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一周後。

金在中臨時跟要去陪女朋友過生日的同事換了班,晚上十點多才一身疲憊地往宿舍走。

已經入冬,他卻只穿了一件薄風衣,一陣風吹過,雖還不至刺骨但也讓他打了個寒顫,金在中抱緊肩膀加快步伐。

好冷啊,一夜入冬的說法果然是有根據的,今年尤為突出,僅僅一周溫度卻直降13度,嗯,就像鄭允浩給他的感覺。

明明最後一次見到他時,吹著的還只是涼爽的秋風而已,真快啊。

這一周中金在中沒有再給鄭允浩打電話,因為即使打通了他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電話的那一邊,已不是他熟悉的鄭允浩,他不知道該以什麼樣的態度面對他。

但是不聯繫不代表不惦念,這幾天中他不知道多少次回頭想喊一聲「允浩」,想去找尋那個不會離開他5步之外的身影,卻在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中變得越來越沉默,果然習慣不是一個好東西。

有不少人來問他鄭允浩怎麼不來了,他也只好無奈地表示只知道他新接了個廣告,其他不清楚。來人又問鄭允浩還會不會回來,金在中苦笑了一下,「我不知道。」看著對方失望的樣子,他覺得仿佛看見了自己的臉。也有個別人因為鄭允浩不告而別而有些許微詞,無非是大明星擺架子、不把小老百姓看在眼裡之類的,金在中幾次想張嘴反駁回去,鄭允浩才不是那樣的人!可是他又憑什麼這麼說?鄭允浩不會回來了,他不是比誰都清楚的嗎?可是就是下意識地想要維護他,不想聽到任何關於他的惡言。

孟大廚看出金在中因為鄭允浩的突然離開心情不好,這孩子經常會愣神好久,好幾次要不是他眼疾手快,金在中的刀子就剁在自己手上了。孟大廚嘆了口氣,趁午休時將金在中拉到不遠處的花園裡。

「在中,爺爺很擔心你,我不知道你們年輕人的想法,但是單從我的角度看,允浩是個好孩子,他一定是有不得已的原因才不告而別的。」

金在中有些頹唐地點點頭,心裡卻沒得到多少安慰,「他回到自己本來的生活中去了,這也是應該的,畢竟,他,本就不屬於這裡。」

孟大廚看著眼前不再明媚的小臉兒,覺得一陣心疼,「不會的,他和你關係那麼好,爺爺都看在眼裡,他在乎你的,即使離開也會跟你說明原因的。而且,爺爺有種預感,允浩一定會回來找你的,相信爺爺嗎?」

金在中抬頭看向笑得一臉慈祥的老人,笑了笑卻沒有說話,我多麼想相信您。

 

終於到了宿舍樓的門口,金在中一邊快跑兩步一邊掏出褲子口袋裡的鑰匙。金在中就住在一樓,大門口處的聲控燈壞了,他只好摸著黑往前走去探尋觸摸燈,不料卻被拐角處不知什麼東西絆了一個踉蹌。

「我去。。」往前絆了幾步倒意外地摸到了觸摸燈的開關,他扭過頭想要看看到底是什麼東西絆的他。

「朴有天???」金在中驚訝地睜大了眼睛,「你怎麼在這裡?」

朴有天倚著牆坐在一個大行李箱上面,打了個哈欠,很顯然剛醒過來。他抻了抻酸痛的肩膀,「在中你怎麼才回來啊?我們等你等了好久。」

「你們?」金在中的心猛地一跳。

「還有他唄。」朴有天指向拐角處更靠裡面一些的地方,鄭允浩正坐在地上抱著大號的行李箱睡著,高大的身軀因為感覺到了冷而縮成了一團,看起來可憐兮兮的。他聽見說話的聲音才漸漸轉醒,抬起頭的樣子無辜又迷茫,眼睛因為突然見到燈光而一時有些睜不開。

金在中愣愣地看著那個一周沒見的人,那個今天中午孟大廚還信誓旦旦地說一定會回來的人,明明只有一周不見,為什麼卻覺得他已經離開很久了呢?

鄭允浩伸出手揉了揉眼睛,終於看清了站在不遠處的金在中,然後蹭的一下站起來幾步跑到金在中面前,張開雙臂抱了上去,「在中我好想你!」

草,要不要那麼不矜持啊!朴有天真想上去踹鄭允浩一腳,這麼直白真的好嗎親?

可是金在中卻呆呆的,沒有說話,也沒有動。這是他第一次離鄭允浩這麼近,整個人被摟進他的懷裡,被鄭允浩的氣息所包圍,周身的溫暖讓他一路上的冷意全都被驅散了,很舒服,舒服的讓他有點兒想哭。

金在中緩緩抬起胳膊,雙手按在鄭允浩的肩膀上,然後踮起了腳尖,朴有天睜大了眼睛,這這這是要獻吻的節奏嗎?金在中開竅了?進展是不是太快了一點啊?喂喂這裡還有觀眾呢,要注意影響啊親!

可惜,金在中的下一個舉動打碎了他所有旖旎的臆想。

只見金在中抓住鄭允浩的肩膀,將他推開了一點,然後用大頭使勁地撞向了鄭允浩的腦門。

咚!

朴有天覺得腳下的地面都顫了三顫,尼瑪這是什麼神展開啊???他看著鄭允浩頭上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鼓起來的大包,光看都替他覺得疼。可是施暴者金在中不但不覺得內疚,居然還一副受害者的樣子盯著已經被撞懵了的鄭允浩。呀西,忍不了了!就算你們是家庭內部矛盾,但是也不帶這麼欺負我們家大影帝的!朴有天三步併作兩步跑過去,氣哼哼地沖著金在中嚷嚷:「我說你怎麼回事啊,就算你不喜歡他抱你,直說不就好了嘛,幹嘛二話不說上來就打人,不是,是拿頭磕人的啊!你練過鐵頭功嗎,看看都把他磕成什麼樣了!」

沒想到金在中鳥都不鳥他,睜著一雙泛紅的大眼睛看著鄭允浩,「這一個禮拜你去哪了?你一聲不吭就消失了,我有多擔心你想過嗎!我那天給你打了多少個電話,發了多少個短信你知道嗎?要不是在新聞裡面見到你,我還你為你被拐走了!回我一個消息就那麼難嗎?報個平安而已能浪費你多少時間?你不是變回去了嗎,做回你面癱又冷酷的大明星去了嗎?你不是不需要我了嗎,幹嘛還回來找我?!」明明是惡狠狠的質問,可是說出的話卻帶著顫音,再加上那紅紅的眼圈和隱約閃爍的淚光,鄭允浩覺得心疼地要命,比頭上那個大包還要疼幾十倍幾百倍。

「嚶嚶,在中對不起。能給個機會解釋一下嗎?」

「駁回!」

「嚶嚶,看在它的面子上行嗎?」鄭允浩指了指自己的額頭。

金在中瞧了一眼他頭上觸目驚心的大包,心臟抽了一下,有些後悔剛才幹什麼要那麼用力,「那,你說吧。」

鄭允浩得到了許可,可算是有機會倒倒苦水了,他努力地甩甩頭,驅趕了一下眼前不斷晃動的小星星,「嚶嚶,在中你知道嗎,美國那個叫Brian的老頭是個工作狂,我答應了做他的代言人,結果他立馬就把我們拽上飛機飛到美國拍廣告去了。他沒收了我們所有人的手機和電腦,不許我們跟外界聯繫,說會分心,會影響拍攝效果和進度。」

金在中剛剛還怒氣填膺的心有些動搖了,「手機被沒收了?」個殺千刀的美國佬!

「是的是的。」鄭允浩使勁點了點頭,頭上的大包也跟著顫了顫,「你不知道他有多賊,連我和大米備用的手機都被他搜出來了,今天上飛機之前才還給我們,可是電都耗完了。沒辦法和你聯繫,所以我下午一下飛機就直接過來找你了,不知道你為什麼沒按時下班,又怕錯過了見不到你,就一直在這等著。」

「從下午等到晚上啊。。」金在中心疼了,「我今天臨時和同事倒的班。你下飛機不回家來找我幹什麼啊,外面那麼冷。」

「人家想你嘛。」

金在中發誓,若是換成另外一個男人對他用這種少女口吻說「人家想你嘛」,他一定會起一身雞皮疙瘩,然後暗罵一句「偽娘」。可是當鄭允浩頂著剛剛被他錘出的一個大包,鼓著臉頰,眨巴著因為疼痛而閃著淚光的眼睛說想他時,金在中只覺得臉上騰騰地發燙。

「喂喂,我想你神馬的不要亂說啊。。」男人也會害羞的啊!!!!!

「才沒有亂說」鄭允浩拉過金在中的手搖啊搖,「在中在中,我在那個鳥不拉屎的科羅拉多大峽谷風吹日曬了好幾天,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夜裡失眠只好數星星,也不能和你聯繫,真的好辛苦。」

鄭允浩又露出了那種被遺棄的大狗狗似的表情,一副想跑進主人懷裡蹭蹭卻又不敢的樣子,那小模樣委屈的啊。金在中仔細瞧了瞧鄭允浩,一身疲憊,風塵僕僕,因為沒休息好,臉上掛著兩個大大的黑眼圈,皮膚看起來黑了一些,也似乎瘦了一些,在那個什麼大峽谷拍廣告該有多危險啊,掉下去可怎麼辦??美國佬果然沒有一個好東西!金在中覺得自己的心臟仿佛被握在一隻大手中,攥了一下又一下,鄭允浩在遙遠的美國辛苦地過了一周,回來後馬不停蹄地來找他,又生生地等到那麼晚,可是他呢,居然不分青紅皂白就撲上去給了人家一個大頭錘。

金在中伸出手想摸一摸那個鼓鼓的包,卻又不太敢碰,鼻子一酸,這次是真的哭了出來,眼淚大顆大顆地砸向地面,「嗚嗚,允浩對不起,我錯怪你了。嗚嗚,很疼吧。」

完了,把媳婦弄哭了。。。鄭允浩趕緊把金在中摟進懷裡,一邊輕拍著後背給他順氣,一邊安慰他說:「在中會擔心我,我很開心的!!沒事了,已經不疼了,真的。」

「嗚嗚,怎麼會不疼啊,我的頭那麼硬。。上回不是還把你撞回兒童了嗎?」

「啊?」這是完全摸不著頭腦了的鄭允浩。

「啊?」這是旁邊快被無視到風化了的朴有天。

「啊?」這是情不自禁地保持隊形的金在中。。。

金在中停止了哭泣,這時才突然覺得哪裡不太對了,對啊,按說鄭允浩不是已經變回冰山版本了嗎,他親眼在電視上看到的,可是現在來找自己的明明是那個在自己身邊膩了一個月的可愛版鄭允浩啊。。這。。這。。這怎麼解釋啊?

金在中猶猶豫豫地問:「那啥,你上回不是讓我一頭撞在肚子上,結果從冰山大明星變成幼稚園大兒童了嗎。。?」

鄭允浩要哭了,這哪跟哪啊??

「朴有天也承認了啊。。。」對的,當初就因為朴有天,金在中才確認了自己“肇事逃逸釀成慘劇”的事實。

這話一出,兩人的目光齊刷刷地投向了安心做了半天路人甲的朴有天。

臥槽,都盯著我幹神馬啊!剛才誰都不鳥我,現在都衝我來了是要鬧哪樣???什麼冰山,什麼兒童,我也頭一回知道好嗎??!!

 

朴有天無辜地想去撞牆的時候,被金在中拉到一邊展開二人的第二次密談。

鄭允浩看著他們兩個人比劃來比劃去,一開始橫眉冷目、表情猙獰,後來不知說了什麼讓二人相對無言,嘴角一起抽搐了好久,最後終於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然後哭笑不得的朴有天拉著死活不肯抬頭的金在中走了回來。

「到底怎麼回事嘛?」鄭允浩好捉急。

金在中偷偷拽了一下朴有天的衣服,搖了搖頭示意他不要說出來,艾瑪這麼個大烏龍真是太丟人了好嗎?

可是朴有天哪裡忍得住,噗嗤一聲就笑了出來,「哈哈哈哈,允浩啊,呆萌真的是病,得治啊!總被當成智障兒童可怎麼辦才好啊哈哈哈哈~~~」

「我沒說他是智障兒童!」金在中終於抬起了羞得通紅的小臉表示抗議。看著鄭允浩滿臉的疑惑,只好解釋道,「我,我,有一天晚上我不是摔倒撞在你肚子上了嗎,然後轉天你就跟個小孩子似的蹲在我腳邊讓我領你回房間,我以前從電視上看過你的,冷冰冰的樣子,所以忽然這麼大的反差讓我接受不來嘛。。誰知道你本來就是這樣的啊,還以為是讓我撞出毛病來了呢。。後來跟你一起回去想和朴有天確認一下來著,沒想到搞誤會了,然後。。。然後你就都知道了。。允浩,我不是故意把你當成小孩子的。」

眼前的人解釋完了又再度把頭低了下去,鄭允浩看著旁邊朴有天笑得快岔氣的樣子,又看了看恨不得把頭埋進地裡的金在中,真是哭笑不得。沒想到自家媳婦這一個來月是把他當小孩兒養呢,怪不得在第一次給他領路時說了句「哥哥送你回去」呢。。

鄭允浩摸摸金在中的蘑菇頭,「好啦我知道啦,不要自責了,不怪你。大米說的對,我有時候是傻乎乎的。」

蘑菇頭使勁搖了搖,「不傻的,就是呆了一點點而已。」

鄭允浩笑,「那麼,在中,真實的我的樣子,你喜歡嗎?」

話語中滿是小心翼翼和不確定的語氣,這哪裡還是那個自信、篤定的鄭影帝?金在中的心柔軟了一片,是啊,鄭允浩在他的面前從來都不是鄭影帝,而是最最真實的那個鄭允浩。

他垂著頭,有些不好意思,小幅度地點了點,又怕鄭允浩看不見,從鼻腔中輕輕地哼出一聲「嗯。」

鄭允浩心裡踏實了,開始得寸進尺,「那在中你抱抱我可以嗎?」

可以嗎?

怎麼會不可以?

金在中伸出手環抱住鄭允浩的腰,將頭輕輕放在他的肩膀上,「允浩。」

「嗯?」

「歡迎回來。」

 

 

 

 

 

 

第十七章

 

按理說,鄭允浩和金在中雖然是兩個男人,但是一個英俊瀟灑一個面如傅粉,5cm的身高差堪稱完美,兩人深情相擁的情景也是十分養眼的,但是有一個人卻看不下去了。那就是我們無比苦逼的朴大經紀人。

不是他羡慕嫉妒恨,也不是他不喜歡美好的畫面,更不是他看不得人家幸福,而是。。。

朴有天看著眼前抱起來沒完的兩個人,第N次把3分鐘一滅的樓道燈按亮,終於在沉默中爆發了:「我說你們進屋接著抱好不好啊,有什麼話進去說啊,站在樓道裡面抱來抱去的是求圍觀的嗎?你們想上娛樂頭條我不管,我可不想跟你們一起被拍進去,到時候指不定被炮灰成什麼樣呢。在中啊,我們下午兩點多下了飛機就沒吃飯,又冷又餓的,能讓我們進屋給口吃的嗎?」

金在中這才如夢初醒,不好意思地推開鄭允浩,趕快拿鑰匙開門。

「對不起,快進來吧。你們回來以後那麼久了,什麼都沒吃啊?那是不是連廁所都沒去?我屋裡就有,在那邊,你們自便啊。」

鄭允浩開心地提著行李箱走進金在中的宿舍,一邊好奇地四處打量,一邊搭話,「沒吃東西是真的,不過廁所已經去過啦~」

「欸?」金在中有些納悶,「可是我記得周圍沒有公共廁所啊。」

朴有天一聽話音不對,趕忙衝上去要捂住鄭允浩的嘴,可惜晚了一步。鄭允浩的話已經脫口而出,「是沒有公共廁所啦,不過沒關係,我趁天黑在大樹底下解決噠~」

金在中一頭黑線。。以後誰再說鄭允浩高貴冷豔不食人間煙火,我就跟他拼了。。

朴有天好想找塊豆腐撞死啊,「丟死人了你還好意思說!一個影帝跟狗狗一樣在大樹底下撒尿!」話說這麼丟人的事情,為什麼鄭允浩就能擺出一副好驕傲的樣子啊。。。

鄭允浩一個白眼球扔過去,「切,說得就跟你沒尿似的~」

「還不是因為你在我旁邊一個勁兒地吹口哨!!!!!嗷嗷你們誰都不許說粗去聽見沒有!我可是堂堂的朴總啊!太丟臉了嚶嚶。。。」

金在中看著在一邊因為自己迫不得已隨地小便而鬼哭狼嚎的朴有天,突然覺得鄭允浩這麼呆其實真不是他一個人的責任啊。

「好啦好啦」金在中解圍,「人有三急嘛,可以理解,總不能一直憋著吧~憋壞了怎麼辦?」

「就是嘛~」鄭允浩一邊擺弄著沙發上的長頸鹿抱枕一邊點點頭,媳婦最好了~

 

因為兩個意外出現的食客,又都是一副饑腸轆轆嗷嗷待哺的樣子,金在中就選擇了最方便的食材——麵。當然不是速食麵啦,是義大利肉醬麵,只不過麵條換成了拉麵而已~本來鄭允浩都擼起袖子準備幫忙的,可是被金在中推出去了,他怎麼忍心讓又累又餓的鄭允浩再給他打下手呢?何況頭上還頂著那麼大個包,金在中越想越後悔,衝動是魔鬼啊。。

麵條在鍋子裡煮著,金在中在炒鍋中放上油,準備做肉醬。其實肉醬的做法十分簡單,油熱後放上蒜末炒香,然後牛肉餡下鍋,放上番茄丁、洋蔥丁、番茄醬,再放入適量的糖和鹽,就大功告成了。

兩盤香氣四溢的熱乎乎的麵條上了桌,鄭允浩和朴有天餓得眼睛都藍了,抓起筷子大口朵頤起來。

金在中笑眯眯地看著埋頭猛吃的二人,心裡那成就感都快溢出來了,他記得孟大廚曾經說過「一名廚師最幸福的時刻,就是當他看到別人香甜地吃著自己做出的菜肴的時候。」他曾經給很多人做過飯,爸爸、媽媽、弟弟、同學們、當然還有沈昌珉那個吃貨,可是看著鄭允浩沾著滿嘴的醬抬起頭來衝他笑,口齒不清地說「好好呲(吃)」的時候,他突然感覺到了一種從來沒有過的滿足。跟所有人都不一樣,鄭允浩的認可讓他尤為在意。

風捲殘雲一般,朴有天和鄭允浩把整盤麵吃得乾乾淨淨,拿金在中遞過的紙巾擦擦嘴,靠在椅子上幸福地打著飽嗝。

「在中謝謝你啊,真的很好吃,酸甜口把握地恰到好處啊。」曾經以為鄭允浩沒吃過金在中做的飯就誇下海口純屬是盲目崇拜,沒想到金在中的廚藝真的十分了得,自己不知道吃過多少家正宗的義大利肉醬麵,卻只有金在中做的最合他口味,鄭允浩這小子賺大了啊。

相比于朴有天規規矩矩的評價,鄭允浩的就直白多了。「嚶嚶,太好吃了!!我從來沒吃過這麼好吃的麵~~好吃得要哭了~~~」鄭允浩抱著盤子恨不得再舔兩口。

金在中看他那幸福地冒泡泡的樣子,眼睛都快笑沒了,「你喜歡就好呀,我還怕大明星吃不慣我做的菜呢~以後我可以經常給你做啊。」

「欸欸?真的咩?」鄭允浩驚喜地抬起頭,又低了下去,「可是我的休假結束了,以後怕是不能去凱撒跟你一起上班了。」

「這樣啊」果然鄭允浩是不能回去了呢,金在中心裡也很遺憾,和鄭允浩相處的那段時光真的非常開心。「沒關係,你想吃我做的飯就提前打電話告訴我,我做好了在這等你。」

朴有天在心裡偷笑,金在中都沒察覺自己說的話多像一個等丈夫回家的小媳婦~

「可是恢復工作了就會很忙,大米可壞了,使勁壓榨我們藝人,都不讓我們休息,連吃飯的時間都不能保證,恐怕我都沒有時間來找你啊。」

尼瑪啊,我才不是萬惡的資本家好嗎,你去打聽打聽,再也沒有比我更親切和藹的總經理了好嗎!!朴有天一拍桌子剛要炸毛,只見鄭允浩一個小眼神飛過來,暗示他不要說話。咦?這是要挖坑的節奏~~朴有天靜觀其變。

金在中看朴有天沒有反駁,大概是默認了鄭允浩的說法,不禁更加心疼鄭允浩了,都混成影帝了還被壓榨,天下老闆一般黑啊。「那,那怎麼辦,可以去給你送飯嗎?可是我一周只休息兩天。。」

「嗚嗚,公司不讓外人進。」鄭允浩繼續黑朴有天。

金在中又埋怨地看了一眼朴有天。朴有天心裡默念:忍字心頭一把刀啊一把刀。

「唔,允浩你好辛苦啊,可是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嘿嘿,在中,既然外人不能進,那你變成內部人員就可以啦~來當我的助理好不好~~~」

朴有天恍然大悟,原來如此啊,鄭允浩準備散養改圈養了啊。

金在中聽他這麼說吃了一驚,「欸?你說讓我去當你的助理?可是我有工作啊。。」

朴有天這時候趕緊幫腔,「在中你不要在凱撒幹了,到我們公司去吧。我雖然是他的經紀人,但是生活上的很多瑣碎事總是沒法親力親為的。我一直都沒有給允浩找到一個合適的助理,男的大都粗心,女的只顧著對他發花癡,太單蠢的沒法保護他給他解圍,過於圓滑的又怕允浩受欺負。我看你真的很合適,怎麼樣?助理的工資比凱撒服務生高很多哦~」

金在中懷疑地看了他一眼,「你不是壓榨員工嗎?」

朴有天惡狠狠地瞪了鄭允浩一眼,都是你幹的好事!「我……我只壓榨藝人,絕不壓榨助理!」

「嗯嗯,在中,他敢壓榨你我就跳槽!」鄭允浩在一旁信誓旦旦。

看著鄭允浩那期冀的小眼神,金在中的心癢癢的,差點兒一口就答應下來,可是又覺得有點兒不妥,他下意識地覺得倆人的關係發展地有點兒快。並不是說金在中發現了什麼,也不是他對感情開了竅,只是他隱隱地有種被推著走向一條從來沒想過的路的直覺,有點擔心,有點謹慎,但是卻又被狠狠誘惑著。

金在中猶豫了一下,還是說:「允浩,給我幾天時間考慮考慮好嗎?」

鄭允浩立馬小雞啄米似的點頭,「沒問題~在中我等你哦~」

 

吃飽喝足,鄭允浩拎著從沒幹過家務活的朴有天到廚房一起把鍋碗瓢盆刷乾淨,此時已經十一點多了。金在中看了看錶,今天肯定是要留他們在這裡住一宿了。能睡的地方只有兩個,金在中臥室一米五寬的雙人床,和客廳裡還算大的一個沙發。不用鄭允浩使眼色,朴有天早就抱著枕頭被子去沙發鋪床去了。

衛生間的熱水是現成的,都是男人,洗澡不會花費太多時間。三個人輪流洗完澡,換上睡衣,準備睡覺。朴有天早就鑽進了被窩,裝作已經睡著的模樣,實際上是偷偷給“男神後援團”傳消息——

帥倒一大片:你們的男神要跟媳婦同床共枕啦~~

是小秘不是小蜜_秘書Lisa:哇塞!這麼快就18禁了咩?哎呀哎呀人家還小呢~不能聽這些啦~

帥倒一大片:。。。。。。用我提醒你一下,你已經解禁6年了嗎。。。

是小秘不是小蜜_秘書Lisa:吐豔!人家永遠18歲~~

穿過你的亂毛的我的手_髮型師Daisy:朴總求細節啊!!!有沒有先這樣這樣,再那樣那樣,要不你現場錄個音啥的吧~~~

帥倒一大片:去去去,想哪去了都,就是同床而已,沒有進一步啦,允浩還沒有表白,小受受也還沒有開竅,倆人二壘都沒上,哪來的三壘嘛。

是小秘不是小蜜_秘書Lisa:朴總您敢說您遵循過一二三壘的順序嗎?

清正廉潔_會計Cindy:噗。。一定上來就全壘打了,我壓一車黃瓜~

濃墨淡彩_化妝師Laura:我壓兩車~

7國外語不費勁_翻譯Betty:再加一筐菊花~

帥倒一大片:全壘打怎麼了,那叫魅力懂嗎?允浩這樣磨磨唧唧談戀愛的真心麻煩啊,我可沒有那個耐心去哄誰~

清正廉潔_會計Cindy:嘖嘖,這就是渣攻啊看見沒,得嘞,此話一出朴總是甭想在公司內部找伴兒嘍~

縱橫光影之間_燈光師Tiger:朴總向來兔子不吃窩邊草的~

帥倒一大片:恩~孫泰同學懂我啊~

是小秘不是小蜜_秘書Lisa:渣攻只有被虐成忠犬這一條出路~出來混總是要還的,所以朴總祝您早日被收服哦~

帥倒一大片:放心吧,只有我收別人的份兒~

7國外語不費勁_翻譯Betty:話說我們鄭男神跟媳婦躺一張床上不會衝動嗎?不會獸性大發嗎?不會霸王硬上弓嗎?男神人品點贊,忍耐力點贊啊!

清正廉潔_會計Cindy:咳咳,其實我一直都想說。。咱男神那麼單純又呆萌,知道啥叫XXOO麼?

穿過你的亂毛的我的手_髮型師Daisy:欸?難道男神還停留在以為親親就會生寶寶的階段?哇哇哇,萌cry!!!!!

是小秘不是小蜜_秘書Lisa:萌是很萌啊,可是男神要是真的不懂怎麼愛愛的話腫麼辦?小受受會欲求不滿噠!

濃墨淡彩_化妝師Laura:小受受可以反攻嘿嘿~

清正廉潔_會計Cindy:啊啊啊不要啊,我男神是受?接受不了嚶嚶~~~

7國外語不費勁_翻譯Betty:不管是攻是受,男神都是男神,恩恩!

帥倒一大片:我說。。你們就能確定小受受就懂XXOO了嗎。。?

縱橫光影之間_燈光師Tiger:我也想說這個來著。。。

7國外語不費勁_翻譯Betty:mo?不是要清水一輩子吧。。。太浪費了嗷嗷。。。

是小秘不是小蜜_秘書Lisa:我提議啊,為了男神的幸福and性福,等他和小受受心意相通了,我們就把KY啊套套啊還有高清無碼GV神馬的打包送給男神好不好!

全員:好!!

帥倒一大片:隨便你們吧,到時候看你們誰敢去送?

全員:當然是您作代表了!

帥倒一大片:草!

 

洗完澡後的鄭允浩頭髮還滴著水就迫不及待地跳上了床,嘿咻,媳婦的床真舒服~金在中嘆了口氣,從一邊的床頭櫃中拿出吹風機給他吹頭髮,「頭髮乾了才可以睡覺,不然會頭疼知道不?吹風機雖然乾得快但是對頭髮不好,所以不要經常用,用毛巾擦完自然幹是最好的。」金在中的手相對較小,不僅白皙而且柔軟靈活,被這樣輕輕地揉著頭髮,耳邊聽著媳婦絮絮叨叨的關懷,鄭允浩舒服地眯起了眼睛,「在中好溫柔~」

金在中臉上紅了紅,「溫柔什麼啦。」坐在他身邊的鄭允浩半閉著眼睛,頭髮被吹得亂蓬蓬的,他雖然長得一副棱角分明的模樣,頭髮卻很柔軟,摸起來很舒服。金在中沒養過寵物,更沒給牠們洗過澡,但是現在鄭允浩的樣子就很像一隻剛洗完澡的大型金毛犬,很乖地等著主人給他梳毛。哈哈,金在中差點兒樂出來,不知道如果鄭允浩知道他心裡的想法會怎麼想呢~

吹乾了頭髮,金在中又拿來藥油給鄭允浩抹頭上的大包,雖說這樣的包不管它自己也能好,但是他還是想盡力做些什麼,請快點消下去吧,鄭允浩可是公眾人物,頂著個大包出現會引來多少騷亂啊。金在中覺得自己真是太不應該了,「允浩,還疼不疼?會不會耽誤你工作?對不起啊我都沒問清楚就。。。」

自家媳婦果然是天使啊,到現在還在自責,鄭允浩沖金在中眨眨眼睛寬慰他,「沒關係,已經不疼了,都怪我沒和你說一聲就走了,生氣是應該噠~下回可以改掐屁股,這樣別人就看不見啦~」

噗,聽了這話金在中什麼難過什麼抑鬱的心情全都消散了,鄭允浩這個活寶啊。

「瞎說什麼呢,屁股是隨便掐的嗎?好啦,我保證以後再也不拿頭磕你了,也不亂衝你發火了。很晚了,睡覺吧~」

「嗯嗯」鄭允浩很乖地鑽進被子裡,「在中晚安~」

金在中給他掖了掖被角,「晚安~」

 

 

=========================================

 

晚上要去見長腿組,今天早些PO文啦~~~~~79f0f736afc379312980664feac4b74542a911ef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