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2。

演唱會一共準備了二十一首歌,全部選自金在中的個人專輯及單曲。

鄭允浩知道他多麼重視這演唱會。練習的時候根本都是不留任何餘力的努力著,鄭允浩從來沒見過金在中這樣賣力的工作,心裡有些小小的吃驚。

安佑成曾經來這裡看過幾次,在旁邊遠遠的站著,一動不動的看著在中。然後跟鄭允浩交代好接下來的事宜就離開。

鄭允浩一邊要忙著演唱會的事情,一邊還要時刻注意這韓先生和公司的官司。本來沒他什麼事,但因為金在中他不得不時時刻刻盯著。

自己闖的禍要自己才擔得起。

 

終於在連續練習了六個小時,老師終於喊停後,鄭允浩眼看著金在中的身子直線一樣的掉了下去。

一幫人圍過去,鄭允浩在前面蹲著扶著他的肩膀,盡力想要看清他刻意壓在帽子下的表情。

可是金在中就是不肯抬起頭,只是悶頭晃著腦袋什麼都不說。

鄭允浩乾脆伸手抬起他的下巴,看見他一臉的虛汗。

眾人大呼上當,「我還以為怎麼了呢‥‥」

鄭允浩沒動,眉頭皺緊了,握緊了金在中的胳膊。

「你怎麼了?」

金在中深吸了一口氣,嘴角擠出一絲笑,

「腿‥有點疼‥‥」

周圍的人一下愣了。

鄭允浩問,「哪裡?」

金在中抬眼看了一眼鄭允浩,摸了摸小腿。

鄭允浩讓身邊的人散開,將金在中的膝蓋微微的轉了一下,看他因為疼而瞬間皺起的眉,手輕了一點。

「忍下。」

在金在中的小腿上摸了一陣,他鬆了口氣。

「沒事。骨頭沒斷。到醫院檢查一下看看注意些什麼。」

金在中點點頭。下一秒身子懸空。

他沒想到鄭允浩就這麼把自己抱了起來,就徑直往練習室外走,頓時臉上燒著了一樣,不自然的往他的衣服裡埋了頭。

「喂,你都這麼抱我幾次了。」

鄭允浩低頭看了他一眼,那樣近的距離。

「沒事。好好養耽誤不了演唱會。」

鄭允浩似乎是以為他在擔心在害怕。

金在中嗯了一聲。

就讓他這麼以為也好。

 

 

情況正如鄭允浩說的那樣,骨頭沒有大礙,但是扭到了關節,需要休息幾天。金在中聽了當時就激了。

「我演唱會怎麼辦?要我待在這破地方一星期?開什麼玩笑?」

鄭允浩低聲開口,「你別嚷。」

金在中生氣的別過頭去。

鄭允浩跑到辦公室去問醫生有沒有更好更快的辦法。醫生想了一下,說金在中的情況主要是由於動作太大和太過疲憊造成的,問題並不大,所以更建議安心的休息幾天就沒事了。如果很急也不能大幅度的運動。

「可以啊,我不做大動作,讓我回去吧!」金在中又興奮起來。

「我已經幫你請完假了。安總最近沒時間忙別的事。你不用擔心。」鄭允浩的話讓他很失望。金在中一下子靠回床上,十分不滿的看著鄭允浩。

「你總是這麼固執!」

「關鍵別落下病根。舞蹈你練得已經過頭了。連我都記住動作了。」鄭允浩坐在床上,輕輕拍了一下他的腿,「聽話。」

因為最後兩個字,金在中被迫的放棄了想要逃跑的想法。他很厚臉皮的承認,現在比起事業來說,他對經紀人更有興趣。

 

 

安佑成來瞧人,一見金在中躺在床上那副樣子就來氣。

「演唱會就剩一個星期了。之前還有很多宣傳。你自己差不多一點。」他厲聲說。

金在中沒說話。

他知道自己不好。是自己不爭氣。如今他躺在床上什麼都做不了。他沒有權利說話。

安佑成自從那次官司以後脾氣變得很差。對金在中算是好的。其他藝人的活動都艱難。

鄭允浩在門口推門走進來,假裝沒有聽到。

「安總。還有三場整體的彩排。宣傳發佈會定在後天。十一號就是正場。」

「嗯。」安佑成看了一眼金在中。

「盡力恢復。不能再出亂子了!」

「我知道了。」金在中點頭。

鄭允浩看了看金在中一臉的落寞,什麼也沒說就走了出去。

 

今天上午接到了小五的電話。說叔來首爾了。

鄭允浩心裡一陣痙攣,但是被他壓下去,也只是一瞬間。

「允浩哥。叔走之前沒怎麼帶人,你應該安全。」

「首爾他還有人呢。別忘了。」鄭允浩不敢放鬆。

「不過你到底在哪裡辦事呢?」小五實在很擔心。

「我沒事。你照顧庫裡的兄弟就好了。不用管我。」遠遠看見安佑成從車上下來,他掛了電話。「掛了。」就迎上去。

 

金在中一下午沒怎麼說話,估計是被自己的腿弄的。

鄭允浩勸他,「你調整好心態就沒問題的。之前的現場不是都很好嗎?」

金在中搖搖頭。「我怕我撐不到全場。我體質不好。」

「這幾天多喝點牛奶,再補補鈣什麼的。」鄭允浩建議,「最快增強體力的方法。保準好使。」

金在中眼睛一亮。「真的?」

鄭允浩笑笑。「當然。」

金在中立刻就從床底下拿出了一個方方的盒子,拆開了就往嘴裡塞,一邊喝一邊跟鄭允浩嘀咕,

「我這一星期要喝一箱牛奶。你幫我買啊。」

鄭允浩笑,「有那麼誇張嗎?」

「當然有當然有!」金在中狂點頭,「這是第一場演唱會,做不好就出大事了!我可不想變成金城旭。」

鄭允浩又一次說,「你不會的。」

金在中沒回答。

因為有你在嗎?

他看著他的眼睛想。

 

 

 

因為幾天後的發佈會金在中還是提前出了院,本來傷不重,但是發佈會他卻執意要參加。

「不然就真得爛在醫院裡。」他自己的話。

鄭允浩也不多說,幫他安排著各種各樣的事情,一連好幾天沒回家。

「‥‥這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個唱和巡演,各位工作人員都很努力的幫助我,我也不會因為自己而讓大家的辛苦白費,會盡百分之百,甚至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力來完成這次巡演,請各位多多關心。謝謝。」

金在中在台上說話的時候若有若無的看向旁邊的鄭允浩,鄭允浩就沖他微微的點點頭。

每次做節目的時候,他都會坐在攝像機照不到的地方默默的看著自己,自己隨時的看向他,以做出相應的舉動。

之前雖然都有看劇本,但是他還是更習慣看他的提示,似乎這樣的配合已經好久了。久的居然都習慣了。

 

金在中看著台下的一個地方出神,鄭允浩一看他這個樣子不禁無語的閉了一下眼睛。

他又開始神遊‥‥腦子裡天天都想什麼東西呢?

金在中被身邊的工作人員提醒了一下,反應過來,又開始看台下的觀眾,來來回回的一遍又一遍。

要不是我經紀人,你們才不會這麼快的看到我演唱會。

金在中想到這裡突然間得意起來。

在這樣險峻的公司現狀中,自己居然還可以辦演唱會。這是多麼幸福的事情。

給鄭允浩當手下的藝人,又是件多麼幸福的事情啊‥‥欸?鄭允浩你瞪著我幹嘛?

 

結束後金在中想回到練習室去,被鄭允浩攔住。

「我說你以後能不能別再大的發佈會上溜號啊?」

金在中一愣。

「啊。是啊。我又溜號了‥‥」

鄭允浩有點頭疼。

「練的時候小心點。腿還疼嗎?」

金在中搖搖頭。

「去吧。我回去取點東西,晚點來找你。」

金在中又點點頭,就看著鄭允浩往出口那邊走。

他沖著他的背影揮揮手。

「你要記得來接我回家哦老男人‥‥」他小聲說。

 

 

 

九月十二號。金在中全國巡迴演唱會首場。首爾。

金在中在後台突然間緊張的不成樣子,明明準備的都很好,卻意外的焦躁不已。

老師告訴他放平心態,深呼吸。

金在中感謝的點點頭。

他自己心裡知道是為什麼。金在中還不至於心理狀態差到那個程度,只是演唱會就弄得他焦躁不已。

 

鄭允浩不在。

從下午四點鐘他走了以後就再沒回來。他告訴金在中有事就走了出去離開後台。

他很擔心他。這是毋容置疑的事情。

他隱隱約約覺得他有事瞞著他。

鄭允浩並沒有說他什麼時候回來,也許他自己也不知道。

金在中想喝些水,但是他記得鄭允浩走之前告訴他不要喝太多水。於是他忍著沒動。

他逼迫自己和旁邊的伴舞說話,記憶台上的舞步和動作,並討論和確認其中的配合節目。

一個伴舞很不合時宜的問起,鄭允浩哪兒去了。

金在中在一旁的動作一下子滯住。

他低聲的回答:「他出去了。」

「還沒回來?」

「嗯。」

伴舞看著金在中的背影,一個個疑惑的面面相覷。

再次坐到化妝鏡前的時候,金在中突然間一股火上來。

是啊,你是我經紀人,但是是你在管束我,而你的生活怎樣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而你也根本不需要我的關心。所以我在這裡像個傻子一樣的為某個人著急,他卻一點都不知道。

他也不會想知道。

既然這樣,幹嗎還要那些不明不白的曖昧與關心呢。

金在中突然想要趕他走。

最好一直消失好了!永遠不要回來!再也看不見你才好呢!

「在中君,眉頭舒展開些。」化妝師說。

金在中緊緊的咬著牙不出聲。

「有什麼不開心的事情嗎?」化妝師問。

金在中看著鏡子裡臭著臉的自己,頭頂的一縷頭髮微微的翹了起來,被化妝師用髮膠弄了下去。

「呵呵。對啊‥‥不過那是剛才了。」金在中開口,

「我現在心情好的很。」

金在中帶著狡黠的笑容在嘴角綻放。

鄭允浩。我要讓你知道,沒有你我也一樣會做好該做的事情。

就像最初的最初一樣。

 

 

上台前十分鐘。

許多隻手疊在一起,上下的搖晃,作為上臺前的鼓舞。大家都圍在一起,卻突然間不知道說什麼。這樣的氣場很奇怪,卻沒有人知道原因。

金在中在心裡苦笑。

因為人不夠。

他正想說點什麼打破這沒有絲毫意義的尷尬沉默,從另一邊傳來一個匆忙的喘著氣,卻依舊沉穩的聲音,

「等我一下。」

金在中忍著沒有看他,強忍住了心裡隨時想要爆發的又氣又喜。

「還好趕上了,呵呵。」鄭允浩擠進人群中來,目光落在金在中臉上,笑容大大的綻開。

「來,我們小孩的第一場演唱會,大家都要加油啊!」

「是!!」

「拜託大家一定盡百分百的力,之後一起吃肉去吧!」

「好—!!」

「加油!1—2—!」

「在中在中fighting~!」

 

人群氣氛很好的散開,散亂中金在中的肩膀被人扳住。

不用想都知道是誰。討厭的人。

鄭允浩在人多的空檔中摟住金在中的脖子,頭貼的很近的在金在中耳邊低聲開口。

「抱歉,我很努力的在趕。」

金在中沒說話。

「加油,知道不?」鄭允浩不顧他的小脾氣,強行的把他轉過來,使勁的揉搓了一下他的臉,給他一個自信的微笑。

「我一直看著你。」

金在中認真的看著他的臉。看著他帥氣的發光的笑容,覺得那裡面充滿了力量。

 

 

開場曲空前的成功,尖叫聲在耳畔轟然間響起,反響好的不得了,上座率居然比想像中的好很多。

金在中看著下面的一片漂亮的綠色,心裡一陣震動。

又一次唱歌的感覺。沒有什麼能比這更好了。

三首舞曲下來,播送一段VCR,視頻中金在中一個人坐在沒有幾個人的大巴中,安靜的望著窗外的落葉,微微的笑著,手裡播放機的螢幕上滾動顯示著接下來的歌曲名稱。

另一邊金在中正蹲在升降台裡手忙腳亂的換著衣服,鄭允浩和服裝師在旁邊給他遞這個遞那個,還幫他繫著衣服上的扣子。

金在中很不合時宜的叫著,

「快快!來不及了來不及了!‥‥啊!腰帶!‥‥」

 

MC時間。

「大家好我是金在中!好久不見!‥‥之前一直都在忙電影的事情,大家過一段時間就可以看見了,真的很努力哦‥‥那麼這是我的第一場個人演唱會,主題大家都知道吧?」

「ONE PERSON~!」

「好聰明啊你們~~其實這場演唱會的來由中,也有那麼一個人呢~~不告訴你們是誰‥‥」

(台下懷疑的尖叫)

「‥呵呵‥大家來看演唱會真的很感謝!要是能夠一直這樣的興奮下去就好了!大家一定,一定要玩的開心哦!」

「是!!」

「接下來是一些一輯中的一些抒情歌,大家要好好的,靜靜的聽,知道了嗎?」

「是!」

燈光暗下去,音樂隨之響起。

金在中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認真的唱歌舞蹈過。他站在舞臺的最中央,完全與舞臺融合在了一起。

聽著自己的歌聲,他的眼睛閃爍在藍色的燈光下,看見了那個人的臉。

像他說的,鄭允浩就站在那裡,一直看著自己。

他的眼光穿過看不清楚的人群,直直的傳遞到舞臺上的人身上,這時候他的眼中便只容下一個人。

金在中不止一次的想像著這樣的情形。自己在台上,在歌聲中注視著台下的他,兩個人久久的對視。誰都不能夠打擾他們。誰都不能夠阻攔他們。

 

「我看見幸福的光芒穿越黑暗的創傷——

瞬間中追尋到你的目光——

無論什麼都不能阻擋——

我們相愛的方向——

只你給得了的力量——」

 

歌曲唱到高潮時,或許是與旁邊的工作人員說話,或是無意間,金在中看見鄭允浩突然間將頭轉開了去,半邊臉隱在了黑暗中,看不見表情。

金在中的笑容突然間綻放在嘴邊,和著歌聲一起流淌出來,消失在綿綿的夜色中。

我可以驕傲的站在充滿光芒的舞臺上,為你唱歌。

而這是你冒著那樣大的風險為我拼來的舞臺。我怎能輕易的放棄呢?

這對於現在的我來說,就是最幸福的事情了吧。

 

 

 

 

慶功宴上,金在中如鄭允浩預想的那樣喝醉。雖然知道他酒量好,但是看他一杯接一杯的下肚也就知道結果會怎樣。

他一直保持著清醒,在旁邊默默的數著。

五瓶冰啤,三瓶燒酒。

終於在金在中又一次的端起杯時,鄭允浩攔住了他。

金在中轉過頭來看了他一眼,呵呵的笑了,臉上滿是紅暈。

鄭允浩心裡忽悠一下。

——算了。大家都高興。醉就醉吧。

 

飯吃了好幾個小時,直到半夜了才停杯。

鄭允浩知道金在中這次是真的醉了。自己把他往車子裡塞的時候他還在笑嘻嘻的沖旁邊車子裡的工作人員揮著手臂,說著「要注意安全哦~」之類的話。

‥‥自己的安全還不保呢,還知道說別人。

直到整個街上就剩下了自己的一輛車子,金在中才扶著鄭允浩的肩膀,搖搖晃晃的進了車子。他一下子就倒在了靠背上,開始大口的喘氣。

鄭允浩四處看了看,在確定了沒有可疑人員以後也跟著進了車子,坐在了金在中旁邊。

車子慢慢駛動。

鄭允浩柔聲問他,「感覺怎麼樣?」

金在中迷迷糊糊的皺著眉揉了一下腦袋,

「‥‥頭疼‥」

鄭允浩幫他揉著,

「睡一覺就好了。」

金在中突然間睜大了眼睛看著他,讓他一愣。

「怎麼了?」

「經紀人‥‥」金在中的表情突然間很可憐,微微的撅著嘴,努著臉,眉毛也失去了總是上揚的樣子。

「經紀人,我這次真的喝醉了。」

說著沒等他想到回答什麼,頭就歪倒在鄭允浩肩膀上,沉沉的睡了過去。

 

 

背著一個人上五樓,即使是乘電梯也不是什麼容易的事情。

鄭允浩背著背上的金在中,一步步的走在安靜的走廊裡,鞋子發出清脆的響聲。

腿很累很累,腳掌像是被火苗燒灼了一樣的痛。

為了趕金在中的演唱會,他跑了好長的一段路。

他中途離開去的地方在郊區,很少有車子經過那裡,他跑了一個多小時才找到車。

金在中鼻子裡和嘴裡噴出的熱氣吐在鄭允浩的耳邊,鄭允浩側頭看他的側臉,眼睛緊緊的閉著,睫毛乖巧的貼在眼下的皮膚上。

鄭允浩突然間想起金在中在練習室裡,帶著大大的毛線帽,揮舞著雙手比出的V字,來回搖擺著的說自己很乖巧的樣子。

今天舞臺上萬丈光芒的大明星,如今乖乖的待在自己的背上,毫無防備的,安靜的睡著。像個小孩子。

 

鄭允浩收回了目光,騰出手來從兜裡掏出了金在中房門的鑰匙,打開門。

走進門,換了鞋子,想去按開關,卻被金在中阻止。

「‥‥別開燈‥‥」借著門口的微弱燈光,鄭允浩看見金在中的眉頭緊緊的皺在一起,很痛苦的樣子。

他收回了伸向開關的手,拉上了門。

門關上的一瞬間,他感覺到金在中的手臂收緊,抱緊了自己的脖子。

「馬上就好了‥‥」鄭允浩哄他。

把他輕輕的放到了沙發上,鄭允浩直起身,手卻被突然抓住。

他轉過頭,金在中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醒了,眼睛又一次睜得大大的仰視著鄭允浩。

鄭允浩想了想,說:

「我不走。我去拿毛巾。」

金在中聽了,手指慢慢的鬆開,眼神卻仍然懷疑。

鄭允浩回握了一下他的手,微笑。

「我真的不走。」

轉身向衛生間走,開了燈,打開了水龍頭,拿過一旁的毛巾在下面浸著。

再出來時,鄭允浩看見金在中已經靠著沙發坐了起來,手臂抱著膝蓋,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麼。

他走過去,到他旁邊坐近,拿起毛巾給他擦臉。

 

擦臉的動作很熟練。鄭允浩小時候經常做這樣的事情。爸爸有時候因為應酬喝醉了,他就在旁邊幫著媽媽照顧他,幫他擦臉餵水。

金在中不動,也不配合,就那麼低著頭坐著,看不清楚他的視線停在哪裡。

擦到一半,鄭允浩想要給毛巾翻面,手裡的毛巾卻突然間被拽走,一下子被甩到地板上。

他抬頭看他。

「你今天幹嘛去了?」

金在中笑呵呵的看著鄭允浩,輕聲問。

鄭允浩也笑著回答,

「有事。」

「你騙人。」金在中仍然笑,說出來的卻是這樣的話。鄭允浩一愣。

「沒‥‥」

「你就是騙我!」金在中打斷他,自顧自的說著,

「我不討人喜歡,所以大家都不願意跟我在一起‥‥我不聽話,所以大家都罵我,我做不好,大家也罵我‥‥他們都走了‥‥所以你也會走的‥‥你今天就是走了‥是不是?」

鄭允浩看著他,問。

「那我怎麼又回來了?」

這句話點著了火。也是還在醉酒的勁頭,金在中不知道怎麼回答,看著鄭允浩,就那麼露出了那樣無助的表情。

那是鄭允浩一輩子都忘記不了的表情。急切的想要說出來什麼,卻又不知道該怎樣說的樣子,好像一個受了委屈的孩子。

「‥‥你也欺負我嗎?」

鄭允浩笑。

「我欺負你幹嘛。我護你還來不及。」

金在中似乎沒有聽見他那句話,只是自顧自的發著他的小酒瘋‥‥

「你們都欺負我‥‥你們都是假的‥‥你們都不要我了,姐姐也是,你們對我好,都是假的!」

鄭允浩的表情變得嚴肅。

他看見金在中在哭。

他的眼睛裡閃著很多的光亮,晶瑩剔透的東西慢慢堆積在一起,就要溢出來。

「‥‥總有一天,你們就都不要我了‥‥」

「‥‥又剩我一個人了‥‥」

「‥‥就剩我一個人了‥‥」

鄭允浩靠近他,伸出手臂,抱住了坐在沙發上獨自哭泣的小孩,把他的頭靠在自己的肩膀上,感受著那些液體濕了自己的衣衫,滲到自己的皮膚上。

 

金在中在鄭允浩肩膀上哭了一會,突然間猛的推開他,大喊起來,

「你走吧!你走吧你!你永遠都別回來了!」

鄭允浩被他的拳頭打的倒在沙發上,不疼但是力量很大,突然金在中又拽著鄭允浩起來,沒等他站穩就將他往門外趕,嘴裡還不停的喊著趕他走。

「你走啊!你想走就走!誰都管不了你!」

鄭允浩任他推搡著,被他扯著拽到門口,最後狠狠的撞到牆上。

他沉默著看著眼前低著頭的人。

金在中仍然低著頭,神志不清的喘著氣。

「‥‥鄭允浩,鄭允浩‥‥你這次要是再不走‥‥」

「‥‥你再不走,我以後就不會放你走了‥‥」

鄭允浩突然間扳起他的頭,對準了他的唇吻了過去。

 

 

 

 

 

頭疼中沒有完全醒來,但是金在中在夢裡就已經在勸說自己,以後還是不要那樣的往死裡喝酒。

因為在夢裡,他夢見他和鄭允浩接吻,還是鄭允浩主動,他抱著自己的頭,好認真的吻了好久。

那一瞬間,他只覺得自己他媽的鄙視鄭允浩。

鄭允浩在接吻後說了一句話,但是他怎麼都想不起來了。

不過金在中真的很想忘記那個夢,他不想讓自己那麼沒出息。愛不是幻想出來的。

尤其是自己在內心中深深期盼的東西,反倒愈加的討厭它們會出現在夢裡。那像是一種諷刺。很令人憎恨的諷刺。

 

門鈴又響了。

金在中忽然覺得很煩。

明明已經有了門鑰匙還按門鈴,裝給誰看呢?

他乾脆直起身子,抱著臂,從臥室的門直直的盯著還在響的門口。

門鈴響了幾聲過後安靜下來,接著是鑰匙碰撞門鎖的聲音。

金在中好整以暇的看著鄭允浩打開門走進來,換鞋,動作熟練到不能再熟練。

他迎上自己的目光,微笑了一下,就徑直走過來。

鄭允浩換了一身很清新的淡色衣服,休閒褲,比起西裝有著另一種味道。

他坐在自己的旁邊,微微的探過身來,

「我以為你沒有醒呢。」

他居然有些抱歉的笑,弄得金在中一愣。

鄭允浩看了看他怔住的表情,笑笑,又問:

「昨晚睡得怎麼樣。」

金在中垂著眼皮的看著他。

「什麼怎麼樣‥‥昨晚喝成那樣你能睡多好?」

鄭允浩聽了,轉過頭,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金在中看著他的側臉,想起那個夢,有些不自然。

「喂‥我說你以後來我這裡就不要按門鈴了。」

鄭允浩轉過頭來。眼睛直視著金在中的。

他問:「為什麼?」

「你不是都有鑰匙了嗎?」金在中有點不耐煩,這樣的問題還用回答。

「只是在找不到你或者著急的時候才不得已這樣的。」鄭允浩回答,「我並不是有意要打擾你。」

「那今天呢?」金在中一仰頭。

鄭允浩微微的轉過頭,目光看向別處,

「今天‥‥是怕吵醒你。」

金在中徹底愣了。

「你說什麼?」他又問了一遍。

「是怕吵醒你才自己進來的。昨天晚上醉成那個樣子‥‥」鄭允浩明明白白的回答他,似乎有種豁出去的感覺。

金在中有點不好意思,繃著個臉狠狠的捏著被角。

 

鄭允浩不說話,就那麼乾巴巴的看著他。

金在中受不了他的目光,抬頭:

「你是不是有話說?」

鄭允浩似乎想了一下,有些猶豫卻還是問了出來。

「你身體有沒有不舒服?」

金在中總是在這個時候很敏感的想他的關心是不是代表什麼,但是同時馬上又被自己回答的“工作”的理由打消。

他就是怕自己耽誤工作。就是這樣的。他才不會有什麼別的呢。就是因為工作!

於是他很不屑的回答,「我好的很!」

鄭允浩似乎是不放心,又或者是不相信,居然又問了一遍,

「你真的沒有什麼不舒服的嗎?比如說‥‥」

「我都跟你說了我沒事沒事的,你這人怎麼那麼煩呢?」金在中受不了的一把掀起被子想要跳下來跟他理論理論,一大早上就來找不自在,想打架嗎?

掀起被子,金在中發現自己身上居然破天荒的穿著衣服,還是那件自己買了就沒怎麼穿過的格子花紋的睡衣,而且整齊的連扣子都挨個扣好了。

他抬起頭,看向鄭允浩。

「你替我穿的?」

鄭允浩想了想說,

「沒有,你自己穿的。」

「我自己穿的?」金在中驚訝的指指自己,「不好意思,我從來沒有穿睡衣睡覺的習慣。」

「知道。但是你昨晚不是喝多了嗎?我總不能因為你那習慣再給你扒下來。」鄭允浩回答的很從容,「天涼,穿睡衣睡覺也挺好的。」

金在中有種想殺人的衝動。

只有鄭允浩能這樣正直的說出這種話來。

 

 

 

首爾場第兩天。金在中的生日。

之前他一直在期待著鄭允浩的禮物,或者在想他會不會給自己準備禮物。

他想,應該會的吧。

 

果然那天一早,鄭允浩就在金在中換衣服的時候遞給他一個藍色的小盒子。

「生日快樂。」他笑。

金在中有些驚喜的打開那個盒子,看見裡面躺著一條銀色的鏈子,下面有一個鑲有黑色鋯石的銀色十字架,在白色羽絨的映襯下顯得格外華貴。

金在中承認鄭允浩的眼光很獨特。他買的十字架是自己一眼就會看中的樣式。

「不是很貴重,但不管怎樣也是心意。」鄭允浩問,「喜歡嗎?」

「嗯,挺好的。」

金在中發自內心的笑。他小心翼翼的拿出那條項鍊,鄭允浩很自然的接過包裝盒,看著金在中擺弄。他將那條項鍊在胸前比劃,突然間抬起頭,兩眼閃閃發光的望著鄭允浩。

「哎我今天晚上就帶這個好不好啊?今天的演唱會。」

鄭允浩沒有反對,只是想了一下,然後提出了一個問題。

「演唱會的飾品搭配不是都要符合演唱會的主題的嗎?」

那語氣中並沒有平時工作帶有的不可抗拒,是很輕鬆的語氣,似乎他並沒有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於是金在中也滿不在乎,

「什麼主不主題的‥‥我就是想帶這個,就它了!」

鄭允浩看著他在鏡子前忙來忙去的樣子笑。

突然間金在中轉過頭來,還擺弄著脖子上已經掛好的項鍊,

「你哪有時間給我買禮物呢?」

鄭允浩笑笑,

「想有就可以有的。」

金在中微微不屑的撇撇嘴。

 

那天晚上,金在中就和那條項鍊一起跳躍,一起閃耀在最美麗的舞臺中央。

整整一天金在中都笑嘻嘻的,他不去掩飾自己的好心情,毫不誇張的跟工作人員開玩笑,還是當著鄭允浩的面。他知道今天他不會管自己太嚴的,儘管平時他也並不苛刻。

只是鄭允浩在工作間隙時提醒他,「之後的慶功宴不要再喝醉了。」

金在中故意問:「為什麼?」

「不喜歡你那樣。」鄭允浩只是簡單的回答,就走到另一邊去和工作人員繼續協調工作。

金在中看著他臭P的背影不滿的哼哼。

你不喜歡,那我還就喜歡喝醉酒呢。關你什麼事。

 

但是晚上的生日驚喜Party上,他還是很乖的沒有多喝酒,不僅僅是因為鄭允浩一直盯著他手裡的酒杯。

首爾場一結束,後臺就開始歡呼鼓掌,連帶各種跑音的生日歌,金在中被一大堆四處噴灑的蠟花糾纏住,並且感覺到有一個人一直在身邊,他一邊一起拍著手唱歌,一邊時不時的給自己摘去頭上的東西。

他唱歌也很好聽,富有磁性的低沉嗓音,在稍高的部分也有不一樣的,男人獨特的感覺。

在人群的注視中,金在中一個人低下頭微微的笑。

他還記得去年的生日,他一個人跑到漢江邊待了好久,望著江面一根接一根的不停抽煙。靜下心後,他又一個人去看姐姐。坐在冰冷的大理石上,看著她照片中的微笑,金在中忍不住的失聲痛哭。

沒有可比性的兩種生活。自從他來到自己的世界以後。這是多麼神奇的事情。

金在中以前從來都不相信誰會改變自己的生活。連想都沒想過。

他之前對於戀愛一直抱著很不屑的態度。

而鄭允浩是金在中的初戀。

有種想要和他永遠的在一起的衝動。在歡呼聲中,在人群中看見他笑容那一瞬間,腦子裡立刻閃現除了“就是他了”這樣的想法。

總之大家都很高興。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

金在中因為生日和鄭允浩高興,那麼鄭允浩笑的那麼開心又是因為什麼呢?

 

蛋糕被抹了一身,連頭髮上都是。鄭允浩沒了平時的嚴肅認真的樣子,這時候也跟著一起鬧,最後意識到自己也危險的時候已經晚了,他被起哄的人們推到人群中央的圈裡,和金在中一起被蛋糕糊了一頭。

混亂中金在中躲著蛋糕低下頭,只感覺到頭頂有一個胸膛壓下來,接著是一個胳膊,在自己頭上形成了一個空間,包著自己一起埋下來,最後看清了那個在頭頂躲避著呼過來的蛋糕,卻仍笑的一臉開心的人是鄭允浩時,頓時有種“怎麼什麼都跟他扯到一起”的甜蜜感覺。

金在中在之後和鄭允浩一起看著當時他們曖昧不已的照片時,禁不住想,原來自己也可以擁有這樣的生活,這樣的美好和這樣帥氣美麗的人。

還是自己以後就可以脫離了一個人萬年不變的香煙與酒精,而換為一個總是不離左右的人呢?

人們果然還是嚮往美好的。

只是人在絕望中,總是不願意接受那逝去了的溫暖。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