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年後——

細雨籠罩著江南的小鎮,街上的人撐著油紙傘緩緩的行走著,兩邊賣東西的小販並沒有受到這濛濛細雨的影響,依然在不停的叫賣。

一個一襲白衣的人穿梭在行人中,他並沒有打傘,細細的雨珠打濕了他額前的髮絲,顯的有些零亂,但卻絲毫沒有影響他那能令天地為之動容的美,反而更顯清靈,夢幻。

「你真是讓人操心,身子不好,還冒雨出來。」一個藍衣人撐著一把傘幫白衣人遮住了那密密的雨絲。

「有天,這雨又不大,你這麼大驚小怪幹什麼?」白衣人嫣然一笑,美的傾城。

「金在中,你總是這樣不會照顧自己,要是著了涼,我可不侍候你!」有天口中責怪著在中,但眼裡卻是滿滿的寵溺。

「我沒那麼嬌弱,這點涼我還受的了,江南的細雨讓人很舒服。」在中的臉上帶著淡淡的笑。

「以後有的是時間,先回去吧,我有些事要跟你商量。」有天有些無奈的看著在中。

「煙雨閣的事你自己決定就好,問我幹什麼?」在中揚了揚眉。

「是誰當年說要學會獨立的?到江南這兩年你盡玩了,什麼都沒學。」有天點了點在中的額頭。

「我當你的保鏢,你付我錢,這就行了。」在中有些任性的說。

有天看著在中笑了笑「究竟你是我的保鏢,還是我是你的保鏢啊?」

「當然我是你的保鏢了,你能打的過我嗎?」在中勾了勾嘴角。

「你就是自恃功夫好,其它的真是一塌糊塗,連帳都不會算。」有天邊說邊搖頭,嘴角隱隱帶著笑意。

「呀!朴有天!算帳不是我的專長!」在中瞪大了眼睛,頗有希澈之風。

「好,好,我知道了。」有天邊說邊摟住在中的纖腰向煙雨閣走去「我要跟你商量的是這次的送貨路線,還有……」

聽著有天在自己的耳邊滔滔不絕,在中的嘴邊帶著淺淺的笑。他到江南已經兩年了,這兩年他過的很平靜,很快樂,只是有時還是會想起他,那個在遠方的人。

他,應該放棄尋找自己了吧?畢竟對一個玩偶,他不應該浪費太多的精力。玩偶,隨便找一個就有了吧,很多很多人都可以代替他的位置,因為他在他心中,根本沒有位置。

 

「在中,你怎麼了?」有天看著在中眼中的憂傷,皺著眉問。

「我……我沒事。」在中衝有天笑了笑。

有天看了看在中,沒多說什麼。他知道,在中又在想鄭允浩了。這兩年,他試著走進在中的心,但卻發現他無論如何努力都取代不了鄭允浩在在中心中的位置。他不懂,既然在中選擇了離開,又為什麼念念不忘?他到底哪裡比不上鄭允浩?

想著,摟在在中腰上的手不由的緊了緊。

在中,為什麼你就在我身邊,而我卻抓不住你?

 

兩人漸行漸遠,慢慢隱沒在細雨中。在他們身後的一個小巷裡,一個一身黑衣的人走了出來,眼中透著陰冷,看著在中和有天離開的方向。

「金在中,我終於找到你了。」

 

 

陰雨綿綿一直下了三天。

傍晚,在中坐在窗邊呆呆的望著窗外。這兩天不知為什麼,他的心裡總是隱隱有種不安的感覺,好像有什麼事會發生一樣。

是他多心了嗎?

在中嘆了一口氣,站起身,在轉身的瞬間,他整個人都僵住了。

「你的日子過的很愜意嘛。」冷冷的一句,狠狠的打在在中的心上,讓他頓時手腳冰涼。

「允…允浩。」在中艱難的叫出了眼前的人的名字,臉變的刷白。

「怎麼了?兩年不見,看到我不高興嗎?」允浩冷冷的勾起了嘴角,手輕撫上了在中的臉。

「你……怎麼會……」

「想知道我怎麼會在這兒嗎?」允浩的手臂一勾,將在中摟進了懷中「當然是為了你啊。兩年前,我可是為了你滅了一個山莊呢,現在我也可以做同樣的事。」

這個懷抱給過在中溫暖,但現在卻讓在中覺的冰冷無比。

「這兒可是江南。」在中出聲提醒,但卻沒有絲毫底氣。

「江南又怎麼樣?」允浩的眼中射出寒光「你信不信,我現在就可以要了你,在這個你認為很安全的江南的煙雨閣!」允浩說著將在中扔到了床上。

「不要!」在中驚恐的瞪大了眼睛,不堪的過往在他的腦中不斷的閃現。

「你叫啊,你儘管叫,把那個什麼朴有天一起叫來,正好我順便把他解決了。殺他對我來說輕而易舉,我想你應該明白。」允浩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想叫人的衝動硬生生的扼在了喉間。是啊,叫來了人又能怎麼樣?煙雨閣內沒有武功可以比的過允浩的,叫他們來了,也是送死。

想到此,在中絕望的閉上了眼睛。他終究是躲不過。

 

允浩見在中的樣子,心中的怒火反而更盛。這兩年他發了瘋的找在中,幾乎出動了冥莊所有的人,但最後的結果卻是看見他和另一個男人在一起,笑的那麼開心,那麼燦爛。現在為了那個男人,他居然還放棄反抗。金在中,你怎麼可以?你怎麼可以在意其他的男人!

「你很在乎那個朴有天嗎?」允浩壓上在中,邊解他的衣服邊問。

「不,我不在乎他。」在中慌亂的搖頭。

「你、在、撒、謊!」允浩的目光一沉,懲罰似的一口咬住他胸口的一點。

「嗯……」在中痛的呻吟一聲,眉緊緊的皺起。

「說!你和朴有天有沒有做過?!」允浩貌似不在意的問,但眼中卻閃著懾人的光。

「沒有,我和有天什麼都沒做過,是真的,你不要傷害他,我會乖乖跟你回去。」在中的眼中含著淚,一臉的悽楚。

「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只會讓我更想殺他!」允浩說著將在中整個人翻了過來,讓他趴跪在床上,從他身後狠狠的進入了他的體內。

「啊——」久未經過歡愛的身子怎能受的住這樣粗暴的對待,後庭被撕裂的劇痛讓在中忍不住發出一聲慘叫。

「好緊。在中,這回我信你說的了。」允浩勾了勾嘴角,開始快速的抽動起來。

「嗯……嗚……」允浩的每一次動作都讓在痛到了極致,但他又怕自己的叫聲讓別人聽見,只能苦苦的忍耐,此刻他無比的慶幸當初讓有天把他安排在煙雨閣最僻靜的角落。

 

「允浩……求你……輕點……」在中受不住的開口求饒。

「怎麼?受不了了?」允浩殘忍的笑了笑「疼的話就叫出來啊,幹嘛忍著呢?」允浩邊說邊加快了動作。

「啊……嗚……」允浩的動作讓在中忍不住尖叫出聲,但在中立刻用手捂住了嘴,不讓自己的聲音洩露。

「你好像真的很怕讓人聽見呢。」允浩冷笑「是怕朴有天看見你在別人身下的樣子嗎?你還真是在乎他呢。」允浩目光一沉,發狠的頂向在中的深處。

「嗚……不……好痛……」在中痛苦的搖著頭,淚從眼角滑落。

「在中,看你這樣我還真心疼呢。」允浩就著交合的姿勢將在中翻了過來,讓他面對著自己。

「啊——啊——」在中因這個動作痛的渾身痙攣,手將床單揪成了一團「你……饒了我吧……我真的不行了……」

「饒了你?」允浩眯起眼「從你逃出冥莊,然後利用飛雲莊耍了我的那一天起,你就該想到今天!」允浩說著繼續抽動起來,狠狠的撞擊著在中脆弱的內壁。

「嗯……啊……」在中無奈的閉上了眼,只能默默的承受著,口中不時逸出痛苦的呻吟。

終於,允浩將自己的炙熱射在了在中的體內,結束了在中的痛苦。

 

隨著允浩從在中體內退出,鮮血一下子從後庭湧了出來,將床單渲染的殷紅。在中的身子縮成了一團,在床上無力的喘息著,眼睛空洞的望著前方,髮絲淩亂,蓋住了他半邊臉,卻蓋不住他的絕望。

允浩起身整理好衣服,冷冷的看著床上的在中,眼中沒有半點憐惜。

「三天之內,到盈月樓來找我,跟我回去。好果你不來,或者跑了,我就把這裡踏成平地!我說到做到!」允浩說完走了出去,消失在門外。

剛剛有那麼一瞬,他以為他不是在煙雨閣,而是回到了冥莊。為什麼?為什麼允浩不肯放過他?為什麼允浩非要把他逼到無路可走?他愛他啊!從六歲那年見到他開始,他從喜歡漸漸到愛上他,愛的不可自拔。可他卻無視自己的愛,一次一次的傷害他,為什麼他一定要這樣對他?他究竟做錯了什麼?!

在中無助的抽泣了起來,他不想哭,又不是女人,但他就是忍不住。兩年的平靜就像夢一樣碎了,又或者,他的噩夢從來沒有結束過,鄭允浩,是他最愛的人,也是他的噩夢。

 

擦了擦自己的眼淚,在中想從床上下來整理一下,但剛支起身子,身下的劇痛又讓他無力的趴回了床上。這一次允浩做的比以往任何一次都狠,在中根本下不了床,輕輕一動,就痛的冷汗直冒,同時有溫熱的液體從身下流出。

怎麼辦?他這樣明天怎麼能溜的出煙雨閣跟允浩回去?如果不儘快離開,被有天知道了這件事,有天還不知道會怎麼樣。這兩年的相處,在中知道有天對自己有意,但他,已真的無力再去愛任何人了。

 

「在中,你睡了嗎?」

正想著有天,有天便到了。在中嚇的一個激靈,急忙伸手去拉紗縵,結果因為太慌張,直接從床上滾了下去。

有天剛進門,聽到房內的響聲,急忙衝到內室。一進去,他便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

在中光著身子無力的趴在地上,大腿內側有刺目的血跡,床上更是一片狼籍,淩亂不堪。在中的眼中滿是慌亂、恐懼和無助,臉上分明帶著淚水。

「這……這是怎麼回事?」有天不敢相信的看著眼前的一切,不願去想腦中浮現的答案。

在中低著頭,不敢去看有天的眼睛。還是被他知道了,只是他沒想到,會如此之快。

一條毯子遮住了在中的身體,有天用毯子裹住了在中,將他抱了起來。然後一手扯掉了床上被血污染的床單,將在中放到了床上。

「是誰幹的?」有天的眼中滿是隱忍的怒氣。

「有天,我想我該走了。」在中低低的說。

「我問你是誰幹的?!!」有天忍不住怒吼起來。

「你說過,如果有一天我想走,你絕不會攔我。」在中恍若未問,繼續說道。

「金在中!你一定要我發火是不是?」有天的眼睛變的猩紅。

他一直小心翼翼的保護著在中,可他卻讓在中在他的煙雨閣裡被人強暴了,這簡直讓他發狂。

「你發火了要怎樣呢?」在中木然的看著有天。

有天愣住了,一把將在中摟進了懷裡。

「在中,對不起,對不起,是我不好,一切都是我不好,你別這樣,我的心好疼。」有天哽咽了。

「有天,沒關係的,我習慣了,真的沒關係,你不要難過。」在中勾起一朵淒美的笑,同時,淚滑落臉龐。

原來,這個世上,還有人會心疼自己啊,這就夠了。

 

有天聽了在中的話,心像被什麼狠狠的輾過一樣,痛的不能呼吸。腦中忽然想起了兩年前那個老郎中對自己說的話。

『他似乎長期被人以某種方式施虐。』

某種方式,難道就是這種方式?!那麼對在中這麼做的人不就是……

「在中,難道鄭允浩找到這兒來了?」有天盯著在中。

「………」在中沒有回答,但臉上露出一絲異樣。

「他在哪兒?!」有天的眼中露出殺意。

「你別問了。」在中別過臉,不去看有天。

「我問你他在哪兒?!」有天的眼中帶著狂怒。

「我要你不要問了!」在中也提高了聲音「我會跟他回去,你就當沒認識過我吧。」

「他這麼對你,你卻要跟他回去?你瘋了吧!」有天用力的晃著在中。

「不然呢?你連我都打不過,你以為你是他的對手嗎?他在煙雨閣裡也照樣可以強暴我,不如跟他回去讓他強暴個夠,等他膩了,也許我……」

「別說了!」有天打斷了在中的話「在你眼裡,我就那麼沒用嗎?」

「沒錯!」在中冷冷的說「你就是個廢物!煙雨閣連冥莊的十分之一都比不上,你和鄭允浩更沒法比,鄭允浩就算強暴了我我也喜歡他,而你,白送給我我也不會看一眼,你連……」

在中的話還沒說完,便被有天點住了啞穴,隨即,有天又以掌氣封住了在中的行動能力。

「在中,就算在你眼裡我是個廢物我也要保護你。」有天說完轉身,臉上是深深的傷「就算我打不過鄭允浩,被他殺了,我也不會讓他帶你走,因為……因為……」因為我愛你。最後三個字有天還是沒有說出口。雖然他知道在中剛才說的那些話是故意氣他的,但他的心還是被傷透了。為什麼,在中,你不願讓我替你分擔,你知不知道看你痛苦,我更痛。

 

有天走出了在中的房間。看著有天離開,在中的淚猛的落下。

傻瓜,我那麼罵你,你為什麼不生氣?你為什麼不趕我走?我不要你管我,你也管不了。允浩真的會殺了你的。我欠你的已經夠多了,我不想再欠你一條命,我真的還不起。因為我能給你,你不想要,你想要的,恐怕我給不了,我不值得,我不值得你付出這麼多,因為,我從來沒愛過你。

 

不一會,有天又走了回來,手裡拿著一套新的衣服和一個包袱。

「在中,這裡你是不能待了,我幫你把東西收拾好了,你快走吧。」有天邊說邊幫在中穿衣服。

不要!我不能走!我走了允浩會殺了你的!

「馬車已經準備好了,我立刻就送你出去,你以後要好好照顧自己。」

有天,不要這樣!我不要走!我不要走!

在中被點了啞穴,說不出話,只能焦急的看著有天。

「走了以後就不要再回來,我不會有事的,不過,你也不會擔心一個廢物,對吧?」有天已幫在中穿好了衣服,自嘲的笑了笑。

不是的,有天,我不是故意那樣說的,你不是廢物,有天,別送我走!

 

有天將在中抱了起來,走出了房間,一直走到了煙雨閣的大門外,一輛馬車停在門口。

「哥,這是幹什麼?要把在中哥送到哪兒去?」有天的弟弟,有煥此時也從裡面走了出來,不解的看著有天。

「別問那麼多」有天瞪了有煥一眼,把在中抱到了馬車上「聽著,不許回來,這就是我要你給我的回報,只要你做到了,我們就兩不相欠了。」

在中看著有天,只是流淚。

朴有天,你真是我見過的最笨的笨蛋!

「帶他出城,往南走,越遠越好。」有天對車夫說道。

「是。」車夫應了一聲,上了馬車。

「在中,再見了,走吧。」有天對在中溫柔的笑了笑,拭去了他臉上的淚。

馬車行駛了起來,漸漸遠去,有天看著馬車,一臉的悵然。

在中,我能為你做的只有這麼多了,其實你說的對,我是一個廢物,在自己的地盤上,我都不能保你周全,讓你受到那樣的傷害。

 

「哥,到底是怎麼回事啊?為什麼把在中哥送走?」有煥忍不住出聲詢問。

「別問那麼多,吩咐下去,讓下面的人這幾天都提高警惕,還有,去查一查最近城裡有沒有來什麼特別的人。」有天沉聲說道。

「知道了。」有煥乖巧的點了點頭,聽話的不再多問。

「回去吧。」有天轉身,率先走回了煙雨閣。

鄭允浩,你居然在我的地方動了在中,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厲害!

 

 

 

允浩坐在盈月樓的廂房內,臉色陰沉到了極點。

已經三天了,在中居然沒有來找他。而且朴有天的人還在滿城的查找他。若不是這盈月樓的老闆與自己有幾分關係,朴有天恐怕已找到他了。

看起來在中並沒有告訴朴有天他在盈月樓,他是怕他和朴有天見了面他會殺了朴有天吧。

在中啊,如果你真的怕我殺了朴有天,為什麼不乖乖跟我回去?還是你以為朴有天真的有能力保你?我給了你三天的時間,這一次,別說我沒給你機會!

「來人!」允浩沉聲喝道。

「莊主有何吩咐?」從門外走進一個大漢。

「讓下面的人準備準備,今晚我們去拜訪煙雨閣。」允浩的嘴角勾出一抹冷笑。

「是。」

 

 

為什麼?為什麼他動用了那麼多的人,卻沒有找出鄭允浩在哪裡?

有天坐在書房裡,眉頭緊鎖。

在這裡,他想找一個人絕對沒有失手過,更何況鄭允浩還是從外面來的,他更沒有理由失手。他真懷疑是不是這幾年煙雨閣的日子過的太安穩了,下面的人都變成了廢物!

正在這時,有天忽然聽到有打鬥聲,似乎是從前院傳來的,剛站起身準備出去看個究竟,一名手下便闖了進來。

「閣主,有人偷襲!」那人十分的慌亂,說完這句後便不停的喘著氣。

「偷襲?」有天揚了揚眉。打鬥聲分明是從前院傳過來的,他可沒聽說過偷襲有走大門的「對方有多少人?」

「三…三十幾個」那人回道。

「三十幾個也至於把你嚇成這樣?」有天的眼中射出寒光。

「他們…他們的武功太厲害了。」那人低著頭道。

有天皺眉。難道是鄭允浩找上門來了?正好,省了麻煩。

有天想著,大步走出了書房,迅速到了前院。

 

前院此時已打成了一片。煙雨閣的人雖多,卻被打的落花流水,地上已躺了一片。反觀對方,卻無一人受傷。

有天見到此情景時,不由的冷下了臉,他真沒想到他手下的人會如此不濟。心中燃起怒火,拔劍加入戰局,不一會,便連傷了對方三人。

「朴閣主的功夫果然不錯。」

一個冷冷的聲音響起,有天循聲望去,一個一身黑衣的男子站在不遠處,臉上帶著冷冷的笑意。

「你是鄭允浩?」有天冷冷的看著那個男子。

「不錯。」允浩信步走到了有天面前。

「三天前就是你把在中給……」周圍的人太多,有天不願說出那兩個字。

「他是我的東西,我愛怎麼樣,就怎麼樣。」允浩的話裡不帶絲毫感情。

「你混蛋!」有天怒駡一聲,舉劍向允浩刺去。

允浩輕鬆的閃過有天的一劍,亦從腰間將劍拔出。

「你的功夫是還過的去,不過在我面前,你還差的遠呢!」

允浩說著,劍舞的如閃電一般。有天疲于招架,根本無還手之力,很快,身上便多了三四道傷口,鮮血染紅了他的衣衫。

 

「哥!」不知何時趕到的有煥看到有天的樣子,驚叫一聲,向允浩攻了過去。

允浩根本不把有煥放在眼裡,只一招便將有煥手中的劍挑飛,飛起一腳踹向有煥的心口。

「有煥!」有天飛撲過去,將有煥護在懷中,自己硬生生的受了允浩的一腳,鮮血自口中狂湧而出,倒地不起。

「哥!哥!」有煥抱著有天哭了起來「你究竟是誰?為什麼要傷害我哥?」有煥怒視著允浩。

允浩根本不理睬有煥,只是冷冷的盯著有天。

「叫金在中出來。」允浩用命令的口吻說。

「你找在中哥?」有煥瞪大了眼睛「在中哥三天前就已經走了,他不在我們煙雨閣,他跟我哥沒關係,你不要傷害我哥!」

「有煥!」有天微怒的瞪了有煥一眼。

「是你送他走的吧?」允浩眯起眼睛看著有天「你真夠膽!」

「我才不會讓在中在這裡等著你來找他,你這個無情無義,冷血的混蛋!」有天絲毫不畏懼的看著允浩。

「沒關係,我先殺了你,再去抓他回來,我看他沒有你的庇護能逃多久!」允浩說著舉起了劍。

「你休想傷我哥!」有煥起身,一掌向允浩拍過去。

「不自量力!」允浩冷哼一聲,一個側身躲過有煥的一掌,隨即反手也是一掌將他打飛了出去。

「有煥!」有天心疼的看著有煥,眼中滿是怒火「在中的事和我弟弟沒有關係,你不要傷害他!」

「你還是先想想你自己吧,不過你想也沒有用,今天你必須死!」允浩說完一劍向有天刺去。

有天此時受了重傷,根本無力閃躲,認命的閉上了眼睛。

「哥——!!!」有煥撕心裂肺的呐喊。

 

「住手!」

伴著話音,一道白影閃過,擋開了允浩的劍,站在了有天的面前。

「在中?」有天看著眼前一襲白衣的人,心中不禁一痛「你這個笨蛋!回來幹什麼?!」

在中看了有天一眼,勾起一抹苦笑。

他怎麼能不回來?剛才如果他再晚來一步,有天就要命喪允浩的劍下了,這是他無論如何都不願看到的事。

「莊主,屬下逃離冥莊,犯了莊規,甘願回去受罰,請莊主不要牽連無辜。」在中緩緩的向允浩跪下。

允浩冷眼看著在中,一臉的寒意。

當初在中為了擺脫冥莊的追捕,利用了飛雲莊,至使飛雲莊毀在了他的手裡,但他當時卻走的很乾脆。而現在,他居然為了這個朴有天又折了回來,甘願跟他回莊,他就那麼在乎朴有天?

「我讓你三天之內跟我回去,可你卻沒來,我已經給你機會了,是你自己不好好珍惜,今天這裡的人全部都要死!」允浩的眼中透著殺意。

「我…我沒去是有原因的。」在中一臉的焦急。

當時有天的掌氣封住了他兩天兩夜,他恢復行動自由後就拼命往回趕,但還是晚了一步。

「我不管你有什麼原因!就算我能放了其他人,但朴有天必須死!」允浩不留絲毫餘地的說。

「如果你要殺他的話,就先殺了我!」在中站了起來,一臉冷然的看著允浩。

「你以為我不捨得殺你是不是?!」允浩的眼中滿是怒氣。

「我從來不敢這樣以為。」在中的眼眸黯淡了下去。敢在鄭允浩面前囂張的人,只有金希澈吧,而他,不過是個玩偶。

「在中,你不要管我了,趕快逃!」有天一臉焦急的看著在中。

「逃?」允浩挑了挑眉「他逃不了,你今天也活不成!」允浩目光一沉,舉劍向在中攻去。

在中無奈只得應戰。

「允浩,我求你,放了有天,我跟你回去。」在中邊打邊求著允浩。

「你越是求我,他就越該死!」允浩聽了在中的話,招式越發淩厲,但他並不是想傷害在中,而是想將在中逼退,除掉在中身後那個讓他覺的礙眼的朴有天。

在中招架不住,最後被允浩一腳踢到了一邊,但允浩只用了三成的力道,並沒有傷害在中。

允浩趁著這個空隙,一劍刺向有天的心口,快,狠,絕!

 

劍刺入身體的聲音響起,血噴湧而出,但劍刺入的不是有天,而是在中。

允浩呆呆的看著在中被血染紅的身體,腦中一片空白,心像被什麼尖銳的東西劃過一樣,痛楚蔓延開來。

「在中!」有天驚呼一聲,想抱住在中察看一下他的傷勢。

「你不要碰他!」允浩一把推開有天,將在中抱在了懷裡。

「咳……咳……」在中的嘴角溢出了鮮血「別殺有天…我會……乖乖跟你…回去…當你的……玩偶…任你怎樣…都可以。」在中邊說邊不斷的從口中嘔出鮮血。

「該死的!你不要再說話了」看著在中口中不斷嘔出的鮮血,允浩心裡開始害怕起來,想起了兩年前他差點把在中掐死的情景,過去與現在重疊,他又一次傷了在中。

「答…應……我。」在中死死的抓著允浩的衣角,眼中滿是乞求。

「好,好,我不殺他!你撐住,我帶你去找大夫!」允浩抱起在中向外沖去。

允浩帶來的人見狀,也跟著允浩走了出去,退出了煙雨閣。

 

有天眼睜睜的看著允浩把在中帶走,卻無力阻止。他真是沒用,明明說要保護在中,到最後卻是在中保護了他。剛才那一劍,鄭允浩刺的那麼狠,在中一定傷的很重,想著剛才劍刺入在中體內的情景,有天覺的他的心都要撕裂了。

在中,你一定要撐住,不要有事,等著我,我一定會把你從鄭允浩手中帶回來!

 

 

 

「他到底怎麼樣?!你給我說清楚!」盈月樓的廂房內,允浩的怒吼聲響起。

一個老郎中哆哆嗦嗦的站在允浩的面前,顯然被允浩嚇壞了。

「他……他現在很危險,劍刺入的地方雖然不致命,但刺的太深,拔劍的話,很有可能他一口氣提不上來就……但不拔劍,他肯定撐不了多久的。」

允浩刺傷在中後並不敢貿然的拔劍,現在劍依然插在在中的身上。

「你能不能想個辦法保證他拔劍的時候不會有事?」允浩努力使自己保持冷靜。

「這……老夫不能保證。」老郎中囁嚅道。

「那你還當什麼大夫!」允浩氣的一掌把一張桌子擊碎。

「老…老夫說的是實話,如果這位公子不是有武功底子的話,恐怕現在已經撐不住了,他的傷勢太重。」而且本身似乎還有長年未愈的內傷。最後一句,老郎中沒敢說出口。

「照你這麼說,他一點希望也沒有了?」允浩的目光陰沉。

「這倒也不是,現在把劍拔出來,只要他能在拔劍之時撐住,老夫就有辦法保住他的命。不過,這劍還要公子你來拔。」

「我?」允浩有些驚訝。

「是。公子是習武之人,應該可以確保劍垂直拔出,不會再對傷者造成二次傷害。」

「好,我拔。」允浩艱難的點了點頭。

 

兩人一起走進內室,在中此刻正虛弱的躺在床上,那把劍插在在中的身上,隨著胸口的起伏顫動著,幾個大漢立在一旁,似乎是想照顧他,卻又不知該做什麼。

「在中。」允浩坐在床邊,手撫上在中毫無血色的臉。

「公子,老夫要準備一些東西,你先跟他說說話,讓他放鬆下來。」老郎中囑咐道。

允浩點了點頭。

「在中,你真是笨蛋,為什麼要去擋這一劍?朴有天對你來說就那麼重要?」允浩看著在中,眼裡有說不出的心疼。

「允浩……求你以後…不要找有天的…麻煩……他救過我……沒有他……我早死了。」在中艱難的說著。

「好,我可以放過他,但你一定不要有事,否則,我就讓煙雨閣所有的人給你陪葬!」

在中聽了允浩的話,緩緩的搖著頭。

「不可以……我撐不過的…允浩……你不要牽連無辜的人。」

 

「公子,老夫已經準備妥當,趕緊拔劍吧。」老郎中走過來說道。

「在中,現在我要把劍拔出來了,你一定要撐住。」允浩說著,把手移向了劍身,因為劍柄距傷口太遠,如果握劍柄拔的話,可能會有偏差,所以允浩寧願被劍身傷到,也不願冒險。

「等等…」在中叫住了允浩。

「怎麼了?」允浩看向在中「在中,你不要怕,我絕不會讓你有事的。」

「你先答應我……如果我死了……」

「什麼死不死的!我不許你說這種話!」允浩生氣的打斷了在中的話。

「聽我說完…」在中無力的喘了一口氣「如果我死了……不要找有天麻煩……不要傷害他。」

「到現在你還在想著他?」允浩的手不禁握成了拳。在中的生死已在一線之間,可他這時心裡想的卻還是朴有天。在中,難道你真的已經愛上朴有天了?

「我欠他兩次……他救過我兩次……」在中的話音越來越弱了。

「公子,劍要馬上拔,老夫看他撐不住了。」老郎中皺起了眉。

「好,我答應你,什麼都答應你!我們把劍拔出來。」允浩點頭應著,眼中滿是焦急的看著在中。

在中勾起一抹無力的笑,算是默許。

看著允浩那一臉的緊張和擔心,在中心裡有一絲幸福的感覺。

原來,他還是會在乎自己的。原來,如果自己要死了,他還是會擔心的。那麼,足夠了,就算將要死去,也心滿意足。

允浩,不管怎麼樣,我在你的心裡總算有一個位置,在你眼裡,我不是什麼也不是,如此,足矣。

 

允浩的手握緊了劍身,鋒利的劍芒割破了他的手掌,血順著劍身流下,直流到在中的傷口處,但他卻渾然不覺。

「在中,不要離開我。」允浩說著,深吸一口氣,一把將劍拔了出來。

短短的七個字,卻帶著無盡的痛楚和恐懼。聽到這句話,在中的心不由的為之一震,抬眼看著允浩,將他的悲傷清晰的映照出來。

在中張口想要說話,但隨著劍拔出身體,劇痛如潮水般襲來,想說的話變成了一聲慘叫,伴著血噴湧而出。

「啊——!!」

纖弱的身體無法承受這樣強烈的痛楚,在中眼前一黑,陷入了昏迷。

在中失去意識前的最後一刻,腦中清析的印著允浩最後說的那句話。

『在中,不要離開我。』

允浩,是不是你,有一點愛我呢?

 

「公子,快讓老夫為他止血!」老郎中一把拉開允浩,開始迅速為在中止血。

允浩退到了一邊,手裡還緊握著拔出的劍,劍身上滿是鮮血,有在中的,也有他的。

剛才在中的痛呼聲就像利劍一樣穿過了他的心口,讓他痛到無法呼吸。看著從在中身體裡湧出的鮮血,他感覺他渾身的力氣都隨之流走,在中此刻比剛才還要白上幾分的臉讓他感到了深深的恐懼。

在中,你不要離開我,算我求你,不要把我一個人扔在世上。

 

老郎中忙了半天,總算為在中把血止住。但當他把手探到在中的鼻下時,在中已沒有了呼吸。他又急忙為在中把脈,發現脈搏也越來越弱,已幾乎沒有了。

「公子,他恐怕是不行了,老夫無能為力了。」老郎中嘆了一口氣。

「你說什麼?」允浩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手一松,劍“鐺”的一聲掉在地上。

「公子,已經回天乏術了,請節哀。」老郎中一臉的無奈。

「我不信!我不信!」允浩奔到了床邊,將在中抱了起來「在中,睜開眼睛看看我!你不能死!」允浩邊說邊為在中輸真氣。

「在中,你不能死,沒有我的允許你怎麼可以死!你給我醒過來!」允浩的眼眶漸漸紅了「在中,別走,不要離開我。」

允浩不停的為在中輸真氣,完全不顧這樣會傷到自己,他把自己幾乎五成的功力都輸給了在中,臉色和在中一樣變的蒼白無力。

他的手下見他這樣都忍不住皺眉,但卻不敢勸阻。

 

 

 

 

 

    文章標籤

    允在 YJ 豆花 替身玩偶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