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看著金在中他爸被推出來了,醫生也說手術成功了,鄭允浩看了看時間,就拉著金在中出來給大家買飯,這時候,金在中終於找到機會問問鄭允浩的腿是怎麼回事了,都兩天了還這樣,「你腿怎麼弄的?」

「我腿沒事啊。」鄭允浩在心裡罵,平時也沒見你小子眼睛這麼利索。

「你站住,我看看。」一把拉住鄭允浩,鄭允浩連忙往後退,「真沒事。」

「沒事你躲什麼?讓我看看你能少塊肉啊?」不管鄭允浩願不願意,直接把他的褲管給撩開了,一直撩到膝蓋的地方金在中才看見,幾乎整個膝蓋都是青紫的,就這樣金在中也不放過他,立馬撩開另一邊,另一邊也是一樣,金在中的臉色立馬變得不好看起來,「怎麼弄的。」

鄭允浩這回躲不過了,磕磕巴巴的說,「就,就不小心碰的。」

「你這麼大一人還能給碰成這樣可真不容易啊。」站起來與鄭允浩對視著,一臉嚴肅,「你給我說實話。」

見鄭允浩彆扭了半天也不說話,金在中怎麼想也覺得不對勁,不過想起前天早上發生的事,對於鄭允浩膝蓋上的傷也大概猜到發生了什麼,「你是不是也給你爸跪下了?」

鄭允浩還是不回答,伸手拉了他就想往前走,金在中脾氣上來了,甩開鄭允浩的手,立馬把鄭允浩拉著站定了,拉下臉說,「是不是?」

鄭允浩想,金在中也不傻嘛,這回是真瞞不住了,只好點點頭,沒想到金在中上來就是一巴掌,鄭允浩詫異的看著金在中,金在中紅著一雙眼睛,「你堂堂一少爺你憑什麼給人下跪?你那麼驕傲一個人,你憑什麼為了給誰都跪?」

鄭允浩被金在中惡狠狠的樣子給嚇到了,輕輕叫了一聲,「在中‥‥」

金在中看著他,眼淚立馬就下來了,最後捂著眼睛蹲下去,「你那麼驕傲一個人,你為了我,到底吃了多少苦啊?我愛你怎麼了?你愛我怎麼了?你憑什麼要為了去吃苦啊?我有多大的能耐啊,讓你為我這樣‥‥」

鄭允浩愣在原地不動了,他從來沒想過,金在中會有這麼細膩的心思,他一直以為,有愛就好了,無論誰為誰付出都是一樣的,沒想到金在中會一直記著這些。

 

另外一邊,醫院大門外的馬路上,鄭老爺子坐在李董事長的車裡看著兩個人。

打從鄭允浩拿了錢從家裡出來的時候他就跟過來了,沒想到會在飛機上碰到李董事長,李董事長是到這邊分公司來視察的,剛好碰上了,也就陪著他過來了。

孩子那樣,做大人的看著也心酸,因為隔得太遠,所以聽不到他們在說什麼,只看到金在中打了鄭允浩一巴掌之後就蹲在地上不動了,他不知道金在中是怎麼想的,他的兒子,都做到那份上了,還要他怎麼,自己的兒子,養這麼大,自己都捨不得碰一下,怎麼就讓人這麼平白無故給打一巴掌。

剛剛要準備下車,就被旁邊的李董事長給拉住了,他回頭看他,李董事長說,「冷靜些,事情還沒弄清楚呢。」然後方向盤打了一個轉,車子停在兩人面前,鄭允浩看到來人很是驚訝,李董事長說,「找個地方吃頓飯吧。」

鄭允浩把金在中從地上拉了起來,拉著他上了車,金在中臉上還掛著淚痕,用袖子胡亂擦了擦,向兩人問了好。在附近的速食店叫了外賣,跟著兩位老人去了附近的酒樓。

 

中午吃飯的人不多,四人要了個小包廂坐下,鄭允浩問,「爸,您怎麼來了?」

老爺子沒搭理他,只是在李董事長耳邊說了幾句,李董事長站起來,就帶著鄭允浩出去了。金在中一個人面對著鄭老爺子,心裡有些害怕,完全沒有當初要帶著鄭允浩離家出走的氣勢,鄭老爺子問了和金在中他媽當時問的同一個問題,「他對你好嗎?」

金在中點點頭,一模一樣的回答,「好。」

「他對你是太好!好到連他老子是誰都忘了!」說到這裡,老爺子是一肚子的氣沒地撒。

金在中低著頭,讓人看不到他的表情,他說,「叔叔,對不起。」

老爺子沒在意他的話,接著說,「我養了二十年的兒子,沒有問過一句爸,你好嗎?就連我住院的時候也在外面花天酒地的沒心沒肺的兒子,為了你,為了你爸,他給我跪下來,他給我跪了一整天,就為了讓我借錢給他給你爸做手術,我自己的兒子,我都還沒見過他長的孝心,他倒先孝敬起別人的老子來了。」

金在中坐在一旁聽著,沒敢搭話,也不知道現在這樣的氣氛之下他能夠說些什麼。

老爺子看著金在中,其實這孩子挺好的,至少比鄭允浩懂事,但是嘴上還是依舊用嚴厲的語氣說著,「我的兒子,連自己衣服都不洗的孩子,為了你,他能去工地打工,能給人低聲下氣,連自己女朋友都很少載的人,能去給人當司機,連一碗硬一點飯都不吃的孩子,能跟你一起吃鹹菜饅頭,你告訴我,告訴我你是怎麼讓他做到這些的?你告訴我,你是有什麼能耐能讓他連我,連家都不要了跟著你出去吃苦?然後你再告訴我,對你這麼好的人,你是怎麼忍心在他的臉上甩一巴掌?」

聽完這話金在中一震,抬起頭睜大了眼睛看著鄭老爺子,他沒想到鄭老爺子居然會看到剛剛那一幕,他以為,他只是恰巧路過,心裡一急,就把實話給抖出來了,「叔叔,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替他不值。」

這個回答顯然也嚇到了老爺子,那一巴掌,剛才在他的腦海裡飛速的閃過了很多理由,唯獨沒有想到是這樣,但是架子還是得端住,「你替他不值?是替他給我跪了不值,還是替他給我跪了才帶那麼點錢回去不值?」

金在中結結巴巴,「我,我沒那樣想。」然後順了順思緒,「叔叔您剛才說的我都知道,我替他不值,那就是因為打從跟我在一起,他就一直受著苦,嘴上總是跟我說著不要擔心有我在呢,其實他背後得受多少苦我都知道,我是誰啊,我算什麼啊,能讓他為了我這樣?」這茬就不能提,一提,說話的聲音都變了。

這個回答,正好就是老爺子想要的,其實他早就想通了,兒孫自有兒孫福,就正如當初姜老頭跑到他這兒來告狀的時候跟他說的他兒子說的那樣,難道真的要用兒子一輩子的幸福去換自己一輩子的臉面嗎?以前,他錯過了的,不能再讓兒子也錯過了,既然眼前的這個孩子,能跟著鄭允浩一起吃苦,那又怎麼不能跟著他一起享福呢?

老爺子這回臉上是掛著笑的,只是金在中拉聳著一顆腦袋看不到,老爺子問他,「想跟鄭允浩在一起一輩子嗎?」

金在中如實回答,正如同當初他說那句“無論你救不救他,我都不會離開他,如果他死了,我就陪他一起死,如果他活著,我就陪他一起好好活著。”一樣的堅定。

老爺子問他,「能跟鄭允浩在一起一輩子嗎?」

金在中依舊低著頭,沒有看到老爺子臉上已經綻放開來的笑容,以為老爺子接下來的是嘲諷,所以說的多少有些炫耀的意思,「這輩子,我們誰都離不開誰了。」

老爺子臉上的笑綻放的越發明顯了,「回家吧。」

金在中這才抬起頭來看著老爺子,眼睛裡除了驚訝還能找到一絲喜悅,「叔,您說什麼?我沒聽清。」

「我說,帶著我兒子回家吧,你們倆誰都離不開誰了,你要是不回來,我那沒出息的兒子,還不是照樣跟你在外邊吃苦受累?」

第一次看見和顏悅色的老爺子,金在中都給嚇著了,沒想到,老爺子笑起來會這麼好看,以前真不應該想鄭允浩是不是真的是老爺子的兒子,跟鄭允浩在一起久了,難免有些東西會相互傳染,就比如說這種給點陽光就燦爛的性格,這回吧,一看鄭老爺子臉色變了,金在中本性也就露出來了,「叔叔,您說真的?」

「我一把年紀的人了,還能跟你們這些小年輕說假話啊?」拍拍金在中的肩,「誰讓我花了二十年時間養了個喜歡倒貼的倒楣兒子,我就是不認你,也得心疼我兒子吧?」

金在中還是不敢相信,又問了一遍,「叔,您真同意我和鄭允浩在一起啦?」

老爺子笑笑沒再搭話了,倒是打了個電話給李董事長,然後讓金在中去催外面服務員上菜。

金在中有些受寵若驚,就是到了最後,一餐飯吃完了還沒緩過勁兒來,直到送走了鄭老爺子和李董事長,金在中才自己捂著嘴笑起來,鄭允浩讓他給弄得鬱悶,怎麼剛才還愁眉苦臉呢,現在就喜見雲開了。

 

等金在中笑完了,衝著鄭允浩眨巴眨巴眼睛,「鄭允浩,我跟你說個事。」

鄭允浩讓他弄得更奇怪了,「什麼事啊你樂成這樣?我爸給你錢啦?」

「呸,我有那麼財迷嘛我?說正事說正事,你聽好了啊,咳咳。」湊到鄭允浩耳朵旁邊小聲說,「你爸剛才跟我說,讓我帶著他的倒楣兒子回家去。」

鄭允浩一臉的驚訝,「老頭子真這麼跟你說的?」

「那還有假,我是誰啊,我是你媳婦兒金在中。」

鄭允浩倒沒有金在中想的那麼激動,反而平靜了,拉著金在中的手往醫院走,一邊走一邊小聲嘀咕,「老爺子終於開竅了。」

金在中用手戳戳他,「你倒是給點反應啊,你不高興啊?從此我就是你們家的人了。」

鄭允浩讓他給逗的,「你嫁妝錢攢夠了嗎?就想進我們家的門了。」

「切,我還管嫁妝錢幹嘛,你爸都點頭答應了,以後我就是你們鄭家的媳婦了,快快快,叫聲鄭少奶奶來聽聽。」

「就這麼樂意把自己當女人啊?」

「不管,我是你媳婦兒,就得是你們鄭家的少奶奶。」

「得得得,鄭少奶奶,咱這就上去給岳父大人請安吧。」

 

回去的路上,鄭老爺子心情不錯,看著一旁開車的李董事長說,「多少年沒見過這種事了,難道這事還能遺傳?」說完自己就笑了。

 

 

 

 

 

 

 

 

 

 

 

 

第二十三章

金在中他爹是在手術後的第三天醒過來的,那時候金在中他娘去吃飯了,金在中守在床邊,鄭允浩坐在外邊的長椅上。

金在中他爹醒過來看見金在中的時候眼睛裡面立馬溢出了淚水,張口就罵,雖然聲音不大,但是金在中還是挺清楚了,他爹說,「你還知道回來給我送終呢。」

金在中受不了這些話,也看不慣他爹虛弱的躺在床上的樣子,平日裡他爹都是那麼生龍活虎一個人,現在躺在這病床上跟他說這些話,著實有些戳心窩子,金在中給他爹餵了水,「爹,咱不說這樣的話行嗎?你好好的,你會長命百歲。」

他爹不愛搭理他,把頭偏向一邊去不跟他講話了,金在中叫來了醫生,醫生檢查過後說手術很成功,術後恢復做得好的話不會留下多大的問題,金在中這才放了心,只是他爹一聽做了手術,醫生走了之後連忙問他,「我做手術了?」

金在中點點頭,他爹又接著問,「誰給出的錢?」在他們這一輩人的眼裡,做手術那是要花大價錢的,想想也知道他們家拿不出這麼多錢來。

金在中跟他爹說,「沒話多少錢,錢是咱家出的。」現在要是讓他爹知道做手術的錢是讓鄭允浩給出的,肯定什麼都不顧的鬧著要出院,想了想又說,「爹,你安心養病,家裡有我呢。」

他爹就不待見他說的這話,問他,「你和那個人斷乾淨了沒?」

金在中不想刺激他爹,只是含糊著說,「爹,你才剛醒,現在需要好好休息。」

他爹也不是傻子,怎麼會聽不懂這話,所以更加不待見他了,閉了眼睛,連他的樣子都不愛看了。

 

金在中是等到他娘回來才跟鄭允浩去吃飯的,臨走的時候交代他娘說,別把手術費的事告訴他爹,他娘應著,打了一盆水,擰了毛巾給老頭子擦臉。

吃飯的時候鄭允浩問他醫生怎麼說,金在中說醫生說沒事了,這下鄭允浩才跟他說,人家打電話來了,讓他沒事趕緊回去上班,小超市那邊人也說差不多該進貨了,讓他趕緊回去,鄭允浩跟金在中說,讓他多留幾日陪陪他爹娘,自己先回去,鄭允浩想著金在中會答應的,沒想到金在中跟他說,「咱們一起回去,醫生也說沒啥事了,再說我爹也不待見我。」醫院裡的錢,他們是交夠了的,現在也沒多少事忙了,再說這邊還有兩個姐姐在,他留在這,也是礙他爹的眼。

「傻子,生病的人都希望兒女在身邊,你爸就是再氣你也不能現在就趕你走啊。」現在終於理解那個時候他們家老爺子為什麼跟他發脾氣了,生病的人,有家人陪在身邊那總是好的。

「不了,我還是跟你一起走,我爹不愛見著我,我在這他也不能安心養病。」金在中就那點小心思,就想著他爹不待見他了,鄭允浩說的話一個字也沒聽進去。

鄭允浩跟他說,「你爸那是放不下面子,哪家的老人不希望見著自己孩子的,你待在他身邊他是打心眼裡高興呢,你現在走了,怕是會上了他的心。」拍拍金在中的肩,「你瞧,我爸那時候不也讓我滾嗎,現在還不是一樣讓你帶我回去。」

金在中這才有些動容,「我留下來,我爹真的會高興?」

「那當然,你是他兒子,他是你爸,誰家老子見到自己孩子還有不高興的?」

「那你先回去,我留幾日就回來。」

 

鄭允浩第二天一大早就走了,也沒跟金在中他們家裡人打一聲招呼,就讓金在中給帶了話。

到底還是讓金在中他爹知道了手術費的事,老爺子知道的時候也嚇著了,到底是女人,金在中他娘在一旁添油加醋,「我自個兒的姑娘姑爺都沒這份心。」雖然她是不同意的,但是那個孩子的舉動著實讓她感動了一把。

金在中覺得,這一次,他們或許已經把兩個老的給打動了,但是又看了看他爹的臉色,「娘,這事過了就過了,姐姐姐夫他們也是有難處的。」

他爹沒說啥,只是跟他說,「我也好了,你該回去就回去吧。」那天的事情他是沒在現場看著,只是老婆子跟他說,聽到那孩子跪著求他家老婆子接受錢給自己動手術的時候,他也感動了,他家三孩子,還沒有誰給他們跪過,那孩子的身份他自然也是知道的,沒想到,對他這麼一個外人也如此的上心。

金在中說,「爹,我放假呢,我待幾日再回去。」

金在中他爹也沒再趕他走,只是問他過得好不好,金在中說,他們從家裡出來後,鄭允浩去了工地打工,現在鄭允浩在開出租,去年他們在家樓下盤了一家小超市,他爹聽了,覺得金在中日過得不錯,至少那小子也沒苦了自己孩子,金在中說,鄭允浩他爸同意他們倆在一起了,讓他倆回家住。金在中他爹說你們的事你們自己看著辦。

 

金在中一直待到他爹出院才回去,回去的時候他娘給他裝了好多家鄉的土產。

等到他回去的時候,也差不多快過年了,鄭允浩他爸打電話來讓他倆回家過年,金在中就把他娘給他準備的土產給帶過去了。

第一次回鄭允浩的家,他肯定是緊張的,況且過年的時候鄭允浩家裡大人幾乎全部都在,即使鄭允浩他爸承認了他倆的關係,可是鄭允浩家還那麼一大群人呢,他要怎麼去面對啊?

 

 

 

 

 

 

 

 

 

 

 

第二十四章

大年三十一大早的,金在中就讓鄭允浩從被窩裡給揪出來了,昨晚上緊張的,一直到淩晨四點才睡著,就只睡了那麼幾個小時就被鄭允浩給揪出來了,金在中很是不滿意,掛在鄭允浩身上撒嬌,「讓我再睡三十分鐘行不行?」

鄭允浩一邊跟他說話一邊幫他穿衣服,「今天不是要上我家去嗎?」

金在中閉著眼睛讓他折騰,「我就睡三十分鐘能耽誤多少事啊?」

「你第一次上我家能空手去嗎?你不得給我爸帶點啥回去啊?」拉起金在中一隻胳膊往袖子裡塞。

「那你去買好了,買完你再叫我。」腦袋往鄭允浩肩上一搭,咂巴咂巴嘴,做好了呼呼大睡的準備。

鄭允浩把他的腦袋扶正了,「那是你心意還是我心意啊,趕緊起來,大過年的。」

金在中咕噥,「你心意不就是我心意了嗎?快去買吧,讓我睡覺。」

「嘿!你個小崽子。」鄭允浩一巴掌打在他屁股上,「你再不起來我可帶別人回家了啊。」

金在中還是不動,嘴角輕輕的笑著,「除了我,沒人愛搭理你,再說了,你帶別人回去,你爸同意嗎?」

鄭允浩逗他,「管他誰呢,先帶回去再說,沒準我爸能滿意呢。」

金在中啃他一臉口水,「你想的美,我好不容易熬出頭了,這麼好的機會,我能讓給別人嗎?」然後踢踢被子,「愣著幹嘛?還不快給我穿褲子啊?」

鄭允浩攤攤手,「我不會幫人穿褲子,只會幫人脫褲子。」

金在中踹他一腳,「臭流氓。」

 

這麼一鬧,瞌睡徹底醒了,金在中三兩下穿好了褲子,踩著拖鞋抓著頭髮洗漱去了。

鄭允浩把買來的油條拿出來,用小碗盛好了粥,自己先吃起來,金在中洗完了,從浴室裡竄出來,趴到鄭允浩的背上,鄭允浩拿了一根油條塞他嘴裡,「坐下來好好吃飯。」

金在中咬著油條咕噥,「你餵我不好啊?」

鄭允浩把他從身上拉下來,坐在自己身邊,「自己吃,這麼大個人了,還當自己是小孩兒呢。」

金在中點點頭,「嗯,跟你這裡,我一輩子都是小孩兒,一輩子讓你照顧我。」

「我可倒楣了,這輩子,怎麼就攤上你了。」

「攤上我你就偷著樂吧。」

 

吃完了早飯,兩人直奔超市,金在中不知道要給鄭老爺子買點啥,跟著鄭允浩兩人瞎逛,鄭允浩抱怨,「這過年過節的,到處都是人。」

金在中隨口搭話,「不是人還能是鬼不成?那不得把你嚇死。」

鄭允浩抬手給他一下,「趕緊想你要買什麼。」

金在中作出一副苦惱的樣子,「不知道,你說。」

「這年頭,不就煙和酒嗎?還能送啥。」

金在中白他一眼,「沒創意。」

「你有創意你說。」

「不知道。」

鄭允浩翻白眼,「那不就完了,趕緊的,拿兩瓶酒走人。」

就這麼的,兩個光有心意沒有創意的人,就光帶著兩瓶酒回家過年去了,不過鄭老爺子自然不會嫌棄他倆,孩子回來了,那就是最好的禮物了,其他的,那都管不著了。

 

金在中這人就是比鄭允浩懂事,即使人不熟也還是一口一個叔一個姨的叫著,給人端茶倒水,鄭允浩雖然這麼長時間不著家了,但一回家還是改不了的老毛病,逮著誰跟誰瞎貧。

他姑問他這幾年在外邊過得好不好?他說好著呢。他姑說他瘦了,他就把金在中招來,指著金在中,「我瘦了沒事,把他養胖了那才是正事。」

他姑這才好好打量金在中,早在年前她大哥打電話說今年鄭允浩要回家過年的時候她就知道她大哥承認這倆孩子了,剛才金在中給倒水的時候也沒看清,不過,這孩子確實比鄭允浩這混小子要懂事,「就當是自己家了,甭那麼拘束。」

鄭允浩在一旁插話,「本來就是自己家。」

他姑一巴掌拍他腦袋上,「沒大沒小。」

金在中站在一旁笑,鄭允浩他姑問他會打麻將不?金在中搖頭,他不好這口,倒是鄭允浩這好久沒摸牌了,聽到他姑這麼說,癮就上來了,招呼著他小叔和嬸嬸湊一桌,他姑罵他,「你就不學好吧。」

鄭允浩沒皮沒臉的笑,指指金在中「這不站了一個好的嗎?家裡有一個好的就成了。」

 

金在中不會打牌,就坐在一旁看著,阿姨在廚房裡忙,鄭老爺子還沒回來,金在中是個有眼力勁的小孩,看著大家的水快喝完了,趕緊拿過茶壺來添滿,鄭允浩叼著一根菸打趣,「姑,看見沒,多賢慧啊。」

他姑罵,「該你了,好好打牌。」

鄭老爺子回來的時候金在中正在廚房裡幫阿姨的忙,一進門看見兒子坐在那兒,金在中卻不在旁邊,立馬上去問,「金在中呢?」

鄭允浩沒見過他老爸這麼緊張的樣,就跟他爸那犯渾,「我給扔半道上了。」

他姑罵他不正經,然後指指廚房說,「那孩子在廚房幫忙呢,哪像咱們家這少爺啊,生下來就是好吃懶做的命。」

老爺子這才笑開來,問鄭允浩手氣好不好,鄭允浩說還行,老爺子看他們打了一局上樓換衣服去了,其實,只要兒子能回來,那就是再好不過的了,今天一開門,看見兒子坐在家裡,才覺得,這真正是個家了。

 

吃完了飯,老爺子把車鑰匙扔給鄭允浩,讓他換身衣裳帶著金在中上山放禮花去,剛好這個時候姜維打電話來約人,李賢宇今年回丈母娘家去過節,所以沒機會出來,雖然他和宋琳星兩人都想把孩子扔下了出去玩,可是孩子正是離不開人的時候,就讓宋琳星老媽抓著,兩人誰都走不了。

再一次坐上自家的車子,金在中感嘆還是自己家的車子好,鄭允浩說,「那是,這車老爺子肯定月月做足了保養。」

金在中問,「咱們真的要搬回來住啊?」

鄭允浩說,「隨你心意唄,你要是不想回來,咱們就搬回小公寓去,反正那裡一直空著。」

金在中想了想,「我還是覺得咱們現在的家好。」

「那就繼續住著唄,又沒人趕你走。」

「允浩,我看出來了,你爸今天是真的高興。」

鄭允浩耍貧嘴,「可不是嗎,誰讓我給帶回這麼一漂亮兒媳婦。」

「不是因為這個。」金在中偏頭看向窗外,「是因為你回家了。」

鄭允浩沒有再說話,只是伸出一隻手握住金在中的手,他知道,這隻手,只要他一直牽著不放,那麼這個人,就會一直陪他走到最後,關於回家這個問題,金在中說這句話的意思其實是讓他去決定這個問題,因為金在中說過,“有你的地方就是我的家”他呢,何嘗不是一樣。

和金在中一路走來,從始至終,金在中都是守在他身邊的那個,這樣的金在中,這樣的愛,讓他放手太難了,在愛情面前,他們選擇了面對,也終於得到了老爺子祝福的心,每每看到金在中笑的時候,他都覺得自己是個成功的男人,即使他還走在事業的路上,卻在愛情上得到了金在中所給予他都獎牌。

 

末了,把車子停到路邊,鄭允浩親親金在中的臉,「我們回家吧。」

金在中衝他點點頭,「我們一起回家。」

那天晚上的煙火很絢麗,就像是他們的愛情,他和姜維靠在車子上抽著菸,看著遠處綻放的煙火,還有在煙火的光芒照耀下的愛人的笑臉,如果愛情是一場戰爭的話,那麼他們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戰利品,那就是,兩個人在一起那顆堅定不變的心。

 

============================================

 

允在總算是苦盡甘來了是不?!呵呵~

不過今天的這一更有另外一個訊息透露了

親估們有看出來嗎?(菸)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