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5

催眠結束了,可金在中的意識似乎沒有回到當下,或許還停在那段他對鄭允浩的感情剛起變化的時候,小吳已經感覺到鄭老闆的低氣壓,大氣都不敢喘,被鄭老闆揪到一邊問話,小吳才說,「催眠出了點差錯,就是‥‥他可能還留在那段時間意識裡‥‥」

在鄭老闆揪著他領子要揮拳的時候,連忙道,「鄭老闆饒命!這回算歪打正著了不是?」

「怎麼說?」

「你看,他後來越發嚴重,都是因為你,如果你把那段時間給糾正過來,他不就好了?」小吳極力裝出一片春光明媚,就希望鄭老闆相信他的話。

鄭允浩聽了,覺得有些道理,「成效能有多少?」

「這得看你做得夠不夠了,我覺得應該帶他出去透透氣,整天悶在這裡,能好嗎。」小吳發表完高見,鄭老闆一動不動地盯著他,在他以為又說錯話的時候,鄭老闆才說,「你說得對,等他身體好點,我就帶他出去走走。」

 

原本鄭允浩是打算把人養個把月,把之前瘦掉了的肉都給補回去再計畫行程,但計畫總趕不上變化,才沒過幾天,駱揚知道金在中跟他在一起,已經開始找他要人了,駱揚有什麼資格跟他要人?從前不瞭解金在中的過往,現在清楚了,對駱揚這個人更是看不順眼。

等小吳忽然一天到醫院看金影帝的時候,只留下空空的病房,聯繫上鄭老闆才知道,他已經把人帶走了,貌似還安頓好一切正在鑒賞風月的樣子,小吳不得不感慨,鄭老闆的辦事效率果真可怕,還是那句,有錢了不起!

電話掛斷,回頭看見金在中已經換過衣服整裝待發,鄭允浩笑著給他戴上一頂帽子,牽著他出門。自家投資的度假村才剛開放沒多久,旺季剛過所以人很少,環境也正合適,於是帶著金在中過來。那人一下車就精神了,儘管沒有開口,但眼看就是一副迫不及待要出門的樣子,既然金在中高興,他就沒有視而不見的理由,於是主動說出門走走,果然那人聽見以後眼睛都放亮了。

走在路上,迎面有行人走來,鄭允浩有些警惕,畢竟金在中是公眾人物,於是把他頭上的帽子壓低了些。被擋住大半視線的人“誒”了一聲,想把帽檐弄起來一些,鄭允浩輕聲說,「他們會認得你。」

「為什麼會認得我?」

差點忘了眼前的人還停在十年前的意識,想了一下,只說,「因為你跟我在一起啊。」

「對哦!」這理由很充分,金在中信了,乖乖地自己把帽子壓得低低的。

  

第二天,帶著東西到河塘邊釣魚,坐了好幾個小時,金在中一直盯著水面,可惜到最後還是風平浪靜,連魚的影子都看不見,只能興致缺缺地回去休息。結果一覺醒來,鄭允浩又笑著說跟他釣魚去,有了昨天的經歷,其實不太願意去,想來又是白白浪費一整天,只是鄭允浩要去,他也只能跟著。

而到了之後,情況是出乎意料,今天的魚好像都送上門來一樣,「怎麼昨天坐那麼久都沒看見一條,今天就那麼多?」

鄭允浩笑笑,「可能它們昨天到隔壁串門去了?」

金在中壓著一邊眉毛,「誰信!」

自然不是串門去了,只是鄭允浩昨天見金在中因為釣不到魚而一臉悶相,於是臨時讓人弄了滿河塘的魚,才有了今天的狀況,實情如何也無所謂,人高興就好。

  

金在中喜歡吃霜淇淋,鄭允浩從前不知道,現在知道了,正好夏天快要來,氣溫也一天比一天高,就又讓人送來了各種口味的霜淇淋來,堆了滿冰箱,結果那小子只喜歡吃香草味的,只好又把全部都換成一種口味。

雖說金在中喜歡,但畢竟是冰的東西,吃多了對腸胃不好,一天吃一個已經是最大讓步,結果那小子還喜歡偷吃,像今日,又被抓包了,人正坐在後院的籐椅上,看見鄭允浩走過去,還裝傻說,「不是睡午覺嗎?」

鄭允浩坐到他旁邊,「你不是跟我一起睡的嗎,怎麼出來吃東西?」

金在中舔了一口快融化的霜淇淋,雙眼亮晶晶地看著他,笑得甜甜地開始賣乖,「你也要吃?」

鄭允浩覺得好笑,捏著他的下巴就往嘴唇吻了下去,舌頭伸進他的嘴裡,味蕾間是濃郁的香草味道,讓人打從心裡覺得甜起來。原本被霜淇淋弄得冰涼的口腔,因為這個綿長細緻的吻而回熱,不斷加深著舌間糾纏的力度,大概是太久沒有這麼親密接觸過,現在一碰就放不開了。

把人吻得發懵才停住,金在中還回不了神,眨了眨眼看著他,弄不清狀況的表情實在可愛,可下一秒,一看融化弄了一手黏糊的霜淇淋,又看了看他,最後哭笑不得地扁了扁嘴,「允浩‥‥」

醒來又出門,吃霜淇淋,允浩讓他給他吃一口,在中給,結果允浩吃他嘴巴裡的,吻過之後,手裡的霜淇淋融化了,在中看著沾了滿手,哭腔「允浩‥‥」

鄭允浩一聽這久違的稱呼,心情大好,又啄了金在中那紅紅的嘴唇一下,「你叫我什麼?」

「允浩啊‥‥」

聽完忍不住再親了一下,眉眼間都帶著愉悅,「再叫。」

金在中覺得奇怪,不就是喊個名字?「‥‥允浩。」

到頭來都數不清喊了多少遍,鄭允浩還樂此不疲。夜裡睡覺,金在中有時會做惡夢,不知道夢見什麼,整個人都在發抖,鄭允浩把人摟住輕輕拍著,過了一陣,人不抖了,反倒往他懷裡蹭,笑意早在沒意識到的時候,已經在嘴角漾開。

時間一長,都快忘記這不是他們正常的生活,又覺得如果跟金在中這樣過下去,也是不錯的選擇,可這樣的日子,好像是用謊言編織的,他們之間那十年,對於現在的金在中來說並不存在,所以才順理成章地過著,終會有他恢復過來的一天,到時候又怎麼讓他相信他的真心?

陪著金在中的時候,鄭允浩不是在琢磨著他們的事,就是在看著金在中捨不得移開。太陽剛準備下山的時候,就先把屋裡的燈打開,看的電影裡面有打雷聲,也會替他捂住耳朵,一切都是那麼小心,可外面下雨的時候,金在中會看著窗外發呆,情況好像不好也不壞,而鄭允浩還是察覺到,日子久了,那人笑得也不那麼純粹了。

度假一般的日子到了結束的一天,回去那日,金在中自己把臉遮得嚴實,很有經驗,先前每次都是鄭允浩提醒他才會做的事,這下倒是自覺了,眼看這個情況,鄭允浩已經明白了,果不其然,在出門那一刻,金在中說了一句,「老闆,走啊!」

原來是這樣,那人恢復過來了。

  

回到鄭允浩的家沒多久,有人上門來找人,鄭允浩開著門跟他們交涉,金在中一看,全是穿警服的,於是也湊上前,只聽帶頭的人說,「有位駱先生報案說,您非法禁錮了他的朋友,現在麻煩您跟我們回去一趟。」

金在中一聽,除了駱揚,他認識的人還有誰姓駱?所謂被非法禁錮的“朋友”也定然是指他,「那位姓駱的先生說的朋友是金在中對不對?」

金在中那麼有名的藝人,他們怎麼會不認得,於是點點頭,金在中就說,「是我要跟他走,怎麼就成非法了?」

對方臉有難色,「就算只是誤會,也得按程式走,非常抱歉。」

鄭允浩說,「沒事,我跟你們去一趟。」

鄭允浩當晚就回來了,原本也只是誤會一場,最後這事又上了新聞,說金在中失蹤期間,是跟盛宇太子爺呆在一起,還害鄭允浩進了一趟警局,先前有了金在中是同性戀的報導之後,再來這麼一遭,自然引起人無限遐思。

  

第二天,鄭允浩的父親杵著拐杖來了,金在中覺得,也許作為父親,真的讓他費神了,那個威嚴的大老闆頓時蒼老了很多。鄭允浩跟著他進書房被訓話,金在中也靠在書房門旁,從前鄭允浩跟他在一起就沒少挨駡,只是那時候鄭允浩的立場不一樣,鄭父準是發現了問題的嚴重性,這回好像特別憤怒,直接讓鄭允浩跪下。

父子倆一站一跪,才說了沒幾句,鄭父握著拐杖起手就打在鄭允浩身上,金在中看著都覺得力度不小,鄭允浩卻一動不動,「你讓人把我生下,本來就不是因為愛,只是想有個人替你守住你的家業,這種事多的是可以勝任的人,不一定非得是我。」

「別人?別人身上流的是我鄭家的血嗎?我怎麼就養出你這麼個混帳東西!好!你要胡鬧是不是?先給我鄭家留個後!我懶得管你死活!」

「抱歉,我做不到。」

「你有什麼資格跟我說不?只要我跟你斷絕父子關係,你就會一無所有!」

「你給我的也夠多了,就算不是父子,我也會感激你。」鄭允浩的態度不痛不癢。

鄭父氣得滿臉通紅,「你這是有病!為了個男的,斷子絕孫也不怕?」

「我甘願。」

鄭父說不出話,拐杖狠狠敲了幾下地板,「混帳東西!當初你怎麼跟我說的?不會跟他長久,現在呢?」

「當初是我以為他不想。」鄭允浩這麼說。

「那他現在難道就想了?你不看他現在什麼情況,他是知道自己沒後路了才找你的,你是鬼迷心竅了嗎!」

「他現在依舊不想,死纏爛打的人是我,跟他沒關係。」

「你!」

依舊是你一言我一句,說到最後,鄭父老淚縱橫,鄭允浩卻始終那個態度。做父親的罵也罵了,動手打也打到沒力氣了,始終改變不了什麼,金在中心裡覺得不好受,鄭允浩對他是認真的,他怎麼會不知道,這段時間發生的事他都記得,可是鄭允浩沒有必要為了他去背負起那麼大的壓力。

  

「不感動?」金在中幫鄭允浩擦藥的時候,聽見那人這麼問。

「感動,都淚流滿面了,誰知道你以後會不會後悔,到時候怪我怎麼辦?」說完,金在中故意放大了手勁。

鄭允浩忍著痛,笑說,「怎麼會?」

「人失敗的時候就會找藉口,責怪這個責怪那個,金在中是鄭允浩人生失敗的原因,你聽!多可怕!」

鄭允浩回頭看著他,笑得特別情深的樣子,「我怎麼可能失敗?」

「嗯,老闆說得對,大家都說鄭老闆是人生大贏家!」

一聽就是敷衍,但鄭允浩不介意。

  

第二天醒來,金在中不見了,之後才知道,他主動要求世紀給他開了個記者會,沒有跟任何人商量,在媒體面前說要退出娛樂圈,結果又是一片譁然。記者會之後,也沒理會小紀氣得怎麼跳腳,金影帝當他在跳舞,乖乖送上違約金之後就走了,無約一身輕。給出去當下沒有心疼,走了之後靜下心來想想,差點沒得心絞痛。

那一天,鄭允浩等不到金在中回去,這個人做事好像沒有一點點預兆,跑了。

金影帝懷著美好的夙願,帶著剩餘的錢,接了小千,轉戰到一個淳樸偏遠的小城市開展新生活,走的時候感覺未來一片光明,當然,這片光明在他腦子一頭熱過了之後就開始瞬間轉黑了‥‥

  

說到小千這個孩子,還得感謝鄭老闆,之前不過說要助養,鄭老闆就自作主張改成領養,手續都給辦好了,想想養個孩子防老也不錯,何況到了現今這個“舉目無親”的境地,突然多了個家人的感覺也挺好。

常言道,金錢能解決的問題都不是問題,於是乎對於社會實踐經驗可以說等於零,除了在演藝圈當花瓶就不會做別的事的金影帝來說,也著實需要好好計畫一下。租了房子,給小千辦了入學,又轉手來一家咖啡店,請了個店員,然後每天過著拍蒼蠅的悠閒日子,生活還算安穩。

當然,如果沒有金錢問題困擾的話會更逍遙,不是說眼下沒錢,而是這樣下去遲早坐食山空。金影帝總覺得自己好像提前過上了退休生活,可惜沒有計劃中那樣當上富豪,婚沒結成,養個孩子防老吧,這孩子還是現成的‥‥

  

咖啡店請的小丫頭叫多多,那丫頭整天說金在中是她再生父母,金在中怎麼不知道她就是說他傻,咖啡廳這個營業額還請店員,一個人看店都嫌多了,確實,天底下哪有老闆這樣虧著本養人的?可金在中才不會告訴她,這年頭給孩子請保姆的錢比請店員貴多了,多多幫忙帶孩子還顧店才領一份工錢,到底誰傻?

其實金影帝每天再店裡呆著看似很閒,實際上忙得很,只不過忙的是腦子,想著自己這樣一走了之是不是太過瀟灑,想著鄭老闆辦事效率怎麼忽然下降那麼多,以至於他走了那麼久都沒找上門來,又想著再這樣下去得去找份工作養家,總之每天起來照鏡子,都擔心多根白毛或者皺紋。

何謂度日如年?就是在他想著是時候給多多發工錢的時候,那丫頭很貼心地說他上星期才給過,這錢到底是工錢還是遣散費,金影帝一聽,奇了怪了,他怎麼就感覺好像過了兩三個月了?

  

終於,皇天不負有心人,某日金影帝正催促著多多去接小千放學,人還沒出門,就聽見小千的笑聲,就沒見她這麼打雞血過,一看她身後跟著的那位大帥哥,不是鄭老闆是誰?多多都看直了眼,少有的殷勤,「歡迎光臨!要喝點什麼?」

鄭老闆指了指金在中,多多有些失望,「那是我們老闆,不賣的。」

鄭老闆笑了,金在中瞅了她一眼,結果小千拉著金在中的手說,「爸爸說以後他每個星期五都來接我放學!」

「我什麼時候說過?」小千她爸不是自己嗎?可他什麼時候講過這種話。

小千的表情顯然是帶著嫌棄的,「你不是不讓我喊你爸爸嗎,還讓人喊你做哥哥!」

「那你怎麼直接喊我名字?」想了想又覺得哪裡不對,才說,「你說誰是你爸?」

「你男朋友啊!」小千指了指鄭允浩,金在中連忙過去捂住她的嘴巴,還是太遲,多多臉上已經換上了詭異的奸笑。

「誰認識他。」金在中板著臉。

鄭允浩一臉寵溺,過去牽他的手要往一邊帶,還對多多說著,「鬧脾氣了,我帶走哄哄。」

多多的腦袋點得跟雞啄米一樣,小千分外驕傲地說,「看啊,我倆爹忒配了,一個帥一個美。」

多多白了她一眼,「高興個毛,好男人都有老公了,你長大以後到哪找男人去?」

「對哦‥‥」小千蔫了。

  

話說是如此,鄭老闆之後每回過來,都是溫柔有餘熱情不足,把金影帝悶得慌,跟多多討論吧,那丫頭來一句,「溫柔?鄭老闆是帥沒錯,可你也不能把那面癱一樣的表情說成是溫柔吧?老闆你眼睛是不是有問題啊?」

「你懂個屁!」

又過了一陣子,金影帝看不下去了,就輕微地發洩了下自己的不滿情緒,結果好啊,鄭老闆的出現頻率打亂了,何止打亂,是直接沒再出現了,金影帝就又回到之前每天坐在店裡發呆的樣子,只是現在不時還自言自語,表情多得很,仔細一聽,你會發現他在罵人。

小千看著他這個模樣,搖頭嘆息,「多多,你說在中他怎麼了?」

「能怎麼了,想你爸唄!」

「唉,不早說!我有爸爸電話啊!」

「是他自己把人罵走的,自己的錯要自己承擔,我們不能幫他,不然他下次還會再犯的。」

「啊?那怎麼辦,其實我也想爸爸了,要不就說我們想他,只有在中不想?」

「我看老闆快得相思病了,咱就別再虐他了吧?」

  

一個多月後,傳出鄭老闆要結婚的消息,很久沒聯繫的前任鄭太太小淩,不知道怎樣找到他現在的電話,非常熱情地敘舊一番,最後還問鄭老闆有沒有邀請他去觀禮。金在中都沒來得及回答,小淩就很愉快地決定了那天過來接上他一起去教堂。

他不想承認自己確實想去看看,是什麼樣的女人要成為新一任鄭太太,鄭老闆別是又讓他當回小三了吧?想完心裡又覺得不舒坦,現在鄭老闆顯然不想勾搭他了,這麼久沒來,還小三個屁啊?人家想不想在教堂看見他還不一定,真是悔到腸子綠了,想想現在的環境,讓鄭老闆包養一下騙點錢花花也夠好的,真是失策!

 

鄭老闆的大喜日子前一個晚上,金影帝失眠了,第二天大早就被小淩吵醒,拉著去教堂,商界名人就是不一般,第一次結婚的時候以為是跟小淩是兩大門戶結合才那麼多人,沒想到這次依舊,小小的教堂擠滿了人,而現場最多的聲音就是“到底是哪家的女兒?”,答案一律是“不清楚啊!”。

外人不知道就算了,連小淩也不清楚,金在中總覺得這當中有詐!有的時候,他的第六感還是挺準確的,到了婚禮開始的時間,出來的只有鄭老闆一個,大家都在竊竊私語地說,“新娘在哪?”

鄭允浩倒是自然,「首先感謝大家百忙之中抽空到來,在婚禮之前我要宣佈一件事,從今天起,本人將會辭去盛宇集團內的一切職務。」

閃光燈唰唰唰地一陣,金在中的第一反應是:靠,鄭老闆不是老闆了,誰還跟他患難見真情!

「至於我要求婚的物件,其實還沒點頭。」鄭允浩笑了笑,在場的人又“啊?”了一聲。

金在中覺得自己當時要是夠聰明,早就逃了,留鄭老闆一個吃癟,可惜他動作慢了,鄭允浩下一句就說,「在最後一排角落位置那位金在中先生。」

眾人一聽,齊刷刷轉過頭來看,這可是金在中啊!往日的金影帝啊!雖說前不久宣佈退出娛樂圈,可還是很有報導價值的!

金影帝總感覺被鄭老闆擺了一道,於是一動不動,敵不動我不動,敵動,他還是不動!怎麼說?鄭老闆主動上前了,小淩很配合地拱著他站起來,然後鄭老闆低笑著說,「你不是說要我娶你?」

「娶你媽!」

「這有點難度,我不知道我媽是誰,還是娶你吧。」

就是這樣,在眾目睽睽之下,鄭老闆說要娶金影帝,又把娛樂圈震得抖了很長一段時間。就在求婚當晚,金影帝想來想去還是覺得鄭老闆太傻,「你怎麼就不幹了呢?你現在不是大款了,我還傍你幹嘛?別說有情飲水飽!我不喜歡飲水!」

「誰告訴你說我的錢是盛宇裡面來的?」

金影帝一聽,有希望!但是一想又覺得不對,「你現在都身敗名裂了,賺錢不是比以前艱難多了?」

「我連斷子絕孫都不怕,還怕身敗名裂?」

這話霸氣啊,金影帝忒喜歡了,於是就這麼被收得服服帖帖‥‥

  

 

聽說,蕭逸又到國外去了,離開也沒有跟鄭允浩見過面,而金在中憑著最後一部電影,得了最佳男主角,這次是名正言順,用演技取得的,可惜那個頒獎臺上,再也看不見藝人金在中的身影。

很多年之後,總是聽鄭允浩說起他們過往的小千,對他的評價是,「你的演藝生涯詮釋得最好的,應該就是金影帝這個角色了吧!」

鄭允浩在一旁笑,金在中聽完,瞪著在笑的男人,黑著臉,嘴裡擠出三個字,「鄭、允、浩。」

「嗯?」鄭允浩覺得自己有病,不管金在中是什麼態度,只要叫上他的名字,他的心情就會很好,這大概還得病上一輩子了。

  

  (完)

 

 

==========================================

 

後面的結局真是讓人甜到心坎裡去了是不?!(番外更甜啊~~)

這文的在中其實是個灰暗的角色,但作者用了不一樣的表現方式

讓在中看起來是個沒心沒肺對什麼事都不上心的人

殊不知原來這是他潛意思保護自己的方式--封閉自我隱藏真心

我剛開始看文的時候真的被作者騙到了

所以剛看文時不是很喜歡在中的角色

甚至一度放棄不看了

但過了幾個月因為文荒才又點開耐著心看下去

看到一半時就隱約覺得作者在表現在中的情緒上似乎有另外一層意思

於是愈發看得起勁!

真的差點錯過了一篇好文啊。。。

明天放番外!

 

 

 

PS.這文的番外很長啊~~~得要分成幾天來放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