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1。

鄭允浩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他跑出房門去敲金在中的門,但是沒有人開。

他打開門,發現和剛剛自己離開的時候一模一樣,沒有任何變動。

屋子裡沒有人。

他一遍一遍的打金在中的手機——

「該死的!」

鄭允浩啪的一聲掛掉沒有人接的電話,飛快的跑了出去。

又找不到他了。這次不會又跑到公墓去了吧?

鄭允浩開著張師傅的車子,又一次的開始尋找金在中的任務。

這一次不同於上一次。他的頭上已經滲出汗水來。

 

‥‥怎麼能變成這個樣子呢?上午發佈會的時候不是說的好好的嗎?

安佑成的電話讓鄭允浩都覺得心涼了半截。

「安排金在中參加今晚高層的飯局。」

沒有解釋。沒有原因。什麼都沒有。

鄭允浩知道這是什麼含義。

他沒有資格問安佑成為什麼。早上的發佈會都是浮雲。真相是什麼誰都不知道。

鄭允浩從安佑成的話語中聽出了明顯的力不從心與疲憊。

鄭允浩覺得憑他以前對金在中的態度來講,這件事情的決定絕對不是他想的。

可是現在連自己的藝人都保不了,可想而知他現在的狀況。

鄭允浩小心翼翼的問了一句:「都不和在中本人商量嗎?」

安佑成只是苦笑了一下,沒有正面回答他的問題。

鄭允浩等著電話那邊的沉默。

最後安佑成開口。

「我已經通知他了。」

鄭允浩腦子裡嗡的一聲。

一切在高層裡說話有分量的人當中都已經定局了。安佑成是個嫌犯,說話也就是別人聽一句,但聽了也就是聽聽。

鄭允浩現在只是想找到金在中,告訴他別放棄,也許還有辦法。

 

 

車子開到公墓。鄭允浩走了一圈,上面一個人都沒有。

他問守墓的老伯,今天有沒有人來。他說有一個金髮的年輕人來過,待了一會就走了。

「長的很漂亮啊,像小姑娘似的。」

鄭允浩又問,「見著他往哪邊走了嗎?」

老伯搖搖頭。

鄭允浩瞇著眼睛,回望了一圈山上的青蔥。

金在中啊金在中。

你讓我到哪裡去找你啊。

 

手機在這個時候震動起來。

[再不要和安佑成聯繫了。他忙得很。]

                               ——破小孩。

鄭允浩立刻撥通了電話。意想中的無人接聽。幾分鐘後關機。

握著方向盤的手心滲出一層汗來。鄭允浩眼神凝重的望著前方,一眼不眨。

[我會找到你的。你等著。]

 

金在中看著螢幕上的字笑了出來。

不知道他現在怎麼看自己。怎麼看那個總是囂張的和他吵架的金在中。

只是他現在什麼都不是了。什麼唱歌,什麼演戲,什麼演唱會,統統沒有了。

金在中現在才明白,自己居然是這麽搶手的貨色。是不是如果沒有這張臉,那麼現在自己就是被冷藏的那個呢。

而那個人現在居然還是那麼自滿的,那麼篤定的能夠找到自己。

若是以前,可能還會衝動的喊出來,「大不了我不幹了!什麼狗屁高層!有種炒了我!」

可是得到的太多反而放不下了。金在中沒有那麼偉大。可以眼睛都不眨的捨棄名譽金錢或者舞臺。

高中畢業,除了唱歌什麼都不會。唯一的成績,電影的票房都會隨著自己的選擇而一夜之間改變。

收視可以是前任總監造假的,大獎可以是總監內定的,綜藝可以是故意演出來的。

今日大紅,明天就可以像金城旭一樣什麼都不是。那些公司的高層可以為了自己的上位而毀了很多人。

真的可以是假的,那麼假的也可以是真的。

自己的未來存在與否,都在於那些人的一個會議,甚至簡單到一句話便可決定。

可為什麼偏偏是金在中?

安佑成沒有回答他這個問題。他不知道怎樣回答。

「如果過了這一晚,演唱會,電影,還有你以後的事業都不會受牽連。要嘛就此隱退冷藏。」

「‥‥我手下的藝人基本上半年之內的活動全部撤銷了。他們答應可以給你一個機會。一起吃個飯之類的‥‥」

 

潛規則就是潛規則。不管紅不紅的藝人,太多都經歷了這一條路。付出的值不值得根本沒有人保證,更沒有人會同情你的失去。

金在中覺得自己就是一個任人宰割的小鳥。

安佑成勸他,「忍一忍吧。忍一時風平浪靜。一晚上就什麼都過去了。」

如果他現在在面前,他真想給他一巴掌。

金在中不後悔唱歌。他知道若是再活一遍,他還是會這樣選擇。

他覺得需要一個人靜一靜。好好的想一想有沒有其他的辦法。畢竟他不願意自己的青春就這樣的破敗掉。

這只是他自己的事情。只是一個人的事情。

 

 

水泥地面傳來了腳步聲,金在中沒有回頭。

腳步聲沉穩依舊,在身後頓住。

「跟我走。」

金在中沒動。

他壓根沒想動。

胳膊突然被人大力的拉起,身子也隨著那個突然的力量帶起來,抻的金在中一個顫抖。

金在中想都沒想的甩開。

「離遠點!」他低聲喝。

鄭允浩沉默的看著他。

「想看笑話選錯地兒了。」金在中轉過身想要離開,被緊隨的力量抓住。

金在中火了。

「鄭允浩你少在這裝!想走就利利索索的!少在這煩我!」

「新人又怎麼了?」

金在中猛地抬頭,對上他冷峻的眼神。

「我問你新人又怎麼了?」鄭允浩重複著質問,「我是新人,但是我有沒有工作做得不周到的時候?有沒有對不起你金在中過?有沒有?」

「你懂什麼啊你?」金在中吼,「你以為誰非要巴結你當經紀人啊!我不是早就說了嗎?不願意待滾啊!」

鄭允浩的眼睛紅了,手指捏的金在中生疼。

「我不欠你的!我告訴你金在他媽不欠你的!」金在中一個悶勁甩開了鄭允浩的手,卻聽見啪的一聲脆響。

金在中反應過來的時候,看見鄭允浩右臉上一片紅。

 

世界安靜了。

金在中被嚇著了,尷尷尬尬的看著鄭允浩。

鄭允浩鐵青著臉,低著頭摸了摸自己紅著的臉。

「上車。」

他低聲說。

鄭允浩承認他是打算和金在中杠上了。似乎在他眼裡自己真的就是個除了保姆以外什麼都做不了的人呢。

 

金在中和鄭允浩一起去張師傅那裡交了車,眼看著鄭允浩把鑰匙遞到張師傅手裡,然後徑直走過來,沒有絲毫猶豫的打開了車門坐到了副駕上。

金在中偷偷地瞄了鄭允浩一眼,剛剛被自己誤傷的那半邊臉還在紅著,眉頭皺得死死的。

他在心裡小聲的說了句對不起。

鄭允浩突然間開口。

「我沒有想走的意思。」

金在中沒說話,靜靜的聽著。

「我知道你不好受。我會想辦法。」

金在中看了一眼他的側顏,他以前居然沒有注意到那上面居然有一道不深不淺的疤。淡然的橫在眼睛下面。

鄭允浩也許是見他沒有回答,突然間轉過頭來捉住了金在中握著擋的手,緊緊的。

「你相信我。」

在接觸到那溫熱的體溫的時候,金在中覺得渾身像過了電一般。

他不由自主的看向他深邃的眼睛。無時無刻都是那樣凝重而堅定,仿佛有什麼在支撐一樣。

金在中曾經希望從那眼神中找到一個叫做溫柔的東西。但是卻從來不敢與他對視。

他笑笑,順手壓下了他握著的那只手,打開了方向盤,自然而然的脫離開他的溫度。

「我死都不會被潛的。」

餘光中他感受著鄭允浩沒有移開的眼神。

「其實你很傻的。你知道嗎?」金在中說。

「哪個經紀人都沒有你這麼好說話這麼能管閒事。經紀人不是藝人的,而是公司的。工作永遠是第一位。」

鄭允浩看向前面。

「我只是在做覺得應該的事。我不過不想讓自己後悔。」

 

金在中突然間嘆了口氣。

半晌,他平靜的開口。

「別為我的事情太費心。你已經做到了。」

「真的沒辦法的話,我可以不唱歌。」

鄭允浩被他的話震住。

一個人要拯救自己,也是那麼難的事情嗎?

我只是不想讓你看扁我而已。鄭允浩。我用我的未來和你賭我在你心中的位置。

正如你所說。我也不願意做可能會後悔的事情。

可是如果結果真的不盡人意的話,就讓我就此離開你也好。離得遠遠的,這樣我就不會有機會愛你更深。

金在中也是男人。像你一樣,能夠拿得起放得下的男人。所以即使會痛苦,我也認了。

初戀也就是僅此一次的吧。我們好合好散。善始善終。

 

鄭允浩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沒有十足的把握。

果然還是被懷疑了嗎?居然還想捨己為人‥‥

以前怎麼沒有看出你金在中那麼偉大呢?

一路無言。

 

 

 

 

晚上金在中應邀出席了所謂的高層宴會。這樣具有別樣意義的晚宴,他還是第一次參加。

鄭允浩一直站在他旁邊。

金在中看見安佑成和一個陌生的男人站在一起,對他很是恭敬的樣子。心裡頓時明白了主人公是誰。

真是醜死了。怎麼和鄭允浩比呢?

金在中佩服自己,在這個時候居然都能開這樣的玩笑來安慰自己。

難道,換做是鄭允浩就能夠毫無顧忌的自願被他潛嗎?金在中還沒有那麼賤好吧。

鄭允浩的手一直搭在金在中的肩膀上,像是安慰。

這一天果然來臨。

他早已做好了翻臉的準備。明天就是自己被扔下舞臺的時候了。

 

鄭允浩低下頭在他耳邊說:「你先和其他工作人員說說話聊聊天什麼的,我去一下。別露出情緒來。」

金在中心裡一瞬間的慌,但是馬上就被迫消失。

他點點頭,拿著酒杯到另一邊去。

現在還沒有到上座的時間。

金在中一直若有若無的看向安佑成那邊。他臉上的笑容也比以往僵硬好多。

運氣這東西,金在中從來都不信。

他看見了趕回來的鄭允浩朝這邊走過來時,眼神與他一瞬間的交匯。

鄭允浩朝他點了下頭。金在中就在他來不及阻止的目光中,抬腳走向了安佑成。

 

「安總。」

安佑成看見他,臉上明顯的表情一滯。

金在中笑笑,沖著旁邊的男人禮貌的點了一下頭。

「哦,金在中啊!」男人興奮了起來,上下打量的眼光讓金在中很不爽。

「這位是明星協會的韓先生。」安佑成介紹。

「很有前途的藝人啊!我一直挺關注你呢!」男人開口稱讚的語言毫不吝嗇,「怎麼樣有沒有興趣合作啊?」

金在中仍然笑,「不知道您指的是哪方面。」

「各方面!」男人很高傲的樣子,說著拍了拍安佑成的肩膀,「我和你們老總可是老交情,他這次的官司啊,我可沒少幫忙呢~!」

金在中的笑容放大。果然是後臺硬的人,這樣的話都可以這樣正大光明的說出來。

他的意思很明顯。你們老總都敗在我的實力下,還要我幫忙打點才能有些眉目,更何況是你一個小小的明星。

「以後就仰仗你多照顧這些後輩啦!」安佑成終於插上一句話。

金在中一愣,「安總您這話什麼意思啊?再怎麼說我也得通過您才能高攀上韓先生的指點呢。」

安佑成臉上變得尷尬。

金在中在拆他的台,特意說這樣的話把安佑成被迫扯進來,從而避開了與韓先生直接接觸的敏感話題。

大家心裡都明鏡的很。

安佑成瞭解金在中性格,話語中聽出他的不情願與回避。好在旁邊姓韓的只當金在中會說話會來事,笑容仍然燦爛的很。

 

鄭允浩在這個時候大步走過來。

「剛剛去辦公室取點東西。」他笑著向安佑成解釋。

「這位是‥‥」

「金在中的經紀人。」

「哦哦‥你就是那個鄭允‥哦‥」

「您好。」鄭允浩跟他伸出手,韓先生有些好奇的打量著他,一臉奇怪的樣子。

金在中一直都沒有看鄭允浩一眼。

 

飯局上安佑成一直暗示金在中給韓先生敬酒,金在中故意不買帳。每次都用別的話語搪塞過去。韓先生倒也是一副不著急的樣子,讓安佑成心裡一下子沒譜,著急的看向鄭允浩。

「你之前沒有跟他說明白嗎?」他低聲問。

「我說什麼?」鄭允浩裝糊塗。

安佑成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鄭允浩有他自己的打算。而他不能背叛了金在中。

金在中一直淡定的喝著酒,甚至都沒有平時慶功宴上喝得多,也一直和大家聊著工作上有意思的事情,鄭允浩還時不時的插上一嘴,爆爆他的料,一副什麼都沒有發生的樣子。韓先生被哄得高興不已,酒也下了不少。

鄭允浩之前並沒有和金在中商量什麼策略的事情。當然他也不會聽。他執意這是他自己的事情,並不願意別人插手任何。

 

飯局過了一半,韓先生似乎有什麼話要講的時候,鄭允浩突然間站起來打斷了他。

眾人都看向鄭允浩。按理來講,這裡面並沒有他發言的計畫。

鄭允浩端起酒杯,語言清晰。

「我要敬韓先生一杯。」

韓先生明顯的一愣,並未端起酒杯,只是手裡握著,審視著鄭允浩。

金在中心裡一緊,在桌下偷偷地拽了一下鄭允浩的西服。

鄭允浩沒動。

「大家也許不知道,但是我和韓先生是老交情了。」

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金在中,包括對面的韓先生。

鄭允浩定了定神。

「我剛進圈子的時候,曾經到過明星協會諮詢有關的事情。其實說起經紀人這個職位,是我誤打誤撞來的。之前韓先生沒有轉幕後的時候,我就是韓先生多年的影迷,一直都想要做一個能和他有接觸的工作。」

韓先生有些明白的點點頭。

「當時所有人都不看好我,只有韓先生耐心給我解答有關的事情。其實說出來不怕大家笑話,但是我曾經想過有一天可以給韓先生做經紀人‥‥」

有不知情的人呵呵的笑,氣氛一下子變得緩和。

「沒想到現在成了前輩。」鄭允浩笑。

「哦——那個時候找我的年輕人就是你啊!」韓先生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

「對對。」鄭允浩趕忙接腔,「我當時真的很沮喪,初出茅廬就被許多人不看好,但是您的話讓我受益匪淺,真的,我能到現在這個安安穩穩的位置來,功勞都是您的。」

鄭允浩說的誠懇,旁邊的人聽的認真。

「所以剛剛看見您的時候其實‥‥心裡很激動的,呵呵‥‥一直想找機會去拜訪您,但是又怕耽誤您時間‥‥反正今天看到過去的恩人,真的是很高興!有些激動,但是韓前輩,這杯酒一定要敬您的。」鄭允浩舉平了了杯子,「來!」

韓先生驚喜的舉起了酒杯,上前和鄭允浩親熱的碰杯。並連連感嘆居然還和金在中的經紀人有這樣一段插曲。

金在中一直在旁邊看著鄭允浩。眼神裡滿是錯雜。

鄭允浩坐下時已是滿臉的紅暈。一杯度數並不低的進口酒也夠他受了。

 

那晚上一切都沒有按照計畫中的行事。韓先生和鄭允浩居然聊的出奇的投機,最後喝的爛醉,並在恍惚中點名要鄭允浩送他回去,看他醉酒的樣子,顏面不說掃地也總會有不好的影響。

鄭允浩上前一步扶住他,從兜裡拿出一袋醒酒藥要幫他吃下去,韓先生不肯,結果鄭允浩硬是當著別人的面給塞了下去。

車子停在外面,司機都喝的有些高。鄭允浩說「送韓先生回去,晚些回去」就進了韓先生的車。

金在中站在停車場裡,默默地看著他開著那輛寶藍色的車子離開。

安佑成那行人醉得也不輕,最後都得被人送回去。

張師傅的車就停在停車場裡。那是金在中專用的保姆車。

「鄭先生叫我送你回去。」張師傅頭伸出了車窗外,對著金在中微微的笑。

金在中沒有猶豫的上了車,頭疼欲裂。

 

 

 

鄭允浩開著車子,神色平靜的看著前方。

身後突然傳出來一個聲音。

「真看不出來你是新人。」

鄭允浩愣了一下,笑。

「哪裡,跟您比我還差得遠呢。」

韓似乎笑了一下。鄭允浩就聽見他繼續說道,

「你想求我什麼?」

鄭允浩又笑,「韓前輩,您喝醉了,我先送您回去。」

韓在後面大聲的笑。

「你們這些年輕人哪‥‥不過你可比你們老總強多了。」

鄭允浩推脫著,「我才疏學淺,經驗太少。和你們這樣的前輩比還差的太多。」

「‥‥事情可以鍛煉人哪‥‥」韓的語氣中仍帶著微微的醉意,「你說你去找過我,可是我為什麼沒有印象呢?」

「您是娛樂圈的良師,指點過那麼多的新人,哪會記得我這樣一個無名鼠輩呢。」

韓滿意的笑著,「都不容易啊這些新人們,不論是藝人‥‥還是工作人員‥‥都不容易呀‥‥」

鄭允浩就左耳進右耳出的聽著他一路上絮絮叨叨當年的那些事情,說的也糊裡糊塗。沒想到自己現在碰見的是個喝醉了喜歡說話的主。

 

韓住在郊區的一棟別墅,晚上太晚了保姆不在。

鄭允浩正好抓住了這個機會。

韓連連笑著擺手,「這樣不好吧太不好意思了‥‥」

「沒事沒事。您別這麼客氣。」鄭允浩攙著他往台階上走,心裡不免想到金在中跟著他到這種地方來會是個什麼結果。

他把韓扶到沙發上,幫他脫著西服。

韓看著他忙碌的背影,突然間冒出一句話來。

「聽說金在中那孩子‥‥要開演唱會了啊‥‥」

鄭允浩心猛地一跳。

「啊‥對呀,都計畫好久了呢,在中很積極的準備演唱會,就是有一個地方好像出了點問題。」

「什麼問題?」韓順口問。

「好像是什麼場地啊之類的吧‥‥哎呀反正我也看不太懂,韓前輩您幫我點點吧,合同的事情我不是很清楚,」鄭允浩掏出一份檔給韓看,「‥‥您看,就是這裡。」

韓拿著那張紙在昏暗的燈光下煞有介事的看。

鄭允浩不去觀看他的表情,目光一直停留在那張紙上一臉疑惑的樣子。

他知道韓在注意自己的表現。

「這就是‥‥啊,沒什麼大問題!你看你說的這一行裡,開發區新館歸金貿所有‥和宣傳中心打個招呼就好了啊‥‥」

「宣傳部‥‥跑過幾次沒有人接待‥‥」鄭允浩看向他。

韓瞇著眼盯著鄭允浩漆黑的眼睛許久。

「允浩啊,你有筆沒有?」

鄭允浩一愣。

「今天來參加公司統一活動,所以沒有帶‥‥」

兩人在燈光下默然的對視了一會,接著相視哈哈大笑了出來。

 

 

 

夜裡。一點零五分。

金在中一直呆在房間裡看著有關公司的官司,一遍一遍的刷著屏。

今晚上的宴會居然沒有一家媒體報導,金在中偶然中看見有一則有關的消息也在出現了幾秒鐘後莫名其妙的失蹤了。

他帶著近視鏡,拄著下巴一動不動的看著螢幕。

——鄭允浩你幹嘛去了到底。

 

突然間客廳傳來了咚咚的敲門聲,低而沉悶。

他飛快的跑到玄關。

「在中,開門。是我。」

打開門鄭允浩就一個踏步進來,又迅速的退了一步,

「對不起。」

「沒事。」金在中低頭用腳踢過去一雙拖鞋,「這麼晚了你不回自己家跑這來幹什麼。」

鄭允浩在換鞋的動作一滯。

「我以為你在等我。」

金在中沒說話。

鄭允浩看了他的背影好久,最後收回伸進拖鞋的腳。

「那我先回去了。你早點休息。」

「你不是挺霸道的嗎?」金在中回過頭來,聲音裡帶著莫名其妙的慍怒。

鄭允浩呆呆的站在那裡,被金在中的話弄得摸不著頭腦。

金在中受不了的大步走過去將鄭允浩一把拽進來,鞋子都飛到一邊去。

「這世界上有個詞叫做口是心非你懂不懂啊?」

鄭允浩愣愣的看著他憤怒的臉,突然間笑了。笑的輕鬆不已,笑的灑脫帥氣。

「你笑個球你笑‥‥」金在中拿拳頭捶了他一下。

 

鄭允浩走進暗著的客廳,有些疲憊的坐下。

「那個姓韓的還真不輕。」

「誰讓你自作多情送他回去。」金在中不給他好臉。

鄭允浩笑。

「今晚到底怎麼回事?」金在中給他倒了杯水。在他身邊急急忙忙的坐下。

鄭允浩接過水拿在手裡,頓了頓,湊近了金在中的金大頭。

「酒的勁大嗎?」

金在中瞪大眼睛警惕的看向他。鄭允浩笑而不答。

「你瘋了吧你!」金在中驚呼。

「我可全都是為了你。別說出去。」鄭允浩似乎有點小小的得意。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話語裡的曖昧。

「你少來!」金在中打斷他,「被逮住你就廢了!」

「我才放了不到十克。」鄭允浩安慰他,「出不了事。」

金在中看著他半天,冒出來一句。

「經紀人你真狠。」

鄭允浩笑笑。

你要是知道我以前是幹嘛的就不會這麼說了。

 

他掏出了那份文件,遞給在中。

「看看。」

「什麼東西?」金在中問。

「演唱會的批文。姓韓的簽的比誰都權威。」

金在中驚訝的睜大了眼睛。

「不帶這麼嚇唬人的啊!」

「他是真的喝多了。放了這東西的話一般人不會太記得頭一天的事情。我之前不是告訴你了不要喝太多酒了嗎。」

金在中坐直了身子。

「你到底是什麼人?」

鄭允浩看著他微微的笑。

「你希望我是什麼人?」

金在中不知道該怎麼說,反倒突然間擔心起鄭允浩來。

「你沒有幹什麼違法的事吧‥‥」

「我沒那麼傻。」鄭允浩伸出右手的三個手指,「我發誓沒有做任何過分的事情,當然下藥也是迫不得已。我是在拯救一個差點受傷的靈魂。」

「那他‥‥」

「說好話這個事情只有你不會。」鄭允浩回答,「當然了,今天其實也只是運氣好而已。越過那個不利於你的話題,眼光轉向演唱會,這樣他暫時不會把你怎麼樣。你先辦好你的首次個唱就好。」

「你真的認識那個人嗎?」

「不認識。」鄭允浩簡單的回答,「今天桌上的話全是我現編的。」

金在中仍然眼神複雜的看著鄭允浩。

「呐呐呐,這批文可是如假包換的,合同都簽了誰也賴不掉。只要你不害怕那就沒什麼問題。反正我為了給你爭取機會已經是豁出去了‥‥」鄭允浩往沙發上一靠,一副“你自己看著辦”的樣子。

 

房間裡半天的安靜。

鄭允浩閉了一會眼睛,突然站起來。

「我回去了。」

走到客廳中央的時候他聽見後面傳來的拖鞋踢踏的聲音,接著一個力量從後面撞上來,緊緊地圍上他的腰身。

鄭允浩一愣。

「經紀人‥‥」

金在中帶著興奮地聲音從後面隱隱傳來。

「你怎麼能,那麼好呢‥‥」

 

 

 

 

 

「你膽子也太大了!」

鄭允浩看著被摔在桌子上的文件沒動。

「你知道你們倆壞了公司的多少計畫嗎?怎麼說我還是WIH的當家吧?我還沒走就私自替藝人簽單子了?你以為你是誰啊鄭允浩?」安佑成氣不打一處來。

鄭允浩低頭,「抱歉。我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情,只是想替我的藝人著想。」

「為你的藝人著想?你大概不明白你在公司是個什麼位置吧?我明跟你說了吧,咱們公司像你這樣大大小小的藝人不下五十個!你還裝上救世主了還‥‥」

鄭允浩的眉頭皺了起來。

安佑成狠狠的白了他一眼,嘆了口氣。

「合同是賴不掉的。等金在中辦完了演唱會以後我們再談你的問題。但是你記著——」安佑成又一次指向鄭允浩,「辦好你分內的事!」

鄭允浩點點頭,「我知道了。」

「你是個才,我有意培養你,但是野心太大不好。」安佑成的情緒緩和了些,「公司現在正是出問題的時候,你當經紀人的不能給我添亂啊!」

鄭允浩又一次點頭,「我懂。」

安佑成看了他一眼,揮了揮手。

「你走吧。自己掂量著該幹嘛不該幹嘛。再出問題,不用我說直接走人。」

鄭允浩鞠了一躬,轉身走出了安佑成的辦公室。

 

他知道會是這個結果。

以前自己偶爾辦錯了事的時候叔也會給自己劈頭蓋臉的一頓罵,罵完之後還是會管你。

但是現在他漸漸明白了,娛樂圈和道上不一樣。娛樂圈裡,最可笑的東西就是道義。

而他本來也並沒有打算在這裡長呆。反正也是在逃,逃到哪兒不一樣?

鄭允浩也才二十三歲,也有自命不凡的任性和自己不為人知的背景,不是誰想惹就可以惹的。

實話說他很不喜歡這裡的環境和做事風格,幹什麼都要思前顧後,不混到了一定的位置,自己的思想幾乎一點用處都沒有。

雖然庫裡也有許多跟上面幹事的下層兄弟,但是各個班頭都是從那時候混過來的,不會忘記之前自己沒起來時受的苦,對待手下也真的是兄弟,就比如自己和小五。

在這樣虛偽的環境中,金在中能保持這樣的真實與成績,也真的是不易。

鄭允浩能夠感受到他對於自己的坦誠與自然。大概沒有人能夠看到他在自己面前最純粹的樣子,我們也不過是靠自己生存的孩子而已。

也算是一件幸運的事情。

鄭允浩從心裡開始厭惡這個圈子。總有一天他會離開。

但是他沒有和任何人說。包括金在中。

 

 

 

「剛剛的動作我們再來一遍,在中君你的手臂要擺在過頭的位置,顯得自然一些。」

「是。知道了。」

「好,我們再來一遍!—one~two~three~four~‥‥」

鄭允浩買來了中午的飯,一進練習室就看見他們一群人正對著鏡子練得如火如荼。

他還是想盡力的對金在中好一點,於是特意跑去買了他點的壽司,還在裡面放了許多的辣椒醬。

平時最喜歡吃辣椒,唱歌的聲音還那麼好聽。

金在中專心的看著鏡子裡自己的動作,汗珠隨著飛起的金色髮梢甩出去,被陽光蒸發掉。

鄭允浩看著他的動作,眼神不知不覺變得專注。

自己在上學的時候也練過一段時間的舞蹈,後來因為家庭的原因就不得已結束了。到現在聽見音樂的聲音還有種想跟著一起跳幾下的衝動。

 

幾分鐘後,老師拍著手叫停,宣佈上午的練習結束。金在中打了招呼,歡呼著幾步跑到鄭允浩這邊來。

「~哇哇哇哦~辣椒醬!辣椒醬!」

鄭允浩笑著扶住他差點摔倒的身子,溫和的笑。

「戴著帽子訓練不熱嗎。」

「嗚嗚嗚~~」

金在中咬著手裡的壽司,含糊不清的嗚嗚著搖頭。

他埋頭咬了一口咽進去,想了想還是瞅瞅鄭允浩,歪了歪腦袋示意他。

鄭允浩笑著伸出手,揪著邊緣將金在中的帽子拽了下來,摸著裡面被汗水浸濕的地方,從裡面翻了過來放到有陽光的地方曬著。

金在中眨著眼睛,呆呆的看著他的動作。

鄭允浩回頭看見金在中腦袋上雞窩一樣的亂毛,伸手在上面胡亂的摸了一下。

「看什麼?」他問。

「經紀人不吃嗎?」金在中拿過旁邊的一個壽司舉到鄭允浩面前。

鄭允浩看了一眼,還是接了過來拿在手裡拆著包裝。

旁邊的dancer哇哇的怪叫,「我們也想吃!!在中啊~我們也想吃哦~~」

鄭允浩看著他們笑。

都是和在中一起練習的人,鄭允浩的為人很帥氣,慢慢的大家都熟識了,也沒心沒肺的開玩笑,其中開得最多的就是金在中和他經紀人的曖曖昧昧。

金在中倒是不瑟縮,從椅子上跳下來就舉著自己剛咬過的壽司朝著dancer們比劃。他們一個個就笑著都往後退著,慌忙的擺手,

「算了算了,咱們大哥的過肩摔可不是蓋的~我們可不敢吃惹不起惹不起‥‥」

之前休息時一次幾個人鬧在一起,幾個人摔鄭允浩一個,撕扯了半天還是都被鄭允浩的過肩摔扔在地上,所有人都甘拜下風。

金在中還記得當時鄭允浩喘著氣,搖晃著走過來,壞笑著沖自己說:

「以後你不聽話也讓你試試。」

鄭允浩也不客氣,拿著自己的那份也遞過去,

「沒關係沒關係,我的也給你們嘛!都是自己人怕什麼‥‥」

 

最後大家一起笑,dancer們雖然有固定的工作餐,鄭允浩買來的便當也總是一起吃。最後金在中總是喊吃不飽,dancer給他帶的東西他卻一般都拒絕。

「我不喜歡公司的東西,豆漿油條還可以‥‥」他摸著肚子無辜的嘟嘟囔囔,「唉吃不飽都沒有力氣排練了‥‥」

鄭允浩總是沒辦法的再去買點東西來給他開小灶,順便自己也填填肚子。

他在這方面沒有拿安佑成的話當回事,也從來不像其他的經紀人那樣苛刻。因為金在中是優秀的藝人,本來做的就很讓大家滿意了,幹嗎閒的去找碴呢。

在他看來,金在中在開心的時候,仍然是一個可愛的破小孩,而自己就像大哥哥一樣的照顧他,幫他安排工作,這沒什麼不好。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