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搶救還需要一段時間,您過去坐下等好嗎?」護士對站在急救室門口發愣的允浩說。他才發現自己已經保持這個姿勢這麼久,僵硬地沖她點頭。

鄭允浩聯繫了俊秀,把在中和昌珉抱進車裡,去醫院半個小時的車程他只花了十幾分鐘,他喚了金在中一路,記憶中再也沒有這樣嚇人的安靜。相比之下,搶救室外沉寂的等待反而不是太難熬。俊秀對自己說「在中運氣從來都不算好,但命卻不壞。」他告訴自己,金在中每次都有化險為夷的本事,所以他等就是了‥‥

他不關心自己等了多久,不去想一同被送到醫院的昌珉,只是耐心的麻木的等待。

 

「允浩。」俊秀從急救室出來。連帶著允浩的心臟又緊張起來。

「他怎麼樣?」他猛地起身。

「多虧了你兒子,他一直折騰得很厲害,所以在中沒有昏迷太久。醒過來就算度過危險期。」俊秀做了一個安心的手勢。

醫務人員急步穿梭的聲音,病人家屬低語交談的聲音,冰冷的走廊裡瞬間恢復了生氣,允浩措手不及,「我兒子?」

「是啊,鄭允浩,你兒子。」俊秀在他肩膀上捶了一拳,笑,「是個非常厲害的小傢伙,也很堅強,像他爸爸。」

 

允浩陪在在中的加護病房裡,坐在病床對面,盯著醫療儀器上的紅線規律的一跳一跳。他忍不住俯身想摸摸他,看見在中身上插了那麼多管子伸出去的手竟開始發顫。於是收回手,低下頭,擋住眼睛。忽然淚下。

允浩守了在中整夜,第二天早上趴在他耳邊惡作劇的說:「在中,這麼晚了,你又賴床。」沒想到金在中就真的睜開眼睛,醒過來,用很迷糊的神情看著他。看得他眼眶又開始發熱,連忙伸手去按床頭的呼喚鈴,別過頭說,在中你沒事了,別緊張。不知道是誰在緊張。

趕過來的醫生自然是特意換了班的俊秀。「金在中,你這是走的什麼狗屎運。」看得出來俊秀很開心,他一興奮話就特別多特別不拘小節,什麼術語啊,醫師風度啊都不見了。

俊秀洋洋灑灑說了半天,允浩給他總結一下,大致是說,金在中底子不錯,他開的胰島素劑量本來就少,這次送醫很及時,寶寶非常有運氣,再觀察一天就可以轉到普通病房。真是太好了‥‥

 

 

******

三天之內,金在中都被允浩的那句「不許動!」震懾在病床上,悶得身上要長草。俊秀偶爾會躲到他房間裡偷懶,陪他總結大難不死的經驗心得。

教訓是防盜門裝了指紋鑒定還是不夠,木門的鑰匙隨身攜帶也不安全。改良措施想不出。收穫是鄭律師決心手上的案子一結就暫居二線,只接文書工作,回家專心盯人做預備爸爸。所謂有得必有失,有失必有得。

面臨喪失人身自主權的金在中輾轉反側,怎麼想都覺得自己是兩頭吃虧的那個。

允浩再沒有跟他提案子的後續,金在中把自己的證詞錄好也就不予過問,吵架講理討公道的事情就放心的交給專業人士去操心。他只是時不時的想起沈昌珉,雖然昌珉那天的舉動讓他現在還會手心發涼,會半夜裡忽然驚醒覺得後怕,可畢竟昌珉才是受傷害最深的人,他已經沒有媽媽了,可能馬上也要失去爸爸‥‥

 

一周後,在中從俊秀那裡挖到了昌珉病房的電話。

「‥‥小王八蛋,你敢掛我電話試試!」外強中乾,用來形容一邊打吊針一邊打電話講粗口的金在中實在是恰當不過。

「‥‥‥」昌珉沒有掛,也沒出聲。

「昌珉啊,哥現在不是好好的,你不要擔心也不用內疚,這事兒不怪你。」金在中放柔聲音開導他。

「‥‥我只是良心上受到譴責,和你沒關係。」昌珉嘆一口氣,用很平緩的語調說。

正在接受心理治療的沈昌珉,依然是理智到不可愛的小孩兒。

俊秀後來和有天說起這件事,笑得很海派:「可惜你沒在,我再沒見過金在中更加尷尬的樣子。」

在中後來頗為感慨的回憶:「讓人發現自己的寬容大度其實只是一廂情願的虛榮,真是一件殘忍的事情。」

 

一個月之後,金在中把劇本改了個大團圓的結局,女人身懷六甲改嫁到真心追求她的男僕家,男人和情人經歷了風雨又見了彩虹什麼的。氣得導演兩眼發直,有天拉著臉罵了兩聲又乖乖回去重拍。

俗套嗎?可他看著挺好啊!

 

 

*******

懷胎滿五個月,金在中的肚腹雖然沒有像一般孕婦那樣明顯的鼓起來,也已然微現,一點點弧度最是誘人。他剛剛被允浩從醫院接回家,身體又沒有了懷孕初期的種種不適,心情愉悅得很,於是決定親自下廚,慰勞慰勞寶寶也便宜一下允浩。他把燉煮好的小牛排拼排於盤中,淋上核桃沙司,滿意地上桌。允浩走到客廳的時候正好看到這樣的一幕。

「好香。」允浩深吸一口氣。

「出來的正是時候。」金在中對他說。

「看來晚上我有口福了。」允浩食指大動。

「花椰濃湯,焗生蠔,核桃椒烤小牛排,番茄沙拉‥‥可惜我現在不能喝酒,還要控制飲食有些都不能吃。」金在中擺出無可奈何的樣子,「難得我做西餐,你準備先試哪樣?」又挑挑眉毛自做主張的繼續說,「我幫你選好了。」大概是心裡不平衡吧,他使壞的直接用手撿了一隻生蠔,遞到允浩嘴邊,鮮美的生蠔,裹了滑膩的芝士,色澤乳黃,濃香四溢。

允浩絲毫不介意的張口迎過去,連帶金在中的手指一起含在嘴裡。

「唉——你也不嫌髒。」在中嗤嗤的笑起來,一點一點把手指抽出來。允浩一臉享受的細細品嘗,徐徐咽下,只覺唇齒留香。

「接下來,」金在中發現氣氛變得詭異起來,忙說,「還有‥‥」

「它們看起來棒極了,」允浩在他耳邊呵氣說,「不過,我一會兒再試好嗎?」他把手插進金在中不及脫下的圍裙裡,蓋在他肚子上緩緩地揉了一下,趁著他身子微微顫抖著要向後躲,低下頭‥‥

「唔‥‥」

只是親吻已足夠美好。

‥‥‥

 

接下來,允浩可以肯定他們會忘情的再做點什麼,如果沒有那通破壞氣氛的電話。

「允浩,我去接電話。」在中先推開他,心裡卻也有些可惜。

「允浩,是你媽媽。」在中接了電話愣一下,話筒遞給他。 鄭允浩很驚訝,父母有多久都不曾主動給自己打過電話了,大概從自己坦白愛上了同性的男人之後,聯繫漸漸疏遠很多,沒有斥駡,沒有逼迫哀求,只是多出一個雙方都刻意回避的話題。這幾年,一個人回家探望父母的時候,看到父母抱著妹妹給家裡添得外孫,寵都寵不夠的樣子,他也會難過。

「媽,是我,允浩。」

 

 

「我媽說要從老家過來住幾天——朋友的孩子調來這裡工作,她一起陪著送送,順便看看我‥‥們。」

「來看你就看你,我又不會吃醋,什麼看看“我們”。」在中不以為然地撇撇嘴,想,既不是血親,又已經有能力工作,何須要送,接著問他:「送來的是女孩子?」

「好像‥‥」允浩點頭。

「相親對象?」在中意會了一下。

「也許。」允浩咬著牙再點頭。

「我還以為伯父伯母大人已經對你的終身大事放任不理了。」原來之前只是迂回政策,現在物色好人選,就要曲線救國了。

「我也一度這麼認為‥‥」允浩有些煩惱的抓了一下頭髮,說,「寶貝兒,我不會讓她對我們產生任何影響的。」他舉起一隻手,「我保證。」

在中半笑不笑地盯著他看了半晌,才把他僵在半空的手拍下來,開口說:「信你了‥‥吃飯,吃飯。」

允浩鬆一口氣。

 

 

******

金在中找了件款式寬鬆布料又厚的衣服穿上,看起來就和五個月之前差不了太多。他和允浩對寶寶的事很有共識,實情要一步一步是試探著透露,總不好上來就嚇到鄭媽媽,況且現在還有一個相親物件在呢。

兩杯茶的功夫,在中已經開始讚嘆鄭媽媽眼光高明,領來的小姑娘乾淨不花哨,爽快不咋呼,手腳俐落,身材勻稱臀形豐滿——好生養,應該會是個不錯的媳婦。

鄭允浩倒沒怎麼注意那女孩子,他看著在中的表情就知道他又在想不可理喻的事情,不由擔心。

鄭媽媽拉著女孩兒的手,熱心的給允浩介紹:「她呀是婦產科的護士,以後就在XX醫院上班,離你這兒到近,半個小時就到了。」

金在中心裡樂起來,原來世界這麼小‥‥趕緊又打量了對方一遍:乾淨不花哨,爽快不咋呼,手腳俐落,語速不急不緩——有耐心,應該是個不錯的小護士。笑說:「伯母,這可巧了,我們有個朋友就在那裡當大夫的,大家以後一定常碰到。」

從始至終,允浩都心不在焉,鄭媽媽漸漸洩氣,話越說越少,倒是在中為了不冷場和那小姑娘一句一句慢慢的聊起來。

「‥‥真是看不出來,鄭大哥這麼個穩重的人‥‥」小姑娘笑嘻嘻地又偷望了允浩兩眼,金在中看得出來,她是真的挺喜歡鄭允浩,不然也不會願意孤身一人的留在陌生的城市工作,即使允浩對她這個童年玩伴的印象就只剩下——是母親朋友的孩子這樣可憐的一點點。

「還有更離譜的‥‥」金在中眉飛色舞的繼續跟她講允浩這幾年來幹的糗事,值得炫耀的事,很過分的事,連鄭媽媽都不知道的那些事。

說到那些開心的事情他會跟著得意自豪,說到不如意的事情就慢慢安靜下來。在中說「允浩啊」這幾個字的時候喜歡拖長了聲音,目光特別柔和,鄭媽媽聽著看著都有些心軟。‥‥‥

 

「那麼,我帶你們去客房。」看時間不早了,大家結束對話準備回房休息。允浩說著去幫忙拎行李。在中起身也想幫忙,被兩隻手攔下。

「我來吧。」允浩搶著說,一手拉起鄭媽媽的拖拉箱一手伸向那姑娘的箱子。

「不用,鄭大哥就提阿姨吧,我的自己來。」女孩子按著自己箱子說,「在中哥不要客氣了,我可不好意思讓懷孕的人幫著拎東西。」 她笑得很勉強,「我呀,本來想到來了鄭大哥身邊,起碼距離上不輸人好和你一爭高下‥‥結果好像一點希望都沒有,早知道這樣了才不跑過來,多傻啊。」

‥‥‥另外三個人聽得愣住。

「什麼懷孕?」鄭媽媽困惑的看著她。

「媽,有件事‥‥」允浩和在中交換一個眼神,果然還是瞞不住了,誰能想到母親領來的是個婦產科護士呢?

 

 

「‥‥大概就是這樣。」他解釋完,看見旁邊的在中不知道是緊張還是不好意思地低著頭,而鄭媽媽神情很是複雜。

「你們這也太胡鬧了,這麼大的人怎麼做事還這麼毛糙,這種大事都不和家裡商量一聲。」鄭媽媽沉默了良久,聲音乾巴巴的說。

「伯母‥‥」在中猶豫著該說點什麼好。

「‥‥你這孩子怎麼還叫伯母?」鄭媽媽嘆氣,她還是不知道該用什麼表情去面對金在中,還是不明白自己的兒子怎麼會喜歡上一個男人,也沒有做好就要成為奶奶的心理準備,她很激動,很矛盾,同時也很清楚的知道不能再一味回避。

‥‥‥

「媽。」他叫她。

 

最開心的莫過於允浩,一關上臥室門,他就把在中抱起來轉了一圈。

「哎,我可變重了。」在中笑眯眯地勾著他脖子說。

「現在不抱抱兒子,只怕生下來就要給我爸媽搶去寶貝了。」允浩不在乎的把他一直抱到床上,說,「你別看我媽媽笑都不笑一下,心裡可是不知道多樂呢。」

「要是我父母也這麼容易就能妥協了又多好。」在中說。

哪裡容易了,寶貝兒,你給他們添了一個孫子啊,鄭允浩無奈的想,下一刻又誇張地叫起來:「那也要你肯帶我去拜見一下岳父岳母大人才行!這麼多年,我連張照片都看過,你保密措施做得這麼好幹什麼?而且,我就真的這麼帶不出手?」

「去你的岳父岳母,」金在中笑倒在床上,「帶你回我家?我又不是瘋了。我爸要是知道我已經‥‥大概會抄起斧子把咱倆都剁了,給金家雪恥。」他翻過身看向天花板,又說:「我自己這幾個月大概都回不去了。」

「那我們以後怎麼辦?」允浩握住他的手問。

「看情況吧,」金在中皺起眉頭,「最壞也不過維持現狀。」

「我是說,你準備怎麼向他們解釋孩子的事情?」允浩把在中的手拉到嘴邊親一下。

「說是領養的。」在中瞪了他一眼,抽回手,眉頭倒也跟著舒展開,「讓你賺到了,寶寶就跟著你姓鄭。」他轉頭沖允浩笑笑:「你準備拿什麼獎勵我?」

允浩覺得這樣微笑著的金在中讓他心動又心疼。

他俯身摟緊在中,閉上眼睛,說:「只要‥‥你要,只要我有。」

在中告訴我,我怎樣才能讓你更快樂?

「真的?」金在中一翻身把允浩壓到床上,笑吟吟的問。

「當然‥‥寶貝兒,你先起來,小心兒子!」允浩覺得這個姿勢很詭異,又不敢去推開他,有點兒尷尬的說。

「為什麼要起來呢?」在中挑起眉毛說,「你說的,我要的‥‥你都給。」他挪動著自己的身體,讓自己和允浩貼的更近了些,小肚子正好摩擦著允浩的腹下——馬上感覺到擦槍走火的溫度。

「呐,你不會現在要對我做什麼流氓的事吧?」在中一臉無辜,比劃著自己圓滾滾的肚子。

「當然‥‥不會,」允浩苦笑著,呼吸急促「寶貝兒,你起來,我去沖水。」

「浴室太遠了——我可以幫你,讓我來‥‥」金在中的手不安份的捋著允浩的腰線探下去。

鄭允浩覺得心裡不好的預感越發強烈,顫聲問:「在中,你要做什麼?」

「Let me ‥‥make love to you.」金在中笑著小聲說,「別亂動,我會讓你舒服的。」

「等等‥‥」允浩按住在中扯著自己腰帶的手,叫出來。

「親愛的,」在中不贊同的搖搖頭,然後吻下去,用含糊不清的聲音說,「這個時候,你只要說,fuck yes‥」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