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一連一個星期,我每天都會在五點二十分的時候驚醒,醒來時無一例外地觸到臉上一片冰涼。但關於夢境依舊一無所獲,除了允浩這個名字。我甚至將允浩鍵入搜尋,希望能在網路上找到什麼,雖然出來了很多的人名,什麼李允浩,王允浩‥‥但直覺告訴我這些都不是。

一個星期的缺覺,讓我的黑眼圈看起來特醒目,我刷牙的時候,都被鏡子裡的自己嚇了一跳。對著鏡子扮了個鬼臉,發現自己果然可以去演鬼片了。

我準點進入班級,發現孩子們今天跟打了雞血一樣,異常的興奮。雖然平時就夠鬧騰的了,但今天似乎已近瘋癲。我默默地後退幾步往旁邊一看,發現隔壁班的狀態也相差無幾。

怎麼了?整個年級集體中毒了?

我帶著深深的疑惑站在教室門口遲遲不想進去,本來就頭疼的腦袋如果再去接受噪音的荼毒,那麼就離神經衰弱不遠了。我嘆了口氣,伸手撈了張離大門最近的椅子,坐在走廊上閉目養神。

「哎呦,韓老師,昨兒個沒睡好啊?」我睜開眼睛對上建築系系主任胡志文閃著金光的金邊眼鏡,心裡不由自主地打了個抖兒。

「昨晚看教研材料看的晚了。」我回答,心裡默默哀悼即將離我而去的考勤獎金,面上依舊非常鎮定。

「是嗎?」胡志文依舊笑瞇瞇的,只有眼裡一閃而逝的寒光能顯示他不怎麼明亮的心情。他看了我一眼搖了搖頭,一幅語重心長的樣子,「小韓啊,你們吳主任可是很看好你呀。年級輕輕地,還是事業為重,不要老搞些情情愛愛的。今天就算了,下不為例。」

我看著他背手遠去的身影,無語凝噎。是我理解的意思嗎?我真是冤枉啊!我仰頭望天,卻聽見旁邊有賊笑傳出。

「小李子,出來!」我轉頭寒光準確抓住隔壁門角裡偷漏出的一雙眼睛。隔壁班的班導,人稱小李子,比我早一年入校,平頭個子矮矮瘦瘦的,極像沒有發育完全的宮廷小太監。

他掛著極賤的笑容學著胡志文的學究樣背手緩步走出來:「小胡呀,要以事業為重,不要老搞些情情愛愛的喲~~~」

「滾!」我對著他的膝蓋就是一腳,對於此等賤人是不用吝嗇暴力的,給點陽光就燦爛說的就是這人。

他踉蹌了幾步,又不怕死地往我跟前湊:「不過說真的,你最近夜間活動很豐富嘛,什麼時候交的女朋友都不跟哥們兒說的?」

「去死!」我咬著牙又是一踹,「把你腦子裡的齷齪思想放乾淨,我失眠不行嗎?!」

「行行行!」他哀叫著從地上爬起來,總算老實了。

「對了,今天孩子們怎麼了,都這麼興奮的?」

「你不知道?」小李子鄙視地看了我一眼,「你這班導真是夠不負責的。」

「別廢話!」我給了他一腦勺。

「你!別動手動腳的啊!」他跳起來橫眉瞪眼的。

「說!」我的耐心不好,已經快用光了。

「好好好,我說。你聽說過U-Know嗎?」

「U-Know?沒聽過。」我果斷搖頭,「什麼人物?偶像明星?」

「也對也不對。」小李子搖頭晃腦地裝神秘,「說不對呢?是因為人家是正正經經的建築設計名師,畢業于H大,牛人一個,得獎無數。他的建築設計公司在行內很有名,原本在海外做業務,今年剛回國發展。簡單說就是一個精英加鑽石王老五。說對呢?是因為據傳,此人英俊瀟灑風流倜儻,魅力指數與當紅偶像不相上下。」

「比我帥?」我自動忽略前面牛逼哄哄的履歷,我不會承認我這是嫉妒。

小李子上上下下打量了我一番:「憑良心講,你們不是同一卦的。用學生們的話來講,他是帥,你是美。」

我面無表情的看著他,他被我看的慢慢往後挪,「別介啊,這可不是我說的,有氣別衝我來成嗎!」

「不成。」我磨拳擦掌,慢慢站起來衝他走前。

「唉唉唉唉~你還來真的啊!」他捂著被我重拳打到的肚子,哭喪著臉,「是孩子們說的啊,他們還說你是本校新一代校花來著。你都不看學校論壇的嗎?你可是名人!你就沒有發現你上的公共課上座率超高嗎?」

「沒發現!」我囧著臉,內心複雜。雖然被人稱讚是好事,但有男人喜歡美這個稱讚嗎?我在內心默默地嫉恨上讓我知道這個事實的間接人—U-Know,好樣的,我記住你了。

「不過,你還是沒說他們為啥這麼興奮?」

「哦,對哦,被你一打岔,都忘了。」小李子恍然大悟回到正題,「這週六,U-Know被請來演講。這幫孩子在賞析課上欣賞過他的作品,心馳神往很久,終於如願,所以嘍~~一個個都瘋了唄。

「原來是這樣!」我咬著牙獰笑。

「你要對人家做什麼?」他警惕地看著我。

我燦爛一笑:「怎麼會呢,只是週六我正好有空,就順便去瞻仰一下他的尊榮唄。」

小李子抖了抖,斜眼看我:「提醒你,別使壞招,這人可是院方花了好大力氣請來的。」

「我是這麼沒譜的人嗎?」我義正言辭地指責他。

他卻立刻毫不猶豫地重重點頭:「我不會忘了這幾個月被你整的有多慘。」

切~~我撇撇嘴,問他:「你週六去嗎?」

「不去。我去幹啥,對他又沒興趣。再說,俊秀那邊我還得去照顧一下。」說起俊秀,小李子倒是難得地正經起來。

我的心也有些沉沉的:「還在醫院啊?」

「嗯。」我和小李子對視了一眼,默契地略過這個話題。按理說我和金俊秀完全算不上熟,他是小李子的鐵哥們,我知道他的時候,他已經出事了,我連他的面都沒見過,所以指望我對他多上心也是不可能的。但不知怎的,今天突然聽小李子提起,卻心裡異常的難受,有種與他相識多年感情很深的錯覺。但這怎麼會呢?

我甩甩頭,拋下這個荒唐念頭,不再去想它。

 

週六,我踏進學校大禮,裡面人山人海,座位早已搶光,站著的學生把禮堂擠得滿滿當當的。幸好,我事先討了張入場卷。我在心裡慶幸,在擁擠的人潮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喲,還是前排。我坐下後發現左邊的位子上已經坐了人,是個很英俊穿著西裝的陌生臉孔。

「你好。」我對上他的視線,出於禮貌,跟他打了聲招呼。卻沒想,他似乎非常震驚,眼神強烈地死死盯著我看,我被他看的發毛,又不知其所以然,伸出的手就這麼尷尬得僵在半空中。

「你好!」我加重語氣又說了一遍。

他愣了幾秒才反應過來,伸出手握了握我的手,臉上怪異的表情雖有所掩飾但依舊沒藏住幾分:「你好,我叫沈昌珉。」

「我叫韓在俊。」我禮尚往來地報了自己的名字,然後敏感地發現,沈昌珉在聽到我的名字後明顯地鬆了一口氣。

他為什麼這種反應?我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但畢竟是第一次見面的陌生人,冒然問他總歸不太好。我壓住自己的好奇心,和他隨意地繼續閒扯了幾句,瞭解到他也是一名建築設計師。

「韓先生是老師啊,看不出,真年輕。」沈昌珉笑著說,「不過,你是教歷史的,對建築設計也有興趣?」

「那到不是,連U-Know的名號我都是前天剛剛得知的。被學生硬拉來,反正沒事,過來勵志一下。」總覺得沈昌珉的話帶著試探的味道,我在心裡默默地皺了皺眉。

「原來是這樣。」沈昌珉的眼睛總算帶上笑意,一幅終於放心的樣子。他到底不放心什麼?怪異的感覺越來越濃重。

就在這個時候,舞臺上的燈光亮了,主持人笑盈盈地站在臺上,開始說開場白。我和沈昌珉聞言相視一笑,住嘴安靜看向臺上。

主持人慷慨激昂地在介紹U-Know輝煌傳奇的簡歷,台下的學生隨著他的介紹毫不吝嗇他們的尖叫和掌聲。好吧,我承認此人的確非常牛掰,但氣氛也過於熱烈了吧。

就在我止不住吐槽的時候,U-Know終於千呼萬喚始出來了。我看到一個修長的身影緩緩走上講臺,首先是一個側臉,然後,他站到了台中央,整個人清晰的印在了我的眼中。瞬間,我的心臟像被重拳打中一般,整個大腦轟的一聲一片空白。

我怔怔的望著U-Know,他的確很帥,不僅是相貌,還是氣質。一身黑色西裝,臉部輪廓分明又冷漠,只是靜靜地站著就覺得氣勢驚人。

整個演講過程,我都處於真空狀態,我的身邊似乎有一個看不見的屏障阻礙了周圍的一切,我只能看到U-Know的動作,只能聽見他的聲音,那低沉的嗓音像大 提琴的獨奏一聲一聲纏繞住我的耳膜,帶來陣陣心顫。有好幾次,他的視線從我身上劃過,我都本能地低頭躲開,連我自己都說不清這是為什麼。

 

演講一結束,我就逃也似地順著人潮往外擠,心臟過於快的跳動讓我非常不舒服。好不容易呼吸到外面新鮮的空氣,我只覺得身心俱疲。太荒謬了!我大口地呼著氣,平緩心跳。休息了幾分鐘才感覺好過了很多。

真不應該來的。我想著,疲倦地往校門口走。今天狀態實在欠佳,打車回去吧。

我在校門口伸手準備攔出租,手腕卻在下一秒被人緊緊拽住。我錯愣的轉身,沿著那雙好看的手往上看。

U-Know?!!怎麼會是他?

「我送你回去。」他有雙墨黑墨黑的眼眸,沉沉的讓人淪陷。

「好。」我恍惚的聽見自己的聲音,軟軟的毫無節操。

 

 

 

 

 

 

 

 

 

第四十三章

 

我坐在內飾一看就很高級的車裡,感到局促不安。旁邊一直未離開過的視線也讓我倍感壓力。我一直裝作東張西望的樣子,讓自己看起來自在些,但自己也知道這只是欲蓋彌彰。

「我臉上有花嗎?」我忍無可忍地轉頭看他。

「沒有。」他平靜地吐出兩字,轉過頭去。而我卻被這兩字噎得死死地。

算你狠!我心裡狠狠地對他比了個中指,木著臉住嘴平視前方。

車裡平穩地停在我家社區門口,期間車內一直保持著詭異的沉默。我望著車窗外的自家社區,內心有種前所未有的幸福感。終於到了啊!

「非常感謝送我回家。」我微笑著轉頭向他致謝,「那麼‥‥再見。」我向他伸出手,但他卻遲遲沒有接過的意思。這個場景好熟悉‥‥我默默地收回手,轉身拉開車門。

我的一隻腳剛剛踩到地面上,左手就被人拉出了。「有什麼事嗎?」我嘆了口氣轉頭,對上那雙平靜無波的眼睛頗感無奈。

「能上去坐坐嗎?」他說,我瞬間愣住。反應了半晌,終於訥訥地開口:「我家有點亂。」在中華民族的文化傳統中,這句話就等同於委婉地拒絕了。我想他作為一個成熟的精英是不會聽不出此中深意的。

卻不想,他說:「我不介意。」於是,我能怎麼辦呢?我只能僵笑著領著他向自家簡陋的小屋邁進。

 

「請進。」我側身讓客人先進。U-Know邁著筆直的長腿不急不慢地踏進去。「要脫鞋嗎?」他停在玄關處問我。

「哦哦,脫鞋在鞋櫃裡,我給你拿。」我迅速關上門翻拖鞋,但我極少領客人回家,自然的,鞋櫃裡也不會備上多餘的脫鞋。我尷尬地朝他笑,剛想說『直接進去就好』,U-Know就彎腰伸手從鞋櫃的角落拿出了一雙粉嫩粉嫩的小兔子拖鞋。

我囧著臉看著那雙被我徹底忽視的女式拖鞋,反應極快地搶過那雙拖鞋套在自己腳上:「我穿好了,你就穿我的。」

「女朋友的?」U-Know眼神深邃地盯著我的腳看,不知是不是我的錯覺,總覺得U-Know的眼睛裡有道道寒光,淩厲地將粉紅拖鞋碎屍萬段。

「不是,我表妹買的放我這兒。」我謹慎地回答,微微挪動了下雙腳,「你先坐會兒,我給你泡茶?」我快速向廚房走去,以躲避這種奇怪的氣氛。

 

我在廚房呆了十分鐘,才磨磨蹭蹭地拿著茶杯向客廳挪去。誰知,一踏進客廳,我就接收到U-Know的視線。這位仁兄怎麼這麼喜歡盯著我呢?壓力山大呀!我手抖了一下,滾燙的茶水就灑在了我的手背上。

好燙!我忍住嚎叫,穩住雙手,不讓杯子砸在地上。努力維持著淡定的表情向他走去。「久等了。」我把茶杯放在他面前,燙到的左手緩緩的背到後面。不想在這個人面前丟臉。這個認知在我的腦海中非常的強烈。

「手伸出來。」他突然說。

我笑著裝傻:「怎麼了?」我的笑臉卻在他淡淡的凝視之下慢慢地僵住了。對視了十幾秒後,我終於放棄,把左手伸了出去。

他低頭極度認真地檢查我的手背,我呆呆地看著他垂下的睫毛,一根一根纖長分明地像撓在我的心頭,酥酥麻麻的滋味沿著中樞神經直達腦際。

「燙到了。」他輕輕的拉起我走向廚房。我感受著他輕柔的力度,有種自己是易碎品的錯覺。這人原來很溫柔。我模模糊糊的想著,嘴角不覺的翹起了一個弧度。

 

我現在站在廚房的水池前全身僵硬,剛剛的混沌感瞬間消失,我能清晰地感覺到我身上的每一根骨頭都在發出咯吱咯吱的顫抖。原因無他,任誰被一個剛剛認識的陌生人親密地從身後環繞住,都會有我這種感覺。何況這個情況還是用於兩個大男人!

我死命地往水池邊靠近,直至再無壓縮的可能,但後背依舊能感受到溫熱的氣息從那個寬闊的胸膛上傳出來。直到被他這麼環著,我才驚覺他比我要整整高出半個頭。

涼水一直不間斷地沖刷在我發紅的手背上,手背一陣冰涼,但臉頰卻不可抑制地滾燙起來。「好了好了。」我慌亂地擰上水龍頭,胳膊一拐想推開他的雙臂,卻紋絲不動。我錯愣地抬頭看他,他垂著頭看不出神色,我們就在那裡僵了好幾秒,直至他鬆開了手。

「你‥‥」他突然抬頭,嘴角緊緊地抿起,我被他看的發毛,默默地往後挪。

「你叫什麼名字?」我隱隱感到他眼裡翻湧的波濤,怔怔地回答他,「韓在俊。」

「沒有改過名字嗎?」他一個大踏步,壓迫性地盯著我的雙眼。

「沒有。肯定沒有。」我的腰抵著料理台,在我話音一落的時候,我明顯的感受到了濃烈的失望在他的眼裡蔓延。他失望什麼?我的名字很重要嗎?還有,沈昌珉似乎也對我的名字特別的在意。

我一片迷茫,U-Know卻猛的轉身,背對著我說:「今天先告辭了,再見。」我看著他的背影快速地消失在我眼前,然後就傳出大門的關門聲。

我走出去,看著茶几上沒有動過半口的茶杯,突然覺得悵然若失,我在若失什麼?我無力地不去思考,最近讓我心煩的事很多,今天尤其多,好像有無數個迷霧籠罩著我,而在那圖迷霧的前方,有一個對我非常重要的答案。

 

之後一個星期,U-Know都沒有出現,再後面的一個星期,他幾乎天天出現在學校門口,我一直懷疑他掌握了我所有的排課時間。今天,下了課我緩步向門口走 去,果然又看見他的黑色轎車停靠在學校門口。我在若干視線下硬著頭皮快速挪動。實在是因為他來的過於頻繁,他又長的過於醒目,導致校園裡掀起了一股八卦的熱潮。

「你知道這樣很奇怪吧?」我坐上副駕駛座後怒視他。

「怎麼?」他平淡的說。

「你!」我一口氣提不上來,「總而言之,你不覺得的我們見面的太頻繁了嗎?」

「還好,每天只有半個小時,頻繁?」他很真誠地問我。

我默默地看著他,覺得深深的無奈:「我們既算不上摯友,更不是情侶,你不覺得一個大男人天天接另一個大男人是一個很奇怪的現象嗎?」

「這樣啊。」他半晌說。

‥‥然後呢?同學?我扶額躺倒在座椅上。此次談話無疾而終。

也許是因為這個星期頻繁的相處,他在我眼中神秘的光圈倒是消失了很多。雖然心臟還是會出現不規律的跳動,但就我而言,已經自在了很多。

 

「今天吃什麼?」他突然問我。我愣了一下,想了想說:「火鍋。」於是,我們就去了那家我真情推薦的火鍋店,還未到飯點,裡面已是滿座。所以,我們只能拿了號牌在店門口等著。

我百無聊賴地站著等待,一轉頭,就看見旁邊的U-Know一身筆挺的西服冷肅地站著,那架勢好似這不是人聲鼎沸的火鍋店,而是星光大道的紅地毯。我溜眼往四周瞧,果然看見旁邊的小姑娘們都小聲議論著,偷眼看他。我忍不住笑了出來,那幾個小姑娘被我的笑聲一驚,看向我羞得滿臉通紅。

「抱歉。」我笑著向她們擺擺手,她們也笑了,眼睛很明亮的樣子。花季少女的笑臉總是特別的陽光,我不由地多看了兩眼。

「你在看什麼?」我聞聲轉頭莫名其妙地看著U-Know沉了幾分的眼睛。

「沒什麼。」我回答,卻馬上發現U-Know渾身的冷氣開的更旺了。

氣氛很尷尬,就在這個時候,U-Know的電話響了。我呼了一口氣,電話裡是一個高亢的男生,在我這個距離能聽的很清楚。

「怎麼了,吃飯。」

『老大,你怎麼不叫我?』

「自己吃。」這是U-Know冷酷的回答,我突然靈機一動連忙對電話裡喊:「來吧,一起吃火鍋。」然後,收穫眼刀一枚。

「呵呵,人多吃火鍋熱鬧嘛。」我笑著裝傻,實際上,我想著多一個人會不那麼尷尬。U-Know淡淡地瞥了我一眼,看的我悻悻的。他收回視線對電話裡的人說:「仁愛路,乾味火鍋。」說完就毫不猶豫的掛斷了。

「你朋友?」我沒話找話。

「學弟。」

我點點頭,突然覺得電話裡的那個聲音有種莫名的熟悉感。怎麼會有種不祥的預感呢?我抖了抖突然起來的雞皮疙瘩,有點不確定地問他:「那個學弟叫什麼名字?」

「沈昌珉。」

好吧,真是那個禮堂裡的怪人。果然是物以類聚嗎?!我內心嘆息,開始有些後悔自己的一時衝動了。

 

 

 

 

 

 

 

 

 

第四十四章

 

沈昌珉的個頭很高,一踏入店門,我就立刻看到了他。我朝他揮揮手,他看見我明顯愣了一下,大步走過來,對著我就是一幅嫌棄樣。

「怎麼是你?」

「這也是我的臺詞。」我微笑。

「真巧。」他一臉詭異地朝U-Know笑,「老大,怪不得最近這麼不務正業。」

「給你鍛煉的機會,不好?」U-Know抬眼瞥了他一眼,語氣淡淡的。

「我要求加薪。」

「跟有天說。」U-Know夾了一筷子羊肉放我碗裡,對我說,「多吃點,你太瘦了。」

‥‥‥

我瘦不瘦跟你有半毛錢關係嗎?我默默地吐槽,抬頭,果然沈昌珉又用非常詭異的眼神看我了。看什麼看?我瞪了他一眼。他不屑的翹起一邊嘴角,收回視線動筷子。

 

這頓飯吃的非常煎熬,本來以為沈昌珉怎麼也算是個健談的人,但沒想到他比我還惜字如金。所以,到最後,整個進餐過程就變成了我一個人的獨角戲,並且還要忍受著U-Know不停歇的夾菜動作和沈昌珉時不時投射過來的奇怪視線。

我站在店門口等U-Know把車開出來,本來也要去拿車的沈昌珉卻遲遲停在我身邊。

「你有事?」我試探著問他。

他瞥了我一眼,面無表情:「我不喜歡你。」

「哦。」我囧,這人說話一向來是這麼直的嗎?我呆了幾秒,理了一下邏輯,發現他在答非所問,「你有事?」然後我感覺他的臉綠了。

「我看過一張畫,畫裡的人跟你長的很像。」他停頓了一會兒,看向我眼色沉沉,「我還是討厭你!」

「‥‥‥」我突然覺得我和沈昌珉應該生活在不同的星球裡,才會讓我的智商如此低得完全沒聽懂,我正想問問清楚,他又抽風了一般大步離去,而我看著他的背影風中淩亂。這是什麼情況?!我被人討厭了?因為一張跟我長得很像的畫像?直到坐上U-Know的車,我還是處在狀況外中。

「U-Know」我考慮了很久還是決定直接問他,「剛剛昌珉說,他看過一幅畫,畫裡的人長得跟我很像‥‥」我的話還沒說完,車子就是一個急刹車。我驚嚇地看向U-Know,他看著前方,神色平靜,好像什麼也沒有發生,但我卻從他身上感受到一種拒人以千里之外的冷漠。

這種冷漠莫名得讓我覺得難受。

後面的車“嘀嘀”地按喇叭,U-Know重新發動了車子,車子開始平穩地向前滑動。車內空氣很讓我窒息,正當我想說點什麼緩和氣氛的時候,允浩先開口了。

「等會兒有事嗎?」

我愣了幾秒:「那倒沒事。」

「跟我去個地方。」他的語氣讓我無法拒絕,「好。」我只能這麼回答。

 

這是片老舊的居民區,道路不寬,小巷七彎八拐的。U-Know把車停在了外面,帶著我往裡走。明明我從未到過的這裡,但無論是那高高掛在電線杆上的內衣,還是那崎嶇的小弄堂,都帶給我無法忽視的熟悉感。

「這是哪裡?」我追上去問。

U-Know看了我一眼,神色莫名:「我的老家。」我腳步一頓,突然有些心慌。我為什麼對這裡這麼熟悉呢,這不科學?!我甚至有一種感覺,U-Know的老家前應該有一棵巨大的梧桐樹,參天茂密的樣子。

我希望這只是我的個人臆斷,但幾分鐘後,那棵大樹就這麼真實地出現在我眼前。

「這是你家?」我指著眼前的四層小樓說,內心有種見鬼了的恐懼。

「三樓。」他敏感的轉頭盯著我,「怎麼了?」

「沒事。」我一窒,掛起一個微笑。他微微皺眉,但沒有再說什麼。

我走進U-Know的老家,五十多平米的樣子,雖然傢俱老舊,但很乾淨,看得出經常打掃的樣子。「這兒沒人住嗎?」我好奇地問他。

「爺爺去世後就空著,每星期有人來打掃。」他平淡地說。

「哦。」我有些尷尬地笑笑,不知道說什麼。

「過來。」U-Know突然叫我,我應了一聲,快步走進裡屋。「這是你的房間?」我環顧了一圈,只看到一張單人床和一張木頭書桌。突然,我的目光被窗外那棵梧桐樹定住了。

‥‥我好像坐在那根樹枝上看過這個房間。但是,我不會爬樹啊?!這裡可是三樓!我有點抓狂了,這種老是莫名其妙出現的感覺是怎麼回事,難道回去後我還要去精神科轉轉?我突然很想逃離這個地方。

「我想起還有些事沒有做,所以‥‥」我在U-Know的目光下硬著頭皮說,「所以,我好像要回去了。」

「你等會兒。」他看了我半晌說。

我局促地看著他從床下搬出一個紙箱,然後從裡面翻出一本泛黃的畫冊。『我看過一幅畫‥‥』昌珉的聲音不期然地在我腦海裡響起,不會吧‥‥我看著U-Know拿著畫冊向我走來,不可抑制地想往後退。

「我想我真的要走了。」我擺著手慌忙地衝著他比。他不為所動地步步緊逼。「看完再走。」他很堅定的把畫冊塞到我手上。

我在他的目光下,無奈地翻開第一頁,很正常的風景畫。再翻一頁,是建築設計圖紙。我吊著嗓子繼續翻,建築圖紙、建築圖紙、靜物畫、靜物畫‥‥然後,我的手顫抖了。

這是‥‥我?!!畫上的人有著柔和的輪廓,大大的眼睛和細碎的頭髮。雖然嘴角的傻笑破壞了整體柔和的氣質,但這眉眼,這笑容,我在鏡子裡見過無數次。沈昌珉這傢伙,什麼很像,明明是一摸一樣好嗎?!

我驚悚地繼續翻,是我,又一張,還是我‥‥「這是怎麼回事?」我終於失聲喊了出來。

「一樣是嗎?」他站在窗邊,逆著光眼神複雜,「五年前我出過一場事故。在醫院醒來後,總覺得自己得了失憶症,但檢查結果都顯示正常。」

「失憶症?」我驚悚的感覺像在做夢。

「對。」他撇過頭避過我的眼神,「我覺得自己遺忘了一個非常重要的人,那個人從我出國前就一直在我身邊。但我周圍的所有人都告訴我,沒有這個人。」他停了下來,似乎在追憶什麼。我的心臟隨著他的聲音猛地跳動,那種窒息感又湧了上來。

「後來呢?」我忍不住地追問。

「後來我接受了心理治療,終於承認這是一種創傷後遺症。直到一年前,我回國整理老房子的時候,在床底發現了這本畫冊。」他直直地盯著我,眼神強烈的讓我無法直視,「我的直覺告訴我,這就是那個人。我在畫冊的最後找到了他的名字—在中。」

在中?‥‥我的腳一軟,身體一個踉蹌。我狼狽地站穩身子,迅速地翻到最後一頁,果然在右下角發現了兩個小字—在中。

「你就能確定這是你畫的?說不定你吧畫冊借給了朋友,又或者你曾經遺失過,有很多種可能。」我混亂地對著他劈裡啪啦一頓質疑。

「我能肯定,這些畫是我畫的,字也是我寫的。」

「也有可能是有人模仿你。」

「不可能。」他斬釘截鐵的回答我。

室內安靜的都能聽見自己的呼吸聲,我反覆地看著那些畫,但橫看豎看都跟我一個模樣。難道我有一個失散多年的雙胞胎兄弟?如果是這樣,說不定就能說得通,我莫名得熟悉感,我對U-Know奇怪的情緒,都能用雙胞胎奇妙的心電感應來解釋。

「你有沒有想過,說不定‥‥」我開口,卻被他打斷,「我查過,你是獨生子。」

我立刻嗆住,瞪大眼睛看他,「你還調查過我?」

「抱歉。」他說著抱歉卻沒有任何愧疚的樣子,抱手站著,特理直氣壯。我一時之間都有些失笑了。

「你確定對我沒有任何印象?」

「確定。」我翻了白眼,「你以為是韓劇,雙雙失憶啊。從小到大我連感冒都極少,更不用說‥‥」我突然頓住,想起最近的夢?

「更不用說什麼?」U-Know扶著我的肩膀,離我極近的追問。我回過神,對上他那隱隱期待的眼睛。

「允浩,這個人,你認識嗎?」終於,我輕聲問他。然後,我看見他的臉上突然綻開了一朵極炫目的笑靨,他眼含笑意地說:「鄭允浩,是我的中文名字。」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