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下

冬天也漸漸落到尾音,可大街上的人都還穿著厚實的毛衣。金在中拎著一袋子食材回到公寓的時候,手指也凍得微紅。他拿出鑰匙打開門,暖氣撲倒臉上,有些暈呼呼的感覺。玄關處,鄭允浩的皮鞋規整地放著。金在中脫了鞋走進去,把食材放到廚房。在客廳四處轉了下,又走到臥室,才看到鄭允浩連西裝都沒脫掉就躺在床上睡著。金在中輕手輕腳地走過去,把毯子蓋到他身上。

好像很疲倦的樣子……

金在中低頭,輕輕吻了吻他的唇。然後走出臥室,去廚房開始整理食材。鄭允浩醒來的時候正好已經是飯點了,肚子倒是真的有些餓了。他揉了揉額頭,坐起身來,沒有注意到因此掉到地上的毯子。

打開房門打算去冰箱拿點吃的,卻聞到一股香味。他舒緩了眉頭,走到廚房處,只見金在中正在煮湯,一邊嚐著味道一邊加著作料。圍著圍裙的背影看上去賢慧的要命,鄭允浩燥熱的心一下子舒坦下來,他走過去,從後面抱住了金在中。

「啊?!」金在中嚇了一跳,差點把湯勺子掉到地上。

鄭允浩眯著眼睛,下巴墊在金在中的肩膀上:「我餓了。」

「湯好了就能吃了,你嚐嚐味道。」金在中勺了一勺,放到唇邊吹了吹,才遞到鄭允浩嘴邊,「今天好像做多了。」

「一會我會全部吃光的。」鄭允浩笑著說,「怎麼沒去阿姨那?」

「家裡有個不會做飯只會煮粥的懶人,我還能丟下他去哪蹭飯啊?」抱怨地癟了癟嘴,金在中用手肘輕輕碰了碰鄭允浩,「差不多好了,快去盛飯。」

「遵命,老婆大人。」

「是我嫁給你嗎?」金在中輕飄飄一句。

「………」鄭允浩無論如何也喊不出“老公大人”四個字,挑了挑眉乖乖去盛飯。金在中看他這樣子,忍不住笑出聲來,把湯端出去放到桌上。一頓飯兩個人甜甜蜜蜜地吃完,就連洗碗的時候也黏在一起,最後在鄭允浩打破第二隻碗開始,被金在中關出了廚房。

 

洗了碗兩人膩在沙發上看電視。

電視裡放著一些娛樂節目,金在中看的直笑,鄭允浩抱著他讓他坐在自己的兩腿中間:「等差不多到夏天的時候,我們去英國舉辦個婚禮?那邊好辦一些。」

「不用這樣麻煩的,現在也很好啊。」

鄭允浩親了親他:「然後我們在英國定居一段時間,把阿姨也接過去。」

金在中怔怔:「是那邊公司的事情嗎?」

「嗯,鄭氏家族主要還是在英國,我回來的有些久了。在那住段時間我們就回來,然後要是住的習慣也可以一直住在那裡。」他的話語裡有些小心翼翼的試探,像是在徵求金在中的意見,看他能不能同意去英國。

「家族……」金在中有些緊張的重複,電視裡的搞笑動作也不能引起他的注意了,他有些沮喪的樣子。但還是點點頭,「這樣啊,這樣必須要回去的。我沒關係的,住哪都一樣。」

「怎麼聽語氣有些不開心?你要是不喜歡,我們還是回來這邊。」鄭允浩溫聲,又說,「白天我脾氣有些不好,不生氣了好嗎?」

「我沒有生氣。」金在中搖搖頭,「也沒有不開心來著,是覺得跟著你去哪都好。」

鄭允浩笑著又親了親他。

「允浩,不管怎麼樣,我都在你身邊。」他溫順的低下頭,手被鄭允浩握住,金在中說,「不開心的事情,難過的事情……都和我說吧。雖然現在的我可能幫不到你什麼,但是我會和樹洞一樣接納你所有不好的心情,憋在心裡會更難受的不是嗎?」

感覺到握著他的手僵持了一下,金在中抿唇,卻聽鄭允浩這樣一句:「我和昌珉,是同父異母的兄弟。」他的眸子暗沉,帶著金在中所不熟悉的嘲諷,「我被所有人拋棄,唯獨你沒有拋棄我。所以我愛上你,死死地抓住你,這樣卑微的我,你要我說嗎?」他把臉埋在金在中的背上,抱緊他。

金在中怔怔,終於安靜下來不再詢問這些。僵持一會,他站起來轉身蹲在鄭允浩面前。他把鄭允浩的手握緊,放到唇邊,戒指的溫度在觸碰到金在中的那一刻,變得溫暖起來。

「你卑微,我自卑。」

鄭允浩抬頭,臉上沒有任何表情,眼角下的那道疤痕卻在這個夜晚莫名的清晰起來。

「我們是一樣的,允浩。」金在中勾起嘴角,「你覺得大家都拋棄了你,所以你覺得自己卑微配不上我。從一開始愛上我,抓緊我開始,就覺得愧對我,卻不想放開我。對嗎?可是……允浩你知道嗎?對於我來說,你一直很好,好到讓我覺得自卑,以至於現在的你優秀的讓我覺得融不進你的世界甚至想逃離……」

突然的,被反握住了手,金在中對上的是鄭允浩變得不安的神情。

「我的話還沒有說完,允浩。」金在中沒有避開他的目光,認真的說,「但是也因為現在的你,我想成為更好的人,永遠站在你身邊的人。鄭允浩,你的卑微比起我的自卑真的不算什麼……不管你怎樣的覺得自己卑微,在我眼裡都太耀眼,以至於睜大眼睛看到流淚都要一直望著你。」

你對於我,一直是這樣的存在。

從前是,現在是,以後也會一直是。

「不要去在意那些拋棄你的,因為你有我啊。」

鄭允浩木訥,然後猛地拉住金在中的手腕,將他抱在懷裡。他的氣息有些混亂,在金在中的耳邊微微顫抖著聲音:「記住你今天說的每一句話,我也會記在心裡。金在中,這八年,我是為你活著的。」

「……身上的傷疤還疼嗎?」懷中的男人一如八年前的乖巧,抿著唇問他。

「不疼了,你是最好的止痛劑。」他搖頭,輕聲笑起來,「以前連句喜歡都不肯說,今天怎麼……怎麼說這麼多肉麻的話。」記憶裡的戀人總是羞澀於說出任何一句曖昧的話語,他也已經默認了戀人與他相愛的羞澀模式。可是今天,心臟跳動的厲害,好像快要幸福的窒息了。

沒關係了,再不堪的回憶都沒關係了。

只要金在中願意,輕輕一抹就可以抹掉那些關於鄭允浩不堪的回憶,都沒關係了。

金在中眨了眨眼睛,回想了剛才的話,應聲,然後臉頰微紅:「嗯,以後……也會說很多好聽的話給你聽的,會說很久,說一輩子……說到,我牙齒掉光,說不動為止。好不好?」

「好。」鄭允浩點頭,雙手捧住他的臉,「在中,我現在特別想吻你。」

「剛吃完飯好歹刷個牙。」

「等不及了。」

金在中笑嘻嘻地撲進他的懷裡,眨眨眼睛:「好吧,我也等不及了。」

 

第二天一大早,鄭允浩被手機鈴聲吵醒,他動了動肩膀,懷裡的金在中嗚咽一聲轉了個身又睡過去。毛茸茸的腦袋用被子捂得嚴嚴實實的,一副哼哼唧唧的樣子,明顯是昨夜鄭允浩欺負的太過分了。

鄭允浩清醒片刻,又把脫離自己懷抱的金在中拉回懷裡,才緩緩地接了林青的電話。但是半響,他臉上的表情就微微變化:「我和他之間沒什麼好說的,讓他回去。沈氏我看在他的面子上只會到此為止,但是也不要妄想可以一步登天。」

掛了電話,鄭允浩把被子拉上來了一些,用力親了親金在中的下巴,惹的懷裡的人終於忍不住睜開朦朧的睡眼,用沙啞的聲音埋怨著說:「……我要睡覺……」

「哪有下屬起的比上司遲的?」他故意這樣說,「還想不想回去上班了?」

「在家裡我是老闆……」迷糊的一句之後,金在中軟綿綿的一閉眼睛又睡了過去,使得鄭允浩簡直是對這樣“惡意賣萌”的金在中捨不得鬆手。

 

 

 

 

 

 

【二十一】

在英國的時候,鄭允浩曾聽傭人們說過,母親鄭嵐是個很溫柔的人。她對傭人很好,不會有架子,漂亮的和溫室裡的白玫瑰一樣,卻有著說不出的精幹。十幾歲的年紀就跟著父親開始接手家族的事業,如果她沒死的話,現在應是最能幹的鄭氏繼承人。

她的高貴就像是在骨子裡流動的血液一樣,天生就存在的。而鄭允浩不同,十七年的紅燈街成長經歷讓他從血液裡就透出一股戾氣,而即便是這樣,也遮擋不住他與眾不同的血脈。和鄭嵐一樣,他對那些事業的管理學的很快,接手的也很快,就好比這些本就該是他的一樣。

林青說過,鄭允浩和鄭嵐很像,安靜下來的眼神就好似一頭初醒的野獸。

鄭氏的人不是等閒之輩,要繼承這筆誇張的家產很難。走錯一步,就全盤皆輸。所以鄭允浩捨不得亂自己一步,可是一但是觸及到金在中,那麼即便是倒退幾步他都心甘情願。

 

「少爺,孩子一直哭鬧。」林青打開別墅的門,側身讓鄭允浩進來,他輕輕皺起眉目,「才出生沒多久,離開了母親之後似乎一直很不安,也不親近任何女傭,奶喝了也是吐出來……」

「醫生來看過了嗎?」鄭允浩淡淡開口。

林青點頭:「沒什麼大礙,只是不願吃奶粉……所以孩子有些瘦小。」

鄭墨的兒子果然也和她一樣是個讓人惱火的傢伙,鄭允浩對孩子沒什麼興趣也不懂如何照顧。雇傭了這麼多人來這個別墅照看孩子,居然還能麻煩到讓林青把他請來。他的聲色有些不耐,繼而說道:「既然這樣,換一批人來照看。」

「這樣對孩子反而不好,其實……」林青欲言又止。

「嗯?」

「其實少爺和孩子多少還是有血親關係的,如果少爺把孩子帶在身邊或許會好一些。」這話也不是沒有道理,雖說剛出生幾個月的嬰兒怕生,但對於有血親關係的人應該會好些。再者,這個孩子獨自被留在這裡由著一群不認識的人照看著也太可憐了。

鄭允浩也沒生氣,只是立刻回絕:「送去英國。」

「少爺……」

「是我的疏忽,既然在那裡出生就應該養在那裡。」他走進房間,嬰兒床裡的孩子睜著濕漉漉的眼睛顯然是剛哭過的樣子,一旁的女傭看到鄭允浩連忙鞠躬走出了房間。鄭允浩眯起眼睛,然後猶豫了片刻伸手把孩子抱了起來。

小小的身子和成年人的體格完全不同,似乎只要輕輕一用力孩子就會碎了一般。他輕輕地抱在懷裡,可是孩子只是大聲哭起來。鄭允浩頭痛地嘆氣,轉身看著林青:「如果我帶在身邊,孩子遲早哭斷氣。」

林青啞語,只好讓站在外邊的女傭趕緊進來接過孩子哄起來:「是,那我明天安排人把孩子送去英國。」末了,林青又說,「沈昌珉已經來公司找過您好幾次了。」

「你告訴他。我已經收手了,往前的事情也不想再追究,讓他以後儘量和鄭氏錯開交集就好。」

「貌似不是為了沈氏來的,像是有話要對您說。」

「………」

鄭允浩頓了頓,沒說什麼。

 

而另一邊,沈昌珉坐在轎車裡,在超市外邊等了許久,才看到拎著一袋子食材的金在中。他下車,攔住了金在中的去路。

「沈昌珉!」金在中愣愣,然後笑著和他打了招呼。

「我有話想和你說,可以給我十分鐘的時間嗎?或許,我們可以找一家咖啡館。」他笑起來,比初中的時候更加高挑的身材讓金在中總有一種錯覺以為他是模特。金在中對沈昌珉的印象素來不壞,況且自從知道了沈昌珉是鄭允浩同父異母的弟弟後,就更加禮貌起來。但是想到鄭允浩的心情,金在中還是想儘量回避沈昌珉。而深知這一點的沈昌珉只是又說,「允浩他不想見我,但是有件事他誤會了很久,如果連你都不想聽的話……或許他會更加不能釋懷。」

「其實,允浩已經沒打算繼續對付沈氏了。」金在中已經回公司上班了,而且被鄭允浩安排在秘書室,所以這些事情多多少少也知道一些。

沈昌珉卻沒有說到這方面,只是扯了扯嘴角顧自道:「我父親並沒有拋棄允浩,他甚至不知道鄭允浩是他的兒子。這個故事你不想聽嗎?說到底,我也是受害者,我並不打算對鄭允浩有所抱歉是因為我這些年因為他母親的關係活的也不幸福,但是有一點,我希望他不要再繼續誤解我父親。」

當然的。

「也是鄭允浩他自己的親生父親。」

 

 

回到公寓,火鍋的香味早就溢出來。當初沒有選擇和金在中住別墅而是住在相對於小一些公寓就是為了這樣,太大的房子反而顯得冰冷。現在的公寓倒是正好,住著暖,也溫馨有家的感覺。

蝦仁和豆子炒在一起看上去讓人食欲大增,配著清淡的火鍋,醬料的味道也濃郁起來。鄭允浩一坐下就拿起筷子開吃,金在中抿唇,抱怨著:「下班之後去超市,蝦丸都賣完了呢。」說著往鄭允浩碗裡夾了幾個肉丸子,又加了一勺湯。

「在中你現在特別有家庭主婦的感覺。」鄭允浩打趣著說。

眼見著金在中用毛茸茸的拖鞋踢他的小腿,鄭允浩也不躲,笑嘻嘻地咬著丸子。金在中扒了一口飯,突然想起什麼:「我今天在超市還碰到了尹沫,啊就是那個和我一起實習的尹沫,當時還有Ken你還記得嗎?」

怎麼能不記得,這兩傢伙就是鄭允浩安排的。鄭允浩心虛的點頭:「這個啊,有點印象。」

「Ken後來不知道怎麼的就回英國去了,我和他還有點小過節來著。」金在中眯著眼睛看著鄭允浩,「每次我一說起你啊他就反應特別大,上次我和你鬧脾氣那次也是他騙我說公司有聚會我才去酒店發現你是鄭氏少爺的。」

說起那次,鄭允浩立刻伸手,一副嚷嚷的樣子:「那次我手砸玻璃受傷了你怎麼不說!」

「那次我補玻璃補的勞心勞肺你怎麼不說。」

「請人補個玻璃而已……」

金在中挑眉:「鄰居都差點報警了。」

「………」

「……喂,鄭允浩。」

金在中看著低頭喝湯不說話了的鄭允浩,終於忍不住笑出聲來:「你該不會生氣了吧?」鄭允浩悶聲應了,然後不理金在中,有意無意的還非要把當初打碎玻璃的手撫著碗讓金在中看的更清楚些。金在中用手指戳了戳他的手背,乖巧著臉問,「那還疼不?」

「打碎玻璃差點引來員警的人沒資格喊疼。」他哼聲。

「也是哦,而且都那麼久了肯定不疼了對吧!」金在中拿起筷子,夾了一些菜到碗裡安心吃起來。

惹得一邊的鄭允浩猛地咳嗽幾聲,最後一把搶過金在中的筷子放到桌上:「喂!金在中你真是……真是……」眼見著要爆發的他卻在這一刻愣住了,金在中捧著他的手,低頭吻在他的手背上。

疤痕不深,但是他卻吻得細緻。暖色的燈光打下來,金在中的黑髮有些發亮,他閉著眼睛,睫毛細密濃黑,看上去如黑色的軟色鋪墊。接住了光層地掉落,他的唇柔軟,但是溫熱的細膩。

鄭允浩看的癡迷,片刻忘記了言語。

「那……現在還疼嗎?還生我的氣嗎?」金在中眨了眨眼睛,臉頰微紅。

這才反應過來的鄭允浩勾了勾嘴角:「你就長了點個子,還真是一點都沒變。」總以為他變了很多,卻沒想到這傢伙什麼都和以前一樣,除了快和自己齊平的身高。

「那你喜歡嗎?」金在中兩手撐著下巴,餐桌上的餐布是淺色的格子花紋。

於是鄭允浩也一手撐住下巴和他對視:「喜歡的快要瘋了。」

喜歡。

但是……

「在中,你呢?」

「唉?」

「喜歡我嗎?」

金在中抿唇:「……我不要說。」

鄭允浩輕輕皺眉,時間真是一個很好的東西,先前羞澀的戀人現在也會開始說甜言蜜語,也會開始主動親吻自己,只是這句喜歡,依然不肯說出口。他輕笑,揉了揉金在中的腦袋,探過身去:「快說給我聽。」

鼻尖對著鼻尖,他的目光深邃卻不再寒冷,瞳孔間的溫暖之中除了金在中還是金在中,滿滿的都是金在中。

「我才不要說。」金在中動了動唇,輕聲回覆,「因為……」

鄭允浩再過去一點。

直到觸及金在中嘴唇的前一刻,他才聽到他最滿意的答覆,那是比喜歡兩個字更讓他開心的。因為金在中說「因為我喜歡你吻我啊。」話音未落,他卻已經吻了上去。但在下一刻,他明白了戀人並非是羞澀而是心機太深……

不回答,就會一直吻。

呐,真的很喜歡,我很喜歡你。

 

收拾了碗筷,鄭允浩坐在沙發上漫不經心的看著電視,金在中洗了碗過來坐到鄭允浩身邊。還拿著一盤子切成塊的蘋果,鄭允浩順勢把頭枕到他腿上,金在中用牙籤戳了一塊蘋果塞進他嘴裡。

鄭允浩看著電視裡的新聞,嚼著蘋果,末了問:「上班的感覺怎麼樣?」

「挺充實。」金在中也咬著蘋果,目不轉睛地看著新聞播報的字體,「以前以為秘書會很忙,沒想到還挺輕鬆的……鄭允浩,你該不會在給我放水吧?」

「林青忙的頭髮都快白了,讓你幫他怎麼說我放水……嘖,我要是把工作都交給你,你還能每天準時做飯嗎?」鄭允浩來勁了,伸手捏了捏金在中的下巴,「別忘了上班是副業,把我養胖了才是正業!」

「……林先生有你這樣的老闆頭髮不白才怪呢……」

「他現在可是一根白頭髮都沒有!」鄭允浩張嘴,金在中把一塊蘋果又塞進他嘴裡,這才滿意的鄭允浩咬著蘋果含糊不清的說,「當年這傢伙也沒少幹壞事拆散我們,讓他辛苦點應該的。」

金在中無奈:「怎麼就這麼記仇呢你。」

「瘦子都記仇。」

「我怎麼不記呢。」

「你前段時間不是一直記我的仇嗎!」鄭允浩一勾嘴角,「不過你馬上就會被我養成一個胖子了。」

眼前這傢伙就和個長不大的孩子似得,就會鬧騰。金在中也習慣他這樣了,只覺得現在的鄭允浩話多了,也讓人覺得溫暖。他很喜歡這樣的生活,也很喜歡這樣的鄭允浩。他低頭,一手撫著鄭允浩的頭髮:「其實我今天和沈昌珉聊了會兒。」

鄭允浩皺眉:「他去找你了?」語氣明顯有些不耐。

「嗯,他讓我帶些話給你。」猶豫著一直沒說,眼下見鄭允浩心情不錯才打算說的金在中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地瞥了他一眼說,「他說,他不會和你道歉的。」

「這個囂張的臭小子……」

「我還沒說完!因為沈昌珉說他也過的很不幸福……」金在中立刻說道,「他說他父親當初不知道你母親懷了你,甚至一直不知道你母親當初還活著的事情。他什麼都不知道,所以在沈氏父女的騙局中結了婚,卻一直忘不掉你母親……直到知道真相和家中冷戰了八年後的今天,他離婚了。」

金在中是以最快的速度最簡單的語言表達能力告訴了鄭允浩這些,雖然沈昌珉的那個故事有些長,但是金在中概括的還算不錯。

只是鄭允浩沉聲:「我知道。」

「你知道?」

「我恨他是因為那個是我生母的人……在他婚禮那天自殺了。而我卻被交給一個女傭,從小過著那樣的生活。沒有父親和母親,有的只有酗酒和暴力的養母……如果不是他,我也不會……」他顫慄,咬牙。

金在中愣愣,卻輕易地接過了話:「你也不會和我相遇了。」

只這一句,鄭允浩忽然地睜大眼睛。金在中笑起來,睫毛微長,顫抖起來如花兒一般:「允浩,其實你父親和我們一樣,認真的努力了。只是你比他更優秀,因為你從英國回來找到了即將放棄的我,可是你父親背負的東西不同。家人,愛情,絕望,但不管怎麼樣他都認真的努力過了。你要知道……不是所有人都和我們一樣幸運的。」

幸運的遇到彼此,幸運的沒有因為時間的流逝而忘記對方,幸運的抓住對方。

「金在中,有時候你真的太善良,善良到讓我有些不自在。」鄭允浩沉聲。

「不是這樣的。」金在中搖頭,「是因為我想你的心裡都是我,那些憎恨和厭惡的位子也都是對我的喜歡。允浩,我其實非常的貪心。所以不希望你把心分給他們一點點,我們這麼辛苦才在一起,為什麼你滿腦子都要想著那些事情呢?」他皺眉,低頭一些,在鄭允浩的眼前顯得無比的任性。

他永遠不會忘記的,他們在彼此生命中的痕跡,以及往後還要繼續走的路。有過這樣的承諾,所以金在中不允許任何不好的回憶來玷污這條路。

他所要走的,是和鄭允浩一起走的路。對於他來說,神聖,潔白,鋪滿白色的玫瑰到達他生命盡頭的路。

「金在中,你什麼時候變得那麼霸道了?」

「鄭允浩,你不知道和什麼人待久了就會像誰嗎?」

鄭允浩“噗嗤”一聲笑出來,然後緩緩地握住金在中的手放到唇邊,這樣的吻細膩柔軟,如同夏天最清香的花朵落下,連聲音都變得微妙起來。他勾起嘴角,目光溫和,忽然的釋懷:「我原諒他,因為他讓我遇見了你。」

只這一個理由就足夠了。

於我而言,莫過於全世界的你。

 

在那個燥熱的夏天,我用半個夏季和你相遇,又用了半個夏季愛上你。

你是開在半夏的花。

 

春天的尾巴拖拖拉拉的才肯走,天氣從轉暖到炎熱。金在中和鄭允浩的婚事也臨近眼前,因為韓麗身體的關係,兩人打算在國內簡單地辦個婚禮,然後再去英國邀請家族的人一起見證。

鄭允浩和金在中大清早的就親自去了花店,白色的玫瑰早早的就被店主準備好放在了屋外。沾著水珠的花顯得特別新鮮,金在中進了花店去挑別的。國內的婚禮只有他們兩個和韓麗,所以也只是訂了一間酒店的包廂來慶祝。

只是花不能少,就算是個小婚禮也該像模像樣。

鄭允浩站在店門口,目光落到一束束的白玫瑰上,笑的格外溫柔。

「請問,這束白玫瑰多少價錢?」背後有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鄭允浩轉身,韓旭明也愣住了,大半天才脫口道,「鄭允浩?」在韓旭明心裡,鄭允浩依然是當年帶壞自己兒子的罪魁禍首,所以也說不上好感。

鄭允浩微微鞠躬,一抬頭就可以看見韓旭明的頭髮間有幾根白髮。也是五十的年紀了,比不得往前的年輕。他也沒再多和鄭允浩說話,而是顧自走上前想進去花店裡詢問白玫瑰的價格。鄭允浩見此,立刻道:「這裡的白玫瑰今天已經全部被我買下了。」

似乎是有些失望的樣子,韓旭明點頭,然後就放棄了轉身要離開。

「我可以送您一束!」

韓旭明轉身,微微皺眉。

鄭允浩彎腰拿起一束,走過去遞給他:「是要送人嗎?」

見此,韓旭明也沒拒絕,和顏悅色地接過:「是啊,送故人。」末了,又補充一句,「是和白玫瑰一樣好看的人。」說到這句的時候,他的目光很溫柔,抱著花束的動作也很溫柔。如果她還活著,他也一定會這樣珍惜她的。

「我也認識和這束花一樣好看的人。」鄭允浩輕輕笑道,舉止溫和。

韓旭明這才注意到眼前的人早就不是那時候的不良少年,他頓了頓,隨後笑起來:「謝謝。」他將花束抱在懷裡,如同擁抱著摯愛一般。最後,韓旭明消失在清晨薄薄的晨霧中,鄭允浩怔怔,回過身來。

而眼前捧著梔子花走出花店的男人正可愛的說著什麼。

「允浩你聞聞,真的好香啊!」他笑起來,比梔子和白玫瑰更加好看的人。

呐,你知道嗎。所有的花都只開半個夏天,因為另一半的夏天被它們偷偷藏起來,藏在心裡,直到遇到對的人,送給他。

「我愛你。」

「……這種話幹嘛這個時候說啊。」頓時紅了臉的人不好意思地捧著花,抿著的嘴角可愛的要命。

「金在中,我愛你。」

「喂,鄭允浩,你好肉麻。」

「喂,我愛你。」

「……哎,好啦,我知道啦。你別說了,太難為情了!」花束掉落在腳邊,他急急忙忙地伸手去捂他的嘴,無名指上的戒指泛著淡淡的亮光。然後被鄭允浩握在掌心,珍惜了一生。

 

花開半夏,我遇見了最好的你。

 

==================正文完=====================

 

白玫瑰花語:純潔、純情、天真

◎白玫瑰代表純純的愛,表示你是聖潔的,甘心為你付出所有;白玫瑰的花語是純潔、純情、天真;白玫瑰寓意是我足以與你相配。

一般而言,在你們的愛情還不夠明朗的時候,或者是送給一直愛慕、暗戀的女孩,最好送對方白玫瑰,以免對方有過強的抵觸心理;當然,也可以送給女朋友白玫瑰,表達你們之間純潔的愛。

 

 

 

 

 

明天還有番外~~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