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金在中性格好脾氣也溫和,很快和上至經理和大廚,下至領班和其他服務生都打成一片,開朗活潑又熱心助人的孩子誰不喜歡啊。時間過得很快,2個月的實習期轉瞬即逝,金在中順利轉正。這本是個高興的事,可是他托著腮幫子盯著調酒妹子手裡上下飛舞的酒瓶若有所思,哎,什麼時候才能見到鄭允浩呢?

意念的力量是強大的,金在中日思夜想,連做夢都念叨著“鄭允浩快到碗裡來”,結果不知天上哪位神仙讓他的腦電波打擾得睡不好覺,揮揮袖子第二天就把鄭允浩送到了他面前。

那天正是金在中轉正後的第二周週六,本來他那天應該4點就下班的,可是因為聽說晚上6點要來一撥重量級客人,擔心人手不夠,經理就把他也留了下來。金在中面上答應地爽快,暗地裡撇撇嘴,來的什麼大人物啊還用全體人員待命嗎,人家昨天的小說還沒看完呢~可是多說無益,金在中乖乖留下來幫忙,他是新人,迎客、領位、報菜名這類拋頭露臉的活兒自然輪不上他,他就和其他小年輕們一起在後廚幫忙準備碗筷、雕花裝盤等等,自然也就不知道來者為何人了。

那批重量級的客人當然就有鄭允浩。由於剛剛上映的電影《海霧》票房大賣,導演及全體演職人員在凱撒召開慶功宴,作為男主角的鄭允浩自然功不可沒務必出席。席間推杯換盞,觥籌交錯,唯一不同的是別人杯中的是酒,而鄭允浩杯中的是奶。對鄭允浩有些瞭解的人都知道,這位鄭影帝在飯局上從不喝酒,反而對牛奶有絕對的偏愛,即使沒有牛奶也會用果汁代替,總之滴酒不沾。

早些年曾有個贊助商請鄭允浩吃飯,執意去敬酒,被朴有天擋下多次,那人面子有些掛不住,又斟了一杯白酒死活要讓鄭允浩喝。鄭允浩看著他不做聲也不動作,朴有天一個眼神給過去,身後一排救場小分隊人員齊刷刷地站了出來,雖說是救場“小”分隊,其實也跟保鏢差不多了,成員差不多都是一米九左右的個子,一身腱子肉威風凜凜,一排人往那一站跟堵牆似的,再讓鄭允浩自身發出的冷氣一凍,活脫脫一座大冰山,威懾力極高。贊助商一看情況不好,悻悻地收回酒杯將酒灌進自己肚子裡,「嘿嘿,哥今天喝得有點兒多了,咱就到這吧,回家抱老婆孩子去了啊~」

從那以後再沒有人逼鄭允浩喝過酒,況且鄭允浩在酒桌上向來都是彬彬有禮,說話極有分寸,表情雖淡卻也懂得人情世故,知道如何應對自如,哪怕端著格格不入的牛奶也讓旁邊的人覺得自己是被尊重的。

 

一番吃喝下來,賓主盡歡。朴有天安排專車把導演、編劇、製片人等大人物一一送到家,剩下一些場記、化妝、動作指導等人員也由鄭允浩一一道謝,朴有天親自送到酒店門口,而後各回各家各抱各娃。等人都散盡了,朴有天可算鬆了口氣,他從口袋裡抽出張卡遞給小分隊隊長韓馳,「今天辛苦了,帶他們在這開個包間吃飯吧,我沒喝酒,允浩我送回家就可以了。」「歐耶!謝謝天哥~小崽子們吃飯去咯~」韓馳嘿嘿笑著扯下墨鏡,帶著一幫漢子們揮霍去了。

朴有天檢查了一下沒有遺漏的東西,準備離開,剛要喊鄭允浩出門,就被他攔住了,「大米,我要去噓噓~」

朴有天讓這一句話驚了一頭汗,倆人還站在人來人往的包間門口呢,這話讓人家聽去了可怎麼得了。。。

「我說允浩啊,大庭廣眾之下注意影響啊,不要說噓噓,要說去洗手間。。剛剛飯桌上說話不是挺正經的嗎,多堅持一下不好嗎?」

鄭允浩有些委屈地癟癟嘴,「現在不是就我們倆在嘛,正經了好幾個小時了,很累的,我牛奶喝多了,那麼多人在,就沒好意思喊你領我去廁所,一直憋著呢。」

這孩子還挺乖,一直牢記反迷路政策三大條呢,朴有天被他那委屈的樣子氣樂了,無奈地領著他直奔洗手間。

進門上鎖,開閘放水,一氣呵成,鄭允浩舒心地眯起了眼睛,終於放鬆啦~

「美了吧~」朴有天倚在洗手間門框上看著一臉輕鬆地洗手的影帝同學,「回家吧。」

誰知朴有天剛邁出廁所門立馬又退了回來,一臉菜色地跟鄭允浩說:「允浩啊,不好了,我好像看見我前女友了,當初說好和平分手的,結果她又一直糾纏不休非要復合,快煩死我了,害我搬兩回家了。我得找找有沒有能避開她的路,一會兒我們酒店門口見啊。」說完不等鄭允浩點頭就急急忙忙地跑出去了。

鄭允浩朝著朴有天的背影伸伸手,「哎,大米你沒有告訴我怎麼去大門口啊。。。」

相比於其他酒店,凱撒有兩大與眾不同的特點,一是閃瞎眼,二是轉昏頭。閃瞎眼是指它的內部裝璜極其奢華亮眼,到處充斥著一種“不求最好但求最貴”的氣息,就差貼個標語了——俺們奏是有錢!轉昏頭說的是凱撒的內部構造到處都極其相似,裝修風格也是絕對的統一,除了各個包間的門牌號不一樣,男女衛生間的標誌略有不同外,幾乎看不出任何差異。凱撒的老闆就是有這樣的強迫症,用人家自己的話來說就是「如有雷同,奏是故意的!」

所以,在這個綽號“凱撒迷宮”的酒店找不到路,其實也不能怪鄭允浩,只是。。。他已經來過這裡不下20次了,朴有天閉著眼都能摸清哪對哪,他卻每次都跟第一次來似的。。好吧,當路癡遇上迷宮,此題無解。。。。

 

鄭允浩坐在衛生間的洗手臺上,分析目前可行的求助方式:

求助救場小分隊?人家早就扯下了各種工作時用的高科技設備,吵吵嚷嚷地在包間裡面劃上拳了,打手機也是絕壁聽不見的。

求助酒店人員?嗚,在去過N遍的酒店裡找不到大門,鄭允浩自己都覺得丟死人了。。

求助民警張大爺?這麼晚張大爺早就洗洗睡了。。。

篩來選去唯一能夠指望的也只有朴有天了,雖然他就是始作俑者,現在還不知道在哪裡躲爛桃花,鄭允浩只好盼著他快點甩開前女友好回來接他。

已經將近十點了,酒店人員流動明顯減少了很多,以至於堂堂一大影帝在洗手間裡坐了快一刻鐘也沒有人發現。但是人員稀少並不等於沒有人。金在中和同伴們把餐桌收拾妥當,桌椅擺好,又重新鋪上了新的桌布,擺好帶著暴發戶氣息的鑲著鑽的水晶小花籃,恩,終於可以休息了~

金在中跟同伴打了個招呼馬上奔向洗手間,媽呀忙活了一晚上,憋死小爺了。

金在中一陣風似的就衝進了洗手間,沒錯,就是鄭允浩所在的那一個。由於速度太快,鄭允浩又低著頭,只覺得一陣疾風掃過,可是抬起頭來卻什麼都沒有,額。。。這酒店不會有什麼怪東西吧。。。就算有也不要看見我,鄭允浩把頭埋得更低了。

金在中解決完了生理問題,繫好腰帶從隔間走出來,一抬頭看見對面洗手臺上不知什麼時候坐了個龐大的生物,還低著頭不聲不響的。金在中嚇得就要跑,結果沒看清腳下的一灘水,一腳踩上,直奔著鄭允浩就滑了過去。

哐!

啊!

嗷!

彗星撞地球都是一瞬間的事,事情發生的太快,我們還是慢動作分解來看吧。

鄭允浩當時正坐在洗手臺上,而金在中保持著跑步的姿勢向前滑行,因此直接就撞進了鄭允浩的懷裡,大頭與腹肌親密接觸,哐!

鄭允浩還在心裡琢磨怪東西的問題,就被一不明物體以極大衝擊力撞了肚子,啊!

所謂力的作用是相互的,金在中的頭必然也受到了衝擊,嗷!

金在中撞得頭有些暈,心裡暗罵,你個凱撒的廁所地磚是拿砂紙打磨過又上了蠟嗎?要不要這麼光滑啊,當鏡子用嗎?滑死小爺了嗷嗷!不過我這是撞在了什麼東西上啊,肯定不是牆,但是摸起來挺結實的,好像還有格格塊塊的形狀,難不成衛生間裡面也貼了軟包?金在中就這樣彎著腰,保持著頭還抵在人家肚子上的姿勢,兩隻手就不老實地到處摸索,摸完人家肚子又去環人家的腰,咦,這是什麼新型裝飾物吧,恩,這個東西抱起來挺舒服的呢,能不能偷偷抱回家呢?

 

而在金在中上下其手的時候,鄭允浩則是呆呆地看著這個撲進自己懷裡的小“彗星”,“彗星”的頭有點大哦,圓圓的後腦勺好可愛,可是撞得好疼哦,鄭允浩眼裡都含著淚花了。

於是,當歷盡千辛萬苦甩掉EX的朴大經紀人終於找到自家影帝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幅景象:鄭允浩坐在檯子上,一個酒店男服務生彎著腰,頭埋在他的下身,雙手在他身上到處撫摸,而鄭允浩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樣,眼中還有疑似舒爽(?)的淚光。再聯想到自己往廁所走的途中聽見的那一聲高昂的「啊!」

臥槽!朴有天覺得自己整個人都不太好了,這這這這太犯規了吧!終日小清新小面癱小賣萌的鄭影帝突然變黃暴了!還在大庭廣眾之下就咬(你們懂的)起來了!孩子你不是一向24K純情的嗎!你的處男之身不是要留給自家小天使的嗎!娛樂圈的最後一個處男也要淪陷了嗎??!!各種念頭在朴有天腦海裡竄來竄去,弄得他都快癲狂了。

不對,朴有天強迫自己冷靜下來,這太不科學了,允浩一定是被誘惑了,要不就是被下藥了!我一定要拯救他!

於是朴有天把洗手間的門關上防止被其他人看到,大步衝了過去,衝著二人大喊了一句:「住口啊!!!!!」

朴有天這一聲大吼,把兩個都處於半懵狀態的人嚇醒了,金在中猛地抬起腦袋,發現自己又抱又摸還想拖回家的居然是個活生生的人,一時腦子沒轉過來彎兒,直愣愣地瞅著鄭允浩。而鄭允浩也在看見小“彗星”真面目的下一秒就陷入了巨大的震驚之中,這不是小天使嗎!昨天夢裡的小天使就長這個樣子的!

朴有天又要癲狂了,你倆這兩兩相望深情對視是鬧哪樣啊!他瞄了一眼鄭允浩的褲子拉鍊,居然沒有拉開嗎,還是已經拉上了?他來不及考慮這些了,一把將鄭允浩拽到自己身後,跟母雞護仔似的,衝著金在中厲聲道:「我不管你剛才都做了什麼,或者想做什麼,總之忘掉今天的事,不許對任何人說,否則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金在中這才發現旁邊還有第三個人在,回想了一下剛才的情景,臉噌地紅成了番茄,又羞又尷尬,捂著臉奪門而出。鄭允浩見小天使跑了,急得上前就要追,被朴有天使出吃奶的力氣攔了下來,「允浩乖啊,下藥了不怕,哥帶你去秘密診所找醫生啊,不要追他了他是壞人。」鄭允浩一邊掙扎一邊喊:「大米,他不是壞人,他是小天使!」

「小天使?」朴有天微愣了一下,「小天使也不行,小天使變壞了就是小惡魔,他要帶壞你,他一定是有什麼企圖,也許是有人故意派他來害你的!為了搞壞你的名聲和形象!」

「才不是!小天使才不是什麼壞人!」兩個一米八以上的大男人在衛生間裡面扭來打去,鄭允浩力氣比朴有天大,但架不住朴有天意志堪比小強,抱住了鄭允浩死死不放手,折騰了半天誰也贏不過誰,最後力氣耗盡雙雙癱坐在了地上。

鄭允浩抓著頭髮異常委屈,「嗚,大米,為什麼不讓我去找小天使?我等了快20年好不容易才見到他~~~~~」

朴有天張著嘴大口喘著粗氣,「允,允浩,哥,哥是為你好啊,他剛才是不是給你吃了怪東西?」

鄭允浩一臉迷茫,「沒有啊。。」

「那,那他也是想對你圖謀不軌!」

「什麼圖謀不軌?」

「他,他,他剛才趴你身上幹嘛呢,頭還埋在你褲子拉鍊那裡!那那不是要內啥嗎!」

鄭允浩更納悶了,「哪啥啊?剛才他滑了一跤衝進了我懷裡,一頭撞在了我肚子上,就這麼回事。」

「啥?」朴有天這下是真的囧了,居然鬧了這麼大個誤會。。艾瑪我有罪,我太不純潔了,果然是受了昨天看的男男小黃片的影響!

「額,,,允,允浩啊,哥錯了,哥誤會了。。。內啥,隨你打隨你罵,哥絕對一聲不吭!」污蔑了鄭允浩不可怕,要命的是他污蔑了鄭允浩的寶貝小天使啊,還把人家嚇跑了,朴有天覺得已經看見死神在向他揮小手了,閉上眼準備受死。

他感覺到鄭允浩把他的身體扶正了,心想,額,打人還要擺好姿勢嗎。。鄭允浩的手抓住他的襯衣,攀上他的肩膀,額,這是要掐死我嗎,舌頭會吐出來眼睛也會凸出來,這麼死很難看的。。。他把眼睛偷偷眯了個小縫,只見鄭允浩突然撲了過來。。。。「嗚嗚,大米你去帶我找小天使~~~~~我出去就不認識路~~~~」

朴有天卸下了全身的緊張,覺得身子都有些發軟,臥槽這反轉大的。。「額,內啥,允浩啊,你不怪我了?」他小心翼翼地問。

鄭允浩搖搖頭,「雖然我不太明白你為什麼攔著我,但是你一直都是為我好,所以我相信你沒有惡意。不過弄丟了小天使你要幫我找回來。而且你剛才欺負他了,還凶他,要道歉的。」

嚶嚶,朴有天感動地想哭了,自家影帝真是太善良太溫柔太通情達理了!「允浩你聽哥說啊,今天太晚了就算了吧,我剛才看到你家小天使穿著酒店服務生的衣服,一定是在這裡工作的。我們改天再來找他,他肯定還在,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嘛,當然小天使不是和尚,咳咳。」

鄭允浩聽了覺得有理,點了點頭,「哥你真好。」

朴有天心裡又淌下兩行男兒淚,嚶嚶,不光沒被打,居然連哥都喊了,我這是否極泰來了嗎?

他拍拍胸脯,「哥一定幫你找回媳婦,放心吧!」

鄭允浩歪著頭,眼睛眯成了兩條縫縫,朴有天知道,他那是高興呢。

 

金在中這邊鬧了個大紅臉,回去三下兩下收拾了東西,連工作服都沒換就跑回員工宿舍了。凱撒的員工福利是出了名的好,正式人員都有五險一金,像金在中這種沒錢買房的小年輕們也有專門的宿舍可以住,雖然不大但是絕對一人一間非常方便。他快步開門衝進了宿舍,臉上的熱度還沒有下來。剛才在洗手間的時候,他抬頭的瞬間看見坐在面前的鄭允浩,腦袋裡面轟的一聲。扭臉又看見了衝他大喊大叫的朴有天,他認得朴有天,那是鄭允浩的金牌經紀人,這麼說,自己面前的那個被他又摸又掐吃盡豆腐的人真的真的是鄭允浩本尊!

唔,我居然撲在了鄭允浩懷裡。唔,頭還正好埋在。。。埋在。。。金在中回憶了一下當時的畫面,居然和自己前幾天看的一篇高8漫畫的一個情景重合了。。。再想想朴有天說的話,一定是誤會他們做了什麼18禁甚至25禁的事情!金在中捂著臉,嗷嗷,沒臉活了!

當天晚上,鄭金二人都躺在床上輾轉反側。

金在中:鄭允浩終於到碗裡來了啊,可惜到了碗邊刺溜一下又給滑出去了。沒關係,有了第一次就有下一次,以後一定要製造機會多多見面混臉熟!不過真人比視頻裡雜誌裡的更帥啊,嚶嚶。

金在中捂住自己狂跳的小心臟,給自己催眠——你絕對不是被他蠱惑了,你這是氣的昂,不生氣不生氣,你比他帥一百倍~恩恩~

鄭允浩的情況就簡單多了: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見到小天使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呼,睡著了~

 

第二天一早,金在中由於多半夜都在興奮,只好頂著兩隻大大的熊貓眼去上班。跟他差不多年紀的同事劉凱平時就好開玩笑,沒個正經,看他這樣,一臉邪笑地問他:「喲,在中,沒睡好啊,難不成是做春夢了?」

這要擱平時,金在中早就反唇相譏回去了,可是今天他有些不在狀態,劉凱一說春夢,讓他想起了昨天夢裡鄭允浩的八塊腹肌,那是他夢寐以求的身材啊!唔,自己好像還摸了摸,難道這就是自己今早枕頭上面,那可疑的口水印記的來源嗎???

啊啊啊!金在中要暴走了。「你才做春夢,你全社區都做春夢!哼!」因為自己夢見鄭允浩而流口水的金在中無比唾棄自己,把火都撒在了眼前可憐的劉凱身上,氣哼哼地跑走了。

劉凱納悶地站在原地,在中今兒怎麼跟吃槍藥了似的,來大姨夫了?

 

忙活了一上午,中午吃完飯休息的時候,金在中趕緊拿出手機登上QQ。

因為不屑與網上那些不入流的anti為伍,金在中自己建了一個antiQQ群,名字叫【男同胞們站起來】。群裡成員很簡單——金在中,金爸爸,金俊秀,沈昌珉,李赫在(金俊秀髮小)。後面兩位明確表示他們就是來看熱鬧的~

金在中自打來了B市每天都在群裡彙報情況,可惜一直沒有進展,昨天終於見到了鄭允浩,趕快向成員們報告。

我不是大頭:注意啦注意啦,昨晚9時許敵人出現,我方與敵人展開激烈的戰鬥,最後我方取得壓倒性的絕對勝利,對方毫無還手之力!

我愛水蜜桃:哥,能解釋一下麼我看不懂。。。

金PP是我髮小:噗哈哈金俊秀我就說你是海豚智商嘛~

我愛水蜜桃:滾!你才智商65!你全社區都智商65!

保衛媳婦:兒子,咱跟赫在住一個社區。。

我愛水蜜桃:老爹,有你這麼胳膊肘往外拐的嘛。。。小李子你別告訴我你看懂了?!!

金PP是我髮小:唔,,,我也木有看懂。。。

我愛水蜜桃:╭∩╮(︶︿︶)╭∩╮鄙視你!還有你快把你那破昵稱給我換了!

金PP是我髮小:No way~頭可斷,血可流,QQ昵稱不能丟~

天才不是說說而已:我看這昵稱非常好啊,特點突出~

金PP是我髮小:應該說是PP突出,哈哈哈哈~

天才不是說說而已:噓,別讓他聽見了。

我愛水蜜桃:你們倆人當我是瞎的嗎!!!!!

我不是大頭:跑題了啊喂!有沒有人聽我講話啦!

天才不是說說而已:我說哥,咱這群能換個名字嗎?這名字總讓我產生邪惡的聯想~

我不是大頭:收起你腦子裡面那些亂七八糟的思想!我本來想叫【爸爸兒子站起來】的,為了照顧你們兩個打醬油的才改的這個名字好嗎!

天才不是說說而已:好吧,那還是這個吧,我對父子沒興趣~

我不是大頭:!!!!!注意影響!!!!!

我愛水蜜桃&金PP是我髮小&保衛媳婦:什麼意思。。?

天才不是說說而已:沒什麼意思~老少不宜的東西~~~~~回歸正題,哥你昨天晚上在酒店遇見鄭允浩了?

我不是大頭:還是我們珉珉聰明,沒錯!

天才不是說說而已:嘶。。。一身雞皮疙瘩。。。

我愛水蜜桃:哥,哥,然後呢?你跟他打起來了?把他打得落花流水,一腳踩在他後背上,讓他承諾從此再也不透過電視勾搭良家婦女了嗎?

天才不是說說而已:桃子你也太看得起你哥了。。。他不被打就不錯了。。。

我不是大頭:切!誰被打誰被打?我還就告訴你們了,我不光沒挨打,我還拿頭頂他肚子了呢,把他頂得嗷嗷直叫! (金在中:雖然我自己也暈了半天但是我絕對不會說的!)

保衛媳婦:大頭真棒!

金PP是我髮小:在中哥,然後呢?

我不是大頭:唔,然後我抬頭看見是他就愣住了,再然後他經紀人來了,我就跑了。

我愛水蜜桃:呃,完了?居然沒有血濺當場神馬的。。。

天才不是說說而已:不對啊,你拿頭頂完他才知道他是鄭允浩,也就是說你不是有計劃有目的地頂的他,你頂到他是個意外。按照你平時的情況來看,你的意外八成是因為頭大重心不穩而摔跤,所以你是不小心摔了一跤順便頂到了鄭允浩的肚子對嗎?

我不是大頭:。。。。。。

天才不是說說而已:請把這六個點擴寫一下吧~

我不是大頭:你都說了還讓我說神馬!!!!!

我愛水蜜桃:默默點根蠟燭

保衛媳婦:樓上+1

金PP是我髮小:樓上+身份證號

我不是大頭:我恨你們。。

我不是大頭:不管怎麼說這已經是幾個月以來最大的進展了不是嗎!我打聽過了,鄭允浩經常到我工作的凱撒酒店來吃飯,之前一直沒見到他是因為他在外地忙著拍戲,現在他留在B市,以後見面的機會肯定更多,我一定會抓緊一切機會衝上前線,沒有機會也要創造機會,同志們等我的好消息吧!

全員:乾巴爹!

 

 

 

 

 

第九章

 

金在中這裡有後援團,鄭允浩那裡當然也有智囊團了,就是我們以一當十的朴大帥哥嘛~

鄭允浩那天晚上睡得很香,轉天神清氣爽早早就跑去公司了,興沖沖地直奔朴有天辦公室。

「大米大米,我們晚上去凱撒吃飯吧~」

朴有天雖然把公司董事長的大權交給了弟弟,但是依然保留著總經理的職務,有不少公司事務需要他解決。(有天:笑話,那麼多事情都讓寶貝弟弟一個人做,累壞了怎麼辦! 有煥:寶貝弟弟神馬的。。。。哥,泥垢了。。。)

秘書Lisa當時正拿著一堆檔等他簽字,聽見鄭允浩這句話,用曖昧的眼神在他倆身上掃了半天,兩大帥哥果然有基情啊~

朴有天怎麼會讀不出那眼神中的意思,簽完字把資料夾往Lisa懷裡一塞,「YY總經理,這月獎金沒了。」

「報告朴總,我剛才什麼都沒聽見,回見了您嘞~」Lisa踩著12cm的高跟鞋跑得比兔子還快。

朴有天把工作時才戴的眼鏡摘下來放到辦公桌上,「允浩啊,我們想找到你的小天使是很容易的,可是你想過找到他以後怎麼辦嗎?」

鄭允浩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當然是領媳婦回家咯~」

果然啊。。朴有天偷偷翻了個白眼,就知道你會想得這麼簡單!「允浩你想過沒有,你遇見小天使的時候才7歲,他那時更是僅僅3歲而已,3歲多的孩子能記得多少兒時的回憶?這麼多年過去了,他還會記得你嗎?退一萬步講,就算他還記得你這個豆包哥哥,但是他會認同“媳婦”這個說法嗎?他會被你隨隨便便就領回家嗎?」

唔,鄭允浩愣住了,是啊自己這20來年一直都將小天使放在心裡,當初的一顰一笑都讓他魂牽夢縈。自己是蓋了章了,隨意理所當然地把小天使當成自己的媳婦,可是對方是怎麼想的他從來都不清楚,小天使會不會已經忘了他呢?

朴有天看見鄭允浩的眸子黯淡了一瞬,卻很快又恢復了神采,「沒關係,即使忘了我也不要緊,我可以再一次把媳婦追回來啊。」

朴有天笑了,很真誠的笑容裡還帶著一些贊許,允浩啊,你的世界裡似乎從來不曾有過陰霾。「好,下班我們去凱撒。順便說一句,把你這身大號兒童服給我換了去,否則你找不到媳婦,只能找到奶媽。」

鄭允浩看著自己一身皮卡丘的運動服,「衣服怎麼了嘛,挺好的啊,皮卡丘周邊限量版呢。」他稍微轉了轉身,「你看,帽子上面還有耳朵呢~」

朴有天不跟他廢話,直接撥了內線,「Lisa,下班之前給鄭允浩搭一身符合他身份的,正常的衣服,我滿意的話獎金就還給你。」

那邊一聲尖叫,「嗷嗷,朴總您真好!保證完成任務!」

 

快下班的時候,Lisa領著改頭換面的鄭允浩來到了總經理辦公室,朴有天抬頭看了一眼,「嗯,不錯~不愧是學過藝術的。辛苦了。」Lisa謝過了朴有天卻磨蹭著不走,還站在那裡瞅著鄭允浩,一張小臉興奮地發紅,心裡激動卻又怕說錯話獎金泡湯。

朴有天奇怪,「還有事嗎?沒事就可以下班了。」

「沒事了沒事了。」Lisa有些欲言又止的樣子,轉身離開辦公室,走到門口的時候還是忍不住回頭,對鄭允浩做了個加油的手勢,「鄭影帝,fighting!」

不光Lisa如此,他們走出公司的一路上,遇到的每個女人都衝著鄭允浩喊加油。

朴有天一頭霧水,問鄭允浩:「你讓Lisa幫你搭配衣服的時候怎麼跟她說的?」

鄭允浩老實回答:「我就說我要穿著去追媳婦呀,然後她問我媳婦是誰,我說是凱撒的一個服務員。」

「不應該啊」朴有天摸摸下巴,按說知道了鄭允浩有心上人了,公司裡的女人們不是應該心碎成渣渣嗎?

不等他想完,鄭允浩又接著說:「然後她就問我是男服務員還是女服務員,我說是男的,結果她就變成你剛才看到的那個樣子了。。」

呃。。。朴有天扶額,腐女這是要佔領地球的節奏嗎?Lisa大學時候是學校宣傳部的部長,現在恐怕全公司上下沒人不知道鄭允浩的追妻行動了,哎。。讓Lisa給鄭允浩搭配衣服真是失策啊失策。好在公司的員工們都具有和八卦精神同樣高度的職業精神,不會到外面去瞎說,這點朴有天還是很有信心的。

 

一路上朴有天一邊開車,一邊跟鄭允浩商量著天使誘捕計畫。

「允浩啊,你說你名氣這麼大,又老少通吃的,小天使會不會是你的飯呢?」

鄭允浩想了想,「應該不會,首先,男飯很少,其次,如果是我的飯一般都是嗷嗚一聲衝上來,而不是嗷嗚一聲扔下我跑了。」

朴有天笑,「也是,你的飯都蠻彪悍的。」

他始終記得當年第一次在某飯店偶遇一隻向日葵的情景,好麼老遠就聽見一聲大喊「鄭允浩!」朴有天嚇了一跳,還以為是有人來尋仇呢,扭頭就看見一個打扮及其淑女的漂亮女生一秒鐘變身女漢子,踩著恨天高都能用百米衝刺的速度奔上前來要簽名,簽名到手以後也不扭扭捏捏地要擁抱神馬的,反而轉過身拍拍朴有天的肩膀,「哥們,照顧好他。」

想起來都覺得自己當時的表情一定很傻逼,後來遇到的多了,朴有天也就慢慢習慣了鄭允浩粉絲們的獨特性格,雖然彪悍了一些,但是,嗯,其實還蠻好的。

朴有天嘆了口氣,「如果是粉絲的話就好辦多了,恐怕直接色誘就可以了呢。可惜啊,那現在有什麼辦法嗎?」

「恩,我都想好了,如果他不是我的飯的話也沒關係,啟用下一招——日久生情。」

朴有天差點兒就脫口而出“你要霸王硬上弓?”話到嘴邊讓他生生忍住咽了回去,他不敢貿然亂說了,小心地問「嗯,,嗯,,允浩你的意思是?」

鄭允浩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這都不明白嗎,就是經常去凱撒吃飯呀,先混臉熟,再做朋友,最後打包回家~嘿嘿~」

朴有天暗暗拍了拍小心臟,果然此日非彼日啊,艾瑪幸好沒再說錯話,上次的教訓果然記住了,善哉善哉。

 

倆人7點來鐘到達凱撒,正是一天最忙的時段,到處都有服務生小哥竄來竄去。鄭允浩站在那裡一會兒左看看一會兒右看看,這麼多穿梭的人中怎麼就沒有他家小天使呢?朴有天看著自家影帝跟個雕塑似的立在那裡,沒一會兒就已經吸引了不少好奇的目光了,小聲說:「允浩啊我們先進去唄,別忘了我們是吃飯來的,別站在這裡左看右看了,又不是QQ登陸的那隻企鵝。。」

鄭允浩揉了揉扭累了的脖子,「大米,要不我們在一樓大堂裡面吃吧,小天使走過比較容易看到。」

「不可以,人多眼雜的,我們說的話如果被外人聽見了可就了不得了,乖啊,去包間。」

「唔。。。好吧。。」鄭允浩撅撅嘴跟在了朴有天後面。

別看凱撒外表暴發戶,人家其實也有小清新小文藝的時候,縱橫交錯的一條條走道都是以世界著名的街道名字命名的,比如巴黎的香榭麗舍大道,倫敦的牛津街,紐約的第五大道等等。對這些街道名稱有一些瞭解的客人都喜歡對號入座,企業家們喜歡去華爾街,政界有點兒地位的人物大都選擇賓夕法尼亞大街,而像鄭允浩這樣的明星們呢,自然是偏愛好萊塢星光大道了。

鄭允浩無心欣賞包間的豪華裝飾,點菜任務也全部交給朴有天,他要做的只是一瞬不瞬地盯著門口。來來去去的服務員很多,端茶的、倒水的、準備餐盤的、還有不少人純粹是為了一睹影帝之姿,隨便尋個理由就跑進來。

「我是來開窗通風的。」窗戶本就是開著的。

「鄭影帝您覺得冷嗎?我是來關窗戶的。」上一個人剛開窗不到1分鐘。

「我來把椅子擺好。」就兩個人還都已經落座,還有什麼椅子需要擺?

「我來把桌子再擦擦好。」桌子已經被5個人擦過了好嗎。。你們考慮過桌子的感受嗎?

「我。。我。。我是來打醬油的。」好吧。。這孩子真實誠。。

每當進來一個服務員朴有天就能聽見旁邊一聲稍顯急促的吸氣聲,然後很快又是慢慢的呼出的聲音,節奏就是——吸!呼。。。。吸!呼。。。。吸!呼。。。。朴有天搖了搖頭,哎,不用說,這次也不是小天使咯。

其實他們也知道這樣守株待兔等小天使上門的幾率實在很小,小天使一看就是剛工作不久,八成是只能待在後廚工作的,況且退一萬步講,就算他能抛頭露面,凱撒上上下下幾百號員工,哪那麼容易就趕上他來接待呢?雖說鄭允浩和朴有天都是有名的青年才俊,但是也不能跟人家經理說「我今天點誰誰誰來給我服務」啊,又不是皇上翻牌子,更不是在酒吧招陪酒女郎,如果這麼說了恐怕轉天就要上那些惡俗的八卦雜誌頭條了,標題就是【鄭允浩朴有天凱撒欽點某花美男服務生進包間服務,疑似3P】,朴有天生生打了個寒顫。所以說,這個事情還真不太好辦呢。

朴有天點完菜把菜單一合交給了對著鄭允浩犯花癡的女服務生,提醒了兩遍對方才如夢初醒一樣緩過神來,臉紅著跑出去了。朴有天往椅子背上一靠,艾瑪,總算清淨下來了。可是沒有了心懷鬼胎的一個個服務生的到訪,鄭允浩倒坐不住了,不想讓你們跟參觀似的一個接一個進來,可也別一個都不來了啊,本來幾率小但是現在完全為零了啊。。。這樣下去難不成真的是來吃飯的嗎???不行,鄭允浩蹭地站了起來往門外走,朴有天正抱著胸想辦法呢,讓他一動作嚇了一跳,「允浩你去哪?」

鄭允浩挑了挑眉,「山不來就我,我便去就山。」

等鄭允浩都走出門了,朴有天才想明白他這是主動求“偶遇”去了呢,可是。。。朴有天苦著一張臉,鄭影帝你忘了你的路癡屬性了嗎?他看了看自己的手機,電量充足,信號良好,恩,很好,一會兒做好去營救的準備吧。。。

 

鄭允浩的迷路能力足矣和他的演技相媲美,朴有天對他的判斷是絕對正確的,果不其然,出了門左轉右轉,沒5分鐘他就轉暈了。他也不在乎,找到媳婦才是正事嘛~可是他的媳婦在哪裡呢?秉承著全面撒網重點撈魚的精神,鄭允浩準備對凱撒大酒店進行地毯式搜索。大地震之後人家士兵們憑著地毯式搜索連豬都刨出來了,難道他還找不到媳婦嗎?

於是我們的鄭影帝頂著一張面癱臉,開始挨個屋地找媳婦。作為一個講文明懂禮貌的新時代好青年,推門就進人家包間的事情是鄭允浩絕對不會做的,所以他每次都輕輕敲三下門,在聽到裡面答覆後再探進去半個身子,眼睛迅速環視屋內一周,見目標人物不在,便鞠躬說句「抱歉,走錯門了」然後全身而退,速度之快讓裡面的人往往都反應不過來不速之客是誰,就消失了。

除了包間內部要找以外,其他的比如廚房啊、衛生間啊、儲藏室啊等等自然也不能放過,於是當天凱撒一半以上的員工在工作時冷不丁看見鄭影帝的一張帥臉掃過,由於過度驚訝或驚喜,導致20人摔了盤子,17人左腳絆了右腳,14人扭了脖子,12人臉拍到門上,外加5個大廚切了手指,2個大廚燒了眉毛,剩下那些走路順拐者不提也罷了。

總之現實就是鄭影帝不走尋常路,親臨了員工們的工作間。你能體會當一個小員工正在蔬菜間整理大白菜的時候,一扭頭卻看見閃閃發光的鄭影帝站在門口盯著自己的心情嗎???所以,比起前面那些人,這個小員工手一鬆,被手中舉著的大白菜砸暈了也真的不是什麼稀罕事了。

 

鄭允浩在這邊兢兢業業地進行走基層活動,金在中卻窩在一間後廚的角落裡,一邊和孟大廚聊天,一邊雕著手中的蘿蔔花,時不時的還從旁邊擺著的剛做好的冷盤中捏一塊醬牛肉來吃。孟大廚今年67歲了,是遠近聞名的特級廚師,按說已經應該退休了,但是人家耳不聾眼不花,嗅覺敏銳,味覺良好,掂起大鍋來虎虎生風,連很多年輕人都比不上,所以當凱撒老闆聽說他想繼續工作時,當場感動地淚眼汪汪,直接認了乾爹。

孟大廚很喜歡金在中這個白白淨淨的孩子,聰明伶俐,心靈手巧又難得的踏實肯幹,說的話討人喜歡但又不是阿諛奉承。最可貴的是他雖然年紀小,但是對料理有很高的熱情和天分,偶爾還會給孟大廚提幾個小妙招小建議,樂得孟大廚一邊拍著金在中的肩膀一邊感嘆:「孺子可教也。」

可惜這孩子哪都好,就是太瘦,小細胳膊小細腿小細脖子,唯一比得上別人的恐怕就是頭還不算小了。。。一心想把這孩子養胖一點,孟大廚總是在別人不知道的時候領著金在中吃小灶。這不嘛,他剛剛就從準備給某高官端上桌的一大塊醬牛肉上面切下了一半,留給還沒吃晚飯的金在中,哼,看那高官那肥頭大耳富得流油的樣子,準是貪污腐敗,讓他吃那麼多也是糟蹋糧食,還不如留給我們在中~嗯,孟大廚就是這麼一個反腐倡廉的好同志。。

金在中將最後一片醬牛肉送進嘴裡,美美地打了個飽嗝,「唔,孟爺爺,好吃得想哭啊,我做出來的怎麼都不如您做的嫩,改天您給我指點指點好不好~~」

孟大廚看著金在中閃著求知光芒的兩隻大眼睛,什麼祖傳秘方、秘制醬料、版權所有不得侵犯都扔腦袋後面去了,咧嘴一笑,鬍子顫了兩顫,「沒問題~」嗯,孟大廚還是一個有原則,但原則很容易就被打破的人。。

 

爺孫二人正相談甚歡,只見負責整理蔬菜間的小李搖搖晃晃就進來了,腦門還有一大片紅印子。孟大廚嚇了一跳,「李娃子你這是怎麼了?」小李還恍惚著呢,嘿嘿一笑,說:「呵呵,呵呵,呵呵,我跟你們說我剛才看見鄭影帝了呢,就站在我身後,嗚,我可是他的忠實粉絲啊,媽蛋啊,幸福來得太突然了,結果一不小心我就被白菜給砸暈了。」

金在中一聽見“鄭影帝”三個字跟被踩了尾巴似的,一下就竄到了小李面前,搖晃他的肩膀,「小李子你說你看見誰了?」

「就,就是鄭允浩鄭影帝啊,你知道嗎,他剛才居然跑到蔬菜間去了呢,猿糞啊猿糞啊,哎,在中你別晃我了我頭暈啊。」

因為昨天晚上才見到鄭允浩,今天中午又和群裡面成員們通了氣,還承諾以後抓緊一切機會混臉熟,本以為他不會這麼快就又一次光顧凱撒,沒想到!!!!!金在中放開被晃得快吐了的小李,奔著蔬菜間就跑了,留下孟大廚一邊扶著搖搖欲墜的小李,一邊笑眯眯地捋捋鬍子,「沒想到在中追星起來還挺瘋狂的嘛,年輕真是好啊~~」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BL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