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要是他們在一起了,那我怎麼辦?」

這句話一問出口,金在中簡直就是被嚇壞了。他怎麼會問出這句話?難道他在不知不覺之中居然喜歡上那個白癡男人了?這怎麼可能嘛!他怎麼會這麼沒眼光?那他不是變得比白癡還要白癡了?難道真是因為他太毒舌了,所以老天故意開這種玩笑來懲罰他不成?

從百頁窗看出去鄭允浩明明還是一副討人厭的樣子,自己怎麼可能會喜歡上那種不對胃口的傢伙呢?這想法太可怕了,以至於金在中整整一天都過得相當的渾渾噩噩。

 

回到家裡,金在中坐在沙發上愣了足足有半個鐘頭,連做飯也是心不在焉的隨便做完,隨便吃了兩口。洗過澡之後他終於忍不住翻出幾盤網路上訂來的特級同志A片準備發洩一下。

他的想法很簡單,他想來想去覺得只有一個可能性,那就是自己一定是因為太久沒有發洩過了,所以一時之間有點饑渴。雖然金在中不願意承認這個詞用在自己身上,可是比起喜歡上那個混帳鄭允浩的超級恐怖事件來說,金在中寧可自己只是太過於饑渴所產生了幻覺。

 

做好準備工作,關上房門,拉好房間的窗簾,電視裡的情節已經轟轟烈烈的上演了。A片不用細細討論什麼情節了,跳躍式的小攻和小受已經完全進入了狀態。太久沒有發洩的金在中自然也隨著電視畫面興奮了起來。小受叫聲性感入骨,金在中的情緒很容易就被吊了起來,電視裡小攻抽插越猛烈,他手下的動作也不由跟著越激烈。情緒就像做雲霄飛車似的被吊了最高點,整個腦子如同被電流擊過,“呼”的閃過一道白光,身子一顫頓時射了出來。

金在中裸著下體倒在床上,看著手上白濁的精液,心裡莫名生出一股空虛的情緒,再回頭看電視裡小攻和小受交纏在一起已經換了動作,小攻從背後攻小受,兩個人交合的地方發出淫蕩的聲音,小受被攻得淫叫連連。金在中有些忍不住試著伸了一隻手指到自己的後穴之中,因為混合著精液,過程相當順利,也沒有什麼噁心不舒服的感覺。於是他又試著送了第二根手指,抽抽插插之中也不知道碰到了什麼地方,身子一麻突然生出一股想射的感覺,舒服得厲害。於是又繼續增加了一根手指繼續做。

金在中自慰時並不是沒有玩弄過自己的後庭,只是一覺得有點噁心,二覺得太麻煩。所以經常玩了一半就放棄掉了,從來也沒有借後面達到過高潮。可是這一次他也不知道是中了什麼邪了,居然覺得玩後面非常的有感覺,整個人被撩撥的敏感到了極點,連一直壓抑著的呻吟聲也不有些控制不住的溢了出來。而且情緒越漲越高,嘴裡不由的隨著電視裡的小受一起發出一聲令人臉紅心跳的話語。好像他不是在自慰,而是和誰一起在做愛似的,感覺越來越好。到了最後他已經不知道自己倒底伸進了幾根手指,只知道整個人蜷成一團拼命在被單上摩擦自己的性器,而手指不停的在後庭之中抽插,嘴裡叫出來的居然是,「允浩,允浩……」

 

等第二次到達高潮之後,金在中呆呆的躺在床上就著剛才射精的動作一動也不想動。被單上有他剛射出來的精液,手上也粘呼呼的,可是他一點也不想動。他只想哭。眼淚就像關不住的自來水似的,嘩嘩的流了下來,不一會兒就弄濕了枕頭。

「怎麼會這樣呢?我不要喜歡上那個白癡啦。」金在中就像小孩子似的講著不負責的話,然後一邊痛駡鄭允浩有多壞一邊哇哇亂哭。試圖讓自己清醒一些,否認掉自己的感情。可是他越否認,喜歡上鄭允浩的那種不甘心的情緒就越明顯。以至於到了後來,他把自己整個埋進被單當中哭著睡了過去。

 

到了半夜,金在中被凍醒了過來,四周一片黑暗。他赤裸著身子拉開窗簾,外面的燈光隱隱的透了進來照在他雪白的皮膚上,地板上很涼,房間裡很冷。金在中拉過被單披在自己身上,抱緊手臂就這麼坐在了地板上看著遠處的燈光發愣。

睡了一覺之後,整個人似乎清醒點了。喜歡上鄭允浩的事實也變得不像原來那麼難以接受了。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怎麼樣莫名其妙的喜歡上鄭允浩那個白癡傢伙的。可是,這一刻,他就是明明白白的知道自己喜歡上了。雖然不甘心,可是卻一點辦法也沒有。如果說以前他的心是空空的,那麼在不知不覺當中鄭允浩那個笨蛋的身影居然就這麼填補了整個空蕩蕩的心房。

金在中想,一定是他有什麼地方做得讓老天爺非常的生氣。才會這樣的來懲罰自己去喜歡上鄭允浩那樣的傢伙。可是也不知道是不是情人眼裡出西施的關係。在明白自己喜歡上鄭允浩的那一瞬間,似乎以前看不順眼的毛病在金在中眼裡全都變成了優點。就連以前最不能容忍的不修邊輻不刮鬍子,似乎也沒有那麼噁心了。甚至胡思亂想到了後來,金在中居然會想,如果讓那毛茸茸的鬍子吻在自己身上,自己一定會敏感的射出來吧!繼而興奮了起來,就這麼在地板上又忍不住的又自慰了一次。

 

「我真想去死。」金在中低下頭埋進自己的膝蓋,差一點點又想哭了出來。

明明曾經是那麼討厭的人,現在卻變成了自己喜歡的人,這種感覺真是差到了極點。而且他還記得百合說過,鄭允浩不是同性戀。換句話說鄭允浩也根本不可能會喜歡上他的。更何況按照他們以前相處的模式,鄭允浩會對他有好印象才怪。

喜歡上不是同性戀的人已經夠悲慘的了,偏偏還是個根本不會喜歡上自己的傢伙。偏偏那傢伙還是自己看不上眼的那種人。金在中覺得自己簡直就是世界上最悲慘的人。一下子莫名其妙就掉進了地獄的深淵。雖然他努力的想回頭,可是他的心像被留在一個四周全是迷霧的孤島上擱淺了一般,再也走不出去了。

 

 

 

 

 

 

第十章

 

第二天金在中神情灰敗的去寵物醫院上班。鄭允浩剛好帶著弟子正準備上山做體能訓練。他手下的弟子因為金在中曾經救助過小松,所以都很有禮貌的和他打著招呼。帶頭的鄭允浩更是一臉的精神煥發。看得金在中心簡直都快氣炸了。他在家裡因為居然喜歡上那樣的傢伙而痛哭流涕的時候,那混帳鄭允浩沒事人似的又能吃又能睡,還一臉心情好得不得了的樣子。

一想到這裡,金在中忍不住狠狠瞪了那個傢伙一眼,臉上的表情簡直可以用哀怨來形容。只可惜神經大條的鄭允浩怎麼可能會想到金在中瞪他那一眼背後有那麼多的原因。當然還是自動的理解為金在中還是看他不順眼。既然他不想和金在中吵架,當然只能裝做沒看見了。

憑良心說鄭允浩的態度實在要算是很有忍耐力的表現了,可是心情暴差的金在中對於鄭允浩的不理不睬心裡卻更加的難受,這種難受加上不甘心和委曲全部一股腦的轉化成了毒舌的挑釁。

「你這混蛋為什麼不和我打招呼?」

話一出口,鄭允浩和所有弟子都不由的停下了腳步,整齊的回過頭看著一臉憤怒表情的金在中聽他繼續說下去。

「我說你這傢伙為什麼不和我打招呼?我不是救助過你弟子的恩人嗎?你就那麼不懂禮貌,居然不和我打招呼?」

「早上好,這總行了吧!」

「什麼叫這總行了吧?你這什麼態度?太敷衍了!」

「你這傢伙有完沒完!我不是已經在忍你了嗎?你還有什麼不滿意的啊?」相對金在中的近乎無理取鬧,鄭允浩也已近忍耐極限。

「什麼叫我有什麼不滿意?我根本就是什麼地方都不滿意你好不好?自以為事的傢伙!」

有一句話叫做會咬人的狗不叫,會叫的狗不會咬人。金在中現在就完全屬於後面那種狀態,他叫得越凶其實心裡面越虛,他越是在乎鄭允浩越是不甘心也越不想被人查覺出來,所以只能拼命的用挑釁來掩飾自己其實動搖得一塌糊塗的心。

而且越是緊張就越是管不住自己的嘴,越說出難聽的話心裡又會變得越是緊張。這樣一個惡性循環下來,金在中的話自然就越講越難聽,鄭允浩的臉色也就很自然的越變越難看。

「混帳東西,你別太過份了?我真的會忍不下去的!你給我快點住口!」

「你才是混帳東西。過份的是你!」要不是你這個傢伙,我又幹什麼要躲在家裡一個人哭?都是你這個混帳的錯。我為什麼要喜歡上你這種奇怪的人?

「我懶得理你!」金在中完全不講道理,已經完全沒有再說下去必要了。鄭允浩大手一揮,「繼續跑步!」

所有的弟子“呼呼喝喝”的一股腦跟了上去,處於一級備戰姿態的金在中,高度緊張的神經頓時一下子疲軟了下來,卻又一下子跌進了悲慘的穀底。這下子會更加被討厭了吧!金在中悲慘的想,為什麼自己非得要說出那些莫名其妙的話呢?有時候他真的恨死了自己的口齒伶俐。看著鄭允浩的背影,拼命忍住幾乎要掉下來的眼淚,金在中吸了吸鼻子,轉過身裝出一副什麼事也沒發生的樣子,很跩的往寵物醫院走了過去。

 

 

就這麼心情亂七八糟的過了一上午,到了吃中飯的時間,大家都興高采列的拿出飯盒開開心心的吃起來。因為金在中一直扳著臉,大家都知道他心情不好,小蘭和阿木當然不可能會過來和他說話做替死鬼出氣筒。而且鄭允浩道館那邊吃飯的人又多,大家一起熱鬧氣氛又好,所以他們很自然就湊了過去。整個寵物醫院就只有金在中一個人躲在房間裡不出來。

從百頁窗裡看過去,鄭允浩道館越是熱鬧,越是顯得自己這邊冷冷清清。雖然是非常好吃的料理,可是金在中卻一口也不咽不下去,眼睛只顧著盯著那個吃起飯來狼吞虎嚥的傢伙。越是看得久,越是覺得那傢伙其實相當可愛。雖然整張臉看起來不是那種精緻類型的漂亮,可是其實也能算英俊的。

而且鄭允浩的眉毛長得相當整齊,眼睛也很亮炯炯有神的樣子。鼻子高高挺挺的,嘴略有點薄,可是配在他那張臉上卻顯得剛剛好。雖然那傢伙經常鬍子拉渣的,可是牙卻非常的白,笑起來的樣子也顯得非常的開朗。為什麼以前自己會那麼討厭他呢?同樣的一張臉又為什麼會這麼樣的喜歡他呢?金在中弄不清楚,只是覺得這樣反常的自己非常的悲慘。

特別是看到鄭允浩和小蘭坐在一起談笑風生的樣子,金在中覺得簡直就像有什麼東西在慢慢的鋸自己的心一般的疼痛。胃裡面也升起一股酸酸痛痛的感覺,噁心的想吐。

那傢伙果然還是會喜歡上像小蘭那樣溫柔可愛的女孩子吧!金在中悲慘的想著。自己既不溫柔也不可愛,當然更不是女孩子。果然是沒有希望的吧!

 

「好精緻的料理啊!」田尚友幽靈似的突然冒了出來,嚇了金在中一跳。

他收回眼神裝出一副沒事人的樣子,冷冷的問,「你怎麼來了?為什麼不敲門就隨便進人家房間?」

「好冤枉啊?我明明敲門的啊?」田尚友很優雅的遞上一束鮮花,笑眯眯的說,「送給你,我來看小貓,順道想邀請你一道共進午餐。」

「我有自己帶便當。」金在中接過田尚友的鮮花看也不看直接丟進垃圾桶,冷冰冰的說,「別拿一堆植物屍體送我,這只會影響我的食欲。」

「可是我看你好像不太想吃的樣子。我有一家相當不錯的料理店,一起去嚐嚐吧!」用不倒翁來形容田尚友也絲毫不為過。面對金在中給他的難堪,他連眼睛都不眨一下。居然還能臉不紅心不跳的繼續發出邀請。連金在中都忍不住佩服他超過常人的神筋和修養。可惜田尚友越是這樣,他越是不想理會他。金在中的觀點就是,修養好的不像話的人要嘛是聖人,要嘛就是變態。他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有聖人。

「我不會去的,不用白廢心機了。」

「好吧!那我一個人去了。下次如果你改主意了,我隨時等著你電話。」田尚友流轉花叢,分寸感把握也算到位。按著金在中的個性再纏下去,他肯定要說出難聽的話了。不如抽身改日再戰!

「別忘了看小貓。這可是你來這裡的“理由”!」金在中放重理由兩個字,提醒田尚友。

「有你照顧牠,我很放心。」拋下這句話,田尚友很斯文的轉身離開。

金在中看著他的背景,忍不住皺起眉頭。比起花言巧語的田尚友還是一點就著的鄭允浩要可愛得多得多了。

只可惜他覺得可愛的那傢伙只會讓他越來越悲慘。

 

 

 

 

 

 

第十一章

 

接下來的日子,金在中簡直如同生活在地獄之中一般。每天他都如同自虐似的會不由自主的去挑釁鄭允浩,然後在挑釁完之後拼命的後悔。然後一個人躲在房間裡偷看那傢伙的一舉一動,然後在看到最後強忍著幾乎哭出來。

特別是眼看著小蘭和鄭允浩每天中午的時候就一起談笑風生。金在中真想自己索性瞎了算了,省得非得看他們在一起開開心心的樣子。心裡雖然這麼想,可是每次到了最後還是會強忍著胃痛心痛繼續看。

一直到小蘭和他分開回寵物醫院。金在中就會壞心腸的沒事找碴,亂罵小蘭一頓。其實金在中也知道自己這樣非常的不好,簡直就像童話故事裡那個虐待白雪公主的惡毒皇后一樣。可是嫉妒心吞噬了金在中僅有的一點點良心,明知道這樣做不好,可是一回到家只要一想到他們在一起情景就會痛哭出來的自己,難道不比小蘭還要悲慘上幾千幾萬倍嗎?

 

只是一愣神的功夫,透過百頁窗看過去,剛才也不知道兩個人說了什麼,一副笑得很開心的樣子。

「有什麼話說得那麼開心?真讓人看不下去。」放下百頁窗,金在中皺緊眉頭恨恨的從鼻子裡發出冷哼。

可是嘴裡說著看不下去的人眼睛卻還是不由自主的圍著那兩個說得很開心的人轉來轉去。

剛才談得很開心的小蘭突然從身後拿出一隻超大盒的料理盒子,然後遞給鄭允浩。說是謝謝他幫忙的回禮。

看到這裡,金在中已經完全受不了了。他氣得恨不得跑過去把那只飯盒從鄭允浩的手裡奪過來扔掉。或者乾脆來一次大地震,把那兩個讓他看了生氣的傢伙給震死算了。轉念一想,還是算了,要是他們死在一起的話,自己只會更鬱悶。

當然那麼天災的事情根本不可能因為金在中的想法而真的發生,鄭允浩還是很開心的打開了小蘭的飯盒。裡面的東西在金在中看來簡直太普通不過了。普通的炸排骨從顏色上看就知道只是一般的口味。可是鄭允浩卻是高興的吃著,還連連稱讚小蘭的手藝出色。

「拉肚子,吃了一定會拉肚。」明知道不可能金在中還是恨恨詛咒著。

 

  

 

回到家後越想越恨的金在中把冰箱裡的東西全都拿了出來做了許多的好吃的,然後自己一邊暴飲暴食一邊拼命的流眼淚,嘴裡還不停的罵著,「混帳東西,我做的東西明明比小蘭好吃多了。你這個混帳東西根本沒有資格吃我煮的那麼好吃的東西。你這個混帳不配吃我煮的東西。不配,不配,不配。我倒給狗吃也不給你吃。」

越想越生氣,第二天金在中真的說到做到,帶了松兒到了寵物醫院,還故意把牠栓在門口,把自己辛辛苦苦做出來的非常好吃的料理倒在狗食盆裡。然後自己一個人躲在房間裡生悶氣。

不過時間剛過了五分鐘,金在中就後悔了。他這種做法就像兩口子吵架,打孩子撒氣一樣的毫無道理可言。怎麼能因為為了報復毫不知情的鄭允浩就拿松兒的健康做交換呢?枉費他還經常口口聲聲罵別人不是稱職的主人。一想到這裡,金在中馬上衝了出來準備收走狗食盆裡的東西。誰知道他一出門卻看到了令他大吃一驚的一幕。

 

那個不修邊輻的傢伙正拿著一盒高級狗糧在遊說松兒和牠交換他面前的食物。

「喂,我說你給我差不多一點了吧!狗狗就應該吃狗狗吃的東西。你碗裡的東西是給人吃的,你知不知道?我這裡有高級的狗糧,是專門給你吃的,我給你換。你別吃了呀!」

松兒理都不理他,換了個方向屁股朝他繼續拼命吃碗裡的東西。

「喂,我說你這狗,吃多了這種東西對你的身體不好的,你知不知道?你為什麼會來寵物醫院呀?一定是因為身體有不舒服是吧?為什麼你身體會不舒服呀?就是因為你吃多了人類吃的東西呀!喂,你別吃呀!你吃這個呀!」鄭允浩毫無形象的把松兒的狗食盆拿走,取而代之裝滿狗糧的狗食盆。可是松兒也不是吃素的,牠好不容易在N次革命了之後能再吃到金在中的好手藝,試問牠怎麼可能放棄?

「哇,汪汪!」松兒目露凶光,死死的盯著鄭允浩拿走的狗食盆。意思再明顯不過了,把那個還給我,我才不要吃你給我的狗屁狗糧呢!我好不容易有機會能吃頓好的,你過來搶,做夢。

「這麼凶幹什麼?狗狗就應該吃狗糧!」鄭允浩毫不示弱的揚了手臂,「再叫我揍你。」

 

「你還有完沒完?」再也忍耐不下去的金在中揮著手臂衝了出來,他要再不出來那個邋遢的傢伙就真的會吃狗食盆裡的剩菜了。

「你幹什麼欺負我的狗?」金在中狠狠瞪著眼前這個讓他又喜歡又討厭的傢伙。

「你…你的狗?」鄭允浩想了一下,點了點頭,「怪不得這麼固執,果然是物似主人形。」

「和我的狗搶東西吃,你還真是有出息呀?鄭允浩先生!為了吃東西,你連自尊心都不要了嗎?」金在中心裡對鄭允浩是忍不住生氣,一想到他和小蘭那有說有笑的樣子,他就忍不住會說一些難聽的話。

「拿這麼好吃的料理給狗吃,枉費你還是寵物醫生,你還有沒有常識啊?」鄭允浩覺得自己很有理的大聲說。

「關你什麼事?我的狗,我做的料理,我愛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你自己還不是吃小蘭做的料理吃的一臉的開心,我做的料理比小蘭做的好吃一千倍,可是我寧可倒了也不給你吃,誰叫你惹我的。後半句沒說出來的話,其實才是金在中的真心。只是他那種死面子的個性,會說得出那種話才有鬼。

 

「你這人真是……」鄭允浩被氣得簡直沒話可說,但是一想到話裡的關鍵,他馬上改變了態度,「等一下,你說這料理是你做的?」

「是我做的,難道不可以嗎?你以為人人都像你這麼笨嗎?我那麼聰明的人會做上等的料理有什麼奇怪的?」金在中有些氣急敗壞的揮著手,因為說話太快臉都忍不住有些紅了,狠狠瞪著鄭允浩的眼睛水汪汪的。就算再討厭他,鄭允浩也不得不承認,這傢伙長得真是很漂亮。

「原來你會做料理呀?」被這個消息嚇倒的鄭允浩愣了一愣,嘴巴不由自主的問道,「那麼拉麵你一定也做得很好吃囉?」

「當然了。」金在中鼻孔朝天傲慢的說,「無論是拉麵,烏冬麵,涼麵,拌麵我做的都是一流的好吃。」隨後又朝笑他似的加了一句,「全國最一流的好吃。」

「能做好吃拉麵的人再壞也壞不到哪裡去。這是我爸爸說的。」鄭允浩一聽到有好吃的東西吃,馬上覺得金在中的毒舌其實也不是那麼不可以忍受,「喂,我說,我們和好吧!雖然我這個人是挺不愛乾淨的,不過,要是你肯做料理給我吃,我一定會叫弟子過來給你幹體力活的。你們醫院以後有貨物要搬只要說一聲就行了,怎麼樣?還有以後我保證對你罵不還口,打不還手,怎麼樣?」

沒想到事情居然還可以這樣發展的金在中突然有種峰迴路轉的感覺。不過死要面子的他依舊嘴硬的回了句,「誰稀罕!」

 

 

 

 

 

 

 

第十二章

 

能用料理收買的男人真是太單純了。鄭允浩就是這樣的人。只是吃過一次金在中板著臉帶過來的料理之後,他就徹底把金在中當成世界上最好的人了。

死要面子的金在中為了掩飾自己喜歡上鄭允浩的這個事實,反而會經常更加變本加厲的對鄭允浩惡言相向。反而鄭允浩因為抱著能做出那麼美味東西的人一定不是壞人的理念,就算金在中講出再難聽的話,他也沒怎麼生氣。只有在金在中講的太過份的時候說他一句,「喂,別太過份了,否則連朋友也做不成了啊。」

對於鄭允浩這樣的態度,金在中是又高興又難過。高興的是他們的關係已經由原來的相看兩厭變成了由料理維持的朋友關係,難過的是他們的關係僅僅是朋友。而且金在中常常會越想越生氣,自己在鄭允浩心裡居然還比不上一份好吃的料理。

 

 

 

在金在中矛盾掙扎的時候鄭允浩直來直往的個性已經完全把金在中當成了非常要好的朋友了。撇去金在中講話刻薄這點之外,其實鄭允浩對金在中也漸漸有了改觀。雖然的確是個任性到讓人幾乎討厭地步的傢伙,可是有的時候又會說一些非常孩子氣的話,讓人有點哭笑不得的覺得他其實也蠻可愛的。

特別是只要說想吃,無論多難做的料理,第二天總會在帶來的盒飯裡看到。鄭允浩覺得能這樣對朋友這樣毫無保留的傢伙就算講話惡毒點,也是完全可以忍受的

「喂,快到冬天了,什麼時候一起出去吃火鍋吧!」鄭允浩眯起眼睛對眼前一臉沉默的金在中發出邀請說,「一想到那種熱氣騰騰的有各種好吃的丸子的火鍋,我的口水都快流下來了。吃完火鍋還可以去唱歌什麼的。」

「我不愛吃外食。唱歌什麼的我也沒興趣。」金在中看了眼一臉興奮表情的鄭允浩,「你以為你還是小孩子啊?年紀一把了居然喜歡那種幼稚的東西。」卡拉OK裡總是會有年輕的女孩子做陪的,沒想到鄭允浩看起來老實,居然也會有那種心思。金在中氣得幾乎連飯也吃不下了。

「怎麼幼稚了?我上次去覺得很好玩呢!我一個人拿著話筒連續唱了好幾個小時呢!不過他們聽到後來全都跑光了。我唱的不太好聽到是真的。」鄭允浩哈哈大笑,一臉的陽光燦爛,「你唱歌是不是也很難聽,所以才不喜歡去那種地方呀?」

「我唱歌比你好聽多了。聽你的嗓子膽子小的人晚上都會做惡夢,連唱好幾個小時,那裡的客人沒被你嚇跑才奇怪。」金在中放下筷子,心裡的話再也忍不住的脫口而出,「我不喜歡去那裡是因為那裡有那種亂七八糟的女孩子。」

「什麼嘛,都是些很可愛的女孩子啊!」鄭允浩不以為然的搖了搖頭,見金在中正準備合上飯盒,問道,「你不吃了嗎?」

「飽了。」氣都氣飽了。

「不吃給我吃,別浪費嘛!」鄭允浩接過飯盒大口劃進嘴裡,「在中的手藝真是一流的好吃啊!你要是女孩子,就算你嘴巴再怎麼壞,也會有人願意娶你的。又是美人又會做料理。」

「你閉嘴!你要是女人肯定也沒人願意娶你,長得像隻熊又不修邊幅,而且又能吃。」

「我要是女人那還能看嗎?我可不像在中是美人的說。」鄭允浩合上空飯盒遞給金在中,不以為然的伸個懶腰,「吃飽了,要去活動一下了。」

「笨蛋,隨便你。」金在中低下頭,表面一副不在乎的樣子,心裡卻不由為鄭允浩的話而感到有點高興。幾次三番被說是美人,可見那大白癡也不是瞎子的說。

 

「喂,你要不要一起來?」鄭允浩轉過身向金在中發出邀請,「吃了你那麼多好東西,我教你跆拳道吧?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你不是踢過我一腳的嗎?其實,我發現你還是很有天份的,如果我再教你注意練習一下,也許你也能成為一個很不錯的跆拳道高手也不一定呢。」

對於鄭允浩的熱情金在中的回答顯得相當的無情,「沒興趣。」

「喂,我是誠心邀請你的啊!你不考慮考慮?」

金在中管不住自己嘴的脫口而出,「你那種白癡有什麼能教我的?」話一出口,金在中就後悔了。跆拳道是鄭允浩最尊重的運動,事實上鄭允浩也的確是個相當不錯的老師。就是因為知道這一點,所以金在中更不想被鄭允浩發現,自己其實是承認他的。哪怕只有一點也不願意承認。

「真是個任性到不懂體貼別人心情的傢伙。」鄭允浩做出一個捏碎的動作惡狠狠的說,「你要是我的弟子,敢對我說出這樣的話。我一定會重罰你空手劈一百塊磚。然後再把你狠狠壓在地上重揍一頓的。」

「你不動手還不是怕打死了我沒人給你做吃的東西!」金在中恨恨的說。

「是差不多這樣沒錯啦!」鄭允浩哈哈一笑,「不過,跟你處久了,倒也不是不能忍受你的講話刻薄。畢竟你比那些口是心非的傢伙還是好很多的啦。」

這算是讚揚嗎?金在中幾乎不敢抬頭看鄭允浩的表情,心臟如同裝進了一台超勁馬達“砰砰”跳的幾乎破胸口而出。

「我去練習了。明天的好吃的也拜託你了啊!」鄭允浩衝著金在中咧嘴一笑,很開心的離開了。

「真是越看越討厭的傢伙呀!」看著鄭允浩的背影,金在中咬著嘴唇笑了起來。

 

說起來其實金在中是個相當卑鄙的人。利用料理他居然很輕鬆就取代了鄭小蘭在鄭允浩身邊的地位。鄭允浩那傢伙果然是只對跆拳道和好吃的感興趣。好像他對小蘭還沒有其它的想法。不過如果繼續讓他們一起的話,相信他們成為一對應該是遲早的事情吧。可是,這麼幹的他一點也不覺得內疚。反而看到為此而有些傷心的小蘭,心裡居然會覺得莫名其妙的高興和痛快。

明明一樣是喜歡著同一個人,可是金在中惡毒的想著,就算自己不能和那個笨蛋在一起,也絕對不允許別人得到那笨蛋的心。萬一將來有一天那個混蛋喜歡上別的人的話,自己一定會哭著殺了那傢伙,然後自殺吧。在此之前,他是死也不會先說出來自己喜歡上那個傢伙的。輸人不輸陣,喜歡上那傢伙已經夠沒面子夠悲慘了。要是再被他拒絕掉的話,自己一定會死的很難看的。

「火鍋嗎?」回到醫院一想到剛才鄭允浩說起火鍋那種雙眼放光的表情,金在中忍不住仔細考慮起鄭允浩的建議,「自己做倒也不是很麻煩,就是不能帶到這裡來吃了。聽他剛才的口氣似乎很喜歡吃丸子的樣子,果然笨蛋就是笨蛋。」就算喜歡上了,金在中也死也改不了刻薄的毛病。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