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三十九 篇

 

【鄭允浩自述】

在中走了,我到底還是沒有去送他,就像我所說的,我見不得他的背影。

一年的時間不長不短,但我確定我能堅守下來,畢竟,已經等過那麼多年了。

藍亦卿經常會來找我,送我東西約我出去,我知道,那不過是向我示好的一種方式罷了。可惜,我是個gay,與女性絕緣,要說這世界上唯一能觸動我情緒的雌性生物,我想就是我老媽了。

 

說到老媽,我又有點兒煩。她每週打無數個電話催問我有沒有交女朋友,要說當媽的人生可真可悲,孩子小的時候擔心他會不會早戀,孩子大了又開始擔心他能不能找到女朋友。我媽也不例外,人生基本就在兒子和一群她所假想的女人之間周旋了。不過還是可惜,我是個gay‥‥

我很期待向老媽come out的那一天,不知道她會不會瘋掉。

不過再把老媽弄瘋之前,我想我應該先把藍亦卿弄瘋。

 

於是,在那天藍亦卿揚著巴掌大的小臉捧著爆米花甜甜地衝我笑問我看恐怖片好不好的時候,我異常認真地對她說,「藍亦卿,不要再來找我了,我不會喜歡上你的,我是同性戀。」我看到藍亦卿笑彎了腰,推搡著我說「你真愛開玩笑」,我頓時洩氣。我想如果這時候在中在我身邊的話,我一定不假思索地親上去給她看,再可惜一個,我沒有這個實物道具‥‥

我悔恨,為什麼以前沒有把跟在中OOXX的樣子錄下來,這樣才有據可依,但我想即使是錄下來了,我也不會奉獻給藍亦卿,我才不要別人看到在中性感的胴體。

藍亦卿死活不信,我很無奈,都想跟她說要不然你在我面前把衣服脫光看我會不會勃起,不過想想還是算了,要是別的女生也許會對我破口大罵,但要是藍亦卿的話,也許她真的會脫‥‥我不要引火焚身,我要在視覺、聽覺、觸覺等所有感官上均對在中保持絕對忠誠。

後來我把以前跟在中發的短信給藍亦卿看了,這些可是我珍貴的寶貝,在中不在的日子裡,我就是靠每週的email和這些肉麻的回憶度日的。

這些短信成功地引起了藍亦卿的恐慌,她錯愕地看著我,眼睛裡有些晶瑩的東西,我於心不忍,但還是要忍‥‥反正她又不是在中,我有什麼忍不下的。

我承認我是個冷血的人,從小到大一直如此,對每個人都和顏悅色,天知道我腦子裡究竟在琢磨什麼。

我記得高一開運動會的時候我對在中說過一句話,「我的確對別人都是假惺惺的,但我對你是真的」。確實如此,除了在中以外,我不屑于向任何人付出我的真心,說我自私也好,冷漠也好,虛偽也好,我都不在乎,我在乎的只是,用這些偽裝能換來什麼,而換來的那些又能為在中做些什麼。僅此而已。

話說白了,人活著不用太累,只要對得起在乎的那個人,就夠了。其他的人怎麼樣,關我屁事,我又不是聯合國親善大使。

就這樣,在我終於不堪其擾的某一天,把藍亦卿撅了。

我想她的人生很衰,喜歡那麼久的人居然是個同性戀,而且這同性戀還跟她交往過兩個月‥‥這件事情我真是不願意再提,當時我一定是昏了頭,怎麼就答應了跟她在一起?!不過好在我及時懸崖勒馬,但還是難逃被在中鄙夷加唾棄的厄運‥‥

 

我開開心心地給在中發email,告訴他我俐落地甩掉了藍亦卿,結果週末的時候收到在中的回覆,他說「你早該那麼做,苟延殘喘那麼久‥‥」

我對著螢幕無奈地笑,我知道在中一直不滿我對藍亦卿不置可否的態度,但其實我也很為難,要承認自己是gay的這件事,並不是那麼容易。

我接著看下面的內容,略微有些驚訝,在中居然也向有天come out了,我不知是喜是悲,這就代表,在中向別人承認我了嗎?我心裡有些小開心,畢竟這算是在中為數不多的一次主動了吧‥‥但又不禁有些擔心,他會不會因此失去一個好兄弟‥‥

再接著往下看的時候,我就知道我多慮了。因為在中在郵件上說,有天跟那個金俊秀搞在一起了。我稍微有點兒慌,但後來想想也覺得在情理之中,發現那倆人有姦情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兒了,只是沒想到他倆那麼快就建立起了關係,我嫉妒啊!想來我可是追了六年才修成正果,憑什麼他倆一擊即中啊!

我忿忿地把電腦關掉,然後拿書去上課。

 

是的,今天是星期六,但我仍然要上課——日語課——沒錯,就是那種像念經一樣的語言。

在中走後的第一個週末,我就開始上日語課了,我說過不會再追著在中到處跑,但我賤命的很,還是要追‥‥追就追唄!反正追著自己喜歡的人,也不失為是一種人生樂趣。

很快入了冬,距離在中要回來的日子只剩了半年,但是,即使是半年,我也不想等。

話說回來,就算我想等,我的下半身也不會允許我等,我深知,右手已經無法滿足它了‥‥

我有些後悔在中臨走前的最後一晚我幹嘛要那麼正人君子,居然懷抱著個大美人心裡卻一點兒邪念都沒有,真是不像我的作風。

我想起了去年的新年願望——希望明年的新年,是我們兩個人一起過。

那時我沒有等到在中的答話就掛斷了電話,不知他是怎麼想,但不管他怎麼想,這個新年願望,我是一定要實現的‥‥

我甩掉腦袋中的那些有的沒的,捧起日語書跟著老師「kikikoko」地念了起來。

 

 

 

 

【金在中自述】

來日本差不多半年了,每天教室——寢室——圖書館——食堂四點一線,生活單調無趣。

學業很繁重,要學的東西太多,但我還是拼盡了我的全力,因為我曾說過,我會為了允浩,變得強大。

每週收到允浩的email成為了我唯一的精神寄託。我只有週末才能上網,每次一翻看收件箱,總是能成功地收到七封。他把每天發生的瑣碎的事告訴我,這樣讓我覺得離他還不是太遠。我想起來今年情人節的時候本來打算送他的那個禮物——就是那本矯情的日記本啦!那個我一直沒有給他,覺得有點兒不好意思,但臨走前我把它放在了允浩的包裡,我想允浩應該是收到了,難說他現在每天發給我的這東西不是受我啟發。哼!跟人學,長白毛!

不過,允浩即使長白毛應該也很可愛吧‥‥

我用力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又在神遊什麼!

 

我把郵件一一點開,看看允浩要跟我分享什麼。

他說他當上了學生會主席,萬人敬仰。我撇撇嘴,有什麼了不起!不過還是掩飾不住得意,我的允浩,當然了不起!

接著向下看。

哦?我把嘴巴慢慢張大,他居然向藍亦卿坦白他是同性戀了。我很驚訝,忽然想起了藍亦卿那張總是笑盈盈的小臉,現在指不定是什麼錯亂的表情呢‥‥

我覺得我應該同情她,畢竟她愛的人愛的卻是我,我想我是應該有點兒小小的歉疚的。我努力做出悲情的樣子——“撲哧”‥‥

壞事了‥‥我竟然笑了出來。

然後,不可抑制地大笑,就連桌子都快被我敲出了洞。

沒錯,我決定不勉強自己了。我承認,現在我很high,快high翻了!話說我早看那藍亦卿不順眼,熊心吃了豹子膽居然敢跟老子我搶男人!奶奶個爪,我看她是不想混了!

先不說別的,性別她就不佔優勢!

我惡寒‥‥記得在一般的BL悲文中,起初跟攻君在一起的女人總是會囂張跋扈地對可憐兮兮的小受君說,「先不說別的,性別你就不佔優勢!」

想來現在的我就像做小本買賣賠了個一塌糊塗的小攤販忽然被人包下了一整個小攤的指甲刀,我樂啊!終於見到回頭錢了!

我在鍵盤上飛快地敲下了一行字——「你早該那麼做,苟延殘喘那麼久‥‥」

再到後面允浩說的無非是一些生活瑣細,不提也罷。

 

對了,上禮拜有天給我打了個電話,他告訴我羅燕結婚了,而且還是奉子成婚,我有些發愣,那個彪悍的母夜叉要當媽了‥‥苦了那個孩子‥‥

有天還向我坦白他跟金俊秀在一起了,我沒怎麼驚訝,早就有了心理準備。他們居然真的就靠著當初那幾個巴掌結了緣,不失為是一段“人間佳話”‥‥

為了報答他對我的坦誠,我也把跟允浩的事兒向他說明了,他聽後狂笑,說「沒想到咱哥倆都淪落到了這個圈子」,反思了一會兒他又改口,「不過咱倆也不完全一樣,畢竟你是被壓的,我可是上面的那個!」我聽後毫不猶豫,蓋掉了他的電話。

學校放冬假了,但是我沒有回家,一方面想省點錢,另一方面日本的新年跟國內的也不同,我們的元旦就是他們的新年,放假自然也隨著他們的新年走。冬假從12月下旬到1月上旬,再上兩個月左右的課就又放春假了,從3月下旬到4月上旬。所以按他們這麼一放,剛剛好把國內過年的時間給錯開了。既然不能回家過年,就乾脆在這邊待著好了,天天泡在圖書館裡也好啊!

 

我走近圖書館,偌大的圖書館只有我一個人,我苦笑,隨便抽了一本書細細閱讀。可兩行還沒讀進去我的思緒就飛遠了。

我想起來以前每個週末的早晨,允浩都要把我吵醒,然後一邊做著俏皮的動作一邊唱著好多年前那首蹩腳的“健康歌”,「早睡早起,咱們來做運動!」

我無語,我當然知道他要跟我做什麼運動‥‥男人的欲望果然在清晨是最易亢奮的,但我實在受不住他這麼折騰,只能苦苦求饒,「大哥,咱昨晚睡的可不早啊‥‥」

我笑了笑,索性合上書,看著窗外,專心致志地想念我的允浩。

我又想起了我們剛戀愛的時候,有一次逛街,心血來潮買了兩個小按章,就是那種最幼稚的連小朋友都不屑于買的破按章‥‥我挑了個包子的圖案,他挑了個花兒的圖案。之後坐在公車上他就一直不老實,在我的手上蓋了好多好多的章,我拼命地揉搓,但那些紅紅的圖案卻像長在我身上了一樣牢固,手都快脫皮了也沒搓掉。他在旁邊一臉壞笑,「好孩子,學習不錯嘛!得了這多小紅花!」我氣不打一處來,打開我的按章,向上面惡狠狠地吐了口唾沫,然後,按在了允浩的手上,他只是略微呆了那麼一下下,接著,抬起手對著那個包子圖案準確無誤地,親上了一大口。

我想我當時一定很窘迫,心虛地四周看了看,發現沒有人注意到後便低下了頭。允浩笑的花枝亂顫,輕敲了我的腦袋一下。

我看著窗外灰濛濛的天空,再次笑了笑,這次卻一不小心,笑出了眼淚。

 

允浩啊,去年的時候你對我說過,說希望明年的新年,是我們兩個人一起過。那時你匆忙掛斷了電話,沒有聽到我的回答,其實我想說的是——允浩,我也想跟你一起過新年,不止是明年的新年,這一生中的每一個新年,我都想跟你一起過‥‥就我們兩個人‥‥

是的,我哭了,我承認我又沒出息地哭了,但我想他,就是想他‥‥在這樣一個沒有他的異域空間,瘋狂地,想他‥‥

 

 

 

 

 

 

 

第 四十 篇

農曆新年的這一天,很不幸,在中還是要上課,但是幾個中國學生約好說晚上一起慶祝新年。

下課後,在中和同年級的一個同學去了超市,他們兩個負責採購。

正在挑選食物的時候,在中的電話忽然響了起來——

「喂?警察局?!」在中驚訝失聲,周圍人一起看向他,在中急忙跑到了一邊,「請問找我有什麼事嗎?哦‥‥好,我知道了。」

在中跟同學簡單說明了兩句就急匆匆地跑到警察局去了。

有人要找我?在中心裡有些不安,人生地不熟的,誰會找我‥‥

 

當看到那個垂頭喪氣的身影時,在中愣在了原地,過了好久才發出聲音,「允、允浩‥‥」

允浩猛地轉過頭,臉上迅速掛上了大大的笑容,「在中!」

在中正不知用什麼表情回應好,旁邊的員警就走了過來,在中跟他交談了兩句,瞭解到原來允浩是迷路了才跑到了警察局,所以人家也才找上他。

在中把那個興沖沖的笨蛋認領了回來,剛一出警察局,笨蛋就撲到了在中身上,「開不開心?!激不激動?!驚不驚喜?!」

「要是你出現在我家門口而不是警察局大廳,我想我會更開心更激動更驚喜‥‥」在中把掛在自己身上的大件貨物給卸了下來,把住他的臉仔仔細細地看了起來,看清楚後“啪啪”拍了兩下,「怎麼半年不見,長得越來越肉乎了呢!看來我不在的日子裡,你過的很滋潤嘛!」

「你不是說喜歡臉蛋胖嘟嘟的嘛!我這樣還不是為了讓你更好捏!」

在中黑線,「你怎麼淨記得那些亂七八糟的!對了,你怎麼來了?大老遠的,你怎麼過來的?」

允浩撅起了嘴,「這話問的,好像一點兒都不歡迎我似的‥‥你自己不回家還不讓我來看你啊!我還能怎麼來,還能是自己長翅膀飛過來啊!」哼!為了你苦學了大半年的日語,本想自己找到你家門口給你一個big surprise的,結果誰知道日本人講話那麼快,根本聽不懂‥‥

在中聽出允浩話裡的彆扭,再一想到他特意跑過來和自己過年心裡不禁像喝了蜜一樣甜,便耐下心來哄他,「看你那個小心眼兒!我只不過是太意外了才問問的嘛!不高興啦?」

「不高興!」

在中看著允浩那副可愛的樣子美到不行,拉起他的手開始往家裡跑。

 

 

才一進門,允浩也來不及參觀在中的住處,就急急地把他抵到了門上,霸道地堵住了嘴唇。

在中左躲右閃,終於逃出了允浩的“魔嘴”,大口吸著氣,「我說!你、你就不能等等!你是要讓我窒息而死啊!」

「那也是你活該!誰讓你看起來好像一點兒也不希望我來的樣子!」允浩說罷又粗暴地吻了上去。

「唔‥‥別、別在‥‥唔‥‥」

在中的住所不大,允浩一眼就瞥見了床,於是稍一用力把在中打橫抱起,暫時離開了在中的嘴唇,「怎麼瘦成這樣?」允浩皺眉蹬著在中,「沒有好好吃飯是不是?」

在中本來就被親吻的面頰緋紅,允浩那飽含愛意的責備再一出口,更是害羞的不知說什麼,乾脆把臉貼到了允浩的前胸上,不敢看他。

「怎麼?到日本久了入鄉隨俗了?怎麼越來越像小媳婦兒啦?」允浩一面調笑在中,一面輕輕把他放在了床上。

「放‥‥」屁字還沒說出來,就又被允浩封了口。

允浩把身體壓了上來,又怕壓壞了在中,於是單手支在床上。

這個吻的時間著實夠長,舌頭與舌頭糾纏在一起,就連對方口腔裡的每一絲津液都想融化到自己口中,想互相佔有,想融為一體。

可是,怎麼吻都吻不夠的,究竟用怎樣的抵死纏綿,才能消化掉那麼多的日夜思念‥‥

 

 

 

夜幕降臨,華燈初上。想想大洋的那一端應該正是鑼鼓喧天的一片歡騰,家家戶戶都應沉浸在一片新年的喜悅之中。而這一端——

「嗯‥‥允浩啊,輕、輕一點‥‥」

在中一邊求饒一邊又把自己的腰向上頂,怕痛卻又渴望更多,人總是這樣‥‥

允浩狂亂地向前衝撞著,每次觸碰到在中體內最隱蔽的那個點,都會引起在中的一陣戰慄,不禁更加撩撥起允浩的欲火,更深更快地抽送起來。

「啊嗯‥‥」

允浩感覺到腹部一片濕滑,同時自己也釋放在了在中的身體中。

在中虛弱地喘著氣,轉過頭去看窗外陌生的天空。

有種難以置信的感覺‥‥

在中把頭轉了回來,輕撫允浩的臉龐,「真的是你嗎?我不是在做夢吧?」

允浩笑笑,親吻了在中的手背。

「好累‥‥」在中疲倦地閉上眼睛。

「睡吧‥‥」允浩幫在中整理了一下粘在臉頰上的頭髮。

「抱我去洗澡。」

 

狹小的浴室容納了兩個人,尤其是兩個深愛的人,誰都可以想像會發生什麼事。沒錯,在水汽氤氳曖昧的氛圍中,允浩又要了一次。

在浴室磨蹭了一個多小時,兩個人終於“洗”好出來了。

允浩把在中抱回到床上,在他眉毛上輕吻了一下,「晚安。」

在中卻沒有把眼睛閉上,直勾勾地盯著允浩,「是不是新年這天許下的願望都比較容易實現?」

「嗯?」

「我去年的新年願望就是希望今年可以跟你一起過新年,而且只有我們兩個人,真的實現了呢‥‥」

允浩笑著刮了刮在中的鼻子,「賴皮,那明明是我的新年願望,怎麼就變成你的了呢?」

「什麼啊!那是我先許下的願望,只不過是被你說出來罷了!」

「好好好!你的願望你的願望!什麼你都要搶‥‥」允浩在在中身邊躺了下來。

在中沉默了一會兒,然後再次開口,「允浩啊,幾點了?」

「還有半小時12點,怎麼了?」

「今天是新年呢‥‥」

「對啊。」

「那就是說,又可以許願了是嗎?」

允浩看向在中,在中的側臉很漂亮,長睫微垂,「允浩啊,我們出去好不好?」

「嗯?」

「樓下是一個小學,操場上很安靜,以前我經常一個人去,今天你陪我去好不好?」

「我倒是沒問題,但是你‥‥」允浩有些擔心,經過那麼激烈的情事,在中的身體怎麼受得了。

「那你背我去好咯!軍訓的時候還是我背的你呢!你要知恩圖報!」

「你不怕被人看到啊?」

「看到又怎麼樣!我談戀愛還要在乎他們順不順眼啊!」

允浩一怔,旋即笑了起來,體貼地給在中穿戴好,背他到了操場上。

 

允浩把在中放到一個座位上,然後環顧四周,「你經常來這裡嗎?」

「是啊!夏天的時候常來,有時候看到球場上有人打球就會想起你‥‥呵呵‥‥」

允浩低頭看了在中一眼,揉了揉他的頭髮,「傻瓜,既然那麼想我那現在就好好看著我啊!」

在中抬起頭,怔怔地望向允浩,「等我回國以後我們就再也不會分開了對不對?」

允浩點頭,「對。」

「如果學校知道了怎麼辦?」

「不會的。」

「那爸媽那邊呢?怎麼說呢?」

「船到橋頭自然直。」

「那如果‥‥」

「哪有那麼多如果呀!」允浩彈了一下在中的腦袋,「這麼多真實的幸福我們不去享受,幹嘛要去想那些不會發生的事情啊?!」

在中眨了眨眼,大眼睛裡淡出了一層水霧,「我們、真的會、幸福嗎?」

「我會讓你不幸福嗎?」

允浩坐到了在中的身後,從後面抱住了他,「傻瓜,如果你不邁出第一步,我就永遠不會知道究竟能不能讓你幸福,但是既然你已經走向了我,我又怎麼會,怎麼捨得,不讓你幸福呢?」

在中抬起頭看著星空,自從來了日本後,就養成了時不時仰望星空的習慣,也許是因為閃爍的星星很像允浩黑亮的眼,也許是因為知道同樣一片星空下,站著一個正在想念自己的人‥‥

「下雪了‥‥」在中伸出手,「北海道的雪,果然是全世界最漂亮的‥‥」

允浩笑得更濃,收緊胳膊,「12點了呢!這次我要先許願,免得又被你搶走‥‥」

「讓我和金在中相愛一輩子吧‥‥」

「讓我和鄭允浩相愛一輩子吧‥‥」

兩個聲音同時響起。

屬於北海道的、寂靜的雪夜中,一個甜蜜的願望‥‥

 

 

人生到處知何似,應似飛鴻踏雪泥。

人的一生中,充滿著無盡的不可知,但冥冥之中,卻又註定要遇到很多人,註定要碰上很多事。有些人有些事,就像鴻雁偶爾駐足在雪上留下的印跡,而鴻飛雪化,一切不復存在。而那個人那件事,卻像久翔于天際的鴻雁,總要疲倦,總要歇息,等它降落在那一片雪泥之上時,也許會輕嘆一句——就是、這裡了‥‥

 

===================全文完===================

 

完結啦~~~~灑花!

最後夜子的解析不知各位看官看明白了沒有?

我谷歌過這詩的意思,總括的說是對往事的眷念,凡走過必留下痕跡,雖然時間久了那些人事物隨著時間而改變,但曾經發生的事、存在的人是永遠存在心裡不會抹滅的。

但我覺得夜子要表達的是另一個意思--一對戀人冥冥之中註定會相遇、相知、相戀,雖然中間的過程也許不盡如人意,但已經悸動的心,不會因為時間的變化而改變,一旦再碰上‥‥那顆心還是會因為那個人狂熱不已。

我的解讀是這樣啦~~不知道各位看官的想法是不是一樣?!

 

明天還會有一篇番外哦!^///^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