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貼的.....估計會有點看得難受.....

====================================

在中蜷縮在床上,仔細的聽著門外的腳步聲。腳步聲由遠到近,然後又漸漸遠去。在中聽後,暗暗的鬆了一口氣。

不是他,他沒有來,還好,他沒有來,他沒有來。

在中將自己縮在角落,身體不停的顫抖著。自從那晚以後,他就好怕允浩,只要見到允浩,他就會打從心底生出一陣寒意,即使這幾天允浩沒再傷害他,但,他就是害怕。

他已經不是以前的那個金在中了。以前的金在中有著傲人的武功,從來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而現在的金在中是個真真正正的玩偶,只能任人擺佈,沒有絲毫反抗的能力。他仿佛又回到了六歲以前還沒有被冥莊收留時在街上流浪的日子,那時候,不管誰都可以欺負他,都可以打他,而他,只能默默忍受。

 

「在中。」伴著房門被推開的聲音,允浩從外面走了進來。

在中一驚,努力將自己蜷縮到角落,好像這樣允浩就發現不了他一樣。

允浩一進來就看見在中在床角瑟瑟發抖的樣子,目光一下子沉了下來,眼中有隱隱的怒氣。

「在中,你餓了吧。正洙哥說你最近吃點清淡的比較好,所以我讓廚房給你做了點粥,來,快吃吧。」允浩坐到了床邊,對縮在角落裡的在中招了招手。

「我…我不餓。」在中低低的說。

「不餓也要吃,你最近都沒吃什麼東西,快過來。」允浩沖在中溫和的笑了笑。

「我……我真的不餓。」在中搖著頭。

「在中,快過來。」允浩眯起了眼睛,把碗放到了一旁的桌子上。

在中知道,這是允浩發怒的前兆,他知道他應該過去,可身體卻不聽使喚,反而更向後縮了縮。

「我讓你過來!」允浩伸手一把將在中從床角拖了過來「為什麼躲我那麼遠?我就那麼可怕嗎?」允浩狠狠的捏著在中的下巴,讓在中抬頭看著自己。

為什麼?為什麼自從那晚以後,在中一見他來就躲的遠遠的,還不停的發抖?為什麼現在的在中看他的眼神裡有的只是恐懼?他不要他怕他,他那麼做不是為了讓他怕他!

「我…我…我真的不餓……不是怕你。」在中眼中含著淚解釋著。

「你撒謊!」允浩的眼中閃著怒火。

「我沒有!我沒有!」在中慌亂起來「我聽話,我吃粥,我吃。」在中說著跌跌撞撞的從床上下來端起桌子上的粥,不顧那燙人的溫度直接向嘴裡倒。

「在中!!」允浩狀急忙打翻了在中手裡的粥,饒是這樣在中的舌頭還是被燙傷了。

「嗚……」在中被燙的說不出話來,卻還是驚懼的看著允浩。

「你怎麼樣?」允浩抱住在中,查看他的情況。

在中搖著頭,在允浩的懷中不住的發抖。他知道他的恐懼會讓允浩生氣,可他控制不了自己。他太瞭解允浩,允浩的每一個表情代表什麼他都知道。所以,他更恐懼,怕允浩發怒,怕允浩生氣,可他越怕,允浩就越生氣。

「你就那麼怕我嗎?」

允浩皺著眉看著在中,眼裡有深深的無奈,他知道對在中發火只會讓在中更怕他,可他就是控制不住。他只是想讓他乖乖的待在自己身邊,他錯了嗎?為什麼在中對著朴有天時可以笑的那麼開心,可對著他時只有恐懼和眼淚?這不是他要的結果,不是!

 

在中抬起淚眼看著允浩。是的,他怕他,其實從五年前允浩第一次粗暴的對他時他就開始怕他,但為了愛他,所以他忍下那份恐懼,可現在,對他的恐懼早已超過了對他的愛,所以他只想遠遠的逃開。

「算了,你好好歇著吧,我去讓正洙哥來給你看看。」允浩將在中抱到了床上,很輕柔的放下他。他知道在中身下的傷還沒好,他怕碰到他的傷口「先睡一會兒吧,我晚上再來看你。」允浩說完走了出去。

允浩走後,在中心裡一片淒然。

他是愛允浩的,他一直是愛允浩的。可現在,他卻怕他。他無法忘記那天晚上的一切。他苦苦的哀求,可允浩卻置之不理,不僅強要了他一次又一次,還廢了他的武功,將他用鐵鍊鎖了起來,那個允浩,簡直是一個魔鬼。

「咳咳……」

一陣猛咳之後,在中吐出了一口血。

兩年前他所受的內傷其實從沒好過,不過在江南的時候有天總是細心的照顧他,加上他有內功撐著,雖然沒有痊癒,他也並沒有什麼大的影響,可現在……

也好,沒有了武功,他撐不了多久吧。也好,他很快就可以解脫了。

 

 

正洙為在中診治之後,一臉凝重的從在中的房裡出來。

上一次為在中治傷之時,他怎麼就沒發現在中還有內傷,而且還是久而未癒的內傷。本來因為允浩粗暴的對待,在中的身子就虛弱的很,現在內傷復發,在中又被允浩廢了武功,身子更是吃不消,而且在中的心情陰鬱,對身子也極為不利。再這樣下去,就算他的醫術再高明,恐怕也不能確保在中沒事。

「允浩,我想跟你好好談談。」正洙走進了允浩的書房,對正在處理莊內事務的允浩說道。

「正洙哥有什麼事?難道在中的燙傷很嚴重?」允浩有些擔心的皺起了眉。

「你還知道關心他?」正洙冷冷一笑「不愛他的話就放了他吧,你是不是真要逼死他?」

「正洙哥,你最好收回你的話,我和在中之間的事與你無關!」允浩的目光沉了下來。

「在中是我的弟弟,怎麼會與我無關?允浩你清醒清醒吧!你再這樣對在中他會沒命的!你知不知道他有很重的內傷,剛剛我去看他他時他在吐血你知不知道?非要他死了你才後悔是不是?!」正洙說著眼眶紅了起來。

「他有內傷?怎麼會?」允浩有些震驚。

「那內傷應該是兩年前留下的舊傷,一直沒有痊癒,現在又復發了。」正洙努力將眼淚逼了回去。

「我要去看他。」允浩說著就往外走。

「你去幹什麼?!」正洙拉住了允浩「他剛睡下,你去的話一定會把他嚇醒的,你讓他歇歇吧!」

「我不過是想讓他乖乖待在我身邊而已,我沒想到他有內傷,他為什麼不說?」允浩懊惱的說。

「他說了你會聽嗎?」正洙揚了揚眉「一個玩偶而已,你會在乎嗎?你從來沒有考慮過他的感受,只會命令他,只會傷害他!算我求你,放了他吧,他不是希澈。」

「我從來沒有把他當成過希澈哥!」

「那他到底是什麼?!」正洙衝允浩吼了起來「五年前他做的事就那麼不可饒恕嗎?殺人不過頭點地,你真不如直接殺了他,也好過現在這樣!」

「我……」允浩一時說不出話來。

他不是為了五年前的事才這麼對在中的。以前是,可是後來在中逃走以後,他是因為朴有天才會生在中的氣,他是因為害怕在中再次逃走才會廢了在中的武功,跟希澈哥一點關係也沒有。

「允浩,我說過,不要到事情沒有回轉的餘地時才後悔。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正洙說完走了出去。

 

放了在中嗎?怎麼可能,他怎麼能放了他。他要在中在他身邊待一輩子。在中的傷會好的,在中會慢慢的不再怕他的,過一段時間一切都會好的,他和在中可以像以前一樣的,可以的,可以的。

允浩的腦中不停的閃過他和在中以前在一起快樂的時光,那些回憶似乎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在中,我們為什麼會變成了這樣?

 

 

 

深夜,一道人影閃進了冥莊,迅速進了在中的廂房。

那人來到在中的床前,看著正在熟睡中的在中,眼中露出淫邪的光。

似乎是感覺到了床邊有人,在中從睡夢中驚醒,看到床邊站著的黑衣人吃了一驚,一下子從床上坐了起來。

「你是什麼人?」在中沉聲問道。

「不認識我了嗎,美人?」那人說著摘下了臉上的黑巾。

「崔……東旭?!」在中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立刻意識到自己的危險「來……」

在中的話還沒出口,人已被崔東旭打暈。崔東旭抱起在中,很容易的就用內力將在中腰間的鐵鍊震斷,然後帶著在中迅速出了冥莊。

兩年前,鄭允浩為了金在中滅了他的飛雲莊。從那一天起,他就一直在等著報仇的機會。前幾天,他來冥莊查探鄭允浩的情況,沒想到會被金在中發現。後來他好不容易甩掉了金在中,本來準備逃走,但他又不甘心什麼都沒查到就離開,所以,他又返了回去,沒想到正好看了一場好戲。鄭允浩強暴金在中,還廢了金在中的武功,他在房頂上看的一清二楚。也多虧了當時鄭允浩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金在中身上,他才沒被發現。所以,他今天才敢來劫走金在中。

低頭看著懷中人絕美的容顏,崔東旭的眼中露出陰毒的光。

金在中,這一回,我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昌珉走到在中的房門外,警惕的看著四周。

他今晚來這裡是為了把在中哥帶走的,他不管允浩哥知道了會怎麼對他,他只想救在中哥出去。

昌珉進了房內,來到床邊。愕然發現在中竟然不在床上,原本鎖著在中的鐵鍊此刻也不知為何斷開了。

「你來這裡幹什麼?」

允浩的聲音從身後傳來,昌珉猛的轉身,看見允浩正一臉寒意的看著他。

「我……」

「在中呢?你把在中弄到哪裡去了?!」允浩也發現了在中不在床上,眼中冒出了怒火。

「不是你把他帶走的嗎?」昌珉吃驚的看著允浩。他還以為是允浩察覺了他的意圖故意把在中轉移走了。

「你說什麼?!」允浩頓時呆住了。

「我來的時候在中哥已經不在了,鐵鍊似乎是被人用內力震斷的。」昌珉皺起了眉。

允浩走到床邊檢查斷開的鐵鍊,臉色頓時變的刷白。

江湖上各派所使用的內力並不相同,所以,從鐵鍊的斷口和斷裂方式,允浩已隱隱看出是何人所為了。劫走在中的人所用的內功是出自飛雲莊,可飛雲莊在兩年前已經被他滅了。那麼現在唯一會用這種內功的人就是下落不明的崔東旭!

「昌珉,快!快讓所有人出去找!在中有危險!那個人可能是崔東旭!」允浩的臉上明顯有著慌張。

聽到崔東旭三個字,昌珉頓時愣住了。如果是那個人的話,那在中哥豈不是……

「還愣著幹什麼?!快去啊!」允浩吼道。

「是!」昌珉應了一聲,立刻跑了出去。

允浩頹然的坐到了床上,手中握著斷掉的鐵鍊,腦中回想起兩年前崔東旭對自己說的話

『鄭允浩,你給我等著,總有一天你和金在中對我做的一切,我會一一討回來的!』

一陣寒意從心底升起,讓允浩打了一個冷顫。

允浩此刻萬分懊悔,如果不是他廢了在中的武功,崔東旭絕不會得逞!

在中,在中,你千萬不要出事,你等著,我會去救你

 

 

當在中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自己在一間破舊的屋子裡,他的雙手被分別吊在兩根柱子上,全身上下一絲不掛。

「美人,你醒了。」崔東旭笑吟吟的走到了在中的面前。

「崔東旭?」在中冷冷的看著眼前的人「真沒想到兩年前允浩居然沒殺了你。」

啪!

崔東旭狠狠的甩了在中一巴掌。

「賤人!如果不是你,我的飛雲莊怎麼會毀!今天我一定要在你身上討回來!」崔東旭惡狠狠的說。

「要打要殺隨便你,你以為我會怕嗎?」在中依然一臉的傲然。

「武功都讓人廢了,居然還這麼傲。金在中,你要是直跟我了,也不至於會落的如此下場。」崔東旭嘲諷的笑了笑。

「你……」在中氣的說不出話來。

「你不知道吧?其實那天你在冥莊看見的人是我,我在樹林甩開了你,又返回了冥莊,所以那天晚上你和鄭允浩的事我全知道了。說實在的,你叫床的聲音可真好聽。」崔東旭淫笑。

「原來是你!」在中怒瞪著崔東旭「你想對允浩做什麼?!」

「你應該先想想我會對你做什麼吧?」崔東旭的手撫上了在中的嬌軀「我想了你兩年了呢。」

「把你的髒手移開!」在中忍不住怒吼道。

「金在中,你已經在我的手裡了,你以為你還能逃的掉嗎?我們來做我們兩年前就該做的事,怎麼樣?」崔東旭說著捏了捏在中胸前的突起。

「你如果敢那麼做,允浩不會放過你的!」在中的頭上滲出了冷汗。如果崔東旭打他,折磨他,他都可以忍受,但他絕不能忍受他的身子被允浩以外的人侵犯。

「你以為我怕他嗎?」崔東旭目露凶光「我這次抓你來就是為了利用你把他送上西天!」

「你殺不了允浩的,你絕不會得逞的!」在中冷冷的說。

「是嗎,美人?那我們就走著瞧!」崔旭旭說完拿出了一個瓷瓶,從裡面倒出了一個藥丸強迫在中吞下「知道我給你吃了什麼嗎?那可是好東西啊。是我們飛雲莊特製的密藥,叫做極妍。凡是吃了它的人,身體的各種感覺都會比平時強烈好幾倍,是我們專門給那些叛徒用刑時吃的。這種藥,可以讓人在受刑時痛苦加倍,但卻絕不會暈過去,很有意思吧。」崔東旭邊說手邊在在中身上游走,惹的在中的身體一陣顫慄「看,好像有反應了呢。」崔東旭的眼中射出陰毒的光。

「你……到底想怎麼樣?」感覺到自己身體的變化,在中心裡不由的升起一種恐懼。

「你說呢?」崔東旭邪笑「你是想先跟它玩呢?還是想跟我玩?」崔東旭拿出了一條長長的鞭子,鞭身上滿是倒刺。

在中冷冷的盯著崔東旭,沉默不語。

「怎麼不說話了?害怕了嗎?」崔東旭拍了拍在中的臉。

「崔東旭,我死也不會放過你的!」在中咬牙切齒的吐出這句話。他知道他今天是在劫難逃了。

「放心,我不會這麼容易讓你死的。雖然我很想快點嘗嘗你的味道,不過,我還是想先給你添點彩。」

 

崔東旭說完,退後了幾步,臉上帶著獰笑狠狠的向在中揮出了鞭子。

啪!清脆的鞭聲響起。

「啊——!」在藥力的作用下,被鞭打的地方傳來常人無法忍受的劇痛,饒是在中的性子再倔,也忍不住叫出了聲。

聽著在中的慘叫,看著在中痛苦的表情,崔東旭反而興奮了起來,將鞭子揮的更用力。破舊的小屋裡,不斷的響起鞭打聲和痛苦的慘叫聲,讓人不忍多聞。

「看看你,真可憐。兩年前早依了我,現在也不用受這種皮肉之苦了。」崔東旭停下了鞭子,狀似憐惜的擦了擦在中額上的冷汗。

在中此刻被打的皮開肉綻,身上滿是縱橫交錯的鞭痕,雙腿已站不穩,所有的重量都壓在了被吊起來的雙手上,手腕被勒出了一道血痕。

「你……不用……假惺惺了……」在中有氣無力的說。身上的痛讓他一點力氣也沒有了,若在平時,他早就暈了過去,可偏偏因為那藥,讓他只能清醒著承受折磨。

「都這樣了,還不說一句軟話,你要是求求我,說不定我還能讓你少受點苦。」崔東旭勾起了在中的下巴。

「呸!」在中往崔東旭的臉上吐了一口口水。

「你……好!我看你能硬到幾時!」崔東旭說完,解開了自己的衣帶,脫下了自己的褲子「你說,鄭允浩知道了他的人被我上了會有什麼反應呢?」崔東旭轉到了在中的身後。

「不……你不要碰我!」在中驚恐的說道。他不要,他不要別人髒了他的身子。

「哼!由不得你!」崔東旭說完殘忍的侵入了在中的身子。

「啊——不……你滾出去!」身子被侵犯的瞬間,在中感覺到前所未有的絕望,他的世界在這一刻崩塌。

「感覺果然不錯,難怪鄭允浩天涯海角也要把你抓回來鎖在身邊。」崔東旭邊說邊不斷的進出在中的身體。

「啊啊……啊……我不會……放過你的……啊……」前幾日被允浩弄傷的地方本就沒好,現在更是雪上加霜,鮮血順著大腿緩緩的流下。

「你還真是不識相!等我殺了鄭允浩,你就只能依附於我,你若是乖一點,我以後會好好疼你的。」崔東旭說著加快了進出的速度。

「啊啊……啊……停……啊……停下……啊……」在藥力的作用下,在中所承受的痛苦是平時的數倍。但疼痛還是次要的,最讓他痛苦的,是他被允浩以外的人侵犯了這個事實。

 

不知過了多久,崔東旭發出一聲滿足的低吼,將自己的炙熱射進了在中的體內。

「崔…東旭……我會……殺……啊——!」

在中的話沒說完便被崔東旭狠狠的抽了一鞭。

「你最好還是乖一點,還可以少吃點苦頭。」崔東旭扯住了在中的頭髮,使勁的向下拉。

「你……打死我……好了……別想……利用我……傷害允浩。」在中虛弱的說道。

「到這個時候你還滿腦子想的都是鄭允浩,真是無藥可救!放心,我很快會讓你們見面的。哈哈哈哈……」崔東旭放開了在中大聲的獰笑起來。

在中無力的垂下頭,痛苦的喘息著。崔東旭的笑聲讓他覺的無比的刺耳。

允浩,允浩,別為我做出什麼傻事,我寧願死也不想看你有事,反正現在的我,已沒有資格待在你的身邊了,一個被別人玩過的玩偶,相信你也不會要。

 

 

 

「莊主,屬下們找遍了附近所有的城鎮,但沒有發現在中少爺的蹤跡。」一個大漢跪在殿前,額上冒著冷汗,低著頭不敢看坐在主位上的允浩。

「廢物!!」允浩一掌將旁邊的桌子拍爛。

「允浩哥,先不要責怪下面的人。那個人既然敢把在中哥劫走,就說明他有自信不被我們找到,而且那個人也不一定就是崔東旭,或許是別人,或許是朴有天?」昌珉怕允浩牽連無辜,急忙開口寬慰,其實他也是心急如焚,但他還沒有喪失理智。

「不可能是朴有天,我跟他交過手。他的內功與飛雲莊差別很大,可那個人用的,就是飛雲莊的內功,除了崔東旭還能有誰?!」允浩的臉上滿是擔憂。他到真希望劫走在中的人是朴有天,最起碼,在中不會受到傷害。

 

「莊主,屬下在大門外發現了這個。」

這時,一個大漢走了進來,遞給了允浩一張紙。

允浩將接過,只見上面寫道:【若想要金在中活命,三日後正午時刻獨自到紅楓鎮外的破廟一見。】

「允浩哥,上面寫什麼?」昌珉忍不住問。

允浩沉著臉,沒有說話,將紙遞給了昌珉。

昌珉迅速看完紙上的內容,不禁皺起了眉。

「允浩哥,你打算怎麼做?」

「先讓人繼續尋找那個人的藏身之處,儘量在三天之內找到他們,若找不到,我只能去赴約。」此時允浩心裡就像壓了一塊大石頭一樣,沉重的喘不過氣。

照現在這個情況看,那個人十之八九是崔東旭。這讓允浩無比的擔憂,他並不怕崔東旭,他只是擔心在中。三天的時間在中在崔東旭手裡會受多少折磨他想都不敢想,最要命的是崔東旭一直對在中有不軌的企圖,現在的在中毫無反抗的能力,落在崔東旭手中豈不是……

「這樣做太被動了,完全是讓他牽著我們的鼻子走。」昌珉有些不贊同。

「不然還能怎樣?在中在他手裡,我不能輕舉妄動。」允浩有些無奈的說。

「哥……」

「到那天我先獨自去約定的地點,你帶上人晚我半個時辰出發,到了那兒見機行事,一切以在中的安定為主,這兩天你先準備準備吧。」允浩說道。

「是。」昌珉點了點頭。

允浩嘆了口氣,眼裡有掩不住的擔心,那個人如果真的是崔東旭的話,那在中一定會被……

痛苦閉上了眼,允浩忍不住捂住了心口,因為那裡,好疼。

在中,不管發生了什麼,你一定要等我,千萬不要做出傻事。

 

 

「啊……啊……嗯……啊……」

痛苦的呻吟聲不斷的從一間破舊的小屋裡傳出。屋內,在中依舊是被吊在柱子上,崔東旭正在他的身後不斷的侵犯著他。

第一次咬舌自盡未遂後,崔東旭便給在中吃了神仙醉,一種十分厲害的麻藥,讓在中連咬舌自盡的力氣也沒有,只能承受著他的欺淩和折磨。

發洩完自己的欲望後,崔東旭整理好自己的衣服,站在在中的面前欣賞著在中痛苦的表情,臉上帶著變態的笑容,順手從一旁準備的刑具中拿起了一根細針,狠狠的紮在了在中敏感的腰際。

「啊——!!」因為劇痛的刺激,在中忍不住慘叫了起來。這三天來,崔東旭一直在餵他吃極妍,以至於現在即使是輕微的碰觸傷口也能讓在中痛苦萬分,更不要說是針刺之痛了。

「你殺了我吧……你殺了我吧……」在中的目光渙散,口中不停的重複著這句話。這三天非人的折磨,已擊潰了他所有的意志,他現在只求一死。

「殺了你我可捨不得。」崔東旭勾了勾嘴角「今天我就帶你去見鄭允浩,我會讓你親眼看著我怎麼殺了他!」

聽到允浩的名字,在中原本無神的眼睛又亮了起來,冷冷的瞪著崔東旭。

「你…不會……成功的……你這個……垃圾……根本比不上…允浩。」

聽了在中的話,崔東旭的眼中閃過狠戾的光,拿起放在一旁的鞭子瘋狂的抽打著在中。

慘叫聲在屋內響起,聲聲撕心裂肺。

「金在中,我告訴你!今天我一定會殺了鄭允浩,因為你在我手上。」覺的手有些酸了,崔東旭才停下了鞭子,惡狠狠的對在中說道。

在中已痛的連說話的力氣也沒有了,頭無力的垂下,虛弱的喘息著。

 

「公子,時辰差不多了。」一個大漢從門外走了進來。

「知道了。」崔東旭揮了揮手「金在中,我們現在就上路吧,我真想快點看看鄭允浩見到你會是什麼反應,哈哈哈哈……」

一滴淚滑過在中的臉龐,無聲的落下。

允浩,不要來,不要來,我真的不想你看到我現在的樣子。

 

 

正午時分,允浩準時的來到了紅楓鎮外的破廟前。推門進入破廟,允浩一眼就看見了坐在正中央的崔東旭,他身邊還立著四個大漢,但卻沒有看見在中。

「鄭莊主果然守時啊,不早也不晚。」崔東旭笑著說。

「廢話少說,我已經來了,在中呢?」允浩沉聲說道。

崔東旭笑了笑,沒有說話,衝身邊的一個大漢做了個手勢,那個大漢便走到了神像之後,將在中拖了出來。

在中此刻不著寸縷,原本白皙的身子滿是縱橫交錯的鞭痕,有的還在滲著血。大腿內側有已乾涸的血跡,一看便知道崔東旭強行侵犯過在中。

雖然在來之前允浩已有了充分的心理準備,但沒想到在中會被折磨的如此不堪,看著在中現在的樣子,心就像被人捏碎了一樣,痛的徹骨。但他臉上並未露出一絲異樣。

「鄭莊主,你的人性子很倔啊,所以我稍微教訓了他一下,還有,他實在是誘人的很,所以,我一不小心就把他給上了,你不介意吧?」崔東旭的眼中閃著淫光,邊說手還邊在在中身上游走。

在中低著頭,咬牙忍受著令他感到噁心的碰觸,根本不敢抬頭看允浩。他怕,他怕在允浩眼中看到嫌惡和厭棄。

「崔東旭,你的膽子還真不小。兩年前我饒你一命,你現在卻自找死路!」崔東旭的話就像釘子一樣紮在允浩的心裡,他無法想像在中這三天是怎麼熬過來的。看著在中那一身的傷,允浩覺的連呼吸都在痛。

「今天要死的人還不知道是誰呢。」崔東旭勾了勾嘴角「鄭允浩,你最好乖乖的束手就擒,否則,吃苦頭的就是金在中!」

允浩裝作毫不在意的瞥了在中一眼,臉上帶著冷笑。

「你以為我會為了他對你妥協嗎?別做夢了!對我來說他不過是一個玩偶,現在被你玩過了,你以為我還會要他嗎?你要是喜歡我就把他送給你,不過,你恐怕沒命再玩了。」

允浩的話在中在一旁一字不漏的聽著,心早就碎成了一片片,頭垂的更低了。果然,一個被別人玩過的玩偶,允浩是不會要的。這樣也好,至少允浩不會為了他受崔東旭的威脅,這樣,真的很好。

 

「鄭允浩,別演戲了,我就不信你真的不在乎金在中。你看他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你真忍心讓他吃苦頭?」崔東旭邊說邊站起身,拉著在中的頭髮,迫使在中仰起臉。

允浩不語,只是冷冷的看著崔東旭,慢慢將劍拔了出來。

「鄭允浩!你要是敢動手,先死的就是他!」崔東旭見允浩一點也不受在中的影響,開始慌亂起來。拿出一把匕首架在了在中的脖子上。

允浩停下了動作看著崔東旭。他知道,如果他聽任崔東旭的擺佈根本不可能救出在中,只會讓他和在中都送命,但他也明白不能把崔東旭逼急了,否則,他真的會對在中不利。

「崔東旭,我再給你一次機會,你放了他,我放你走,這樣對誰都好。」允浩眯起眼睛看著崔東旭。

「哈!鄭允浩,你不是不在乎他嗎?你還是怕我殺了他吧?」崔東旭的臉上有一絲得意。

「他好歹是希澈的弟弟,他死了我不好向希澈交待,如此而已。但如果你想用他讓我束手就擒,那不可能。」允浩對著崔東旭搖了搖頭。

希澈哥,又是因為希澈哥。在中看著允浩,心下一片淒然。如果不是因為希澈哥,你不會來吧?如果不是因為希澈哥,你是不是看也不會看我一眼?沒關係,允浩,沒關係,因為現在的我是如此慶幸你是真的不在乎我。可是,你知不知道,我還是好難過。

 

「鄭允浩,你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我看你能演到什麼時候!」崔東旭說著向一個大漢使了個眼色。

那名大漢對著崔東旭點了一下頭,拿出了一條鞭子站在了在中的身後,然後掄起鞭子狠狠的向在中的後背抽去。

「嗯……」苦苦的忍著,卻還是逸出了呻吟。身上的藥性還沒有散,依舊是數倍於平常的痛苦,但在允浩面前,在中不願太狼狽。

當鞭了落在在中身上時,允浩覺的自己的心在發顫,但他依舊沒有任何表情,他不能讓崔東旭看出破綻。

在中,很痛吧,對不起,讓你受這種折磨。忍一會兒,只要忍一會兒就好,我會把崔東旭殺了為你報仇的!

「叫啊!大聲叫啊!讓鄭允浩好好聽聽!」在中的隱忍讓崔東旭覺的不爽,使勁的扯著在中的頭髮。

「崔東旭,沒用的,我看你還是乖乖把他放了吧,我也會給你一條出路。如果你真的把他打死了,那下一個死的就是你!」允浩臉上的表情絲毫未變,好像對在中的痛苦視若無睹。

「鄭允浩,我不信你真的不心疼!」崔東旭說完拿出了一個瓷瓶,將裡面剩下的半瓶藥全部倒進了在中的嘴裡「知道我給他吃了什麼嗎?是極妍,就算你沒見過也該聽說過吧,飛雲莊的密藥,可以讓人在受刑時感到加倍的痛苦。我給他吃的量,足夠讓他痛的生不如死了。」崔東旭說著,臉上帶著獰笑,向在中身後拿著鞭子的大漢打了一個手勢。

鞭子再次飛舞起來,重重的落在在中纖弱的身子上。

「啊——!!」這一次在中再也忍不住的慘叫出聲,非人的劇痛讓他真的應了崔東旭那句話,生不如死。

在中的慘叫讓允浩的心頭一震,以他對在中的瞭解,如果不是痛到了極致,在中絕不會叫成這樣。

「崔東旭!」允浩終於克制不住的露出了怒色,眼中透著殺氣。

「哈哈哈!還是心疼了吧?他叫的是不是很好聽?」崔東旭得意的笑著「想讓他少受點苦你就乖乖的束手就擒!」

「啊——!!」在中的慘叫還在繼續,而且一聲比一聲淒厲,讓人聞之心碎。

「崔東旭,這是你逼我的。我就先殺了金在中,再殺你替他報仇,一樣可以讓他少受點苦!」允浩說著舉劍向在中刺去。

他在賭,他在賭崔東旭不會讓他殺了在中。贏了,他就能救到在中,如果輸了,他就會露出馬腳,那前面的一切就都白費了,他只能任崔東旭擺佈,他不能再看著在中受折磨了。

 

崔東旭萬萬沒想到允浩會這麼做,急忙拔劍擋開允浩的攻擊,抱著在中閃到了一旁,而原本架著在中的兩個大漢則被允浩斬於劍下,其他兩個見情況不妙,撒腿跑了出去,完全不管他們的主子崔東旭。

「鄭允浩,我真沒想到你會冷血到如此地步!虧金在中這三天還心心念念的想著你,我都替他感到不值!」崔東旭說著用憐憫的眼神看了一眼懷中的在中。雖然恨他毀了自己的飛雲莊,但曾經,他是真心喜歡過他的。

「怎麼?你不是要殺他嗎?怎麼又護起他來了?崔東旭,你千不該萬不該,不該用一個玩偶來威脅我,你太高估他在我心裡的份量了,所以今天你死定了!」允浩說完,迅速的向崔東旭攻過去。

崔東旭本就不是允浩的對手,更何況他一隻手還抱著在中,更加招架不住允浩的攻勢,最後他只好將在中推到了一邊,專心的對付允浩。

崔東旭一放開在中,在中便無力的跌坐在地上。極妍的藥性此刻發揮的比剛才更強烈,在中只覺的渾身的傷口都鑽心的痛,尤其是背後剛剛被打的鞭傷,更是疼痛難忍。勉強抬頭看著正在與崔東旭纏鬥的允浩,想著剛才允浩的話,在中心涼如水。

即使是三天非人的折磨,也沒有剛才允浩的話傷他重。他已是一個被人玩過的玩偶,允浩不會要了。他不要他了,他已經連他的一個玩偶也不配當了,因為他不乾淨。

在中吃力的爬到那兩個被允浩殺死的大漢身邊,抽出其中一個人身上的刀。他早該死了,在崔東旭手裡的時候他就該死,他不該拖到現在,如果早一點結束自己,就不用聽到允浩那些話了。

將刀移向了自己的脖子,在中閉上了眼睛。

允浩,我愛你。即使我從沒對你說過這句話,但我真的愛你,即使你從沒愛過我,即使你從沒在乎過我。

 

允浩正打的崔東旭毫無還手之力,就快將崔東旭斬於劍下時,餘光一掃,看到了在中異樣的舉動。

在中那是要幹什麼?他要自殺?!!!

看著在中手中的刀越來越挨近他的脖子,允浩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兒。此時他也顧不上殺崔東旭了,急忙奔向了在中的身邊,打掉了他手中的刀,但刀鋒仍然劃過了在中的脖子,留下一道淺淺的血痕。

「在中!你瘋了嗎?!為什麼要這麼做?我已經來了,為什麼你還要這麼做?!」允浩將在中抱在了懷裡,怒瞪著他。

崔東旭趁著這個機會,急忙溜了出去,逃之夭夭了。

「不是……不要……我了嗎……那就……讓我死吧……我……不乾淨了……」在中說著,淚從眼中滑落。

「沒有不要你,怎麼會不要你,我剛才是騙他的。在中,我帶你回去。」允浩說著脫下了自己的外衣裹在了在中的身上。

 

「允浩哥,在中哥。」昌珉這時沖到了廟裡來。

他聽從允浩的話,在允浩走了半個時辰之後帶人從莊裡趕向了這裡。

「昌珉,你來的正好,崔東旭跑了,你快去追他。我先帶在中回莊裡去。」允浩說著將在中橫抱了起來。

「好,我留下一匹馬給你們,你快帶在中哥回去吧。」昌珉見在中渾身是傷,心裡難受的要死,恨不得立刻追上崔東旭把他千刀萬剮。留下這句話後便衝了出去。

允浩抱著在中出了廟門,翻身上馬,將在中緊緊的攬在懷裡,催馬向著冥莊奔去。

「嗯……嗚……」

雖然允浩已儘量的穩住在中,但還是難免受到顛簸,牽動了身上的傷口。一路上,在中不住的呻吟,額上滲著冷汗。

「在中,你忍著點,我們就快到家了。」聽著在中痛苦的呻吟,允浩覺的心裡一陣陣的抽痛,恨不得自己能代替他痛。

 

終於回到了冥莊,允浩抱著在中就衝了進去。正好看見了從允浩一出門就等在門口的正洙和俊秀。

「正洙哥,快,快看看在中,他傷的好重。」允浩一見正洙就跟見了救星似的迎了上去。

「好,我知道,快把他抱進房裡。」從允浩一進門正洙的眼睛就沒離開過他懷裡傷痕累累的在中,不住的在心中嘆息,這孩子怎麼總是受到傷害。

允浩抱著在中進了房,儘量輕柔的將在中放到了床上,但就是如此,在中還是痛呼出聲,臉疼的慘白。

「在中好像不太對勁,怎麼會疼成這樣?」正洙不解的皺起了眉。在中現在雖然被廢了武功,身子不似以前那樣強壯,但也不至於因鞭傷就疼的不斷呻吟,在中的性子傲的很,不是真的疼到極致絕不會叫出聲的。

「崔東旭給他吃了什麼極妍,我也不知道,反正你快點想想辦法就是了。」允浩一邊給在中擦著冷汗一邊說道。

「極妍?」正洙聽了這個名字後臉色變了變,急忙抓起了在中的手腕細細的把起脈來「真的是極妍,那個人未免也太狠了。」正洙用心疼的眼神看著在中。

「正洙哥,到底怎麼樣?」一直站在一旁的俊秀問道。

允浩也抬起頭,用詢問的眼神看著正洙。

「現在他原本的內傷加重了不少,這倒不是最要緊的。要命的是他的外傷和他體內的極妍。」正洙深深的皺著眉「他的外傷必須儘快處理,但恐怕會很痛苦。」正洙的眼中有深深的不捨「極妍的藥性可以讓疼痛感加倍,使人生不如死,但卻不讓人暈死過去。以在中服下的量,恐怕至少要三天才能讓藥效下去。」

「你的意思是他要這樣痛上三天?」允浩瞪大了眼睛。

「極妍無藥可解,只能等藥效自己下去,我也沒有辦法。」正洙無奈的搖了搖頭「雖然會痛,但現在必須給他上藥,他的外傷很重,不能耽擱。」正洙邊說邊拿出了金創藥,準備替在中上藥。

允浩握住在中的手,心疼的替在中擦著額上的冷汗。如果他早知道在中會受這麼大的折磨,他寧可對崔東旭妥協再想別的辦法,也不會讓在中多挨那幾鞭子,還吃了那個什麼極妍。

 

「啊——!!」正洙剛把藥擦到在中身上在中便慘叫了起來「啊啊——!」

「哥……」俊秀紅了眼眶,看不下去的跑出了屋子。

「正洙哥,不能輕點嗎?」允浩有些哽咽的說。在中的每一聲慘叫都像箭一樣刺進他的心裡,他現在只覺的渾身都痛,因為他的在中在痛啊。

「沒辦法,我已經很輕了,這是必然的。」正洙的聲音有些抖,在中這樣,他也心疼,但沒有辦法。

「啊……啊……你們……還是殺了我吧……我……不要……上藥……真的……好痛……啊……」在中斷斷續續的說著,聲音都走了調。

「在中,我不許你說這種話!忍一忍,忍一忍就過去了。」允浩用力的握著在中的手,似乎想給他力量。

「啊……不要……我受不了了……啊啊……殺了我吧……」在中的身體因疼痛劇烈的顫抖著,使正洙更難以上藥,力道無法拿捏,更加重了在中的痛苦。

「允浩,穩住他,不然會讓他更疼。」正洙皺起了眉。

允浩聽後按住了在中的肩,儘量使他無法動彈。正洙繼續為在中上藥。

「啊……啊……允浩……求你……啊……殺了我吧……啊啊……反正……我也被……啊……被……」

「在中,別說了,不管那個混蛋對他做了什麼我都不在乎。我只要你能好起來,忍一忍,馬上就上完藥了。」允浩打斷了在中的話,心疼的看著他。

「不……我受不了了……啊……我真的好痛……啊……啊……讓我死了吧……」在中用哀求的眼神看著允浩。他現在的感覺就如同在被淩遲一般,多活一秒對他而言都是一種折磨。

「在中,再忍一會兒,我不能讓你死。只要忍過去就會好的,你別再說那些話了,我好難受。」允浩的眼中含著淚。看著在中痛,他也好痛。他不敢想像在中究竟痛到了什麼地步,才會聲聲的求著他殺了他,他只知道在中每求他一次,他的心上就像被抽了一把刀,痛到不能呼吸

淚從允浩的眼中落下,滴在了在中的手上,那灼熱的溫度讓在中有一瞬的失神,忘了身上的痛。

「你……在心疼我嗎?」在中深深的看著允浩。

「是,我心疼。」允浩點了點頭。他是真的心疼,從來沒有過的心疼,疼到他無法否認。

在中緩緩的勾起一絲慘白的笑,目光中滿是對允浩的愛戀。

允浩,有你一句心疼足夠了,就算比現在再痛十倍,我也願意為你忍。

「嗯……嗯……」在中緊咬住下唇,努力使自己不呻吟出聲,臉上已沒有絲毫血色。

允浩在一旁看的心如刀絞。他知道,現在在中是為了他在硬撐。

 

「正洙哥,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讓他先昏過去?他一直這樣痛著也不是辦法啊。」允浩抬起頭看著正洙。

「有辦法的話我早用了,如果現在用強制的方法讓他昏過去,他有可能就醒不過來了。只要他忍過這三天就會好起來的。」正洙邊給在中上藥邊說。

允浩聽後一臉的心疼與無奈,不停的為在中擦著冷汗,手撫上他蒼白的臉。

在中一直看著允浩,將他的心痛,他的焦急看在眼底。看著他為他擔心的樣子,他似乎覺的不那麼痛了。其實允浩還是很在乎他的,他剛才說他心疼他了,他說了,那他還求什麼呢?

允浩,其實我要的一直都不多。我只要你能看見我,不要忽視我就足夠了。能得到你哪怕是一點點的溫柔我也滿足。我不敢跟希澈哥比,我知道我比不過他。他哪怕是累一點你也會心疼,而我只有在渾身是傷的時候才能讓你看我一眼,但只要你看我了,我就開心。只要你不嫌棄我,我就願意為你撐下去,即使現在我真的生不如死。

 

===========================================

 

我所謂看得難受是指在中被強了的那段

倫家鼻要啊~~~o(〒﹏〒)o 

 

(眾:這是誰貼的文┴─┴︵╰(‵□′╰ 翻桌)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