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6-2

 

「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暫時無人接聽,系統將為您轉接到語言信箱……」

「在中哥,你在哪兒?我是昌珉,你要是聽到的話給我回個電話,報個平安就好,我很擔心……」

「嘟嘟」的忙音,昌珉呆呆的坐在沙發上,牙齒死死的咬住嘴唇。

天氣明明已經回暖了,為什麼還是會覺得那樣冷呢。

 

三個月前。已經被很多人遺忘了的,十多年前的名揚全國,後又消失無蹤的律師韓東佑自首。

他交給法院的,是一份遺囑。

立遺囑的是鄭氏集團的創立者鄭瀚和。

也就是“Desin”總經理鄭允浩的爺爺。

那份遺囑清清楚楚的寫著,他打拼一生的鄭氏集團未來的繼承人的名字。

不是現在的鄭氏集團的董事長,而是他的小兒子。

在他逝去後不久,就因一起航海事故死去的小兒子。

那份遺囑的公證人姓韓。

是韓東佑的父親。

 

法院很快凍結了鄭氏的帳戶,並第一時間通知了美國警方。國內外各大媒體紛紛聚焦此事,十幾年前的種種又全部浮出水面,眾人議論紛紛,對那起慘案投以關注和好奇,看著那個曾經的傳奇站在法庭上,用平靜的語氣敘述著怎樣的事情。

韓東佑清俊消瘦的臉上帶著決絕和悲憫的神色。那雙眼,有著中年人的穩重,卻又滄桑的看不到盡頭。竟帶著如釋重負的解脫。

他平平淡淡的說著。告訴法律。

當年鄭氏集團的董事長是怎樣買通“盛港”,買通他,製造了那起事故。

製造了包括自己的弟弟在內的一百三十七條人命,只為得到鄭氏集團的繼承權。

他這一生都無法擺脫的陰影,年輕的時候做事情不計較後果,等到後來才清醒,他犯下的,是怎樣的滔天大罪。那場災難,毀了無數人的生命,也毀了他。

輪機出事後,他受鄭氏的委任幫“盛港”打贏了官司。“盛港”收購了最大的競爭對手“遠航”,並從鄭氏那裡獲得了巨大的暴利,甚至包括鄭氏旗下所有海上交易的運輸權。而自己也得到了曾經夢寐以求的一切,病重的父親最好的醫療條件,衣食無憂的生活,失去的,僅僅是自由。

 

這些年,他在鄭氏的監控下生存著,過著優質的生活,攻讀醫學博士,在美國權威醫院裡任職,過去發生的那一切好像是一場夢,夢醒了,又是一場嶄新而又光鮮的生活。

想要忘記的,真的很想忘記,可是一個人靜下來,卻不由自主的害怕和恐慌,每每從噩夢中驚醒,都仿佛看見被自己害死的無辜的人空洞著雙眼,冷冷的看著他,看著他,撕裂他道貌岸然的偽裝,讓他罪惡而又醜陋的靈魂無處遁形。

他不曾有過一絲的安寧,一直被愧疚和悔恨摧殘煎熬著,但是卻怎樣都沒有勇氣去回首過往。事已至此,事已至此,他也只能這樣苟且的活著。

父親身體好轉之後一直渴望回國,對一個老人來說,落葉歸根也許是最好的結局。

鄭氏也早就對他放鬆了警惕,他們本就在一條船上,鄭氏出事情,自己也逃脫不了關係。當初為了獲得繼承權而不擇手段的那個人,在隨後的數年間展示了他的冷酷和決絕。鄭氏這些年在他的帶領下越來越強大,是鄭瀚和打拼的數倍,“盛港”也愈加蒸蒸日上,似乎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發展,似乎一切的血淚都歸於了平靜。然而個中滋味,又有誰能參透。

 

回國後,熟悉的環境勾起了內心最深處的記憶,那場血案又變得歷歷在目,逼得他無法呼吸。

那天遇見在中,那個笑起來純淨美好的男孩子看著他的眼睛,充滿了仇視和憤怒,那切骨的恨意讓他無地自容,那個本該無憂生活的男孩子卻因為他的貪婪,而毀掉了一生。有多少無辜的人被自己毀了一生。曾自欺欺人的希冀時間會淡化一切,這一次卻真真切切明白了,自己欠下的血債是永生都償還不清。

他不期待能被原諒,只是希冀靈魂能得到安寧。

即使面對自己的,是最嚴酷的判決,那也是他應該承受的。

那樣一直被良心煎熬的生活,真的受夠了。

 

 

 

出太陽的日子真的越來越多了。

在中一直在等啊,等了好久,卻沒有等回允浩。

他知道,他的允浩永遠都不會回來了。

多麼荒唐的真相啊,原來這就是真相。

事情曝光的那天深夜,在賓館裡,昌珉緊緊抱著在中,看著他歇斯底里的哭泣,哭到像是要把心肺一起咳出來,看著他用手死命的捶打著地板,生不如死般,刺目的血液順著指縫流下來,看著他全身發抖,喉嚨裡哽咽到嘶啞。昌珉緊緊的抱住在中,在中哭喊著掙扎,兩個人在地板上滾來滾去。頭部撞到櫃子上,一陣陣鈍痛,昌珉只覺得天旋地轉。

從沒見過這樣的在中,莫大的恐懼湧上心頭,昌珉流著眼淚死死摟緊他,阻止著他自殘,一遍又一遍的呼喊著:「在中哥……不要這樣,求你了,哥,不要……」

「看著我,哥,我是昌珉啊,求你看著我,不要這樣……」

過了很久很久,最後一絲氣力也耗盡的在中才慢慢平靜下來。

昌珉想摟他起來,在中卻仿佛死去一般,那張滿是淚痕的臉泛著虛脫的青色,嘴唇驚心動魄的蒼白。

「哥……」令人心驚的死寂,昌珉輕聲的喚了幾聲。

在中像沒聽到一樣,緊緊閉著雙眼,像是已經不屬於這個世界。

昌珉大驚,想再對他說點什麼,在中卻突然開口。

「殺了我……」淚水大滴大滴的順著眼角滑落,喉嚨已嘶啞的無法再發聲。

「昌珉,求你殺了我啊……」

 

那一夜仿佛流盡了在中一生的淚,之後的幾天,在中什麼都不說,只是一直一直抱著膝蓋坐在那裡,安靜的,仿佛連呼吸和心跳都聽不到。

「在中哥,吃一點吧,你這樣下去會撐不住的。」昌珉又一次把飯端到在中手邊,用帶著哀求的口氣說。他甚至希望在中能像最開始那樣歇斯底里的哭喊,至少能讓自己感覺到他的氣息。這幾天在中沉默的好像融進了空氣裡,猜不透他在想什麼,連眼神都是恍惚的。

他不敢提起允浩,也不敢去想允浩那邊現在是什麼情況,外界的新聞他甚至連看都不敢去看,一想起來就害怕不已,連在中哥都禁不起,而失去了鄭氏,失去了父親,失去了在中哥的允浩哥,現在又該怎麼辦?他在這裡照顧著在中哥,心裡時時祈禱著允浩的平安。那個像陽光一樣的男人,讓人不由自主去親近和仰望的人,那麼善良而又認真的人……

為什麼要這樣對待他們,為什麼?!

明明都沒做錯什麼,可是為什麼,連他們最後的東西也要剝奪走。

他最愛的兩個哥哥,將來又要以怎樣的方式面對彼此。

就這樣越來越揪心的想著,又要強打起精神陪著在中,他知道,在中心裡的痛,比自己更痛上千萬倍。自己能給他做什麼呢,除了不去提及,竟什麼都無法做。

 

 

「昌珉呐……」有一天,昌珉陪在在中身邊沉默著,在中卻突然開口了,用很淡很淡的口氣說,「哥,要走了……」

「你要去哪?」昌珉一驚,連連問。

「………」在中不答。漆黑的瞳孔看向別處,卻沒有焦距。

「不要走。」昌珉握住在中的手,冰冷刺骨的溫度,「哥,你身體不好,不要亂跑。」

「我,會好好的,放心吧……」在中卻細細的看著昌珉,然後對他微微一笑,「哥,只是想散散心。」

「那我陪著哥,哥要去哪兒,我陪你去。」

「昌珉,你,去陪著允浩……」這是這些天來在中第一次提到這個名字,這兩個字仿佛有千金的重量,讓在中的臉沾染上深深的溫柔和思念,也帶著深深的絕望和痛苦。緩緩撫上昌珉的臉,過了很久才艱難的說,「允浩他……不知道能不能撐得住,他,不知道……你去陪他,哥拜託你……」

「哥……」昌珉握緊在中的手。

「昌珉呐,這些年,我一直都把你當親弟弟一樣疼……哥謝謝你做的一切,我不會忘記的。哥哥很愛你,真的很愛你……」

「哥……」

「不要讓我失望,幫哥哥照顧好他,拜託你了,你們兩個人,都要好好的……」在中勉強的笑容裡,只有濃的化不開的苦澀。

「不用擔心我,我也會好好的……」

「哥,」昌珉看著他,用力握緊他的手,「那等你散完心之後就回來。」

「………」在中不答。

「哥,答應我,要早點回來。」

在中靜靜的端詳了他很久,然後才輕輕的說:「……好。」

 

 

天氣真的回暖了,原來不知不覺中,春天的氣息就已經來到。

一輛計程車停了下來。

司機詢問著坐上來的人要去哪。

客人有著一張精緻但是過於蒼白的臉,過了很久,才低低的開口說:「去“Desin”」。

 

車窗外的風景在急速的後退。

脖子上的掛件涼涼的貼著皮膚,在中用力按住它,直到烙的胸口生疼。

掛鏈的墜子是一對戒指。允浩曾用它們向自己求婚。背後還刻著兩個人的名字。

金在中和鄭允浩。

刻在婚戒的背面,永遠都不會被抹去。永遠只表達著一個意義。

不離不棄。百年好合。

 

 

高聳入雲的寫字大樓。氣派而又豪華。

只是曾經的熱鬧全都看不見了,沒有了人來人往,沒有了川流不息的車輛,甚至連那個笑容熱情的保安都不在了。徒留的電子監控冷冷的照射著紅外線,顯得那麼荒涼。

他熟悉無比的“Desin”大樓啊,怎麼會變得如此荒涼呢?

鄭氏和“盛港”的一切帳戶全都被凍結,連在美國的那些高層都已經束手無策。

當年那起事故的製造者已經全部被拘留。

包括害死了自己雙親的,允浩的父親。

在中站在花壇後,目不轉睛的抬起頭看著高聳入雲的大樓。總經理辦公室的窗是關著的。那面淡藍的玻璃反射著太陽的光,刺得眼睛好痛。

允浩……允浩呐……你在裡面嗎?你在嗎?

我在這裡啊,你的在中,在你樓下啊……

你可以感應的到嗎?

我好想你,好想你啊……

允浩啊,你還好不好……情緒好不好,身體好不好……

我知道你有多痛苦啊,可是怎麼辦呢。

怎麼辦呢,怎麼辦呢……

我該怎麼辦呢,你又該怎麼辦……

我不能見你,永遠都不能再見你。

我不是一個好兒子,也不是一個好愛人。

原諒我,原諒我。

 

有汽車喇叭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在中如夢驚醒,慌張的轉過臉看過去,卻一眼看見了隔著一排花圃處,人群中,正從後一輛車下來的男人。陽光打在他身上,他穿著單薄的黑色的襯衫,即使面容憔悴的讓人心驚,但那種不會有第二個人能擁有的氣質,還是像最耀眼的光芒一樣自他身體裡散發出來,讓自己的心驟然收緊。

允浩……允浩……在中怔怔看著他的側面,唇有些顫抖,胸中好像有千萬話語在呼嘯,血氣不停的向上翻湧,像是要衝破胸腔。

這麼久以來積攢的思戀和痛苦壓的自己不能呼吸,日日夜夜渴盼著,即使知道一切無濟於事,還是想見他一面,多少次想再回一次家,哪怕只是在大門外遠遠看他一眼,就遠遠看一眼就好了。現在,他就站在自己的不遠處……好想不顧一切的衝上去緊緊抱住他,哪怕被他撕裂被他咬碎被他吞噬,和他一起去死……然而自己竟只能這樣無助的站在原地,失魂落魄的看著他……

在中只覺得整個靈魂都在顫抖,即使下一秒鐘世界就要毀滅,他也只想這樣看著他……

允浩……允浩……

我好想你……好想好想好想你……

允浩沒有看見他,他旁邊的人靠過去說了什麼,允浩回了一句什麼,那一瞬間,在中看清了允浩的側臉。憔悴的,了無生氣的側臉。

心臟那一霎那痛的要死去,眼淚毫無預兆的傾瀉而出,在臉上劃出一道哀傷而又絕望的痕跡。

又一輛車緩緩開進來,幾個穿著制服的人臉色嚴肅的走下來,在中如夢初醒,回過神來,向後踉蹌了一步,心裡好像被千萬把利劍刺穿,用力咬住嘴唇讓自己清醒過來,然後轉過身,頭也不回的離開。眼前只覺得天旋地轉,什麼都沒有了,什麼都不存在。只是在心裡一遍遍的催眠著自己。

不能回頭……

金在中,不能回頭……

 

法院的來人在背後輕聲的說著什麼,可是什麼都聽不到,耳膜裡血液轟轟作響。

直到這一刻才感覺到自己還是活著的。

那個白色的背影在自己的視線中一點點的遠去,直至消失。

允浩的雙手死命的握成拳頭,力度大的掐破了手心,紅的刺眼的血順著指縫往下流。眩暈的痛楚中,壓抑住自己要去追他的衝動,只是默默的站在那裡,凝視著那個越走越遠的白色的背影,看著他消失的方向,嘴唇抿成一個痛苦的弧度。仿佛要靠這一瞬間的記憶,支撐起以後的生命。

在中來了。他……還是愛他的。就像他愛著他一樣。

只是他們兩個人都沒有了再相見的勇氣。

好想不顧一切的追上去,哪怕被他生吞活剝,也比現在的生不如死要強,可是他不敢,他怎麼敢?!

不能相信啊,也沒辦法去接受……

在監獄裡的父親看著自己恨不得殺了他的架勢,仿佛一夜之間蒼老了幾十歲。崩潰激動的自己被員警制住,被人往外拉的時候,父親看著自己,嘆息的開口:「允浩,我一切都是為了你……」

那是他對父親最後的印象。讓自己永遠都不想去回想的人。他恨他,他怎能不恨他?!

他的人生被這個他叫做父親的人毀滅的片甲不留。這個喪心病狂的男人,殘忍的殺死了叔叔,殺死了在中的雙親,殺死了那麼多無辜的人,最後竟然給了自己一個這麼荒唐可笑的理由!而自己,卻還要為了他,為了他做盡壞事的公司東奔西走。

真的是生不如死啊……如果能這樣子沒有牽掛的死去,該有多好。

而他唯一的牽掛,現在已不會再見他。

身旁的人在低聲催促著什麼。

春日的陽光像利劍一樣刺入雙眼,允浩抬起傷痕累累的手遮住了陽光,同時遮住的,還有滿臉的淚。

 

 

 

那首最悲傷的歌。

在我每一個因為想你而無法入睡的深夜裡反復唱著。

潮水嘩嘩的拍打著岸,優雅舒緩的旋律,好美,也好淒涼。

風吹亂了漆黑的髮,腳下粗糙的沙子被風追趕著,緩慢地移動。

這片海的顏色依然是沉悶的灰色,浪潮帶來白色的泡沫,轉眼間又消逝無蹤,四下無人,這裡荒涼的就像一片墓地。

在中怔怔的看著眼前的海,埋葬了那麼多悲歡離合的海,竟沒有一絲一毫的改變,依然踏著自己的節奏流動著,不知疲憊。

漆黑的眼睛裡好像看到了很久以前,又像什麼都沒有在看,似沒有了知覺般的,緩緩地,一步步走入海中。

浪劈頭蓋臉的打過來,在中咬了咬牙,朝更深的地方走去。

眼睛裡濺到了海水,好痛啊……

………

………

 

一方潔白的手帕遞到面前,他下意識接住,有些驚訝的抬起頭。

允浩靜靜看著他,雕塑般深沉英俊的眉眼,嘴角揚起溫暖的弧度。對他說:『擦一下吧。』

那是他第一次見到他……

………

 

『我從來不知道,』允浩有些微的怒氣,『金在中是你可以隨便說用來送人的人。』

他第一次保護他……

………

 

『在中,給我一個被你照顧的機會,好不好?』允浩用臉摩挲著他的肩胛骨,抱著他溫柔地深情地說,『給我時間,讓你瞭解我……給我幸福,讓我們一起幸福著……我不要這樣一個人生活,我也不要你一個人那樣生活……』

他愛上他……

………

 

『我想唱一首歌,給一個人。希望你明白我的心。』

『我愛你。』

他們在一起……

………

 

『我把全部都交給你,在中。我跟你在一起的時候我就對自己發誓,我要用我全部的生命,帶你找回你遺失了的東西……』

『這是我現在唯一的夢想,讓金在中能夠永遠自由快樂的生活……』

說著美好動人的誓言……

………

 

『我們,結婚吧……』

允浩跪在地上,抬起頭對他深深的微笑:『接受我吧,給我一個無堅不摧的家。』

以為從此都不會分離……

………

 

海水沁入五臟六腑,像是有無數的利劍,插入自己的身體裡面。

好冷……允浩……我好冷……

熟悉的畫面漸次浮現,又慢慢的消失。腦海中的一切好像都清空了,爸爸,媽媽,弟弟,允浩,那麼多張夢中都無法忘記的面容卻在這一刻變得模糊不清。

一段奇怪的記憶突然鋪陳在眼前。

那是十六年前的一個夏天,平時因為要在家裡幫忙做家務,還要照看弟弟,工作辛苦的爸媽沒有帶他去過他們工作的地方。可是那個週末,弟弟的病情突然加重,媽媽不得不請了假,帶著弟弟去醫院檢查。爸爸不放心他一個人在家裡,就把他帶到了海邊。

那是在中第一次看見海,雖然是不清澈不美麗的海,但還是沒有打消掉這個小小的少年的興奮感。

父親隨船出海了,把自己留在沙灘上,叮囑著不要亂跑,在中就一個人坐在岸邊,靜靜看著眼前的海出神。

真的是很神奇很讓人嚮往……浪潮一層層的撲向岸邊,在淺水灘上化作白色的泡沫,再消失無蹤。

在中呆呆的坐在那裡,身後突然傳來一個清脆的聲音:「你是誰?」

在中驚訝的轉過身,看見一個跟自己同齡的男孩子站在自己身後,小麥色健康的膚色,單眼皮的眼睛正亮晶晶的看著自己。

「呃……」在中有些不知所措。

男孩子卻笑了,一口閃閃發光的牙齒燦爛的讓在中不敢直視:「我們一起玩好不好?」

在中愣愣的點點頭。

小小的。沒有憂愁的少年,很快就玩鬧在一起。

男孩興致勃勃的和小在中一起用沙子堆城堡,在中卻怎樣都堆不起來,有些氣餒的看著身旁的人漂亮的傑作,又是羡慕又是怕被嘲笑。

男孩子卻毫不在意的哈哈一笑,指著自己的成果說:「這個送給你。」

在中抬起臉,看著那個少年明媚的笑容,看著他可愛的虎牙在陽光下閃閃發光。

「總有一天,我也會做一名優秀的水手,開著我自己的船,成為海上的英雄!」

稚氣的臉龐,卻大聲說著豪言壯語。

在中看著他,又是羡慕又是開心。自己很少有玩伴呢。特別是,與自己有著同樣夢想的玩伴。

陽光慢慢黯淡下去,此起彼伏的汽笛聲由遠及近。歸航了。

正在玩鬧的孩子停下了手中的事情,在中指著最前方的那艘船說:「我爸爸在那艘船上。」

「啊,我叔叔也在!太好了!」小男孩又笑了,「那我們可以經常一起玩啊!你要常來啊!」

「………」在中沉默下去。

男孩子卻伸出滿是沙子的髒兮兮的手去捏在中的臉:「好不好嘛,好不好,我喜歡跟你玩。」

在中沉默了一下,看著眼前的那張笑臉,心一動,雖然知道自己難得再來,還是認真的點點頭:「好。」

小男孩又笑了,陽光透過他的笑容灑在在中身上。

好溫暖,真的好溫暖……

只是直到父母出事,他都沒有再去過那片海。

也沒有再見過那個笑容閃閃發光的男孩。

那天爸爸回來之後就帶著自己離開了,然後急匆匆的趕往醫院。邊走邊回頭去看,那個小男孩還站在原地,見自己回頭,立刻衝自己大聲說了句什麼。只可惜距離太遠,在中沒聽見。

 

真是的……怎麼會想起這件事呢……

眼睛慢慢昏暗了,可是又有強烈的光線照射著,不能睡,不能睡……可是,真的很想睡了……

海水好冷啊……爸爸媽媽,那個時候,你們最後的感受,也是寒冷嗎?

意識漸漸模糊了,在中卻突然清晰的看清了那個站在沙灘上的男孩對著自己說話的口型,聲音被風帶走,只剩下那個少年一開一合的漂亮的雙唇,在自己的眼前不斷地放大,放大。那個男孩子對著遠去的自己說:

「我——叫——鄭——允——浩——」

鄭允浩……鄭允浩……允浩……

允浩……允浩……那是你。是你……

原來在很久很久以前,我們就已經相遇。

原來命運早就安排了我們相逢。在我們最無憂,最純淨的年代。

如果能一直那樣,該有多好……允呐。

 

原諒我用這樣的方式埋葬掉我們的未來。金在中是一個懦弱的人,他無法面對這個被自己親手毀掉的世界,這個不再有溫暖的,不再有愛的,支零破碎的世界。

真的沒有勇氣再活下去了……讓我最後再任性一次吧……

允浩,即使我死去,我還是那麼的愛著你。我把我的愛全都留給你。在你以後的生命中,靜靜陪伴著你,不會再有任何事情阻止我,永遠都不會。

你是我這一生最愛最愛的人。

上蒼對我,真的是不怎麼公平呢……

可是,我那麼的感激它,讓我遇見你……

 

 

潮水在風中更放肆的撲打沖刷著岸。洶湧的聲音像是淒涼的嗚咽。

一輛白色的LOTUS緩緩的停在了岸邊,像一朵盛開在陰暗之中的白蓮。

從車上走下來的黑衣的男人靜靜的,一步步走近海岸。

他有著雕刻般的眉眼和漆黑如罪的瞳孔。年輕的面容,卻帶著化不開的憔悴。

允浩沉默的看著眼前的一切,這是他們相遇的地方,他們心底永遠無法遺忘的地方,此時卻什麼都沒有,全部都是灰暗的一望無際。

面前的海翻滾著波濤,好像要把一切吞噬掉。

過了一會兒,最後一絲陽光緩緩的消失在海的盡頭。

 

夜幕又一次降臨。

遠處不知為何的傳來喧嘩聲,有人在大聲的呼喊,一些人急匆匆的從岸邊跑過去,打破了夜晚的寧靜。

允浩靜立良久,然後沉默的轉身離開。

他身後,是那一片掩埋一切的海。

719121   

 

===================== 正文 終=====================

 

 

 

 別急~~~~有番外!

 

 

 

 

 

 

 

 

 

番外 ——《衣我以光》

 

四年後。

飛往洛杉磯的航班。

一個瘦高的男人背著一個旅行包走進來,面無表情的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旁邊的女孩子紛紛側目,看到他雕刻般英俊精緻的五官,不由得在心裡默默讚歎著。

男人卻沒有理會那些目光,只是帶上耳機默默的閉上眼睛。

身旁突然有人碰了碰自己,睜開眼睛,一個短髮的女孩子正微笑著拿著跟自己胸前掛著的一模一樣的校徽說:「我們同校呢。」

「嗯。」

「是交換生還是去讀研?」依然熱情而又友好的問著。

頓了頓:「讀研。」

「啊,是新生?」

「……嗯。」

「呵呵,我是第二年了呢,是你師姐喔。」

「………」

「我叫張研熙,師弟以後多多關照哦,有什麼事情儘管來找我好了,我們學校韓國留學生不算多呢。」

清脆爽朗的聲音,他又沉默了一下,然後淡淡的說:「師姐好,我叫沈昌珉。」

「昌珉,昌珉……」女孩子留神打量著他的臉,笑著叫了兩聲,「挺好聽的哎。」

昌珉卻沒說話了,感覺身邊的女孩子正專注的看著自己,於是又閉上了眼睛。

 

耳機裡是很多年前的歌,國中的時候作為生日禮物,在中哥買給他的CD。

一晃大學畢業,可是那個人的笑容,卻仿佛是上一秒鐘剛剛見到。

在中哥……在中哥,你現在在哪兒?

這四年來,你過的好不好?

我答應你的事情還是沒有做到,我治不了允浩哥的傷,曾經看著他像困獸一樣獨自舔著傷口卻無能為力,哥你知道了的話,會怪我嗎?

但是你的允浩是多麼強大的一個人啊。宣佈鄭氏破產以後,他去了朴氏,兩年後又離開,重整“Desin”。

你知道支撐著他堅持下來的理由是什麼嗎?

我一直知道的。

是你啊。

都是為了你。

允浩哥從來沒有放棄過你。

愛,永遠都比恨要偉大的多。

昌珉的睫毛微微顫動著,耳畔是節奏明快的音樂,眼前卻浮現著允浩哥離開前的樣子。

「昌珉……」允浩哥那天去學校接自己,短短兩年的時間,就讓他滄桑了太多太多,可是眼神從來都沒有改變過。

允浩哥說:「就算是天涯海角,我也要找回他……」

在中哥,真的好開心啊,好開心有這樣一個堅強勇敢的男人愛著你。獨自在最困難的時候撐起了一切,只為了能在餘生給你最寧靜的生活。

哥……他找回你了嗎?

 

聽音樂的間隙,一直聽到身旁哢嚓哢嚓的聲音,像是在用剪刀剪什麼。

手臂被人碰了碰,昌珉睜開眼睛,看到張研熙的笑臉,她用拿著剪刀的手遞給自己一樣薄薄的東西。

「送你。」

昌珉遲疑的接過來,是一張精緻的吹塑紙,自己的側臉被她生動的剪出,簡直一模一樣。

「啊……呃,你好厲害!」昌珉忍不住感嘆。

「這是剪影。」張研熙笑著說,「我從很小的時候就喜歡玩這個,還專門找老師教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喜歡,不過很好玩,是吧?」

「見到陌生人就喜歡剪他們的樣子,有人看到了,還專門讓我幫他們剪呢。」她還在滔滔不絕的說著,一邊從背包裡拿出一本精美的本子,一頁頁仔細的翻著,「給你看啊,我這裡有好多人的樣子,這些都是在美國的同學,還有整天在廣場上跳舞的那一群人,還有……」

「等一下!」昌珉突然失態的喊了一聲,“騰”地按住張研熙的手,嚇了她一跳。

「怎麼了怎麼了?」

昌珉的心直直的漏了一拍,屏住呼吸,顫抖著將本子翻到剛才看的那一頁。

這個剪影……

這個側面……

不會有錯的。

化成灰他都會認得。

安靜的,美麗的輪廓,讓人看一眼就無法忘記。

這是在中哥。

「他……」昌珉覺得喉嚨裡有什麼在哽咽。

「咦,你認識金在中?」張研熙輕快的說,「世界好小啊,他就和我們法律學的老教授住在一起呢,聽說學校四年前從國內把韓教授聘請過來,金在中就是教授從國內帶過去的,不知道是他什麼人,又不像孫子又不像學生的。我們去教授家的時候偶爾也會碰到他,大家都很好奇他啊。聽說他開了一家花店,哎呀呀,真不知道他以前是幹什麼的,反正就是給人很安靜的感覺,也不怎麼跟人講話,這張還是我偷偷剪的,他長的可真好看。咱們到了之後,我帶你去找他,你們是以前的朋友嗎?那他肯定很高興見到你……」

昌珉靜靜的聽著,忍住胸中澎湃的情緒,只是認真的點點頭。然後輕輕閉上眼睛,眼角倏忽有淚水滑落。

 

 

所有的傷痛都會被強大而又無情的時間撫平,我用我漫長的餘生,去換取寬恕和寧靜。

又是晴朗的天氣。

在這裡度過中學時代的熟悉的國度,因為有那個人的存在而變的不同。

允浩靜靜的站在街角處,一動不動的凝視著那座有很多植物覆蓋的乾淨的房子。大門外的小小花圃內種滿了百合花,風吹過,綠色的枝幹優雅的擺動著。

就好像在等待著什麼……

在中打開門,沒看到不遠處正用狂喜而又激動的目光凝視著自己的男人,只是靜靜的背起包,準備去工作。

清晨的陽光帶著暖意照耀著,刺得讓人眼前一花。

他就那樣一動不動的看著他朝自己的方向走過來,映著身後蔚藍色的天空,看著他用手微微遮擋住被照到的雙眼,看著他花瓣般美好的嘴唇開闔著,吐出一個字。

「光。」

20130910043523374   

 

======================番外完========================

 

 

終於完結了啊~~~

這篇被我吐嘈很多地方的文,最後一PO還是要再吐一次(喂)

允浩被舉發的那次,官司竟然幾天就結束了??

這個.....可能作者不常注意社會新聞

不知道就算是特件速審速決也不可能是幾天就能完事的

但吐嘈歸吐嘈,這文在我看來還是很好看的!

允在兩人愛的熱烈~愛的義無反顧

但愛情來得太快太幸福又叫人恐懼

允浩愛的卑微 在中愛的不安

在我看來癥結點都在在中身上

因為過去背負的太多,讓他性格的陰暗面不是一下就能消除的

雖然事後常常感到後悔,但是又一次次的重蹈覆轍

還好允浩足夠愛他,無怨無悔的付出承受在中帶給他的傷痛

 

正文末了,真相大白之時,允浩因為父親做的事而對在中有負罪感

就算再怎麼恨自己的父親,但也畢竟是自己的父親,所以自己無法再面對在中

而在中雖然也知道這跟允浩沒有關係,允浩也在為此受著折磨

但他也無法再面對允浩,因為面對他就會想到那傷痛的過往,這是他身體裡長久的刺

就像在中自己說的:我在成為你愛人之前就已經是別人的兒子了

兩人中間已經有了鴻溝,誰都無法跨越那一步走到對方身邊

 

還好最後作者還是給了我們一個HE

雖然不知道在中自殺不成後是怎麼和韓爺爺連繫在一起的

還有那個昌珉光憑一個剪影就能認出在中哥也實在是太神奇了!(作者:泥是吐夠了沒?!!!)

總之~還是謝謝作者寫了這樣動人的故事給允在~

我們幾天後再見囉~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