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4-2

 

在中在昌珉這裡商量了整整一下午,因為是冬天,回去的時候天都已經全黑了。

絢麗霓虹的燃燒也掩蓋不了寒氣的逼人。風像刀割一樣刮在臉上,無法抗拒的生生的疼。

在中吸了一口氣,寒氣頓時侵入肺腑,帶著淩厲的疼痛。血液都好像要凝固住了,真冷……

這個冬天,真的好冷。

公車上,在中把頭靠在玻璃上,閉上眼睛。眼前好像有無數殘破的片段在上演……

戲劇一樣的人生,它自編自導著悲劇。痛楚受損過的生命,卻還要故作頑強的再次直面濃烈的破碎。

這是一次必將付出頑強意志的抗爭。

在中睫毛顫了顫,眼底有難以察覺的脆弱浮現。

允浩……我好累……

 

允浩回到家的時候,在中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專注的神情。

允浩外套也不脫,走過去,笑著彎下腰面對著在中:「嗨,帥哥。」

在中立刻笑了,伸出手指挑了一下允浩的下巴:「嗨,美女。」

允浩摸摸被調戲的地方,一副被侵犯的樣子:「幹嘛啊,要非禮啊。」

「姑娘長得這麼俊,」在中說著在允浩臉上摸了一把,「給大爺唱個曲兒吧。」

「要聽什麼?婚禮進行曲?」允浩話中有話的說。

在中不理他,伸手推開他:「擋著我看電視了。」

「電視有什麼好看的,」允浩說著大大咧咧的坐到在中旁邊,靠在沙發上,用手玩在中的頭髮,「多看看你親親老公的臉嘛。」

在中做了個嘔吐的樣子,不理他,繼續看電視。

「喂喂喂,」允浩不滿意了,「你怎麼能這麼對我。」

「又怎麼了?」在中好笑的轉過臉。

「你今天在昌珉那裡玩了一天,我可是辛苦工作了一天,」允浩理直氣壯的說,「你不覺得很累很疲憊的我需要你的溫柔撫慰嗎?」

你哪裡有一點疲憊的樣子,在中在心裡翻了個白眼。但是還是轉過身陪允浩說話。

其實他是有一點心虛的,因為怕允浩看出了他有心事,所以故意裝出一副隨隨便便的樣子。今天發生的事,雖然讓自己很亂,但是他不想對允浩說,至少現在不想說。

這份幸福來之不易,在中拼了命的要去維護它。就算是一個人承擔,他也不想讓任何隱患威脅到他們中間。

 

想到這裡,在中心裡黯淡一下,然後突然伸出手摸摸允浩的臉:「允浩……」

正興高采烈講著話的允浩被打斷,止住了話題:「嗯?」

「我就想跟你說一聲,」在中看著他,認真的說,「你是我最不想傷害的人……」

允浩被他好端端冒出來的一句話弄的一愣,然後趴到在中身上聞來聞去。

「幹嘛呀。」在中推開他。

「金在中。」允浩看著他,狐疑的開口,「你是不是做了什麼對不起我的事?」

「什麼呀。」

「那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沒,沒什麼,就隨口說說唄。」

「我告訴你,」允浩斬釘截鐵的說,「什麼不想傷害,你是對我厭倦了嗎,想甩了我嗎?學電視劇裡的那些有外遇的主角,想要踹人的時候說,“哎呀,其實我真的不想傷害你,”這樣嗎?我告訴你,你要是敢想這些你死定了。」

「你胡說什麼呀。」在中沒辦法的看著他,剛剛傷感的心思被他攪的蕩然無存,沒好氣的開口,「幼稚王,我跟你沒法溝通。」

允浩一把攬過他的肩膀,使勁揉他的頭髮:「我就說了吧,你不能看電視劇,你看看。」

「這和電視劇有什麼關係!」在中被他弄瘋了。

「沒關係嗎?」允浩拿起遙控器“啪”的把電視關掉,站起來突然手上用力,扛起在中就向樓上走,「沒關係就不許胡思亂想,去睡覺。」

「呀!鄭允浩你……」

允浩把他扛到臥室,扔到床上,撲過去一個勁的咯吱他,在中笑的喘不過氣來,忍不住去踢他。

鄭允浩皺著眉頭叫痛,但是下一秒就笑的見牙不見眼的去親吻。溫暖的,熟悉的,濕潤的氣息。

在中閉上眼睛,眼角有些濕潤,攬住允浩的背,喃喃的說了句:「瘋子……」

 

入夜,歡娛之後,允浩很快就睡下了,沉沉穩穩的呼吸。在中側過頭看過去,借著朦朧的夜色,允浩的睡臉帶著天真的孩子氣,無邪而又甜美。在中心裡一動,伸出手輕輕撫了撫他的眼梢嘴角,然後把冰涼的唇貼在允浩雕塑般的下巴上,喚了聲:「寶貝啊……」

低低的聲音很快被夜色吸走,在中看著眼前的黑暗,一陣清醒。

他知道復仇是帶著可恥的卑劣,但是他無法回避。允浩啊……你知道了以後,會怎麼想我呢?會怪責我嗎?

你總說,我是能夠使自己的雙眼純淨的人,眼睛不會說謊,所以我是善良的人……

那麼現在呢,當你再一次注視我的時候,你看出了什麼嗎?

明明已經不會再孤獨,可為什麼,我竟感到如此深重的孤立無援。

會原諒我的吧……我做錯事情,你都會原諒的吧……

 

 

第二天上午,昌珉就打電話過來,熬夜過後濃濃疲憊的聲音,但是還是立刻說了自己的成果。

「昌珉,你一夜沒睡嗎?」在中打斷他的話。

「沒事。」昌珉不在乎的說。

「你不上課嗎?」

「一二節的翹掉了,」昌珉嘿嘿一笑,「等一下就去。」

「………」在中沉默了一下,然後說,「昌珉……」

「得得得,感激的話就不要說了,以後請我吃大餐就行了。」

「你注意身體。」

「哥的指令完成了,我就安心了。」昌珉笑的很輕鬆,突然又正色道,「對了哥,我需要一個破解碼。」

「要買的嗎?」

「廢話。」

「知道了。」在中答應著,又不放心的說,「昌珉啊,你不要耽誤學習,休息一下,要好好上課……」

「呀,你是更年期到了嗎?」

「………」

掛上電話,在中抬頭看了一下時間,然後穿上外套出門了。

 

超市里溫度很舒服,在中仔細挑選著蔬菜,旁邊一個小女孩突然從後面擠過來,一把抓起起在中剛剛放在手邊挑選好的一顆青椒,在中一愣,旁邊的母親立刻過來拉住自己的孩子:「怎麼能這麼無禮呀。」

小女孩癟癟嘴,扔下青椒,沒說話。

年輕的母親向在中微微彎了彎腰:「真是不好意思了。」

說著就拉著女兒向出口走去,另一隻手推著購物車:「不要鬧了呀,爸爸在外面等著我們呢。」

在中有些發愣的看著那一家三口和諧的樣子,年輕的父親笑著抱起女兒,然後自然的去結帳。妻子在一旁看著,溫順的模樣。

多幸福啊……

手指驟然收緊了一下,在中低垂下眼睛,繼續挑選。

如果沒有自己,允浩……也會像這樣,擁有一個完整的家,然後像天空一樣,幸福的撐起它吧……

 

 

修長的手指按了按眉心,允浩放下手中的公文,抬起頭看了一下時間,已經是中午了。

不怎麼餓,但是很累……

那批貨,是今天到吧?

正想著,電話突然響起來,秘書熟悉幹練的聲音:「總經理,金先生來了。」

一直嚴肅認真的臉上露出了刺破雲層般的笑容,在中推門進來,允浩像小狗一樣正巴巴的看著他。

「我給你做了好吃的。」

「就知道你。」允浩走過來,接過在中手中的東西,洋洋得意的說,「怕我不好好吃飯,是吧?」

在中笑笑,沒說話。

允浩打開飯盒,做了個誇張的表情,立刻往嘴裡撥了一口米飯,撲鼻的香味刺激著食欲,在中坐在沙發上,靜靜看著允浩狼吞虎嚥的樣子,一時有些失神。

「這個蘑菇頭怎麼這麼大,好好笑。」允浩夾起來研究了一下,然後毫不留情的放進嘴裡。

「你吃過了嗎?怎麼不提前說一聲,萬一我走了呢。」允浩一邊吃一邊絮絮叨叨的發問。

他說了很久,在中都不理他,允浩終於發現了不對勁,拿筷子在在中眼前揮了揮:「在中,怎麼了?」

「啊,沒有。」在中回過神來,衝允浩笑一笑。

「通常你說沒有的時候,是一定有什麼事。」允浩不相信。

「吃你的吧。」

 

Desin大樓高聳入雲,站在窗前伸出手,好像可以觸碰到天空。寒冷的天氣,連雲層都像是被凍結住。

一雙手,從後面抱住他的腰。一個溫柔的身體靠過來。在中輕輕一笑,轉過身。

「有心事呀。」允浩抵著他的額頭。

「允浩……」在中看著近在咫尺的那雙眼,覺得真的很難啟齒。

允溫柔的看著他:「怎麼啦?」

「我……」在中猶豫著,低下眼。

允浩乾脆的輕輕的扳著他的肩,俯下頭去看著在中的眼睛。

「在在,怎麼了……」

「你……」在中不敢看面前那張放大的英俊的臉,以及他眼底深深的溫柔,半晌才輕輕的開口道,「允浩,你……可不可以給我一些錢……」

允浩霎時愣住了,然後不給面子的放聲大笑。面前忐忑著的人,白白細細的牙齒咬著軟軟的唇,好像一個犯錯誤等著責罰的小學生一樣,允浩看著他,笑個不住,看著在中幾乎無地自容了,才忍住,幾乎已經憋到內傷的說:「當然可以啊!」

在中還是沒有看他。

「寶貝你至於嗎,花我的錢還不是天經地義,我本來想把錢都交給你拿著的,就是怕你不要。你肯花我的錢,我高興還來不及呢。」允浩大欣慰,笑的一口牙閃閃發光,摸摸在中的頭,認真的說。

說著咧著嘴拉在中走到桌前,從錢夾裡拿出一張銀行卡,拉過在中的右手,把卡放在他手心,還是忍不住看著在中笑。

在中握著那張卡,過了片刻忍不住開口:「你……不問我要錢幹嘛嗎?」

「你想買什麼就買啊,」允浩笑著環住他,「喜歡什麼就買什麼,多買一點。」

「其實……」在中停頓了一下,允浩的懷抱讓自己更加心虛,自己不知道該怎麼說,「我是想給昌珉買東西……」

「嗯,知道了。」允浩吻吻在中的耳朵,「多買一些給他,自己也買一些,想要什麼就買什麼。」

在中沉默一下:「那,你工作吧,我先回去了……」

「好。」允浩輕輕放開他,又親了一下他的臉,「下班帶你去吃好吃的。」

「不用了!」在中立刻說道,頓了一下,又說,「我去昌珉那兒,給他買東西。」

「要不要我陪你去買?」

「不要!」在中立刻說道。

「好啊,跟昌珉那麼好,都有小秘密了。」允浩故意裝出不高興的樣子,「我都吃醋了……」

在中勉強笑笑,說了句「我先走了」便急匆匆的離開了。

允浩還以為在中的彆扭是不好意思,所以也沒在意,想想剛才他不安的模樣,怎麼就這麼可愛呢。

 

門輕輕的又被推開,允浩有些詫異的看過去,臉上的笑容斂住了。

「少爺。」來人穿著黑色的正裝,鷹隼一樣的眼睛,正一動不動的看著他。

「我從來不知道,進我的辦公室,你是不需要敲門的。」

來人沉默了一下,退回到門外,輕輕的敲了敲,然後才又進來。

「有事嗎?」允浩淡淡的問。

「這批貨,董事長要您親自簽下。」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我說過我不會簽。」允浩面無表情的繼續看檔,「你可以走了。」

來人的眼睛閃爍了一下,然後收回目光,微微鞠了個躬:「我知道了。」

允浩沒說話。

來人臨走之前又止住腳步,突然回頭,看著允浩說:「少爺,董事長從不勉強您做您不願做的事情,他這麼做,是因為他是您的父親。但是希望您能用同樣的心,去做一個體諒懂事的兒子。」

「Desin的工作,我會做好。」允浩不輕不重的回了一句。

來人沒再多言,離開了。

 

 

午後的天陰霾的讓人窒息,沒過多久,竟有雪花飄灑下來。落到人的臉上,帶著徹骨的清醒。

在中走在街上,抬起臉看著精靈一樣的雪,忍不住微微一笑。

接到老人的電話是在幾天後的清晨,在中從睡夢中被吵醒,聽見對方的聲音,一時無語。思索過後的聲音,有些小心翼翼的問著:「在中啊……什麼時候有時間,到爺爺這裡來一趟好嗎?」

「請問……」在中頓了頓,看了一眼身邊熟睡的允浩,還是有禮貌的開口,「您有什麼事?」

「只是想跟你聊聊,在中啊……」

「那好吧。」在中打斷老人的話,說道。

好像沒想到在中會這麼果斷的答應,老人愣了一下,然後連連說:「好好,你什麼時候有時間就過來,我都有空的,什麼時候都行……」

在中記下老人的地址,沒再言語,掛上了電話。

允浩已經被弄醒了,迷迷糊糊的問:「是誰啊?」

「認識的一個……爺爺,讓我去他家裡做客。」

「那很好啊,什麼時候去?」

在中頓了頓,然後說:「下午。」

允浩「哦」了一聲,突然問:「你夜裡手機是不是又沒關?」

「忘記了。」在中心思顯然還沒回來。

「跟你說多少遍,輻射輻射,你懂不?」允浩皺著眉頭教訓他,「對大腦不好,容易得病,而且容易把人變傻,你本來就不怎麼聰明……」

「………」

 

下午在中正猶豫著要不要出門,允浩已經叫司機過來接他了,而且細心周到的買好了水果。

張司機等在門外一臉笑容,在中想到允浩的細心,心裡說不上是什麼滋味。莫名的擔憂被突兀放大,仿佛覺得有些東西正離自己越來越遠。

其實允浩,也發現了他的不對勁吧……

 

 

老人住在一個環境清幽的社區裡。在中走到樓下的時候,老人就坐在小花園裡的石凳上遠遠的叫住了他。

心底無法抑制的湧出排斥感……但是對於眼前的這個年邁的老者,卻不是完全的討厭。

「在中啊,」老人很親切的看著他走近,「我電話打的這麼巧,今天不用上班嗎?」

很小心翼翼的聲音,帶著近乎卑微的姿態。比前幾日看起來更加蒼老和憔悴,風一吹過來,就禁不起的咳嗽出聲。

在中頓了一下,看到老人的樣子,還是開口問道:「您,身體好些了嗎?」

「不礙事的。」老人搖搖頭,指著對面的石凳,「坐呀。」

在中把水果放到圓桌子上,沒說話。

「最近過的好不好?」

在中看了他一眼,然後說:「不好。」

「我知道的,知道的……」老人垂下眼,喃喃的說,「是我們對不起你……」

「這麼說……您是承認了?」在中看著他。

「是我們的錯……」老人歎息的說。

「我只想知道,」在中開口質問道,「為什麼要那樣做?為什麼?」

「………」

「把罪名強加到死去的人身上,你們不會良心不安嗎?」

「在中啊……那時候我不知道……」

「那時不知道?」在中接過話,「這就是您的理由嗎?那您現在總知道了吧?自己的兒子做出那樣的事情,您為什麼不讓他去承擔錯誤,反而包庇著他,讓他逍遙法外了那麼多年!」

老人看著在中激動的樣子,一時無言以對,過了一會兒才說:「是,是我的不對……」

在中看著他,覺得心頭的血正一點點的往上翻湧,然後又一點一點的冰冷下去。

「在中,你聽我解釋……」老人欲言又止的說。

「我答應過來,就是要聽您的解釋。」

「那時候我剛得了癌症……東佑剛工作不久,雖然工作不算差,但是醫療費還是不能完全支付的起。當時“盛港”答應他,把我送到美國去療養,並且支付一切的醫藥費……」

「條件就是,給他們做偽證……」

在中愣了一下,沒說話。

剛才的火氣慢慢在退去。雖然是犯罪的行為……但是以一個兒子的立場,這樣做,是不是也算是迫不得已呢。

「東佑之後就沒再接手任何案子,也沒再回韓國……一直到我今年病情穩定下來。」

「在中啊,這些年,我們一直都在受到良心的譴責,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彌補……」

「不覺得自私嗎?為了自己,就可以做出這樣的事情嗎?」在中聽了這樣的話,反倒冷冷的笑了,心寒的說,「他是學法律的人,知法卻犯法,這樣還算是一個人嗎?」

「是,是我們不對……」老人的眼底已經有淚光浮現,「我不奢望你們能原諒,這個錯誤不能被原諒……這些年我日夜都不得安寧,一心祈禱著你們都可以順順利利的生活著……」

「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您覺得有些人的生活還會幸福嗎?」

殘缺的,破碎的家庭,失去了父親,失去了母親……這樣的人的生活,還叫順利嗎?

「在中,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

在中失神的看著老人,突然覺得很想流淚。

允浩……你看,我一點都沒錯。我父母,是被冤枉的……

你叔叔的死……跟我爸媽沒關係……

 

「東佑一直想過去自首,但是這件事牽連太大,“盛港”有恩於我們,我們又怎能做背信棄義的事情。」

「這叫背信棄義?」在中像是聽到了天大的笑話,剛剛平靜下來的心情又瞬間被打散,「和那些人狼狽為奸,知錯卻不改悔,這就是您的是非觀嗎?」

老人沒說話。

「您知道這些年我是怎麼過來的嗎?」在中看著他,低低啞啞的說,「像噩夢一樣……無時無刻逼著我去死。而你們呢,在國外過著逍遙安穩的日子,再虛情假意的背著一個可有可無的內疚……彌補?您要怎樣彌補我?您能彌補什麼?能把我爸媽還給我嗎?」

「在中……不是這樣的,」老人費力的解釋說,「“盛港”策劃那件事東佑並不知情,如果當時他知道那一切的發生都是計畫好的,他絕對不會那樣做……」

「您說什麼……」在中突然愣住了,「計畫好……是什麼意思……」

「你,不知道?」老人突然意識到自己多了嘴。

「雖然猜測過,但是我一直都不敢相信……」在中有些淒涼的笑了,失神的喃喃說,「原來是真的……」

「在中……」

「我一直以為“盛港”只是怕負擔責任,而做偽證把那一切都推給“遠航”,而且因禍得福……」

「原來是我太幼稚了,原來真的有為了利益而喪心病狂到這種程度的人……」

老人聞言搖搖頭:「我們,當時也不知情,去了美國之後才……」

「不可饒恕……」在中重複的喃喃說,手心被握的滲出血痕,「不可饒恕……」

原來那真的是一場被策劃的事故,原來那個噩夢真的是人為製造的災難。之前不是不懷疑,可是心裡卻不會去相信,真的有人會置上千條生命於不顧。無辜的船員成了“盛港”走向繁榮的犧牲品,父親也只不過充當了為了利益爭鬥的人的炮灰。

當年來他家裡取走鑰匙的那個人的嘴臉突然放大在眼前,真的很想撕碎那些人……那些十幾年都沒有得到懲罰的人。那些含冤死去的叔叔阿姨們……讓那些人逍遙法外,他們永遠都不得安息。

他恨得連骨頭都在痛……如果不是那些人,自己完整幸福的家,怎麼會只剩下自己一個人。還有允浩……允浩,允浩……如果允浩知道了……如果他知道自己一直信任的合作夥伴就是害死叔叔的兇手,他會難受到什麼樣的地步……

 

在中用力掐了掐手心,然後看著老人,開口:「爺爺,您手裡有證據嗎?」

老人搖搖頭,然後嘆了一口氣。

就算有,他們也不會拿出來的吧,可是…可是……

「您真的可以心安理得的不聞不問嗎?您真的希望您兒子就這樣一直苟且的生活一輩子嗎?」

「不是的,在中啊,你想想啊,“盛港”做的滴水不漏,東佑只是他們借用的一個工具,他們又怎會留把柄在我們手中……」

在中沉默了良久,然後站起來說:「那我告辭了。」

「在中……」

「謝謝您肯告訴我這些。」在中頓了頓,又補充了一句,「也謝謝您肯去看我父母。但是以後希望您不要去了,他們會過的很好……但應該不想看見您。」

老人飽覽滄桑的眼睛裡流露出複雜的光芒,但終究沒再開口。冬日午後的陽光斜斜的照射過來,拉下他瘦削的影子,孤獨而又淒涼。

 

 

回去之後就立刻接到了昌珉的電話,疲憊的熟悉的聲音,卻讓在中一下子愣住了。

「不可能的,昌珉……不可能……」

「真的沒有……我查遍了“盛港”整個公司的檔,都是媒體曾經報導過的資料和相關的一些資料,其他的,什麼都沒有……」

「不可能……」

「哥,」昌珉頓了頓,說,「會不會弄錯了?這件事“盛港”也是受害者,你猜測的不一定就是正確的,說不定……」

「昌珉,」在中打斷他的話,努力用最平靜的聲音說,「我今天見過韓東佑的父親了……」

「啊?」

「………」

在中把剛才的事情說給昌珉聽。他說的時候昌珉一言都沒有發,過了很久才喃喃說:「怎麼會這樣……」

「哥……」昌珉的聲音竟是哭了,「為什麼,要在哥身上,發生這種事……」

「昌珉。」

「我再查一次,哥,」昌珉吸了吸鼻子,說,「我一定會找到……」

「我週末去你家。」在中疲憊的按了按眉心。這是允浩在累的時候最常用的姿勢。

「嗯。」昌珉答應著,聲音裡依然有淚,「哥一定不要多想,他們會受到懲罰的。」

「我知道。」在昌珉面前,自己反倒是穩重了,「這些年不都好好過來了嗎。」

我絕對不會有事情。我要很好很好的生活著。要把那些曾把我送進地獄裡的人,送到他們本該待的地方。

 

允浩回來之後,在中幾次想開口,但是看著面前的那張臉,對著自己永遠露出的溫暖笑容,都硬生生把話忍住。

讓我守護你一次吧……我的允浩。

守護住你一手撐起的,屬於我們的幸福。

不好的事情向你隱瞞,是因為我不想你像我一樣痛苦。我把這些獨自承擔下來,等你知道的時候,是罪惡的人已經受到懲罰的時候,那樣的話,你就不會受煎熬了,對吧。

允浩啊……允浩……

只要你能一直這麼笑著,要我做什麼,我都是願意的。

 

 

可是最最想不到的事情卻發生了。

在昌珉家裡查了整整一天,都沒有任何進展。

那件事情真的就好像總所周知的那樣,被看做是一起意外事故。“盛港”裡的一切資料都是無辜而又乾淨的。

那些陰謀背後的資料全都不存在,沒有證據的話,在中所知道的一切都只能被認定是憑空捏造出來的。

只剩最後一個檔沒有被打開。

等昌珉破解出最後一個密碼時,兩人卻一下子都愣住了。

檔裡面是詳細的一筆筆交易。

“盛港”這些年來打著商運的旗號,與海外進行的一筆筆毒品和走私交易。

每一筆,都是驚人的金錢和物品數目。

每一筆,都能構成最嚴重的犯罪行為。

而每一筆的海外交易方全都指向美國的一個公司——鄭氏。

 

 

外面的天氣寒冷的好像要凝固住,站在室內往窗外看,都能感覺到那種沁入肺腑的寒意。

允浩靜靜看著窗外的天空,直到門被輕輕推開。

「少爺。」

允浩沒動。

「海關那邊,已經開始對“Since“採取措施,少爺真的要無動於衷嗎?」

「和我沒關係。」允浩輕描淡寫的說。

「韓董事為鄭氏工作了一輩子,少爺真的要看著他被檢察官送進監獄嗎?」

「我一直不贊成“Since”的那些交易,這樣罷手,倒也是不錯的。」

「您覺得鄭氏能在這麼短時間內發展到現在,靠的是什麼呢?如果沒有這些交易,海外那麼多分公司的資金根本周轉不過來!少爺,您以為光靠“Desin”在國內能賺多少錢?」

「那麼,用非法的手段賺錢,就是鄭氏存在的理由嗎?」

「“Since”的貿易只是一個工具罷了,為了讓所有旗下的公司都能良好運行的根本!」

「你站在這裡,就是要告訴我這些嗎?」允浩慢慢轉過身來,平靜的說,「那麼我也告訴你,“Desin”的每一筆交易都沒有任何不正當之處,至少在我手中,我不會讓它沾染上一點骯髒的東西。」

「少爺,您不可以這樣。」來人看著允浩,聲音裡已經有懇求的意味,「您知道靠鄭氏來生活的人有多少嗎?你既然接受了“Desin”,就要接受它所要擔起的責任。難道您要眼睜睜的看著“Since”從韓國消失嗎?船已經在碼頭,“Since”現在無法去接應,這批貨如果您不簽收的話,要是被查出是鄭氏的財產,後果有多嚴重您知道嗎?」

「我知道的是,」允浩淡淡一笑,「憑藉父親瞞天過海的本領,如果連這點事情都解決不了,還要過來讓我做的話,鄭氏能存在到今天嗎?」

「那少爺也該為董事長想想吧,您是他唯一的兒子,您不為他出面,那誰還有資格?」

「我不做幫兇。」

「少爺,“Since”是老爺一手創建的,他三十幾年的心血都在裡面,您難道要置之不顧嗎?」

允浩沉默下去。

 

五十年前,年輕有為的爺爺一手創建了鄭氏,那個時候,“Desin”和“Since”像兩棵剛剛生根的幼苗,把稚嫩的枝幹伸向了熱門的建築和電子原件生產上。

那個時候,鄭氏還只是一個不起眼的小公司,爺爺把一生的心血都耗在上面,為它開闢出了一片天。

後來,鄭氏去美國發展之後,父親接手了“Desin”,誰都明白,剩下的“Since”,是爺爺留給叔叔的位置。

只是事與願違,爺爺去世之後,父親改變了在韓的發展策略,“Desin”依然保持著雄勁的發展勢頭,但是“Since”卻在六年前,被賣掉。

表面上如此,其實只是為了借“Since”之手,從不正當的貿易中謀取暴利。

這些允浩都是知道的。但是即使知道,他也無力去改變什麼,他不會背叛父親和家族。

他不贊成這麼做,但是也沒有阻撓過。

因為他是一個商人,商人沒有絕對的善良,只有絕對的利益。

而且父親……畢竟是自己的父親。囑咐事情的時候,電話那端依然嚴肅的聲音卻掩飾不了他的衰老。

心底的有些感情是無法否認的,他愛自己的家人。家庭帶來的殘缺是他一生的遺憾,缺失親情的空洞和酸澀是什麼都無法彌補的,就連在中都不可以。

眼下“Since”的貿易正被警方嚴密的觀察著,偷樑換柱這種事情他是不屑於做的,但是……

允浩沒有再看來人,沉默良久,才淡淡的應一聲:「我知道了。」

 

 

在中走在街頭的時候,又下雪了。看了看身邊的櫥窗才知道,耶誕節馬上就要到了。

真快啊……

又一年要過去了。

好像最近總是自己一個人在街上走,清閒的都不像他。

允浩也不知道在忙什麼。

那天在昌珉家,看到“盛港”與“鄭氏”的事情後,他就沒有再追查下去了。

不是不想,而是不敢。

金在中自信那些骯髒的交易,不會與允浩有關。而且他慶幸自己之前沒有對允浩提過這件事,否則如果允浩知道了的話,該有多痛苦。

他對鄭氏沒有什麼感覺,但是允浩卻是他拼了性命也要保護的人。如果追究下去的代價是傷害到允浩,那麼他寧可什麼都裝作不知道。

再痛苦,再不甘心,只要允浩好好的,他就什麼都可以不知道。

昌珉也提議過,要讓“盛港”得到懲罰,最好的方法就是韓東佑去自首。

但是在中拒絕了。

因為韓東佑還有一個年邁的,慈祥的父親。人什麼都可以不做,但是不可以不孝。他不想再去打擾老人的生活,不想讓他失去安度晚年的權利。即使再大的仇恨,他也不想去打破別人的幸福。

他們道歉過後悔過,這樣,就可以得到原諒。

 

市中心熱鬧無比,因為是放學時間,很多穿著校服的中學生嘻嘻鬧鬧的從一個個商店中擠進擠出。

在中只覺得腦子裡面亂亂的,在家裡一刻都待不住,所以就出門了。

路過一個商店,在中在櫥窗裡看到一個玻璃制的工藝品,竟是做成仙人掌的模樣。

記得當初跟允浩還只是朋友的時候,曾經送給允浩一盆,結果被他給養死了。為此自己還狠狠嘲笑過他。

允浩很不高興的解釋說,是自己太愛惜它,每天都去給它澆很多次水,估計是仙人掌它老人家從沒受到過這樣的高級待遇,於是樂死的。

在中笑著罵他不懂常識。澆那麼多水,根不腐爛才怪。

那麼堅強的一種植物,如果把它放進一個太過優渥的環境,它很快就會夭折了的吧……

就像我嗎。

 

 

推開允浩辦公室的門的時候,裡面很安靜。

門外,秘書見是在中,所以就沒有打擾。允浩正專注的看著眼前的電腦,黑框的眼睛,英俊而又穩重。

在中輕輕的走過去,沉浸在工作中允浩被聲響弄的一驚,一抬頭就看見一個人無聲無息的站自己面前,穩重的形象頓時蕩然無存。

「哇哇哇,在中你屬貓的嗎?走路怎麼一點聲音都不發出!」

「幹嘛那麼大反應,」在中倒是被他的一驚一乍嚇一跳,瞪著他,「你在幹什麼虧心事嗎?」

「你怎麼來了?」允浩說著就示意他到自己身邊來。

「探班。」

在中走到允浩身邊,允浩順勢就把他拉到腿上,故意湊過去:「親愛的,想我啦?」

在中好笑的側過臉,無意間瞟到允浩的電腦螢幕,還沒在意看,允浩就裝作不在意的把頁面關閉了。

在中愣了一下,又回過神來,把手中的東西放到桌子上。

「是什麼?」允浩環過他的腰就去拿。

「聖誕禮物。」

「喲,怎麼對我這麼用心啊。我什麼都還沒準備呢,你就先買了,多不好意思啊。」

嘴上這樣說著,手卻立刻毫不憐惜的把漂亮的包裝紙撕開。

「你就裝吧你。」

允浩看清是什麼東西的時候就立刻笑了,笑的在中差點從他身上摔下去。

允浩趕緊抱住他,還一邊笑著問:「你還記著我把你那盆仙人掌養死的事情啊?」

在中白了他一眼:「你還好意思說。」

「嘿嘿。」允浩傻笑兩聲,然後把東西擺放在電腦邊,說,「真漂亮,寶貝謝謝。」

「拿什麼謝?」在中挑了一隻眉,痞痞的看著他。

「你想要什麼?要不我今晚以身相許?」

在中臉一紅,就要從他腿上下來。

「你忙你的吧,我要回去了。」

「幹嘛剛來就要走啊,跟我一起回去嘛。」

「我沒事,就來看看,你忙你的吧。」說著在中就要走,「我在家等你。」

「唉,你小日子倒是過的蠻清閒的嘛,想去哪去哪,最近就淨看著你到處亂跑了。」

允浩嘆一口氣,但是自己確實有事情要做,所以也沒留他,笑著看著那個潔白的背影消失在門外,輕輕用手摸了摸那盆玻璃的仙人掌。

在你的精心呵護下,我又重新恢復我剔透的本質。我收斂起全部的刺,化身為璃,把最晶瑩璀璨的一面呈現給你。而你,也要讀懂我易碎的本質,要始終如一的真愛我,呵護我,不要讓我摔碎。

允浩收回了出神的目光,繼續埋頭工作。不想處理這樣的事情,但是他非做不可。

如果在中知道的話,會厭惡的吧。像個小孩子一樣,即使吃過那麼多的苦,眼睛還是無法去看陰暗的東西。

而我,也永遠不會讓你看到。

等到這些事情過去,就好了。不想再讓你總是一個人,想把更多的允浩交給你,想一直陪在你身邊,想和你一起製造美好,等到我們變老的時候擁有更多的回憶。想,除了愛你,什麼都不想。

秘書敲門進來,恭敬的說:「總經理,您交代的事情都已經辦好了,所有的花都空運到冷藏室中。」

允浩點點頭:「我知道了。」

嘴角忍不住綻開美好的笑容。

 

 

在中從允浩那裡回來,心情突然就變好了。

自己身上一直都是帶著一些悲傷的氣質,只有在允浩身邊,被他的那種溫暖時時照耀著,才不會想太多。

看到他的笑容,最近在心裡積壓的一些重量全都消失不見了。只要允浩還能一直這樣在他身邊,就沒有什麼是他不可以放棄的。

爸爸媽媽,原諒我吧。

為了守護我的幸福,我要放棄掉仇恨。我不能被仇恨蒙住雙眼。對現在我而言,生命的意義僅僅在於鄭允浩這個人的存在。

你們,會很高興看見我現在的樣子吧……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