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下)

 

——

鄭允浩獨自走進暗街,墨鏡下是那雙深邃而滿布陰雲的眸,暗街像個通風口,吹起那亞麻色的大衣。

當他經人帶領來到這裡的地下拳擊場時,立刻有幾個長相猙獰的高個子從指引他來的黑衣男那裡接班,帶著他往深處走去——

盡頭有一站立著的肥大身軀,遠遠對著鄭允浩慈祥仁厚的笑著,眼中掩飾不住那精明過度的光。

鄭允浩大步向他走去,對方確認是他本人後突然一臉喜上眉梢,呵呵笑著迎過來:

「唉呀,鄭先生大駕光臨實在是讓人驚喜啊!」

允浩摘下墨鏡,露出無害的微笑:

「一直沒能幫上忙,讓俫叔操心了。」

要知道,這個老狐狸可是用盡心機逼他為自己創作。之前屢次威脅屢次讓沈昌珉用各種手段擋住了。

——但這次這老狐狸終於是押對了寶,讓鄭允浩不得不就範。

「哎~話別這麼說,能來就好,唉呀……其實我一直想跟你當面說清楚,這回我叫鄭先生你幫我的忙——都是為了我那寶貝女兒呀!」

說到自己的女兒,蔣搏俫自打與鄭允浩互相周旋這些陣子裡第一次坦白。

 

鄭允浩靜靜的等著他的下文,給誰寫小說都不是他關心的,只因這是篇能夠讓那個他繼續安全的生活在這個世上的小說……

俫叔提到了他那嬌慣的女兒是如何威逼利誘她老爸說——務必要請到鄭大人來寫。

鄭允浩只管聽著,一笑而過,因為大家都心裡清楚得很。

老狐狸出高價請他,鄭允浩很快拒絕這一滿足自私富人的舉動。

但現在鄭允浩站在這裡,老狐狸知道是押對了寶。

現在局勢對他太不利,因為他只要來了,就等於將自己的軟肋露在外邊,任人宰割。

老狐狸眼中泛著奸詐狡猾的光,對他道:

「鄭先生是愛才心切,我蔣某也是大大的感動了一番呐!放心吧!啊,那個小夥子——哦不,是全能作者大獎的得主!—— 一定會順順利利的拿了獎盃和獎金回家,前途如鄭先生,成為世人敬仰的大師的!哈哈哈哈……」

「有俫叔這句話擔保,鄭某願意盡所能在您老的安排下寫篇讓大小姐喜歡的文。」

這句話說出來總有些心酸,但他重申了蔣狐狸不會對金在中動手的許諾,終於也算是把自己與此作了交換。

「好好好!一言為定!江子,你帶鄭先生去安排好的房間。」

老狐狸立刻叫人領路。

允浩對他點頭算是道別,跟著上了已經停在面前的黑色轎車,開往一個早就在等待著他的陌生環境……

鄭允浩閉上眼靜默,滿心只想著那個人不要誤會他太深,一切等他回來解釋就好……

 

突然,轎車裡的電視播放了全能大獎賽候選人發言會的重播,他睜開眼看,那雙明亮有神的眼睛就闖入了他的視線。

與其他候選人不同,他是那麼耀眼奪目。

眼中放蕩不羈卻在這樣的場合中流入出幾絲頗有魅力的執著。

鄭允浩晃了會兒神,卻注意起發言會後的採訪來——

丹尼爾與金在中同時出現在螢幕上,這讓他緊蹙了眉,但最令他吃驚的是丹尼爾對媒體說的話:

「鄭看上了在中的才,我看上的是他的人,不能否認他真的很搶手。」最後半句更是對著鏡頭意味不明的笑了。

這是戰書,丹尼爾是想要激他出來鬥爭——

如果可以他當然會選擇毫不猶豫的從他手裡奪回金在中!……

他的拳頭緊握,臉上的憤怒極力克制住了,眼前是幾乎瘋狂的八卦媒體追著金在中和他同母異父的哥哥刨根問底的混亂情景……

 

 

 

——

太陽辛辣如火。

明天是頒獎大賽。

經過這兩天的預熱,又因為金在中——這個最受關注、花邊極多、個性乖張的候選人,主辦方終於在風波稍微平息之後宣佈第二天為頒獎大賽。

金俊秀出奇的乖,他知道老大因為某個男人搞得心裡堵得慌,其實還不是因為那個丹尼爾!說什麼要把鄭大人招出來,在鏡頭面前佔盡便宜,老大也夠慘了,裝盡了乖卻還不見個人影兒出來……

老大把怨氣撒在採訪上,答記者問說他眼中的鄭允浩是個趁虛而入的人,等媒體追問理由時,老大竟然不分時宜的臉紅了!

媒體爭相報導——這是唯一一個不把鄭大人當神一樣膜拜的個性候選……

只有他知道老大那是在說他二人甜蜜時的“事”。

 

「金俊秀該你了!」 金在中突然衝蹲在馬桶上“冥思”的金俊秀喊。

「啊?不要了吧!人家真不能跟您打了!命都快沒了……」金俊秀把著門口苦苦哀求。

一記眼神刀光,金俊秀一個哆嗦,磨磨蹭蹭的挪過去。

「秀啊……小心他的左勾拳和剪刀腿哦……I love u baby!」陣亡的有天渾身散架似的倒在了身後的床上。

「天!——」

「秀!——」

「你們倆要噁心就給我滾到外邊去!」

「老大——」

金俊秀對在中使出最後一招殺手鐧——看我蒲扇蒲扇亮晶晶明晃晃金燦燦的果凍星星正太眼~~~

金在中直視他,又道:

「到底過不過來?」

「來了……」

金俊秀視死如歸的撿起地上的手柄,和金在中並肩坐在遊戲機前,開始了“街霸”對抗遊戲。

 

「老大……」

金俊秀眼見自己的紅風所剩血液不多,如今只能想辦法分散老大注意力了。

「說!」

金在中隊代表人物“獅王”的龍卷旋風腳又是一個暴力擊!

「鄭大突然失蹤會不會是被綁架啦?」

金在中一分神:

「啊!給我來陰的——金俊秀你這混帳!」

「因為我覺得吧!他不理你也不至於不理全世界人啊。」

金俊秀越說越來勁,眼看雙方的血都只剩最後一格了。

朴有天死而復生跳起來為老婆大人打氣:

「Yohoo!Cheer up baby~」

金在中眼睛突然一眯,手柄就差擦出火來,只見“獅王”突然使出密殺絕招:

「那我就送他“真空波動拳”嘗嘗!哈哈哈哈你死了!哈哈哈……」

金俊秀向後一躺,口吐白沫ING……

 

倆人裝死半天,發現沒什麼動靜,一看才發現金在中坐在遊戲機前發呆,明亮的眸子蒙上了迷霧,隨後低聲道:

「你們先出去吧,我想一個人靜靜。」

「老大……我剛剛是開玩笑的,我看鄭大沒能及時出現絕對是有難言之隱,那沈昌珉不也驚慌失措的樣子嗎?肯定是鄭大自己扛了什麼事不想牽累咱們,不過他失蹤的事情怕沈昌珉是封不住了……明天可就是頒獎典禮了啊!」

綁架……

金在中心裡一沉,真是這樣?那為什麼之前的允浩就神神秘秘的,莫非是知道有人要對他不利?

看來死魚臉知道點兒內幕,金在中撐起身來道:

「我去找死魚臉問清楚。」

結果門先一步被外邊的人推開,丹尼爾張口就道:

「賓館的Reception(櫃檯)說鄭回來了,但是我看了,他的房間沒人。」

金在中搶先一步衝出去:

「他是去找死魚臉交代差事了吧!」

說完,丹尼爾對房間裡的另兩個人做了個停下的手勢,然後追上了金在中……

 

沈昌珉的客房在8層電梯口最近的一間,比較方便他辦事時出入行動。

金在中剛到電梯口就攔住想要衝進去的丹尼爾,在對方奇異的目光下走向同層的服務間,金在中問了一個新來的服務員沈昌珉房間所訂的功能表和餐車,換了身行頭就推著一車美食大大方方的在那些保安眼前走到房間門前。

「你怎麼知道他們有訂餐?」

丹尼爾也穿著同一身服務生的制服低聲問。

「那死魚臉只有這麼一個弱點了。」金在中酷酷的一瞥抄在手上的功能表,接著敲門三聲,輕咳一聲,細聲道:

「先生,您訂的餐來了。」

“哢噠”一聲,門開了。

金在中壓低廚師帽,臉貼著插在餐車上的花束上推著車進去了,身後是高大英俊戴了副黑邊眼鏡的丹尼爾。

「師父,先吃點東西吧!」

沈昌珉對站在窗邊背對著門的英雅男人恭敬道。

金在中在看到他時,心臟快要跳出來了,那背影好像又多了幾分孤獨和滄桑似的矗立在那。

丹尼爾自覺太顯眼,躲到了餐車後的花束旁遮住自己大半個身子,金在中慢慢將一碟一碟菜肴拿出來,耳朵卻豎了起來。

鄭允浩沒有動靜,好像他的這個狀態一直如此,像在沉思又像發呆。

又聽他淡淡接了句:

「我吃過了,你用吧。」

「我真的想不清楚,您為什麼要為那女人寫小說?」

沈昌珉一句話澆滅了某個人剛才還溫熱著的心火。

金在中偷偷看了允浩一眼。

他面無表情……

允浩沒有任何情緒的話:

「我參加完明天的頒獎典禮就回去,有一件事要麻煩你。」

「如果有我能為您做的,您就儘管吩咐。」

允浩稍頓了頓,然後給某人判了重刑:

「明天頒獎之外的時間裡,我不想見任何人。」

金在中手上的動作一滯,丹尼爾輕輕拍了他才又繼續給沈昌珉倒好奶茶。心裡卻有說不出的怪異痛感,那種痛簡直令他發狂的想要大叫!

不想見任何人?

為了個女人寫小說?!

還忙的不可開交了!

泡妞泡得連頒獎典禮都想這麼應付了?!

 

「抱歉打擾你們師徒的談話,我只想問一下鄭先生,您說的“任何人”裡包括我嗎?」

鄭允浩剛聽到第三個人的聲音就猛地轉過身來吃驚的看著站在房間一角的兩個熟面孔,本來金在中的話讓他很想說不,但看著在中和丹尼爾似乎是串通好了進來偷聽他們說話,心裡又是那熟悉的酸痛……

努力克制著那股強大的憤怒和痛苦,他強迫自己不看他。

沈昌珉首先叫了出來,指著金在中道:

「怎麼又是你這掃把星?!你本事挺大的嗎!竟然連我師父的哥哥都勾搭上了,還來偷聽我們說話?!」

金在中直盯著允浩一語不發,憤怒和失望讓他渾身顫抖卻發不出一點聲音。

「鄭,有什麼事不可以告訴我們呢?我真的很擔心你!」

丹尼爾上前一步。

「這就是你擔心的表現?心領了。」

允浩有所指的看了眼金在中,又轉開目光。

這兩天的新聞還不夠他受的嗎?還要在他被放回來的第一時間雙雙對對的出現……

「鄭先生你聽好,我金在中不是你的人不需要你拜託別人照顧我,我有我自己的活法自己的選擇!你最後想清楚要不要抓住機會告訴我的來龍去脈!否則……」金在中眼中燃著火焰,「我們連朋友都不是!」

這回連沈昌珉都看向一直隱瞞整個事情的鄭允浩,到底是什麼逼得這樣一個偉大的作家在最親近的人面前都無法坦白?

鄭允浩對丹尼爾他們道:

「我有話和他說。」

倆人很明事理的離開了房間。丹尼爾離開時看了眼一言不發的金在中,目光複雜。

 

現在房間裡就剩這兩人,卻沒一個想先開口的。

金在中強迫自己鎮定的直視著那個人,鄭允浩也正深深的看著他,那性感的唇微啟,從沒見過這樣一個成功男士露出如此深情而為難的表情,金在中的虛榮心在膨脹,之前的怒氣一下子煙消雲散。

走上前摟住了鄭允浩的脖子,用力的帶有懲罰性的襲擊那拒絕向他傾訴的唇。

鄭允浩渾身一震,情不自禁摟住那略顯輕盈卻結實的腰幹,金在中低吟一聲,按在允浩胸前的手微掙了兩下就繳械在那一潭溫柔泉中……

像幾百年沒有碰過似的,更像從此以後再也碰不到似的,倆人都在努力攝取對方口中的空間,呼吸越來越粗重,金在中抓皺了允浩的領口,粗暴而充滿色情的啃吻他的下唇、下巴、耳下……

「哦……」

鄭允浩深吸一口氣,揉著在中的後臀,抱著他的後腦享受著他給自己帶來的驚喜與無盡快感。

倆人像失去重心般在房裡周轉,終於在允浩一個大力的帶領下擠在了牆的夾角裡,金在中被推在角落動彈不得,鄭允浩舔了下他微腫的唇,額頭抵著他的,發出輕嘆。

金在中終於清醒了些,看著近在咫尺的屬於他的鄭允浩,像一隻受困的獅王,充滿頹廢美。

「你是值得的……」允浩口中重複著,情難自禁的吻著他的唇,然後定定的看著金在中,目光逐漸向下,在金在中眼前緩緩蹲下。

「你到底——嘶……」金在中驚呼到一半就倒吸一口氣。

鄭允浩看著他褲外的隆起,稍有遲疑,顯然他從沒做過這種事,但很快那份遲疑變成了堅決的行動,他開始親吻金在中褲子隆起的部位……

「你這是想證明什麼呢……讓我唔——想想……」金在中低著頭看著這隻困獸。

褲子拉鍊被拉了下來,還沒做好準備就聽金在中「啊「的大叫一聲,下體就這樣被含住了!他吃驚又享受的矛盾使鄭允浩添加了更多信心與征服欲,雖不嫺熟卻極其努力的尋找著金在中的每一處脆弱。

「嗯啊啊……你真帶勁……啊……」金在中仰起頭,強烈的視覺與感官衝擊使他已經無法正常運轉的頭腦突然一片空白,腦中預警!

「啊你!……」

已經晚了,只見鄭允浩微一蹙眉,帶著悶悶的性感,金在中一片空白的大腦再一次漂白。

完了……射到他嘴裡了!

鄭允浩好像很難適應一般強忍了好幾秒才站起身來。金在中本來想活潑一下氣氛,比如問他好不好喝,但他覺得以自己現在軟巴巴的身體為基礎的情況下還是不要輕易惹這頭看似溫和的獅子比較好啊……

 

回想一下剛才他逼問允浩,之後就變成如此這般了,金在中糊塗了,但不能否認他現在對鄭允浩的氣少點了。

好吧,是少了大半。

「你以為這樣就能收買我?」金在中只見尋找強硬冷血態度,雖然他無數次被鄭允浩的溫柔融化。

允浩搖了搖頭,手快速繞到他臀部,揉著那裡的穴口:

「現在才是。」

「什麼?!哎你怎麼連發情也帶使用策略的啊?!——哎喂別再揉了……」金在中心裡大叫上當,原來是這禽獸忍不住要碰自己又怕正在發怒的自己使蠻力拒絕他,就先讓自己泄了更好來強的?!

「我只稍微懲罰一下你對我的不信任,還有,」鄭允浩將人緊緊困在臂彎,左手不斷戲弄在中的後邊,「你把丹尼爾當好人我很不開心……」

「嘴那麼嚴竟然還會吃醋?哼總有一天我把小丹納為情人——哦輕點你這混帳!」

耳邊傳來允浩的輕笑:

「你罵人的聲音真動聽,比那些美國妞還性感。」

金在中越來越熱的身體貼近允浩,喘著氣道:

「你竟然說這種情話給你爺爺我聽……你人格分裂了吧?……啊我知道了——你、你他媽根本是本性暴露了!哦,不能再要了……」

「你得信任我,在中……」允浩的話像在催眠。

「我信我信!別弄了啊受不了了……啊——」金在中失聲叫出來,允浩的手突然抽離,剩下空蕩蕩的空咀嚼著的後庭。

允浩蠻力把他翻了過去,退下在中的內褲用自己的頂在那入口。

「在這之前你還想說些什麼嗎?」鄭允浩溫柔如水的聲音夾雜著無法抵禦的情欲。

金在中漲紅了臉,哀嘆一聲:

「請鄭大人溫柔的對待我那被當作入口的出口。」接著一聲哀號,運動開始了……

 

 

倆人激情過了頭,累的雙雙陷進沈昌珉裡屋的單人床上,在中扯了被單裹住自己和身旁閉目養神的鄭允浩。

然後兩腿大咧咧的岔開,一隻壓在了允浩的腹上,聽身旁傳來一聲悶哼,金在中壞笑道:

「喲,我隨便慣了,沒傷著您命根吧?」

看金在中毫無愧疚的衝自己拋媚眼,允浩忍著再戰一場的衝動又將被單往兩人身上拉了拉,側過身與他對視:

「我現在不想瞞著你了。」

金在中一愣,充斥二氧化碳的空間裡全是彼此的味道:

「你決定告訴我了?」

「對。」

「你這麼突然我又有點兒不敢聽了……」

允浩已經開始坦白:

「媒體報導的事情,也就是有關於洗錢案的——」

「我不聽了!你別說了!我突然有點兒毛骨悚然的感覺……」說著縮成一團。

「與我無關。」允浩嘆了口氣道。

“肉團”靜下來看他,不確定的問:

「什麼?」

「洗錢案與我無關。」

允浩撥開他額頭上的亂髮,親了下在中的眉間。

「是這樣啊?」

金在中放鬆的享受著某人的溫柔,蹭到對方懷裡找了個舒服的角度窩著。

「洗錢案的事的確和我無關,但是關於我後來突然失蹤的事——」

「我不想聽了!你別說啊,千萬別說,我又毛骨悚然了!」再次縮起來的肉團嚷道。

「好。」允浩嘴角掛笑。

果然金在中睜大一雙閃亮的眼睛瞪著他:

「真不說了?!你不是說了要告訴我嗎!怎麼出爾反爾啊你……」

允浩看破般笑盈盈的注視著他。

「你要答應我絕不摻和進來,很危險。」

「放心吧!別說我去找危險,就是危險來找我,我也得放個屁把他嘣走,說吧!」

「我在給暗街當家的女兒寫小說,明天給你頒完獎後我必須回那裡繼續寫,否則你會有危險。」

金在中嗯了一聲,好像在消化允浩的話,忍不住問:

「你是想側重說什麼?黑幫老大很厲害?他女兒比他還厲害?還是……我就是全能作者大獎賽得主??還是我還來不及享受得獎帶來的掌聲就要在未來書迷的歡呼聲中嗝兒屁?」

允浩極淡的回答:

「都有。」

在中拍拍他的肩:

「非常感謝你的誠實!我能問一下頒獎之後您是打車回去呢還是他們帶人來接你?或者我再找幾個保鏢送你比較保險?」

允浩淡笑著看他。

本來想裝個貪生怕死的樣子,見允浩毫不介意的看著自己,在中心裡一酸,摸摸咬著牙沉默了半晌道:

「你寫一本小說的時間不長吧?」

「不長。」

允浩溫柔的看著在中。

「很快吧?」

明明是同樣的問題。

允浩依然安慰道:

「很快。」

「那就去吧!」

還是在放開的時候心痛起來。

「我會回來。」

允浩將在中圈在懷裡,緊緊地。

「嗯。」

還真是不習慣這種婆婆媽媽的告別式啊……金在中心裡嘆,自己還真是“愛情面前變脆弱”了。

可是,鄭允浩的肩膀,他的懷抱,他的聲音,他的笑……

都註定消失在頒獎儀式後,一同被帶走的還有為他動容的溫柔,寵他上天的寬容。

 

「我已經交代昌珉在頒獎後照顧你,不要和他作對,別讓我擔心。」允浩說著又來了個法式之吻。

金在中突然有種再也見不到眼前男人的感覺,這種感覺很強烈,他強忍了忍,可還是忍不住直勾勾的打量起允浩。

——他像做好了一切準備背起沉重行囊的想要轉身離開的樣子,那股溫柔禁不住心中的悲傷。

金在中看得明白這其中的情緒——

——因為他不相信他,鄭允浩不相信金在中會踏實的等著他,他的身後有丹尼爾那個想要奪取他一切的偏執哥哥。

而且寫一本小說並不那麼簡單,這一點就算鄭允浩不說,金在中心裡也是明白的,他們到現在連個像樣的約會都沒有。

——如果那兩次糟糕的遊樂園經歷算是的話,只會成為他們日後攤開了說分手的理由吧!

金在中低頭思考,鄭允浩不再說話,倆人難得這麼安靜的站在同一間屋子裡這麼久。

「能答應我吧?」

「嗯?」

「等我回來,不許移情別戀。」

「你是去寫小說,又不是寫史記!別說得跟回不來似的……」

允浩對在中的反應還是那樣忍俊不禁。

而他放任他的表情一旦出現,金在中的心就痛了起來。

難道,這真的是他見他的最後一面?……

為什麼看著他的笑容卻覺得馬上就要失去了?……

 

 

 

 

 

 

 

【第二十六章】

 

失眠,對於女人來說,是皮膚的悲哀,對於男人來說是體力的悲哀,對於一個得獎者來說,是鏡頭的悲哀。

金在中掛著兩隻熊貓對鏡頭傻笑,再看看身邊站著的這個禽獸大作家竟然還是如此光彩照人!為什麼只有他失眠!?

再看看臺下的閃光燈,那是燈嗎?是鐳射吧……金在中感覺自己的全身上下都被拍了X光,心想下臺的時候會不會變成篩子?

任誰都無法想像這種激動人心的時刻,笑容可掬的得獎者竟在走神……

允浩就站在他身旁,似乎能包容他的一切,甚至在主持人讓他對大家說幾句話的時候也笑眯眯的看著他神遊,直到他被鄭允浩電到清醒了,才發覺全場鴉雀無聲的等待著他。

「大家好,我是金在中。」 嗯,麥克聲音很強大,那麼他就放心了,因為接下來,他要說出令他失眠了一夜的話——

「威脅允浩的傢夥們聽好了——有本事把我從全球現場直播中抓走做人質!我已經請求警方保護了,以後你們別想再威脅他!」隨後聽到話筒裡的男聲像是在對身邊的人道,「是不是很酷啊?哈哈哈哈,啊糟糕!我忘了關麥——」

全場傳來話筒“嗶”的一聲,兩秒後寂靜的人群沸騰了起來。

 

鄭允浩是說什麼也想不到金在中連這種驚天動地的事情也做得出來,來不及吃驚就向前一撲,兩個人躺在地上。

金在中話只說了一半:

「不用這麼激——喂!」

只見臺上突然多出了6、7個高個子,衝他們衝過來。

「俫叔派的人來抓我們了!」

允浩緊急道,他拉著金在中猛地向台下跳去。

那些人不便掏槍,追著他們。

「你從什麼時候開始就被他們監視了?!」

倆人跳下臺,引起一片驚呼,人群讓開一條道,他們急速奔跑著。

 

前方盡頭的出口處突然出現三名黑衣男,金在中顧不上回頭看身後還有多少,就和其中兩名拳打腳踢一陣,說起打架,他可是學校霸王出身!

這幾個小角色,兩三下就搞定!

回頭一看,汗!

鄭允浩已經把他身後的6、7個人幹掉了……

「該死的!」

允浩咒駡一聲。

「你說誰呢!」

「那幫黑衣人。」

「有的人更該死啊!」

金在中也咒駡。

「還有誰!」

「內幫員警!」

媽的,白報警了。

倆人一前一後在後臺預備走廊裡來回穿梭,見到黑衣人就改變方向,形式逐漸對他們不利,不斷有人上來與他們搏鬥,雖然兩人都很能打,所佔的時間卻越來越多。

這次金在中拼了命對付身邊的兩個,允浩突然對自己這邊喊:

「別動他!」

金在中一轉臉便碰上一個涼涼的東西——

「槍啊啊啊——!」

「鄭允浩!別敬酒不吃吃罰酒,你的人在我手上還不趕快——」

那個用槍指著在中的人突然收了聲。

金在中壯膽往後一窺。

瀑布汗!

只見丹尼爾雙手握一隻銀槍,神色嚴峻,對黑衣人道:

「別動,員警。」

「員警?員警也沒用!只要他們倆沒離開這裡,就等於是網中魚!」

「別敬酒不吃吃罰酒,你的頭在我手上還不趕快放下槍?!」

學著那個人的話,丹尼爾一聲冷喝。

「混帳……」

不情願的放下槍,黑衣人暗罵,誰知丹尼爾突然手肘一磕黑衣人後腦勺,那人悶哼一聲倒下,緊接著抬起槍對著在中身後不遠正要偷襲允浩的黑衣人就是一槍爆頭!

「小丹丹~你竟然是員警~~!」

某人突然桃花眼。

「所以小在在知道員警不該死了?」

丹尼爾恢復往日笑臉。

鄭允浩走到在中身邊對他道:

「謝了。」

丹尼爾搖頭道:

「是昌珉求我幫忙,我才飛來找你的。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他們人太多,恐怕在這裡保不住你們,我和手下作掩護,你帶在中離開!」

允浩點頭,和在中對視一眼,一同衝向外面的世界……

 

 

 

爆炸新聞爆炸新聞!本屆全能作者大獎賽得主金在中突然對麥狂呼——寫作大師鄭允浩先生被黑幫老大威脅!

特大新聞特大新聞!頒獎典禮上出現黑衣人,得獎人與頒獎人兩名主角雙雙失蹤!

就在此相關報導大街小巷隨處可見,炒作不斷時……

「為什麼不能去警察局?」

在饑餓了6個多小時的情況下,金在中終於問出這個存留已久的疑問。

鄭允浩四處張望,道:

「因為俫叔的人會守在所有我們可能會投靠的警察局門口,到時候你我都會變成篩子也說不定。」

「怎麼說你也是他女兒的偶像,我也是他女兒未來、以後以及永遠的偶像,他會要了我們的命?!」

「俫叔的為人我還是知道的,何況你在全球直播上廣播告他綁人。」允浩的目光停在十字路口一角的肯德基餐廳,「你餓了吧?」

「你別告訴我出席頒獎晚會也會隨身帶著鈔票?」

金在中眼睛發光。

「不會。」

「那你問這個幹嗎?!我肚子裡的蛔蟲對你很失望!」

允浩指了指肯德基的牌子:

「看,肯德基爺爺在對你微笑。」說完就往那裡走去。

「是嗎?我比較喜歡麥當勞屬熟耶。」

「你不覺得那個屬熟笑的太猥瑣?」

(聳肩)「那才是我喜歡的理由~」

 

 

KFC ——

「你來這兒難道不是為了吃飯?!」

金在中壓低聲音對正在寫招聘簡歷的人道。

「我們身上沒有錢。」

切一聲:

「你還真是實際啊。」

「謝謝。」

「我這不是在誇你好不好?!」

「店長是個女的。」允浩突然抬頭對站在前臺配餐位的藍衣女士微笑,那女士立刻對他曖昧一笑。

金在中用白眼球鄙視他的美男計,看來簡歷寫不寫都無所謂了。只是現在肚子實在餓得慌……

沒想才過了一會兒,一個畫了小煙熏妝的前臺服務員衝他走了過來,金在中只迷戀她手中端著的全家桶……

女孩開口說話了:

「店長說這餐可以先算在薪水裡,快吃吧!別餓壞了讓那位帥哥心疼。」

金在中聽著這個女孩的話覺得有點兒彆扭,但還是因為太餓了,沒管太多就吃了起來——啊,太好吃啦!

一抬頭,鄭允浩已經投了簡歷回來,坐在他對面,他也一定餓了吧,金在中把雞翅推給他,嘴裡已經忙得顧不上說話了,鄭允浩笑著拿起全家桶裡的小餐包吃了起來。

 

「什麼時候開始上班?」

金在中吃完三塊雞兩對翅一根粟米後飲起了可樂。

「吃完去背菜單,你要來嗎?店長說希望你也能夠來上班,在前臺吸引顧客再適合你不過了。」

「老處女還是很懂的審美的嘛。」

大作家都屈尊來打工了,自己還好意思閒著嗎?金在中乾脆的答應了。

「那就這麼定了?吃飽了嗎?」允浩看看只剩小半瓶可樂的殘食。

「飽了,你吃那麼點兒頂得住嗎?」

怎麼說也比自己兩釐米……好吧,高半頭……他好像就吃了兩個小麵包一小杯可樂。

「我夠的,你再休息一下就進去培訓吧,我找店長說一聲。」允浩起身離開。

金在中環視這家店,中型大小,不像商業街那裡的店,這裡挺清淨。

「咦?」

剛才給他們送餐的女服務員什麼時候轉移到大廳了?而且,她正在對他靜靜地笑著——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這家店,不簡單。

 

 

——

「大廳的工作很簡單,就是髒點兒、累點兒、孤單點兒。」這服務員一直對金在中笑眯眯的,邊講解著邊帶著他走向右手邊的衛生間,「“髒點兒”——是指屎啊尿啊的,有的人上廁所不沖馬桶,有的人擦完屁股紙亂扔,有的人哪都尿就是不尿池子裡——這些都需要你的雙手去解決。」

金在中突然覺得肯德基的員工說話很不拘小節……

「那個,請問您怎麼稱呼?」金在中想扯開話題。

女孩敲了敲男衛的門,確定裡邊沒人就推門進去,邊環視邊回答:

「我叫單(shan)良,不是善良的善,是姓單(shan)的單,也就是單純的單那個字。」

「嗯嗯……」

這麼簡單的同音字還能不知道?你不看電視的嗎?!我可是全能作者大賽冠軍金在中啊!

「我只是習慣解釋了,要知道,這店裡只有你和那位帥哥得過全能作者大獎。」單良突然笑看他,語氣極其平淡,就好像這並不是秘密。

「這事只有你知道吧?!」

「原本只有我知道,」單良回到大廳裡走動,「後來你那位承認了自己的身份和處境,我們店所有人打算幫你們。」

「等一下我突然有點兒暈……你是說……我們是現在全世界都在尋找的人物這件事,你……你們店的人都知道了?」

「你們不報警是因為黑道老大埋伏了人等你們自投羅網對吧?」單良自顧自的說。

「是啊——」

單良又搶他的話繼續道:

「然後你們饑餓難耐,於是鄭大帶你來到這裡打工,他會把你餵得飽飽的而自己只吃麵包白米飯。」

「你怎麼知——」

「你們需要錢,他是頑強的蟑螂而你是貪吃的蝗蟲,原諒我的比喻,但這很恰當。」

「這麼說我們都是害蟲。」金在中心裡呸了聲。

「呸也沒用,我說的是實話。」

單良順了下帽檐下的頭簾,靜靜道。

金在中一個蝗蟲跳,瞪大眼睛看著這個女孩:

「你會讀心術?!」

「你們有住的地方嗎?」又是答非所問,金在中很不想被她左右,卻發現這是個大問題。

「露宿街頭唄!」

「知道你會這麼說,」單良故意不去看金在中一臉“知道你還問”的表情,只想了半秒,「——店後門有一塊兒空地,我找個帳篷,一床被子,你們湊活一下。」

「這麼能耐?還有帳篷呐!」這個女人為什麼總給人一種安排好一切的感覺?……

單良將垃圾桶拉出來,往下摁了摁快溢出來的食品包裝:

「你去前臺收銀記得戴店長的眼鏡,那個很土氣,戴上保證沒人認得出你。」

「哦,可是我怕戴會暈啊!」

「我想她那是平光的眼鏡,戴著裝深沉罷了,也就糊弄下那些前臺的小女生罷了。」單良笑道。

金在中上下看看眼前這個“小女生”,還沒開口,果然聽單良說:

「我表面的確還是個小女生,謝謝你對這點的認同。」

靠!……這丫頭是誰啊?!

金在中見空就溜到經理室找店長要眼鏡,遠離了這個長相可愛實則可怕的小先知了。

 

——

鼻子上架著這土氣的粗粗的黑邊眼鏡,心想這真的會讓人認不出來?……

剛才聽單良介紹了肯德基的工作站,最前邊是大廳,然後是前臺,給前臺提供食品的工作站叫總配,總配是負責包裝產品的,再往後就是負責烹飪的後廚了。

回憶一下,鄭允浩貌似是先去學拍漢堡了,所以現在應該是在總配吧??

金在中走了過去,一眼看見背對著自己的人,上前搭上他的肩:

「怎麼樣?吃得了這種苦嗎?」

鄭允浩回頭看了看他,笑道:

「還好。」目光停在他臉上,「你是……在中?」

「——!!!!」(自行想像金某男的表情……)

「金在中在哪?叫他過來收錢,單良!你去教他前臺的工作吧。」店長突然出現在兩人身後,金在中莫名其妙的看了眼路過時的鏡子,裡邊的人只是戴了個土氣的自己啊……哪有那麼誇張?!

 

前臺一共五個機子,單良已經在5號機前笑著看他走來——

這丫頭怎麼總給人一種志在必得的感覺?……

收錢真好玩,尤其是來肯德基點麥當勞東西的客人……

「我要麥香雞腿漢堡!」

「對不起,我們這裡是肯德基!~」

「那我要杯奶昔吧……」

「對不起,我們這裡真的是肯德基!——」

「叔叔。」

「這回想好要什麼了?」

「請問肯德基有沒有麥當勞的香芋派?」

(吐血……)

 

這回單良做示範,金在中成了幫他配餐的人,一心想看看他是怎麼應對突發狀況的。

(肯德基有一個漢堡叫深海鱈魚堡。)

不一會兒,一個高個子男的跑過來道:

「姑娘,快給我拿個鱷魚堡,我趕時間啊!」

「噗!……」

金在中的臉憋成了茄子,見單良也一臉著急的樣子對高個子道:

「哎呀沒那麼大個兒的了!給您一鱈魚堡成不?」

男的一愣,連連點頭:

「成成成!」

單良收完錢總結道:

「顧客說錯了也不要糾正,只要通過你的方式告訴他正確的叫法就行了,你試試看。」

「哦。」在中站到了前邊,單良背著手站在他身後。

不一會兒,一個高中生跑了過來,氣喘吁吁道:

「叔叔我要一份強暴雞米花!」

金在中連忙道:

「哎呀這可怎麼辦?強暴雞米花已經被別人強暴了!要不你來個勁爆雞米花?」

「噗!……」換單良吐血。

 

 

 

 

 

 

 

【第二十七章】

 

「你覺不覺得單良很聰明?」這一夜,肯德基後門口的藍色帳篷裡,兩個男人抱——不,坐在一起,金在中甩甩剛洗完的頭髮。

「嗯,你喜歡他?」允浩詢問的看著他。

「說什麼呢你!我喜歡誰你心裡最清楚吧?!別怪了人家裝糊塗!我最討厭你們這些不負責任的男人。」

「小單怎麼把你教成這樣?」

雖然允浩心裡很高興,卻覺得金在中這麼說話實在太像怨婦。

「我怎樣?」

「很……女人味。」

「哈哈哈哈哈!——(突然繃著臉)一點兒都不好笑!」又蹭近了點,小聲道,「我是說,她會不會太聰明瞭點兒?……聰明的有點兒……有點兒不像人。」

允浩一怔:

「她要不是人那我怎麼辦?」

金在中眯起眼觀察允浩的表情:

「你不對勁啊……她不是人管你什麼事?還有,小單?什麼時候這麼親近了,喲~沒想到啊鄭允浩,會使美男計勾引小女生了?」

看著面前的炸彈,鄭允浩直視著他的眼睛:

「在中,我一直沒有告訴你來這家點的原因……其實我和單良——」

「是兄妹!」金在中指著他的鼻子道。

鄭允浩完全愣住:

「你……」

金在中出了聲鼻音,做出一臉不屑,道:

「我就知道你要這麼說,信你是小狗,先睡了!」

允浩無語的看看窩成一團的刺蝟,躺下關了照明用的大手電筒。

 

 

——

肯德基中午高峰時,餐廳裡沸沸揚揚的,前臺更是熱鬧。

單良收錢,金在中站到後邊成了給她配餐的人。

單良跟顧客溝通一半時突然身體一僵,在金在中張口問之前突然衝向了後邊休息室。

金在中忙追了過去,嘴裡忙問「怎麼回事……」就看見鄭允浩緊緊摟著單良的身體,嘴角勾起淺淺的笑。

「鄭允浩聽著!——我轉頭走人,然後你追上來給我解釋清楚!」金在中伸長手指大聲宣佈,果真扭頭就跑。

鄭允浩見他真的生氣,立刻道:

「她內衣帶突然開了讓我幫她繫一下而已!」

走到一半的人突然折回來,滿臉通紅卻已經完全消了火,道:

「為什麼是我走回來?!你應該追過來求我才對!」白了眼讓他吃飛醋的單良,「有內衣帶了不起啊!還不一樣要別人繫!

單良白回去:

「多根棍兒了不起啊?還不一樣被人插!」

「死丫頭你說什麼!你是誰家的孩子這麼沒分寸!」

「我家的……」鄭允浩扶額。

金在中劈頭道:

「你家的!——你!——」

「她真的是我妹妹,是認的,已經很多年了。」

「嫂子,你要成熟點。雖然我不放心把我哥交給你,看來現在是拆不散了,之前你把我哥弄病了算是公然挑戰我的絕活我也不得不出手……」單良不管不顧兩男士莫名的目光繼續道,「我想我該放手了。」

單良用“好好做人”的眼神看著金在中,然後一臉坦然的走向沸騰的前臺……

 

 

 

 

 

 

【最後一章】掀桌、吐血篇——)

 

某電臺採訪:

A主持:我們今天有幸請到本屆全能作者大獎賽冠軍與連任冠軍兩位大師進行採訪實在是三生有幸@#¥%&*……下面請他們來跟大家打個招呼!

(鄭大人的低笑聲和某人輕咳準備開口的聲音)——

金:大家好我是史上最帥的作家金在中。

鄭:Hi我是鄭允浩。

A主持:我們現在瞭解一下前不久宣佈出櫃的兩位大師……最近在做什麼呢?

金:我們?我們一起做仰臥起坐!(單純地笑)

鄭:目前還在持續前兩個字的階段。(意味深長的笑)

金:(怒視ING…)

A主持:哦?那能否知道兩位在做前兩個字的時候會對彼此說些什麼話呢?

鄭:朕,射你無罪!……

金:……不要把我抓在手裡抖!……

(某鄭用溫和的目光撫平金某渾身豎起的刺ING……)

A主持:想對對方說的話?

金沉思了很久,認真的對鄭說道:你把我那個“再來一瓶”的飲料瓶蓋放哪了?

鄭想了很久,認真的回答:放在飲料瓶上……

A主持抹汗:那麼,兩位之後有什麼作品上的打算?

鄭:出售《金在中》。

金:出售《在中》?!那我就賤賣《鄭允浩》!

………

A主持繼續堅持著問:最後一個問題……你們是怎麼認識的?

鄭:星巴克。

金:不對,是網站。

鄭怪異的看金,又確認道:是星巴克。

金怒道:是耽美網站!

鄭滿臉迷惑的看著執著的某人,陷入了沉思……

 

北京的某家肯德基店門口,單良撥通了某個電話,露出笑容:

「我的犬兒,謝謝你和你父親的支持。現在他們已經平安回到他們該站的位置上了,順便問下——員警沒找俫叔叔麻煩吧?……」

電話那頭也是個女孩的聲音,語氣溫雅:

〖不用謝啊咱兩誰跟誰!嘻嘻員警的事你就放心吧,我家小丹說了算。對了,你不是要寫新文了嗎?進展如何?〗

單良回道:

「已經想好名字了。」

〖叫什麼?〗

「顛覆。」

〖嗯……夠氣勢!還有件事,我耽美網的ID找不到了,你那個莫顏之神的帳號密碼給我下。〗

「密碼是6個0。你別給我亂改密碼聽見沒?那是我用來釣小受的。」

「知道了!你釣了小受就讓你哥去赴約是吧?」

「嘿嘿……知我者犬兒也,不過我哥現在肯定不上當了,該死的電臺。」

 

==================全文完======================

 

 

本計劃星期六就可以貼完了,沒想到多了兩天,這文要校正修稿的地方粉多,所以每天花很多時間在修文上,PO文時間相對的也比平時要晚一點

這篇抽文我回頭再看的時候(指看了"腐男"那篇之後),感覺這文的結構及思路沒有"腐男"來得有"深度"

尤其是到了後半段兩人互通心意之後,就有點不知所云的感覺及內容有點牽強

不知是不是因為聯文的關係...(覺得會不會是另一個寫手"狗狗"不擅寫抽文?) 所以有些段子連接上有點勉強,這是我覺得比較可惜的地方

總結來講這是一篇閱讀起來很放鬆神經的一篇文

 

明天會接著放文,篇輻不長,6萬5千字左右,是我上禮拜二甘冒頂著兩個熊貓眼上班的危機,在睡前隨意點開來看卻一發不可收拾看完的一篇文,敬請期待!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