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6. 親愛的,早知道傷心總是難免的,在這一個夢醒時分

 

一切在我打開家裡的房門前都還是美好的。

我手裡還提著我們在日本買的情侶睡衣,由於拎東西而彎起的左手小指上還套著跟允浩左手小指上一樣的尾戒。我們剛剛還在親吻,因為我說我累,然後那是允浩給我的安慰。

一切都還是那麼美好,美好得那些散落在地上的照片都顯得那麼刺眼。

是的,刺眼。

我跟一個男人抱在一起,我跟一個男人在親吻,我對著一個男人微笑,我倚在一個男人的懷裡‥‥

我動不了,我看著允浩不做聲蹲在地上胡亂的把那些照片揉成一團,腦袋要炸開一樣的痛。

 

「回房間吧。」允浩在我的視線下把最後一張照片給扔進了垃圾桶,然後拉著我往房間走。「你不是說累了嗎,好好睡一覺,有事明天再說。」

「你沒有跟我說那個人是你爸爸‥‥你沒有說過以前和我談戀愛的是你爸爸!我見過他,他是你爸爸!」我甩開允浩的手,歇斯底里的沖他大喊。明明苦苦尋找的真相就在眼前,我卻一直被蒙在鼓裡,這些天壓抑在心中的情緒帶著一種不被坦承對待的委屈瞬間的爆發了。

「你都記起來了嗎?」允浩很安靜的聽著我沖他吼,那種鎮靜看起來像是他已經置身戲外,而我,還陷在戲裡。

「記起來你會給我什麼解釋,記不起來又會是什麼解釋?」

「我沒有任何解釋。」

為什麼我看到的允浩不像我認識的允浩,他冷冽的眼神,他沒有表情的臉,他修長的垂在身側的手,為什麼突然間那麼陌生?

那個給過我照顧給過我溫暖,給過我快樂的鄭允浩,怎麼不見了?

「你愛我嗎?」 我站在原地跟允浩對峙,那句我一直告訴自己答案絕對是肯定的話第一次動搖了我。

「鄭允浩,你愛我嗎?」

為什麼不說話?為什麼要皺著眉頭看我?

我把手中的袋子用力的砸在他身上,轉身打開房門跑了出去。我不想在他面前哭,哭就代表我在意了。我不要讓他知道我有這麼在意這個冷冰冰的鄭允浩,所以我只能拼命跑,離開他的視線。

 

跑到最近的公車站時剛好來了輛公車,我狼狽的跑上去後才發現我身上一分錢都沒有,臉上早已濕了一片。

車開了,我跟司機說我沒帶錢,麻煩下一站把我放下我不好意思坐太遠。然後一個男生從車裡邊出來,看著說我金老師,沒想到真的是你。 他把我帶回了他住的地方,其實就離允浩那邊兩站的車程,一間兩室一廳的小套房。我很擔心允浩會不會追過來,我現在不想去面對他。

其實我什麼都沒有想起來,純粹就是在跟允浩賭氣。氣他明明知道那件事情卻隱瞞著我,氣他被我發現以後那種冷冷的態度。

「你叫昌珉是吧?請不要告訴允浩我在這裡。」

得到男生的收留還給他提這樣的要求,我也知道有點霸道。但是那個叫昌珉的男孩卻了然的點頭,放下了剛拿起的手機。

他的話不多,只是解釋了一下他為什麼認識我,也沒問我跟允浩之間發生了什麼事,給我的感覺就是,他跟允浩一樣的少年老成。我也沒心情去和他探討什麼,一再感謝他收留我之後,躲進了他給我收拾好的房間。

 

夜已經很深了,從家裡出來的時候就有十點了,我騙我自己說我戀床,所以才會睡不著。我開著燈,舉著左手看那一枚簡單的尾戒。一直看到眼睛發澀,看到被房間的燈引過來的昌珉輕敲房門。

「老師,允浩哥讓你早點睡。」

聽到那兩個字的時候我有點慌張,仿佛他現在就在門外,要進來把我帶走一樣的。

「嗯,好的。」我把燈關了,心裡有點不滿昌珉的出爾反爾。門外沒有再傳來聲音,我以為他說完就走了,不想卻又傳來一句話,他說。

「老師,允浩哥已經在樓下站了三個小時了。」

多事,這小孩真多事,我不想聽到鄭允浩這個名字,但是卻控制不住去拉開了窗簾。

那個高挑的人就站在昏暗的路燈底下,仰著頭看著這一扇窗,或者說,是看我。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能看到他手上的菸頭閃著光落地,手卻還搭在唇邊。

我想,我們此時想的是一樣的,多事的孩子,讓我們在措不及防中,看見了彼此。

如果,我是說如果,我是茱麗葉,那我會對他說一句,晚安。但是我連晚安都說不出口,他也不是羅密歐。借著夜色看我,把我當他的天使。這不是讓我們傳情的陽臺。

 

我們相互看著彼此,誰都沒有移開視線。最後還是允浩先妥協,沖我比了一個打電話的手勢。我回過頭去看放在床頭的手機,猶豫了一下,還是走過去拿起來開了機。待機畫面剛出現,這個只存了一個號碼的手機就響了起來,我拿著它的手有點抖,滑了兩次才將通話滑開。

「喂。」我坐在床上,不敢再往床邊走。

「很晚了,睡吧。」那頭是允浩帶著倦意的聲音,聽得我鼻子有點酸,不敢輕易回話,生怕發出的聲音亂抖。沒有聽到我說話,那邊嘆了口氣,過了好久才說了一句,「睡吧,我回去了。」接著就是收線的聲音,嘟,嘟,嘟‥‥

我捏著手機的手無力的垂下,我認識的鄭允浩沒有來,他應該要跟我說:走吧,我們回家。但是他沒有‥‥是我患得患失還是‥‥真的看清了什麼?

 

 

這個夜毫無疑問的是數著綿羊過了,早上我強打著精神爬起來給昨晚說過要去上學的昌珉煮了頓早餐,這話不多的小子竟然看著我笑成了大小眼,風捲殘雲般的把餐桌上的東西掃光,一連說了幾個「好幸福」,才背起書包出了門,出門前還喊了一句在中哥我走了。

真是好伺候呢。

然後我又想起那個也總是把我做的東西吃光的小子了,不知道他起床沒,會不會按時吃早餐。

收拾好心情我離開了昌珉的房子,兜裡揣著昌珉出門前硬塞給我的兩萬塊錢,和一直沒響過的手機。

 

我一個人在街上晃蕩,沿著公車線路往家的反方向走。

我跟自己說,如果允浩給我打電話讓我回家,我就馬上坐上公車回去。如果他沒有‥‥

我不想要這樣的如果,所以要是真有這樣的如果,那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這樣晃著很快就到了中午,我不知道我到底走了多遠,但是口袋裡的手機一直沒有響過。我不敢把手機掏出來,怕自己忍不住就給允浩撥過去了。要低頭的不應該是我,如果他在意我的話他一定會來找我的,一定。

我路過了學校,路過了花店,路過了餐廳,路過了一幢幢大樓。眼前的景象越來越繁華也越來越模糊,我才記起我沒有吃早餐,這一想起就讓我的腳頓時像灌了鉛一樣,變得難以抬起。

好像要出事了,身體的感覺真的不妙,我能清楚的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我想在我倒下前找個地方靠一下,可是眼睛也不能用了,所有東西都在旋轉,除了能感覺到突然有人抓著我的手臂喊我在中,別的什麼都與我無關了。

倒下之前腦海中突然閃過一個畫面,我和允浩坐在一個我沒有印象的房子裡,我喝著粥,他抽著菸不說話‥

 

 

我以為我這一昏能讓我再想起些什麼東西來,可是沒有。

醒來後意識都還有點混沌,所以當我看到床邊那個人時,我以為我眼花了。 「醒了啊,還有沒有哪裡不舒服?」那個叫鄭宏的男人就坐在床邊,臉上帶著柔和的笑看著我問。

「好些了‥‥」我費力的用雙手撐起身子,他見狀立馬過來攙著,口裡說著「又沒吃早餐吧,你這低血糖的毛病自己又不是不知道,這麼大個人了也不會照顧自己‥‥」碎碎念的語氣裡帶著寵溺,臉上的表情看得我入迷。

那是一張好看的臉,雖然經過歲月的打磨眼角添了一些摺皺,但看起來更加斯文儒雅。他跟允浩其實不像,但卻一樣的好看。

 

「怎麼?這麼久沒見想我了是嗎?我這張老臉都要被你看破了哦。」發現我的目光,鄭宏笑著看我說。

「對不起‥‥」我知道自己失態了,趕忙道歉,哪知鄭宏一怔,接著又是溫柔的笑:「我的在中看我不需要道歉啦,一個多月沒見,我也想你了。要說對不起的是我,沒能保護好你。」

他說著我不太能聽懂的話,態度完全不像是對待前任戀人,更像是對著熱戀情人一般的親密。

「來讓我也好好看看你。」他伸手想要摸我的臉,我下意識的避開了,他一副沒意料到的表情,我們相互看著對方,氣氛有點尷尬。

「生我氣啦?」他雙手扶著我的肩看著我輕聲說。

「曦真她去你那裡鬧確實是不應該,但是你也不應該一個多月都躲著我啊,不在家裡,電話也不接,我知道你受委屈了,但是當年是哪個小傻瓜鐵了心的要跟著我,說不介意我有個家呢?嗯?」他的唇很薄,都說嘴唇薄的人薄情,但是那兩片唇一張一合說的都是好聽的話,讓我聽得亂了心。

「你知不知道我這個月有多擔心你呀?」

「我們不是已經分手了嗎?我有戀人了的。」看著他眼睛裡的我的時候我無法抑制的想起了允浩,現在似乎可以理解允浩為何瞞著我關於鄭宏的事了,大概是怕他糾纏不休吧。

「分手?什麼時候的事情?曦真去你家的前一天我們明明還在一起吃飯的,你不記得了嗎?」男人一臉錯愕的表情,說出來的話鑽進我的耳朵,沒有出來,那句「你不記得了嗎」在我腦海裡轉啊轉,我的腦袋又撕裂般的疼了起來。

「在中?在中?!」

「我記不起來了,我什麼都記不起來了!」我雙手抱住腦袋搖晃著身體想掙開鄭宏放在我肩上的手。鄭宏也如我所願鬆開了手,我抬起頭看他,看到一張帶著震驚的臉。

「你不記得我了嗎?還是‥‥只是有些事情記不起來了?」

「我什麼都不記得了!不記得你,不記得鄭允浩,更不記得過去那個不知道在想什麼的金在中,這下你們滿意了吧?!」我很煩,該來找我的鄭允浩沒有出現,原本以為已經沒有關係的鄭宏又突然間冒出來,逼著我想事情。

「在中,冷靜些,好好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鄭宏抓著我的手臂把我的手從頭上慢慢扳了下來,耐心的,用輕柔的語氣哄著我。

「我不知道,我頭好疼,不要讓我想了好不好‥‥」我搖頭,只想自己一個人安靜一下。所以那段我期盼了一天的鈴聲響起的時候我手忙腳亂的去找我的手機,看到手機上躍然閃動的兩個字,仿佛抓到救命稻草一般的立馬滑開了通話。

「允浩!你在哪裡,你來接我好不好?我要回去!」那邊顯然沒想到我會是這樣的反應,沉默了一下,才開口問,「你在哪裡?我現在就去接你。」

「我不知道‥‥」我趕忙下床想要出去,發現鄭宏看我的眼神像是看到了外星人一樣的。我也不管了,只顧著離開這裡。慌亂中我發現房間的窗正對著一家百貨公司,於是趕忙報了地址,允浩也沒多問,就說了句讓我在原地等他然後收了線。

 

「我以為我那天看錯人了。」鄭宏站起來走到我面前看著我說。

「我‥‥現在跟允浩在一起‥‥」我已經不怕撕破老臉了,如果他不是我的前任或許我還有因為他是允浩的爸爸而有所顧忌,但是他是允浩口中的不愛我的人,既然不愛我,又為什麼要假惺惺的來關心我。

「你是說你現在失憶了,然後跟允浩在一起?」鄭宏沒有很驚訝,依舊慢條斯理的說。

「失憶前我就跟允浩在一起了。」不知道他為什麼要把這些整理出來,然後一副看懂了的樣子,但是我有勇氣去面對他的質疑。

「清醒點吧金在中,鄭允浩在利用你。」

「胡說!我沒錢沒勢,他憑什麼利用我?」

「憑我愛你。」

鄭宏就那麼輕易的說出了那句話,那句昨晚我苦苦質問卻得不到回應的話。雖然說有些人嘴上一套心裡一套,但是說愛真的有那麼難嗎?為什麼他可以毫不吝惜的說出來,而那個用心對我好的鄭允浩卻不願吐露半個字呢‥‥

我沒力氣再去反駁他,但也不願意相信他的話,鄭允浩是不是在利用我,他是不是真的愛我我要是單單思考哪怕想破腦袋也得不出個結果。我想要個答案,這個答案他給不了,鄭允浩也給不了,只有時間能給,只有那些我記不起來的時間還有未到來的時間能給‥‥

而我,搖擺在這兩段時間的中間,已經筋疲力盡。就讓我,暫時在鄭允浩給的庇護下,好好休息吧。

 

 

 

 

 

 

Chapter17. 親愛的,I want to know what love is.

 

我沒有跟允浩說我見過鄭宏這件事。不知不覺間我也學會了隱藏,學會了留一手,我不知道這是好是壞,但是總該要有自己的想法和主見,28歲的金在中,應該要有自己決定事情的能力。

允浩一直在很安靜的開車,車內的氣氛有點尷尬,一如昨晚陽臺對視時的清冷。車子由繁華駛到寧靜,我們的“家”也不遠了。

當車子緩緩停在門口時,我才看清門口蹲了個人。允浩自然也是看到了,但他比我緊張得多,立馬打開車門向那人走去。我緊跟其後,發現蹲在門口的是一個穿著校服的男生,正抬著頭滿臉淚水的看著允浩。

「哥‥‥」男孩的臉皺巴巴的,待允浩走近就站起來整個人撲進允浩的懷裡大聲的哭了起來。允浩皺著眉邊輕輕拍著他的背邊把鑰匙遞給我示意我先開門。

 

 

這畫面未免有些詭異,我的男朋友抱著別的男孩坐在我們家的沙發上,而我站在客廳看著,自認為存在感為負。

「‥‥然後,然後他就帶著小美開車走了,嗚啊啊啊!我不管!我要去找昌珉!我要劈腿給他朴有天看!」

「是他先背叛的我,我就要報復他!我不是要利用昌珉,我就是‥‥」 背叛‥‥利用‥‥利用‥‥背叛‥‥

我站在原地,男孩的話進到我的耳朵裡過濾出來只剩下這兩個詞。我想起鄭宏的話,然後開始後怕。儘管我不願相信它,但那並不意味著它不是真相,這點我還是懂的。

可是直到站在這我還是執著的認為,如果昨晚鄭允浩能這樣溫柔的哄我,我是不是就會跟他回家?不會碰到鄭宏聽到那樣的話?再奢侈一點的如果,如果他願意說愛,我是不是就會相信,然後安安份份待在他身邊期待著陪他過一輩子?

不過這些如果已經沒有意義了,我要的是真相,鄭宏給不起鄭允浩也給不起,只有金在中自己去發現的真相才能被我相信。

 

我不願在客廳待下去了,看見太多的,胡思亂想是必然結果。

等我做好晚飯的時候允浩已經把男孩哄好了,看著我端湯走出來的時候抽著鼻子喊了一聲金老師好,我這才看清他清秀的臉。讓他去坐好吃飯的時候,心裡不禁嘀咕, 看來這些個小孩子都認識我呐。

允浩還是像以前那樣坐下以後先給我盛湯,我看著男孩坦率的說出了我的想法。

「你好,我記不起以前的事,所以你能不能再自我介紹一次呢?」

男孩很直率,放下飯碗就說「我是金俊秀,允浩哥的同學。以前有一支這棟房子的鑰匙,不過現在允浩哥不讓我們隨便進這裡了,也不怎麼跟我們玩了」話語裡聽得出不滿,不知是對我,還是允浩。

 

這頓飯吃得還算融洽,除了俊秀欲言又止幾番想要開口又被允浩一個眼神逼了回去。 有故事,不是嗎?我應該要開始習慣這種每個以為是過路人的人都背著屬於我的一段故事的這種生活嗎?

「走吧俊秀,我開車送你回家,一會晚了你爸媽要擔心了。」

「好吧‥‥」還坐在地板上玩電玩的俊秀顯然還捨不得放下手中的手柄,但是允浩的話似乎對他很有用,再不願意也還是站起來了。正要出發的時候門鈴突然響了起來。

 

 

戀人之間的吵架方式,有像我和允浩那樣一方悶著的,也有像眼前這一對那樣電石火花的。 這棟房子從來沒有那麼熱鬧過了。

「朴大腦門!你走開!我不要看到你!」

「金大屁股!我都親自過來接你了你還想怎麼樣啊?!」

「接我?!我才不要坐你那輛裝過別的女人的車!」

「你到底要讓我解釋多少次你才會相信!我只是因為小美她肚子疼才要送她去的醫院?我說了送完她就送你回家的嘛,是你死活不肯上車還非說我們有一腿。」

「你怎麼不說她大姨媽來了呢?」

那頭吵得不可開交,這頭允浩倒是看得悠閒,一直到俊秀拿起手邊的東西要砸人的時候才說了一句:「你們適可而止一點啊,要打到外面去,我不想再發生像那天那樣的事。」

一句話就澆熄了將要升級的戰火,吵鬧的兩人像是想到了什麼,竟然同時轉頭看了我一眼,臉色並不是很好。

允浩見狀嘆口氣,走過去拍拍那個跟俊秀吵架的男生的肩,才說:「送俊秀回家吧。」

男孩點頭,也沒說什麼,沖我點點頭,就拉著俊秀走了。允浩也鬆口氣一樣的拔拉了一下頭髮,走進了浴室。

 

所以事情就這樣解決了嗎?年輕人真是有意思呢,正想著突然發現俊秀把書包落沙發上了,趕忙拿起追出去,卻不小心的看到俊秀被那個男孩壓在車上吻。

那一瞬間有點暈眩,就像‥‥就像以前幾次看到“故人”,聽到舊事那樣。難道‥‥這樣的事我以前也經歷過?

「咳咳,俊秀,書包忘拿了哦。」 我“善意”的提醒已經纏綿了很久的兩個人,小朋友完全沒有不好意思,就是摸摸腦袋,走過來接過書包,然後很乖巧的說了謝謝,轉身走了兩步,突然又轉回來,在原地站著看了我一會,才走過來拉著我的衣擺,輕輕的說了句,對不起。沒等我問他緣由,就一溜煙跑了。

對不起?為何而來的對不起?

 

 

回到客廳的時候允浩還沒有從浴室裡面出來。我把俊秀吃剩的零食收拾好,退出遊戲介面的時候,電視裡的新聞正在播報時間。

6月10號,離我出院的那天正好是一個月時間。

原來才過了一個月,但是記憶的回溯把這個月填的滿滿的。又也許,我這個月的經歷本來就有那麼多,才會讓我覺得有點累,覺得有點負擔不起。

我需要時間來好好整理一下到目前為止我聽說過的看到過的那些事,這樣才不至於把我的生活絞成一團亂麻。

是的,我還要生活。

我喜歡剛出院那會什麼都不用糾結,每天睜開眼考慮的第一件事就是早餐要給允浩做什麼的這種生活,喜歡到甚至這畫面又開始在我腦海裡自動成型。

我站在有柔柔燈光的廚房裡,給還在賴床的允浩做早餐。

但是這樣的畫面突然給允浩那張漠然的臉給取代了,我惶恐,惶恐的胸中悶了一口氣,堵得難受極了。不得不安慰自己,或許這只是我夢寐以求的生活模式,與怎麼過有關,與跟誰過無關。我只是怕以後沒有這樣的日子過,不是怕沒有鄭允浩。

 

「在中?金在中?」耳邊傳來允浩的聲音,待我從自我安慰中抽身的時候,他已經站在了我面前,手裡拿著毛巾在擦頭髮,動作沒沒停,眼神卻放在我身上一寸未移。

「啊?怎麼了?」我有點無措,這是我們昨晚鬧彆扭以後我們第一次面對面說話,那麼平靜,就像暴風雨前夕。

「去洗澡吧,熱水我已經幫你放好了,別泡太久,會頭暈。」允浩說得自然,自然得好像之前的24小時被直接抽離,我們剛剛從日本回來,旅途勞頓,他為我放好熱水讓我泡泡,好好放鬆。沒有看到那些照片,沒有吵架,我沒有出走。

我倉皇逃進浴室,整個身子泡進熱水裡的時候思緒又跟著湧了過來。想的無非就是我為什麼要表現得那麼不成熟,有什麼想法說出來就是,胡思亂想個什麼勁。不就是個鄭允浩嘛,我怕他做什麼?他都能那麼灑脫不緊張我,那我還緊張什麼?‥‥

 

水溫很舒服,思考又很累人,想著想著我不知怎地就睡著了,所以當外面傳來敲門聲的時候淺眠中的我一個激靈從浴缸裡猛地站了起來,腦袋給我來了個華麗麗的暈眩,然後邁出浴缸那一隻腳沒站穩,在瓷磚上滑了一下,整個人就這樣摔出了浴缸。

聽到聲響沖進來的允浩把我抱起來的那一刻,我終於承認,我最怕的不是沒有鄭允浩,而是當我已經完全依賴他的時候,他告訴我他不愛我。

 

 

 

於是出院一個月後,我又住進了醫院。

其實也沒有那麼嚴重,也就腳踝骨折打了石膏。我是覺得不嚴重,但是允浩卻執意要我住一個晚上入院觀察,等早上骨科的主治醫師來上班給我再檢查一次說沒什麼大礙以後才能回家。我拗不過他,只能住了下來。

住同一個病房的是一個同樣扭到腳的奶奶,但是畢竟和我們年輕人不一樣,她的情況不是那麼好,摔跤的時候還有一些輕微的腦震盪,要住幾天院觀察。我住進去的時候病房裡只有她和她老伴,年紀有點大的爺爺走路也不是特別利索,看到我們進來的時候卻是很高興,說終於有人來陪他家囉嗦的老太婆說話了,奶奶也看著我問這問那的,親切得很。不過坐在床邊的允浩臉色很不好,因為在決定要住院的時候他就跟我說,住進去以後要馬上睡覺,好好休息,結果碰上兩個老活寶,我倒是覺得挺歡樂的,他卻扁著嘴一個勁的給我使眼神讓我趕快睡覺。

「老太婆,你想吃夜宵嗎?我下去給你買。」我跟奶奶聊得正起勁的時候爺爺突然插嘴,說著哆哆嗦嗦就想往外走。

「想倒是想,不過你看都這麼晚了,你腿腳不好還是不要去了。」

「那允浩去買吧。」我自作主張的開口,一方面是聽到奶奶說想吃,另一方面也是覺得坐在旁邊的允浩就像塊木頭一樣,話也不說就悶在那裡,出去走走吹吹夜風也好。

「可是他不知道老太婆喜歡的那家鋪子在哪裡啊,還是我去吧。」爺爺也是個固執的主,這感覺跟允浩還挺像。

「那我陪爺爺去總行了吧。」沒想到允浩倒是反應快,已經起身去扶爺爺了,看來他也不是不喜歡老人家,就是看我貪玩,恨鐵不成鋼。

 

於是這一老一少就在我和奶奶的目光中走出了病房,奶奶笑得很開心,一直說我們兩個是好孩子,說著說著突然轉口說道:「這一輩子能遇到一個那麼珍惜自己的人真的不容易啊。」

我楞了一下,馬上接上話,「是啊,爺爺對奶奶真好。」

「那允浩小子對你也很好啊。」奶奶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看著我,慢慢的說。

「奶奶,您‥‥」

「我什麼都看出來了,不要以為我們過來人什麼都不懂,我一看允浩小子那麼緊張你的樣子就知道你們關係不一般。」

「奶奶,我和允浩‥‥」

「沒事,不用解釋,我雖然老了,但是不古板。人這一生也就那麼短,能遇上一個真心對自己好的人不容易,何必去管那些什麼世俗啊別人的目光啊的呢。我比你爺爺小25歲,當初我要嫁他的時候所有人都在反對,但是我就是打定主意要跟他好,因為我知道,他沒有我不行。這30多年過來,雖然平淡,但他一直把我照顧得很好,就連現在老得都走不穩了,還固執的說要在醫院陪我過夜。就是因為愛,他的骨子裡就透著一種只有我能對你好,你沒有我也不行的固執勁兒。同樣的,我也覺得,要是沒有了他,我這一輩子也就沒意義了。所以在中啊,要是你認定允浩就是你愛的那個人,就好好跟他處下去,不用在意別人的目光。」

 

我呆呆的聽著奶奶說話,她的一字一句都深深的進入了我的腦海。等到夜真的深了,奶奶也被爺爺趕著去睡覺了以後,我還是在床上,輾轉反側,一直回味著奶奶的話。

愛‥‥愛真的那麼神奇嗎?我不知道我以前是否見證過真愛,但是我知道愛的表現形式其實有很多種。就像今天遇上的兩對戀人,一對是為點雞毛蒜皮的事吵得不可開交,但是吵完後可以馬上熱吻的年輕人。一對是簡簡單單過日子,到了老了也認準你必須由我來照顧的老人家,這兩種都是真愛吧,吵不散,互不離,這樣的事情一想起來,心裡就會暖暖的。

或許我和允浩就是真愛也說不定。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