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三樓的第一間就是您的房間,每天早晨七點準時用早餐,中午十二點準時用午餐,下午六點昌珉少爺準時用晚餐,先生的晚餐得等到他回家之後再做準備,如果有什麼工作沒做完或者有其他安排,通常情況下先生是不會回來吃晚餐的。每天下午三點都會有鐘點工過來打掃房間,那段時間最好不要呆在家裡。」

聽著管家說的關於這個家一點一滴的規矩,在中費神地記錄著。

早就知道這麼多的東西光靠自己這顆腦袋起不了多大作用,這樣大的一個地方,想一想就知道一定規矩頗多,再加上鄭允浩嚴謹的個性,很多事情都是事先安排得天衣無縫,就連這個家裡的一切都打理得井井有條。

「這裡‥‥有什麼地方是不能去的嗎?」

想著通常小說裡的情節,在這樣的豪宅裡,總會有一個神秘的房間,主人的秘密,那是連管家也不知道的事。

陳管家似乎有些奇怪他會這麼問,不過很快便了然地笑了笑。

「沒有。不過先生的房間沒有允許最好也不要進去,至少,先生在的時候進去得敲門,先生不喜歡不守規矩的人。」

「嗯,好的。」

在中答應著,便回自己的客房收拾東西去了。

 

 

原本以為自從來到這裡之後每天便會無法避免地和鄭允浩正面接觸,可天不遂人願。偏偏這幾天是公司年終結算的日子,來了好幾天都沒見著過鄭允浩的影子。只是有時早晨會聽到管家和家裡另兩位保姆議論說先生昨晚回來的晚,早晨一大早換了身衣服便又出門去了。

所以他擔心的那些事情都沒發生。

不論是管家或者保姆都對人很和善,即使他剛來的時候的確時常沒遵守規矩,看在他是客人的份上也就沒多說什麼,況且他後來也很努力地遵守著。

久而久之,他也和這個家的各個成員們熟絡起來。

 

他一直以為鄭允浩真的是打算找人來照顧昌珉才會特地找上和昌珉關係要好的他,卻不知這整件事都是朴有天的策劃,為了幫助他離開那個辛苦又髒亂的海產市場。

直到朴有天來找他。

他原本只是知道朴有天和鄭允浩之間有那麼一點血緣關係,沒想到公司裡的事情也有很多合作關聯。不過朴有天來到鄭家純粹是來看昌珉的,算起來昌珉還能說是他的遠房侄子。

看他和管家打著招呼,看來並不是第一次來鄭家。

昌珉開心地抱著禮物坐到一旁的小沙發上玩弄著,給有天倒了茶,在中便也跟著做到了一邊。

 

陳管家看在中和朴有天也這麼熟悉,便也沒多插話吩咐著另外兩個保姆到廚房準備晚餐去了,走之前忍不住回頭望了一眼。

其實金在中的出現多多少少是令家裡的管家和保姆意外的。

在這之前,鄭允浩確實是杜絕鄭昌珉和其他外人過於親近,然後金在中卻是意外的一個。再加上這個陌生人現在更是住到了鄭家來,他們很多時候都不知道到底應該將這個人視為什麼身份。客人?似乎並不是。可若說是管家或者傭人,分明也算不上。畢竟沒有哪一個管家傭人是住在客房裡。

所以思量再三,還是稱呼他為”金先生”。

 

 

「這裡可比海產市場好多了吧?」

朴有天望了望鄭允浩這個奢侈豪華的家,便也知道金在中這段日子過得不錯。

鄭允浩確實按照約定將金在中給帶回來了,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怎麼回事當時就想了這麼個餿主意。或許很清楚金在中的個性,如果是鄭允浩出手的話,便會有十成的把握。在中的弱點就是太過於迷戀鄭允浩,這次倒是剛好利用了這一點。

「嗯,這裡當然要好得多。」

在中說著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

不論如何,像現在這樣在一個靠近鄭允浩的地方,是他一直都夢寐以求的事,即使明知道不管是身份還是其他的什麼,都不容許他多想,可他還是忍不住。本來也是這樣,他金在中從沒為哪個女孩子動心過,這次遇到鄭允浩,便手足無措了。

他沒有什麼戀愛經驗,所以直到現在都還像是個懷春少女。

「我就知道要是我幫忙你一定不會接受,現在這樣拜託了允浩,我也就放心了。不過倒是便宜了你小子,天天呆在心上人的身邊那滋味不錯吧?」

看他滋潤的樣子,有天瞅了瞅四周沒人也就放下了顧忌開始調侃他。

「你拜託他幫我?」

在中頓了頓。

「嗯,是啊!不然你以為他鄭大總裁哪來的時間陪著你耗啊!」

在中這才反應過來。

原來鄭允浩所說的什麼需要人照顧昌珉的話都只是藉口,他真正幫忙的原因是因為朴有天。怎麼也沒想到是這樣的結果,想著這些心理難免不舒服起來。

或許沒有朴有天,鄭允浩這輩子都不會再見到他了吧。

看他表情不太對,有天疑惑著叫了他一聲,卻也沒見他回過神來。

看來又是在想著鄭允浩的事情。

在中看起來很專注,有天也就沒打斷他,獨自坐在一邊望著他沉思的表情。

 

其實在中是個很乾淨的人,長相清清秀秀很逗人喜歡。或許自己一直照顧他幫助他並不僅僅是由於英生的關係,也不全是因為這個人是自己以前就很熟悉的學弟。有天一直沒想通或者說是不願意去面對的問題,在得知在中對鄭允浩抱著的迷戀之心之後,也就更被他扔到了一邊。

他其實曾經想過和在中換一種方式相處,只是每次都錯失機會。

鄭允浩不可能對金在中產生任何興趣。或許這才是他安心將金在中放到鄭允浩身邊的原因。讓他早些明白過來自己現在所想的有多麼不現實也不是什麼壞事,至少好過他一直在鄭允浩身上浪費精力。

 

他和鄭允浩之間一直有一種特殊的感情在。並不是兄弟親情。

從小兩人就被長輩拿出來比對,幾乎每次他都會不甘心地輸給鄭允浩。即使現在已經過去了許多年,可鄭允浩將公司打理得井井有條而不像他總是漏洞百出這種例子也時常圍繞著他。金在中的這件事上,他也是有些不甘心的。

若不是鄭允浩突然闖了進來,或許他也不會意識到自己對金在中抱有的些許無法言喻的情感。

比起鄭允浩,讓他接受這樣的一份感情倒是容易許多,也迅速許多。

 

「在中,你知道沈熙妍為什麼和鄭允浩離婚嗎?」

在中一愣,從自己的思緒中回過了神來。

昌珉似乎也聽到了令自己感興趣的話題,放下了玩具瞪著那雙大眼睛看著有天。

「允浩他很愛沈熙妍,可熙妍始終不喜歡這種生活。並不是不愛允浩,而是太討厭這種束縛的生活。她的願望是去環遊世界,所以即使再怎麼希望和允浩雙宿雙棲也不可能待在他身邊一輩子。允浩一開始就知道這一點,可還是和熙妍結婚了。」

他怎麼可能不知道?

即使光用眼睛看,他也能看得出鄭允浩望著沈熙妍時那雙沉溺的眼睛。

可那樣的鄭允浩,卻更加讓他迷戀。只可惜那片神情那片沉溺永遠都不會屬於他。就算明知道現在這樣在他身邊也只會讓自己更加萬劫不復,他還是甘心墮落下去。

而朴有天,總是喜歡無情地點醒他。

「在中,別陷得太深了。」

 

 

 

沈熙妍。

這個人恐怕是在中除了自己的母親之外最熟悉的女人了吧。

能夠令鄭允浩傾心的女人,他自然是不可能不去關注的。雖然很少同女人接觸,可沈熙妍給他的感覺也是溫文爾雅無可挑剔。這樣的女人在那所謂的上流家庭也算得上是百裡挑一了,配上鄭允浩也是理所當然。即使摒棄性別而言,他金在中也不可能比得上沈熙妍。

鄭昌珉便是繼承了鄭允浩的睿智和沈熙妍的靈氣,那雙大大的眼睛尤其明顯。

小孩子睡覺總是要哄的。

在中幾乎將整個童話大全翻了個遍,小傢伙總算是睡著了。

幾天下來,他發覺昌珉變得越來越調皮。或許他一直就是這樣,只不過自己沒發覺而已。現在每天晚上哄著他睡覺都得花費好一番功夫,難怪那些管家保姆似乎都不太願意做這件事。他接下了這個工作,保姆管家也就很早收拾妥當在一樓的房間裡開始休息。

 

他倒是幫忙減輕了不少負擔。

可如果不努力做事,他是真的怕對不起鄭允浩付給他的那份高額工資。

幫昌珉掖好被角,在中這才上樓回自己的房間去休息。走到樓梯邊的時候,正好碰上了下班回來的鄭允浩。

他似乎每天都是這麼晚才回家‥‥‥‥

在中想著,朝他鞠了一躬問好。

「昌珉睡了?」

「嗯,睡著了。」

花了他不少時間去哄呢。

「辛苦你了。」

在中怔了怔,趕緊搖頭。

「沒有!一點都不辛苦!昌珉那麼乖又那麼聽話,疼他還來不及,怎麼可能會覺得辛苦?雖然說睡覺的時候的確是麻煩了點,不過我聽我爸說我小時候鬧著不肯睡還非得要背著去屋外面跑一圈才肯睡呢!」

看他鼓著眼睛熱情地講著他小時候的事情,允浩也忍不住笑出了聲。

「別笑啊,我說的都是真的!」

還真擔心他不相信,自己是個從不說大話的人。

「嗯,我知道了,你快去歇著吧。」允浩說著也準備轉身先去昌珉的房間看看,不過很快便突然想到了什麼回過身來,「對了,」

「嗯?」

在中不敢耽擱地回過頭望著他。

「今天幼稚園園長打電話告訴我過幾天要開家長會,我挪不開身,你替我去一趟。」

「哦,好。」

 

在中詫異地回到房間,想著剛才允浩說的話。

他算不上是昌珉的家長,卻讓他去開家長會,這麼看來鄭允浩是不是接受他的存在了呢?還是已經將他視為一家人了?

「呼‥‥金在中你也想得太多了。他只不過是怕沒人替昌珉去開家長會,剛好你又是他請來照看昌珉的人。只不過是個家長會而已,又算不上什麼?再說了,幼稚園的家長會也不會說什麼重要的事兒,只是個形式而已,找誰去還不都一樣。他只不過是剛好碰到你了!如果剛才碰到的是陳管家,那一定就是陳管家去!」

躺在床上胡亂分析著這件事,最終還是發覺自己找不到任何理由興奮。

鄭允浩剛才不是說的很清楚嗎?他挪不開身,沒空,所以才去不了家長會。昌珉的媽媽不在,這個家裡誰去還不都一樣,所以輪到他身上也是理所當然的,況且他現在也算是昌珉的半個監護人。

朴有天讓他到鄭允浩身邊來,或許真的不是要幫他接近鄭允浩,而是讓他看清現實。

現實就是鄭允浩那個古板守舊的人根本不可能對他產生任何興趣,這一點他很早之前就明白了,現在這樣也只是所謂的無謂掙扎而已。

明知道會這樣,朴有天是不是可惡了點。

總是說因為英生的原因才會特別照顧他這個學弟。

英生‥‥‥

在中這才記起,已經好長時間沒和英生聯繫過了。

其實朴有天能夠找到海產市場,知道他在那個地方打工,想必也是英生告訴他的。雖然自己咬著牙什麼也沒說過,可那個聰明的弟弟每天聞著他身上的氣味猜也猜得到他去了什麼樣的地方掙錢養家。

那件事情發生以後,他直到現在都一直沒和英生說過一句話。

他這個弟弟是個死心眼,自己一直沒表態他一定就認定自己還在生氣,所以也沒敢主動打電話來。要是自己一直不說原諒他的話,怕是那小子就一直這麼悶不吭聲一輩子都不知道主動跟他聯繫。

想著這個他猶豫再三最終還是播下了電話。

 

這段日子他吃住都在鄭家,也沒顧得上照顧英生。之前雖然英生也住校,不過因為照顧父親的原因所以得到了學校特許回家來住。父親過世之後,他也理所當然住進了學校宿舍,所以他們親兄弟倆根本沒什麼機會見得著。

英生的手機是朴有天為了方便聯繫送給他的,當然這樣也方便了在中和他聯繫。

其實仔細想想朴有天對他們兩兄弟一直不錯,知道他們有什麼困難從來都是挺身而出,甚至很多時候想要在公司裡給在中安排一個工作,只是掛個名字就可以拿工資的工作。只是在中並不希望得到這樣不付出任何勞力吃白飯的職業,所以最終還是選擇自己在外面過著一個月換兩三個工作的日子。

 

電話接通了,另一頭許久都沒傳出聲音。

在中知道英生正在聽著電話,卻又不敢先開口,於是頓了頓,勾勾嘴角。

「英生啊,是哥。」

「哥‥‥」

果然不出所料。

「最近還好吧?身體怎麼樣?按時吃飯了沒有?」

[我很好,哥,你放心吧,我自己照顧自己沒什麼問題。我聽說你在鄭允浩那裡工作,是有天哥幫忙介紹的,真的是謝謝他了。]

「嗯,我知道,我改天會謝謝他的。」

一頓飯怕是免不了。

[哥,你還好吧?我‥‥]

「你也放心吧,我在這邊好吃好住的別提有多好了。你只要好好完成學業,聽老師的話,等到畢業之後去幫你有天哥做事就好了。」

[嗯,我知道,你放心吧。]

「嗯,那我不打擾你學習了,再見。」

[哥你多保重!]

掛了電話,在中舒心地笑了。

看來他沒責怪英生是對的。英生從小就懂事聽話,那件事想必也是相當自責了,他又怎麼忍心再怪罪?這樣挺好,兩兄弟和和氣氣過下去,父親看到了也會覺得欣慰。

 

 

 

 

<6>

小孩子有些調皮都是理所當然的,活潑好動本就是孩子的天性。所以當在中聽到幼稚園老師說昌珉上課不大坐得住四處東看西看,老師講課也不太認真聽的時候,並沒覺得有什麼大不了。相反倒是覺得,這次看來他來開家長會是對的,如果讓鄭允浩那樣的人聽到老師說這些,恐怕那個嚴厲的父親會責備自己的孩子。

 

「在中,你不會告訴我老爸的,對吧?」

家長會一結束,小傢伙便立馬過來要保證。

這個在中可不能保證。

他可以答應昌珉,只是就怕到了鄭允浩面前什麼保證都給拋到腦後了。所以作為一個有責任心的監護人,他不能隨便做出可能沒辦法兌現的承諾。

「昌珉,為什麼不聽老師的話?」

小傢伙翹著小嘴低了頭。

看來他也知道自己做得不對。

小孩子的自我管束能力本來就弱,有一個鄭允浩那樣的榜樣父親,昌珉將來也不會真的發展成為什麼壞孩子。這一點他一直很放心,雖然對於一般人來說,情人生的小孩也算是半個敵人了,但昌珉對他卻不同。

他喜歡昌珉從來都是出自真心,況且他愛上的是一個男人,一個優秀得讓他第一眼就覺得驚訝的男人。

 

想起第一次見到鄭允浩,那個因為在朴有天的宴會上遲到匆匆進門將他撞倒的人,彬彬有禮地朝他鞠躬道歉,甚至提出拋下整個宴會上的人送他去醫院看看有沒有撞傷。那個瞬間便陷進去了,之後就再也沒逃離過鄭允浩這三個字的魔咒,他也不想逃離。

朴有天得知這件事的時候倍感驚訝,也告訴了他關於鄭允浩已經結婚並有一子的消息。雖然失落,但這麼長的時間他還是堅持下來了。正式和他認識,也就是在霜淇淋店第一次見到沈昌珉的時候,距離他熟知鄭允浩這個人已經一年有餘了。

所以他對鄭允浩,甚至對沈熙妍,都很熟悉。

當然都是通過朴有天那裡去熟悉的。

朴有天這個朋友很盡責,有關鄭允浩的任何消息從來都會告訴他,即便往往看著他那般癡迷的模樣都會及時點醒他,隨後告訴他「別忘了他是個結了婚有了小孩的人,你這樣迷戀他根本不會有什麼結果」。

不錯,這點根本用不著誰來提醒。

鄭允浩是個什麼樣的人他已經摸得一清二楚,所以即便得知他離婚的消息,自己心裡的喜悅也並不是像自己所想的那麼誇張。頂多只是暗自覺得欣喜而已。

 

答應了鄭允浩隨時照看著昌珉,所以他來見朴有天也不得不將小傢伙帶在身邊。

朴有天進門的時候正看到他小心翼翼地幫昌珉鋪墊餐布。

那平常都是鄭允浩做的事情,他時常在推開餐廳大門的時候看到這一幕,只是此時替昌珉做著這些的人便成了金在中,他覺得有些不習慣,或者說有些礙眼。

不知道的人看了這一幕或許會毫不猶豫地認為昌珉是金在中的兒子。

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有天笑著準備走近,卻發覺鄭昌珉和金在中真的有些相像。那雙水靈靈的大眼睛,總是無辜地撲閃著,笑得時候眼睛彎成了小月牙。這麼想著,便越看越覺得像。

猛地回過神來,他長長地嘆了口氣。

自己怎麼會有那種錯覺的?

 

「坐啊!」

在中指了指對面的位置,抬頭朝有天禮貌地一笑。

「怎麼想起請我吃飯了?」

還是在這麼高級的餐廳。

「謝謝你唄!以前麻煩你的事情不少,可沒那個條件請客,再說了,請你這樣的大少爺吃飯怎麼能太寒磣,傳出去還不讓別人看笑話了?」

這是鄭允浩最喜歡的餐廳,朴有天記得這個資訊還是自己差不多半年之前告訴他的。

看來他果真把鄭允浩的點點滴滴都記錄得清清楚楚。

朴有天曾經無意間看到過金在中隨身帶著的那個小本子,他說是由於他健忘,總是忘記一些重要的事情,英生便幫他想出了這麼個法子,隨身帶個記事本,將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記錄下來。

可朴有天看到那個本子的時候,本子裡已經滿滿的全是有關鄭允浩的資訊,是他從自己口中獲得的一字一句。有些時候說這些連他自己都沒仔細想,隨口就說了,卻被他記錄得清清楚楚。

這樣的話,鄭允浩的事他是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忘掉的吧?

「昌珉,多吃點這個。」

「謝謝在中!」

有天聞聲抬頭,在中正給昌珉夾菜,夾的也是昌珉最喜歡的小黃魚。

看來不僅是鄭允浩,現在連鄭昌珉的飲食習慣他也十分瞭解了。

如果他對待人和一份工作都像現在這樣,也不會一個月兩三次地被不同的老闆解雇了。

 

「對了,有天哥。」

「嗯?」

有天一邊吃東西一邊應聲。

「英生的事我也想特別謝謝你,如果不是你的話,恐怕他現在根本沒辦法繼續學業了。你幫我們這麼多,都不知道該怎麼報答好了。」

在中說著撓撓頭,不知道該怎樣表達這樣的感謝。

請他吃這樣的一頓飯已經花了不少錢,雖然鄭允浩給他的工資足夠應付這麼一頓飯了,不過再怎麼他也不想多花錢。家裡出過變故,他便知道存些錢備用有多重要,不過朴有天也不得不請,否則無論如何都會覺得不好意思,何況自己現在的情況已經好了不少。

「沒事,這個沒什麼大不了的。」

在中笑了笑開始吃東西,也不忘一直給昌珉夾菜。

 

 

拒絕了有天送他們回去的邀請,在中牽著昌珉散步回家。

「在中,我吃得好撐。」

在中疼愛地揉揉他的小腦袋。

「別弄我腦袋,髮型都毀了!」

小傢伙卻是一萬個不願意。

「髮型?」

在中沒忍住笑。

現在的小孩子,還真是人小鬼大。

「我就弄了,你這小子一頭小卷毛哪來的髮型!」

在中說著朝他跑過去,卻故意放慢了速度。再怎麼也只是逗他玩玩,真正跑起來昌珉短手短腳的哪是他的對手?

「別追了!再跑我就要吐了!」

昌珉大聲朝他吼著,卻還是拔腿就跑。

 

和昌珉到家之後天已經完全黑了,好在允浩也沒多問什麼,知道是和朴有天在一起便也放了心。況且那是他自己平常最常去的餐廳,吃的東西也乾淨衛生,加上他和餐廳老闆熟絡,朴有天在場也根本用不著擔心什麼。

其實經過這段時間他對在中也算是有些信任了,加上他從朴有天那裡得到的瞭解。

其實在中單戀他已經有一年多,這一點倒是讓他很吃驚。不過好在他謹守本分,也不會做出什麼過分的事情,這也就讓他放心了。朴有天也一再強調金在中是個單純沒心機的人,據說他們認識已經超過五年了,想來也是沒錯的。

朴有天雖然個性隨便,但在看人這一方面也是不差的,再怎麼也是大企業的主管。

想當初他曾經因為不瞭解朴有天所以看到他和熙妍在一起發過脾氣,後來才知道他身邊女人眾多,偏偏熙妍和他只是普通同學兼朋友。

若不是因為朴有天,他也不會急匆匆地向熙妍求婚。

或許這場婚姻本來就是一個不慎重的決定,當時正是他和熙妍最親密的時候,加上朴有天的問題讓他很不放心,所以便決定結婚了。儘管早就知道熙妍不想這麼早安定下來卻還是想盡辦法讓她點頭,結果才會弄成現在這副樣子。

其實他再等個幾年,等熙妍玩累了想定下來的時候再結婚或許會更好。

後來有了昌珉,他也一度以為熙妍會為了昌珉放棄她四處遊歷的夢想。

結果證明他最終還是想錯了。

孩子家庭都束縛不了自己所愛的人,所以最後他不得不放開手。

總之他相信,等到熙妍累了,自然會回到他的懷抱裡來。

有的時候太過自信反而火忽略掉一些東西。

往往變化最快的就是人心。

有句話不是說了麼?

女人心,海底針。

 

 

 

對於自己是否能夠真正走近鄭允浩,在中已經越來越沒有自信。

鄭允浩閒暇下來的時候,總是喜歡望著他和沈熙妍的結婚照,一看就是好長一段時間。

他知道這個男人無時無刻不在思念著那個拋下這個家到外面去闖蕩遊歷的女人,儘管他們現在已經毫無瓜葛,但那也只是法律程式的作用而已,他根本就沒忘記他還有這麼一個妻子,即使那個人可能永遠不再回來。

所以其他人是沒辦法走近他身邊去的。

 

躺在床上翻開著從見到鄭允浩開始自己所記錄下的點點滴滴,想著他們之間每一次或巧合或刻意的見面,在中知道自己該離開了。

不是離開這個地方,而是離開自己所期盼的鄭允浩,真真正正安心地做一個只是簡簡單單在他身邊為他工作的人。

雖然很難,不過卻也不是沒可能。

至少他這段日子除了會胡思亂想之外其餘的都做得很好。

站在另一個角度來看,朴有天說的很對。這是一份不可多得的好工作,對他這樣的人來說已經算得上是上天保佑,所以他必須珍惜這一份工作,好好地將它做下去。至少他是真心疼愛著昌珉,所以做起來也並不困難,也不需要什麼技術含量,只是比平常更細心一點。這些他只要好好努力,都能做得很好。

以前怎麼沒發現,自己其實挺有天賦做保姆帶小孩?

如果不是鄭允浩,他確實還在那個髒亂的海產市場出賣勞力過那種自己並不喜歡甚至可以說是討厭的日子,這一點他很感激,就像真心感謝朴有天一樣。

從這個時候開始,多餘的還是不要再想了,多想對自己沒好處。

「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這一年多沒有和他認識,也沒說過話,幾乎從沒近距離接觸過,還不一樣過來了?只不過是幻想而已,也知道是當不了真的。」

自己說服自己,果然心裡好過了很多。

 

應該還來得及吧?

他金在中活了二十一年卻還沒談過一次戀愛。

以前是家裡不允許,後來是條件不允許,再後來自己也沒時間想這些事情,到了現在,說出去自己都覺得有些丟人。

或許現在沒有哪個女孩子能看得上他這樣條件的人了吧?

果真需要好好努力工作存錢買個房子,到時候自己的生活不用愁,想必也會有女孩子追的,反正年紀也不算太大,一切的一切都還來得及。

前提是這中間不要發生什麼變數。

唯一的變數就是鄭允浩。

現在看來就算經過一百年也不會出什麼變數,他沒必要操心那麼久遠的事,早知道就該讓英生介紹一個大學女生給他,只要不嫌棄他,其餘的什麼都好談。

在他看來只要不嫌棄他這種家庭和文化背景的人的女孩子,應該就是不可多得的好人了。

突然‥‥‥

想戀愛了。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