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斷涯山莊的大堂內,允浩的心裡忐忑不安。

他已經在這裡等了有三柱香的工夫了,卻不見李秀滿出來,只有一個下人讓他在這裡等著,也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李秀滿到底在玩什麼把戲?!

「鄭莊主,請跟在下走。」一個大漢走到了允浩身邊。

允浩看了那大漢一眼,站起身跟著大漢走出了大堂。大漢領著允浩走到了一個暗門處,打開暗門,秘道裡漆黑一片。

「你不會是讓我跟你從這兒走吧?」允浩盯著大漢。

「正是。」大漢點了點頭「走過這條秘道就能見到金公子了,當然,如果鄭莊主害怕,現在也可以回去。」

允浩低下頭,一臉的陰沉。他真沒想到李秀滿會玩的這麼陰。如果他沒猜錯的話,這條秘道是通向莊外的。在中根本就不在斷涯山莊,李秀滿這麼做,恐怕是為了防止他在斷涯山莊外安排人,形成裡外夾擊。

「走吧,你帶路。」允浩開口道。

大漢勾了勾嘴角,率先走進了暗門,允浩緊跟在他的身後。

 

似乎走了很久兩人才走出了秘道,秘道的出口在一片樹林裡。允浩看了一下周圍的環境,果然是在斷涯山莊外。大漢領著允浩又走了一陣,前方隱隱出現了一個破舊的小屋,允浩心裡一震,忍不住向那個小屋狂奔而去。

一腳踹開門,率先映入眼簾的,就是那一襲白衣的人。

「在中!」

「鄭莊主,別激動,你最好不要過來,否則受傷的只能是他。」李秀滿悠閒的坐在一旁,手裡還端著一杯茶。

在中此刻被繩子緊緊的捆著,身邊站著兩個大漢用刀架著在中的脖子。

「李秀滿,金在中跟冥莊一點關係也沒有,你我之間的事不要扯到他的身上。」允浩皺著眉。

「我也不想扯到他的身上,可誰讓你那麼在乎他呢?」李秀滿說著,拿起鞭子隨手抽了在中一下。

身上的刺痛讓在中不由的皺起了眉,心裡不由的冷笑。李秀滿以為這種程度的威脅就能讓允浩妥協嗎?那絕對不可能!想當初……

「別傷害他!」看到鞭子落在在中的身上,允浩整顆心都揪了起來「你想要做什麼就說,我全部答應!」

見允浩如此迅速的就妥協,李秀滿驚訝的揚了揚眉。而比他更驚訝的,是在中。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這麼快就妥協了?這不是鄭允浩的作風!當初他可以面不改色的看著他被毒打,為什麼這一次會……到底是為什麼?!

「鄭莊主倒真是爽快。」李秀滿露出一個陰毒的笑「去,把鄭莊主綁到那邊的刑架上。」李秀滿吩咐道。

兩個大漢走過去將允浩拉到早就準備好的刑架上,將允浩綁了起來。而允浩絲毫沒有反抗。

在中見狀,只覺的胸口像堵了什麼東西一樣,悶的喘不上氣。他本想開口阻止,但最終還是忍了下來。他必須沉住氣,否則只會讓事情更糟。允浩妥協的如此迅速超出了他的預料,他本以為可以僵持很長時間的,卻沒想到結果會是這樣。

鄭允浩,到底為什麼你要這麼做?難道你不知道一旦你屈服,一切就都掌握在李秀滿手中了嗎?為什麼你要做這種蠢事?是真的在乎我,還是因為你覺的以前欠了我?

 

「李秀滿,現在你可以放了在中了吧?」允浩冷冷的看著李秀滿。

「當然可以,我本來也沒想傷害金公子。」李秀滿微微一笑,解開了在中身上的繩子。

「恭喜李莊主了,看來我們合作的很成功。」在中揉了揉被繩子勒疼的手腕,然後抬起頭看著被綁在刑架上的允浩「你上當了,笨蛋。我是自願當李莊主的人質的。不過,我還是很感動啊,你居然會來救我。」在中的嘴角泛起一絲冷笑。

「在中,你……」允浩眼中寫滿了不相信。這怎麼可能?在中怎麼可能害他!

「你不相信嗎?」在中一步一步的走向允浩「五年前我能用匕首刺你,現在就能和別人一起來設計你。你毀了我的一切,難道還指望我還是那個永遠不捨得傷你的金在中嗎?」

允浩不語,只是深深的看著在中。

「恨我嗎?」在中輕輕的抬起允浩的下巴。

「我不恨你。」允浩低低的說「我沒有資格恨你。不管你對我做什麼,我都不會恨你,只要你開心,你想對我做什麼我都接受。」

啪!在中突然狠狠的甩了允浩一個耳光。

「你說的話真不中聽。」在中說完伸手扯開了允浩腰間的衣帶,將允浩的上衣撕了下來「李莊主,我想請你幫我出出氣,我想你不會拒絕吧?」在中淺淺一笑。

「呵呵,就算公子不說,老夫也正有此意。」李秀滿說著將手裡的鞭子扔給了一個大漢「去好好的招呼一下鄭莊主。」

「是。」那大漢接過鞭子後便向允浩走去。

在中默默的退向一旁,手裡還拿著允浩腰間的那條衣帶。而那條衣帶裡藏著的,是允浩從不離身的軟劍。

鞭子帶著破空的聲音狠狠的抽在了允浩的身上,在中只覺的心頭一緊,無法言喻的痛楚在心上炸裂開來,遍及全身。好想低下頭不去看那讓他揪心的畫面,但是不可以,他不可以露出破綻!所以他只能用無所謂的目光看著允浩被鞭打,甚至臉上還帶著冷笑。

 

被鞭子掃過的皮膚全部綻裂開來,劇烈的痛楚刺激著允浩的每根神精。然而允浩沒有發出一絲呻吟,甚至連眉頭也沒有皺一下,只是抬著頭看著在中,目光交匯中,他看到了在中眼中偶爾閃過的不忍。

其實從一開始他就知道在中是在演戲了,因為他相信,金在中一直都是那個永遠不捨得傷他的金在中,否則五年前他就該死在在中的手裡了。看著在中不時露出不忍的神色,允浩覺的心裡劃過一絲溫暖,在中現在的樣子就好像小時候他受父親責罰時在中在一旁為他心疼時一樣。

在中,你真不適合演戲,幸好李秀滿根本不去注意你,否則恐怕要露餡了,不過,能看見你為我心疼,真好。

看著允浩胸前那一片慘不忍睹的鞭痕,在中終於忍不住的偏過了頭,不忍的閉上了眼。

聽著耳邊不斷響起的鞭打聲,在中努力的壓下想要衝去為允浩擋鞭子的衝動。緊緊的握著允浩的衣帶,藏在衣帶裡的軟劍幾乎要隔著薄薄的布料割傷他的手。

他要忍,他必須忍。他知道會有人來救他們的,那個曾經總是為他默默付出的少年,他相信他會來。

昌珉,別讓我等太久。

 

 

「昌珉少爺,在斷涯山莊外共發現了三百二十人,已全部解決了。」斷涯山莊外的密林裡,一個大漢向昌珉稟報道。

「確定一個也沒露掉嗎?」昌珉一臉的冷峻。

「是。」大漢點了點頭。

「怎麼樣?我猜的沒錯吧。李秀滿果然是把人埋伏在了莊外,就等我們進莊了。」基范得意的笑了笑。

「你聰明,行了吧?」昌珉撫了撫基范的頭「不過,允浩哥進去已經有一段時間了,怎麼裡面一點動靜也沒有?」

「這個……」

「昌珉少爺,屬下剛才潛進莊內查看,沒有發現莊主的蹤跡,莊內除了一些下人婢女以外,再無其他人。」一個大漢匆匆的跑了過來對昌珉道。

「你說什麼?莊裡沒人?」昌珉皺起了眉。

一旁的基范腦中閃過一個念頭,瞬間臉變的刷白。

「昌珉,恐怕我們露算了一步。」基范的聲音有些顫抖「李秀滿根本沒把在中哥帶回斷涯山莊,而是帶到了別的什麼地方,允浩哥現在恐怕也在那裡了,他們危險了!」基范明顯的慌亂起來。

「別慌!」昌珉握住了基范的肩「就算他們不在莊裡,也不可能離山莊太遠。我們一直守在莊外,根本沒見到任何人從莊裡出來,那他們只可能從密道出了莊。既然是這樣,他們一定就在附近!李秀滿想要掌控全域必須知道莊裡的動態,那麼莊裡一定會有人通風報信,就一定會有人知道他們在哪裡。」

「沒錯。」基范點了點頭,平靜了下來「現在莊外的威脅已經沒有了,我們趕緊進莊抓個人來問問吧。」

「吩咐下去,讓所有人悄悄進莊,將莊裡的人全部生擒,不能露掉一個!我只給一柱香的時間,一定要快!」昌珉命令道。

「是!」

允浩哥,在中哥,你們千萬不要有事,一定要等著我。

 

 

 

「住手吧。」破舊的小屋內,李秀滿淡淡的下了命令。

大漢終於停下了手中的鞭子,退到了一旁。允浩此刻身前均勻的佈滿了鞭痕,就像在身上織了一張血網。無力的垂下頭,允浩額頭上滲出密密的汗珠,口中發出微弱的喘息聲。

一旁的在中看著允浩的樣子,只覺的心痛的快要不能呼吸了。允浩從沒被老莊主以外的人打過,也從沒如此狼狽過,看著這樣的允浩,他幾乎要忘了以前對他所有的恨,只剩下心疼。

「鄭莊主,感覺如何?」李秀滿走到允浩面前,手撫上允浩傷痕累累的胸膛,臉上露出猥瑣的笑。

允浩不語,只是冷冷的看著李秀滿。

「你放心,等我奪下冥莊後我也不會殺了你,我只會廢了你的武功,把你關起來當我的寵物,你不知道吧,我第一次看見你的時候就想讓你當我的孌童,雖然現在你大了點,不過更吸引人了。」李秀滿的手在允浩的身上游走,並慢慢的向下移。

在中聽到李秀滿的話後眼中頓時透出殺氣。他萬萬沒想到李秀滿會對允浩存有這種心思。

「李秀滿,你信不信我現在可以用內力震斷繩子殺了你!」允浩的眼中滿是陰鷙。

「也許你可以,不過……」李秀滿湊近允浩的耳朵「你不想想金在中會怎麼樣嗎?」李秀滿壓低了聲音說道。

「你真卑鄙!」允浩怒駡道。

「你見過不卑鄙的小人嗎?」李秀滿陰笑一聲,伸手去扯允浩的長褲「想必你沒嘗過被人上的滋味吧?我會讓你爽的。」

李秀滿剛想把允浩的長褲拉下,頸上忽然傳來一陣冰冷的感覺,那寒意直滲入骨子裡,然後他聽到了手下人的驚呼聲。

「把你的髒手從他身上拿開!否則我不保證我不會手滑。」在中的聲音中透著殺意,他的手上拿著一把短小的匕首架在李秀滿的脖子上

本來他想再等一段時間再動手的,可他實在忍不下去了。他沒辦法看著允浩受到侮辱而無動於衷。允浩是那麼驕傲的人,怎麼能受的了被別人侵犯,而且他也絕不允許任何人動允浩!

「金…金在中,你……」

「很意外被一個武功盡失的人制住嗎?那是因為你和你的手下對我太沒有防備了,你以為我真的跟你合作嗎?」在中勾起一抹冷笑「我就算武功盡失,也絕不會是一個廢物!」在中說完將允浩的衣帶向腰間一纏,用空出來的手射出兩把飛刀將允綁著允浩的繩子割斷。

他在煙雨閣五年,只要一有時間就會苦練飛刀,因為他不要自己一無是處。

 

在中畢竟沒了內力,為了不至於失去準頭誤傷允浩,在中將精力全部放在了飛刀上,李秀滿見狀在在中射出飛刀的同時趁機揮開了在中拿著匕首的手,一掌將他打飛了出去。

「在中!」

剛剛解開束縛的允浩急忙衝過去穩穩的接住了在中。

「在中,你怎麼樣?」允浩一臉緊張的看著懷中的在中。

在中皺著眉,一張嘴便嘔出了一口血。

「我沒事……劍……」在中從允浩的衣帶中抽出軟劍遞給了允浩。

允浩接過軟劍,一手摟著在中從地上站了起來,眼中盛滿了殺氣。

「鄭允浩,你還是不要反抗了,你以為你跑的了嗎?」李秀滿一臉的兇惡「我在外面埋伏了一百多人,就憑你一個還帶著個廢物,你以為你衝的出去嗎?乖乖聽我的,我可以放金在中走,否則一會兒你們落到了我手裡,我就讓人輪暴了他!」

「你敢!」允浩的眼中射出寒光,摟著在中的手又緊了緊「你最好放我們走,否則我要你死無葬身之地!」

「嘿嘿。」李秀滿發出陰森森的笑聲「那我們就試試,看看是誰讓誰死!」李秀滿說完拍了兩下手,屋外立刻湧出許多人將屋子圍了個嚴嚴實實。

「鄭允浩……你別管我了……你帶著我是衝不出去的……」在中受了內傷,話音十分虛弱。

「胡說什麼!就算我死了也要把你帶出去。乖,別再說傻話了,會讓我分心的。」允浩說完手腕一抖,軟劍直沖李秀滿刺去。

李秀滿嚇的急忙向後退,他在屋內的幾個手下擋在了他的面前,化解了允浩的攻擊。李秀滿趁機跑出了門外,屋外的人此刻也湧了進來,將允浩和在中圍在了中間。

看著四周的敵人,允浩暗暗深吸了一口氣。其實李秀滿說的沒錯,憑他一個人帶著在中想衝出去真的很難。更何況剛才的鞭打也讓他消耗了不少體力,身上的疼痛無時無刻不在刺激著他,但為了在中,就算是不可能他也一定要做到!

在中靠在允浩的胸前,他感覺到了允浩的緊張。若是平常,允浩以一敵百也不是問題,可關鍵是允浩現在受了傷還要照顧他,根本不可能將武功發揮到極致。

「你……」

「別說話!我不可能丟下你,相信我,我們會沒事的。」

允浩說著看了一下周圍的情況,門口的人最多,從那兒出去的可能性不大,只有想辦法從窗戶那兒突破了。

 

想好目標,允浩目光一沉,舉劍向窗口那邊攻去,軟劍在他手中如靈蛇一般,瞬間就傷了數人。但允浩的劍法雖然精妙,卻架不人多,再加上還要照顧懷裡的在中,人還沒衝到窗口,身上已多了四五道傷口。

在中看在眼裡急在心裡,他想開口勸允浩不要管他了,可又怕讓允浩分心,但再這樣下去,他怕他們兩個人都走不了。以允浩現在的狀況,帶他衝出去實在是太勉強了。

微微抬起頭看著允浩的側臉,在中皺起了眉。他真的不明白,明明從沒在乎過他,又為什麼要為了他這麼拼命,他不是金希澈,他只是金在中,不是他想要的那個人。

就在在中出神的時候,允浩已衝到了窗邊。轉身揮出一劍逼退身後的敵人,允浩縱身一躍破窗而出,抱著在中衝出了屋外,但很快便有人向他們圍了過來。

「放開我吧,我們分頭跑。」在中開口道。

「別再說這種話!我說過我不可能丟下你!」允浩眼中隱隱透著怒氣,邊說邊帶著在中跑。

「你帶著我根本跑不掉!何必呢?你不用覺的欠我什麼,為一個自己不喜歡的人送命不值得。」在中淡淡的道。

「金在中!你想要氣死我是不是?!」允浩低頭看了一下在中,但腳步卻並沒有停下「什麼叫自己不喜歡的人?!我難道沒對你說過我愛你嗎?!」允浩急火攻心,說完便咳了一口血,身子跪倒在地。

「允浩!」在中見狀一臉擔心的著看允浩。

「能聽到你再叫我的名字,感覺真好。」允浩輕輕的撫了撫在中的臉頰,嘴角露出一絲微笑。

這麼一耽擱,李秀滿的手下追了過來,眼看就要趕上他們了。允浩扭頭看了看近在眼前的敵人,然後回過頭來深深的看著在中。

「我知道你不願意再相信我了,可我真的在乎你,最在乎你。」允浩看著在中,眼中滿是不捨「聽我的,你先走,我來擋住他們。以後,別再任性了,照顧好自己。」允浩說完放開在中站了起來,向前走了兩步,眼中滿是霸氣。

現在他已經沒有體力再帶著在中逃跑了,他只能用最後一招,看著離自己越來越近的敵人,允浩的臉上帶著絕決,暗暗的將所有的內力都聚集在自己握著劍的右手上。冥莊的絕學,幽冥劍法的最後一式可以在瞬間發出強烈的劍氣,一招便可傷百人,但代價是全身筋脈盡斷成為廢人,甚至死亡。雖然知道後果是什麼,但此刻他已經沒有選擇了,為了在中,他只能這麼做。

在中,對不起,我不能保護你到最後了。

 

本來聽著允浩的話在中就覺的有些不對勁,允浩的語氣和神態像是在與他訣別一樣,現在一看允浩的動作,在中立刻明白了允浩想做什麼,他居然要用那絕不能用的一招!

對方漸漸逼近,允浩握緊了手中的劍蓄勢待發。他必須讓這一招發揮到極致,儘量將所有人在這一招內殺死,讓在中順利逃走。

慢慢的將劍抬起,就在允浩要揮出這一劍時,卻忽然被人從身後緊緊的抱住。

「不要,允浩,不要用這一招,不要用這一招!」在中摟住允浩的腰,將臉緊緊的貼著允浩的背。

赤裸著上身的允浩感到背後一陣濕熱,無奈的嘆了口氣,轉身握住在中的肩,看著在中臉上的淚痕,允浩輕輕的凝起了眉。

「在中,我到底該拿你怎麼辦?」允浩說著拭去了在中臉上的淚。

就在此刻,李秀滿的手下又將兩人圍了起來,允浩重新將在中摟入懷中,冷冷的看著對他們虎視耽耽的人。

由於在中的阻礙,允浩無法使出那一招,只能再次盡力殺出包圍,可他現在體力已經耗了大半,快接近極限了。他怕,他真的好怕,他不怕死,他只怕他死後沒有人能保護在中。

「允浩,你是天下第一,我相信你不用那一招也可以衝出去的,就算衝不出去也沒關係,我不怪你。」在中抬起頭,眼中閃著淚光。

他真沒想到允浩為了他居然要使那種禁招,剛才允浩那一劍如果真揮下去,此刻說不定他們已經天人永隔了,他不要那樣,他絕不要那樣!

「可我會怪我自己。」允浩說完,眼中殺氣驟盛,隨著手腕的抖動,劍已刺出。

他可以有事,但在中絕不可以!他是天下第一,因為只有成了天下第一,他才能保護在中不被任何人欺負!

 

『允浩,這麼晚了你還在練功啊,難怪我和在中怎麼也比不上你。』

『希澈哥,我要成為天下第一,當然要努力了。』

『小子,想的還挺多,成為天下第一幹什麼?光耀冥莊?』

『才不是呢!我成了天下第一,就沒人敢再欺負在中了,我就可以保護他。』

『就知道在中,你怎麼不想著保護我?』

『哥你這麼強悍還用的著保護?』

………

 

他的武功從來就不是為了接管冥莊而練的,只是為了在中,為了在中!所以,妄想傷害在中者,死!

允浩的眼中充滿了血絲,眼睛變的赤紅。身上不知又添了多少道刀傷,但允浩似乎感覺不到疼似的,動作絲毫沒有減慢,將每一個擋在前面的人殺死。血不斷的從對方的身體中湧出,將在中那一襲白衣染的殷紅,美的妖豔。

李秀滿的手下見允浩像發了瘋似的,心裡不由的生出畏懼,開始有些縮手縮腳的,允浩趁機打開一個缺口,衝出了包圍,使出輕功抱著在中狂奔而去,將李秀滿的手下遠遠的甩在了後面。

 

不知跑了多久,直到再也看不見李秀滿的手下了,允浩才終於支持不住的停了下來,放開在中後便直接倒在了地上,連吐了幾口鮮血。

「允浩,你怎麼了?」在中跪在地上,將允浩攬進懷裡,臉上滿是驚慌。這時他才看清允浩身上除了鞭傷外,還有將近二十幾道深淺不一的刀傷,觸目驚心。

「你……快走吧……他們說不定還會追來……」允浩虛弱的說。

「走,我們一起走。」在中邊說邊想扶允浩起來,可卻沒那個力氣。

「我……我走不動了……沒關係……你先走……我歇一會兒……一會兒我就追上你了……」

「你騙人!」淚從眼中湧出,在中抑制不住的哭了起來。

「哭什麼啊。」允浩無力的笑了笑「我好像……總是讓你哭……」允浩的目光有些黯淡。

「是我不對,我該聽你的話的,你…你不要有事。」他是氣他,怨他,恨他,可從沒想過自己的任性會把他害成這樣,他以為這一次會和上一次他被劫持時一樣的,他以為允浩不會在意他,不會受李秀滿的威脅。可結果卻出乎他的意料,這到底是為什麼?

「你在擔心我嗎?」允浩吃力的伸出手撫上在中的臉「那我死……也值了……」手倏的滑落,允浩頭一歪,昏了過去。

「允浩!允浩!醒醒!你別嚇我!別嚇我!」在中拍著允浩的臉,想喚醒他,可允浩卻一點反應也沒有。

在中頓時慌了神,不斷的叫著允浩的名字,抱著允浩無助的哭泣。

鄭允浩,我恨你,因為我從小就愛著你,可你卻不知道。

鄭允浩,我恨你,因為你的心裡滿滿的裝著希澈哥,卻沒有留一點空隙給我。

鄭允浩,我恨你,因為為你付出了那麼多,卻得不到你的回報。

鄭允浩,我怕你,因為最後的最後,你居然還要把我一個人留下!

 

「在中哥!」

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在中抬起頭,看到了那久違的英挺的身影,整個人都覺的有了希望。

「昌珉!」在中啞著嗓子喊道。

「在中哥,我總算找到你們了。」昌珉奔到了在中的身邊。在他身後的是基范和冥莊的殺手。他們攻進斷涯山莊後,盤問了莊內的人半天才問出了他們的下落。

「昌珉,快看看允浩,他……」在中一臉的焦急,哽咽的說不出話來。

昌珉伏下身子看了看在中懷裡的允浩,不由的皺起了眉。迅速的點了允浩身上的幾個大穴,又為允浩輸了一些真氣護住了心脈。

「允浩哥傷的不輕,你先帶允浩哥回莊裡吧,他的傷要馬上處理,不能耽擱。」昌珉看著在中道。

「我知道。」在中點了點頭,「那李秀滿……」

「李秀滿我會收拾,哥不用擔心。」昌珉握住了在中的肩,然後回頭看著基范道「基范,你先送在中哥和允浩哥回去。」昌珉說著和在中一起將允浩扶了起來。

「我會好好把他們送回去的,你也要早點回來。」基范看著昌珉道。

昌珉微微一點頭,帶著人向林子裡走。

「昌珉!」在中突然開口叫住了昌珉。

昌珉停下了腳步,不解的回頭看著在中。

「一個也不要留。」在中的眼裡似結了一層寒冰。

昌珉先是一愣,然後點了點頭「哥你放心吧,我不會放過他們的。」昌珉說完帶著人轉身離開。

昌珉離開後,基范吹了一聲口哨,兩匹馬從遠處奔來,基范讓在中和允浩上了一匹馬,自己則上了另一匹。

「在中哥,你帶著允浩哥沒問題吧?」基范有些不放心的問。畢竟在中沒了武功,身子也不太好,要是不小心讓允浩摔下馬就糟了。

看了看眼前這個第一次見面的少年,在中抓緊了手裡的韁繩,將允浩向懷裡攬了攬。

「沒問題,我可以的。」在中凝視著允浩,眼中是自己看不見的心疼和愛戀。

「那我們就快走吧,必須快點回去,否則允浩哥會撐不住的。」基范說完一抖韁繩,率先向前走去。

在中見狀立刻跟了上去,一手抓著韁繩,一手將允浩牢牢的護在懷裡。

允浩,你可一定要撐下去。你說過會保護我一輩子的,怎麼能比我先走。

 

 

 

當三人回到冥莊時,允浩的氣息已經相當微弱了,基范拿出正洙留下的藥箱,找出天香續命丸給他吃了後情況才稍微穩定了一些。允浩主要是外傷太重,並沒有受什麼內傷,但他的內力耗損嚴重,再加上他一直以來有心疾,所以還是很危險。

在中看著床上昏迷不醒的允浩,眉頭皺的緊緊的。他從來沒有見過允浩如此虛弱,允浩從來都是那樣霸道又強勢,似乎是不可戰勝的,看著他現在的樣子,在中覺的心裡說不出的難受,剛才為允浩處理傷口時他默默的數了一下,一共是二十七刀,二十七刀!難怪允浩會支持不住,傷成了這樣居然還能帶他跑了那麼遠的路,他都不知道他是怎麼做到的。

閉上了眼睛,在中只覺的心口一陣陣的泛疼。允浩傷成了這樣,而在允浩身邊的他,除了被李秀滿打了一掌受了點內傷外,身上一道傷口也沒留下。清晰的記得允浩將他護在懷裡的情景,那些落向他的刀劍全部被允浩擋住了,用他的劍和身體。

在中神色複雜的看著允浩,手顫抖著撫上允浩蒼白的臉。

鄭允浩,為什麼?為什麼你要為我這麼拼命?五年前你讓我那樣絕望,現在你這樣做又是為了什麼?

『我知道你不願意相信我了,可我真的在乎你,最在乎你。』

在乎我嗎?鄭允浩,可是……

腦中閃過無數不堪的畫面,在中幾乎是反射性的收回了自己的手,並站起身退後了幾步,眼中帶著恐懼和不安。曾經的傷痛與屈辱已經滲進了他的骨子裡,揉進了他的體內,那些記憶不僅印在了他的腦子裡,更刻進了他的身體,就算偶而忘記了那些不堪的過往,但身體卻會將一切如實的反映出來,就像現在。

 

「在中哥。」隨著一聲輕喚,昌珉,基范和涼兒從門外走了進來。

「昌珉,你回來了。」在中見是昌珉,急忙迎了上去「解決了嗎?」在中陰沉著臉。

「放心吧,傷害允浩哥的傢伙我沒放走一個,李秀滿……」昌珉勾起一抹冷笑「我也沒讓他痛痛快快的走。」

聽完昌珉的話後,在中的目光柔和了下來,不再帶著肅殺之氣。

「在中少爺,聽說你也受了傷,你沒事吧?」涼兒一臉擔心的看著在中。

「我沒事。」在中看著涼兒笑了笑「你呢?在客棧的時候那些人沒傷到你吧?」

涼兒搖了搖頭,然後將頭低了下去,不敢讓在中看她那一臉的心虛。

其實這次跟著在中出來的人都是煙雨閣內各分閣的高手,是閣主專門從各分閣調來的。因為閣主猜到了在中會挑草包,所以故意說這是新人。事實證明閣主果然是最瞭解在中的。在客棧時,其實他們足可以對抗李秀滿的人的,但她下了命令,故意讓他們裝作不敵的樣子,讓李秀滿的人抓走在中。她只是想給鄭允浩製造一個機會,但她沒想到會讓鄭允浩傷的這麼重。

 

「在中……在中……」床上的允浩突然囈語起來,在昏迷中緊皺著眉頭。

眾人急忙走到了床邊,查看允浩的狀況。

「允浩哥,允浩哥!」昌珉叫了允浩兩聲,但允浩卻沒有反應。

「在中……不要走……在中……在中……」允浩抬起手向前伸著,似乎是想拉住什麼。

所有的人都看著在中,期待著他握住允浩的手,然而在中只是看著允浩,一動不動。

「在中……求你……別走……在中……」允浩的呼聲越來越急切,手拼命的向前伸。

「在中哥,拉住他啊,允浩哥在叫你。」昌珉一臉急切的看著在中。

其實剛才在門外他看見了在中的動作,他知道想讓在中一下子消除對允浩的芥蒂是不可能的,可他們剛剛經歷了生死,難道在中哥還能放下對允浩哥的怨嗎?

在中看著允浩,他知道他該過去拉住他的手,可是心裡有一個聲音在阻止著他,提醒著他過去的種種。

金在中,難道你被傷害了一次還不夠,還想來第二次嗎?

可是,允浩他說了在乎我的,他差點為我死了啊!

所以,你就要回到他身邊嗎?你能肯定他在乎的是你,而不是金希澈的替身?

「別走……求你……原諒我……在中……」允浩呼吸開始急促起來。

「糟了!允浩哥這個樣子怕是要犯病了。」昌珉皺起了眉,準備為允浩輸真氣,卻被基范暗中拉住了。

基范的眼中閃過一抹精光,扭頭衝著在中道「在中哥,快去書房把一個紫色的瓶子拿來,那裡有允浩哥的藥。」

就在基范說話的時候,允浩已經開始嘔起血來,將被單染紅了一大片。

在中見允浩不停的嘔血,臉瞬間就變的慘白,被嚇的愣在了那兒。

「在中哥,愣著幹什麼!快去啊!」基范吼道。

「哦。」在中慌亂的點了點頭,便飛奔出了門外。

在中出去後,基范急忙拿出了一個紫色的小瓶,從裡面倒出了一粒藥丸給允浩服下,並讓昌珉為允浩運功催化藥性。

「你有藥剛才怎麼不早拿出來?還讓在中哥去書房取,我不記得書房有藥啊。」昌珉不解的看著基范。

「笨蛋!我這麼做是為了幫允浩哥啊,書房是沒有藥,不過有許多比藥更能解決問題的東西,如果挽不回金在中,你以為允浩哥還能撐多久,早晚有一天會心力衰竭而死的,到時候再多的藥也沒用。」基范瞪了昌珉一眼「看好允浩哥,我得去書房再加一把火。」基范說著站起了身。

「你還真是鬼精靈。」昌珉的眼中帶著笑意。

基范看著昌珉微微一笑,便向門外走去。

不快點了結允浩哥和金在中的事,你又怎麼能安心陪著我呢。而且,我也希望有情人能終成眷屬,如果真的錯過了彼此,那註定會悔恨一生。

 

 

這……這是什麼?

一踏進允浩的書房,在中整個人都呆在了那裡。書房內四周的牆壁上掛滿了畫,每幅畫上都是同一個人,有微笑的,憂傷的,哭泣的……各種神態,各種姿勢,每幅畫都畫的惟妙惟肖,完全抓住了那個人的神韻,而那個人,正是他自己!

顫抖的手撫上了離自己最近的一幅畫,在中發現畫上還有幾點暗紅,仔細看了看才發現,那是乾涸了的血。

血!對!允浩還在吐血,他要為允浩找藥,他怎麼能愣在這兒?!

想起了自己的目的,在中急忙奔向櫃子。藥,藥,藥到底在哪兒?!在中左找右找,卻怎麼也找不到紫色的瓶子,急的滿頭大汗。

「在中哥,不用再找了,我已經給允浩哥吃過藥了。」門口突然響起了基范那低沉的嗓音。

在中停下了動作,慢慢的轉過了身,目光冷冷的打在基范的身上。

「你是故意的吧。」在中看著基范「故意讓我到這兒來。」

「我不否認。」基范走進了書房,來到了在中的面前「看,這些都是允浩哥畫的,很美吧?」

在中環視著四周的畫,一語不發。

「他總是愛待在這裡畫畫,不許任何人打擾,但每次他畫畫時,我和昌珉都心驚膽戰的在外面守著,因為不知道什麼時候他就會吐血暈倒。每次他暈倒後昏迷時就會像剛才那樣,拼命的叫著你的名字,讓你不要走。每次他那樣時昌珉都會握著他的手,因為你不在嘛,可沒想到今天你在了,卻依然沒拉住他。」基范的語氣淡淡的,但每個字都刺痛了在中的心。

在中還是不說話,只是眼眶微微有些發紅。

「我不明白你到底還在猶豫什麼,他為了你把命都捨出去了,可換來的,依然是你的冷漠嗎?看看這些畫,都是他嘔心瀝血作出來的,那真的是嘔心瀝血啊,難道你看不見嗎?」

「別說了!」在中打斷了基范的話「我和他的事還輪不到你來插手!你根本就不明白!」在中說完,逃也似的奔出了門外。

今天允浩傷成那樣,他不是不心疼,可是一想到以前的種種,心裡就好像紮了一根刺一樣,那些過往對他來說太過痛苦,不是說忘就可以忘的,回想起允浩從前對他做過的事,他就打從心底生出一種恐懼,揮之不去。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不知道允浩愛的是他,還是金希澈的影子。他不敢去想,不敢去肯定,他怕希望過後接踵而至的就是失望,所以,他再不抱任何期待,因為只有這樣,才不會受傷。

 

看著在中落荒而逃的背影,基范微微嘆了一口氣。

還真是難辦啊。允浩哥,在中哥,他們兩個對愛根本就已經失去了勇氣,一個不敢再去愛,因為怕自己的有傷到對方,所以只默默的守著,等到生命都快在枯竭,一個不敢再期待,因為怕對方傷到自己,所以戴上冷漠的面具,將愛拒之於千里之外。

金在中,都說失去之後才懂得珍惜,你非要跟允浩哥走過同樣的路才能明白嗎?可我怕到那時候,你會追悔莫及。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替身玩偶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