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2。

鄭允浩從車子的車窗裡,看見已經近乎平地的,廢舊的工地廠房前蹲著一個人。

那個人穿著白色的羽絨大衣,黑色的圍巾繞過脖頸耷拉下來,垂到地上。

大概凍了好久。他原本白皙的皮膚上已經泛出了紅。黑色的圍巾四周結了一層霜霧。

他在手套上哈著氣,之後捂在露出的臉上,反反覆覆,之後又用手臂在長時間蹲著的雙腿上摩擦著,身子不住的縮成一團。

鄭允浩打開門,一步一步的朝著那個人走了過去。

 

金在中還穿著他們一起逛街時,鄭允浩給他買的雪地靴。黑色的靴底踩在雪地上一動不動。

鄭允浩在他身邊慢慢蹲了下來。

金在中回過頭,沾著冰晶的睫毛下,那雙大眼睛中閃起微微的光亮。

他揮了揮手套,咧開嘴笑。

「好久不見。」

鄭允浩開口的時候,發現自己的聲音微微的顫抖。

「你總是讓我找不到你。」

「那是因為不想讓你找到才這樣的。」

兩人對視許久。

鄭允浩深邃的目光突然間移開。他站起來,繞到金在中身後,他立刻感覺到自己陷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中。

但當鄭允浩抱住他的胳膊開始用力時,金在中突然開口。

「你別動我。」

鄭允浩的手一顫。

一個聲音從金在中低下的頭傳來。

「他說我腳下的地方是炸彈。一離開就會爆炸的。」

鄭允浩的眼睛一下子睜大。

 

他又一次蹲下來。

這一次,他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撥開金在中在腳下堆出的雪堆,發現下面顯露出來的圓形。

他一下子懵了。

「電影裡不都是這麼演的嗎。」金在中說。

他看了鄭允浩一會,然後用手將雪重新堆在一起。

「鄭允浩。」

他沒應。

「你在這種地方做事,是怎麼活到今天的呢。」

鄭允浩什麼也沒說,只是伸出手把圍巾給金在中圍好。

「演唱會的後續效果很好。經紀人。」金在中繼續說,「尤其是你參演的那場。」

鄭允浩看了他一眼,笑了。

「‥‥我以為你不會來了。」

金在中突然說。

鄭允浩愣了一下,仍然笑。

「你不是等著我呢嗎。」

「誰等你?不要臉,快走快走!別耽誤小爺賞雪景!」金在中嗓門突然大了起來。

鄭允浩抬起頭,認真的注視著他的眼睛。

金在中看著他漆黑的瞳孔,語氣一下子軟下來。

「算我求你了,你快走吧,行不行?」

「不行。」

鄭允浩答得堅決。就像當初拒絕金在中推掉節目時一樣。

「那我現在就站開!咱倆全炸死在這!」金在中大吼。

鄭允浩居然又一次樂了出來。

他爽快的回答:「好啊。」

「我們一起死。」

金在中怔怔的望著他。

 

鄭允浩一邊用手清理他腳下的雪,一邊說著,

「其實我的命早就是你的了。你不知道嗎?」

「我的胃病向來是急性。那天晚上,你不送我去醫院。我就已經死了。」

金在中反應過來,突然翻臉。

「我不用你還。」他推了他一下,「你還不起。」

鄭允浩一愣,然後笑了。

「你說的對。我還不起。」

他挪到金在中對面。喊小五。

「小五,過來幫忙。」

金在中被他的動作弄得一愣。

小五走過來,用手全力壓住了金在中腳下的圓盤。

「你要幹嘛啊?」金在中不放心的問。

鄭允浩笑,「你不相信我?」

金在中看著鄭允浩的笑容,不再問話。

一見到鄭允浩這樣的表情,就有種潛意識中的安心。看到那笑容就什麼都不怕了。

就好像金在中一直以來認為的,有了鄭允浩,就什麼都解決了。

他們三人的命都掌握在鄭允浩的手中。金在中心中的絕望突然試探性的,一點一點的散開。

原來有他在,只要他來了,那麼自己也有這樣選擇生的權利了嗎?

而他不會知道,朴英的炸彈都是特質的。他想要誰死,那麼他就根本沒有可能逃開這一劫難。

 

金在中被鄭允浩有力的臂膀小心翼翼的扶起來,他緊張的盯著鄭允浩緊皺的眉,雙腿像是灌了鉛一樣。

「以後別這麼長時間的蹲著了。對腿部肌肉不好的。知道了嗎?」鄭允浩抱住了金在中的整個身子,在他耳邊囑咐,「來,抱住我脖子。」

金在中的手臂聽話的盤上他的脖頸。

以後,這個詞語。現在聽起來是多麼的美麗呢。

鄭允浩,就是那個可以給他以後的人。

也許是為了緩解緊張的氣氛,也許是真的。但是金在中突然間說了一句,

「好冷啊‥‥」

「嗯?很冷嗎?」鄭允浩聽了手臂立刻環緊了他的身子,「抱緊我。」

於是金在中用全力抱住了鄭允浩的脖子,那般的情不自禁中卻聽見一陣咳嗽聲。

「‥咳‥‥你要勒死我‥‥」

金在中連忙鬆了鬆手臂,緊緊攀上鄭允浩的肩膀,不好意思的在他髮間笑了笑。

他毫無保留的陷在鄭允浩的臂彎裡,有種巨大的幸福感襲遍了全身。

「好一點了嗎?」他聽見鄭允浩低聲問,於是點點頭,下巴蹭在他的肩膀上,有種毛料大衣獨特的質感。

 

終於能夠勉強的站穩,鄭允浩便示意小五站起來。金在中有些奇怪的看向小五,他一直低著頭,很深很深,看不見表情。

金在中詫異的眼神望向鄭允浩,他會意,微微的笑。

「小五。我兄弟,人很棒。」

「哦哦‥‥」金在中點點頭,想和他打個招呼,卻不見他抬起頭來。

這人真怪。

金在中收回他的好奇,轉過頭發現鄭允浩也低著頭,沒等他反應過來,身後已經被一雙手掌支撐住身體。

他的心猛地害怕起來。他不相信的睜大了眼睛時,鄭允浩已經一腳踏上了他身下的圓盤。

一瞬間,金在中明白過來他要幹什麼。

他的眉毛一下子揚起來,震驚和反對的聲音就要衝破喉嚨,卻被鄭允浩靠過來的一根手指,那麼輕易的就阻止住。

眼淚瞬間就濕了眼眶,金在中的頭被鄭允浩寬大而溫熱的手掌包裹住,他卻仍然止不住的顫抖。

金在中半張著嘴,心中一個聲音大聲的喊著。

不行‥‥

手掌的觸感緊緊的包裹住金在中凍得通紅的臉,鄭允浩平靜的注視著金在中滿眼的惶恐,淡淡的微笑。

他湊近金在中的臉,觸著他的鼻尖,在只幾毫米的極近距離中認真的注視著金在中的雙瞳,眼裡滿是愛戀與溫暖。

他輕輕的說:

「我這輩子只吻過一個人。」

於是,那是金在中此生中最最疼痛的瞬間,他感覺到了那久違的溫暖與觸感,有些乾燥的唇上帶著他獨特的味道,輕輕的包裹住自己的那片冰涼,瞬間巨大的絕望將他團團包圍。他真正的窒了息,在四周無邊無際的蒼茫與白色中,迷失了心。

 

深吻中,身體感覺到了一個力量,有一隻腳將金在中慢慢的,完全推離了鐵質圓盤。

濕熱的眼淚一下子流淌下來。沾上了他剛毅的臉龐,流過了那條他一直不曾提及的傷疤。

鄭允浩離開了金在中的唇,用拇指為他擦去了淚水。卻仍在微笑。

金在中覺得已經失去了全部的力量。他只知道不停的搖頭。

「不行‥‥」

鄭允浩看著他,突然間猛地推了他一把,他頓時倒向了身後的人。

「小五!」

金在中看著鄭允浩瞬間嚴肅的臉龐,看著他開口,用他再熟悉不過的低沉聲音,果斷的說出那句殘忍的話。

「帶他走。」

金在中開始拼命的掙扎起來,他用盡全力想要脫離開身後的力量,可是他已經沒有力氣,與鄭允浩的距離卻越來越長。

「鄭允浩!你這個騙子!王八蛋!」

他發瘋一般的咆哮起來,雪花隨著他胡亂揮舞的四肢四散飛舞。

「‥你怎麼能這樣‥‥鄭允浩!!這不公平!!鄭允浩!!你給我滾回來!!我等了你那麼久,你就這麼走了!!‥‥」金在中仍然在奮力的呼喊,眼淚不停的掉下來。

小五死死的咬著唇,突然間將死命掙扎的金在中一把抱起來扛在了肩膀上,金在中崩潰的大叫他的名字。

「鄭允浩——!!我求求你放我下來‥‥鄭允浩‥‥」

那個一身黑色緊身衣的細高男人,依然堅定的站在那裡,微笑著看向金在中離開的方向,愈來愈小的身影就在漫天的雪花中,慢慢的消失在金在中越來越模糊的視野中。

 

不知過了多久,工地那邊傳來了震耳欲聾的爆炸聲。

金在中耳邊響徹的巨大轟鳴,徹底的擊破了他全部的希望,震碎了他的全部防線。

他攤倒在小五的手臂中,對著那邊滾滾的濃煙,絕望的發出了撕心裂肺的叫喊聲。

 

 

 

 

 

 

 

 

十二(最終章)。

-----

親愛的。我的你。

你一直在微笑著。就像冬日裡永不會失去光芒的太陽。

沒有你的氣場中充斥著的只有寒冷而已。

沒有你,快樂只是一個假想詞而已。

在你面前,我所有的傲氣都是零。

 

我想你該睡了。我親愛的。只屬於我的男人。

而我還不能休息。

我要在黑暗中默默的守護你。

給你送去醒來時的第一縷陽光。

那是我對你愛的溫暖。

 

我愛你。

我在愛你。

這便是全部。

這便是我現在,呼吸著的全部理由。

 

我會等你。

等你醒來。

向我燦爛的微笑。

 

----- 

 

 

                                               ---KIM.J.

 

 

 

 

 

黑暗中。朴英慢慢的推開臥室的門。走廊的微弱燈光一下子闖進無絲毫光亮的屋子。

他慢慢的走進去,輕輕地掩上門。

靜默中,皮鞋的聲音,和微微呼吸的聲音交織在一起。

朴英憑著感覺,走到一處的椅子前,慢慢的坐下。

‥‥‥

 

「你恨我。是不是。」

黑暗中,一個看不見的表情綻開。

朴英知道他在笑。

朴英向後靠了靠,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叔老了‥‥」

「不過,我一直有一件,很弄不明白的事情。」朴英突然間詫異的開口,他微微側著頭,朝著一個方向詢問,

「那個金在中,和你到底是什麼關係?」

那個聲音似乎又一次出現。微笑的氣息。不需要品味,就可以體會到他無與倫比的瀟灑。

鄭允浩安靜的躺在床上,眼睛上纏著層層的紗布。

他一向從容低穩的聲音,又一次響起。

「我愛他。就是這種關係。」

 

 

 

 

 

新年過後,金在中又一次的將髮色染回了金黃。

雖然最近解約的事情弄得他焦頭,但也不至於爛額。所以即使貢獻出了那麼多的金錢,生活還是應該照舊的。就好像他一直不曾改變的任性一樣。

不過這話是誰說的來著‥‥

哦,那個老男人。

金在中頭疼的揉了揉自己剛剛染回的髮色。這次的藥水不知道是什麼成分,總有種刺鼻的味道。

什麼時候回家呢。朋友。

 

 

小五將崩潰的金在中送回公寓,待在客廳裡陪了他好久。

在確定了他不會做傻事了以後,他敲門,將鄭允浩的手機遞給他。

上面是短信介面,一行黑色的字在上面。

 

【若你願意,等我一個月。

  若我沒有回來,就別再等了。】

 

金在中看著那行字哈哈的大笑出來。

他晃著那部黑色的手機,對著小五笑的快岔氣。

「哈哈!一個月!一個月!‥‥」

「‥‥如果他沒有回來,那代表什麼?嗯?」

接著手機從他手裡,被狠狠的砸到牆壁上開了花。

「王八蛋!」

小五看著他,沒做聲。

 

半晌,金在中抬起頭來,抽了一下鼻子,輕輕的開口。

「我等。」

「我等他。」

「多久都等。」

小五站起來,居高臨下的看著他。

金在中對於他有種莫名其妙的好奇。

他記得小五走之前,對他說了一句話。

「果然。不枉允浩哥那麼對你。」

金在中想起來會笑開。

他為了我把命交出去了,不等他我他媽幹嘛去。

 

 

 

今天是第六十七天。

金在中在日曆上用紅筆花了一個圈。

【臭老頭遲到的第三十五天。】

【你要是今天回來了,我不會打你的。】

【我會做好多好吃的東西。我不是說話不算數的人。】

【你說了你會回來的。】

【你說了的。】

寫完了這些字,金在中終於忍不住的蹲坐在地上,抱著膝蓋,一個人哭了出來。

「都過去一個月了‥‥都兩個月了‥‥」

「我就是不相信你死了嘛‥‥」

「你怎麼這麼不爭氣呢!」

「鄭允浩‥‥你幹嘛去了‥‥」

‥‥‥‥

 

 

門鈴突然間響起來,響了兩聲。

蹲在地上的金在中沒反應過來,就仍然抱著膝蓋,那麼眼巴巴的看著門鈴響個不停的玄關。

‥‥兩聲以後,是鑰匙碰撞的聲音。

‥‥接著門開了。

‥‥走進來一個人。

‥‥他朝著屋子裡看了一眼,目光落到一處,定格,之後笑開。

‥‥他熟悉的姿態,彎著腰換鞋。

‥‥他走過來‥‥

 

金在中怔怔的看著鄭允浩朝著自己走過來,蹲下,平視自己。

突然間,失語了嗎?

怎麼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了呢‥‥

「‥‥喂。」

鄭允浩看了他半天,冒出來這麼一句。

「我回來了。」

金在中紅著眼眶,沒吱聲。

「怎麼了你‥‥」鄭允浩有點害怕,伸手抹了抹他的眼角,「怎麼還哭了呢?」

金在中的眼淚就順著鄭允浩的手指流了下去。像決堤的洪水一樣一發不可收拾。

鄭允浩慌了,

「‥‥怎麼了你‥‥我給你拿紙巾‥‥」

剛剛要起身,卻被一隻手抓住,狠狠的撈了過去。

回過頭,金在中已經緊緊的抱住了自己。肩膀還一抽一抽的。

「‥‥不是死了嗎你!」很熟悉的話語。出自於同一人。

於是鄭允浩不解釋,也伸出手,將懷裡的人緊緊的抱著不鬆開,臉埋在他的髮間,止不住的嗅著他的味道。

「你還走不走了‥‥」

「不走了。」

鄭允浩捋了捋他的金髮,

「再也不走了。」

金在中重新將頭埋在他的臂彎裡,出聲的笑開。久久不願意離去。

 

 

 

『給你兩年時間。別再讓我逮到你。』

 

 

叔本就是給了鄭允浩一個離開的機會。誰想被金在中亂了計畫。

「‥‥我監聽了你的電話‥‥」金在中歪在鄭允浩的懷裡,有些心虛的開口。

「好小子!」鄭允浩哭笑不得,

「不換號碼是為了不讓你擔心,你倒好‥‥」

「那你還遲到那麼久!連個電話都不打!」

「我昏迷了兩個星期。再說身上千瘡百孔的,不想讓你看見我那個樣子。」鄭允浩解釋,「我得等身體好了再回來見你啊。」

「‥‥誰知道你們那男不男女不女的老變態什麼心思‥‥」金在中嘟囔。

鄭允浩只是寵溺的笑。

「不過,這件事情絕對。絕對不可以說出去,要不然我們就真得掛掉。」

「嗯。嗯。」金在中乖巧的點頭。

「不過‥‥不唱歌,真的沒關係嗎?」

「想過清閒日子。」金在中頭都沒抬,「對我來說,還是自由自在的跟你談戀愛比較有吸引力。」

 

 

 

團聚後的日子就是清閒的很。金在中和鄭允浩都雙雙沒有工作,兩人倒是也懶散。

再加上鄭允浩答應了要像寵孩子一樣的寵金在中,所以倒也滿足了他懶床的願望。

兩人早上九點多醒過來,快十一點還待在床上膩膩歪歪。

「金在中你太霸道了啊。自己不起床還不讓別人起?」鄭允浩故意說。

「死老頭,要你管?」金在中凶他。

「行行行,我不管,您能不能先把手臂移開。」

「幹嘛。」

「傷口還沒好呢。」

金在中一個激靈蹦出老遠。

「哪裡哪裡?還疼嗎?」

鄭允浩壞笑著 ,慢慢悠悠的掀開被子,在金在中眼皮子底下逃開,嘴裡還哼哼著金在中的歌。

「為何你如此單純~~為何你讓我神魂~~顛倒~~」

「喂!老男人!死老頭!你居然騙我!」

一個枕頭飛過去,正砸在衛生間的門上。

 

 

真正同居後鄭允浩發現了金在中身上潛藏著的創新思維。

比如一天他買東西回家發現挨著的兩個房間全部大開,他嚇了一跳,進去才發現金在中領著一干裝修隊在圖紙旁邊寫寫畫畫,身後是砸開了一半的牆。

鄭允浩之前並沒有賣掉金在中隔壁的房子。那天的搬家隊只是來送傢俱的。

「祖宗您真能折騰‥‥」鄭允浩看著房子裡的烏煙瘴氣搖頭,沒搖幾下就被金在中推到一邊去。

「屋子裡空氣不好。出去玩去。」

「我‥‥我來幫忙的我‥‥」

「身上那麼多窟窿眼還幫忙‥‥歇著吧你‥交給他們就好了。」

「我都好了我‥‥」

「1。2。」

「‥‥行,我看著。看著行不行。」

 

 

 

 

夏天到來,鄭允浩在考慮工作的事情。跑了五家公司,讓等結果,一個星期以後三家公司來了錄用通知。

鄭允浩選擇了一家還算年輕的企業,生意做得很穩。他看出有很大的發展潛力。試用期一個月,帶薪,正式上任後月薪兩萬。提成另算。

「我不喜歡娛樂圈。」他低著頭研究著企業公司的相關文書。

「倒也是。不過白瞎了你這個人才。」金在中趴在床上,突然間蹦起來,抓住鄭允浩的衣領,

「如果你敢背著我給別人當經紀人,你就出事了!」

「別人我有那耐心嗎?」鄭允浩笑。

「我就自己開個小店吧。」金在中指著一處店面,「這個位置不錯,和你們公司還近,環境也挺好。」

「嗯‥‥」鄭允浩點點頭,「開什麼店呢?」

「咖啡廳吧。」

「名字呢?」

「就叫U Said。那首歌。」金在中沖著鄭允浩笑。

他寵溺的摸摸他的頭髮。「聽你的。」

「會不會有許多的歌迷來捧場呢‥‥」

「還有許多允在飯‥‥」

「哎你還沒告訴我你什麼時候喜歡上我的‥‥」

「下個月你跟我回老家一趟。」

「你少岔開話題啊‥‥老家?!」

「嗯。我帶你見我父母。」

「‥‥‥」

「在中?」

「啊。」

「怎麼不說話了呢‥‥」

「啊沒‥‥」

「害羞了啊。」

「啊。」

「呵呵‥‥」

「啊沒!小爺我還會害羞?‥‥不是,你說真的啊‥‥」

「當然真的。公司有假期。」

「‥‥等我考慮考慮。」

「沒考慮。」

「鄭允浩!」

「你都是我的人了,還躲個什麼勁‥‥」

「‥‥他們會接受嗎?」

「應該會吧。都是很通情達理的人。」

「‥‥你到底什麼時候喜歡我的‥‥」

「我說了你就去是不是?」

「‥‥嗯。」

「從你喜歡上我的那一刻。」

「喂臭老頭‥‥」

‥‥‥

 

 

 

以U SAID.的歌詞結尾。

--------------------------------------------------

沒有變化的角落

你在門口等候。

聽你說些許承諾。

是我犯了錯。

無意中遇見的邂逅,

居然變了守候。

你說過你會愛我多久。

永遠不會離開我。

 

(你的名字。

   寫著你的承諾。

   你喚著我。

   說在你心中。)

 

疼痛若深深不糾纏。

此刻停留一瞬間。

看不到底的是黑暗。

我一直在等待~~

U. Said.

 

---yoo~we stand in the deepest ,always be together,

   we are looking at,

   沒有前方又怎樣,我至死追隨你的步伐~

   do U remember ,what U said~

   somebody who won't leave never never,

   you go where. you love if.

   你愛的到底怎樣,若不是我又如何~ at all ,doesn't matter~~

   that isn't a lie~ NO! NONO~~!

   那樣深刻的糾纏,我的心早已體無完膚的淪陷~

   U said ~U said,what? what?

   did U still remember~~」

 

(你的名字。

    寫著你的承諾。

   你喚著我。

   說在你心中。)

 

疼痛若深深不糾纏。

此刻停留一瞬間。

看不到底的是黑暗。

我一直在等待~~

U. Said.

 

 

=================全文完==================

 

 

啊。。。。甜蜜的結局~

中間兩人思念對方卻見不到對方的那種無力感

尤其是在中,那種無力又脆弱又孤獨的感覺更叫人看的心疼

文最後允浩笑著推開在中看著他安全的離去心裡是安心的

但是在中看著心愛的人接近死亡那種恐懼、不捨、不甘的心情

我覺得這裡作者描寫的很好~~把那種悲愴的感覺有寫出來

還好最後是happy ending ^ ^

要不然真的會哭死!

 

明天開始會停更幾天

我想放的文正在努力連繫作者

祈禱我會成功。。。。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