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2

如果你以為鄭老闆這個吻會纏綿很久,那就錯了,算死不超過五秒,金影帝才沒有覺得這蜻蜓點水一樣的吻很可惜哦,往屋裡看了看,哪裡還有駱先生的身影,再滿懷疑問地瞪著眼看鄭老闆。

「他進去了。」

如果是他看見別人在接吻,肯定也不會杵在那當觀眾,可這駱先生不是應該給點表示,衝上來揍鄭老闆一頓嗎?還是說,剛才已經拿手機拍下來準備發到八卦雜誌爆料了?完了完了,千年道行一朝喪‥‥不對,或許駱先生沒看見?金影帝指了指屋裡,又指了指自己雙眼。

「看見了,你確定他追你?」

金影帝這下搖頭了,拿出手機敲了幾下,〔來坑錢的也不一定。〕

鄭老闆皺眉,「你的錢還不都是我給的。」

〔是啦是啦,鄭老闆你養我很多年,什麼時候帶我領證去啊?〕

鄭老闆低頭笑了,就在轉身走回屋裡的那一秒,鄭老闆竟然會笑?就算只是很細微的嘴角幅度,還是差點把金影帝嚇尿了,眼前這貨是鄭老闆嗎?不會是什麼山野妖怪變的吧?得跟鄭太太說說,她身邊這男人肯定不是本尊!

  

晚飯吃完沒多久,就被鄭太太拉著大家到家庭影院看片子,放眼一看,全是金影帝主演的,電影,電視劇,上的綜藝節目娛樂新聞代言廣告,金影帝熱淚盈眶啊,恐怕連自家老闆都沒這麼關注他的動向,可‥‥當著他的面要播他的片子?不是很彆扭?

「哎,既然在中人在這裡,我們就先不看他的好了,雖然我是很想看啦,我們來看這個吧!」

知他者莫若鄭太太,金影帝挺欣慰,但這欣慰的感情沒持續多久,影片片頭一過,看著主演字幕,赫赫地出現“蕭逸”倆字,金影帝背脊有點僵,鄭老闆貌似跟蕭帥哥出了點問題,現在播這個真的好嗎?可鄭太太坐在旁邊很興奮的樣子,說,「這片子我還沒看呢!聽說蕭逸剛接了一部警匪片哦,他演臥底的,到時候媒體肯定拿你們倆作比較,在中我絕對支持你啊!」

能怎麼樣?難道跟鄭太太說“你別這樣,我真比不上蕭逸”嗎?就算說了,鄭太太也會當做他講客氣話,所以只能笑著點頭,正片開始了,鄭太太還在講,「世紀那邊下足本了,居然能找來傑克森‧斯爾圖導演,聽說他拍戲很挑演員哦,只要是實力不夠的,劇本再好他也不會接的,在中!要不我們下部戲也找傑克森‧斯爾圖?」

金影帝嚇死了,趕緊看著鄭老闆求救,鄭老闆瞥他一眼,就說,「他達不到傑克森的要求。」

金影帝瞬間就蔫了,出口必傷人絕對是鄭老闆的說話之道,可鄭太太不同意了,就說,「在中多好的演員啊!他不肯接的話絕對是他小心眼!算什麼大導演嘛!」

成了,搞半天鄭太太才是他的高端黑啊!這話說出去還得了?繼續看著片子,看人家蕭逸,多入戲,就算沒有臺詞,表情眼神全都是戲,他金在中怎麼比得上啊,鄭老闆雖然臉色不大和悅,但也看得目不轉睛,雖說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問題是他跟蕭大帥哥在資質就有先天差別,再看也不過是突顯了現實的巨大差異。

  

電影看了快一個小時,金影帝終於忍不住起身走了出去,最後在冰箱發現了啤酒,鄭老闆家居然有這麼平民的東西,太難得了,二話不說把易拉環拉開,正要喝呢,就被人把啤酒拿走了,「傷還沒好呢,別喝這些。」

這聲音不是駱先生?怎麼跟他一起出來了?人生苦短,凡事都那麼注意活著都沒意思,〔算命的說我短命,沒准這是我人生最後一瓶啤酒了,你就讓我喝吧?〕

駱先生的表情有點怪異,眼神中透露出疑惑,「小在,你真的變了好多。」

這話不是說過了嗎?

「你以前說話不是這樣的,而且做什麼事都那麼認真,現在怎麼‥‥」

一扯到從前就讓人無奈,要是認真給駱先生算舊帳,估計吃多少糖都補不回來,要求一個人活這麼多年都一成不變?誰能做到?虧就虧在他現在不能開口講話,有時候文字的表達遠遠沒有聲音來得淋漓盡致,既然不能徹底表達,金影帝乾脆就什麼都不說,伸手把啤酒搶過來,湊到嘴邊就想到,如果喝了這玩意,拖延了復原時間,到時候鄭老闆會怎麼招呼他?還是學乖點,順便借花獻佛拿給鄭老闆喝好了!

「小在!真的不能給我一次機會?」

金影帝覺得有點煩,把啤酒放一邊,〔敢不敢帶我到你爸面前,說你要跟我在一起?〕

駱先生遲疑了,一臉為難,「我爸他‥‥近兩年身體不好,現在還躺在醫院,我怕‥‥」

〔我盼著他升天呢。〕還真不用客氣了!

駱先生有點窘色,慌忙之中就說,「我看見了,剛才你跟鄭先生,在陽臺!」

還沒拿起啤酒要走,就聽到這麼句話,〔拍照了嗎?要賣給雜誌週刊嗎?整我不要緊,別把我老闆看成跟我一路貨色,他不好惹哦,祝你成功!〕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想知道,你真的喜歡他?」

金影帝覺得如果他剛含著一口酒,現在已經被嗆死了,怎麼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他是我老闆,這些年都靠他養著,我當然喜歡。〕

駱先生很著急的樣子,「他怎麼會真心對你?你剛才說的,總有一天我能做到!就當給我們彼此一個機會,你不能相信我嗎?」

〔用這麼真誠的臉對我說謊,你好像不是第一次了,不是不給你機會,你就當做是我不想給自己機會行吧?〕金影帝笑著把這句話給駱先生看,從他身邊越過,拍了拍他的肩膀,往家庭影院走。

「我不會放棄的。」

金影帝要打哈欠了,真的不能對這些人講客套話,好像當上演員之後,比較能分清一些真真假假,雖說也有點主觀意識,但八九不離十。難道要當著眾人的面對駱先生說那句“你很好,只是我不夠好”的狗血對白?也不合適啊,現在到底誰倒貼?要不順便利用一下駱先生,獨攬近期雜誌封面,給駱先生打個薄碼就說非圈內同性瘋狂追求金天王什麼的!也不行‥‥他最近不能出鏡啊,別人都以為他拍著電影呢!

  

想著,就回到鄭老闆旁邊,推門進來的時候,鄭老闆很明顯瞄了他一眼,就算這微型影院只有螢屏在發亮,也足夠讓他看清楚了,金影帝視力真的很好,坐下來第一件事是什麼?當然是賣乖!啤酒捧到鄭老闆面前,笑容可真摯了,鄭太太沒空管他們,因為電影而哭得快斷氣了,多愁善感的孩子啊!

鄭老闆果然不愛啤酒這種東西,接過就放一邊了,金影帝眼睜睜看著,那叫一個恨,駱先生很快也進來了,坐在鄭太太的旁邊的位子,座位之間隔得夠寬,鄭老闆這才湊到金影帝耳邊問,「跟他聊過?」

〔是他糾纏我!〕

「說了什麼?」

〔他說你不是好人,說你欺騙感情,不值得人託付終身。〕添油加醋的,金影帝笑著給鄭老闆看。

「我看你很高興的樣子。」

〔我絕對不是說他講得對的意思!〕

金影帝還是笑得燦爛,鄭老闆伸手摸他的後腦勺順著他的頭髮,逗貓似的,表情高深莫測!當然,這是金影帝的主觀意識而已。鄭老闆看出他說謊來了,金影帝掙脫開來,決定還是乖一點,〔我問他剛才拍陽臺的照片沒,他不肯告訴我!〕

「然後?」

〔還問我是不是喜歡你,你是我老闆啊,沒有鄭老闆哪有我金影帝?我來到這個世界上就是為了到你旗下公司當藝人啊,我怎麼能不喜歡你啊?〕

鄭老闆看不下去了,伸手拿走了他的手機,金影帝能不搶嗎,現在手機就是他的嘴巴啊,沒了怎麼行?可鄭老闆手長就是了不起,伸到另一邊,金影帝就搆不到了,又不能驚動鄭太太,這下人都快貼在鄭老闆身上了,「老闆快還我吧,不然我得講話了‥‥」

其實已經開口了,不過是用氣聲而已,金影帝以為自己的語氣足夠喚起鄭老闆所剩無幾的同情心,沒想到鄭老闆眼睛往他一看,手指捏著他下巴,稍微把頭壓下來,就堵住他的嘴巴,哎呦!就為了不讓人開口講話,鄭老闆膽子真大。

「啊!」鄭太太尖叫了一聲!

金影帝哪管那麼多,連忙推開鄭老闆坐好,眼睛往鄭太太那邊偷瞄一下,沒事,被劇情牽動了而已,女主角被車撞飛了,好悲壯,金影帝差點嚇出心臟病來了,鄭老闆怎麼能這麼淡定?

  

 

日子過得飛快,一眨眼,從他跟駱先生不怎麼愉快地重遇開始,已經過了一個多星期,駱先生每天鞍前馬後地服侍著,早上買了早餐侯在門外,晚上整理好房子再走,本來可以把人拒之門外,可不是心裡有鬼才不敢讓人進來未免顯得自己太小氣,再者想表達自己光明正大,金影帝沒有把人趕走,況且事到如今,真沒把駱先生看成什麼重要人物,讓他進屋也無所謂,其實還挺高興的,因為省了請幫傭的錢。

在娛樂新聞上才知道原來蕭逸前陣子就出國去了,跟國際大導演見面,這幾天才準備回國,敢情是跟鄭老闆吵了架才走的,否則鄭老闆應該暗中飛過去陪他。

第二天還沒睡醒就被電話吵醒了,鄭太太很趕時間地說,「在中你肯定起床了,現在過來公司啊,快點哦!」

一打開大門,果然駱先生又站在那了,〔送我去公司。〕

難得看金影帝這麼早起,還已經把衣服換好了,「急事?」

金影帝聳肩,鄭太太能有什麼急事?

  

沒錯,事實證明確實沒有。鄭太太把人喊到公司,連駱先生都不放走,最後上了公司頂樓,在那候著一直升飛機,鄭太太家的。有錢,真TMD了不起!連同鄭老闆鄭太太還有他跟駱先生,一起上了飛機,再一次把金影帝嚇尿了,天真可愛的鄭太太居然有飛機師執照,嘖嘖‥‥

以為飛去哪個島,沒想到在一艘遊輪上停了,金影帝不怎麼看電影,也沒怎麼接觸遊輪,只知道這艘似乎比泰坦尼克號都要華麗得多。

鄭太太勾著鄭老闆的手臂,很高興地對金影帝說,「這是UncleRaymon借我的遊輪,他們公司新一季短線旅遊主打,還沒開放過哦,我們是第一批客人呢!」

雖說是第一批吧,可船上的工作人員真不少,這種只有電視上才會播的富豪生活,現實中竟然真的會發生,金影帝本來以為這麼多年的拼搏自己已經算是有錢人了,可這下一比,弱爆了!

 

這一下飛機,節目就是吃,可金影帝還在忌口期間,所以白白恨得差點咬碎了一口牙,填飽了肚子,金影帝就補眠去了,第二天,被鄭太太叫醒,拉到泳池去,金影帝都要皺成高低眉了,鄭太太該不會是要他下水吧?

「曬曬太陽也好啊!別整天悶在屋子裡嘛!」

這是鄭太太的原話,然後下一秒,出來了十幾個身材正到爆的美男,陪鄭太太一起在泳池戲水,金影帝想喊鄭老闆看看他老婆,這樣真的好嗎?

除了腳上的傷口因為在關節處所以復原比較慢,其他地方進度都很好,雖然這樣,但還是不能下水,金影帝只能坐在泳池邊,一隻腳放到水裡踢著玩,稍微不注意,另一隻腿上的繃帶似乎沾濕了,其實不過是一點點,可剛好被駱先生看見,非得抓住機會獻殷勤給他換紗布。

不要覺得奇怪,現在有金影帝的地方,通常就會有駱先生,這下他把藥箱都搬來了,就蹲在一旁換了起來,本來駱先生換得再認真,金影帝都沒心思去看他,但今天陽光特別燦爛,駱先生脖子上有什麼閃閃發亮的東西,不小心閃到了金影帝的眼睛。

駱先生帶著那條男式項鍊,吊墜居然鑲了鑽,一晃一晃之間好像看見吊墜背面刻了什麼字,這完全引起了金影帝的好奇心,該不會是什麼秘密情人?紗布換完,金影帝的視線隨著駱先生站起而往上移動的同時,鄭老闆出現在他眼前了,對駱先生視而不見一樣,只問他,「換好了?」

金影帝看了看自己的腿,點頭。接著,鄭老闆手掌往他額頭一貼,就說,「有點發燒,回去休息。」

發燒?金影帝自己摸了摸額頭,不覺得啊,而且鄭老闆這話說的有點刻意,可看那表情又不像是假的,然後,鄭老闆做了一個讓他很費解的舉動,那就是,把他抱起來了。

他不過是換了繃帶,可他腿沒瘸,鄭老闆何必這麼費勁把他抱起來?大概,發燒的不是他,而是鄭老闆,金影帝伸手去摸鄭老闆的額頭,再摸摸自己,沒什麼差別,不是兩個都沒發燒,就是兩個都發燒了。

金影帝手還在亂摸,鄭老闆路走到一半,停住,挑著眉低頭盯了他一眼,這才讓他收了手,走到房門前,鄭老闆說,「開門。」

〔老闆!這不是聲控的!〕

鄭老闆咬牙,「我叫你開門!」

金影帝嘀咕著,嘴型說著“沒情趣”,門開了,人被扔到床上,還好床夠軟,才爬起來,鄭老闆已經坐在床沿,「眼睛盯那麼緊,他有這麼好看?」

金影帝眼神飄忽,絕對不是做賊心虛,只是被鄭老闆氣場震懾了,〔我只是好奇他項鍊的鑽是不是真的!〕

「都快望眼欲穿了,你不是讓我幫忙弄走他,還弄嗎?」

鄭老闆這種語氣,真他娘的帥,〔當然!〕

「當然?你就是麼配合的?」

眼睛盯那麼緊,讓人有點害羞啊,他才不是因為鄭老闆太帥才覺得不自在的!〔下次他敢靠過來我立刻抽他!〕

金影帝振振有詞,鄭老闆不大相信。

〔好嘛老闆,先別管我這事,鄭太太昨天才找我吐苦水,說你現在連人家小手都不碰了,問我該怎麼辦,老闆你就不能裝裝樣子?〕

鄭老闆只說,「你別在她面前亂講話。」

金影帝憋屈,〔你看我都啞巴了,能講嗎!不過,鄭太太是好女孩,老闆你別害了人家。〕

「這不是正宮娘娘才管的事?」

〔老闆你終於決定把我扶正了嗎?總算讓我熬到了,這些年,我在你身上浪費了多少子子孫孫!〕真不容易啊!

「後半句應該是我說的話。」

他仔細一想,好像鄭老闆說的沒錯,〔靠,還是你贏了!〕

「你們快出來啊!蕭逸回來了!」

突然出現的聲音,比見鬼都要驚悚,兩人同時往門口看去,鄭太太很雀躍的樣子,金影帝第一反應是,還好沒跟鄭老闆做什麼親密舉動,第二就是,操!剛才沒鎖門!最後是‥‥誰?蕭逸來了?

  

 

 

 

 

  

 

第1頁|全文共2頁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