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三十六 篇

六月的北海道,是一片七彩的世界。除了漫山的薰衣草,還有佈滿整個山丘的滿天星,飽滿燦爛的向日葵,妖冶魅惑的罌粟花,波斯菊、鬱金香等等等等,構成一片色彩斑斕的花毯。

很美,真的很美。從遠處看,就像是孩子用蠟筆描繪出的一幅畫,只有風拂過、花瓣隨之搖曳時,才能讓人真切地感受到花之鮮活。

可這麼繁多的色彩在在中看來,卻徒剩一片交織後的蒼白,他看不到其他顏色,甚至聞不到空氣中奇異的芬芳。他眼中只有幾枝單調的白玫瑰,揮舞著殘破不堪的花瓣,在風中瑟瑟發抖。

在中站在異域的風景面前,從心底升起一絲令人窒息的寂寞感。

 

與允浩的冷戰持續了一個星期,臨行前允浩也沒有再找過自己,在中拿著那張沒有人要的飛機票敲開了導師辦公室的門。導師看著那張機票很高興,一面誇在中知恩圖報,一面又誇在中有出息。

由於陪同的夥伴換了人,這次出國的目的也自然而然變了。在中無心在花田前駐留太久,而是改去札幌參觀北海道大學——自己一個月後即將就讀的地方。

五天的行程很快就要結束了,走馬觀花看了不少景點,卻是什麼都沒記住。本來按照原計劃最後一天去東京,再從東京動身回國,但在中實在沒有心思遊覽,於是就又留在了札幌無聊地度過了最後一天。

早早結束了最後一天的行程,在中回到了賓館,站在窗戶前看外面的車水馬龍。一瞬間,忽然很想家,很想念在自己臥室的窗戶前看窗外風景的感覺。想到一個月後,自己就真的要生活在這樣一個陌生的城市之中,在中有些不寒而慄。

也許到那時,跟允浩就真的了斷了吧‥‥

 

在中想起了臨行前一天在球場上看到的允浩,那天他穿了一身黑色的運動裝,小麥色的肌膚在陽光下閃閃發光,令在中暈眩。奔跑、跳躍、投籃,他自豪地向世人展示著那具活力十足的軀體。只是那張英俊的臉孔在接過藍亦卿遞給他的水之後而顯現出的耀眼的微笑,讓在中覺得諷刺。

原來自己的感情竟是那麼不堪,開始的莫名其妙,就連結束都沒有確切地得到通知,而是要通過第三個人的表情才能推斷出自己當前的立場。在中不知道允浩這時把藍亦卿牽扯進來是什麼目的,如果是為了氣自己,那難免太小兒科。可如果說是為了培養在中走後的下一任,那鄭允浩就太‥‥

在中想著,默默攥緊了拳頭。

看著和允浩相同介面的手機螢幕上那兩隻交疊的手,在中心裡五味雜陳。

允浩淘氣時微揚的嘴角,委屈時哀怨的神情,開心時靈動的眉眼,生氣時緊皺的濃眉,一切的一切,都像是觸手可及似的。在中不禁伸出手,可觸摸到的,卻是玻璃窗的一抹冰涼,連同上面反射出的自己孤單單的臉。

在中釋然,終於,還是在夏天即將到來的時候,失去了一段愛情‥‥「夏天的時候要談場戀愛」——很多年前許下的願望,也許又要等到下一個夏天,才能實現了‥‥

 

 

在中去日本的那天,允浩向老師請了個長假,他不想呆在沒有在中的地方,也懶得應付忽然向自己發起攻勢的藍亦卿,裝病回家歇著去了。

這些天來,允浩無時不刻後悔自己那天的過度反應。他不能原諒自己一時衝動後打了在中,可是一想到在中冷漠的眼神和滿不在乎的話語,允浩還是陣陣心痛。

他從內心裡希望能夠照顧在中愛護在中寶貝在中一輩子,但自己的真心卻換不來在中一個坦誠一個依賴或者掉些價說,一個對等‥‥

如果在中真的那麼想留學,自己怎麼可能緊抓著他不放手?允浩期望的,不過是在中能夠在第一時間給自己一個交代,一個公平的交代,而不是冷冷放下一句「我跟父母說完了,他們同意了」。這樣的對待,讓允浩覺得自己是一袋垃圾,只要拎的煩了,隨手就可以扔掉,甚至於不用刻意地尋找垃圾桶,更不必理會這袋垃圾會不會污染環境。

允浩知道自己有些時候很自私,但與其說是“自私”,他更偏愛用“佔有欲”來形容自己對在中的感情。他希望在中無論什麼時候都能把自己放在第一位,就像遇到要留學這樣的大事,他希望在中能夠第一時間來問自己的想法。在中不是小孩子,在中的獨立性很強,這些他都了解,但他還是執著於霸佔在中的感覺,或者可以說,是一種偏執。

然而,這種佔有欲遭到了抵抗,那一刻,允浩覺得,所有的自信和自尊都瓦解了‥‥

就像在中臨出國前一天允浩曾在球場看到過他,那天在中穿了一件條紋背心,戴了一頂鴨舌帽,允浩看到他從球場外走過。不知是不是錯覺,允浩看到在中的嘴角似乎有一絲嘲弄的笑意,那種輕蔑和不屑讓允浩心慌,他在嘲笑自己的不自量力嗎?或者他是在提醒自己,一直以來,不過是自己單方面的自作多情、一廂情願而已‥‥

允浩對待和在中的感情有些心灰意冷,雖然時時刻刻都會冒出去找他的衝動,但一回想起他若有似無的冷淡和輕蔑,動力便不攻自破了‥‥

 

 

 

 

允浩看著螢屏上國際新聞的播音員那一張一翕的嘴唇,完全不知所云,心緒亂七八糟成一片。

『今日下午,日本茨城縣發生三次強震,建築設施遭到嚴重破壞,導致至少4人死亡,130人受傷。首次強震發生在日本當地15時24分,震級高達芮氏8級,給當地造成了嚴重的破壞。在隨後的兩個小時內,又發生了一系列的強烈餘震。此次地震波及範圍極廣,東京、橫濱等大部分地區均有強烈震感‥‥』

地震?東京?

允浩微怔,隱約記得在中提過雖然這次是北海道五日遊,但最後一站還是象徵性地要去東京逛逛的‥‥

『從NHK的電視畫面上可以看到東京市的一家加油站起火,大火導致正在加油的一輛遊覽車爆炸,車上一名司機和三名乘客遇難。據悉,三名乘客系韓國籍,身份有待進一步確認‥‥』

允浩拿著遙控器的手微微發抖,不會的‥‥不可能‥‥不可能是在中‥‥不會的‥‥不會‥‥

恍惚中允浩拿起手機,卻連一個數字鍵都按不下去,他不想去確認,更不敢去確認。

 

正當猶疑不決的時候,手機忽然響了起來,允浩看了一眼螢幕,閃爍的是一個陌生的號碼,號碼很奇怪,不像是國內的電話。

允浩的心更緊了,恐懼地捂住了嘴,他不敢接起來,他害怕聽到的是個陌生人的聲音,他害怕聽到的是從別人口中帶來的噩耗‥‥

鈴聲頑強地響到第二十聲的時候,允浩終於還是接起來了‥‥

「喂‥‥」允浩緊閉雙眼,像是在等待命運的裁決似的。

「是我。」

 

 

 

 

 

 

第 三十七 篇

允浩猛地睜開眼,「在中?!是你嗎?!」

在中有些驚訝,允浩的態度讓他覺得很意外,訥訥地回了一句,「嗯。」

「太好了‥‥太好了‥‥」

在中不知道允浩究竟在慶幸什麼,但明顯能感覺到允浩的聲音有些顫抖,這讓在中有些擔心。

「你怎麼了,允浩?」

「我好怕‥‥」偽裝的強硬不要了,倔強不要了,通通不要了‥‥現在我只要一句你沒事,只要這樣就夠了‥‥

「你怎麼了?」

允浩看著電視螢幕上混亂不堪的場景,醫院裡進進出出的人,不知為何臉頰上有冰涼的液體滑落‥‥那裡沒有你,真的沒有你,幸好沒有你‥‥

「允浩啊,你說話啊!你怎麼了?」

允浩把眼淚抹掉,穩定了一下情緒,「你現在在東京嗎?」

「沒有,我在札幌,我沒有去東京。」

允浩安心地笑了笑,有種失而復得的珍惜,又有些傷感,「我好想你。」

「喂?喂?」電話那邊傳來一片雜音,在中衝著話筒大喊,他沒有聽清允浩最後一句話說的是什麼,電話再次打過去後,卻是無法接通了。

在中把手插在口袋裡,緊了緊衣服,孤單地走在大街上。本想打電話過去跟允浩做個清楚的了斷的,可是卻突發了這種狀況。允浩說的話很奇怪,什麼「太好了」‥‥在中費神地想了一會兒,眼角一瞥看到了旁邊店面落地窗裡的電視螢幕——

裡面報導的正是發生在東京地區的大地震,螢幕上出現了三個韓國籍男子的照片。

恍然間,在中什麼都明白了。

不知道應該用什麼表情,在中有些茫然,可心中卻漸漸清晰了——允浩,我想見允浩,我想馬上見到允浩。

 

 

 

 

在接機的人群中,在中輕而易舉地找到了允浩。

那麼英挺,那麼耀眼,一件再普通不過的白色T恤穿在允浩的身上,竟顯得比昂貴的西裝還要華麗。

在中緩緩走到允浩面前,對著仍在四處張望的允浩輕咳了一聲,允浩一轉頭,看到了凝神看著他的在中。

四目相對,一時不知道說些什麼好,終於還是在中先開了口,「今天沒戴隱形嗎?」

「嗯‥‥早上起來太匆忙了‥‥」允浩局促不安地笑笑,仿佛眼前站的不是自己的愛人,而是單戀多年的心上人。

又是沉默了半晌,氣氛再次變得尷尬。

允浩心想總要說點兒什麼,一看到在中的箱子便說道,「箱子很重吧?我幫你拿‥‥」說著把手伸了過去,在中沒有阻攔,由著他去了。

兩個人無言地向外走。

 

允浩沒有跟在中商量,直接把他帶回了租的房子——兩人一直稱之為“家”的地方。

在中進門後,看著屋內熟悉的佈局,卻有種恍若千年的錯覺。

「累了吧?先去洗澡吧!我做飯。」允浩把行李安置好,徑直進了廚房。

在中心裡有些疑問,平時兩個人很少下廚房的,基本上都是叫外賣買熟食或者是直接出去吃,自己動手也僅限於簡單的火鍋,即便是偶爾吃的火鍋,也不過是燒好水後,把菜啊肉啊放裡面燙燙,反正都是大男生也不太注重生活品質。

可今天允浩居然說要做飯,真是太陽打地底下鑽出來了‥‥不過看著他在廚房裡像模像樣地忙活的樣子,在中也沒說什麼,進浴室洗澡了。

 

洗了個舒服的熱水澡,出來後看到桌子上色彩豐富的菜色,在中的表情已經不能僅用“驚訝”來形容了。

「這、這些是你做的?」

允浩低頭擺好碗筷,應了一聲,「嗯。」

在中看著眼前幾道簡單卻精緻的家常小菜,實在難以想像這是出自允浩之手。

「快坐下來吃吧!」允浩把在中拉過去坐下,期待地等他吃下一口菜後的反應,「怎麼樣?」

在中細細地咀嚼了兩下,難以置信地點點頭,「好吃,你會做菜?」

允浩慌張地笑了笑,往嘴裡塞了一大口飯,「當然會!」

在中現在正是餓的時候,一邊猛吃著飯菜一邊問,「那怎麼以前沒做過?」

「麻煩嘛!」

「哦‥‥這菜做的是真不錯,就是米飯難吃了點兒,太硬了,好像還沒熟‥‥」在中不在意地隨口說道。

允浩噎住,「是、是嗎?」喝口水後,允浩忙著岔開了話,「日本怎麼樣?」

在中微怔,提到敏感的話題了,「呃‥‥挺好的‥‥」

「哦‥‥」允浩對地震的事緘口不提,「那個大學你去看過了嗎?」

「嗯‥‥」

「很好吧?」允浩故作輕鬆地問,根本沒心情看筷子上夾的是什麼東西就塞進了嘴裡。

「嗯,挺好‥‥」

「咳咳咳咳咳咳‥‥」允浩突然猛咳,臉瞬間漲成了紅色,連眼淚都被刺激了下來,在中嚇了一跳,急忙把水遞了過去,允浩一口喝下,在中輕拍著允浩的後背,「沒事吧?」

允浩說不出話,只是搖搖頭,把舌頭伸出來晾了晾,過了好一會兒,終於緩了過來,大口大口呼吸著空氣說道,「這辣椒怎麼這麼辣‥‥」

允浩無心的一句話,卻嚇壞了在中,「你吃辣椒啦?你怎麼把辣椒吃下去啦?怎麼那麼不小心!你不知道你一吃辣椒就會過敏啊!」在中急忙又給允浩倒了一大杯水,上次允浩也是不小心吃了一口辣椒,結果當天臉上就起了好多小紅斑,奇癢無比,在中看著允浩那難受樣更是心疼的不得了。

允浩無奈地又被按著喝下了一整杯水,但看著在中焦急的模樣,心裡有些小幸福,安慰他道,「不要緊的,就算起了紅斑第二天也就消了啊!」

「那也遭罪啊!你怎麼那麼不小心!不知道辣椒過敏啊!還買辣椒做菜!」在中一臉埋怨地看著允浩。

「哎呀我忘記跟他們說不要放辣椒了嘛!真是的‥‥」允浩話音剛落,猛地拍住了自己的嘴巴。

「欸?」在中木然。

「哈哈哈哈‥‥來來!吃菜吃菜!」允浩給在中夾了一筷子菜。

在中不動,單手支住下巴,饒有興致地看著允浩,允浩窘迫不已,只能慘兮兮地傻笑,看在中一直沒反應,便小小聲地辯解了一句,「我今天早上剛剛從家裡趕回學校,來不及做飯嘛‥‥」在中還是一言不發,允浩又補充了一句,「其實,這裡面有我的作品啊‥‥」

「哪個?」

「米飯。」允浩誠實地回答。

「‥‥‥」在中十分無語,暗自盤算著要是被這一碗大米飯吃到食物中毒的話應該向允浩爹媽索要多少賠款。

「不會做就說不會做嘛!我又不會怪你,非要騙人‥‥」在中拿起碗筷接著吃飯,絲毫沒有怪罪的意思。

但允浩還是認真地辯解著,「我以為說是我做的你會開心嘛!再說你說過的,最喜歡愛騙人的人了‥‥」允浩到最後聲音低的像只小蚊子嗡嗡地飛來飛去。

「噗‥‥」在中一口飯嗆了出來。

 

 

明明勞頓了一整天,可晚上的時候在中卻翻來覆去睡不著。

躺在大床上,聞著身邊熟悉又讓人安心的味道,看著天花板中央簡潔的吊燈,房間安靜的過於美好‥‥在中知道這份平靜有多難得,因此也倍感珍惜。

過了許久,在中感覺到腰間環上了一隻溫暖的手臂。

「還沒睡嗎?」在中溫柔地開口。

「睡不著‥‥」脖頸處傳來悶悶的聲音。

「允浩啊,我,不出國了‥‥」

「嗯?」允浩抬起頭,詫異地看著在中。

在中沒有看他,只是自顧自地搖搖頭,「我不去日本了‥‥」

允浩呆望著在中。

「我不捨得把你自己留在這邊。」

「傻瓜。」允浩忽然笑了,用頭頂了在中一下,「可是看著因為我而留了下來的你,看著把珍貴的機會拱手讓人的你,看著因為沒有實現願望而垂頭喪氣的你,我更不捨得啊‥‥」

 

 

 

 

 

 

第 三十八 篇

「允浩‥‥」

「一年而已嘛,我可以等的‥‥」

在中紅著眼睛望著允浩,允浩寵溺地摸了摸他的頭髮,「你想去的,是不是?」

在中無聲地點點頭。

「那就去啊!」

「可是‥‥」

「可是什麼!沒有可是!」

「可你那天生氣了啊‥‥」

允浩笑了一下,「我生氣是因為你沒有第一時間問我的意見,又不是生氣你要出國的事!」

「但你心裡還是不想我走的對不對?」

允浩沉默了一會兒然後開口說道,「當然‥‥我當然不希望你走了‥‥」允浩定定地看著在中,「但我更不希望你遺憾啊‥‥」

在中一把鉤住了允浩的脖子,像個孩子一樣嚶嚶地哭了起來,允浩也不說話,靜靜地抱著在中。

 

過了許久,不知是誰先開始,兩個人互相細細碎碎地親吻起來。

「允浩‥‥」在中情動地睜開眼睛看著眼前深情的愛人,忽然慘叫失聲,「啊啊!」

允浩嚇了一跳,迅速睜開了眼睛,「你怎麼了?」

在中指著允浩的臉,「你又起那種小紅斑了!」在中把著允浩的臉湊近看看,「天哪!這次怎麼起了這麼多!」

允浩本來還沒有意識到,經在中這麼一提醒,才感覺到臉上癢癢的,剛想伸手去抓,手就被在中捉住了,「不許撓!」

「很癢欸!」允浩抽抽起一張小臉。

「癢也不許撓!上回你撓破的那個地方就留下了一個小疤,這回就算綁著你我也不讓你撓!」

允浩難受地哼哼起來,想把臉湊到枕頭上蹭蹭,幸虧在中眼疾手快,趕緊抱住了他的頭。

「我輕輕撓好不好?就撓一下下好不好?」允浩撒嬌著央求在中。

「不好!不好不好!」在中頭搖的像撥浪鼓一樣,「你乖乖躺正!」在中把允浩搬倒在床,讓他正面朝上,兩隻手死死按住允浩的手,下達命令,「睡覺!」

 

一晚上允浩都沒有老實過,睡熟了以後手上更是不安分,總想掙脫開在中的手,但在中死按著不放手,他看著允浩在睡夢中還是微皺著眉,嘴裡難受地不知在嘟囔些什麼,又覺得好笑又覺得心疼。

到了後半夜,允浩安靜下來了,在中借著月光湊近允浩的臉,發現紅斑已經退下去好多了,在中這才放心,輕輕吻了允浩一下便撫在他肩頭沉沉睡去。

 

第二天允浩起了個大早,摸摸臉上,已經光潔如絲,看來紅斑是全退下去了。允浩想坐起來,可剛一動彈就發現了肚子上壓著個龐然大物,兩隻手也被緊緊壓在龐然大物的頭底下。允浩緩緩把手抽出來,看著又木又麻全無血色的一雙玉手,痛惜的不得了。

允浩小心翼翼地把在中搬到枕頭上,看他那疲倦的睡顏想必是一晚上沒睡,允浩笑了笑,給在中蓋好被子,然後躡手躡腳地出了門。

 

 

 

在中被公派到北海道大學做交換生的事情,很快便在學校裡沸沸揚揚地傳開了。很多高年級的學生都搶著看是誰剛一上大一就那麼好命,學校領導也是頻頻地找在中,說的無非是什麼讓他好好學習不要丟學校的臉之類的廢話。

不管在學校多忙碌,只要一回到家,允浩和在中兩個人就默契地對出國一事隻字不提,

但不管兩人是有意也好,無意也罷,終於還是到了不得不面對了那天。

 

「明天幾點飛機?」

這是一個月以來允浩第一次正面面對這件事情。

「下午2點。」

「你爸你媽會去送你吧?」

「嗯,他們明天早上到,導師還有日語系的同學也會去送我。」

「哦‥‥」允浩慢慢走到了陽臺。

「你會去送我嗎?」在中看著允浩的背影。

「在中啊,七月份了呢‥‥」允浩沒有直接回答在中的問題,顧左右而言他。

在中愣了一下,不知道允浩要說些什麼。

「你還記得嗎?高一那年,你跟我說,你想在夏天談一場戀愛‥‥」允浩雙手交疊在圍欄上,看天空中的點點繁星,「那時我就很希望,能夠在夏天的時候,給你一場戀愛‥‥」

「允浩‥‥」

「我在人生中最光輝燦爛的年齡裡,有疼愛我的父母,有器重我的師長,有真心待我的朋友,有自己追逐的夢想,最重要的是,我有與我相知相愛並且渴望與之共度一生的伴侶,我覺得很滿足,也很幸福。在中啊,你幸福嗎?」

在中愕然,思忖半晌道,「當然,我幸福啊‥‥」人活著,俯仰之間,便是一世,嘗盡親情友情愛情,體味過世間一切情感,我又有什麼資格,不幸福呢?

允浩轉過頭來,「在夏天的時候與我談戀愛,你幸福嗎?」

「是的,我很幸福,但是我也很貪心,我不要只幸福這一個夏天,我要人生中的每個夏天,都這麼幸福。」

「那你要回來找我咯!我不會再總是跟在你屁股後面追。」

「那你在原地等,好嗎?我不要你追著我,我只要你等著,好嗎?不要看旁邊的人,不要給予別人本屬於我的感情,你就好好地待在原地等我,等我直直地走回來,好嗎?」

允浩走過去把在中拉到懷裡,聲音有些苦澀,「我不去送你,我不要看著你的背影,以前我看過太多次了,好不容易等到你轉過了身走向我,我又怎麼可能再眼睜睜地看著你走呢?明天早上的時候,你要微笑地跟我說再見,我就像往常一樣坐在床沿衝著你笑,等過了很多天後,你會回來,然後直直地走向我‥‥我要永遠看著你的正面,我不要再看到你的背影,好嗎?」

「好。」

 

一整個晚上,在中都在允浩的臂彎裡睡的無比香甜,允浩也沒有多餘的動作,他只想抱著在中。這只不過是一個晚上,最普通不過的一個晚上,今後的人生中會重複無數次的一個晚上‥‥

「允浩啊!快起來啦!」在中用力拍打著允浩的屁股。

「哎呀不要吵啦!」允浩懶洋洋地翻了個身。

「起來起來!快起來!」在中使勁搖晃允浩的肩膀。

「煩死啦!幹嘛啊!」允浩一臉起床氣,抱著枕頭坐了起來。

「我要上學去咯!」在中揮了揮手中的行李——比以往的書包大了很多的東西。

「嗯‥‥知道了‥‥早去早回‥‥」允浩不耐煩地應答,一下子又倒在了床上。

「真是的‥‥」在中小聲抱怨了一下,快步走到床前,「早安吻。」說完飛快地在允浩臉頰上蓋了個章,「我走啦!乖乖在家等我回來啊!」在中提起行李拉開了門。

關上門的一刹那,四行眼淚落了下來。

 

允浩,一定等我回來‥‥

在中,我一直在這裡‥‥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