致命的毒藥‥‥

 

 

雖然是放了兩天,但是葡萄還是挺甜的。我們兩人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前面擺著一盤水果。暫時對葡萄很有興趣的我一連吃了十幾顆才發現允浩一顆都沒碰。

「你不吃啊?挺甜的,不喜歡嗎?」我把盤子往他那邊挪了一點。

「要一點點把皮剝掉,太麻煩了。」允浩扁扁嘴,看著那盤葡萄搖搖頭然後又推了回來。

「這麼怕麻煩那為什麼不買提子呀?」我又拿了一個,邊剝皮邊問。

「這種帶皮吃的東西要是打了農藥怎麼辦?」

我瞬間被他正兒八經的表情弄無語了,只好默默的剝著皮。剝好剛要放進嘴裡的時候, 突然瞥到允浩一錯不錯的看著我的那個呆呆的表情,我下意識的就把葡萄送他嘴邊去了。

「喏,試試。」我遞過去的時候根本沒想那麼多,純粹就是頭腦發熱。允浩顯然也是沒料到我會有這樣的舉動,瞬間變得更呆了。

有點尷尬嗎‥‥這麼親密的動作,他不接受也是當然的吧。

我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頭,悻悻的想收回手。哪知手剛一動作就被他抓住了,然後一個低頭把我手中的葡萄叼走了。

「甜‥甜嗎?」我極不自然的保持著手被他被抓著的姿勢,說話也不覺的結巴起來。

出乎我意料的是他竟然搖頭。

「不可能啊,我吃的都很甜,要不‥嗯?!」

我一直搞不懂我讓鄭允浩頭腦發熱的是哪點,但是他就是喜歡不打招呼就親人。我一直覺得,接吻就是兩個人情到濃時相互交流的語言,就像那時候他在摩天輪裡面給我套上那枚尾戒的時候那樣。那種情況才應該來一個又深又長的吻。

可是現在這又是為什麼啊?恢復記憶的我不躲也就算了,對我沒多大興趣的他吻得那麼動情又是為了什麼啊?

 

結束那個吻的時候我已經找不著北了,整個人都是輕飄飄的感覺。

允浩也發現自己做了這樣一件超出我倆日常接觸範圍的事,一時尷尬的想回避。

「鄭允浩!」我喊住他。

「‥‥為什麼這麼做?」

「‥‥什麼為什麼?」允浩已經站起來了,背對著我一副逃避的姿態。

「‥‥就剛才‥‥」我深吸口氣,才慢慢開口,可腦海還在進行著措辭的時候一陣突兀的鈴聲打斷了我的話。

允浩拿起桌上的手機,回頭看了我一眼,就直接往陽臺走。

我坐在沙發上看著允浩打電話的背影,在心裡重重的嘆了口氣。

剛才的氣氛下如果我能問出口,允浩或多或少也會吐露些什麼的吧‥‥可是現在‥‥他電話這麼一響,氣氛沒了,大概等他打完電話進來,我的勇氣就都流走了。

 

允浩打完電話進來的時候,我看他沒有馬上走過來就著急的問了一句:「你要出門嗎?」

就以前的經驗,如果允浩的電話少且短,那就說明他有些不能在電話裡解決事,那麼他就要出門一趟,所以我著急,不會又要出去吧?

「嗯。」允浩被我突然激動起來的語氣嚇到了,愣了一會才點頭:「冰箱裡不是沒有雞蛋了嗎,出去買回來備著,你有沒有什麼想吃的?」

哈?雞蛋?

「只是去買雞蛋嗎?你的項目做完了?」其實從李載賢口中知道允浩拿到原本是教授手中的專案後我就開始留意他的動向,害怕他太勞累再生病。可是這幾天下來,除了昨天他忙了一天以外,其餘時間都很悠閒,跟之前做第一個項目的時候完全不一樣,所以一好奇就問了。

「你怎麼知道項目的事情?」允浩微微皺眉。

「啊?那個啊‥‥我聽李賢載說的。之前不是拿錯了你的手機嗎,他打過來的時候我接了。」我如實回答,並不驚訝於允浩的反應,更驚訝的是,李賢載竟然沒有告訴他這件事。

聽了我的話允浩眉頭皺的更緊了,「那你為什麼沒有轉告我?」

「電話沒聯繫到你他自然會有別的途徑嘛,你這不也是知道了?」一看到鄭允浩擺臭臉我就也不爽快。這是什麼?秋後算帳嗎?

「他還說了什麼?」

「沒了,我把他氣了一通他就掛了。」我沒好氣的說。

「你還是那麼不待見他啊。」允浩眉頭突然舒展開來,好像還笑了。這什麼跟什麼啊?莫名其妙。

「項目我讓給賢載哥了,現在是他在做。」允浩坐回沙發上,拿起我剛剛削的梨咬了一口。

「為什麼要給他啊?」我混亂了,這不是他利用我和教授的關係才拿到手的嗎?他不是很在意這些的嗎?

「因為在工作上我完全信任他,再說,他在林氏是經理級別的,這麼大的項目還是他比較適合。」允浩沒有聽出我的疑問,以為我還在介意李賢載。

「可這不是你想要的嗎?為什麼不自己做?」我想不通,真的想不通,他應該是有野心的。怎麼會把到手的讓人呢?

「你為什麼那麼關心這個啊?」允浩好像覺得我的反應過度了,不答反問,還一副僥有興趣的表情。我一時語結,不知道要怎麼去回答,反倒讓他佔去了上風。

「你知道這個項目要花多少時間去做嗎?」允浩見我不回話,也不急著要回答,而是慢悠悠的再次開口。看到我老實的搖頭便接著說。

「做第一個項目的時候不是用了七天嗎,可是這次的項目很大,沒有半個月時間是拿不下來的。」

「所以呢?這跟你不要它有什麼關係嗎?」我還是聽不懂。如果就是時間的問題所以放棄,那也說不過去啊。

「要是我再像之前那七天那樣忙上半個月,那你不得一個人死在這裡啊?」允浩吃完最後一口梨,將核往不遠處的垃圾桶一扔,唰的一聲直接命中。

我沒有聽錯吧?他說他是因為要照顧我所以才把那個項目讓出去的。這是鬧得哪般?為了拿到項目來欺騙我利用我,項目到手後又因為我而讓了出去,這中間我一定是有哪個認知環節出錯了‥‥這裡面要弄清楚的太多了。

「那你昨天幹嘛去了?」

「昨天是外公直接給的任務,我不做不行,所以就跑林氏總部去了。原本是兩天的工作量我趕著一天做完了,還好回來看到你沒死。」允浩突然像個話嘮一樣,我問,他就答,好像心情還不錯,這樣的反應讓我不安。

 

我本身並不是疑心很重的人,但是事情發展得太匪夷所思,前後的發展根本銜接不起來,還有太多太多的疑問,所以,我把這些銜接不正常歸結為,那些告訴我所謂真相的人中,有人在騙我。

開了玩笑的允浩看我沒有回他,也就沒有再說下去,而是抽了張紙巾把我剛剛用來削梨的水果刀擦了一下,放回了水果籃裡。接著拿起一個葡萄,試著去剝皮。

我看著他骨節分明的手活動著,突然發現了一件事情‥‥

「喏。」允浩把剝好皮的葡萄遞到我嘴邊,突然的動作嚇了我一跳。

這個人,到底在想些什麼啊?!

「不吃嗎?我剝得不好?」見我沒有反應,允浩一臉無辜的看著手上的葡萄,再看看我。我搖搖頭,張嘴叼住了那顆葡萄,心情很是複雜。

「你還是自己來吧,我去換身衣服一會出去買東西。」見我不是特別受用這樣的互動,允浩識趣的停止了。可是我這又是何必呢?為些本來就沒有什麼意義的事糾結成這個樣子。經過昨晚允浩明顯的就比之前幾天要開朗得多,也願意跟我說他的事情,甚至開始與我進行肢體互動了,做為喜歡他的人我應該高興才是,為什麼要揪著一些回憶不放呢?

有些事是該去做了斷了‥‥

允浩一出去,這房子裡就只有我了。坐在沙發上百無聊賴的換著頻道,想著要怎麼開口去問允浩那件事。

 

事情還沒想出個頭緒,門鈴就響了起來。我邊應著邊找拐杖,想快點過去開門,那邊電話又響了起來。原本只有電視聲的客廳一下熱鬧了起來,我沒空去搭理手機,趕緊過去開門,門一開,我的腦海裡瞬間就沒了雜音。

「您好,請問您找誰?」

門外站著一個身材高大的老人家,雖然兩鬢斑白了,但精神頭看起來好得很,一身西裝站得筆挺,看起來有種熟悉的感覺。

「鄭允浩是住在這裡嗎?」老人沒有回話而是看著我問,目光有點讓人生畏。

「額‥‥算是吧‥‥」我一聽來人是要找允浩的,就放下了一些警惕,不過對他的問話卻是不知道要怎麼回答才好,只好含糊的說。

「什麼叫做算是啊?是就是,不是就不是。」老人家突然跟我玩起了咬文嚼字,嚴厲的喝了我一聲,嚇得我拿著門把的手顫了一下。

「是的!」我豁出去了一般的回答。之所以有顧慮是因為這裡確實只是我家啊,允浩在這裡住著,說不定哪天想走就走了,到時候又有人來這裡找他怎麼辦?

老人似乎很滿意我的回答,臉色也稍微和緩了一些。

「您找他有事是吧,他現在不在家,您先進來做會吧,他一會就回來了。」

「連我是誰都不知道就請我進門?你是三歲小孩嗎?!連不能隨便讓陌生人進門這點常識都不知道?!」老人家一聽我話又不待見我了,劈頭蓋臉的對我又是一通說教。

我完全被嚇到了,老人家突然登門造訪也就算了,非親非故的就這樣處處挑我毛病,這是鬧得哪般啊?

「咳。」見我似乎被嚇到了,老人家清了清嗓子,尷尬氣氛稍微緩了緩。「金在中是吧?我是林誦程。」

「您好,林先生。」雖然不情願,但出於禮貌,我還是主動伸出了手。老人家也是又氣度的人,伸手回握了一下。

「那現在我能請您進來坐了嗎?」我讓開門後的空間,沖他比了一個請的手勢。林先生終於點頭,向前邁了進來。

「家裡平時沒什麼客人,所以就只有我和允浩的拖鞋,您先穿他的,我一會讓他順路再買一雙。」我一手扶著鞋櫃,然後彎下腰把允浩的拖鞋放到他的腳邊。其實櫃子的最裡面還有一雙教授以前穿的拖鞋,但是我沒敢拿出來,害怕允浩回來看到會生氣。

他住在這裡的這段時間,家裡面凡是不是我的東西,都被他扔得差不多了,我只能把這理解為他對教授的不待見,任他扔去了。

 

「您請坐。」我把他帶到沙發那邊,順手拿起了剛剛在鬧的手機。林先生坐了下來,打量著不大的客廳。其實看他的衣著就知道,這個人來頭應該不小。這房子他看在眼裡,應該會覺得很寒酸吧。

「您是要喝茶還是果汁?」來者便是客,不管怎樣,還是要招待好的,更何況他還是允浩的客人。

「茶。」林先生就簡短的一個字,已然沒了在門外的挑剔樣。不過那氣場還是有點嚇人的。

「那您稍等,我去給您泡。桌上有水果,您請自便。」我儘量的待他以禮,說話也很小心,怕的就是又惹他不開心被說教一通。大概上了年紀的人都比較挑剔吧,還是小心為好。

「不用那麼拘束,像你平時在家那樣就好了,我來就是想要看看允浩看上的,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他說什麼?允浩看上的?我嗎?他到底是誰啊?

「不用驚訝,你們的事我都知道,我也不是什麼腐朽的老頭子,鄭家的事我不管,但允浩做為我的外孫,他的另一半我有權把關。」

外孫?!

那他是允浩的外公?!林誦程,姓林,我怎麼就沒想到那裡去呢?林氏林氏,又不是只聽過一次的詞。金在中你真是遲鈍!

「怎麼?你害怕我?」見我愣在原地,他悠悠的開口:「要是連我都怕那你怎麼去牽住允浩這頭小豹子?」

「我們不是您說的那種關係。」我算是聽懂了他來這裡的原因了,但是他的原因我自己都覺得不成立。我和允浩怎麼就走到見家長這一步了呢?我倒是很想知道他口口聲聲那麼篤定的事,到底是?」允浩外公挑眉,看著我雙手交疊在身前恰好露出的左手說。

戒指?我下意識的去摸左手小指上的尾戒。還說呢,我今早才剛發現允浩他根本就沒在戴那枚戒指,只有我自己傻傻的還戴著。但是他怎麼知道戒指的事?

 

我想解釋什麼,但手機卻在這時響了起來。

「不好意思我先接個電話。」我現在是滿腦子疑惑,看來能給我解釋的,只有來電的人了。

「剛剛怎麼沒接電話?」那邊傳來允浩的聲音,周圍有點嘈雜,應該還在買東西。

「家裡來客人了。」我是走到廚房接的電話,這房子隔音不好,所以也不好問些什麼,只想長話短說,讓他快點回來。

「客人?誰?」看來允浩也不知道他外公要來的事。那我是不是可以認為,並不是允浩跟他說的我的事。

「你外公來了。」

 

 

允浩很快就回到了家,在那期間,我一直待在廚房燒水泡茶,心裡還是縈繞著一個個謎團。

允浩是騙了我,但是這樣的騙局要是讓他外公知道,根本有百害而無一益。

如果是他外公通過別的一些途徑知道我的存在,那他很可能就會像李賢載那樣搞不清情況,到現在還被蒙在鼓裡。李賢載是把我當作情敵跟我鬥氣,他則是殺到了這裡要考察。

可是想想又不對頭,李賢載是允浩非常信任的人,他怎麼會不知道允浩只是在利用我呢?我記得他第一次看到我的時候是實實在在的驚訝了一番,如果之後允浩跟他解釋的話,那他那天就不會被我氣得掛電話了。但他那天明顯的就說了是教授放棄了專案,那他應該是知道允浩的計畫的。

真是越想越矛盾了。

 

「外公!您怎麼來了?」聽到客廳傳來允浩的聲音我才把各種矛盾收起,一手拿起水壺一手拄拐往外走。

「誰讓你不答應我今晚帶他回家吃飯!那我只好自己來了。」

我走出廚房的時候正好聽到這一句。允浩一看到我,沒有再回話,而是直直走過來接過我手裡的水壺。

「外公,您別鬧了!今晚是什麼情況您不是最清楚嗎?!」允浩把水壺放在茶几的隔熱墊上,然後把我拉到小沙發邊讓我坐下。

「而且您現在不好好呆在家家裡肯定要翻天了,我都說了有時間會安排你們見面。」允浩坐到了外公的邊上,我這才發現他們兩個眉眼間有幾分相似。

看來允浩沒遺傳爸爸媽媽,倒是跨代遺傳到了外公。

「你也知道今天什麼日子啊?那我告訴你,要是今天不跟他吃上這頓飯那這70大壽我就不過了!」

「那您中午就在這吃飯吧,我隨便炒兩個菜,吃完您就回去讓他們給您慶賀您的70大壽,這樣可以了吧?」

喂喂!這是幹嘛啊?!我這一家之主還沒說話呢,看這爺孫倆這一唱一和的,完全當我不存在啊。

 

「我能打斷一下嗎‥‥」我在旁邊弱弱的開口。見他們兩個人都把目光放了過來我才敢接著說:「您為什麼非得和我吃飯呢?還要邀請我去府上‥」

「為什麼?就因為你是我們允浩喜歡的人,我就要馬上見你。要不是他昨晚說的時候已經晚了他死活不讓我來,我昨天晚上就殺過來了,都不用等今天私家偵探把地址查出來才來了。」老人家似乎還挺憤憤不平,可我聽著怎麼那麼恐怖啊?

「您請偵探調查我們?!我不是跟您說好時機到了自然會帶他見您的嗎?!您怎麼出爾反爾啊?!」允浩的語氣聽起來好像挺生氣的,估計也是根本不想他外公來這裡吧。我抓住他放在膝上的左手想讓他別那麼對長輩說話,卻突然發現,他今天早上還光溜溜的小指,這會兒多了一枚戒指。還是之前那枚,可是跟我的比起來是亮了一些的。

「時機什麼時候到?是不是等你們要辦證了才叫到?」

「我還沒表白現在就絕對不是時機!」

允浩這句話一說完整個客廳就安靜了。

我感覺允浩的手有些燙,便下意識的收起了自己覆在那上面的手,侷促的放回了自己膝上。

表白嗎‥‥

我沒有聽錯吧‥‥

 

安靜了一會,老人家突然一拍膝蓋:「我去陽臺透透風,你們自己解決。」說著就站了起來,煞有介事的整了整西裝,又清了清嗓子,背著手走了出去。

陽臺的玻璃門關上的那一刻,我感覺我的心臟突然急速跳動起來。我偷偷的想要看允浩一眼,他卻在這時突然抬起一直低著的頭猛的看向我,嚇得我往沙發裡縮了一下。

這表的那門子白啊‥‥眼神怎麼看起來好兇狠的樣子‥‥難不成剛才是做戲給他外公看的?

 

「金在中‥‥」他喊出我的名字。

聽到那三個字,我全身的神經都不由自主的繃緊了。

「你是不是在期待著一次浪漫的表白?」允浩深深的吸了口氣,然後定定的看著我說。

我從那眼神裡什麼都看不出來,他究竟是要我承認,還是否認。而他心裡面的答案究竟是有,還是沒有。

「如果你在期待的話,那我恐怕會讓你失望。」

停頓了好久,我看到允浩眼裡的情緒漸漸清晰。無可奈何是嗎?是要做了斷了嗎?

我靜靜的等著下文,哪怕是已經猜到答案,也在安靜的等宣判。

「我第一次見你的時候就覺得,你這個人很奇怪,甚至可以說是莫名其妙。」

對啊,爸爸的情人,還是個男的,當然奇怪,當然莫名其妙‥‥

「然後我就開始去觀察你,想看你到底為什麼那樣做。但是卻發現你並不是我想的那樣為了錢‥‥這讓我很想不通‥‥」

原來那些舉動是為了觀察我嗎?帶我去學校,給我買手機,讓我做家教,甚至帶我加入他的朋友圈‥‥

「後來發生的事我想你應該比我清楚,我現在只想告訴你,我要為我說過的那個謊承擔責任。那是我帶著私心去說的謊話,我也承認,它給我帶來了很多‥‥」

私心嗎‥‥帶來很多,比如項目?但是他說的承擔責任,怎麼擔?給我一大筆錢?他自己才說知道我不為錢,這點我還是要感謝他的吧。

「‥‥所以我一直很希望你永遠不要識破這個謊言,就這樣和我生活下去。」

鄭允浩,我能說你很貪心嗎?

「但是我從來沒有阻礙過你去恢復記憶,你知道為什麼嗎?」

我能說是你良心發現嗎?

「因為我想要一個完整的金在中。」

「‥‥我原本沒有想這麼早就告訴你的,因為我一直沒把握,我不知道鄭宏在你心中到底到了一個什麼樣的位置能讓你這樣守他十年‥‥一直以來我看著你對我這麼的遷就,我真不知道是該喜還是該憂。因為你從來不跟我說你對我的想法,但我看到的卻是你的生活裡處處都有鄭宏的痕跡。」

不說自己想法的又何嘗只是我呢?

「或許你不相信我接近你的原因,但是我確實為了你而在努力做著很多事。但那些都沒能讓我有絲毫安全感,直到你昨晚抱著我說不要我走,我才覺得,我真正的向你跨近了一步。」

你早就邁進來了,只是你太畏懼時間,沒有發現‥‥

「我從來沒有那麼討厭過時間,為什麼讓鄭宏先遇見你,又為什麼讓我這麼晚才遇見你?但是我希望,我現在說這些都是到了時候的,你能聽懂‥‥」

 

允浩說完這些話的時候我已經是哭得不成樣子了。不知道哪來的傷感,就是鼻子一酸然後過往那些委屈猜疑失落全部都湧了上來化成了眼淚。

允浩不知什麼時候跪在了沙發邊,雙手輕輕的把我帶進了懷裡。

第一次那麼踏實的被他抱著,儘管很輕,很輕。

「鄭允浩‥‥」我把頭埋在他的頸窩悶聲說:「你欠我三個字。」我最想確認的三個字。

「我愛你。」有聲音輕輕撫過我的耳畔,那麼真‥‥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