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過了沒幾天,鄭允浩派人送來了一張新的桌子,金在中雖然不高興但是也沒有拒絕的理由,就這麼收下了。兩個人雖然離得非常近,不過金在中每次和允浩碰面的時候,總是一副鼻孔朝天跩的不得了的樣子,允浩自然也不會高興到哪裡去。兩人自然有種心照不宣的默契,儘量不碰頭,免得又再打起來。

可是金在中是個極度小心眼的人,雖然表面上一副跩跩的樣子,可是暗地裡他還是會偷偷的觀察著鄭允浩,老想看到那個混帳出洋相的樣子,然後自己一個人哈哈大笑。加上他的位置剛好可以從百葉窗裡偷看到鄭允浩道館的一舉一動。觀察那個白癡就成了他生活中的樂趣之一。只要看到鄭允浩倒楣,他就會不由自主的高興。

 

可是事實卻不是很如他的意,基本上,鄭允浩除了有點不修邊輻和貪吃之外,基本上沒什麼地方可以讓人抓得住他的痛腳。

事實上他是個相當負責任的人,教弟子跆拳道的時候也很嚴肅認真,而且相當有耐性。有些動作金在中看都看會了,還有些很笨的弟子就是筋搭錯似的怎麼都學不會,要是換了金在中來教肯定會毒舌的把那個很笨的傢伙痛駡一頓,然後讓他一個人待到牆角自己練去。可是鄭允浩完全不是這樣,對那些很笨的弟子,他也相當有耐性,經常會反覆的做示範,直到那個笨蛋完全明白為止。而且經常掛在金在中嘴上的諸如「笨蛋,傻瓜,白癡」之類帶污辱性質的詞,即使面對的是再蠢的弟子,鄭允浩也一次沒有用過。

在不上課的時候鄭允浩經常會咧著嘴哈哈大笑,也沒有什麼架子。看得出來他的弟子都很喜歡他,也很尊敬他。而且他的跆拳道的確是相當的厲害,除了上次在寵物醫生那“暴怒一腳”之外,連外行的金在中都看得出來,那個傢伙身體裡有著野獸般的本能,直覺遠超常人的準。他的每一個動作都非常的流暢到位,勇猛異常,而且反應像動物一般的靈活準確。雖然不願意承認,可是事實上鄭允浩的確是個相當有天份的跆拳道高手。

每次他們吃東西的時候,就是金在中心情最好的時候,因為那個時候的鄭允浩的吃相正是他取笑的最好素材。鄭允浩的食量超大,一個人常常要吃四五個人的訂飯。而且速度極快。金在中很懷疑他都不用咬的,簡直就像直接吞進肚子裡似的,一盒飯用不了三五分鐘就解決掉了。經常看得金在中邊搖頭邊罵,「真的和禽獸沒有區別呀?也不知道他生牙幹什麼的?都不用來咬東西!」不過奇怪的是,經常看著那樣一個胃口奇好的人吃飯,連金在中都忍不住會多吃幾口飯。

 

 

 

時間就在這種不知不覺中飛快的過去了,不久之前送進來的小狗在金在中的精心照料下已經有了明顯的起色,不用再動什麼大手術了。金在中叫小蘭打了電話讓那個女孩子過來領它回去。結果打了半天電話,怎麼樣都聯繫不到人。

小蘭淚眼汪汪的看著小狗忍不住責備說,「還說什麼很喜歡小狗的,結果現在人影子也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大概又想把牠留在我們醫院了。小狗還眼巴巴的盼著主人領牠回去呢!真是太過份了!」

金在中面無表情的說,「這種事又不是第一次了!有什麼好奇怪的?再等兩天吧,要是主人還不來就把牠送人,要是實在找不到人送就送去動物保護組織。」

「我記得醫生有一個朋友似乎很喜歡小動物呀!」小蘭忍不住認真考慮小狗可能的去向,「經常看到他帶一些受傷的小動物過來找醫生醫治,能不能請他收留小狗?」

「你說田尚友嗎?」小蘭一說金在中立刻知道她說的是誰。那男人是一家很出名企業社長的兒了,家裡很有錢,人長得也很帥,一米八十的個子,戴著一副金邊眼鏡,看起來很斯文溫柔,品味各方面也相當不錯。

他們是在一次酒會上認識的,金在中去參加高中同學的訂婚儀式,他是女方的朋友,田尚友是男方的上司。田尚友也是圈中人士,對金在中一見鍾情,很是傾心。

金在中也有試著交往看看,照理說田尚友各方面條件都沒什麼可挑剔的,可是也不知道為什麼,金在中就是沒有辦法接受他。他們曾經試著接過一次吻,可是感覺非常不好。有輕微潔癖的金在中總是忍不住想田尚友在接吻之前吃過什麼東西,而且當田尚友把他的舌頭伸進金在中嘴裡的時候,那噁心的黏黏的感覺讓金在中幾乎吐了出來,他毫不猶豫的重重咬了田尚友一口,讓那傢伙整整一個星期話都說不大清楚。

可是田尚友實在是被金在中的美貌給迷住了,吃了那麼大的虧之後,還是一如繼往的繼續追求金在中,知道金在中是寵物醫生就經常找來一些受傷的小動物請金在中醫治。其實金在中對他這種做法相當厭惡。金在中一向認為如果不是真心對動物好就不要假裝對動物好。說了他好幾次,田尚友都不聽,那個人已經差不多被金在中自動劃為拒絕往來戶之列了。可是田尚友卻是大有越挫越勇之勢,隔三叉五的就過來。讓金在中去拜託他,那除非是天下紅雨。

 

「不可能的。那傢伙根本不是真心喜歡動物的。」金在中一口拒絕小蘭的建議,「他對小動物好是另有目的的。不用考慮那傢伙了。找別人吧!」

「那我在我朋友裡問問看吧!」小蘭摸了摸小狗的頭,衝牠露出一個溫柔的微笑,「放心好了,醫生一定會讓你找到那主人的。」

「那也得看牠的造化了。」金在中面無表情的看了小狗一眼,揮了揮手,「你先出去。」

「是!」

小蘭走到門口,看見鄭允浩領著弟子從山上進行了體能訓練回來,趕緊點頭打招呼。

事實上,除了鄭允浩和金在中兩個人相互看不對眼之外,小蘭和阿木和鄭允浩道館的人關係還是相當不錯的。

因為是金在中診所門口,鄭允浩不便久留,只是點了點頭算是打過招呼就直接往自己家道館方向走過去。

小蘭突然想到什麼的叫住他說,「鄭允浩先生,我能拜託你一些事情嗎?」

「什麼事情?」鄭允浩停下腳步,兩個人就站金在中庭說起話來。

 

鄭允浩剛從山上回來的時候,金在中已經聽到他們“呼呼喝喝”的聲音了,小蘭叫住鄭允浩他更是透過百頁窗看得清清楚楚。

小蘭個子不高人很清秀,說話細聲細氣的很容易討人喜歡。鄭允浩雖然邋裡邋遢不修邊輻,可是其實長得還是人模人樣的。高高大大的鄭允浩加上嬌小秀氣的小蘭,兩個人站在紅楓樹下的樣子居然莫名的生出一股和諧之美。那一瞬間,金在中突然覺得簡直有什麼東西在心裡狠狠的刺了一下。

「叛徒!」金在中氣呼呼的放下百頁窗,坐回椅子,心情鬱悶到了極點。

 

 

 

 

 

 

 

第六章

 

回到家裡金在中把自己扔進沙發,松兒討好的趴在他腳邊上看著他。奇怪他怎麼連澡也不洗?

捏著鑰匙金在中“霍”的站起身,奔進房間裡,打開電腦,開始搜索“跆拳道”。流覽器一下子跳出無數個和跆拳道有關的網頁,其中也有不少一部分和鄭允浩有關。金在中一條一條的打開來仔細的看。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出於什麼心態,居然就這麼翻看那個混蛋的新聞連晚飯也不吃,匆匆忙忙給松兒倒了點狗糧,自己喝了口鮮奶就這麼看到半夜。

 

第二天,金在中頂著兩隻黑眼圈去診所,小蘭和阿木都被嚇了一大跳。

「醫生,你昨天晚上沒睡嗎?」

「我看了部很好看的小說。」要是被人知道居然是看那個混蛋鄭鄭允浩的新聞看到半夜,金在中寧可自殺算了。

「什麼小說這麼好看呀?最近我好無聊哦,告訴我書名我去借吧!」小蘭似乎心情很好,話也多了起來。

「講碎屍的恐怖小說,你要看我把名字告訴你。」金在中壞心眼的開口,惡毒的想,要是小蘭說要看,他就講一部最近剛看的,噁心的差點想吐的書名給她。那本書連他都翻不下去,不要說這孩子了。小蘭如果翻過一定會哭出來的。

「不用了,不用了。我只是隨便問問。」小蘭趕緊搖了搖頭,嚇得像兔子一樣逃了出去,「我先去做事了。」

阿木張大嘴巴看著金在中,剛想說什麼。金在中轉過頭看了他一眼,「你要不要?」

「不用,不用。我也去做事。」阿木隨手拿起一隻空籠子,「我先去把籠子洗一下。」

人都逃到外面去了,屋子裡只剩下金在中一個人。他重重的靠坐在椅子上,從百頁窗的縫隙中偷看對面的鄭允浩。恨恨罵道:「真是越看越討厭。那個男人真是髒死了,身上穿的衣服明明就是昨天穿過的,上面還留著昨天中午吃炸醬麵留下的醬油痕跡,這麼噁心的男人真讓人受不了。」他也不想想,又沒有鬼拉著他的眼睛,躲在窗子底下偷看那個“噁心的讓人受不了”的男人的人,可不是旁人,正是他自己。

 

 

「醫生,請出來一下。有隻小貓請你過來看一下。」外面小蘭的聲音打斷金在中的抱怨。

「來了。」金在中整好衣服走了出來,剛一出來,就看見田尚友微笑著站在門口,「好久不見了。」

金在中看了他一眼沒高興理他,轉頭問小蘭,「小貓怎麼樣?」

「不太好,好像被什麼重東西給壓倒了,情況很危險。」

「立刻準備手術。」金在中戴上手套摸了摸小貓的身體,小貓情況非常不好,呼吸都已經相當微弱了。

「我開車經過一家廢棄的工廠,聽到裡面有慘叫聲,結果過去看,就發現它被壓在一堆木頭下面。」田尚友跟著金在中轉,「你能救活牠的吧!費用我來出,請你一定能夠要救活牠,否則就太可憐了。」

「你先出去,現在正在手術,請不要影響我。」“刷”的一聲金在中拉上簾子,沒功夫理會田尚友的絮絮叨叨。

「小蘭,給我麻醉藥。」

「是!」

「阿木,給我消毒。」

「是!」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金在中額頭上的冷汗都出來了,昨天晚上睡的不太好,使得他有些眼花。偏頭在肩膀上胡亂擦了擦汗,金在中換了手術工具,小貓傷得很嚴重,很多地方都要縫合。花了整整兩個小時,手術才結束。

「行了,大家辛苦了。」脫下手套,金在中深深呼了一口氣。

「醫生,你沒事吧?」見金在中臉色發白,小蘭有些擔心的問。

「有點辛苦,沒什麼大事。休息一下就好了。」金在中坐在旁邊的椅子上對阿木和小蘭說,「好好照顧牠。順便叫田尚友把錢交了。」

「放心好了!醫生好好休息一下吧!接下來的事交給我就行了。」

 

小蘭推著小貓出去,金在中脫下藍色的外套剛準備坐下,田尚友就急急忙忙的跑了過來問道:「在中你沒事吧?」

金在中抬頭看了他一眼,冷冰冰的說,「這個時候你不是更應該關心一下小貓才對嗎?」

「你知道我所有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被人揭穿了用心,田尚友也不辯解,「事實上,我為了找能接近你的藉口,派人到處去找受傷的小動物。請你不要拒我於千里之外好不好?我真的很喜歡在中你呀!」

「可是我一點也不喜歡你。」金在中甩開田尚友握著不放的手,皺緊眉頭說,「我們不是試著交往過一段時間嗎?結果發現我們彼此根本不合適。再繼續下去也不會有什麼變化的。小貓的事,雖然你不是出自真心,但是還是謝謝你了。畢竟要不是因為你,牠很有可能就不能再活下去了。」

「我不逼你!」田尚友極有風度的站起身,微笑著說,「不過,我是不會就這樣放棄的。我有心理準備,要得在中這樣美人的心,不負出點比常人多一倍的耐力是根本不行的。我有做長期追在中的準備呢!」

根本不是這麼回事!金在中真不知道怎麼解釋田尚友才會聽得明白,他並不是自抬身價故意做出一副欲拒還迎的動作等著別人來追他。事實上,他是真的對田尚友一點感覺也沒有。本質上金在中是個極冷血的人,他決定的事,根本不可能因為別人的故意討好遷就就會有所改變。因為感動繼而喜歡上這種事情根本不可能在他這裡發生。

「不是這樣的。要我說多少遍你才會懂,我不喜歡你,就算你對我再好,我也不會喜歡你。我絕對不會因為你對我好就感動。要是有一天我喜歡上別的人,我也是一點也不會因為你對我很好我卻喜歡上別人這種事而對你感到抱歉!我就是這種自私的人,所以你做再多的事也沒有用。信不信由你。」

「好了,在中不要說了,好好休息一下吧!動了兩個多小時的手術,你很累了呢!」田尚友還是一如以往的溫柔,金邊的眼鏡在陽光下微微泛著一絲亮光,擋住了他的眼睛。

「反正我已經說得很清楚了,你要繼續留下是你的事。」金在中靠在沙發上眯起眼睛。反正他該說的已經說過了,田尚友自己非得要對他體貼百倍,他也沒辦法。而且自私的個性也讓他覺得這樣也蠻不錯的,有一個不求回報很“方便”的人在身邊,多多少少也能滿足一下他的虛榮心。反正又不是他逼他的,一切都是他心甘情願,根本不關他的事。

 

 

 

 

 

 

 

第七章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迷迷糊糊的睡著的金在中突然被一陣嘈雜聲給吵醒。睡眼朦朧的他打開門,就看見那個混帳鄭允浩正氣極敗壞的到處翻他的東西,睡意頓時全消了。

「混帳東西,你亂翻什麼?這是我的醫院。你偷東西也敢這麼明目張膽的啊?」

「你這家破醫院有什麼好偷的,你醒了正好,快帶好消毒藥水跟我過來一趟。」鄭允浩也不管金在中願意不願意拉著他就跑。

「放手,放手!」金在中用力的拍打鄭允浩拉著自己的手,試圖掙脫。無奈那混帳傢伙的手勁大的足以把他的手腕折斷似的,根本掙不開。

「你不會因為我前面幾次說了你幾句,現在就想綁架我吧?你這個人心腸怎麼這麼毒?」金在中跌跌衝衝的被鄭允浩拉著往他道館走過去,嘴裡不停的罵道,「還好意思罵別人娘娘腔,自己還不是小心眼的一心就想著怎麼報復我?真是個混帳東西。」

「你給你差不多一點了吧!我綁架你回去幹什麼?天天聽你毒舌自虐啊?」鄭允浩三步兩步半拎半拉的把金在中拉進自己道館,「我有個弟子受傷了,你不是醫生嗎?快點過來看一下!」

「你智商有問題啊?我是寵物醫生!」拉拉扯扯之間金在中已經看到了傷者,腿好像被什麼砸到了,血流不止的樣子。阿木和小蘭居然也都在。

「廢話,我當然知道你是獸醫,現在不是急嘛!反正原理都差不多,你快點給我止血吧!」鄭允浩一副自己還很有理的樣子。氣得金在中幾乎說不出話來。

「這種情況應該送醫院吧!居然隨便拉個寵物醫生過來,你真是我見過最沒有常識的人!」金在中轉過身,「我去給你打電話叫救護車。」

「喂,你才是沒常識吧!」沒等金在中走上兩步,鄭允浩就像一座山似的攔在他面前,皺緊眉頭惡狠狠的盯著他,「原理根本沒差的,我就不相信你不能治?真是太冷血了!眼看著別人受苦,自己明明有能力卻不幫忙,就算你和我不對盤!怎麼可以遷怒到無辜的人身上?你快點給我過去!要不然別怪我下手無情!」

「你還真是人頭豬腦!我說了不是我不治,是我不能治。你怎麼了?是不是我不治你又準備打我了?」金在中都快氣瘋了,幾乎又要開始口不擇言的開罵。待在傷者身邊的小蘭趕緊跑到金在中身邊拉住他,一臉著急的說,「醫生,拜託你了!先替他看一看吧!」

果然和白癡在一起就會變笨。怎麼可以讓寵物醫生給人治病?金在中剛想拒絕,突然看見鄭允浩一臉惡狠狠的樣子,念頭一轉想看他出洋相的想法一下子冒了出來,說,「要我治也可以,不過拜託人就得有拜託人的樣子,你得向我行禮拜託我。」

他這麼說其實就是故意要讓鄭允浩難堪,金在中是個非常小心眼的任性傢伙。對於別人給他的難堪他一向是睚眥必報,他處處和鄭允浩作對,有這種好機會當然更不可能會浪費掉。而且他也吃准了鄭允浩不會在他的弟子面前低頭,到時候他也可以反咬一口,不是他不願意治,是因為鄭允浩死要面子。而且為了面子不肯向他低頭的人有什麼資格說他是冷血無情的人?

 

可是事情的發展又一次出乎金在中的想向,那個叫鄭允浩的男人的神經也不知道是什麼做的?他連一分鐘也沒有猶豫,居然很乾脆的的向金在中低頭行了禮。

「拜託你!」

連同身後所有的弟子一起向他鞠了一躬,整齊的大聲說,「拜託了!」形勢逆轉,馬上變成了金在中騎虎難下。

「知道了。一群沒常識的人。」嘴裡抱怨著,金在中不得不硬著頭皮上前查看那個人的傷勢,好在沒有傷到骨頭,只是樣子嚇人一點,血流的比較多。

「小蘭去把消毒藥水拿過來,還有紗布。」

「是!」

「阿木,你也別愣著,去看看還有什麼消炎的藥可以用的,也找一些過來,還有止痛的也要一些。」

嘴裡雖然抱怨著,可是金在中畢竟還是一個很守信用的人。馬上把眼前的傷者當作一隻大型犬進行了急救。途中還很習慣的摸了摸傷患的頭以示安慰。沒想到會有這樣特殊待遇的傷者露出一副感動到幾乎快哭出來的表情,他又哪裡知道這只是金在中的習慣,安慰受傷的小動物他一向是這麼做的。

 

處理完傷口之後,金在中轉頭看了眼鄭允浩,不管怎麼說那傢伙當著那麼多弟子的面拜託了自己。心裡不禁有些洋洋得意。

「你沒事吧,小松?好點了沒?」 鄭允浩根本沒把剛才的事放在心上,只顧眼睛的弟子傷勢如何。

「好多了,師傅。」

看著剛才還痛得臉色發白的弟子現在明顯好多了,鄭允浩這才放下心來,「下次搬東西一定要當心點。」

「是,師傅。」

「拜託你再給他開些藥。」鄭允浩儼然已經把金在中當成了主治大夫了,「他是個很有天份的選手,千萬不要讓他的傷勢惡化,拜託了。」

「我不是說過了,我不是大夫,我是寵物醫生,你這麼怕他的傷口出事,不是應該送去正規醫院好好看才對吧?為什麼要找我來看?」

「不要任性,之所以不去當然有不能去的原因。剛才你不是做得很好嗎?」鄭允浩馬上又扳起面孔,絲毫不像開玩笑的說,「請你給他開藥吧!就算要我再拜託你一次也是可以的。不要再說這種你不能治的話了。」

同樣的技倆再用兩次就沒有意思了,金在中垂下眼睛面無表情的說,「知道了。他的傷口不重,只是血流得比較多,看起來嚇人,這幾天不要讓他傷口碰水,吃些普通的消炎藥就可以了。不用太緊張的。」

「這樣就太好了。謝謝你!」鄭允浩鬆了口氣,很乾脆的道歉說,「剛才我太著急了,態度很不好,抱歉了!」

「哈!」金在中從鼻子裡發出一聲冷哼,「我根本沒指望動物能懂人的禮儀。」

又是明顯的挑釁,鄭允浩顯然聽到了,可是他只是黑著臉沒回嘴。

金在中頭一仰,很酷的離開。心裡暗爽著哈哈大笑。自己是剛治那個弟子腿的人,就算是因為鄭允浩的拜託才這麼做的,可是怎麼說鄭允浩也欠了他一個人情,以後他遇到那混帳傢伙再怎麼罵他,那傢伙也只能聽著了。總不能和恩人對罵吧?只要一這麼想,金在中就覺得自己的心情好的幾乎快上天了。

「其實,那傢伙也挺有趣的。」回到自己醫院,金在中還是忍不住想笑。他已經決定了,以後每次見到鄭允浩都要故意糗他幾句,然後好好的欣賞他忍到內傷的表情。

 

  

 

 

 

 

第八章

 

金在中的確是個說到做到的人,仗著自己替鄭允浩的弟子治過腿那點點芝麻大的功勞,他還真是每遇到鄭允浩就會開始得意洋洋的挑釁。他嘴巴刻薄的要命,幾乎每次都會把鄭允浩氣個半死。可是又不能對他說什麼,每次都得忍著。他越是這樣金在中越是高興說的話也就越來越刻薄。

其實吵架根本是兩個人的事,如果你罵出去的話別人一點反應也沒有也是一件相當無趣的事,而鄭允浩剛好是一個非常合格的對手。他的反應每次都會讓金在中大有成就感。再加上又不能回嘴,只能忍著,金在中占了百分之一百的上風自然會變得更加肆無忌憚。

因為有鄭允浩這樣的存在,所以金在中這一陣子過得相當的春風得意。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他心情的影響,所有的事情都變得順利了起來。

 

 

小狗太郎的主人居然回來接牠了。看那個女孩子很誠懇的道歉,加上淚流滿面的保證,心情很好的金在中破例沒怎麼說她,只是叮囑她以後要好好的照顧太郎。小動物也是很有靈性的,老是被拋棄的動物其實是非常的可憐的。

田尚友送來的小貓也恢復得相當好,雖然還是很怕生人,不過偶爾也會貼著經常喂它小蘭撒撒嬌。

就在一切都似乎很順利的時候,事情突然發生了一點戲劇性的變化。

 

 

就在某天早上金在中如同日常工作似的毒舌了鄭允浩一番之後,看著他臉色難看的回到自己的道場,得意洋洋的回了寵物醫院。一直待在旁邊的小蘭似乎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氣,跑到他面前對他說,「金醫生,能不能拜託你以後不要老是罵允浩哥了?」

「關你什麼事?」一聽小蘭的話,金在中直覺的覺得心情暴不爽!他的事什麼時候輪到小蘭說三道四了?再說了鄭允浩又是她什麼人?要她出來阻止?

「那是我和鄭允浩的事吧?我就是討厭那個傢伙。」

「可是,允浩哥是因為你治好他弟子腿傷的事才無限制忍受醫生的任性的。他其實是個非常好的人。允浩哥那天之所以不能送小松去醫院是因為小松家裡實在太窮了,又沒有醫療保險,根本負擔不起醫藥費,才不得不找醫生替他治腿的。還有太郎的主人之所以會回來領回太郎,也允浩哥幫的忙。我想他上過電視可能會認識電視臺的人,所以拜託他拜託他的朋友替太郎發了個尋人啟示,這才找到太郎的主人的。說起來,允浩哥其實也幫了我們忙的,而且就算一直被醫生說那麼多刻薄的話,允浩哥也沒有把原因說出來。相反因為治好了小松的腿,醫生就老是故意找允浩哥的麻煩,實在是顯得太孩子氣了。」

「就算這樣那又怎麼樣?」金在中是那種打死也不認錯的類型,就算小蘭說的話很有道理他也不可能因為有道理就聽得進去。

「就算那傢伙是這樣的人又怎麼樣?那也應該小松和太郎對他心存感激,難道要我對他心存感激嗎?事實上我可沒有求他替太郎找主人,反而是他拜託我去治小松腿的,怎麼說也是他欠了我的恩情。我既然是他的恩人就算說說他又怎麼樣?他不滿意大可以罵回來?我又根本沒有阻止他。他自己要忍著,關我什麼事?難道他不回嘴也要我負責嗎?說不定他還正因為有我這樣的人可以幫助他提高一下他跆拳道的精神修為而要感謝我也不一定呢!」

「醫生……」

金在中根本不容小蘭開口,接下去說,「還有,你什麼時候成了那混帳一國的了?你別忘記你身上穿的制服,上面掛的牌子可是“金在中寵物醫院”,不是“鄭允浩道館”。居然還敢說我孩子氣,真是莫名其妙。簡直是就是胡說八道!怎麼能這麼和年長的人說話?真是太不懂禮貌了!」

小蘭哪裡是伶牙俐齒金在中的對手,說不上三句就立馬敗下陣來,只能低著頭連連道歉。

金在中又忍不住痛駡了她一頓,可是心情卻因為這樣再也好不起來了。剛才那得意洋洋的感覺一下子全跑光了,取而代之的一股揮之不去的鬱悶感。

 

 

 

「都是那個混帳東西惹的禍。」透過窗子看著鄭允浩一臉嚴肅的教著跆拳道,金在中恨恨的罵道,「也不知道這傢伙給小蘭灌了什麼迷湯,居然連一直乖巧的小蘭也幫他說起話了。又不是他女朋友,要她管這種閒事。」

話一出口,自己嚇了一跳。他從來沒有想過這樣的可能,難道小蘭真是那混帳鄭允浩的女朋友?所以才會跑來替那混帳求情?他們什麼時候已經好到那個地步了?這個突如其來的想法一下子讓金在中的心“嘩”的一聲落到了谷底。

「沒可能的,小蘭怎麼說也跟著我好多年了,不可能那麼沒眼光看中那種笨蛋的說。」仔細想了一下,金在中安慰自己,「那傢伙又髒又貪吃,只有白癡才會喜歡上他的。而且長得又難看,脾氣也不見得有多好,小蘭那麼溫柔的孩子怎麼可能會喜歡上他呢?不可能,不可能的。」

嘴裡拼命的說不可能,可是心裡卻不禁動搖了起來。鄭允浩長得難看!(是這樣嗎?其實那傢伙稍微收拾一下還真是人模狗樣的說。)貪吃!(可是他那種健康開朗的形象不是最容易討人喜歡的嗎?)不修邊幅!(試問有幾個人像自己一樣有潔癖?)脾氣不好!(好像鄭允浩只有對著他的時候才會黑臉,他們十次吵架有十一次也是自己拼命挑釁的吧?!)越想越是不對勁,剛才還自信滿滿的覺得小蘭不會這麼沒眼光喜歡上那隻猩猩,結果越分析到後來,漸漸變成會喜歡上那傢伙也不是沒有可能,最後竟然成了,那傢伙其實非常的討人喜歡,小蘭根本就已經喜歡上他了。他也知道小蘭是一個非常好的孩子,如果小蘭喜歡上了那個混蛋傢伙,說不定他們就很快就會走到一起了。而金在中的心情卻在這一步步分析之下,越來越難受越來越生氣,最後幾乎要哭出來一般。

「要是他們在一起了,那我怎麼辦?」

………

 

==================================

 

 

我今天打雞血了我~連更三篇!!!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