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他們倆搬回家裡去住了,小超市還是一直經營著,鄭允浩沒有再開計程車,在老爺子的威逼利誘之下進入了老爺子的公司,就如同老爺子所說的那樣,鄭允浩繼承了他的野心,繼承了他的不甘於現狀。

半年之後鄭允浩再回到學校,開始半工半讀,老爺子幫金在中報了名,金在中考了駕照,按照老爺子的話來說就是家裡那麼多輛車子,與其讓它閒放著,不如投入到生活當中去,這也省得鄭允浩每天送金在中去上課,從此以後金在中變身有車一族,在學校人眼中也列入了白富美的行列。

俗話說的好,幹得好不如嫁的好,金在中現在算是體會到這句話了,他不用去打工,老爺子每個月會給他零用錢,這一點,還讓鄭允浩吃了好一陣子的醋,老爺子說鄭允浩是有工作的人了,不需要給零用錢,鄭允浩在一旁不滿的大罵,「才這麼幾天您老就連誰是親兒子都給忘記了。」

老爺子笑,「我親兒子給我燒過一頓飯嗎?」

鄭允浩撇撇嘴,「誰讓您老給我安排那麼多工作。」

老爺子不以為然,「人家在中不也要念書?」

鄭允浩再次不滿,「我要是也有零用錢拿,天天給您老做飯。」

金在中被說到了痛處,夾了一大筷子菜放到鄭允浩碗裡,「吃你的飯吧。」

相處久了,金在中覺得,鄭老爺子也沒當初想的那麼害怕,反而覺得鄭老爺子是個很可愛的人,這一點,連在老爺子身邊生活了二十年的鄭允浩也有共鳴,活了這二十年了,第一次覺得老爺子是個可愛的傢伙。

 

鄭允浩這樣的人,放在那堆學弟學妹裡絕對是數一數二的明星,這才上了幾天課啊就有了那麼多粉絲,送早餐午餐的那事一排排的,只可惜,那個叫金在中的學長,已經認定了這個鄭允浩了,那個傳說中的白富美先生,連面都不用露,一個電話就能把鄭允浩這個高富帥收拾的服服帖帖,不但不用在那些粉絲隊伍裡穿插,還能讓鄭少爺在上課的時候一接到命令翹課也給他端茶倒水。

學校裡都傳開了,鄭允浩跟金在中是一對,他倆轟轟烈烈的愛情在學校裡有很多個版本,就是不知道哪個是真的,但是就是有這樣堅定的愛情史擺在人們面前,也有不怕死的往前湊,也許那個人覺得他比金在中優秀,但是在鄭允浩的眼裡,除了那個金在中,再容不下任何人。

金在中放學了,鄭允浩還在上課,現在的金在中,已經不是以前的金在中了,有了鄭老爺子撐腰,他在鄭允浩面前,更加倡狂了。

一下課,坐在車子裡給鄭允浩發短信,說是等他一起回家,鄭允浩給他回短信說晚上公司還有事,金在中是個疑心病比較嚴重的人,特別是現在,鄭允浩多了那麼多追求者,一個電話打過去,「是公事還是私事?」

鄭允浩在那邊小聲回答,「公司真有事。」

金在中說,「那我陪你,處理完再回家。」

鄭允浩猶豫了一會兒,「事挺多的,你先回家得了。」

金在中認真起來,一句話扔過去就掛了電話,「無論是公事還是私事我都陪你,我剛才打過電話給爸了,你自己掂量著來啊。」

鄭允浩其實挺冤枉的,自從恢復了他大少爺的身份之後,以前那些大少爺的性子就出來了,他今天其實壓根沒啥事,就是前段時間跟人打賭輸了,所以答應給人一餐飯的時間,金在中是個小心眼的人,如果這事讓金在中知道了肯定得鬧脾氣,所以就打算瞞著金在中,哪知道金在中今天會吃定他了,肯定是李賢宇那小子告的密,下次非收拾他不可。

鄭允浩本來就是個愛面子的人,當然到了這樣的重要關頭是不可能退縮的,只能硬著頭皮上了,即使金在中在停車場等他,還是帶著他那個小粉絲往停車場走了。

 

金在中坐在車裡等著,看見鄭允浩肩上扛著一個包朝車子這邊走,後邊還跟了個小男生,果然,李賢宇說的沒錯。

看著鄭允浩走近了,金在中按了兩聲喇叭,鄭允浩裝作沒聽見,金在中這回火了,你再怎麼也不能當著人的面搞外遇啊是不是?

下了車,走到鄭允浩車子旁邊站著,輕輕咳了兩聲,鄭允浩這下裝不下去了,才抬起頭來看他,尷尬的笑笑,「還沒走呢?」

金在中冷笑,「我走了,你就安心了是吧?」

鄭允浩有些緊張,「哪能啊?你等著我,我還能不感動啊?」

金在中走到他身邊,「是嗎?」故意拉長了尾音。

「那是當然!」金在中這下覺得,鄭允浩這廝不去當演員可惜了。

金在中給他一個大白眼,走向他身後的小朋友,「介紹介紹吧,你同學。」故意強調了後兩字。

「我同學,路景。」然後指著金在中給人介紹,「我朋友,金在中。」

金在中這次表現的很得體,像個翩翩公子一樣伸出手,「你好,我是鄭允浩的愛人。」金在中這下是豁出去了,反正他和鄭允浩的關係在這個學校裡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遲早都要眾人皆知的,何不在這種關鍵時刻自己承認了呢?

路景看了鄭允浩一眼,伸出手跟金在中握了握,「你好,我和允浩要去吃飯,你要不要來?」這句話聽來是一句禮貌的話,其實真正的意思就是我和鄭允浩要去吃飯,你先回家去吧。

哪想,偏偏遇上金在中這麼個沒頭沒腦的,只當是人家邀請他了,「這是自然,我們平時都是黏在一起的。」話裡有話。

路景看了一眼鄭允浩,眼神裡有些讓金在中讀不懂的東西,鄭允浩有些為難,把金在中拉到一邊,「你先回去,我就去吃個飯。」

「兩個人吃飯?」金在中瞪圓了眼睛,「你們是什麼特殊關係,兩個人單獨吃飯。」

「我跟他沒關係,就跟他吃一頓飯而已。」鄭允浩始終覺得,打賭這種事親口從自己嘴裡說出來有些彆扭。

「鄭允浩,你是皮癢癢了是不是?」才回家幾天啊,就開始得意忘形了,真拿自己當少爺了。

「金在中,我就吃頓飯怎麼了?你至於跟個女人似的喋喋不休嗎?」鄭允浩怒了,打從以前開始,就特別討厭當著外人的面不給他面子的人。

「我他媽要是個女人我還不跟他計較了呢。」憋壞了,讓鄭允浩這麼一吼,連金在中都開始爆粗口了,「可我是個男人,你跟個男人出去我就是不放心。」

「怎麼這麼小心眼呢你?」有些東西,在有外人插足進來之後,就開始慢慢的改變了。

「我就是小心眼了,你跟他要是沒關係幹嘛非得兩個人吃飯啊?」

「這‥‥我回家再跟你慢慢解釋成嗎?」

「不成,你才做了幾天少爺啊就把以前的苦給忘了,還是你回家了,我金在中就變得不值錢了?」

「說什麼混話呢你?擔心我抽你。」

「你抽一下試試!」金在中那倔脾氣上來了,也不管現在是哪了,有外人沒外人,今天就是要跟鄭允浩鬧了,他倆在一起這麼久,還沒遇到過這種情況呢。

鄭允浩從兜裡掏出一根菸點上,「金在中,我就跟人吃頓飯,你別這麼小題大做行不行?」

金在中瞪了他一眼,「行,是我小題大做得了吧,您愛跟誰吃飯吃去,愛跟誰跟誰去,您現在是少爺,我就是一土包子,我跟您比不了,我學費是你出的,車子是你家的,我是靠著你吃軟飯的,我有什麼資格跟您面前鬧騰啊,是吧?」說完轉身就要走。

鄭允浩一把把他拉回來,「你講講理成嗎?我說你什麼了,你能說出這些話,我就跟人吃一頓飯,你說你至於嗎?你心胸開闊點成不成?」

「我沒有理,你最有理成了嗎?拉著我幹嘛?放開!」掙開鄭允浩的手,「人還等著你呢,人年輕著呢,又那麼喜歡你,我比不了,我一農村來的,能得到你大少爺青睞這麼久也夠了。」

「你這話什麼意思?你再說一遍,再說一遍我抽你。」就因為這麼屁大點理由,金在中居然能說出分手這樣的話,鄭允浩氣不打一處來。

金在中又說,「我說,你現在恢復少爺身了,你身邊要多好看多年輕的找不到啊,何必把心思花在我這麼不講理又小心眼的土包子身上。」這是讓鄭允浩給氣的,直接給人氣瘋了,都口不擇言了。

鄭允浩急了,一巴掌扇過去,本來他就是這麼個脾氣,他在乎的人,最聽不得人家說分開這種話,何況這個人是跟他同生共死同甘共苦這麼久的金在中,都經歷這麼多了,連死神都沒能讓他倆分開就因為這麼個破理由,金在中居然跟他提出了分手。

那一巴掌下去,金在中眼睛立馬就紅了,踹了鄭允浩一腳,轉身就跑了,鄭允浩站在原地不知道該做些什麼。

許久,路景過來扯了扯鄭允浩的胳膊,「允浩哥,那飯‥‥」話還沒說完就讓鄭允浩給扔車上去了,「飯什麼飯,直接喝酒去。」既然金在中認定他有了外遇了,那他就外遇一次給他看看。

 

 

 

 

 

 

 

 

 

 

 

 

第二十六章

人鄭允浩完全不管身後那小粉絲是餓著還是冷著的,直接給人帶酒吧去了,即使現在時間還早人家酒吧還不營業,但是,碰到鄭少這種經常流連於類似場所的大單子,怎麼說也要給人幾分薄面。

看著鄭允浩抓著酒瓶子那兩眼發紅又不要命的樣子,路景是給嚇著了,怯怯的抓著鄭允浩的袖子問,「允浩哥,咱先吃飯不行嗎?」

鄭允浩懶得看他一眼,只是說,「要吃自己吃去,你要留下的話,就乖乖陪我喝酒。」

那孩子當然不會傻到一聽這話就走了,他可是打了賭好不容易才能跟鄭允浩有單獨相處的這麼一小段時間的,浪費了,以後就什麼機會都沒有了,何況現在,鄭允浩心情不好,心情不好的男人是最容易出軌的了。

 

金在中走的時候連車都沒要,坐著公車在城裡繞了一圈,公車正好路過城南,金在中下了車,給自己買了個奶油蛋糕,他現在也算是有錢人了,一個奶油蛋糕,自己都捨得給自己買了。

拿著奶油蛋糕去了小超市,跟小超市的阿姨要了把小凳子坐在樓下,天已經黑了,他就坐在樓下仰望著三樓的那間房子,那間充滿了淚水和歡笑的屋子,那間承載著他和鄭允浩堅定不移的愛情的屋子,現在已經有人搬進去住了,黑了天,還是和以前一樣的橙黃色燈光,他們走的時候,連電腦都留給人家了,還有那台鄭允浩怕他熱著給買的風扇。

金在中就這麼看著,一口一口的給自己嘴裡塞蛋糕,蛋糕吃完了,他就上小超市裡開了兩大瓶啤酒,一個人坐在小板凳上喝,喝酒的時候腦子裡一片空白,他什麼都沒有想,他知道鄭允浩愛玩,但至少跟他在一起之後鄭允浩不會玩的過火。

這一次,不知道是誰的錯,或許是太過在乎了,或許是太過依賴,他只有一個鄭允浩了,他爸到現在還沒認他,所以才會讓人覺得他是那麼小心眼一個人,他和鄭允浩風風雨雨的走過來,他受不了鄭允浩對他的隱瞞,或者說即將到來的背叛。

一想到如果自己和鄭允浩就這麼分開了,金在中是無助的,無助的感覺從身體裡的每個細胞裡竄出來,他覺得自己空了,他害怕,他本來就是一個膽小的人,但是為了鄭允浩他變得勇敢,他就是一隻蝸牛,為了鄭允浩他把自己的殼都給卸了,如果鄭允浩走了,他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就算縮成了一團,也沒有個遮風擋雨的地方了。

 

鄭允浩這邊酒精剛剛上腦,老爺子電話就打過來了,都這個點了,他回到家,都沒見到他那可愛的兒媳婦乖巧的給他端茶倒水,問了阿姨也說兩人都沒回來,打電話給金在中也是關機,這才想著打電話給鄭允浩。

鄭允浩這邊現在正是熱鬧的時候,音樂聲震耳欲聾,哪聽得見老爺子說的什麼,糊裡糊塗應付了幾句就把電話給掛了,看著身邊拘謹的路景,鄭允浩拿一瓶酒遞給他,因為些許醉意而瞇著眼睛,「你就這麼稀罕我啊?」

小粉絲激動的點點頭,都跟人坐在這幾個小時了,那個人終於從酒堆裡抬起頭看他了。

鄭允浩示意他喝酒,然後問他,「我是別人的人了,你知道嗎?」

小粉絲一邊往嘴裡灌酒一邊點頭,鄭允浩笑,「你知道你還稀罕我?」

小粉絲看著他,眼神裡有些不解,鄭允浩接著問,「你覺得你比他好嗎?」

小粉絲點頭,放下酒瓶子,「我沒那麼小心眼。」

鄭允浩還是笑,「你知道為什麼小心眼嗎?」喝了一口酒,「因為在乎我。」

小粉絲說,「我也在乎你。」

鄭允浩往後一靠,把自己扔進沙發裡,「得了吧,你他媽喜歡我什麼啊?老子就是一副民工樣的時候他也沒嫌棄過我呢。」

小粉絲看著他,「允浩哥你開玩笑吧?」一個堂堂的大少爺怎麼會是民工樣。

「我像是開玩笑的樣子嗎?」扯扯自己的衣服,「老子把這身衣服脫了,把那輛車扔了,我就是一個普通人,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人。」

「可是我喜歡你。」就這麼急切的表白了。

「喜歡我,喜歡我的錢?還是喜歡我的人,還是,喜歡的連命都可以不要?」

「我就是喜歡你。」

「得了吧,充其量你看上的就是我這身臭皮囊。」灌了一大口酒,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說給人聽,「你跟他比不了,這輩子,跟我這兒,誰都比不了他,他就是再小心眼,那也是我心尖上的肉。」

小粉絲看著他,一臉的認真,「我能比他好。」

鄭允浩坐直了身子,「是,你是比他好,但是在我這兒,你比不了。」然後摸摸小粉絲的腦袋,「咱們學校的金主多了去了,甭在我身上浪費時間。」

鄭允浩沒想到,小粉絲就著他的手,湊過腦袋就往鄭允浩臉上親,鄭允浩一把推開他,一巴掌搧過去,紅著眼睛,吼,「滾!以後別來招惹我,你以為你算得了什麼,你在我這裡屁都不是,賣你三分面你還得寸進尺了?」

小粉絲給嚇著了,一隻手捂著臉,「允,允浩哥。」

鄭允浩點了一根菸,冷笑著看他,「你要我說第二遍?」

小粉絲提著包灰溜溜的走了,剩下鄭允浩一個人坐在那裡,想著金在中,想著金在中剛才說的話,如果,不在乎,誰都不會因為一個陌生人,一件芝麻大的小事說出那些口不擇言的話。

 

金在中就就著那棵小板凳在那樓下一直坐到小超市關了門,風吹過來,剛才喝過的酒像是沒喝過一樣,想著鄭允浩怎麼還不給自己來電話,難道真跟人跑了,他相信鄭允浩做不出那種事,就是借他一百個膽也是這樣。

掏出電話才發現電話沒電了,很多事情,靜靜的待一會兒,就全都想通了,其實自己也不應該那麼鬧,當時就是看鄭允浩當著自己的面明目張膽的帶個人,心裡氣不過,其實其中的原因他又不是不知道,如果這麼一丁點小事就能抹殺了他心裡鄭允浩那麼多的好的話,那麼他們的感情就真的一文不值了。

這麼想著,金在中倒是覺得,即使鄭允浩說了再怎麼過分的話也是在乎自己的,時間不早了,他再不回去的話鄭允浩該滿世界找人了。

 

鄭允浩和金在中是同時到家的,鄭允浩剛剛把車子放進車庫,金在中剛剛進家門,兩人站在門口互相看了一眼,一句話沒說,金在中掏出鑰匙開門,鄭允浩一把就把他摟住了,金在中掙了掙,「一股酒臭味。」

鄭允浩把他摟得越發緊了,「就你最香。」

金在中安安靜靜待在他懷裡,「以後喝了酒就不要開車了,不安全。」

鄭允浩嗯了一聲,把頭埋進金在中的頭髮裡,「我們以後不要吵架了。」

「你不犯渾,我能跟你吵嗎?」

鄭允浩賴皮,「你不是老罵我混蛋嘛。我不渾,怎麼蛋啊?」

「就你會貧。」金在中抬手給他腦袋一下,鄭允浩借著酒意裝較弱,哎喲一聲,「別打了,你再打,我就跟你一樣傻了。」

「我可不是傻嗎?都跟你吵架了,還自己跑回家來。」

「那是因為你離不開我。」

「知道我離不開你,就別老做些混蛋事。」

「嗯。」鄭允浩答應著,「我以後,就對你一個人耍流氓。」

金在中罵他不正經,鄭允浩笑,「我就這麼一個人,你愛都愛了,還能怎麼樣?」

金在中也跟著笑,笑著在鄭允浩臉上親一大口,是啊,愛都愛了,還能怎麼樣?

 

兩人正濃情蜜意呢,大門打開了,鄭老爺子站在門口,「你倆是進來不進來了?」他老頭子容易嗎?這大半夜的,還得在門後面偷聽。

金在中臉一紅,立馬從鄭允浩懷裡掙開來,叫了一聲爸,換了鞋飛快的往樓上跑,鄭允浩倒是神情自若,慢條斯理的換了鞋,慢悠悠的上了樓,老頭子看著已經空了的樓梯,搖搖頭,「愛都愛了,還能怎麼樣?」

 

 

 

 

 

 

 

 

 

 

 

第二十七章

李賢宇家小姑娘開始聽什麼學什麼的時候他們都畢業了,只有鄭允浩還隻身一人待在校園裡,為此感到非常無奈,金在中面試成功,過了三個月的實習期之後正式成為老爺子手下的一名員工,鄭允浩在通過老爺子的關係穩坐上了總經理之後,也正式成為了金在中是上司,為此金在中還有一段時間天天叫他總經理,就連做那事的時候也是一樣。

總算畢業了,兩人開始攢錢,不用貼補家用讓兩人的錢攢的極快,但是在他們存摺上的數位瘋漲的時候房價也在瘋漲,所以那個夢,對於他倆來說還挺遙遠。

 

李賢宇一家要去旅行了,就著李賢宇和宋琳星提前的蜜月旅行,兩家人約好了去同一個地方,至於孩子嘛,帶在身邊也不能玩的盡興,大晚上的就給兩個乾爹送來了。

送來的時候李賢宇還樂顛顛的,到了領回去的時候臉色就變了,孩子正是學說話的時候,跟了這兩人小半月,就學會兩句話,嘴裡時不時冒出一句,「臭流氓。」再不就是「不要臉。」

這話是誰經常說的大家心知肚明,聽到孩子嘴裡蹦出這些話的時候金在中就臉紅了,腦袋埋在鄭允浩懷裡遲遲不出來。

 

金在中第一個月工資才拿到手,就跑去商場給鄭老爺子買了件灰色的針織開衫,每天看老爺子穿的正裝,那麼大年紀人身材還是好的沒話說,這真是讓鄭允浩撿了個大便宜給遺傳到位了,希望鄭允浩到老爺子這個年紀的時候也還能像他爸一樣有這麼好的身材。

金在中買了菜回家,跟阿姨一起弄了一桌子菜,就等著鄭允浩下班和老爺子一起回來。

門鈴響了,金在中立馬屁顛顛跑去開門,果不其然,老爺子真是跟鄭允浩一起回來的,金在中看老爺子進門了,連忙把裝衣服的紙袋子送過去,「爸,您先試試這衣服再吃飯吧。」

老爺子一看,眼前一亮,「給我買的禮物?」

金在中點點頭,老爺子這回可高興了,他養了鄭允浩這麼多年都沒收過一份禮物呢,現在不年不節的,又不是自己生日,就能拿到一份禮物,別提多開心了,朝後面跟進來的鄭允浩晃晃手裡的袋子,「我穿上讓你們看看。」

鄭允浩一看,立馬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你給我爸買禮物啦?」

「嗯,我今天領工資了。」金在中幫他把外套脫下來。

「那我禮物呢?」不高興。

「為啥要給你買禮物啊?」

「那你為啥給老頭子買啊?」

「那不是我領工資了嘛,給爸買件衣衫。」

「你怎麼不想也給我買一件呢?」

「你做什麼了就要我給你買禮物?」

「老頭子有做什麼嗎?」這偏心偏的也太嚴重了吧。

「我爸那麼疼我,我給買件衣服你都吃醋啊?」然後摸摸鄭允浩的腦袋,「下次給你買行了吧?我今天可沒虧待你,給你弄一桌子菜呢。」

鄭允浩還是不高興,金在中看看四下沒人,捧著鄭允浩的臉大大的親了一口,笑嘻嘻的摸著他的臉,「這下你該高興了吧?我這個禮物可是只有你一個人才有的。」

鄭允浩這才笑起來,「這還行。」

 

老爺子換好衣服出來了,金在中眼前一亮,這怎麼看也不像快五十的人啊,鄭允浩也嚇著了,天天看老爺子板著張臉穿著正裝,今天休閒一把,他發現,原來老爺子年輕時候有幾分姿色真不是吹的,現在也不賴。

老爺子一臉自信,「怎麼樣?老頭子帥吧?」

金在中拍馬屁,「爸,您年輕時候當模特的吧?」

鄭允浩在旁邊不屑,「湊合吧。」

老頭子這回開心了,雖然知道鄭允浩嘴欠,但是這次說的話也沒覺得多難聽,一高興,從酒架上拿了一瓶82年的拉菲遞給鄭允浩,「兒子,看了,咱爺仨今天喝點好的。」

鄭允浩笑,感情金在中今天賺大發了,一件衣衫換一瓶拉菲,他也跟著沾沾光。

 

 

 

在一個家裡相處久了,金在中發現的東西倒是挺多的,比如說,李董事長經常過來串門,而且都是隻身一人來的,休息天的時候李董事長和鄭老爺子能在書房裡待上一整個下午,老爺子心情好的時候還會親自動手做頓飯慰勞慰勞他們兩個小員工,當然,還有隻身一人的李董事長。

金在中不是不知道他們兩家關係好,可就是再好,也不能兩天休息天,天天來串門吧,而且還是個個星期都這樣,這個問題問到鄭允浩的時候,鄭允浩也說不知道,打從他出生開始兩家就住在一個院裡,至於以前發生過什麼,他就不知道了,不過自從換了大房子,兩家關係就沒有以前那麼親了,倒是他爸和李董事長還有他和李賢宇一直沒變過,以前李賢宇他媽偶爾還會過來走走,但是自從他媽去世之後就沒來過了。

今天鄭允浩沒課,早上上班的時候就沒讓金在中開車,不過金在中倒是提前了一站地下得車,儘管鄭允浩覺得沒有必要這麼刻意的避開某些東西,但是金在中還是做了,他可不想一進門大家都圍著他問和總經理是什麼關係。

要知道,在他們銷售部的眾多美女眼裡,鄭總經理可是理想型人物,再說了,要是真讓他解釋和鄭允浩的關係,他也不能說實話啊,要是不說實話,以他那個小腦袋瓜,就想不出更好的詞來了。

下班回家的時候,他是避開了眾人悄悄跑去的地下停車場,然後和鄭允浩一起回家,鄭允浩今天不知道高興什麼,一路上都哼著曲兒,這讓金在中也好奇起來,一直問,但是鄭允浩這人就是欠扁,明明最後還是要說的也要賣關子,最後快到家了,鄭允浩也沒告訴金在中他高興什麼。

 

一直到了家門口,鄭允浩從西裝口袋裡拿出一本存摺遞給金在中,金在中有些不明所以,打開一看,上面的數字讓他立馬裂開了嘴,「這真是咱的錢?」

「當然,存摺你拿著,卡放我那兒。」他倆辛辛苦苦存的錢,今天終於突破一個數了,後邊多加了一個零。

「鄭允浩,謝謝。」高興的摟住鄭允浩。

鄭允浩順勢把金在中抱起來,一圈又一圈的瞎轉,「咱倆的夢,就快要實現了,下一次,我給你的,就不是一張存摺,而是一份合同了。」

「我太高興了,怎麼辦,鄭允浩,我高興死了。」這真是給高興的,金在中在外面那麼矜持一人,都跟鄭允浩摟摟抱抱了。

兩人都被高興的沒腦子了,都忘了這是在家門口了,直到老爺子從李董事長的車上下來,咳嗽了兩聲,金在中才往鄭允浩身上下來,「爸,叔。」立馬變得規規矩矩。

「叔,有事啊?」這是鄭允浩問的。

「你李叔就上咱家吃頓飯。」老爺子有些尷尬,身後這個人是在路上偶遇了硬是要跑到他家蹭飯來的。

倒是鄭老爺子身後的李董事長,完全把這當自己家了,晃晃手裡的袋子,繞過鄭老爺子搭上鄭允浩的肩,「叔今天可是帶了好酒來的,咱們好好喝一頓。」

鄭允浩是隻大酒蟲,金在中這回可看出來了,一聽到酒字,就把剛才的疑問全忘了,跟著李董事長就走了,金在中看了一眼鄭老爺子,剛準備進門,就讓鄭老爺子給拉住了,老爺子遞給他一個信封,「快過年了,回去看看你爸媽。」

金在中看著他,「爸‥‥」

老爺子拍拍他的肩,「帶鄭允浩一起回去,老爺子我就是再有錢有勢的,也不能白白要了人家一個兒子啊。」

金在中拿著信封,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說,倒是老爺子一把搭上他的肩,「走,進去吃飯,沒聽你李叔說帶好酒了嗎,咱們再不進去,怕是再好的酒也只能聞聞餘味了。」

上一次回家,那已經是將近兩年前的事情了,金在中也不知道他爸現在是個什麼樣的態度,就這樣貿然的帶鄭允浩回去,會不會被趕出來著他不知道,但是鄭允浩他爸給他錢的意思他知道,這麼多年了,他都沒在家裡過過年,老爺子的意思就是讓他今年帶鄭允浩回去。

 

金在中想來想去,最終還是給家裡打了電話,正好是他爸接的,一聽到那熟悉的聲音,眼眶不知道怎麼的就濕了,「爹,我是九兒。」

「啥事?」兒子這麼久沒來電話了,這突然打電話來肯定有事。

「今年我想回家過節。」頓了頓,「還有鄭允浩。」

這回金在中他爹倒是好說話,「嗯,回來吧,想回來就回來。」電話那頭好久沒有聲音,金在中他爹想了想又說,「你都執意跟人家跑了,我和你娘再反對也沒用,但是,你倆就是不結婚,我也不能白白把兒子送給他,最起碼,該有的禮數你得讓他給我辦全了。」

幸福來得太突然,金在中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說,對著電話就開始哭,他爹在那頭聽不下去,安慰了幾句,最後說,「你記著,回來的時候說一聲,我跟你娘好把鞭炮給掛上。」

金在中知道其中的意思,他們農村有這樣的習俗,姑爺進門的時候是興放炮的,而且嫁姑娘也有一堆東西要準備,就算他不是姑娘,但是,就像他爹說的那樣,該有的禮數,還是要有的。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