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是中秋節前夜,允浩睡到中午迷迷糊糊被母親電話吵醒,好歹敷衍過去才起床。媽媽雖然對他不主動打電話回來有些不滿,依舊寬宏大量的只說了他十分鐘,允浩順便和智慧說說話。

掛了這一通才發現足足有20個未接來電,大概十個是昌珉的來電,五個是俊秀的電話,三個是有天的,剩下兩個一個是經紀人一個是月伊的號碼,就是沒在中的。

允浩看了看時間,距離經紀人約好來接他們還有兩個小時,他想先洗個澡再回去,結果洗澡的時候胃疼得老命差點掛在浴缸裡,牙齒也很配合的開始折磨他。

又餓又沒胃口的出門招了輛計程車回去宿舍,大家都起床了,米秀正玩電腦,昌珉在沙發上看書,唯獨在中坐在床邊發呆。他現在雖然行動也算自如了,但是洗澡仍然要別人幫忙——地面濕滑,怕摔倒。他想著昨晚在中不知怎麼洗澡的,走過去就問。

「你昨天洗澡了嗎?」

在中抬頭看他,又恨又慌的樣子,都要把他的臉看出個洞來了,偏偏還咬著牙佯裝無事簡短回答。

「洗了。」

洗了就洗了嘛,何必瞪他。允浩聳肩去廚房翻吃的,翻了半天什麼也沒有,昌珉一臉鬼祟的進了廚房蹲在冰箱前和他接頭,聲音小得不能再小。

「哥,別找了,能吃的都吃了。」

允浩探頭看了看房間局勢,在中還是泥塑木雕似的坐在那發呆,沒有任何摻和的意思。昌珉繼續地下黨人般的說。

「昨晚在中哥把所有能做的都做了,滿滿一大桌子菜,我們全吃完了。」他用氣音稟告。「冰箱裡就剩包裝袋和兩把蔥‥‥要不我出門給你買點吃的?」

「算了,反正也就出去了。」允浩淡淡的說。

今天也就他和俊秀的通告,有天和昌珉打點著一塊出去玩去,俊秀在那換衣服,經紀人已經開門進來催他動作快點。允浩扶著冰箱門站起來,回頭看在中,在中依然坐在床上呆呆看前方,那一個微微佝僂的側影,突然開啟了允浩的心痛。

 

一路上允浩腦海裡都亂糟糟的不知想什麼,經紀人拿了幾個紫菜包飯給他吃,他連嚼都不願意嚼,直接咽下去,就怕嚼一下牙更疼。太久時間沒進食,他都有點暈乎了,彩排的時候經紀人不在,他靠著牆休息一會,亨俊過來遞給他一包牛奶,他才算吃了點東西。化了妝也掩不去那臉色的蒼白,亨俊打量他好幾眼,拍拍他的臉又踱開了,允浩一邊活動身軀一邊咂嘴,他的牙疼,胃也疼的不得了。

接下來無非是慣常的通告,允浩笑著坐在最後,總算輪到他出來跳舞了。在短暫的黑暗中他衝到臺上擺好pose披掛上霸氣和笑容,可是當音樂起來的時候,他發現他沒法專心。

從來沒一次跳的這麼沒感覺,台下也不知道是誰的Fans,只有寥寥幾聲尖叫應和,他機械的笑,做著排練過許多次的動作,毫無激情,他簡直太不敬業,只顧著思量自己的胃為何隨著每一個動作而痙攣,只顧著和牙痛做抗爭,滿足觀眾和自己的心思,早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跳完了下來,他已經是一身的汗,坐在最前的臺階休息,還苦苦的撐著不願意流露出異狀。邊上的前輩們友善,但是他依然不願意在人前示弱,他就算再落魄,也還是鄭允浩。

 

時間越來越難過,每個人都卯足了勁似的跳的漫長。最後經紀人都發現他臉色不對,他一下臺就趕上前扶著他,兩個人半扶半拉走到後臺,經紀人為他擦一把頭上的虛汗,顫顫巍巍的問。

「要不,咱不和他們去玩了?」

看來之前是有人邀著一會兒去喝酒了,允浩強撐著胃部傳來的翻攪感,苦笑著說「還玩什麼啊,哥,去醫院吧。」

說完這話,他意識就漂浮了,只聽得周圍人來人往的很是熱鬧,他仿佛被放到平穩柔軟的物體上,隨後開始移動,昏沉沉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有隻冰冷的手用力拍在臉上,允浩才痛叫一聲,費力的睜開眼睛。

在中板著臉坐在床邊,遞給他一杯奇怪的東西,慘白的液體裡浮著紅白相間的飄絮狀物體。允浩揉著眼睛伸手接過,定睛一看才發現那慘白的液體是牛奶。

「這個什麼東西。」他愕然問。在中冷哼一聲。

「吃不死你。」他伸手去拿第二個蘋果,允浩呆坐數秒方分辨出那飄絮狀物體其實是埋在牛奶底下的蘋果泥逸散出來的。

「這個能吃嗎?」一邊質疑在中一邊伸手去夠勺,這才發現左手連了個輸液瓶,在中遞過勺子,不言聲繼續削蘋果,允浩攪散了蘋果泥皺著眉吃熱騰騰牛奶蘋果泥,說實話,真不算好吃。

 

寂靜難堪的籠罩在病房裡,在中削好了蘋果就在那發呆,也不和他說話,很快一杯蘋果泥就吃完了,他轉身出去,回來手上又端一杯熱牛奶放到允浩手裡,把允浩呆呆握著的勺子搶過來。

「你怎麼會在這裡。」允浩挑他說話,在中置之不理,只拿勺子笨拙的給蘋果刮泥,這工作挺艱難的,允浩看著不忍心,伸手要幫他,手到半路想起什麼又縮回去。

一陣難堪的沉默。

 

「昨晚上哪去了。」在中頭也不抬的問,允浩不知道怎麼回答,想想決定不答。

在中看他不說話,手裡已經剜了半個的蘋果恨不得飛過來似的,咬牙看了他老半天才低頭繼續去刮蘋果。他是隱忍了,看那快出火的眼睛和攥得死緊的拳頭就知道。允浩沒事幹,低頭看在中刮蘋果,在中一下比一下刮得用力,一下比一下更大幅度,最終喀嚓一聲,可憐的勺子給磕飛了出去。

「問你昨晚上哪去了怎麼不接電話?你聾了是不是?」揚高的音調在空曠病房裡回音特別的大,允浩真被嚇了一跳,哆嗦了一下才反應過來話裡的意思。

「感情那20個電話都是你打的?」他望著在中,有些無奈有些傷感,更多的是好笑。「我這麼大人也丟不了,你管我幹嘛。」

在中的手這會可真攥起了拳頭,眼看著說不好就要飛過來的。允浩心想在中也太口不對心了,要不是他瞭解金在中,還真以為昨天那什麼分手的話不過是氣話呢。

「可不是嗎?」他覬覦的端過在中腿上的盆子把蘋果泥給倒進牛奶裡,先淅瀝呼嚕喝下去糊弄了肚子,抹抹嘴把杯子放好才慢條斯理的說。「金在中,你不是對我只有朋友情分了嗎?有天三天兩頭夜不歸宿,你怎麼不為他擔心。」

在中看來氣得不輕,想打他吧他還是病號,惡狠狠的瞪著他半晌,才哼笑起來。

「你當我妒忌啊?我是怕你死在外面也沒人給你收屍!」

允浩自若的調整了一下枕頭的角度,捂嘴打了個哈欠,漫不經心的說。

「謝謝你的關心,我好得很,你今晚打算在這陪床了嗎?」

在中氣得都怔住了,呆呆的看著他半天不說話,老久老久才緩緩說。

「允浩,你別這樣,你知道我還是把你放在心上的。」

他不說這話還好,一說這話允浩也動感情了,他又不是貓兒狗兒,這麼呼之即來揮之即去的算什麼?

「你還是走吧。」他努力平和而禮貌的說。「真想發洩,等我們倆都好了,我可以陪你打一架。我現在人不舒服,你別在這行嗎?」

在中不肯走。

「允浩,不要這樣。」他把著允浩的腿苦苦哀求,人都快貼到允浩身上了。「我們做回原來不是很好嗎,又不是——」

允浩真想暴怒起來把他掐死算數,但是他不敢,他怕身體支援不住。

「夠了。」他疲憊的說。「你還想看我怎麼白癡給你看?」

「啊?」在中僵住了,貼在他身上抬起頭切切的看他,唇微微的張開,大眼水光流轉,真可謂我見猶憐。「啊?」

允浩一把推開他。

「我們一開始就什麼也沒有,金在中,這可是你先開始的。」他看著在中,想把自己所有的不滿和怒火都從這一眼看出來,他不知道他做到沒有,只看到在中害怕的直起了身子了。「記得嗎?那天我們一起看高H的fanfic,你先摸了我那裡。」

「我和林月伊之間那點貓膩,是你玩命阻止的,又是哭又是吐,在KTV包廂外面的陽臺上,你叫我親你,你記得嗎?我還記得呢,其實你嘴巴裡一點嘔吐的味道也沒有,都是酒的甜味,你故意吐。」

「後來在那間大房子裡,你又是裝醉又是生氣,和我鬧彆扭最後又和好,到底把我和林月伊之間攪和得再也沒可能了,金在中,你記得不記得?」

在中撲到病床的被子上,肩膀瘋狂的抽搐,允浩冰冷的俯視著那個黑色的頭顱。

「我知道你沒哭,起來,你沒這麼脆弱。」

在中不起來,就撲在被子上被堵著的聲音和他說話。

「我記得,我哪能不記得啊,允浩!」

「那你還問我為什麼做不了朋友?金在中,我不是你,我被你這樣對待,我也有感覺!我也會想回報,想付出!我的感情給了就收不回來,我不是你,在中,我對我的喜歡沒這麼收放自如!」

 

在中終於抬起頭,他的臉上果然一絲淚痕也沒有。允浩就知道他不會猜錯,在中就是這樣,平時老愛示弱撒嬌,其實比誰都心狠。

「你和我說什麼收放自如啊?」他盯著允浩的雙眼,誠懇的說。「允浩,我沒有騙你,你現在也還是我最重要的人,我們別再折騰了行不行,就這麼好好的一直當好朋友——」

允浩閉上眼平靜了一會,伸手去拆針頭,在中慌了要阻止他,允浩不耐煩的拍開他的手。

「你真想殺了我啊。」他瞪了在中一眼,在中這才發現這瓶葡萄糖已經空了。誠惶誠恐的協助他拆了針頭,允浩下床把空瓶放到門外,順手把單人病房門給反鎖了窗簾拉上。回身做了幾個體操動作,寫意輕鬆的問。

「你說做朋友?」

在中傻乎乎的看著他,呆呆的點頭,看來完全吃不准他到底想什麼了。

允浩開始笑,一邊笑一邊脫衣服,T恤團起來丟到地上,病號褲也難逃被丟棄的命運,子彈頭內褲稍微好一點,被丟到床上,九月的韓國氣溫宜人,他插著腰光裸著站在病房中央,坦然和失魂落魄盯著他的在中對視。

「你不是一直抱怨痛嗎?關於我們之間純粹友誼的小運動。」他嘲諷的說。

在中遲疑點頭,看來是終於明白他要說甚麼了。允浩撇唇嗤笑,大大方方的說。

「那這次我給你上,你幹不幹?」

 

 

------------------------------H---------------------------

在中站起來目瞪口呆的看著他,半天才軟弱的說。

「允浩,不要鬧了。」他的目光都沒離開過允浩的身體。允浩走到他面前也不說話,只是看著在中,看著在中出神的上下打量他,他覺得在中都快流口水了。

「上,上你?」他都結巴了,「你不怕疼啊,別鬧了允浩。」

允浩把他推到床沿,也顧不得他的傷腿,直接壓吻上去。在中猶豫了一下就熱烈的反應起來,看得出他是真被允浩挑起來了。舌頭直追著允浩吮,允浩想抽頭他還不幹,追著足足親了好幾分鐘,允浩愣是抬起頭,一邊喘氣一邊笑。

「我問你幹不幹,你管我疼不疼。」

在中本來閉著眼陶醉,被他這麼一刺激,睜眼迷亂的看著他,半天才明白他說什麼。

「你真答應?」他那腿,屈伸極不方便的,還翻身壓住了允浩。好像得到最新鮮的玩具一樣,整個人都亮了起來。「允浩,你真的答應?」

允浩笑笑看著他不說話,在中歡呼一聲,整個人突然活了過來似的,一口叼住允浩的下唇一邊廝磨一邊含含糊糊的說。

「寶貝,我最愛你了,你對我真好‥‥」

 

允浩只是含笑聽著,在中一邊說,一邊已伸手去擰轉他的乳頭,撩撥他胯下的那玩意兒。年輕人身體底子不錯,雖然之前被那麼虐待,但是和在中吵了一架,允浩精神甚是健旺,那東西被在中握在手裡揉搓了幾秒就精神了起來。上下夾攻,允浩也覺得陣陣酥麻,嗯了一聲。在中高興得要命,一面呢喃一面往下親他,嘴唇對住褐色乳珠猛啜不已,手也動作不休,允浩也去款待他早就興奮起來的小兄弟,在中一邊喘息,一邊還不依道。

「這次——我——」

允浩笑而不答,手上使出十分技巧,時揉時撫時搓時挑,在中很快氣喘吁吁,不甘示弱也為他服務。要往常允浩也不刻意把持的,今天他有備而來,硬是屏住精關東想西想,就不讓自己出來。在中卻沒那個想法,被他在耳邊吹了幾口氣舔了幾下耳垂就悶哼著元精盡出。趴在允浩身上休息了一下,振作精神爬起身去找潤滑的東西,不忘安撫允浩。

「放心,我技巧比你好,我會讓你很舒服的。」

允浩看他拖著腿翻找東西的樣子,倒真心笑了出來。坐起身看在中找了半天什麼也沒找到,伸手拿了剛喝的杯子,還剩不少蘋果泥在杯底,他挖了一手指被生氣的在中刮得格外細膩的蘋果泥,在中眼睛一亮。

「我怎麼沒想到這個!」他拿過杯子走回允浩身邊,伸手敲敲允浩仍是興奮的分身,色淫道。「馬上滿足你。」

允浩看他如此反應,也不由得有些情動,把在中拉到腿上坐著又親上去,在中一邊嘟囔著什麼不該我坐你身上一邊抱著他的脖子接吻,舌頭和舌頭糾纏得口水都顧不得咽,牽牽連連的淌到在中胸前。允浩喘著氣去解在中的褲子,在中配合的蹭了蹭把褲子給蹭到腿彎處,上衣也一扭身就脫了下來,他想把允浩推倒在床上,允浩卻使著暗勁不肯倒,兩個人暗中角力一會,在中忍不住抗議了。

「不是說好這次聽我——唔——」

允浩抱著他又是狂吻,根本不容許他說話,手指直接撥開又有點精神的分身,鑽到因為坐姿而更隱秘的蜜穴前方,靈巧的按了幾下,在中大叫起來。

「不是我——唔唔唔——你——」

他那處到底是被開發過,雖然極力緊縮,但是允浩按壓刮搔片刻,在中就受不住了,抱著他的脖子只是苦悶的哼。允浩乘勢鑽了根手指進去,有蘋果泥的潤滑,倒也進出不太艱難。他抽送了一會兒,離開在中的唇才想換口氣,在中就罵起來。

「騙子!」

「你才是大騙子。」允浩輕聲細語。「說要做就興奮,你想當朋友?」

在中這才明白他的用心,表情才轉為憤怒,就被更苦悶的興奮給取代了。

「當朋友有什麼不好!」他一邊隨著允浩的手指進出喘息呻吟一邊力陳當朋友的好處。「輕鬆!沒負擔!我們都不會累!」

允浩更是放鬆,抽出手指從在中還捧著的杯子裡又刮一些蘋果泥加進潤滑。貪吃小嘴被他誘哄,貪婪的張大等待他餵食更多,他一面笑一面滿足它最誠實的要求,多加一根手指進去誘惑它。

「你不覺得做作嗎?想幹對方的朋友。」他在在中耳邊輕聲說,突然鬆開一直環著他的腰的那隻手。在中驚呼一聲,趕忙摟著他脖子維持平衡,允浩體貼架高他的傷腿,就怕他掙扎間傷到自己,一手握住在中又興奮起來的分身上下搓動。在中欲仙欲死,開始直喊不要,允浩真住手了,他又哼著要繼續。允浩只是耐心的擴張抽插,哪怕自己的小兄弟都快痛哭流涕了,他仍不肯給兩個人一個痛快。

「你看。」他還強迫在中看,豎起來的分身擋到在中下視視線,他不耐煩的把它撥起,不小心碰到底下嫩皮,在中又是幾乎氣絕,哪裡還有閒心去看。可是允浩就能強迫他看,在中不看,他就不動。「你看你那裡怎麼要我。」

 

深紅色的穴口已經完全被挖掘出了潛力,隨著他一進一出隱約可見淡紅色內壁多麼貪婪,怎麼也吃不夠允浩的手指,蘋果泥泛出的白色果汁更給人以下流的暗示,在中幾乎都要被他搞哭了。

「豬!」他巴著允浩的肩膀大罵。「還不快點完事!」

「求我。」允浩低眸淡吟,腮邊卻有汗流下來。

「騙子!我不求你!」在中兀自嘴硬,哪怕自己已經忍不住偷偷的要碰自己顫抖哆嗦的某個器官也不肯認錯。允浩佩服的抽出手成全他的高風亮節。

「好,有骨氣。」他調整在中的坐姿,把他推的背著自己坐好,將泛紅幽穴對準自己的的昂揚,一寸寸拉著在中坐下。在中的叫聲已經分不出是在爽還是在痛,只是連成一片的啞叫。

「啊啊啊,我——啊啊啊啊啊啊——」

允浩緩慢又堅定的把他往下按,直到臀部密合鼠蹊才略停了停。在中都說不出話來,拼命的吸氣吐氣,允浩還算行有餘力,慢慢的說。

「朋友不會這麼做的,寶貝。」

他把在中抱了起來,又放下,在中發出哽咽般的吐氣,嗯嗯的像是在反駁什麼。他置之不理,只顧著重複這個動作,就算在中輕,他現在也不是太有體力,所以他進出得很慢,卻仿佛更加深了在中的感覺,在中嗚嗚的嚷著什麼,他聽不清,也根本不想聽。

「其實我沒想故意騙你。」他深沉的訴說,一下下進出在中能殺人的蜜穴,用說話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可是看你那麼高興,我算看透你了,金在中。你就喜歡新鮮,喜歡刺激,喜歡玩。」

在中努力偏頭回身想堵住他的嘴,允浩就是不親他,把他抱起來又放下,抱起來又放下。在中忍不住握著自己的分身上下磨挲,一邊又要回身找他接吻,這場面刺激極了,也沒能緩解一絲一毫允浩的怒火,反而從某種意義上更助長了他的瘋狂。

「你不就是喜歡玩嗎?我可以陪你啊。」他湊上嘴仿佛要親在中,可是很快避開了渴望的張著的唇。「不用心疼你受傷,自己在浴室背著你解決,不需要,白心疼。」

在中終於忍不住語不成聲的抗議。

「你冤枉——我不是——」

允浩才不理他,含著敏感的耳垂吹氣,勾引輕喃。

「你就是這麼沒良心,我幹嘛還耍白癡。說讓你上就真讓你上,你根本就是欠上。」

他動作越來越激烈,在中也配合起來,隨著他的動作妖媚的扭腰,手也激烈的上下滑動,話是實在顧不得說了。允浩也再沒心思說話,這個姿勢始終不能太快,他搡了在中一把,兩個人都站起來,在中扶著床頭固定吊瓶的長杆,任他死命進出,兩個人都只想著再快一點,再多一點,一邊死命前頂,一邊張合勾引,沒多久允浩就一陣陣的發暈,他咬了在中光潔的脊背一口,在中悶哼一聲,兩人先後都達到了巔峰。

好一陣沒人說話,允浩站開了點抽張紙巾捂住在中的下身,他的頭又開始暈,好容易積聚起一點體力,這麼劇烈的運動全給消耗完了。

「我要睡了。你來不來?」他打著呵欠問在中,在中又是氣又是急,嚷嚷著沒洗澡怎麼睡,一面被允浩擄到床上,被子一卷,允浩他大爺自個兒酣然入睡了。

------------------------------H---------------------------

 

 

允浩第二天醒來的時候身邊一個人也沒有,櫃子整整齊齊的乾乾淨淨的,還擺了一瓶盛放的百合。他依稀記得睡前的病房很是淩亂,可是現在看來卻乾淨得有點奇怪。昨晚在中和他同心協力創造出來的那種曖昧的,充滿情欲的氛圍,現在被正常的醫院氣氛給取代了。

「啊,你醒了。」經紀人走進來自然的招呼。「剛才我進來吵到你了嗎?」

允浩一邊揉眼一邊怔怔的應了幾聲,經紀人出去領了大夫進來,大夫給開了點補藥,又打了一針就宣佈他可以出院了,但是未來幾天必須好好休息,並且調養好身子。經紀人一邊領著允浩往外走一邊念叨不知道那些猴精在家有沒有好好休息,可別又爬不起來,話裡的意思竟是不知道在中昨晚來過,要不是腰骨那還泛著一絲愜意的酸疼,允浩真要以為昨晚只是他的一場春夢了。

 

 

他們直接去公司開會,最近公司在和SBS研究東方神起的專署劇場節目事宜,作為藝人禮貌上必須出席研討會,其實是沒多少事情好做的。允浩正襟危坐保持傾聽的姿態,眼角卻在留意在中,在中凝視著指間隨便玩弄著的圓珠筆,明顯沒在狀態,對他卻沒一絲異態。這可和允浩的猜測不符,他還以為在中會忍不住吵醒他大罵他不衛生,或者睡醒再來總清算,可是在中卻偷偷溜了回去,他的心思,允浩是越來越摸不透了。

開完了會,晚上還有個廣播要上。有天呵欠連天的找了個休息室補眠,俊秀和昌珉自有去處,要往常在中也會和公司裡的朋友說說話,可今天他卻往樓梯走,拄著個拐,也不怕跌倒。允浩和經紀人正說話,一眼瞧見他要上樓梯,連忙奔過去扶住,經紀人只得自己走開。

在中也不推他,也不理他,自顧自往上艱難的走。允浩被他搞得煩了,直接把他打橫抱起往樓上走,在中的拐杖吃驚之下差點打到他,他瞪在中一眼,在中低下頭不理他。

 

上到了頂樓,允浩仍不停止,徑直走向天臺,天臺的門是關著的,他略把在中往那方向甩了甩,在中早伸出手,哢嗒一聲門被推開,正好允浩力氣用牢,又把他抱回來。兩個人默契十足,要在往常早就相視大笑,今天卻誰都沒說話,允浩把在中放下,在中自己拄了拐在天臺上繞圈,允浩就倚在欄杆邊看他。他突然明白了上次和在中在天臺上在中的心情,他現在也想抽一根煙,一根就好。

在中繞了一會,看來是累了,站著不動。允浩緩步踱到他背後,淡然問。

「要不要靠著我?」

在中低眼看著地面,九月的風確實已帶了寒意,他的黑髮再一次被吹得非常漂亮灑脫,但表情卻早沒了上一次的淡定。

「你不能坐吧?」允浩看他不說話,又問了一次。「累了就靠著我啊?」

在中搖搖頭,突然鬆開拐杖,緊緊的抱住了他。

手緊緊的環繞過允浩的肋下,金屬和水泥碰撞發出清脆的蹭響,允浩愣了愣,隨後微微後仰,把在中的重量分擔了一部分到自己身上。

「允浩。」在中叫他, 又和以前一樣飽含著深情和掙扎的叫他。「wuli允呐。」

允浩想嘆氣,氣卻哽在咽喉裡嘆不出來。

「不要這樣。」他淡淡的說。「在中,不要這樣。」

在中只是搖頭。

「允呐,我想喜歡你,我真的想永遠喜歡你的。」他的聲音像是哽咽,允浩不禁懷疑他也許流了眼淚,但是他知道——他知道在中不會哭的,他到底是驕傲的。

他不應聲,只是聽在中夢囈般的說下去。

「可是我有時候更想一個人,允呐,我本來就是一個人,可是我一直不太開心,我以為兩個人我能更開心一些,我就可以不再渴望我得不到的那些。可是和你在一起,我還是有缺點,我還是不完美,我還是會覺得孤獨,允呐,我還是會痛苦。」

「我也不知道我在想什麼,我有時候覺得你是最好最好的一個,有時候又覺得你簡直平庸得讓我看都不想看。有的時候,我願意永遠和你在一起,哪怕你瞎了眼斷了腳,你在我眼裡簡直會發光,可是有的時候我連多看你一眼也不願意。」

「允呐,你對我好,我怎麼不知道,我喜歡你,我也知道的清楚。但是我沒辦法逃脫那感覺,我總是會厭倦,我掌握不了我自己,我也沒有辦法,我控制不了我自己‥‥」

允浩突然什麼火氣都沒有了,不管在中怎麼善變,他總是沒有騙他。

「你把戀愛當成什麼?靈丹妙藥嗎?」他溫聲道,捋著在中的頭髮。九月的太陽依然灼熱,在中的頭髮也帶著太陽的香氣,柔軟而溫暖。「不管和誰在一起,你該有的優點缺點,還是一個也不會少。你和誰在一起的時候會覺得自己特別完美?別告訴我敏姐姐。」

提到之前的女友,在中不由得流露一絲赧色。

「那不一樣!」他嘟嘴道。「她是我的初戀,我那時候才多小!你和他不一樣的。」

允浩真想親他。

「行,你說怎樣就怎樣。」他收緊回摟在中的手臂,簡直恨不得把他揉進自己懷裡。「昨晚疼不疼?」

在中臉紅了,低頭呢喃半晌才吃吃艾艾的說。

「還好。」他突然記起憤怒,抬頭換了個表情大罵。「你這個王八蛋,大騙子——」

允浩肯定用嘴巴來封口了,這都不帶猶豫的。

唇舌相交,什麼話都是多餘的,在中再有什麼想表白想叫允浩諒解的話,也只好下次再說了。

 

 

 

那天晚上上完了廣播,在中早早的就讓允浩幫他洗澡,兩個人在浴室大鬧,雖然未曾真個銷魂,也把進來要催他們的昌珉給鬧了個面紅耳赤。洗完了在中香噴噴的被允浩抱到床上,摟著允浩撒嬌發癡好一會才恍惚睡去。允浩看他睡了,起身披衣下床,走到客廳問俊秀。

「有煙嗎?」

俊秀在沙發上打遊戲,看他要煙倒意外起來,丟了一包煙問。

「怎麼了?」

允浩搖頭,叼著根煙在俊秀身邊坐下,看俊秀玩了會電腦遊戲,俊秀一眼在電腦上一眼瞥他。

「你幹嘛?不說話。」

允浩不答話,只是把自己展平在沙發上,沖天花板吐煙圈。天花板被電腦螢幕映的五光十色,他盯著那光點,看它變換閃爍,直到眼睛受不了,流下淚來。

 

 

接下來的日子自是順遂無事,他們倆就是有心想鬧出點事也沒有時間了,日韓的公司仿佛達成一致要在年末給他們點顏色瞧瞧,常常是早上在日本,晚上回韓國,除了吃飯睡覺就是工作,是人都會累的。在中首先就不行,他體力本來最好,但是拖著條傷腿東奔西跑總是傷神,雖說腿是可以不拄拐了,可他還要復健,更比其他人累上三分。他又好強,人前不肯說累,永遠是他最有精神最鬧騰最閒不住,人後偷空靠著允浩休息,還想逗他,嘴才張就沒力氣,只能軟軟的說幾句話。

「允‥‥今天打遊戲滿厲害的嘛‥‥看不出來‥‥」作孽的語氣,懶洋洋高高在上,又嬌又媚,別人看來定是跋扈的,允浩卻只覺得可愛。

「比你稍微厲害一點點。」他心不在焉的摸著紅潤唇瓣的邊緣,手指刮蹭遊走,在中瞄他一眼,允浩裝沒看到。「今天的復健做好了沒有?」也許趁他去洗澡,這個小懶豬又偷工減料。

「做好了,papa。」在中嘟著嘴不耐煩的看他,作勢咬他手指。

「敢咬我,欠教訓的小子‥‥」

「你大白癡‥‥」在中聲音漸弱,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睇著允浩,允浩忍不住俯首,才要親上,就有人很欠揍的大聲嚷嚷。

「哥,看到我的內——」門才被吱呀打開,就又被驚慌合上,發出巨大聲響,允浩火速直身怒瞪門口。

「誰啊!」好事被打斷的典型怒吼。「進來!」

這一次,木門被小心翼翼的推開了。昌珉愧疚的覷著幾乎快消失到允浩背後的在中,囁嚅的巴著門只探進個腦袋。

「那個,在中哥,你看到我的內褲沒?」

在中趴在允浩腿上只是臉紅,昌珉不得要領的嘟囔一會兒合上門落荒而逃,允浩本來也害羞的,可這兩個人都比他害羞,他反而倒好了。扳著在中呢喃好一會兒,在中才翻過身來,紅暈尤是滿臉,允浩越看越愛,把他摟在胸前,嘴巴裡也不知說著什麼,喃喃的就親了上去。在中略微掙扎,也並不反抗,閉眼和他接吻。允浩且笑且親,漸漸把在中壓在沙發上,渾身上下的揉搓,在中閉目只是喘息,允浩越發大膽,什麼地方都摸了,直把在中招的喘息連連嗯呀不斷,才湊到在中耳邊低語。

「PAPAがあなたの體をちょっと検査する,良いですか?」前些日子大家租了片一起看,他什麼都沒記得,這句話倒學的挺溜。

在中反應了一下才聽懂,白了他一眼咬唇抗議「papa、先回はイダイ~絕対嫌だよ!」

允浩哈哈大笑,一句「確かに暴れるのは好きですよね?」,在中氣得直翻白眼,被他生生壓下去非禮,嘴邊不忘抗議,卻再說不了日語,只懂韓語呵斥,沙發吱呀直響都有得怪允浩,待到允浩真進去了,他又早說不出話來了。

 

一時雲收雨住,兩個人賴在沙發上說話。看得出在中想睡了,眼皮一下下的往下合,呵欠也一個接一個的打,卻偏偏要和允浩說話,允浩讓他睡他還不答應,摟著允浩只是要聽允浩說話。允浩是個最不會說情話的人,其實他也不是不會,只是不好意思,一邊幫在中清理一邊撒嬌想賴,在中眯著眼聽他說了一會也睡了,允浩把垃圾包裝了一下,走到客廳想丟,正看見昌珉在那玩電腦,他玩心一起,走到昌珉旁邊嚴肅的坐下,也不說話,就沉默的盯著昌珉看,昌珉果然被他整到。

「哥,我也不是故意的嘛‥‥」一派認罪的態度轉身面對他,還學日本人雙手合十高舉過頂。「下次我會記得敲門的。」

「我還好。」允浩其實想笑,但他繃著。「你在中哥害羞的,你別拿這個笑他。」

「不會不會。」昌珉放心了,抬起頭狡黠的沖他擠擠眼睛。「哥,你放心,你和三星那個大小姐還有聯繫的事情我都沒和在中哥說了,這種事情,我更不會拿出來笑他的了。」

允浩一窒,這小子真該去當狗仔隊,他不過和林月伊發了幾條短信,怎麼就被昌珉知道了。

「朋友而已。」他略微不自在的說。「你在中哥的朋友也不少,我怕他說嗎。」

昌珉興味瞥他一眼。

「哦,看來seven哥他們你也都知道了。」他一副挑事態度。

娛樂圈就那麼點大,說到底誰不認識誰。允浩雖然不知道seven和在中算是要好,但是他們認識,他還是知道的。

「他愛幹嘛,我是管不動的。」他不露聲色的說。昌珉到底太嫩,也是沒防心,被這麼一套話就出來了。

「那是,在中哥愛幹嘛誰管得動,你越是說他,他還偏偏越要和你對著幹呢。我好心叫他不要和有些人來往,他也不聽。」他哇啦哇啦的和允浩倒苦水,看來鬱悶挺久的了。允浩眼睛一眯,在中出去喝酒,他從來也不管是和誰,可聽昌珉的意思,金在中往來的人很雜啊。

「下次我們一起說他好了。」他試圖籠絡昌珉,誰知昌珉竟被這話提醒了。

「疏不間親,哥你愛幹嘛幹嘛,別拉扯我。」他重新啟動了電腦桌面,「我啊,可不想再管在中哥的事兒了。麻煩,還不討好。誰愛操心誰操心吧,我反正不管了。」

允浩微慍。

「你不管,誰管?」

昌珉轉頭瞥他一眼,眼神十足優越。允浩馬上意會自己說了蠢話,還有誰管?不就是他唄。

他訕訕起身回房,在中趴著睡得爛熟,根本沒意識到自己剛才被昌珉給賣了。允浩捏捏他的臉,又親他一口。

「你總是這麼麻煩。」他沖在中皺皺眉。「總是讓人不省心。」

他知道他說在中也沒用,在中總覺得別人都是好的,再怎麼品行不端也有好的一面。他就是這樣,說也沒用。

 

他正想著怎麼才能處理這事兒,手機響了,月伊發短信找。允浩看著月伊的短信,一派悠閒自如的生活趣事,倒不由得大大解憂。月伊這女孩子對他是真夠義氣,被他三番四次的耍弄也不生氣,上次陪他在江邊走冒了風,回去重感冒也是別人周周轉轉告訴允浩的,允浩倒覺得過意不去,發了短信問候,月伊也不見怨懟,兩個人曖昧不成,安于朋友,反而都覺得輕鬆起來。

月伊短信末尾問允浩:哥,你最近好不好?允浩正想從這作答,拇指盤旋在按鍵上卻怎麼也按不下去。他原本對月伊是可以敷衍的,但是因為把月伊當成了朋友,這一問未免就勾起了他的心事。

他當然很好,沒什麼不好的,他就沒有不好過。事業自然是蒸蒸日上,身體也只是偶爾出出狀況,在中愛玩貪新鮮,一時厭倦了說分手,就算再決絕也不過是手段而已,他輕鬆挽回局面。現在兩個人不是又如膠似漆了?月伊這邊總算也妥當的解決了,他不用再懷著負疚心理,大家開始真的只是做朋友。男人女人都搞定,他還有什麼好要求的。

在中翻了個身,允浩一手順順他掛在臉上的頭髮,一手收拾心情發了個我很好,開始談別的事。在中卻握住他撥頭髮的手指不放,允浩低頭看去,在中正狡猾的對他笑。

「醒了?」他用眼神問,在中笑著點頭,他也笑了。

他真的很好,沒有什麼可煩惱,他非常好。

可是他騙不了自己。

可是他其實並不好。

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渴望什麼,或者說他其實知道,只是一直在欺騙自己不願意正視他在渴望什麼。他曾有過和在中一起慢慢培育出來的珍貴寶物,可是它被在中一手打破了。正因為在中也是這樣的珍視,所以他才如此輕率的就打破了它,拋棄了它,就算在中很快後悔,很快加倍的珍惜呵護,裂痕也是癒合不了的。

而他,他站在黑暗裡捧著那寶物,捨不得放手,又不敢再投入。

信任一旦破碎,允浩不知道還有什麼辦法能夠挽回。他用盡了全部的心機去搶回在中的興趣,但是卻發現再難毫無負擔的快樂起來。他真恨在中,最恨他的懵懂他的衝動,可是他又有什麼辦法。

他就是喜愛這樣的在中啊。

 

「你在想什麼?」在中纏上來耳語。「你好冷‥‥」

而在中是火熱的。

允浩順從的躺好湊到在中頸間輕拱,在中癢的發笑起來,帶的他也微微的震。

「睡吧,明早還有飛機。」他有一下沒一下的戲弄在中的耳垂,在中嗯了一聲,乖巧的閉上眼睛在他已經有鬍渣的臉上磨蹭兩下。

「允呐,要夢到我哦。」他心滿意足的說,允浩苦笑說好。在中這陣子簡直變本加厲的愛撒嬌,讓他更放不下。做愛的時候也好,撒嬌的時候也好,任性的時候也好,沮喪的時候也好,他放不下,他都迷戀。

但是在這迷人誘人的溫柔背後,他仍然一個人在黑暗裡走著,他看不到光。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