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從書房跑出去後,便漫無目的的的在院子裡走著,此刻已是深夜了,一輪彎月高懸在空中,發出淡淡的,柔和的光。

不知不覺走到了那個再熟悉不過的鞦韆旁,在中輕輕的坐了上去,那一瞬間感覺似回到了從前。

回想起今天允浩護著他從李秀滿手中逃出來的情景,在中心裡一陣陣的抽痛,尤其是想到允浩今天居然要為他使用幽冥劍法的最後一式,他就有種撕心裂肺的感覺。

幽冥劍法的最後一式可以說是一種近乎自毀的招式。當初老莊主本不想將這一招教給允浩的,可允浩卻堅持要學,不管老莊主怎麼打他,罰他,他都不放棄,老莊主最後沒有辦法只能依了他。他現在還記得他問允浩為什麼非要學這一招時,允浩對他說的話,那些話,他一輩子也忘不了。

 

『允浩,這一招這麼危險幹嘛還要學?學了也不能用啊。』

『誰說不能用的,要是哪天你執行任務的時候不小心被包圍了,我就可以用這一招救你出去,不過我要是成了廢人,希澈哥不要我了,你可得養我。』

『不許胡說!我永遠不許你用這一招!』

『開玩笑而已,你緊張什麼啊。』

………

 

不知何時,淚已順著臉龐滑落,打濕了胸前的衣襟。

『我不明白你到底還在猶豫什麼,他為了你把命都舍出去了,可換來的,依然是你的冷漠嗎?』

從鞦韆上下來,在中只覺的心裡煩亂不堪。他不知道,他真的不知道他該怎麼辦。他不能否認他還在乎允浩,可過去的種種讓他無法釋懷。那五年,那五年的痛苦,他一生都不可能忘記。

 

 

恍恍惚惚的走著,回過神來時,已站在了允浩的房門外。在中輕輕的嘆了一口氣,推開了門。他到底還是放不下他。

房裡只有允浩靜靜的躺在床上,在中皺了皺眉。昌珉去哪兒裡了?怎麼能讓允浩一個人。

心裡不由的有些生氣,在中走到了床邊坐下,看著允浩蒼白的臉,眼中盛滿了心疼。

允浩真的比以前憔悴了好多,身子似乎也比以前弱了許多,以前允浩也不是沒受過傷,可卻沒像現在這樣虛弱,好像隨時都會離開一樣。

想到這兒,在中突然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恐懼。不由的緊握住允浩的手,將允浩的緊緊的貼在自己的臉上,眼中盈滿的淚水。

昌珉端著藥碗站在門外,看著房內的兩個人,最終緩緩的離開。沒想到他不過出去了一會兒,在中哥就來了。他們兩個需要一些時間去解開心中的結,尤其是在中哥,有些事情外人是幫不上忙的,只是但願時間不要太久。

在中並沒有發現昌珉來過,他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允浩的身上,目光專注,溫柔又抗拒。

他已經不是十年前那個為了愛可以什麼都不顧的金在中了,那時候的金在中為了愛鄭允浩可以忍受非人的折磨,可以忍受鄭允浩的冷漠和傷害,可現在的他不行,他已經沒有勇氣,沒有勇氣去承受任何東西了。他真的好怕,怕再一次的接受,換來的還是心痛和絕望。

 

「為什麼……哭了?」允浩不知何時已經從昏迷中醒來,看著坐在他床邊的在中。

突然聽到允浩說話,在中嚇了一跳,反射性的放開了允浩的手,擦了擦眼角的淚,從床邊站了起來。

「你醒了。」在中的語氣淡淡的「真的很謝謝你救我,日後必當回報。」在中偏著頭,不去看允浩。

「你要對我說的……只有這個嗎?」允浩的眼中有掩不住的失落「也對,我還能希望你說什麼呢?」允浩的嘴角帶著苦笑,邊說邊努力的想要支起自己的身子。

「你剛醒來不能亂動!」在中見狀急忙阻止了允浩。

「我……想喝水。」允浩聲音沙啞。

「你別動,我去給你倒。」在中說著走到桌邊倒了一杯水,然後回到了允浩身邊,小心的扶起允浩,讓他靠在自己的懷裡,將杯子遞到允浩的嘴邊「慢點喝,小心別嗆著。」

大概是真的渴了,允浩幾口就把杯中的水喝完,然後身子無力的靠在在中懷裡喘息,似乎喝水這麼微乎其微的動作讓他耗費了大量的體力一樣。

「還要嗎?」在中問道。

允浩搖了搖頭。

在中扶起允浩的身子,準備讓他躺回床上,可允浩卻無力的拉住了他。

「我知道……有些過分,可能不能……讓我就這樣……靠著你……」允浩的目光中似帶著哀求。

在中沒有說話,只是看了看允浩,重新將他攬進了自己的懷中,輕輕的摟著他。

「你……什麼時候回煙雨閣?」允浩沉聲問道。

在中身子一震,卻沒有回答。

「我知道你想回去,按自己的想法去做吧,我是說真的。」微微的抬起頭看著在中,允浩的眼中是不捨和心疼「我知道你心軟,我不想你為難,你為我受的委屈夠多了,這一次,如果我做的夠好,就不會讓你落到李秀滿手裡了。對了,李秀滿打了你一鞭,傷處上藥了嗎?還有……」

「別說了!」在中突然出聲打斷了允浩的話「你……」在中張了張嘴,哽咽了一下「你別瞎擔心了,我什麼事也沒有,隔了那麼厚的衣服能傷到哪兒去,你好好養傷,快點好起來,有什麼事,等你傷好了我們再說。」

允浩的眼中閃過一絲喜悅,在中這麼說,就代表他短時間內不會走了吧?

「在中……」

「別說話了,休息一會兒吧,你的身子太虛弱。」在中說著不容允浩反對,讓他的身子躺回了床上。

允浩微微皺了皺眉,睜著眼睛戀戀不捨的看著在中,好像一眨眼在中就會消失一樣。

看著允浩的樣子,在中無奈的嘆了口氣,上床躺在了允浩的旁邊。

「我可沒那個體力守你一夜,所以睡吧,我就在這兒。」在中看著允浩道。

允浩沒想到在中願意這樣陪著他,一臉的不敢相信,有些不知所措。

「還不睡?我可睡了,都快累死了。」在中說著閉上了眼睛。

看著在中閉著眼睛躺在自己的身旁,允浩覺的好像在做夢一樣。

試探性的伸出手覆上了在中的手,允浩看見在中的睫毛微微顫動了一下,但卻沒有其它的反應,似乎是默許了他的行為。

在中,謝謝你,不管你是否會留下來,能這樣的陪我一晚,我已經很滿足了。我本以為此生此世都不能再這樣靜靜的和你在一起了,現在能握著你的手,我真的很開心。

在中感到允浩拉住了他的手,但他卻沒有把手抽回來。允浩現在受了傷,他不想這個時候讓允浩難過,畢竟允浩會傷的這樣重全是因為他,說一點也沒感覺是騙人的,他的心畢竟不是石頭做的。

鄭允浩,說到底,對你,我還是捨不得。

 

 

 

允浩整整養了一個月才勉強能下床,這一個月,在中一直在允浩身邊照顧著他,沒有提過要離開。

但是,雖然在中沒提過,允浩心裡還是忐忑不安,因為在中也沒有說過會留下來,煙雨閣的人也沒有走,說不定,說不定等他的傷完全好了,在中還是要回煙雨閣,到時候他該怎麼辦?

「你怎麼了?發什麼呆?」在中舉著勺子放在允浩嘴邊半天了,卻不見允浩張口,不由的皺起了眉。

「啊?沒什麼。」允浩搖了搖頭「我就是想今天天氣這麼好,不如出去走走吧。」

在中扭頭看了看窗外明媚的陽光,然後點了點頭。

「也好,你總躺在床上也不行,我扶你起來。」在中說著將允浩扶下了床。

兩人一起走出了房門來到院子裡,在中小心的扶著允浩,生怕一不小心他就會摔倒一樣。

「在中,你不用這麼緊張的,我的傷好多了,走路還是沒問題的。」允浩衝在中笑了笑。

「別說大話了。前幾天是誰在我不在的時候從床上下來,結果趴在地上起不來的?傷口如果反覆裂開的話是很難癒合的,我想這點你應該明白。」在中瞪了允浩一眼。

允浩看著在中的樣子,低頭笑了起來。

「笑什麼?」在中皺起了眉。

「沒什麼,只是覺的很開心。」你能在我身邊,真的好開心。允浩笑的一臉溫柔的看著在中。

在中被允浩看的有些不自在,不由的低下了頭。

傻瓜,有什麼好開心的?這些天我對你那麼冷漠,你還笑的出來?除了必要的話以外,他幾乎沒怎麼跟允浩說過話,也沒對允浩笑過,就這樣他也能開心?鄭允浩,什麼時候你變的這麼容易滿足了?容易的讓我心疼。

「在中,看,鞦韆。我們去鞦韆那兒坐坐吧,我幫你推。」允浩提議道。

「你幫我推?」在中揚了揚眉「你……」

「推鞦韆我還是可以的,我……一直都想再為你推一次鞦韆。」允浩的語氣忽然認真起來。

「等你傷好了……」

「等我傷好了,你恐怕會走吧?」允浩打斷了在中的話,眼中帶著淡淡的哀愁「到時候恐怕沒機會了,你……答應我好不好?」

在中看著允浩,差點就想說他不走了,他會留下來,可最終沒有說出口。留下來接受允浩,現在他還沒那個勇氣。

「好,我們去吧。」在中點了點頭。

原來,你真的還是要走。聽完在中的回答,允浩的眼中閃過一抹黯淡。原來,我還是留不住你。

 

兩人到了鞦韆旁,在中坐到了鞦韆上,允浩則在一邊輕輕的幫在中推起了鞦韆。隨著鞦韆越來越高,在中的臉上浮出一絲淡淡的笑,然後慢慢,慢慢的擴大。

「再高一點!」在中轉過頭笑靨如花的對著允浩說道。

「再高你會摔的。」允浩笑著搖了搖頭。

「才不會,快點使勁推!」在中的語氣中似帶著撒嬌的意味,眼中滿是飛揚的神彩。

允浩笑了笑將鞦韆推向更高處,靜靜的看著在中那燦爛的笑容,這一刻,他們似乎回到了十年前,或者更久,更久。

 

『你喜歡玩鞦韆?那是女孩子才玩的好不好?在中果然像女孩子。』

『你才像女孩子呢!我就是喜歡怎麼樣?!』

『好好好,我錯了,你別生氣,我改天給你做一個怎麼樣?』

『你會嗎?哼!我才不信你能做。』

『那你就等著,看我會不會。』

………

『在中,看,鞦韆做好了,怎麼樣?』

『這……真的是你做的?』

『那當然了,我說要為你做就一定會做到,上去試試吧。』

『嗯。』

『呵呵呵呵……真的很好呢,允浩,謝謝你。』

………

『不學無術!有時間做鞦韆為什麼不好好練功!』

『啊……爹……啊……我錯了……啊……饒了我……啊……這一回……』

『莊主,別打允浩了,是我讓他做的,別再打了!』

『不許替他求情!否則加倍責罰!』

………

『別哭了,我又沒死。』

『胡說什麼呢!疼的厲害嗎?』

『你不哭我就不疼了,你要再這麼哭下去我得疼死。』

『就知道胡說!莊主也真是的,怎麼下這麼狠的手。』

『沒關係的,爹哪次打我不狠的。鞦韆喜歡嗎?』

『喜歡。』

『那就行了,只要你喜歡就好。』

………

 

從回憶中回過神來,允浩看著在中的笑靨,眼中盡是溫柔。在中,終於,我也能讓你笑了。

又用力的推了一把,鞦韆向著高處蕩去,在中似乎是想回頭看允浩,身子一扭,手不知怎麼沒抓緊繩子,身子一下子就從鞦韆上飛了出去。

「在中!」

在空中聽到允浩緊張的叫聲,在中有一種無力感。玩鞦韆居然也能飛出去,他現在可真是沒用。

就在在中的身子要摔在地上的時候,一雙有力的手臂摟住了在中的腰,緊接著,在中感到自己落進一個溫暖的懷抱裡,允浩接住了在中,讓他摔在了自己的身上。

「嗯……咳……」允浩的頭扭向一邊,咳出了一口血「你沒事吧?」

「你……誰讓你衝過來的!我摔一下又不會怎麼樣!」在中的眼中帶著怒氣「傷口是不是又裂開了?真是笨蛋!傷還沒好逞什麼英雄啊!」在中邊說邊小心的將允浩扶了起來「快回房,我給你看看。」

「我……咳咳……也沒怎麼樣……」

「別說話了!你…你真是要氣死我!」在中低下頭,不讓允浩看到他眼中的擔心。

允浩聽話的不再開口,嘴角帶著一絲微笑。雖然胸口疼的讓他直冒冷汗,但他卻很開心,因為,在中在擔心他。

 

兩人回到房裡後,在中立刻解開了允浩的上衣,胸前一道比較深的傷口果然裂開了,正不停的往外滲著血。

在中看了看後皺起了眉,起身將藥箱和紗布拿了過來。

「你忍一忍,我幫你上藥。」在中說著先將傷口清理了一下,然後細心的為允浩上藥,包紮。

看著允浩胸前縱橫交錯的已快好了的鞭痕和刀傷,在中覺的心裡一陣陣的發酸。雖然每天換藥時都會看到,可此刻不知為何尤其心疼,腦中又回憶起那天允浩被鞭打的情景,在中只覺的嗓子有些發緊,低著頭,淚已流下。

允浩見在中為自己包紮好後一語不發的低著頭,心裡不禁有些奇怪,伸手捧起了在中的臉,看到了他來不及拭去的淚痕。

「怎麼了?我…我不疼,我真的一點也不疼,你別哭。」允浩看到在中的淚立刻手足無措起來。

「你恨我嗎?」在中的手撫上了允浩的胸膛「恨我就在一旁看著你被鞭打。」

「說什麼呢。」允浩笑了笑「我當時就回答過你了,我不恨你,也沒有資格恨你。再說,你當時那樣做是對的,我知道你是拖延時間想等昌珉來。」

「為什麼?為什麼當時你那麼快向李秀滿妥協?那不是你的作風,其實你完全可以不必在意我,可以……」

「我做不到。」允浩打斷了在中的話「上一次我已經很後悔了,我不想再後悔一次。在中,是不是到現在你還是不相信我?」允浩握住了在中的肩。

「我不知道。」在中掙開了允浩的手,轉過了身。

「在中,看著我。」允浩扳過了在中的身子「真的……不能給我一次機會嗎?我知道我以前做了太多不該做的事,我也不去為那些事找藉口,那些都是我的錯。可是,我們能不能從頭開始,讓我好好禰補你。」

「我不用你禰補,有些東西你也禰補不了。以前的事我不想再提了。」在中說著便想起身離開。

「在中,別走!」允浩拉住了在中。

「放開!」在中使勁的甩開了允浩的手。

「嗯……」在中動作牽扯到了允浩的傷口,允浩忍不住低低的呻吟了一聲。

在中聽到允浩的呻吟聲心裡一揪,急忙轉過身回到了允浩身邊。

「怎麼了?扯到傷口了?我看看。」在中移開允浩捂著痛處的手,見剛剛包紮好的傷處又滲出了點點腥紅。

淚順著臉龐滑過,看著允浩滲著血的傷處,在中心裡滿是懊悔與自責。

「你哭是因為心疼我嗎?」允浩輕柔的拭去了在中臉上的淚「你真是一點也沒變,從小到大,你好像沒少為我哭。」

「我……我去拿紗布再重新幫你包紮。」在中站了起來。

「在中。」允浩也站了起來,從後面抱住了在中「我不想勉強你,但我真的希望你留下來,你要是真的心疼我,就別走了。」允浩將臉埋進在中的頸窩。

「不要逼我做決定。」在中閉上了眼,他想掙開允浩,卻又怕碰到在中的傷口,只能任允浩抱著自己。

「你還在乎我不是嗎?既然這樣為什麼不能留下來?朴有天已經和俊秀成親了,他肯定不能像以前那樣照顧你。我知道我沒他體貼,沒他會照顧人,也沒他懂你的心,可我會努力做好的。十年前,十年前的我們不是一直都很好嗎?所以,在中,再原諒我一次好不好?」允浩用近乎卑微的聲音說道。

「允浩……先讓我幫你包紮傷口吧。這些事我們過幾天再說。」在中輕輕的掙開了允浩的手,離開了允浩的懷抱。

「給我一個答案就那麼難嗎?」允浩用受傷的目光看著在中「既然這麼不想原諒我,為什麼不讓我死在李秀滿那兒?!如果我死了,你也就不用這麼為難!」允浩說著,暴躁的將一旁的桌子拍了個粉碎,猛烈的動作使得原本就滲著血的傷口一下子裂開,頓時鮮血染紅了白色的紗布。

「鄭允浩!你幹什麼?!」在中急忙用手捂住了允浩的傷口,可血卻還是不停的向外流「為什麼你總是這樣?!不是傷害我就是傷害你自己!讓我難過你就……」

在中的話還沒說完便被允浩的一個吻封住了,允浩的吻霸道又溫柔,完全不容在中抗拒。起初在中還掙扎了兩下,但隨後整個人便軟倒在了允浩的懷中。允浩一邊吻著在中,一邊伸手扯開了在中的衣帶,手探進了在中的衣內,撫上在中柔滑的肌膚。

一開始在中還沒反應,可當允浩的手遊走到身下私密處時,在中像是從噩夢中驚醒一般,眼中充滿了恐懼,一下子將允浩推開,雙手不自覺的環抱著自己的身子開始發抖。

「在中?」允浩看在中的樣子想上前抱住他,卻被在中躲開。

「不要碰我!」在中用驚懼的目光看著允浩「永遠都不要碰我!!」在中說完飛奔出門外。

允浩愣愣的站在原地,眼中是無盡的悲傷。

在中怕他,原來在中還是怕他。五年前的陰影到現在都沒有消除嗎?在中,對不起,原來我竟傷你這樣深。

 

 

在中從允浩房裡出來後便回了自己的廂房。涼兒正在房內打掃,就見在中衣衫不整,一臉驚慌的奔進了房裡,把涼兒嚇了一跳,急忙走到了在中身邊。

「在中少爺,你這是怎麼了?」涼兒皺著眉問。

「我沒事。」在中的氣息不穩,似在極力的克制什麼「你去通知下面的人,讓他們收拾東西,我們明天就走。」

「走?」涼兒瞪大了眼睛「為什麼這麼突然?」

「沒有為什麼,快去!」在中厲聲喝斥道。

「是。」涼兒見在中生氣了,不敢再多說,乖乖的退了下去。

涼兒走後,在中坐在房裡,身體又開始顫抖起來。剛才允浩的碰觸,激起了所有以前不堪的回憶,身體本能的對允浩產生了抗拒,他自己都控制不了。此刻他腦中全是那些痛苦的經歷,他甚至能感到身體被撕裂的痛楚,好可怕,好可怕……

本以為他害怕人碰觸的毛病已經好了,沒想到還是不行。因為物件是鄭允浩吧,是他所有恐懼的根源。讓他重新接受允浩,根本不可能,因為這具身子對他的反應,只有恐懼。除去這個外,他對允浩的心還是不確定。一直以來,他都是希澈哥的替身,現在允浩愛的真的是他嗎?他不敢去想。他突然間覺的好亂,他需要冷靜,離開是最好的辦法。

 

「在中哥,怎麼回事?我聽說你要走。」昌珉推門走了進來,用質問的眼神看著在中,基范跟在昌珉的身後。剛才涼兒匆匆的跑來告訴他在中明天要走,他聽後,便和基范急忙來找在中了。

「我出來的時間不短了,所以我要回煙雨閣。」在中很平靜的說。

「為什麼?在中哥,你真的忍心丟下允浩哥?你知道五年前你走的時候發生了什麼嗎?你是不是想要允浩哥的命?!你明明還是愛他的不是嗎?」昌珉有些激動的吼了起來。

「可他不一定愛我!」在中脫口而出「他愛的一直是金希澈,而我是金在中!」

「哥,到現在你居然還這樣以為?你看過書房裡的那些畫了不是嗎?那些全是你,哪兒有一點希澈哥的影子!你……」

「昌珉,別再說了!」一個低沉的聲音響起,允浩不知何時已站在了門外。

「允浩哥。」昌珉回頭看向允浩。

「你和基范先出去,我要單獨和在中談談。」允浩用不容抗拒的語氣說道。

昌珉看了看允浩,又看了看在中,最後拉著基范走了出去。

 

「抱歉,剛才我一時沒控制住,嚇到你了吧?」昌珉和基范出去後,允浩開口道。

在中低著頭,一語不發。

「剛才你和昌珉說的話我全聽見了,我真沒想到,你一直都沒相信過我。」允浩的眼中滿是受傷。

「本來你從小喜歡的就是希澈哥,這一點我沒說錯。而我是希澈哥的影子,這也是你對我說過的,你現在告訴我你愛的是我,你讓我用什麼相信你?」在中冷冷的看著在中。

「如果我沒記錯,我五年前就說過我愛的是你。」允浩深深的望著在中。

「五年前?」在中勾了勾嘴角,露出一抹冷笑「五年前你那也叫愛?你對希澈哥的,那才是愛!」

「是嗎?原來你是這麼認為的啊。」允浩點了點頭,勾起一抹悲涼的笑。

在中,你只記得我說過我愛希澈哥,卻忘了我們之間所有快樂的回憶。你忘了我們一起偷溜出莊去玩,你忘了我們總是一起去放風箏,你忘了我為了給你抓螢火蟲爬到後山,結果從崖邊掉了下去,你忘了每次你和希澈哥吵架我總是向著你,你忘了,你忘了,不管有什麼事,我第一個告訴的永遠是你。你不知道吧,為什麼當年希澈哥會和韓庚離開?因為他比你和我都早一步看透,我愛的是你。

「我說過我不勉強你,你想走就走吧。這一個月來,謝謝你的照顧,我過的很開心。明天我就不去送你了,你路上小心。」我不去送你了,因為無法再一次眼睜睜的看你離開,我怕到時候我會不顧一切把你留下,在中,我不想再傷害你了。

允浩說完轉身推開門走了出去,昌珉和基范就在門外,將他們之間的對話一字不落的聽了下來。

「允浩哥……」昌珉欲言又止的看著允浩。

允浩看了昌珉一眼,什麼也沒說,大步的離開。

 

「在中哥,為什麼非要糾結那些過去的事?不管允浩哥曾經愛誰,他現在愛的是你啊!」昌珉走進房內,來到在中的面前。

「別說了!不管你說什麼我也不會改變主意,出去,我要一個人靜一靜。」在中的聲音十分低沉。

「哥……」

「昌珉,我們走吧。」昌珉還想說些什麼,卻被基范打斷了,基范拉著昌珉走出了門外。

房裡只剩下在中一個人。頹然的躺到了床上,在中閉上了眼睛。腦中浮現出允浩憂傷的眼神。

允浩,也許從十年前那個錯誤開始,我們就註定不可能回到從前。我忘不了曾經的痛苦,而你也不可能完全忘記希澈哥吧。我們之間是以痛苦開始的,又怎麼可能以幸福結束?我沒有信心再接受你,不管你現在是愛希澈哥還是愛我,都無所謂了。

 

 

「允浩哥,你真打算明天讓在中哥走嗎?要知道,他這次走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再回來,你難道……」

「他要走,我有什麼辦法?難道要我把他鎖起來?」允浩冷冷的打斷了昌珉的話。

從在中的廂房內出來後,允浩就回了自己的房間。他想一個人靜一靜,誰知道沒過多久昌珉和基范就擾了他的清靜。

「最起碼,你該勸他留下來,而不是輕易的讓他走!」昌珉皺著眉。

「在中會是那種聽人勸的人嗎?我想你應該瞭解他,他做了決定就不會改變。」允浩低頭泯了一口杯中的茶。

「哥,你怎麼能這麼冷靜?在中哥他要走啊!」昌珉眼中帶著焦急。

「那你要我怎麼樣?像五年前那樣把他關起來?昌珉,我和他的事不用你插手,我自己知道該怎麼做。你別再煩我了,也別去煩在中。」允浩的目光冷了下來。他不冷靜又能怎麼樣?他必須克制自己,不能做出傷害在中,勉強在中的事,同樣的錯誤,他不要再犯。

「我……」

昌珉正想說什麼,基范在一旁拉了他一下,對他搖了搖頭。

「允浩哥,打擾了,你放心,我們絕不會去煩在中哥的。」基范笑眯眯的說完後,拉著昌珉向外走。我是不會去煩他,不過我會找他談心!

 

「一個兩個都是這樣,我費那麼多口水還不都是為了他們,居然說我煩?!」出了門後,昌珉暴躁的說道。

「你這麼直白的勸他們,他們當然會嫌你煩。再說問題的關鍵在在中哥那兒,你對允浩哥說再多也沒用。」基范臉上帶著淡淡的笑。

「在中哥我可勸不了,我對他從來都沒折。」昌珉搖了搖頭。

「是啊,你的心上人嘛。可以理解。」基范臉上的笑容加深一點,目光卻銳利了起來。

「基范。」昌珉有些無奈「別平白無故的吃醋好不好?現在我對在中哥只是兄弟的感情。」昌珉將基范摟進懷裡,「對我你還不相信嗎?」

「我當然信你。」基范甜甜的一笑「在中哥就交給我吧,我有保證一定能讓他留下來。不過,就算他走了,我也會想辦法讓他在短期內回來的,你放心吧。」

「你已經有辦法了?」昌珉看著基范。

基范搖了搖頭「我晚上會去找在中哥談談。成與不成就在這一舉了。不過我相信,如果在中哥真的在乎允浩哥的話,一定會有所動搖的,就算明天他走了,也還會再回來。」

「希望如此吧。」昌珉嘆了一口氣。

「你好像不信似的。可別小看我,在中哥的心情我最能理解,所以,你就瞧好吧!」基范笑了笑。

我還等著你帶我遊遍天下呢,可不能卡在這個地方。而且,就算我再信你,也還是不能完全放心,只有解決了在中哥和允浩哥的事,讓他們兩個在一起了,我才能安心的說,你是我的。

 

 

在中坐在窗前,看著夕陽一點一點的落下,心裡說不出的沉悶。

明天他就要離開冥莊了,他本該覺的輕鬆,可為什麼卻有種不捨的感覺?這個地方他早就不該留戀了,到底他在不捨什麼?是鄭允浩嗎?

搖了搖頭,在中立刻否定了這個想法,但腦中卻回憶起這一個月來和允浩在一起的種種。雖然他們之間的對話少之又少,可卻給他一種很溫暖的感覺。如果不是今天允浩那個突如奇來的吻,也許他還會待很長一段時間,直到允浩完全康復為止,也許,更久。

 

「在中哥。」

身後傳來一聲輕喚,在中回過頭,看見基范站在他的後面,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

「怎麼不敲門?」在中臉上微微有一絲不悅。

「我敲過了,是哥沒聽見而已。」基范走到了在中面前「哥吃過晚飯了嗎?」

「嗯。」在中隨意的點了點頭。

「允浩哥好像是沒有吃呢,說是沒胃口,他胃不好,昌珉勸他吃點他卻不聽呢。」基范狀似不在意的說。

「你到底想說什麼?」在中微微眯起了眼。

「看來在中哥不喜歡拐彎抹角,那我就直說了。」基范勾了勾嘴角「我想說的是,允浩哥身體不太好。」

「你還是在拐彎抹角,你應該直接說你想讓我留下來。」在中的嘴角泛起一絲冷笑。

「不,單從我的角度來說,我並不希望在中哥留下來。我不喜歡在中哥呢。因為昌珉一直很在意你。」基范看著在中的眼睛,兩人四目相交。

「你多心了。」在中皺了皺眉「昌珉或許曾經喜歡過我,但他現在愛的絕對是你。」

「你憑什麼這麼肯定?他從小喜歡的就是你,恐怕不是那麼容易改變的吧?」基范一臉的不相信。

「金基范,說真的,我真不喜歡你這多疑的性格。昌珉愛不愛你,難道你從他的眼神裡看不出來嗎?我從沒見過他用那樣專注的眼神看過誰。」在中認真的說。

基范聽後泯嘴一笑「說我多疑,那在中哥你呢?還不是一樣。允浩哥看你的眼神,可比昌珉看我的專注的多了,可你不是依舊不信他。」

「那不一樣。」在中垂下了眼眸。

「有什麼不一樣?」基范挑了挑眉「你總認為你是希澈哥的替身,可你也不想想,你有哪一點和希澈哥像?無論是外貌還是氣質,你們都完全不一樣。允浩哥當初說你是希澈哥的影子,是他在逃避他愛上你的事實,而你現在硬要說允浩哥愛的是希澈哥的影子,也是在逃避,你在逃避允浩哥的愛,因為你不敢接受,怕再受傷。我就不相信,你這麼聰明,在與允浩哥經歷過生死之後還會看不出允浩哥愛的是誰。」

在中本想反駁,但張了張嘴卻說不出話來,最後低下了頭。

「無話可說了嗎?」基范勾了勾嘴角「你們已經彼此錯過了十年,你以為你們以後還能有幾個十年?或者說你以為允浩哥還能等你幾個十年?說不定他連一個都撐不過去。」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在中眼中閃過一道寒光。

「我想你應該聽說允浩哥生過一場大病吧?他的病一直沒有好過。」說到這兒,基范的目光不由的黯淡下來「我到冥莊的時候,他的病情已經穩定了下來,可每天卻還是免不了咳血,幾乎是藥不離身。但就算有藥維持著,依舊不能根除他的病,畢竟心病還需心藥醫。我就不信你會看不出來他的身體已經大不如從前了,說不定等你下次回來的時候,他已經是一堆黃土了,說不定他還會死不瞑目呢。因為你自始至終都沒明白他的心。」

「住口!我不許你咒允浩!」在中的眼裡滿是狂怒。

「是我在咒他嗎?是我在逼他嗎?」基范冷冷一笑。

「你給我出去!我現在不想看到你!」在中衝著基范怒吼。

「我馬上就走。」基范看著在中「不過我想提醒你,有些東西一旦失去了,連後悔的機會都不會給你,如果你以後不想抱著一堆黃土哭的話,最好想清楚。」基范說完便離開了。

 

基范走後,在中頹然的坐到了椅子上。夕陽已完全沉下,屋內漆黑一片,但在中卻沒有點燈,任由黑暗包圍著自己。

鄭允浩,你不會那樣的,對吧?不會變成一堆黃土,一定是你讓那個小鬼來嚇我的吧?你以為我會害怕嗎?這種小把戲休想騙的了我,我才不會上當!

不過……你的身體真的弱了許多,要照顧好自己啊,我不喜歡那麼虛弱的你,看著就討厭!

其實,我知道你的心。在你要為我用那絕不能用的一招時,我就感受到了。你說過,不管什麼時候,就是你死了也絕不會讓別人傷害我,你真的做到了,可是,我卻沒有勇氣接受你了。

也許有一天,我能再次面對你,面對我們的過去,但絕不是現在,所以,這一次我還是要走了。

黑暗中,似有淚滴落,可是淚的主人卻看不見。

 

 

第二天,天剛濛濛亮的時候,在中便收拾好了一切,並讓下面的人準備好了馬車,出了冥莊的大門。

昌珉和基范一路送在中出了冥莊,昌珉看著在中,眼裡滿是不捨,替允浩不捨。

「我要走了,你們回去吧,不用擔心我。」在中看著昌珉和基范,微微勾了勾嘴角。然後目光幽幽的移向了冥莊的大門。

昨天允浩說過不會來送他的,沒想到他真的說到做到,看著空蕩蕩的大門,在中心裡有種失落的感覺。他這是怎麼了?明明是他自己決定要離開的,為什麼真的要走了心裡卻這麼的難受?甚至有種想要反悔的衝動?這太不像他了。

「不用再看了,允浩哥說了他不會來送你的。他是怕他控制不了自己做出什麼瘋狂的事來傷了你。」昌珉沉聲說著,一臉的陰鬱。

在中聽後垂下了眼眸,沒有說話,轉身上了馬車。

「你幹嘛這樣說啊?你的在中哥好像不高興了呢。」基范在昌珉耳邊說道。

「我說的是實話。」昌珉皺了皺眉「我能理解為什麼在中哥不願回到允浩哥身邊,可這五年我看著允浩哥的痛苦,真的覺的在中哥應該原諒他,因為不管他犯了什麼錯,都是因為他愛在中哥。」

「我想你的在中哥會懂的,只是一時還不能接受。你放心,如果半年內他還不回頭,我還有最後一招,保證有效。」基范邪邪的笑了笑。

昌珉看著基范,剛想問他是什麼招時,在中的馬車已緩緩的動了起來。

「在中哥!路上小心!」昌珉揮著手衝在中喊道。

在中將頭探出馬車,看著昌珉和基范,輕輕的擺了擺手。看著兩人的身影越來越小,在中便準備將頭縮回去,但不經意的一瞄,卻看到了冥莊的大門口,立著一抹黑色的身影。

是允浩!在中的身子僵住了,眼睛死死的盯著那越來越小,越來越模糊的身影,只覺的胸口悶的喘不過氣,眼睛似乎也濕潤了。

頭一次覺的允浩的身影是那樣孤單,那樣脆弱,讓人忍不住的心疼。五年前他離開時窩在有天的懷裡,當時的他沒有回頭,所以看不到允浩目送他的樣子,是否當年的他也和今天一樣?

『你知道五年前你走的那天發生了什麼嗎?你是不是想要允浩哥的命?!』

昌珉的話在腦中迴響,在中不由的感到心頭一緊。

「涼兒!」在中將頭退回到馬車內,沉聲叫了涼兒一聲。

「在中少爺,怎麼了?」涼兒不解的看著在中。

「………」在中張了張嘴,最後閉上了眼睛「沒什麼。」

剛剛有那麼一瞬,他居然想要停下來往回走,想要回到允浩身邊,他,是瘋了嗎?

鄭允浩,你是不是對我下了蠱?所以,即使你那樣的傷害過我,即使我那樣的懼怕你,卻還是忍不住想靠近你,忍不住為你心疼。

 

 

看著馬車越走越遠,允浩死死的握著拳頭,指節都有些泛白。

他本來不想來送在中的,但他實在是忍不住。他想再多看他幾眼,即使只是遠遠的,即使只是模糊不清的。

昨晚一夜無眠使允浩看起來憔悴不堪,眼窩深深的凹陷下去,臉上滿是倦容。

這是他第二次送在中離開。上一次看著在中離開時,他有種撕心裂肺的感覺,而這一次,他只是覺的痛,痛的不想說話,痛的不想呼吸,痛的不想再停留在這世上。

在中,你還會回來嗎?上一次我還有勇氣這樣問你,可這一次我連問你的勇氣也沒有了,因為我怕你的回答,上一次你讓我等了五年,不知道這一次你又要讓我等多久,而我真的不知道我還能等你多久。

「咳咳……咳咳咳……」允浩開始猛烈的咳嗽起來。

聽到咳嗽聲,臺階下的兩人才發現允浩在上面。昌珉見允浩一副搖搖欲墜的樣子,急忙奔了過去扶住了他,基范也奔到了兩人的身邊。

「允浩哥,你怎麼出來了?你沒事吧?」昌珉一臉擔心的看著允浩。

允浩搖了搖頭,但咳嗽卻沒有停止,甚至開始咳起血來。

「這樣下去不行,允浩哥,我去把在中哥追回來!」昌珉說著就要走。

「不要。」允浩拉住了昌珉「我……咳咳……不想再束縛他了……其實他這次……根本就不該回來……我不值得他原諒……只可惜……朴有天和俊秀成親了……在中……以後誰來照顧你……」允浩的話音越來越弱,最後暈了過去。

「允浩哥!允浩哥!」昌珉晃了晃允浩,可允浩卻沒有反應。

昌珉嘆了一口氣,一把將允浩抱了起來,迅速的向莊內走,基范則緊跟在他們身後。

在中哥,允浩哥是折磨了你五年,可他也為此痛苦了五年,他現在的狀況一點也不比五年前的你好,難道你真的想在他走了之後,抱撼終生嗎?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