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

 

金在中這一覺睡得非常香,當然如果不是夢見自己帶鄭允浩回家見父母,結果被自己老爹拿著掃帚追著打的話,那就更好了。

他醒來的時候,鄭允浩已經換上了騎術裝,金在中睜開眼,就看見男人正站在不遠處的草坪上,米白色的緊身馬褲加上中筒馬靴顯得他的腿尤其的結實細長,金在中有些發愣地看著他,恍惚中覺得他就像是從中世紀的油畫裡走出來的英俊騎士,渾身都籠罩著一層淺淺的光芒。

「醒了?」鄭允浩朝這邊招招手,然後一路小跑著過來。

金在中還是呆呆地看著這個身影。

「睡傻了?」鄭允浩的手在金在中眼前晃了晃,「我才知道自己找了個小豬談戀愛。」

「說誰是豬呢?!」金在中起身就想使出自己的排山倒海掌,哪知道剛好牽引到了酸痛的後腰處,一個不小心就向前撲了一下,剛好撲進鄭允浩的懷裡。

「看吧,還是個笨豬。」鄭允浩笑著把金在中扶起來,心情大好地說,「走,哥帶你騎馬去。」

 

護著金在中上馬之後,鄭允浩也踩著馬鐙帥氣地翻身上馬,坐在了金在中的後面。

男人的氣息就在自己耳後不遠處,金在中聽見自己的心又噗通噗通地跳起來,鄭允浩輕夾馬身,馬兒溫順地邁開腿輕快地往前走。

「累嗎?」鄭允浩低頭,在金在中耳邊輕聲問道。

金在中搖搖頭,把身體向後挪了一些,讓自己的背靠在鄭允浩的胸前。

「有機會的話帶你去倫敦。」鄭允浩說,「我在那邊有一匹賽馬,叫Hero,跟了我快八年了,在那邊的馬場騎馬經常能遇到很多專業騎手。」

「你還養馬?!」金在中睜大了眼睛,「太奢侈了。」

「小時候就喜歡馬,而且以前念的中學需要學馬術,所以後來乾脆自己養馬,這樣感情比較好,配合度也高一些。」鄭允浩耐心地解釋。

真是奢侈。金在中偷偷腹謗道。

 

「你們倆演電影呢?」趙俊浩從後面騎著馬趕超上來。

金在中轉過頭瞪他一眼,說:「你有意見?」

「嘿,你倆談著戀愛兩個人說話都一樣了?」趙俊浩放緩速度,跟他倆併排走著。

「小在身體不太舒服,自己騎危險。」

身體不舒服‥‥金在中立馬聯想到自己不便說出口的某個部位,繼而聯想到不久前跟鄭允浩的親密運動,臉不由自主地發燙。

趙俊浩好笑地觀察著金在中的反應,打趣道:「臉都紅了,看來病得不輕。」

「是嗎?小在,是不是感冒了?」鄭允浩立刻關心地問。

「趙‥‥俊‥‥浩‥‥」金在中在一旁恨得牙癢癢。

 

金在中沒騎多久就被鄭允浩送到場邊休息,李婷婷正在躺椅上看書,金在中跟她打一聲招呼,從包裡翻出鄭允浩的iPod聽歌。

李婷婷看見金在中,立馬燃起了熊熊的八卦之火。

「金子,你快跟我說說,你怎麼跟鄭允浩好上的?」李婷婷書也不看了,湊上去問,「你跟我說說唄。」

「就這樣好的唄。」金在中有點不好意思。

「那就是一見鍾情了?你們不剛認識一個星期嗎?」

「也可以這麼說吧‥‥」

「哎,我從小學就暗戀鄭允浩了,可惜他喜歡男人。」李婷婷無奈地感嘆道,「你們好男人都同性戀了,我們可怎麼辦啊。」

「你什麼怎麼辦,趙俊浩對你多好啊。」金在中白了她一眼,「身在福中不知福。」

「切,他那叫對我好?他是怕我才對吧。你都不知道剛才你睡著了,下車的時候我要叫醒你,鄭允浩還說我呢,說什麼不要把小在吵醒了,最後他把你抱下來的,嘖嘖嘖,你看看人家多體貼,你看看趙俊浩那樣,整天調兒郎當的,不著調。」

金在中聽了心裡特感動,他問:「你跟允浩小學就認識了?」

「是我認識他,他可能不認識我吧。他小時候可出名了,長得又好學習也好,還會合氣道,次次都代表學校去演講,而且每天都有一輛黑色的大車來接他上下學。」李婷婷說得眉飛色舞,「對了,那車上還有保鏢呢,都穿黑西裝戴黑墨鏡,跟電影裡面演的一個樣。」

「是嗎?」金在中想問他家裡是做什麼的,但又覺得朝李婷婷打聽不好,還是回頭自己去問鄭允浩吧。

「金子,你跟鄭允浩在一塊挺好的。他不是亂來的人。」李婷婷說。

金在中點點頭,他對鄭允浩還是充分信任的。

遠處馬場裡鄭允浩還在跟趙俊浩賽馬,馬兒跑得很帶勁,地上地沙子被揚起老高,金在中看著馬背上那個矯健的身影,覺得鄭允浩真是老天掉給自己的一塊寶。

 

 

 

 

 

 

 

 

--007--

 

金在中一直覺得自己是個慢熱的人,可不知怎麼的,一遇到鄭允浩,就義無反顧一頭紮了進去。很久之後沈昌珉問金在中,當時為什麼會喜歡上鄭允浩。金在中只是搖搖頭,哪有那麼多為什麼呢,喜歡就是喜歡了,根本沒有理由,鄭允浩的存在本身就是一個巨大的磁場,吸引著他不斷地靠近、靠近。

之後幾天,在金在中的強烈要求下,鄭允浩直接住進了金在中的公寓。鄭允浩原本的計畫是在首爾逗留兩周的時間,結果一下子延後了將近一個月。

這一個月可以說是金在中所有戀愛史中最幸福的一段時間了,在他人生最黑暗最難熬的日子裡,這些甜蜜的回憶幾乎成了他支撐下去的最後的動力,即使在很多年之後再次回想起來那時在那間小小公寓裡發生的點點滴滴,他的臉上也總是止不住地浮現出淡淡的笑意。

剛搬進公寓的那天晚上,金在中半開玩笑地說:「這下媳婦總算是過門了。」

本以為會被鄭允浩會反駁,誰知道他竟然一臉笑意地點點頭,說:「那你可要把我藏好了。」

「藏好?」金在中大大的眼睛散發著求知欲。

「對啊,不是有句成語叫金屋藏嬌。不把我藏好的話,小心被別人搶走了。」

「誰敢搶我媳婦?!」金在中叉腰作潑婦狀。

鄭允浩笑笑,伸出手揉揉金在中的頭髮:「是是是,沒人敢搶。」

金在中興沖沖地把鄭允浩的行李箱拉到臥室,把他的衣服一件一件掛到衣櫥裡,跟自己的衣服並排擺在一起。看著滿滿一衣櫥的衣服,金在中還真有點娶了個媳婦回家的感覺。

 

第二天金在中又跟鄭允浩一起去逛了商場,買了一堆一套一套的東西:情侶杯子,情侶毛巾,情侶牙刷,甚至情侶內褲‥‥

然後兩個人又到地下一層的超市去掃蕩了一番,鄭允浩在後面推著購物車,金在中走在前面不停地往車裡扔各種食物。鄭允浩看著前面那個毛絨絨的腦袋,特別有把他拉進懷裡蹂躪一番的衝動,但是礙於在公共場合,他只是輕輕喊了聲:「小在。」

「嗯?什麼事?」金在中轉過頭,臉上懵懵懂懂帶著一絲疑惑。

「把手給我。」

金在中過了兩秒才反應過來。

他以前從來沒覺得,被人牽著是一件這麼幸福的事情,所以就算付款的時候收銀員用奇怪的眼神看著他們,也只讓金在中更加理直氣壯地握緊了鄭允浩的手。

 

搬了一大堆東西回家,金在中累得往沙發上一躺,大手一揮:「媳婦兒,做飯去!」

鄭允浩跟食材們大眼對小眼,半天才說了句:「小在,我不會做飯。」

「嗯?!我也不會,怎麼辦‥‥」金在中哭喪著臉。

「出去吃吧。」鄭允浩說。

金在中想著之前鄭允浩說過在英國都是他前男友給做飯,他心一橫,說:「不要,這可是你搬過來之後的第一頓飯,爺親自做給你吃。」

「小在,不會就不要勉強了。」

「切,誰說我不會的!」金在中鬥志昂揚,大步走進廚房。

二十分鐘後‥‥

「媳婦兒,你找找電視下面的抽屜裡有沒有創可貼!」

「怎麼了?」

金在中一臉挫敗地走出廚房,說:「我好像切到手了。」

於是金在中人生的第一次做飯經歷就以鄭允浩略帶心疼地幫他把手上的傷口用紗布包紮好並且嚴厲禁止他再做飯而告終了。

 

鄭允浩雖然是在休假,但也並不是沒有事幹,金在中常常看到鄭允浩在筆記本上寫長篇的英文論文,偶爾淩晨的時候還會有越洋電話打過來。

最讓金在中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天晚上他們正在做愛,鄭允浩的手機響了起來,那玩意還在金在中身體裡呢,他就直接伸手從衣服堆裡找出電話接起來。

鄭允浩嘴裡劈裡啪啦地說著鳥語,下半身還在慢慢地運動著,金在中使壞地伸手捏了一下鄭允浩的腰,他立馬懲罰性地狠狠地進出了兩下,金在中眼裡水霧都快冒出來了,還不好意思大聲哼哼。鄭允浩一邊講著電話一邊邪惡地朝他笑,金在中雖然尷尬得不行,心裡卻還是覺得這樣的媳婦兒壞得帥呆了。

偶爾去學校的時候,金在中也都帶上鄭允浩一起去。鄭允浩對韓國的大學教育非常好奇,主動要求跟著金在中去蹭了幾節微觀經濟學。每回到聽課的時候鄭允浩就戴起他的無框眼鏡,金在中簡直愛死了他這副斯斯文文的樣子,趁著他專注聽課的空當,偷拍了一張眼鏡版的鄭允浩,設成手機屏保。

「金在中同學。」老教授在講臺上突然喊到了他的名字,「你來跟大家說說納什均衡的定義。」

金在中哪知道什麼納什均衡,腦子裡面完全一片空白,他趕緊向旁邊的鄭允浩投去求救的眼神。

「老師,我來回答這個問題吧。」鄭允浩舉了舉手。

老教授點點頭,說:「那你說吧。」

「納什均衡是博弈論裡的重要術語。」鄭允浩不緊不慢地回答道,「假設有N個人參加博弈,而每個人所給出的策略都是最優的,所有的局中人所構成的策略組合,就叫做納什均衡。」

「嗯,不錯,說得比較通俗易懂。」老教授問,「你叫什麼名字,怎麼以前沒見過你來上課?」

「我叫鄭允浩,是金在中的家屬,來蹭課的。」鄭允浩大方地承認。

而一旁的金在中腦子裡全是“家屬”兩個字,家屬家屬家屬啊!怎能不叫人想歪!他一下子感覺周圍的同學全都在看著自己。

誰知道老教授又說:「金在中,你好好學學你朋友,我這學期就沒見過你來上過幾次課。」

「是是是。」金在中心虛地把頭點得跟雞啄米似的。

從那之後,“家屬”鄭允浩就時不時地跟金在中一起去上老教授的微觀經濟學,偶爾還能在下課之後跟教授交流討論一下學術問題。

金在中本來還挺高興,結果沒過多久就有班裡的女同學找自己要鄭允浩的聯繫方式,金在中心中這才警鈴大作,心想,還真得把媳婦兒給藏起來,不讓別人看見才好。

 

 

 

 

 

 

 

 

--008--

 

跟金在中住在一起的日子對鄭允浩來說單純幸福得有些奢侈,讓他幾乎都要忘了首爾這個城市對他來說,並不是充滿美好回憶的地方。

要離開首爾的前幾天,鄭允浩接到了鄭成旭的電話。

「小浩,你現在還在首爾呢?」

「嗯,臨時決定在這邊多留一陣。」鄭允浩跟這個大自己五歲的哥哥算不上太親近,但畢竟兩個人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在父親不在身邊的情況下,鄭成旭作為兄長對自己也有過一些力所能及的照顧。

「不影響學校那邊的事情吧?」

「不影響。」鄭允浩說,「找我有什麼事情就直接說吧。」

「小浩,爸爸想見你。」鄭成旭的語氣有點嚴肅,「爸爸上周老毛病犯了,剛做完手術,到現在還在家裡養著。你抽空跟我回家看看他吧。」

鄭允浩嘴角扯出一絲嘲諷的笑:「家?我的家在釜山。我也沒有爸爸,是他讓我滾出家門的。」

「小浩,都這麼多年了,你怎麼還這麼記仇‥‥」鄭成旭苦口婆心地勸說著,「要不是你喜歡男人,爸爸當時也不會那麼生氣‥‥他雖然嘴上不說,但是他一直都很擔心你,很想見你,你就回去見見他,父子之間哪有這樣像仇人一樣的。還有媽媽祭日的時候也是,你也沒出現‥‥」

「哥,他生病了你就讓他好好養著吧。我就不回去了,你多費點心。」

鄭允浩掛上電話之後心情就不是很好。家?父親在首爾的那套大得嚇人的別墅,對他來說根本就不是家,那只是一棟房子而已。他只在小時候放假時偶爾過去住過幾天,三層高的房子裡裝修得很奢華,每一寸地面都鋪著花樣繁複的厚重地毯,走在上面安靜得連腳步聲都沒有。房子裡有傭人、廚師、司機、園藝師,但鄭允浩卻覺得那裡永遠都是冷冷清清的樣子,沒有一點溫暖的氣息。他討厭那個地方。

他14歲那年在那棟房子裡出櫃,跟父親坦白自己喜歡男人的事實,卻被父親用皮帶狠狠揍了一頓,在關了將近半個月的禁閉之後,被送到了英國。被放逐到那個離家半個地球遠的國度,大概是父親覺得嫌他丟人吧。鄭允浩還依稀記得那時候父親的破口大駡,那些不堪的話,以及最後的那一句「給老子滾!我鄭勳沒有你這樣的兒子!」

後來到了英國,父親也就再也沒有聯繫過他,只是會有人定期把學費和生活費打到他的帳戶上,偶爾鄭成旭會給他打個電話,問問生活的近況。到十八歲之後,父親就真的跟他徹底斷絕了父子關係,連經濟上的支持都無情地切斷了,他只能靠母親去世後留給自己的一大筆信託基金獨自生活。

家、父親,對於現在的自己來說,已經相當於沒有了。

 

金在中也注意到鄭允浩接到他哥哥的電話之後眉頭緊皺的樣子,他隱隱猜到允浩跟他的家裡人應該有一些矛盾,這樣一來,他也不打算問鄭允浩家裡是做什麼的了。反正自己喜歡的是他的人,又不是他家。

「媳婦兒,皺眉頭長皺紋啊。」金在中伸手撫平鄭允浩額間的皺起,遞給他一杯牛奶:「喝點熱牛奶暖暖胃吧。」

鄭允浩默默接過杯子,沒喝,表情卻舒展了很多。

「那什麼,我也不太會安慰人,其實我跟我爸媽也經常鬧矛盾,有時候挺煩他們的,但是一個人久了又挺想他們。反正,反正你可以把這裡當成自己的家啊,無論什麼時候這裡都有盞燈給你亮著。」金在中笨拙地說著。

「小在,我沒事。」鄭允浩表情真摯,「謝謝你。」

「嘿嘿‥‥謝我幹什麼啊‥‥我們倆還說什麼謝謝啊‥‥」金在中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發。

鄭允浩握著冒著熱氣的牛奶杯,覺得自己整個人都溫暖了起來,似乎只要是跟金在中在一起,就經常湧起這樣的感覺。

 

兩個人在一起幾天的時間一晃眼就過去了,鄭允浩的航班在中午,金在中一大早就起床去外面買了豐盛的早餐,然後又忙著幫鄭允浩整理行李。

「這些都不用帶了,留在這裡吧。」鄭允浩看著正在收拾衣物的金在中,說,「我把學校的資料帶回去就可以了。」

「嗯?」金在中一時沒反應過來。

「反正以後還要來的。」他說。

金在中這才反應過來‥‥反正以後還要來的‥‥反正以後還要來的‥‥所以東西就不用帶走了。

不知怎麼的,聽到這句話,心裡就有些雀躍。

「我下次放假應該是在明年三月。」

金在中心裡一算,明天三月,那還得有小半年呢。

「那你放假了就趕緊回家來!」金在中說,「怎麼辦,還沒走呢,就開始想你了。」

鄭允浩微微一笑,伸出雙臂把金在中圈在懷裡,輕輕吻了一下他的額頭,說,「我也是。」

 

 

 

 

 

 

 

 

--009--

 

首爾的天藍得很純淨,晴空萬里的感覺讓人覺得渾身都暖洋洋的。金在中站在安檢門口看著鄭允浩慢慢消失的背影卻覺得非常難受,真是捨不得啊,都習慣了跟他形影不離的生活了。

金在中竟然有一種想哭的衝動。

他趕緊搖搖頭,深呼吸一口,自己什麼時候變得跟個女生似的患得患失了。

加快了腳步,金在中飛快地離開了機場,坐車回家。以前也沒發現送機是一件這麼讓人傷感的事情。

剛到家,金在中就收到鄭允浩發來的短信:「小在,要起飛了,等我到倫敦之後給你打電話,不要太想我。」

金在中捂著嘴一笑,小聲說「什麼嘛」,心裡卻是高興起來了。

一下子躺在床上,抱著鄭允浩蓋過的被子滾來滾去,好像全是他的氣息。突然,金在中感到背壓著了一個硬硬的東西,他翻過身一看,是鄭允浩的iPod,真是有夠粗心,這個都忘帶走了。

他乾脆帶起耳機,聽起歌來。

鄭允浩和他喜歡聽的歌不是一個風格。金在中喜歡聽歐美的POP和R&B風格,而鄭允浩則更偏向於聽日韓清新風格的歌曲。雖然喜歡的風格相差甚遠,但是金在中卻覺得只要是鄭允浩喜歡聽的歌,自己都喜歡。

一旦遇上鄭允浩的事情,金在中就沒了原則。

聽著耳機裡安靜的女聲,金在中昏昏沉沉地快要睡著,卻在聽到耳機裡突然傳來的熟悉聲音之後睡意全無。

那個溫柔的聲音輕聲說著:「小在,你聽到這段話的時候我應該已經走了,我很少說這樣的話,但還是希望你能夠聽到。真的喜歡你,在一起的日子很開心。你在韓國要好好生活,按時去上課,等我回來。嗯‥‥就這樣吧。」

金在中把頭埋在枕頭裡笑,媳婦兒真是可愛得要死啊。

 

在一起一個月,從來沒有跟鄭允浩分開這麼長時間。一直到淩晨時分,金在中才接到了來自大洋彼岸的電話。一看到“+0044”的號碼,金在中就是到是誰打來的。

「小在,我到了。」那邊的聲音很輕快。

「嗯,趕緊去吃點東西去,好好休息一下。」

鄭允浩的聲音聽起來特別溫柔:「我知道,首爾應該已經淩晨了吧,你先睡覺。」

「嗯。」金在中頓了頓,又說,「那個‥‥我也喜歡你,最喜歡。」

掛掉電話,金在中的心情變得特別複雜,一時間根本睡不著。他看著手機上的通話記錄,把“0049”的號碼保存下來,想了想,在鍵盤上輸入了“媳婦兒”,然後按下確認。

前段時間一直都跟鄭允浩在一起,根本沒有時間去仔細思考兩個人的事情,現在自己一個人靜下來,終於有時間好好想想。

雖然他們確定了關係,但是現在隔得那麼遠,可能一年也就能見一兩次。金在中心裡想著這個事實就覺得難受,鄭允浩那麼出色,喜歡他的人肯定不會少,而自己,以後肯定要接手家裡的生意,還不知道爸媽知道自己喜歡上男人之後會有什麼反應。這個樣子在一起,兩個人能走多遠呢?

哎。金在中嘆了一口氣,管他呢,今朝有酒今朝醉吧。

 

 

 

 

 

 

 

--010--

 

鄭允浩走之後金在中的生活從表面上來看並沒有發生多大的變化,他還是一個人住在公寓裡,一個人上課,一個人生活。只有金在中自己知道,那種無時無刻不想一個人的滋味有多難受。

首爾和倫敦時差八小時,也就是說金在中早上起床的時候,鄭允浩那裡還是淩晨,而鄭允浩那還是下午,金在中就該睡覺了。

所以金在中一般只能在晚上8點之後跟鄭允浩在MSN上聊天。

金在中的那幫朋友們都覺得最近的金在中特別反常,明明以前是他最熱衷於享受夜生活的人,也總是組局去玩,而最近這段時間卻突然消聲滅跡,每天晚上準時趕回家裡。知道內情的趙志浩跟朋友們半開玩笑地說:「你們這都不知道,金子在家藏了個漂亮媳婦兒,每天回去找媳婦兒都來不及了,哪有時間理我們。」

大家都起哄著要見見金在中的新女朋友,看看究竟是什麼樣的美女能把愛玩的金在中管得服服帖帖。

金在中只是嘿嘿笑,也不解釋,一副我的媳婦兒我自己才能看的表情,依然是每天天一黑就往家趕,一到八點雷打不動地坐在電腦前,開始跟鄭允浩的例行聊天。

 

其實兩個人聊的內容在別人看來也挺無聊,但是那時候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那麼多話,好像永遠說不完一樣。

有時候要趕論文,他們就只是開著攝像頭,做著各自的事情,只要偶爾抬起頭來看看視頻那邊的人,就覺得好有動力。

鄭允浩時不時地會給他發手機短信,說的也是些生活瑣事。

【小在,今天中午吃了韓餐,沒有你帶我去的那一家做得好吃。】

【倫敦的霧好大,開車的時候都看不清前面的路,剛才差一點撞車,還好哥反應迅速,要不你就見不到我了。】

【上課的時候突然打了好多個噴嚏,Zack說是有人想我了。】

每次金在中看到這樣的短信,就覺得很溫暖,他特別感謝有這樣一個人,可以以這樣的方式把遠方的心情分享給他。

 

天冷下來的時候,金在中被他爸安排進家裡持股的公司,跟著一個正在進行的項目組學習。

項目組主要負責江南一個新樓盤的開發建設,樓盤前期的基礎建設已經接近尾聲,現在正在做的是收尾、樣板房裝修以及以銷售為主的工作。金厲琨安排兒子到專案組實習一下,也是為以後真正讓他負責大案子打下基礎,也是出於這個考慮,他還特地讓金在中進了沈昌珉的項目組。

沈昌珉是LK股份有限公司裡數一數二的專案經理,曾經負責過好幾個大型項目的施工建設,雖然才二十八歲的年齡,但是他已經在行業內具有了一定的知名度。能夠跟著這樣一個年輕有為的經理學習,金在中自己在心理也覺得很滿意。

由於上面特別交代,沈昌珉對金在中也是尤其照顧,能教的都儘量提點一下。

於是金在中每天都跟著沈昌珉往工地跑,憑著金在中的交際手段,倒是跟工地上的工友們、看門的老大爺打成一片,人人都管他叫小金,他也樂得跟這些一線的工人們交流,畢竟這些都是未來做管理必不可少的經驗,而且,這樣忙碌起來,就不會那麼那麼地想鄭允浩了。

金在中對鄭允浩實行的是報喜不報憂的政策。他只告訴了鄭允浩自己現在在一家公司裡面實習,但是卻沒有告訴他自己每天都在工地上,時時刻刻要戴著安全帽,防止意外發生,而且工地上髒得厲害,每天回家來洗澡的時間都要加倍。

這些事情,金在中認為是不需要告訴鄭允浩的。一是說來顯得挺矯情,二是如果他知道了,那得多擔心啊。

 

進了專案組之後,由於經常要跟著沈昌珉一起陪承建商們吃飯應酬,金在中回家的時間也就逐漸晚了起來,有好幾次甚至被拉去K歌直到淩晨才被放回家。金在中這才覺得做生意真是不容易,白天要跟建築工人們周旋,晚上還要陪老闆們應酬,真是操碎了心,這賺的真是血汗錢。

雖說已經對鄭允浩說了工作的事情,但他還是不太放心,但凡是金在中晚上沒有上線,鄭允浩的電話一定會打過來。

聽著金在中那邊吵雜的聲音,鄭允浩心裡不太好受,雖然心裡想著讓他要不就別工作了,但嘴上還是輕聲細語地說:「小在,少喝點酒,早點回家。」

「嗯,我知道,我不行了沈昌珉會幫我擋酒的。媳婦兒,今天晚上估計要很晚了。」

「我沒關係,你自己要注意‥‥」

鄭允浩還沒說完呢,這邊就有人叫起了金在中的名字,金在中趕緊對著電話說:「那我先進去了,媳婦兒,親一個。」

電話被掛斷了。鄭允浩心裡有些不是滋味,在中,該不會把自己當成以前的女朋友一樣在哄吧?

倫敦的天氣霧濛濛的,即使已經到中午了,天仍然灰灰的,鄭允浩坐在辦公桌旁,對著密密麻麻的報表,卻完全看不進去。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