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救援隊伍趕到的時候兩個人都已經昏死過去了。鄭允浩由於傷口發炎持續高燒到39度被抬上擔架的時候早就人事不知了。金在中也是暈著,嘴裡一直嚷著別管我、先救他!

老王感慨的說,小金同志捨生忘死的高尚情操在這次行動中得到充分檢驗符合一個優秀人民幹警的條件,值得嘉獎。

隨後的同事在井裡還發現了一封寫好的遺書:

朴有天你上次請我吃飯卻是我付的128塊2毛,不過扣去椰風寨燒烤你付的90塊,還是欠我38塊2毛。

金俊秀的三包衣服都洗好了在我家櫃子的左下角,其中兩件襯衫拿去補了,我代墊的6塊。

此外我兜裡的47塊5毛請交給我媽,告訴他兒子沒有丟她的臉。另外這個月的水電費還沒扣帳記得交上抽屜裡還有3張打折優惠卷買滿50省5塊別浪費了‥‥‥‥云云

署名:金在中

 

鄭允浩因公負傷在醫院休養。金在中便找到了機會乘機親近,美其名曰,彙報工作。

其實鄭允浩一直想回警隊,隊裡的事情很多他躺在醫院裡心裡著急。不過金在中說傷筋動骨一百天非得讓他住院。於是每天金在中都從家裡端來燉好的補品來看望鄭允浩。

今天是豬腳麵線以形補形。

鄭允浩把報紙一放問最近你跑的倒勤快。局裡沒事嗎?

金在中說你安心休息吧老王都安排好了開始抓捕嫌疑犯。全隊出動!老王說一有消息就來報喜,算那傢伙倒楣居然敢惹我們鄭隊。局長還誇隊長你畫的畫像真逼真為破案提供了重要線索。

那天鄭允浩根據記憶中模樣畫了個嫌疑犯圖像,金在中也畫了一個不過老王沒採納,老王說越看越像鄭隊不過沒鄭隊英俊瀟灑有神正氣,估計是摔糊塗了(其實金在中滿心就記得鄭允浩了嫌疑犯啥樣早忘了)

鄭允浩沒被金在中的糖衣炮彈給擊倒,說那快點給我辦出院手續吧,我在這裡啥也不能做乾著急。

這時候醫生進來了說該做檢查了,護士搭把手把鄭允浩給扶到輪椅上。金在中說我來我來。醫生把手一擺說哪邊涼快哪邊待著去,再向上次那樣把他的腳給踩了傷上加傷可別來找我。推走!

鄭允浩扭頭說好好工作把事情辦好別擔心我。自己小心點。

 

 

週三下午照例是局長視察時間。每個隊員都早早的做好內勤工作,整個辦公室窗明几淨等待局長蒞臨指導。

時鐘一指向3點,局長準時出現笑嘻嘻的指導工作。

哈哈,小楊啊聽說最近準備結婚啦恭喜恭喜啊酒席定在幾號?5號啊行行那天我準時去。什麼請了婦聯的周主任來證婚?那怎麼行局裡的大大小小的婚禮都是我主持的嘛。老婆單位的也不行!老婆單位的領導就能搞特殊嗎?回去跟你愛人說叫她放一百二十個心講稿我都準備好了。

小趙啊你的報告怎麼還沒打上來‥‥忙?忙也要寫啊,時間就像海綿擠擠還是有的!我認識一個朋友一個晚上就能寫幾十萬字。你那報告才多少啊寫那麼久。下午下班前交到我辦公桌上來!

老王你們鄭隊現在光榮負傷了你就要做好隊裡的工作,不要老讓我操心這個操心那個,這是組織考驗你的時候到了。案子查的怎樣啊?

小陳東區的城管抱怨最近我們聯合執法力度太強了怎麼回事?你不要老去東區查小販偶爾也去西區考察考察啊。西區的菜價比東區的便宜你不知道嗎?死腦筋!現在開始對西區的小販‥‥線人要盯緊點,要掌握他們活動的一手資料!

小李的材料還沒拿回來嗎?再打電話去催催!打不通?怎麼可能!檔案局出了名的僧多粥少光接電話的就有十幾個!人太多不知道找誰?那你就去一趟啊!

小金?小金哪裡去了?又去醫院?這怎麼回事啊本職工作不好好做專門溜鬚拍馬的可不行!把他叫回來告訴他園裡的花都快旱死了!還有局裡已經安排他到總務科叫他一回來就去報到。怎麼搞的嘛!

 

4點整局長視察完又準時回到了辦公室。剛坐下打開報紙,不是,是學習中央16大檔。乓的一聲他的大門被人一腳踢開。

踹門的是氣勢洶洶的金在中。

局長嚇了一跳還以為是鄭允浩回來了呢。看清楚是金在中後就一肚子火:豈有此理,要知道全警局上下唯一敢踹這扇門的就只有鄭允浩了,可現在連局裡最沒用的金在中也有樣學樣了。這像話啊?

你!局長還沒來得及發威。

金在中已經把一份報告甩過去了。

給你!這是我的辭職報告! 給你!這是我的辭職報告!

什麼?局長擦了擦眼睛,這小子瘋了?

我是瘋了那也是被你逼的!憑什麼調我到總務!憑什麼不讓我幹刑警!憑什麼!!!難道你是局長就可以為所欲為知法犯法逼良為娼嗎!你今天不把話說清楚就別指望走出這門!金在中一口氣把話吼完兩眼冒火跟隻噴火龍似的。

局長困難的舔舔嘴唇開始覺得不妙了,瞄了眼金在中的身後,還好沒人看見。於是把門一帶假裝招呼的對門外的空氣說:那誰——快點倒茶啊,沒看見小金同志滿身汗嗎!啥眼力勁兒!

不愧是老謀深算的局長,這話含義匪淺啊:既安撫了盛怒中的金在中也替自己爭取時間思考下是哪裡出了問題。當然最重要的是,萬一金在中真的心生歹意自己剛才那一嗓門也好暗示他,我這裡有人!

嘿嘿嘿嘿。局長回過身來招呼金在中坐下。小金同志,有話好好說嘛這份報告先收回去啊。跟我說說對局裡的安排有什麼意見。

金在中憤恨的瞪著局長說我不去總務!我要繼續當刑警我答應了我爸要當最好的刑警。還有鄭隊我要和他併肩作戰!絕對不去總務!否則我寧可不幹了!

局長點點頭說,小金同志我們這麼安排是為了你好。你父親是位非常優秀的員警,他的遺願我也知道,但是他就你這麼個獨子所以我也有義務替他好好照顧你。上次廢井的事真是很險啊。再說了這次還是你們鄭隊主動向我申請調你進總務的,以前他申請了好多次我都沒同意,這次他說了是你救了他否則他早就沒命了說什麼也要我點頭答應這件事。既然是你們隊長的意思你就按他說的去做吧。你要瞭解我們的苦心!

金在中慘白著臉問是鄭允浩的意思‥‥他真是那麼說的?

嗯。局長繼續語重心長地教育,以後別那麼衝動。事情沒弄明白就亂發脾氣這點一定要改。真是太不像話了!有組織無紀律。

金在中垂著腦袋過一會兒說:行。我去總務。不過得在鄭隊回來後。我要跟他道聲別。

金在中走後局長滿意的來到魚缸前,抓了把飼料放了進去,感嘆的說:隊伍大了人心散了,不好帶啊~~~~

 

 

 

鄭允浩覺得自己真是賤骨頭。以前老覺得忙的累死累活的現在躺在這裡反而不習慣,不但不習慣還養成了發呆的毛病。從早上醒來就對著門口發呆。金在中已經兩天沒來了。醫院的伙食真是難以下嚥。

唉。兩聲嘆息同時傳出。鄭允浩轉過去一看,是站在床邊同樣發呆的醫生。這醫院的醫生怎麼那麼清閒?

真想念豬腳麵線啊。醫生擺弄著手上的空碗。(醫生手上拿的不應該是聽筒嗎?)

鄭允浩說你怎麼知道我吃的是豬腳麵線?

醫生說我也吃了一碗。那味道~真是享受啊!

鄭允浩看著他不發一語。

醫生解釋說我這不是收紅包是你朋友硬要端給我的。他叫我好好照顧你有事就打他手機。還囑咐我別給你安排年輕護士說她們沒經驗。你們是不是吵架了?他最近怎麼都不來了。

鄭允浩乾笑兩聲說局裡事忙。

真可惜。醫生搖著頭走了。 

 

又隔了一天,老王來了。

老王特地代局長致以最深切的問候,盼望隊長早日歸隊繼續領導我們。您不在不行啊就像群龍無首我們失去了主心骨,幹啥都沒勁吃啥都不香。

提到了吃,老王把一鍋水餃拿上來說這是小金做的。他說醫院伙食太差怕你吃不慣。

鄭允浩問最近局裡很忙嗎怎麼在中沒來。 

老王很吃驚的說不是你跟局長推薦他參與毒品交易的案子的嗎?

鄭允浩直起身子說我只推薦他去總務啊。你說清楚了!

老王說前兩天小金在局長辦公室裡談了半天,出來的時候耷拉著腦袋,我問他怎麼了他說隊長您推薦他參與這次毒品案件。我看他臉色難看還安慰他說是站好最後一班崗呢。誰想到他居然騙我!

鄭允浩急了就說趕緊的把他撤回來!那小子不知死活你們也跟著瞎胡鬧。

老王說晚了。我們派他進迪廳當臥底了。

鄭允浩愣了半晌吼到:我要出院!現在立即馬上!

 

 

老王把打著石膏的鄭允浩接回警局。

鄭允浩鐵青著臉推開老王說我有事要和局長談談,你們沒事別進來!一幫子手下見勢不妙各自逃命。

老王是個人精,一聽這話就機靈的說明白!我把風去。

至於鄭允浩與局長如何談的經過我也不詳細說了,反正鄭允浩是怒氣衝衝的進去怒氣衝衝的出來。半小時後更加怒氣衝衝的局長宣佈鄭隊心繫案件堅決帶傷上陣奮鬥在第一線,親自抓毒品案子。

第二天財務部一份損壞公物賠償清單就放在鄭允浩的桌子上,上面列舉:桌子1張、局長專座一張、局長愛花數盆、局長愛魚數條等‥‥

隨後鄭允浩就抓來了一群壯丁開了個小會把優勢兵力投入該案子中,金在中沒參加也不接電話鄭允浩很生氣的摔了手機。老王解釋說小金可能在上班不方便接聽。另外為了便於辦案小金改了個名字叫金小九。以後我們和他聯絡就不要直呼其名了以免暴露身份。鄭允浩想了一會說我去現場視察一下看看有什麼能夠支援他的。老王說不大好,隊長你有傷在身柱著拐杖上迪廳會惹人懷疑的。鄭允浩還是頭也不回的走了。

 

當日鄭允浩也沒真的進迪廳,在離迪廳兩條街的餐館裡把金在中給叫出來了。

鄭允浩開了間包廂點了一桌子菜和一瓶白乾。過一會金在中就氣喘吁吁的跑來了。

小屋的氣氛變得很奇怪,兩個人面對面坐著都沒說話。鄭允浩盯著金在中,金在中盯著滿桌菜。老闆娘把最後一道蔥爆獅子頭端上來的時候,金在中拿起筷子慢慢伸向滿桌的佳餚。

啪。在離紅燒魚5CM的地方這雙筷子被人攔截了。金在中咂吧下嘴,又露出那種標誌性的傻笑。

你是故意的吧。拿命跟我嘔氣嗎。看來鄭允浩也不是不知道金在中在意什麼。鄭允浩皺了皺眉頭說我是為了你好。

我知道。金在中縮著腦袋說。其實隊長你幫了我很多我老惹麻煩都是你善後的。既然我要調到總務了我想做好最後一件事。為我的刑警生涯劃上圓滿的句號。案子結束了我就要到總務了也許以後就見不著了我‥‥我捨不得隊長‥‥哇‥‥我捨不得你嘛‥‥我以後就見不到吹鬍子瞪眼睛的隊長了,我不要嘛‥‥

鄭允浩抽起一張面紙遞給金在中。

也不是生離死別大家都在一個局裡抬頭不見低頭見的。見的著的。你‥‥你別哭了。我也是為了你好,你看你那小身板實在不合適當刑警‥‥上次那件事我‥‥我覺得你不當刑警了還是很優秀的人民警察嘛‥‥再說吧‥‥啊,別哭了。算我求你了。

自己也覺得有點心酸就喝了口酒。

偏偏這時還響起音樂來:常回家看看回家看看~~~~帶上笑容帶上祝願,~~~~老人不圖兒女為家做多大貢獻一輩子不容易就圖個平平安安~~~~~常回家看看回家看看‥‥

金在中好像得到鼓勵似哭得更淒涼了。

鄭允浩沖門口大喊一聲:TMD你不會換首嗎!

在中被吼了一下愣住了挺哀怨的看著鄭允浩。

鄭允浩夾起一口菜放進他碗裡說還沒吃飯吧。

金在中嘟起嘴說你管我。你以後也不是我的頭了,我不要聽你的了。

鄭允浩眉頭一挑把菜又夾起說不吃拉倒。

別別!我真的還沒吃呢。金在中搶救下那口菜一口吞進嘴裡。含糊不清的說你就不待見我虧我還一直惦記你的腿。

鄭允浩問他工作開展的順利嗎?有什麼情況沒。

金在中興致勃勃的說我看了一下這個迪廳不愧是本市最大的,內部裝修真是豪華。光包廂就有200個。

鄭允浩打斷他:說重點!

重點啊?重點就是我現在做的工作還是週邊的事可能短期內無法打探到有效的資訊。

你在裡面做的什麼?

侍應生!

就是端盤子的?

嗯‥‥

也行。你要注意到迪廳裡的人,一有異常就要及時彙報。我已經跟局裡申請了一筆經費給你在附近租了一套房子以作掩飾。我們會在那裡接頭。

嗯嗯。金在中轉眼已經把桌上的東西都掃蕩的差不多了。說我還得回去呢我是請假出來的說我哥出車禍了,他們只讓我出來1小時。

鄭允浩拿出一部新手機說這個給你,以前的那部別用了,防止洩露你的身份。

金在中接過一看說呀和你一個牌子啊我們用情侶機嗎?

鄭允浩臉一紅說小心點。 端盤子的活也不好幹。

 

 

平時是威風慣的刑警突然成了低眉順眼的侍應生,天天被人小弟來小弟去的喊,真是不適應。而且最難以忍受的就是時不時的職業性騷擾俗稱“鹹豬手”:迪廳裡很多來尋開心的那些漁色之徒見到金在中眼都直了,經常乘著點單的時候摸兩把或者見他好騙就灌他喝酒。

幾次下來在中實在是受不了又不敢告訴鄭允浩就偷偷打電話給朴有天訴苦,朴有天很仗義的說我幫你想辦法就把電話關了。金在中覺得不過癮又打給了金俊秀,金同志更加仗義陪他在電話裡罵一通後第二天還帶了工具箱來找在中。箱子一開啥都有:皮鞭、鐵鍊、刀子、斧頭,赫!都趕上軍械科了。

金俊秀天天攜著這包沉甸甸的帶子在迪廳門口晃蕩還時不時把包裡的東西掏出來擺弄幾下惹得保安都要報警了,你別說,那些小流氓見到這樣的金俊秀都嚇的繞道走了,敢情在他們眼裡俊秀才是流氓呢。朴有天為了表示關心朋友不落人後把白大褂一放就來迪廳駐點,美其名曰貼身保護(但俊秀認為他有偷泡美眉之嫌)。

金在中挺感激的說有千啊謝謝你。朴有天說不客氣幫朋友應該的,別說是幫你纏住美眉轉移視線就算要我當場犧牲色相英勇獻身咱也沒二話。話說著還真打算脫外套了惹來周圍美眉們一陣陣尖叫。

在中說獻身就不必了但是你不能每次來都點人頭馬啊,我擔心你月底吃啥。

朴有天說不礙事這點費用警隊還出的起。是你們鄭隊叫我來的。

金在中亂感動一把覺得不完成這次的任務就對不起天天提著危險物品守門的金俊秀對不起天天喝花酒,不,是天天吸收色相幫自己解圍的朴有天以及為朴有天買單的各位警隊同仁了。

 

領班偷偷問在中:小九啊那門口的愣頭青是你誰啊?那坐你身邊給兔女郎們看手相的又是你誰啊?

金在中打哈哈說他們是我朋友最近吵架了鬧分手呢。看手相的是為了刺激愣頭青才來這給人看手相的,那愣頭青不樂意了於是天天堵在門口準備逮人呢。

那怎麼沒見打起來?還每天手牽手的回家?

小夫妻嘛床頭打架床尾和。公共場合總得給對方留點面子不是。

那他們什麼時候回去啊?他們這樣我們生意很受影響啊。

那得看看相的什麼時候看完。

於是第二天全體兔女郎都帶上了手套了。

但是這不影響朴有天的來訪,第三天他就改相面了,生意依然很火爆。只是可憐了寒風裡站崗的俊秀了,幸虧檔案科活不累。

 

 

鄭允浩自那天碰面後也沒打過電話了。金在中怪念的慌做事也沒勁。但轉念一想為了早日回局裡與隊長團圓一定得把這案破了便有虎虎生威起來,工作熱情高漲啊每次有客人點單都抄起盤子跑前頭,充分展現了人民警察的精氣神。鑒於金在中的優異表現迪廳給他評上了當月的優秀侍應生,獎金加500。當然這錢還是充公了,局長說了這500還抵不上姓朴的一頓吃喝的。

金在中自打當上了優秀員工後幹活更賣力了。有句俗話說的好!要想馬跑得給馬吃草。那500元雖然不至於收買了金在中但是大大的增強了他身為警員的自信心:真正的員警在任何崗位上都是最好的。

沒兩天領班就說小九你不用在大堂了上包廂吧,那裡都是我們的VIP紅包給的特別多。

金在中很興奮,當然是為了越來越接近目標才不是因為那點紅包呢。

 

接到迪廳人事新命令的那天晚上,金在中就見到了鄭允浩了,在他的小套間裡。

鄭允浩已經不需要柱拐杖了。小別勝新婚啊,金在中當場撲上去來了個熊抱。

鄭允浩被撞的有點站不穩,要把金在中推開,金在中當然不肯還得寸進尺的一通BOBO親的鄭隊滿臉口水印。

你幹嘛!金在中你屬王八的啊。張嘴就咬!其實鄭允浩也沒真推,意思意思下就順便被抱著了。

金在中倒不好意思了,臉紅紅的直搓手,解釋說剛才是太興奮了沒想到隊長你百忙之中還會來探望一線同志,我心裡激動的。說隊長坐隊長喝茶。過會又說隊長吃了嗎沒吃我做去。

鄭允浩擺擺手說客套就不必了。案子怎樣你給我分析分析。心裡卻想迪廳沒待兩天嘴皮子倒油滑起來了快趕上老王了。

金在中也不知道該怎麼分析就說還是資料說明一切。

鄭允浩很驚奇的上下打量他,沒想到啊你小子學會資料分析啦?

金在中呵呵一笑說離開你身邊的這幾天我每天都沒閒著業餘時間都記得充電呢。於是就給鄭允浩分析上了:普通的包間服務費才10%小費就基本沒給了。VIP據說光小費就有這個數(比了個五)每月淨掙這個數沒問題(比了個八)這一年算下來,真嚇人呐!難怪人家說娛樂業是大產業。

鄭允浩不耐煩的打斷說別整那些有的沒的。你知道迪廳僅僅是交易地點還是幕後黑手?

金在中搖頭。

那在你臥底這1個月的時間裡迪廳出現過什麼異常嗎?

還是搖頭。俊秀他們算不算?

算你個頭!你!

金在中很識相的閉了嘴。頭更低了眼眶也紅了。(又是這一招你不會換點別的嗎)

鄭允浩看他可憐兮兮的樣子連忙就說我不是罵你(隊長你剛才說了“*的頭”哦,鄭隊說那是口頭禪表示親近的)

我這段時間都提心吊膽的怕被人發現。

我才提心吊膽的怕你被人發現呢。

我還老掛記你的腿。隊長你的腿好啦?

嗯。

其實員警受傷也是家常便飯了要不拉保險的怎麼從沒找過他們,危險職業。

但金在中還是很高興,鄭允浩的腿是他最牽掛的事。

 

隊長沒吃飯吧我做去。

鄭允浩拿出一袋KFC說吃這個吧。

金在中掏出一個雞腿隊長吃這個。

鄭允浩笑笑接過來就吃仿佛這個雞腿很美味似的。

兩個人轉眼就把KFC給消滅了。

金在中吃完說真飽。

鄭隊長說叫朴有天金俊秀撤了吧,他們都不是專案組的參與行動不合適。我會在迪廳附近佈點隨時接應你,我們隊員會偽裝成推車賣冰棍的小販你記得了。

金在中點點頭 。

 

 

 

 

【番外之我們家】

前面不是介紹了金在中那一大家子嗎,今天我們就來說說這家子。在中的大姐結婚以後生了一個女孩小名叫暖暖。為什麼叫暖暖呢那是因為她生的那天正好是全年最冷的一天,取這個名字多少有點心理安慰的意思。

大姐是高級白領所以孩子出生後就交給了金媽媽來帶和在中住在了一起。大院裡的叔叔阿姨們大爺大媽們都很喜歡她,常常逗她玩。可是人家說孩子不在父母身邊容易孤僻,這話是真的。因為暖暖開口的第一句話是:BO!你沒聽錯,不是BAO是BO。什麼是BO,BO是什麼?BO是擬聲詞,代表打啵,KISS你聽說過吧。再大點就說什麼親親啊羞羞啊之類的,然後嘟起小嘴做親嘴狀痕大聲的BO!你說這屁點大的孩子怎麼學的這些,那你得從她身處的社會環境說起。

金在中是她小舅舅,所以鄭允浩是她‥‥舅媽?舅爺?反正就是她舅舅的男人!很複雜,暖暖也是到了5歲才稍微有點明白。

金在中是什麼人?他表面上把教育下一代的重任掛在嘴邊行動上處處以暖暖為先,但實際上一到關鍵時刻就立刻忘記原則忘記目標的人,關鍵時刻是指鄭允浩在的時候。

比如說鄭允浩覺得口渴了,哪怕暖暖正在洗澡也放在澡盆裡先跑去給人燒水去;比如說鄭允浩說肩有點酸,哪怕暖暖正在餵奶液先抽出奶瓶給人家按摩去‥‥反正是鄭隊出現其他人通通靠邊。在這種環境下長大的暖暖真是有著堅韌不拔的毅力以及小強般的生命力。雖然金在中這個小舅舅不是太負責但是好歹把她拉扯到了上幼稚園的年紀了,真不容易。

 

一入幼稚園暖暖就像細菌找到了溫床,這個形容詞不是太好可是很形象。因為從小在警屬大院裡野大的她最喜歡的就是員警抓小偷的遊戲,幼稚園的每個小朋友都有機會當小偷但員警只能是她! 暖暖很喜歡小舅舅所以經常纏著他講故事,金在中講的江郎才盡後只能把身邊的故事講給她聽,我指的是案子,刑警隊的案子。

小舅舅,我們今天講什麼?

嗯‥‥上次我們講到哪裡了?

講到旅館發現屍體那節了。

哦!發現屍體後你英勇無比的小舅舅我呢第一時間趕到現場,哇,滿房間的血肉模糊啊那個胳膊腿亂飛整整7具屍體呢全在兩口大鍋裡煮著‥‥

舅舅,是外婆煮飯的那種鍋嗎?

不是是那種大瓦缸!你別插嘴我先講完!當時到場的員警全吐去了只有我還強忍著噁心堅持不懈的進行線索搜集‥‥

噁心?是像二姨懷寶寶時候老想吐的那種嗎?

對。你別打斷我啊。吐,我當時吐的稀裡嘩啦,不,我的隊友們吐的稀裡嘩啦。我是一點事也沒有啊,我還安慰那些小同志們,為了維護社會安定繁榮我們犧牲頓午飯也是應該的。我和你鄭叔叔一起開展工作的,你鄭叔叔真是厲害啊,當時他就把一塊塊屍體全撈出來了還拚出了完整的屍體,我們都佩服的五體投地。

難怪鄭叔叔教我玩拼圖那麼厲害啊!

是啊,我和你鄭叔叔併稱警界雙雄哦!

哇!小舅舅你也好厲害啊。

‥‥‥‥

 

暖暖更喜歡分享,她總是把從小舅舅那聽到的故事講給其他小朋友們聽。因為暖暖的精彩故事把每個小朋友都搞的神經兮兮的,所以那段時間裡幼稚園還特聘了一位心理輔導專家,據說這讓該幼稚園成功評上省一級達標幼稚園呢,報紙上寫著:關心幼童學前教育,某幼稚園不惜聘請專家輔導‥‥

這位專家不是別人就是朴有天。鄭允浩得知金在中誇大情節扭曲事實的情況後狠狠的教育了他一頓,某些兒童不宜的片斷我就不說了啊。後來怕危害祖國下一代的健康成長,鄭允浩把朴有天揪到幼稚園了。

小朋友們,我們歡迎朴專家的到來,鼓掌!

劈裡啪啦之後。朴有天很謙虛的說,我不是專家請把當成你們的大朋友,呵呵,不要叫我叔叔要叫我哥哥哦。今天我們來玩一個拼圖遊戲,大家請看——這是一具非常完整的骷髏骨架不過現在被我弄亂了,小朋友們能把它完整的拼出來我就獎勵他一本精美圖冊!這本圖冊是朴哥哥在工作過程中日積月累收集下來的,一般人我還捨不得給呢‥‥

啊!朴叔叔!小丁老師昏倒了!

叫朴哥哥!白癡!啊?暈倒了?她結婚沒?沒啊?給我都讓開我來做人工呼吸!閃開別擋道!

‥‥‥‥

幼稚園是暖暖的天堂。

 

 

 

【番外下】

暖暖上了幼稚園金在中輕鬆了很多。於是他就能多騰出時間來關心八姐的物件問題。八姐和在中的年齡最接近所以他們的關係不是一般的鐵。金媽媽說老金的遺願就是給八姐找個好婆家安安靜靜的嫁過去吧。金在中覺得自從老爸走了後他的遺願就突然多了起來,什麼希望大姐早點生孩子啊、希望三姐把博讀了啊、希望七姐能回國啊、希望八姐能找個對象啊‥‥不過作為弟弟金在中還是很願意為姐姐找個好人家的。

他把這個問題提交到鄭隊那裡,鄭隊想了想覺得找個員警不錯。金在中也很贊同,他說員警好啊員警福利高、嫁個員警家宅平安。八姐說那麼你們兩個怎麼都沒物件倒湊合成一對了。

金在中和鄭隊都憋紅了一張臉。八姐說我不喜歡武的來個文的吧,最好是醫生。

 

醫生?朴有天這個名字又再次躍然紙上。金在中找來朴有天說這個事,朴有天問了他一大堆關於八姐個人興趣問題比如三圍、長相、是不是雙眼皮、有沒有長頭髮等後,覺得是不錯的機會欣然答應前去解決金家困境。

當時在一邊的金俊秀冷冷的哼了一聲,說有種你別回來。朴有天瞪大眼睛說我幹嘛回來?要是看中了我直接洞房了就。金在中也問金俊秀你要不要也一起去?金俊秀想了下說好啊一起去吧順便把個人問題給一次全解決了。

金在中安排他們與八姐見面還選了個優雅的咖啡廳。八姐很矜持的坐在在中旁邊,對面坐著兩個二百五‥‥兩個單身男人。朴有天果然很健談跟八姐都有相同的興趣愛好很快就找到了共同話題。對了!我忘記說了,金家的八姐在市屠宰市場負責技術檢驗。

 

當天他們就動物的肉質在死亡後幾小時會產生何種程度的變異以及先放血還是先解剖這個技術性很強的問題展開討論。興致勃勃的朴有天還親自以桌上的牛排作示範表演來展示他關於如何放血才不會弄髒手術臺的心得。八姐很受啟發說該天組織她單位的屠宰員到法醫科學習參觀一下。金在中覺得不應該打擾他們便上洗手間吐去了。只留下金俊秀孤零零的坐著。

金俊秀咳了一聲,拿起茶壺給熱烈交談的兩人端滿水然後說小姐喝茶。

八姐看了他一眼。金俊秀說小姐喝茶。

朴有天也看他一眼。金俊秀繼續說小姐喝茶。

朴有天說我們這不是喝著嘛。你喝你自己的。

金俊秀把茶杯一放對服務員說來盒面紙我要哭。

當金俊秀把那盒面紙用完的時候朴有天說你哭什麼,你去相親的時候我還沒哭呢你到哭的起勁。

金俊秀嗚嗚哇哇的狼嚎,於是八姐說別哭了我們這是逗你呢,你以為法醫老婆好當啊我沒興趣就你把他當寶了。

金俊秀說我那不是被逼的嘛。

怎麼就沒人逼我!

八姐說沒人介紹物件給你好像不是什麼好事吧。

金俊秀說我都拒了嘛你真小心眼到現在還記著。

八姐說就是。臭德行!

朴有千沖八姐一笑說誰叫俊秀就吃這套呢。

 

等金在中出來的時候他們也要走了,臨走的時候朴有天一定要留下名片給八姐說以後要常聯繫啊什麼一見如故再見傾心之類的還問明天有空沒一起吃頓飯?

金俊秀給他一記白眼問在中說附近哪有雞毛撣子賣搓板也行。

朴有天馬上補充說純粹是技術討論是正常的學術交流。

朴有天是沒戲了。金在中只能繼續為八姐的事奔波。

那天鄭隊下班回來的時候狠狠的說打死也不去醫院了,太他媽的黑了。

金在中問怎麼了。

鄭隊說今天送老王去醫院他胃病犯了醫生說急性胃出血要手術。我一看居然還是那個醫生就說你不是治骨科的嗎?!上次我腿折了就是他主治的‥‥哪知道他說他剛專科今天是第一次動刀,還說我們趕上了。我覺得不保險就讓醫院給換個醫生吧,他居然說這手術他說了算反正人進來就得聽他的,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伸頭一刀縮頭也是一刀。

結果呢?

做了‥‥

金在中拍了一下鄭隊說人家專家就是專家真有性格,結婚了沒?

鄭隊斜他一眼說你打的什麼主意?

金在中說你覺得他和我八姐怎樣?他是醫生符合我姐的要求將來我們家人生病了還有免費的治療呢以後看病買藥全不愁了。最好請他兼我們局的健康專家可以來義診。

‥‥

至於醫生和金家八姐成沒成我說了不算,還是各位親們說的算。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