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開始PO長篇了,這次介紹的文《貓科動物》作者"抽抽の小刺",這作者我很陌生,而且她似乎也很久沒寫文了。這文是我上禮拜找文看的時候看到有人在求這文檔,一開始看這文名就想應該是個甜抽文吧~看到有人說這文裡的在中很萌,哦?!很萌啊~~我最喜歡看在中犯抽變小白的樣子(在:你才小白你全家都小白!!),所以就點來看囉~~

嗯嗯,前面一開始是有點萌的感覺。嗯嗯,允浩是個警察啊。......欸?這辦案的過程有意思。欸??兇手竟然是那一位?!哦~~!原來兇案的發生過程是這樣的啊。

結果這文最吸引我的反而不是允在如何的在一起,而是每段案子的發生看允浩如何抽絲剝繭的破案,這真的是我看文時所意想不到的,沒想到這作者名字看起來很二(喂)寫推理小說還蠻有兩把刷子的,很多細節作者寫的時候都很小心在鋪陳,而且推理過程又非常有說服力,看文的過程非常享受。

雖然文裡面一半以上的篇輻都是在敘述辦案的過程,但允在的感情線可沒有因此而不精彩,而且最後的真相真的是讓人跌破眼鏡,當然允在兩人最後是幸福的在一起囉!

這文敘述的是來自異界的在中要到人間找一樣東西,透過好友的幫助可以快點找到那樣東西,結果好友的"定位系統"似乎出現了問題,竟然把出口設定在一位人類的家中,所以在中從異界來到人間第一個碰到的人類就是允浩。允浩被這突如其來的....."外星人"搞得生活雞飛狗跳,不但要忍受他時不時的炸毛,還要供應他三餐,而且還規定要把工作帶回家以方便他找資料,有沒有搞錯啊?!我一個堂堂重案組組長竟然給人家當下人使喚?!這像話嗎!而且食量還超大!.....什麼?!肚子餓了想吃大牛排?!還要雙份?!!........是~小的這就去準備........="=

 

 

=================================================

9ec99344d871b32a869473bd  

每當優雅的貓科動物行走時,在牠那修長而柔軟的身體中強有力的肌肉在柔軟又美妙的毛皮下流動著。而當牠們停下時,身體的每條曲線都彎成優美的弧線。牠們因此時而會給人留下懶散的印象。而當牠們放平牠的耳朵一躍而起、亮出它的尖牙利爪進行攻擊時,這個印象立刻煙消雲散了。

(摘自 百度百科)

 

 

楔子

獸人界:異次元之門入口

 

是夜,萬物靜籟。黑暗中唯一的光源是頭頂的那輪滿月。月光灑在一片荒涼的空地上,淒清的光亮使得這氣氛也更加的哀傷了。

被月光籠罩的還有空地中央兩道修長結實的身影。略高的男子手執法杖,杖尖輕觸地面,隨著手臂的移動漸漸在地表上畫出了一個六芒星的形狀。男子畫完最後的倒三角,杖尖又從收尾的尖端開始移動,描繪出一個圓圈,將六個頂角連在一條線上。完成之後,男子抬高手臂,用杖尖輕觸一下六芒星的中央,頓時剛剛杖尖劃過的地表狐火閃動,空地上六芒星及外延圓圈的輪廓顯得異常清晰。

「小在,真的要去嗎?」略高的男子收回法杖,轉頭詢問另一道身影,「要是你現在改變注意,我可以和我父親商量,讓他……」

「你知道我一定得去的,夜。」被喚作“小在”的男子不等夜說完便打斷了他,眼裡盡是堅定的神色。他走到夜身邊抬手擁抱了他一下:「哥,別擔心,我能力很強的,不會有事的。」

鄺子夜嘆了一口氣。作為和金在中一起長大的好友,在中的脾氣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一旦下定決心去做的事情是不會改變的。更何況這次的任務對在中來說是等了多少年的機會,一個證明自己的機會。

但是,能力很強?

罷了!子夜搖搖頭,從懷裡掏出一條項鍊,掛到在中脖上。在中好奇的把鏈子取下來拿在手裡看:兩股結實的牛皮擰成麻繩狀,穿過墜子上端的小孔。墜子的形狀是十字架,從質地上看應該是猛獸的指甲。莫非……是夜的?

子夜看出了在中的疑惑,一面替在中重新帶好鏈子,一面解釋:「這是由我的一塊指甲打磨而成的,相當於我肉體的一小塊分身,任何時候都要好好帶著它不許取了!如果你遇到危險就掰短它,我便會感應到。對了,還有這些翻譯魔豆,吃了它,」說著一把將豆子塞在在中嘴裡,看著他咽下去了才繼續說,「這有助於你理解人間界的各種語言。還有你要記住,不要輕易相信任何人類,不要讓任何人知道你是獸人族族人,只許在夜間行動,小心被人看見,不要去人多的地方,不要……」

「行了,鄺大媽!囉嗦!當我是三歲幼仔嗎?」在中不耐煩的翻翻白眼,一抬腿直接跨進了閃著幽光的六芒星中央,嘴角上揚露出自信的微笑「夜,開始吧!我做好準備了!相信我,我一定會順利帶回“獸王石”的。為族人,也為我自己。」

子夜點點頭,閉上眼睛,開始念動咒語:

「萬物中存在的奧義啊

統統聽令於精純的靈力

以我獸人族大祭司之身份命令你

打開這通往異次元的入口

現!」

一道刺目的藍光從六芒星中央直射天空。金在中像是被捲進一道強大的氣流中,一前一後兩股氣壓將胸腔擠壓擠壓再擠壓,感覺肺部所有的空氣都要被擠出體外了。

「唔!」在中難受的悶哼一聲,消失在藍光中。

故事就從這裡開始……

 

 

 

 

 

第一章

人間界:東方市警局

 

鄭允浩結束警局工作的時間是淩晨2點。從當上重案組隊長的幾個月以來,每晚允浩辦公室的燈總是全警局最後一個熄滅的。作為警隊重案組50年來最年輕的隊長,鄭允浩的敬業是毋庸置疑的,這也是他能服眾的原因。

3點,允浩回到了自己在郊區買的公寓。

「好餓啊!」一進門允浩把外套仍在沙發上,走進廚房燒水準備泡泡麵吃。

其實鄭允浩會做飯,而且做出來的東西不客氣的說味道還很好。當初姜研秀不顧女生矜持瘋狂追求允浩的原因之一就是在允浩念警校時打工的糕點店裡吃到了允浩親手做的點心。不過平時工作忙,能不能好好吃飯都是個問題,更別提下廚自己做了。

按下電話錄音播放鍵,一邊等著水燒好,一邊閉眼靠在沙發上聽留言。

『嗶-----鄭允浩!你真的很討厭!居然真的不給我打電話!……』

(小姐,是你說你要閉關學習準備考試,不讓我打給你的嘢。)

『……嗚~~我為什麼要發神經不要你給我打電話啊?浩,好想你啊!……』

(又撒嬌,沒用的,告訴你這就叫自作自受。)

『……可是浩,告訴你哦,我年底就要回來了,我終於畢業了呀!爸爸也不反對我們交往了!回來我們住一起吧!說定了哦!   21點36分』

(小姐,矜持點呀!你可是大家閨秀!)

『嗶------允浩oppa,你猜我是誰?……』

(陸廣茨!你的聲帶模仿簡直就是對我耳朵的強奸!) 水燒開了,允浩起身去廚房關火。錄音裡廣茨自顧自哈哈笑著恢復了原音。

『……哈哈!哥!嚇一跳吧!……』

(還真的是嚇出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哥,好久不見了,週末一起出來喝酒吧!順便給我講講你上一件毒品案是怎麼讓那個守口如瓶的刀疤臉供出他同夥的下落的!允浩哥,你真的太厲害了!   23點01分』

(廣茨,哥哥不喜歡如此高調的崇拜!下次低調點,OK?嗯!麵好了!)

『嗶------兒子,這麼晚了還沒回家嗎?手機怎麼不開?……』

(手機斷電了嘛~~)

『……臭小子,又不好好吃飯,在吃泡麵是吧?……』

(= =||| 媽,您老在房間裡裝了針孔攝像頭吧?)

『……都說了,別吃沒營養的東西!飯也是有一頓沒一頓的,想讓你的胃病更嚴重嗎?身體可不是你一個人的!早晚有一天我要衝過來把你的泡麵全都扔了!   24點58分』

(行啊行啊!別管壁川老家的小餐館了!來東方市和我一起住吧!也讓我孝敬孝敬您老人家。)

 

母親的嘮叨結束了最後一通留言。允浩一仰頭乾掉最後一口麵湯,打著滿足的哈欠推開了臥室的門。

幾乎是在開門的瞬間,只看到眼前有道藍光一閃,腹部受到重重的一撞。接著整個人被襲擊者壓在地上,後腦勺在地磚上狠K了一下,允浩痛得眼冒金星。

但是我們的鄭允浩同志可是一位訓練有素的人民警察,幾乎是條件反射般的伸長手臂,穿過騎在他腹部的人的腋下,一舉,向後使勁一送,順著慣性曲腿,腳丫子對準那人的PP一踢,可憐的襲擊者就向客廳方向飛了出去,整個過程不到5秒。鄭隊長接著一個華麗的後滾翻,再側滾翻,穩住身體的同時迅速的拔槍,抬頭,瞄準目標。

本來如此帥氣的動作可以如平時一樣一氣呵成,可惜一抬頭在客廳明亮的燈光下看清襲擊者的外觀後,鄭隊長的大腦瞬間當機了:

如同善鬥的野獸一般四肢著地,右手微向前伸,左手手肘和雙腿膝蓋彎曲;頭放低,頭頂上一對毛茸茸的黑色三角形獸耳向後放平;齊耳的黑色頭髮在燈光下反著光,襯的皮膚很白皙;一雙眼眸居然是清澈的藍色,緊盯著自己;背部向上拱起,隨時準備一躍而起;身後,一根全黑的長長的獸尾向上直立,尾尖的毛豎起。

除了頭頂的耳朵和身後的尾巴,外怪上與普通人類無異。上半身用一塊棕黃色的獸皮斜著包裹住,露出光潔的右肩、白皙的脖子和較好的鎖骨,脖子上掛著一條項鍊;下半身穿著長褲,腳下蹬著靴子,都是獸皮製成的。不難看出是個男子,雖然體型不算健碩但也絕不瘦小。此時的他處於一級戰備狀態,全身的肌肉緊繃,散發著陣陣的寒意。

乖乖,活了小半輩子,今天是遇見外星人了嗎?此時,我們的鄭允浩隊長無比的興奮。

沒錯,不是害怕,不是驚訝,而是興奮。

允浩從出生開始就沒見過自己的父親,“鄭”這個姓也是隨母親的。而從小到大,每每問到父親在哪,鄭美珠女士永遠都是一臉凝重語氣誠懇:「爸爸被外星人抓走了。」

想我們的鄭允浩小朋友是多麼老實聽話單純好騙的好孩子啊!爸爸一定是發現了外星人要攻打地球,於是研製出了對付外星人的秘密不死武器,單槍匹馬的破壞了外星人的整個計畫。外星人一怒之下抓他回外星球。外星人首領是個大美女,對英勇的爸爸一見傾心。爸爸堅決她的誘惑,寧死不屈。首領由愛生恨軟禁了他……哎,又一個被日本動畫殘害的孩子。

隨著年齡的增長,允浩不僅沒有懷疑母親的話,反而對外星人的存在越來越深信不疑,並且立志要成為科學家,找到外星人,解救爸爸。是啊,現在電視上天天都有稀奇古怪的事情報導,由此可見,這對於將一個充滿幻想的小男孩塑造成未來的科學家是多麼的有影響力啊!

一直到上了中學,被身邊的朋友笑話多了,允浩才沒有繼續他的“外星人抓走爸爸”話題。科學家沒當上,轉而做了員警。嘴上不說,可是內心對於外星人的存在還是堅信不移的。而現在!就在他家!他真的看見外星人了!不僅看見,還打上了!這是多麼令人興奮啊!爸爸,我來救你了! (耗子,你確定你是一名成熟的天才型的人民警察?)

 

就在允浩對營救父親的壯舉進行規劃之時,“外星人”已經一躍而起,帥氣的一腳踢掉了允浩的手槍。允浩一時疏忽被他快速的一拳擊在門面上,接著又將他推倒壓在身下,並且按住了允浩的四肢。

“外星人”張開嘴,發出一陣低吼,允浩看見他齜著兩顆鋒利的犬牙低下頭對準自己的脖頸。完了,不僅救不了父親,還要被他吃掉嗎?允浩絕望的閉上了雙眼。

沒有感到預期中的疼痛,允浩奇怪的張開眼,看見“外星人”正稍有興趣的打量著自己胸前掛著的工作證。【東方市 市警察局 重案組 隊長 鄭允浩】

「我們做個交易,人類。」“外星人”換上一副邪邪的微笑,靈巧的從允浩身上下來,直立起身子,走出幾步撿起剛剛被自己踢飛的手槍。

 

================= 我是代表交談時間的分割線 ==================

 

「你的意思是說,作為你手下留情的交換,你要住在我家。」

「沒錯。」漫不經心的研究著允浩的手槍。

「在你居住在我家這段期間,我不能過問你的私生活,還要為你準備一日三餐。」

「今天晚上就算了吧,我吃過了。」慷慨的一揮手。

「為了方便你調查某件重要的私事,我必須把過去30年警局的檔案拿給你過目,每天的文字工作也要帶回家做,以便你及時查閱。」

「這對你來說沒問題吧,隊長?」悠閒的晃動尾巴。

深吸一口氣,為了爸爸,我忍:「以上的條件都可以答應你,但是你要先回答我一個問題。」

金在中好奇的抬起頭,那對高貴的水藍色眼眸終於直視了允浩,示意他說下去。

「你是不是外星人?」

「哈?什麼?」外星人?

「你不是外星人嗎?那為什麼你叫我人類?還有,如果你是外星人,你怎麼會說我們的語言?」

在中翻了個大白眼,極度無奈的開口:「我不能告訴你我是什麼人,但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我不知道什麼是你說的外星人。」瞥見允浩一臉失望的表情,在中又送了他個白眼,「我的確不是人類,但追溯到人類歷史之初,我們和你們人類是一樣的祖先。至於語言,我來之前,呃…做了些特訓。」總不能說是吃了子夜的翻譯魔豆吧。

「好了,還有什麼問題?人類。」

「你為什麼會出現在我家?」

在中突然憤怒的把手槍“啪”一下拍在桌上,張嘴吼了起來:「那個該死的鄺子夜,也不調查清楚出口的位置!還囑咐我不要被人類看見了,出口就在人類的房間裡我能不被發現嗎?我@#¥%……*」

允浩被在中突如其來爆發的小宇宙嚇了一跳,也聽不懂他在說什麼,原本想好的問題也忘了,一時間愣在那裡沒有反應。看著在中繼續罵罵咧咧的起身往自己的房間走,還沒來得及加以阻止就把臥室的門大力摔上了。

「等等,那是我的臥……」房間裡傳來木質物品砸在牆上的碰撞聲,允浩抖了抖壯實的肩膀。

(就算是睡沙發,也得給我一條被子吧?)

一直到允浩迷迷糊糊的要見到周公了,才想起還沒問他叫什麼名字。

 

 

 

 

 

第二章

人間界:允浩家客廳

 

早上八點,手機設定的鬧鐘準時響起。鄭允浩一個翻身坐起來,像往常一樣麻利的洗漱,出門,驅車前往警局。

昨天晚上的事一定是做夢吧?可是今早上醒的時候自己是睡在沙發上的啊!

汽車的倒視鏡反襯著自己的臉,左邊顴骨處有點淤青,那是昨晚上被打的位置。

不是做夢嗎?

那傢伙到底是什麼來頭?莫名其妙的出現在我家,還那麼拽的讓我做這樣做那樣,最後還佔用了我的房間!!!

「可惡!」允浩憤憤的砸了一下喇叭。

最可惡的是我居然鬼使神差的就答應他了!我怎麼就答應他了呢?

想到這允浩又大力的砸了下喇叭,前面的貨車司機探出整個腦袋:「急什麽!沒看見是紅燈嗎?」

…………

 

回到警局允浩就把這件讓他糾結的事徹底拋腦後了。有人打來電話報警,說在“龍鳳棲”社區A樓1座291室發現一具屍體,懷疑是失蹤多日的李恩海。

李恩海,東方市商業巨亨李昌鋯的二子,也是“李氏集團”主席兼行政總裁繼承人之一。

三個月前,李昌鋯因再次中風入院接受治療,至今仍未甦醒。報刊媒體紛紛預測他這次很難闖過鬼門關,也大膽猜測龐大的“李氏集團”最終到底花落誰家。

李家清末時出了個商界奇才李振,從此世代為商。而李家的商業頭腦也像是傳家寶一樣代代相傳,李家各個子弟對做生意都極具天賦。到了李昌鎬的爺爺那一代,生意更是發展到登峰造極,創建了“李氏集團”。現如今,全國乃至全世界,幾乎各行各業都能看見“李氏”的影子。

李昌鋯有三個兒子。

長子,李恩豪。27歲。是這場繼承人爭奪戰中受群眾呼聲最高的選手。遺傳了李家的“商業基因”,再加上他自身的努力,得到了今天的成就。李恩豪19歲就以優異的成績從M國H大學念MBA畢業,畢業之後進入“李氏”高層工作,一直盡心敬業,8年來使自家產業覆蓋面積擴大了12%。

次子,李恩海。23歲。性格最像年輕時的李昌鋯──頭腦靈活,手段豐富,在生意場上會籠絡人心,也能心狠手辣。本來應該是“李氏”的不二繼承人,但是李昌鋯不滿他整日藉口陪客戶,實則花天酒地,欠下一屁股風流債。

么子,李恩澤。18歲。如果不說,外人根本想不到他也是李氏家族的。李恩澤和兩個哥哥是同父異母的兄弟,換句話說,他是李昌鋯40歲時和別的女人在外生的私生子。生母死後,李昌鎬將3歲的么子接回本家,像對兩個大兒子一樣用心栽培,誰知道李恩澤對經商完全不感興趣也沒有一點天分,反而對音樂情有獨鍾。

「好在小少爺對老爺的產業不感興趣,不然夫人該刁難他多少回了。」 下人們都如是說。恩豪、恩海的生母柳蘭英見李昌鋯對恩澤失望透頂,甚至心生厭惡,把年幼的他送到國外的寄宿學校,知道恩澤對自己的兩個兒子不構成威脅,加上一年也見不上幾次面,對他倒也客氣。

李恩澤15歲時考上東方市一所知名音樂學府,回國後不願意與家人住在一起,便在市區內自己花錢購置了一套公寓。李昌鋯雖然不喜歡他,每個月的零花錢還是給的相當大方的。而他買的那套房子便是剛才我們提到的“龍鳳棲”社區A樓1座291室。

 

現在,重案組隊長鄭允浩就站在兇案現場。房子是簡單的小戶型,一室一廳,有廚房有廁所。從傢俱上灰塵的厚度不難看出,這房子很久沒住人了。臥室的衣櫃裡,明顯的少了部分衣物。

(李恩澤畏罪潛 逃了嗎?)

死者,李恩海,被五花大綁躺在臥室的單人床上,顏面腫脹呈黑色,眼球突出,口唇被膠布封住,腹部膨隆,全身散發著一股強烈的屍臭。

允浩看慣了這種場面,只是不悅的皺著眉頭。新來的小同事掛在廁所馬桶上正吐的昏天黑地。允浩走過去拍著新同事的後背,小夥子受寵若驚的抬起頭,連連擺手說自己沒事。

「嗯,」忽略掉他青色的臉,允浩開口詢問,「正義,誰最先發現的屍體?」

「公寓的管理員。隔壁的鄰居在門口聞到屍臭味,覺得可疑,告訴了管理員。管理員用備用鑰匙打開門後發現的屍體。」說完正義又一陣反胃,急忙用手捂住嘴。

「下次出發前別吃那麼多。第一次都這樣,慢慢就習慣了。我們當員警的……」允浩話還沒說完,正義又埋頭大吐特吐。

法醫崔承煥正對屍體進行初步檢查。聽見允浩靠近的腳步,很有默契的開口:「初步鑒定死亡時間為10月23日,也就是五日前。屍體表面沒有明顯傷口,房間裡也沒有打鬥的痕跡,具體的死亡原因還要進一步調查。」

崔承煥收起工具,告訴法證科其他同事可以採證了。有人將屍體抬了出去,崔承煥推推鼻樑上的眼鏡,好似有意無意的開口:「報告今天下午寫好後我會交給你。……允浩, 和研秀還好嗎?」

允浩被他突然轉換話題搞得有點愣神,頓了幾秒才回答:「挺好的,她年底就畢業回來了。」

「是嗎?那丫頭要回來了呀。那你們也不用忍受兩地相思之苦了。」

允浩正要開口回駁他說什麼相思之苦,看見承煥眼底的寂寞又決定不做聲了。一時間氣氛有些僵,好在玫瑰急急的跑過來打破了這尷尬的場面。

「頭兒,我們抓到李恩澤了。」

「好,立刻回警局。」

 

 

口供室內,鄭允浩細細打量著面前的少年。

蒼白的皮膚,略長的流海垂下來在額前自然的分開,露出略微皺著的眉頭和細長的眉眼。挺立的鼻子,小巧的嘴,低著頭雙手不安的攀住桌子邊緣。憂鬱的氣質一定吸引了無數母愛氾濫的女生吧。

驗屍報告剛剛看完,死者死亡的直接誘因是饑餓。兇手於大概20天前將被害者軟禁,期間不提供食物和飲用水,活生生的將其餓死。

這樣一個乖巧的孩子,真的是用這種殘忍手法殘害自己親哥哥的惡魔嗎?

「李恩澤,今年10月8日到10月28日,你在哪裡?做過些什麼?」

「在學校……上課……」聲音很輕,帶有明顯的顫抖。

「根據公寓監控錄影的記錄,你很長時間沒有回家。這段時間每晚都住在哪裡?」

長時間的沉默。

「除了你之外,還有誰有你公寓鑰匙?」

依舊是沉默。

「關於被害人屍體在你所屬公寓裡發現,你有什麼解釋?」

「警官!」李恩澤突然抬起頭,提高聲音極力辯解,「我沒有殺人!我沒有殺我二哥!我不知道他為什麼會出現在我房間!我甚至……我……我是冤枉的……」說到最後,語調越來越低,李恩澤又垂下了頭。

允浩敏捷的捕捉到李恩澤話語最後的隱瞞。目前,所有不利證據都指向他,如果拿不出有力的不在場證明,就基本可以定罪了。還有什麼好隱瞞的呢?

之後的錄口供,無論允浩說什麼問什麼,李恩澤只是埋著腦袋一言不發。允浩有點火大的站起來,手撐著桌面前傾身體,激動的大吼:「你不是說你是被冤枉的嗎?那現在你一句話都不說又是怎麼回事?你這樣我們怎麼幫你?」

李恩澤還是一言不發,坐在旁邊的正義怕怕的看著允浩,考慮著要是隊長忍不住想出手揍嫌疑人,自己是不是應該上去拉住他?可是現在的允浩好像一頭發怒的獅子,555~好可怕!

「算了,正義,帶他下去!」連你自己都放棄,再問什麼也是徒勞。

 

 

夜已深,警局裡大部分同僚都收工回家,允浩坐在辦公室裡整理著思緒。

疑點太多了。

如果李恩澤真是兇手,他為什麼這麼大膽的把屍體安置在自己家裡?

還有公寓的監控錄影。在10月8日晚上9點記錄了兩名 分別身著紅長袖和白襯衫的男子一起回到李恩澤家中,一個小時後只有白襯衫男子匆匆忙忙離開。這兩名男子中很明顯紅長袖是遇害的李恩海,另一名據推測是李恩澤。

這是給李恩澤定罪的首要證據。但是畫面的品質相當模糊,只能依稀憑著身高和輪廓判斷出是兩名男子。加上兩人好像有意躲避鏡頭,一直站在電梯的角落處,頭也始終埋著。

就好像,明明知道有監控鏡頭,卻仍然決定在這裡作案一樣。

想不通,好像忽略了什麼,還有,李恩澤隱瞞了什麼?

 

窗外一聲貓叫打斷了允浩的思路。這些野貓,現在明明是秋天,都這麼精神……貓?……貓!!!!

毫無形象的哇哇怪叫著跳起來,壞了壞了,一忙起來就把那傢伙拋到爪哇國了!!現在是晚上10點過,他昨天不是要我準備吃的給他嗎?早上走的急完全忘了,他現在不會把我家拆了吧?

一想到昨晚上臥室裡發出的響亮破壞聲,允浩暗自為自己的傢俱捏把冷汗。轉動鑰匙的時候,也是膽戰心驚,害怕一打開看到滿地的廢墟。

小心翼翼的推開門……阿彌陀佛,家裡還是今早自己離開時候的樣子。奇怪?那傢伙還沒起來嗎?

繞到自己的臥室,這個傢伙!居然還在我的床上睡大覺!!!……不對,等等,怎麼看起來這麼無精打采?

昨天晚上還囂張的不得了的傢伙,此時面朝下全身無力的躺著。兩隻耳朵耷拉著,尾巴也沒精神的搭在身旁。活脫脫一隻病貓。

允浩伸出一根手指捅了捅靠近他的那隻黑色耳朵,耳朵輕輕顫了一下,尾尖向上抬了抬又軟了下去。真的病了?

「喂!醒醒!」

啊,有反應了。慢鏡頭一樣的抬起他黑色的頭顱,一雙大眼努力的對焦,看清是自己後努力做出了一個兇惡的表情,可惜搭配一副病怏怏的POSE完全沒有殺傷力。薄唇微張,唇紅齒白,氣息奄奄:

「我餓啊~~~~~~~~~~~~~」

「…………我馬上就去弄吃的。」 該死的傢伙,虧我剛才還有一點擔心。

 

幾分鐘後。

允浩好笑的看著餐桌對面端著泡麵盒子恨不得連叉子都一起吃掉的傢伙。剛剛把麵端上桌時還一臉厭惡的表情,義正嚴詞的告訴自己他是食肉的,要吃肉!現在的狀況是……

「人類,再來一碗!」

「不是說不吃嗎?」

「我是因為好吃而吃嗎?我是為了活下去!」

「這都是第六盒了,你活下去的代價太大了。」

「……你管我,去泡麵!」

「是,是。」

看著在中坐在凳子上咬著叉子,一臉期待的表情望著自己手裡的泡麵,尾巴也快活的輕輕晃動,簡直就像個等糖吃的小朋友。明明剛才還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現在又那麼囂張了。

「喂!你笑什麼?」

「啊?我有笑嗎?」允浩摸摸自己的臉,奇怪,哪裡笑了?

在中一口氣吃掉家裡所有貨存。允浩幾乎就要懷疑他是不是自己老媽派來消滅泡麵的泡麵終結者了。吃飽了的在中滿足的靠著沙發,把尾巴拽到前面,手指理著尾尖的毛。

「呀!人類,怎麼這麼晚回來?不是答應幫我準備一日三餐嗎?」

「不好意思,工作起來就忘了。不過,你能不能叫我的名字?人類人類的太奇怪了。你就叫我允浩吧!你叫什麼?」

「切!我幹嘛要告訴你我的名字?」

「那我要叫你什麼?」允浩打量著在中頭頂的三角形耳朵,開玩笑的說,「半獸人?異種?」

仿佛有什麼東西捏住了自己的喉嚨,不好的記憶在聽到允浩那聲“異種”後瞬間翻湧。

 

『你們看他,身上沒有斑紋噯!』

『對呀!好奇怪!他不是我們這個亞科的吧?』

『我媽媽說過,他是異種。全族就他是純色的。』

『看他的樣子好像是貓亞科哦。喂!哪裡來的臭貓?走開啦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就是!你是異種!打他!打他!』

『打他,打他…………』

 

我不是異種!轉過臉惡狠狠的盯著允浩,聲音發顫:「你才是異種!」

明明是如此強勢的語氣,為什麼一臉的委屈和哀傷呢?允浩愣在原地,因為自己的一句玩笑話,使你受傷了嗎?

「哼!」在中捏緊拳頭,走到陽臺上,單手撐著欄杆,一使勁,竟然跳出去了!

天呀!這裡是六樓啊!允浩撲過去向樓下看,哪裡還有在中的影子?這傢伙,果然不是人類。

可惡的傢伙,莫名其妙的出現,給了我一拳,對我呼來喝去,砸我的傢俱,吃光我所有的泡麵,又跳樓走掉了!就算是生我氣,也應該告訴我生氣的理由吧!哼一聲就走掉,連道歉的機會也不給我,存心想讓我內疚!走吧!!走了最好!永遠不要再出現了!!

可惡!連名字都不知道!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