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已經預告了今天要放蕊大的文,蕊大,keiwin蕊兒,有段時間沒有看到她的作品,後來因為看文連到她的空間才發現她寫了不少文,只不過有不少都還沒寫完就是了。

蕊大最有名的作品堪稱是《侍郎》了,這部作品被很多人推薦過,稱得上是經典豆花文中的一部,不過說來慚愧,這部我至今尚未看完(汗),剛開始看豆花文時因為對古文有排斥,所以就算是很多人推薦也還是沒有看得欲望,後來慢慢的可以接受古文了,卻也沒有想過去看這一部(因為好看的文太多了,就一直被忽略),一直到看了今天要放的這篇《演技派》後才知道鼎鼎大名的《侍郎》就是蕊大的作品。日前終於點了《侍郎》來看,但先前就看說這部很虐人,所以就想先看看後面的人的留言(在無水看的),看到大家哀嚎一片,於是只看了兩章就沒再看下去了,也許等我哪天準備好了再來看吧~(是說…也不是第一次看虐文了,不知道自己在排斥什麼)

這部《演技派》其實在之前就已經跟作者要授權(就是我一個多月以前說要了好幾個授權都沒消息的那次),因為實在很想放這部,所以日前又去了蕊大的微博私信她,結果不到半個小時就回覆我說OK,蛤?!怎麼這麼容易就要到了,心裡雀喜的同時還有點不可置信事情如此的順利。後來再去她空間才看到『想轉文的只要註明作者即可無需私信』的留言,‥‥‥= =|||所以我是笨蛋確認無誤(蓋章)

《演技派》這篇前面幾章剛看的時候會以為就是一個面癱腹黑老總和一個金錢至上的明星的故事,事實上‥‥也是啦~~(喂),但文到中間會慢慢發現作者筆下的金在中有點不一樣,看似正常的外表下,說著痞痞的話,對著任何人都是笑臉迎人不得罪人的方式生活著,但實際上的他精神上卻有著很大的危機,在作者的帶領下慢慢的深入金在中的內心世界,有著駭人及可怖的故事及過往,造成現時今日的金在中整日都是靠著“演技”存活在這世上。

大綱:金在中在17歲因為家裡的變故變成了孤苦無依的一個人,而在這時遇到了在娛樂產業的大老闆鄭允浩,從此踏入了演藝圈。雖有著一付好面孔,但要演技沒演技,而且鄭老闆控制欲還不是一般的強,金在中光侍候老闆就夠他忙的了,知道兩人“奸情”始終不是兩廂情願的狀態,但現時現刻除了乖乖聽話只能走一步算一步。突然冒出來的舊情人是怎麼回事?鄭老闆對他的態度明明就是忘不了舊情還在嘴硬,心頭上那份煩燥、那份心痛又是怎麼回事?一定是“糖果”吃完的緣故,再去找那心裡醫生拿就好了,不過每次去見醫生總是要我不要再勉強自己笑了,我沒有勉強啊~~我是打從心底想笑啊~~~每天睜開眼慶幸自己還活著所以笑了,每回鄭老闆過度的“寵愛”自己乖乖的就不會感覺到疼痛所以笑了,每次看到舊情人故意在自己面前和鄭老闆親熱就想笑了‥‥笑了,就不會感覺疼了,所以要一直笑著啊‥‥金在中!

 

 

 

======================================================

 

 

要是把生活中那一套放在螢屏上,相信絕多數人都是演技派,可偏偏能把生活演成功的人,不一定能上螢幕,把演技放錯了位置,往往適得其反。或許你可以是任何人,但到頭來,你依舊誰都不是。——《演技派》

 

 

  

Chapter.1

這年頭都喜歡閃婚,本來沒多大的事,可一放到什麼公眾人物身上,就跟誰都有關係似的。看著新娘子一臉嬌羞地說出「是上帝的安排」這種讓人作嘔的話,金在中打了個哈欠,世紀婚禮吧,王子跟公主的結合吧,又一次放到現實讓世人羡慕嫉妒恨了,說白了就是一個有錢人跟另一個有錢人結婚之後,變成更加有錢的一家人而已,腆著臉替人高興,自己圖個什麼?

閃光燈多到差點亮瞎,是一雙璧人沒錯,男的帥女的美看著養眼,明天娛樂版面肯定被這倆佔去一大版面,新娘子前世肯定是鬱結而死的詩人,不然怎麼會說出那麼多山盟海誓的情話?

還真有人被感動到濕了,金在中還是覺得自己做好表情管理為妙。新郎新娘從相識到結婚不過就七天,七天夠做什麼?夠環遊世界?哪來那麼深的感情,像他這種天生缺少浪漫細胞的人,大概註定沒辦法理解那種天雷勾動地火,一觸即發不可收拾的強烈感情。

一對新人被主持人鬧過又讓逼吻示眾過,訪問完相遇相知到相許的心路歷程並且交換完戒指之後,婚宴又成了名人圈的交流派對。前面也說到,腆著臉替別人高興不知道圖個什麼,可金在中是那種高風亮節的人嗎?當然不,更何況今晚的新郎官是他的金主鄭允浩。

  

要說起姓鄭的,誰不知道他老子是盛宇娛樂的總裁,那可是當下最壟斷的娛樂王國,近幾年鄭老頭都不管事了,以後公司肯定也歸這麼一個兒子的,新娘子家的電影公司也是響噹噹的,這下一結婚,簡直是要逆天了。

所以秉著吃什麼都不能吃虧的做人準則,金在中裝出一副大方得體的模樣,走向被三五知己圍住的新郎官敬酒去了,理論上應該說“早生貴子”“天長地久”之類的話,但想來也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琢磨了一秒!就一秒之後,金在中只吐出了四個字,「新婚愉快!」

自問這笑容可以秒殺下至一歲上至八十歲的雌性,可金在中忘了他金主鄭允浩是個雄的,所以自然沒換來那些影視片裡面,那種帥氣的新郎官燦爛地微笑著,回敬說謝謝的美好畫面了。鄭允浩只敬了他一口香檳,別說有多冷淡,可金在中習慣了,假如突然哪天鄭允浩對他和顏悅色,估計他是離見閻王不遠了。

  

酒敬過了,總不會被怪說參加老闆的婚宴都不說句恭喜,給點面子人家,自己也好過,這剛要走呢,就有個人從不遠處走過來了,一邊說,「喲!這不是金影帝嗎!」

聽這人賤人愛的調侃就知道是哪個貧貨,金在中對他不依不饒的追隨早就見怪不怪。沒錯,金在中是個演員,而且是個花瓶,空長了一副好皮相,沒半點真材實料,圈裡人清楚。雖說觀眾不是瞎的,可粉絲是盲目的,管你有沒有演技,他們喜歡看你的,只要你出鏡那就肯定支持。所以說,金在中是個花瓶的同時,還是收視票房保證的良方。

剛從個不大不小的電影節上摘下了影帝的頭銜,報導可真是鋪天蓋地,當然了,這算爆冷好嗎!別說成功拿下了影帝,就連當初有份被提名都是黑馬了。既然是花瓶,問這頭銜是怎麼來的?當然不是說他演技進步了,要進早都進了,用得著等到出道快十年的今天?頭銜這種東西,去買就成,出錢的自然是他老闆鄭允浩,別說是影帝,你要當影后都沒問題!金在中自然是沒興趣當影后的,所以撈了個影帝過把癮。

「國際陳大導演?怎麼你都能來?」這話說的就跟“怎麼就你這貨色都有資格來”似的,大導演一臉菜色,金影帝還是很會做人的,這就補充了一句,「以為你忙著在英國拍著戲,我老闆還擔心你來不成了。」

鄭允浩沒在看他,可就他倆廝混這麼多年,金在中還看不出他不爽?肯定怪他杜撰了,「老闆你看!陳導演來了,你們好好聯絡聯絡感情,我就不妨礙了!」

 

話音都沒落下,金在中就閃得沒影了,說到他跟鄭允浩,當然不是表面上的主顧關係,這要追溯到十年前,當初十七歲不到的他,為生活所逼於是選擇了一個最隨手拿來的賺錢方法,賣身!管他插還是被插,反正賺錢快捷。

別說這不應該是大好青年的奮鬥目標,金在中向來沒什麼抱負,有錢就行,正好當時遇上了二十三歲的鄭允浩,兩人一“奸”如故了。要說那時候,鄭允浩也算是上過電視跟雜誌的有名富二代,金在中能不認識嗎?所以完事之後,鄭允浩要給他錢,他就做出了人生重要的一步決定!

那就是錢不要了!這是多麼難得的事,還好鄭允浩沒讓他失望,像預料中一樣問他想要什麼,金在中當下就說了一句,我要做明星。

好了,就這樣,明星當上了,憑著那不知道該說漂亮還是帥氣的長相,當仁不讓地成了活躍在螢屏上的超級新星,同時還有一個身份,就是被鄭允浩包養的小白臉,鄭允浩的外在條件沒話說,要錢有錢,要顏有顏,問題就在人品,除了跟面癱一樣不會笑,還有某些特別嗜好,心情好了讓你見見紅,心情不好了依舊讓你見見紅,真不是誰都受得住,除了金在中,誰會陪他玩命?

這才是名副其實的孽緣,不見得鄭允浩多喜歡他,只是剛好他是最玩得起的人,而他又正好借著鄭允浩去過夢寐以求好日子,何樂不為,這年頭,放感情的都傻逼,金在中不想當傻逼,覺得就這樣挺好。

就這樣,王子跟公主終成眷屬了,其實他連這倆什麼時候勾搭上的都不知道,就突然被鄭允浩告知說他要結婚了,作為被鄭允浩養了快十年,幾乎是原配地位的他,自然是很大方地說擺酒那天一定到,當時鄭允浩就跟他說,「所以明天早點到」,金在中忍不住我靠了一句,這速度趕上火箭了,真想問他兒子是不是後天要出世了。

 

有錢人都喜歡來度蜜月這套,鄭允浩跟他老婆自然也少不了,一個月之後,鄭老闆回來了,還是萬年不變的面癱樣,怎麼看都不像新婚燕爾的人。此時此刻,金影帝戴著墨鏡坐在鄭老闆的辦公室,手裡拿著報紙在看,別問他怎麼不摘墨鏡,這叫巨星風範!

「不就是明星陪酒,你說這些人是驚訝著出場費呢,還是怎麼著?比他媽紅杏出牆都震驚的鳥樣。」金在中看著報紙搖頭,鄭老闆在審核著劇本沒理他,這是金在中最近到手的新劇,初步是決定接,但最後要過鄭老闆這關。

別的藝人都是經紀人做最後決定,盛宇上下就除了一個金在中,接任何通告都需要鄭允浩過目,而且拍戲最當先要求不能有床戲裸露戲,最大尺度就是接吻,還好金在中是男的,不然這年頭女明星不露一下怎麼在這圈子混?

隨手把報紙扔一邊,起身走向鄭允浩的辦公桌前桌下,「你說我去陪的話,出場費能到多少?」

他是很認真地在問,可鄭老闆依舊沒甩他,「老闆,你以前怎麼不帶我出去?」

還是沒反應,這不是逼著人換話題嗎?金在中一聲長嘆,隨手又開了電視,打開的頻道正好在重播昨天晚上播出他的獨家專訪,螢幕中的那張臉,真是天生就混娛樂圈的料子,金在中最感謝老天給了他這麼一副皮囊,好讓他輕而易舉地混上好日子。

看了好一會,電視中接受採訪的人,用很溫柔的表情說著,「有時候會覺得,笑容快要掛不住了,可是想到愛我的人,我不想讓他們擔心,所以會更加努力地笑著。」

女主持人笑著說,「在中真的是個很溫柔的人呢,難怪這麼受歡迎,名副其實的大眾情人,我都快要被你俘虜了!」

他不知道那個是誰,肯定不會是金在中,金在中不會想這麼多,也沒有笑不出的時候,只要忘了自己做不到的事,就能把一切都做到。

做人真的不能想太多,想多了就煩,煩了就憂傷,憂傷了就……哎?哪裡不對勁,雷打不動的鄭老闆居然也在看著電視?

「這話誰教你的?」鄭允浩問。

「哪句?想當明星是為了要過好日子那句?」

「笑容快要掛不住的那句。」

「我身邊有那麼會說話的人?都是書上看來的。」

鄭允浩盯了他一下,金在中會看書,豬都會爬樹了。

為免夜長夢多,金在中索性關了電視,就說,「我前天去廟裡拜拜,算命的說我活不過二十八歲,算算日子也差不多的,問他說我怎麼死的,他媽的給我來句天機不可洩露,我幾時歸西都告訴我了,偏不肯說我怎樣死法,你說他多小氣?對了,他還說,我姻緣被狗吃了。」原話自然不是被狗吃了這麼俗氣,只是他這麼理解而已。

「我想想覺得不對,好像自從認識了你,我就沒來半點姻緣,敢情那條狗就是你啊。」

說完,只見鄭允浩的視線從劇本移到他臉上,金在中看的背脊一涼,就聽他老闆硬邦邦地說了句,「你可能是被我掐死的。」

「很有可能,你也不是沒掐過。」嗯,自作孽註定不可活,他說完就有點後悔了,鄭允浩站起身來抬起手,金在中下意識就想躲,誰知道鄭老闆只是把劇本給他。

他訝異了,「看完了?」

「大概過了一遍,有一場溫泉的戲,刪除的話就沒問題。」

靠啊,大概過了一遍還知道全劇需要露的就這一場溫泉戲,鄭允浩到底是不是人啊?「就泡個溫泉,沒多大問題吧?」

「我不能保證你拍著這場戲的時候是完好無缺的。」

鄭允浩這話,嚇人之餘還挺寫實,就他那變態癖好,這些年沒把人玩死算不容易了,金在中真是抹了一把熱淚,「好,我跟導演說。」

  

劇本的事情解決了,金在中自然全身而退,在公司大門碰見了一個人,猜是誰?居然是那位公主詩人鄭太太,說到這位小姐,其實是他的頭號鐵杆粉絲,這都是他不久前才知道的,可能因此,鄭太太特別自來熟,這下一見他,就上前挽著他手臂說找個地方坐下聊聊了,聊?鄭太太來公司不是應該直奔自己丈夫嗎?怎麼就主動要求跟別的男人坐下來聊聊?看來以後除了鄭老闆,他還得應酬鄭太太,悲劇了。

最後兩人只是到了公司的餐廳,金在中還是怕被狗仔隊拍了說跟鄭太太有苟且的,畢竟金影帝的形象向來很健康,才一坐下,鄭太太就開始說了,從頭到尾講了一大堆廢話,無非就是說她跟鄭允浩結婚一個月,鄭允浩居然連她小手沒碰過小嘴沒親過,更別說其他深入的事了,鄭太太覺得鄭允浩肯定有什麼秘密。

「他不可能不愛我的!我們認識了七天就結婚了,他怎麼會不愛我呢?」鄭太太快要急哭了的樣子。

「其實他心裡,一直有一個人‥‥」金在中說著,手還在攪拌著咖啡,鄭太太眼睛瞪地一下放亮了,可一眨眼功夫,金在中就用一副格外認真的表情說道,「我會告訴你說其實鄭允浩他不舉嗎?」

這前後兩句話牛頭不搭馬嘴,也不知有多少可信,但同樣讓鄭太太震驚到忘了把嘴巴合上,就在這時候,一道低沉的聲音說了句,「原來我不舉?」

金在中回頭一看,玩兒蛋了,那個傳說中不舉的鄭老闆居然出現了‥‥

  

 

  

第1頁|全文共3頁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