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人間界:碼頭

 

死定了嗎?

一個黑影突然從暗處靈巧的躍進光源。李恩豪只感覺右手一陣皮開肉綻的痛,匕首掉到地上,叮叮噹當的彈出亮處。接著,強大的黑影也將李恩豪撲翻倒入黑暗中。鄭允浩只聽見幾聲野獸爪子撕裂皮肉的鈍響,便沒了動靜。

黑影再次移入亮處,允浩這才看清牠的樣貌。這是一隻絕美的獸,油亮純黑的皮毛下裹著靈巧的肌肉,在白質燈光下邁著優雅的步伐,一步步向允浩走來。允浩內心無端的感到平靜,因為從這只野獸身上他感覺不到殺氣。他看著牠熟悉的水藍色的眼睛,裡面寫著關切和埋怨。

野獸靠近允浩,低下頭,伸出舌頭一下下添著他手臂上的傷口。允浩的身體擋住了部分光源,被打散的燈光籠罩著這隻獸,在牠皮毛週邊形成一圈光暈。此時野獸眼睛是閉著的,舔舐傷口時身體彎曲的弧度,在肌膚上重複遊走的粗糙的舌頭,以及被唾液打濕的衣袖,這一切在允浩眼裡慵懶又魅惑。

 

仿佛過了一個世紀,野獸睜開眼抬起頭,面向著允浩。允浩低頭察看自己被牠舌頭掃過的皮膚,盡然完好如初。再抬起頭時,哪裡還有那隻靈獸的影子,此時站在允浩面前的是一個同樣絕美的少年。

「在中?」

「…………」

「在中!真的是你!」鄭允浩站起身子,興奮的抓著在中的肩膀。

「鄭允浩,為什麼一個人單獨行動?」要不是自己尋找“獸王石”剛好路過這裡,聞到了允浩的味道,說不定他現在已經…………

「人多了會引起李恩豪的懷疑。」

「你就不知道找人在暗處埋伏?」

「在中啊,」剛才睿智的鄭隊長瞬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堅定不移相信外星人存在的鄭允浩小朋友,「你不覺得這樣很像黑幫片裡的鏡頭嗎?」

「…………」

「怎麼了?不要板著張臉啊,我現在不是沒事嗎?」

「鄭允浩,你知不知道,我聞到你血液的味道,我以為……」

在中沒有再說話,轉過身子想把暈過去的李恩豪拖過來。熟悉的氣息靠近,下一秒,後背貼上溫暖的胸膛。

允浩的雙手環上在中的腰,下巴放置在在中肩上,低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在中啊,對不起。我不該讓你擔心的。我答應你不會有下次了。對不起。」

氣氛很微妙,連海浪的拍打聲也輕柔了。在中感受著背後的體溫,心跳不自然的加快。

(金在中,他是個人類!你在幹什麼?)

掙開允浩的懷抱,提高聲音掩飾自己的不安:「你幹什麼?你想多了吧?我告訴你我可不是關心你死活,我是擔心你死了沒人給我做飯!」

「呵呵,是是是。我答應你每天給你做飯,在你吃膩我的菜之前絕對不會死掉。」

「…………」

「在中,回家吧。」

「嗯。」

家……嗎?

 

 

案子總算是告一段落了。李恩豪承認了所有的罪行,李恩澤無罪釋放,醫院裡,李昌鋯也終於醒過來了。

「我對不起恩澤。」這是允浩見到李昌鋯時,他說的第一句話,「我甚至都打算讓恩澤繼承家業的。也許我與文律師商量遺囑時被恩豪聽見了,所以他才……很想彌補自己的過失,畢竟恩澤的母親是我最愛的女人。」

李昌鋯不再言語。昔日的商業巨亨此時在允浩眼裡不過是年過半百的可悲的父親。

之後去牢裡探望了李恩豪。果然如他父親所預料的一樣,他是因為偷聽到了文律師與李昌鋯的談話才生出殺機。

「我不能讓父親毀了“李氏”,李恩澤他完全沒有商業天分。」

允浩突然覺得他很可憐,至今還在自欺欺人。

「李恩豪,如果真是為了“李氏”,為什麼要拖無辜的李恩海下水?」

李恩豪顯然被允浩的話衝擊到了,眼神呆滯,一言不發。就在允浩轉身離開的時候,李恩豪突然開口:

「鄭警官,其實我小時候很羡慕李恩澤。他可以不顧不管父親希望我們學習的商業知識,只專心研究自己喜歡的音樂……其實我小時候還有一個夢想是當一名漫畫家的……」

東方市沒有死刑,你在牢裡有一輩子的時間畫漫畫。當然允浩沒有把心裡想的說出口,李恩豪的處境一點都不讓他感到同情。

 

「你說,我們人類的貪欲是不是很可怕?」允浩把這些全都告訴在中。經過碼頭那一夜,兩人的關係有了微妙的變化。也許這就是所謂的「同生死,共患難」的感情。

在中沒有回答允浩的問題,他心裡想著李昌鋯說的話。

「鄭允浩,李昌鋯對李恩澤其實是有感情的吧?」

「嗯?」完全牛頭不對馬嘴。允浩正想回擊他的思維是不是比人類慢半拍,才發現在中的眼睛裡有晶亮的液體泛著光。

在中不算是個纖細的人,可是此刻他努力隱忍著淚水以至於肩膀都在顫動,這樣的在中看上去竟是如此惹人憐愛。

反應過來時,允浩已經把在中擁在懷裡了。懷中的人起初有些僵硬,隨著允浩一下下在他後背上輕拍的手漸漸放鬆了身體,眼淚終於奪眶而出,打濕了允浩的衣襟。

懷中的小獸沒有嚎啕大哭,只發出低低的“嗚嗚”的悲泣,允浩輕輕晃動著身體,手上的動作也放慢速度,溫柔的像對待自己的孩子。漸漸的在中止住了悲傷,靠著允浩就這樣睡過去了。

允浩聽見在中發出平穩的呼吸,覺得又好氣又好笑。想換個姿勢,又怕吵醒在中,只好僵在沙發上保持造型。自己渾身酸痛,他倒好,調整了個舒服的姿勢完全沒有醒來的跡象,頭頂的耳朵蹭得自己下巴癢癢的,溫順的像隻小貓。

(在中啊,你很寂寞吧?今後有什麼心事都對我說吧,不要獨自舔傷了。)

睡夢中的人皺了皺小巧的鼻子,兩隻獸耳輕顫一下,尾巴也大幅度輕微擺動。是在夢裡遇到了什麼好事情嗎?

(哥,這個人,好溫暖。)

 

 

窗外,秋日的陽光掃在臉上,暖暖的溫度剛剛好。在中用臉頰舒服的蹭蹭枕頭……這個觸感,不對……這個味道……鄭允浩!!想起昨天自己哭著哭著就睡著了,現在不會還靠著允浩的吧?

沒錯!允浩昨夜實在是睏的不行,懷裡摟著在中順勢一倒就躺在沙發上了。在中睜開眼看見的是允浩襯衣胸口的第二顆紐扣,耳邊是允浩有力的心跳,頭頂是允浩均勻的呼吸。天呀!兩人正以及其曖昧的姿勢睡在狹窄的沙發上,誰能告訴他這不是真的?!

一下推開溫暖的懷抱跳離沙發,允浩被這一推自然醒過來了,只是意識還沒完全恢復。迷迷糊糊的坐起來,雙手向前平舉再由內而外畫圈,同時打了個大大的呵欠。眼睛總算是睜開了,可惜目光渙散,因為剛才那個呵欠還含著淚水,慢吞吞的扭過頭看著站在客廳中央的在中,抬起右手一邊揉著堪比鳥窩的亂髮,一邊露出傻缺的笑容:「早啊,在中。」

天呐!娃娃音!鄭允浩,不要裝可愛!

…………雖然,真的是,可愛死了。

允浩扭扭脖子,放鬆一下僵硬的關節,清清嗓子,再開口時已是平時的聲音了:「金在中,你昨晚上打呼嚕說夢話外加磨牙佔齊了,你還真是全能型選手啊!」

「…………」我一定是沒睡好,否則怎麼會覺得這傢伙可愛?

「呵呵。」允浩看著在中由紅到綠再轉黑的臉色覺得好笑極了。當然是騙你的,平時被你壓榨,至少嘴巴上要佔點風頭回來吧?

「去做早飯!餓死我了!」凶巴巴的語氣。

「是,是。」一點都不生氣的某人。

 

吃過早餐,允浩沒有像平時一樣出門,而是大半個身子探入衣櫃裡東翻西找,時不時甩出一條褲子或者一件毛衣。

「你今天不用去警局?」

「嗯,警局放我一天假。」甩出最後的一頂帽子,「在中,我們出門去玩吧!」

「啊?你想讓我被人抓去博物館嗎?」

「不用擔心,」抱起剛才甩出的一大堆衣物,「在下自有妙計。」

 

 

 

 

 

第六章

人間界:東方樂園

 

“秋風蕭瑟天氣涼,草木搖落露為霜。”這是通常用來形容秋天的詞句。

但今日的狀況卻是…………氣溫28℃…… 果然隨著污染的加劇,氣候越來越不穩定了。

不過現在可不是關心環境污染的時候。

萬里無雲,陽光燦爛,似乎連枝頭的麻雀都比平時興奮,唧唧喳喳鬧個沒完。遠處是一片開闊的湖泊,湖中央有座充滿夢幻氣息的城堡,城堡頂端幾面五彩的三角小旗被秋風刮的“呼呼”作響。湖面上,有著可愛動物造型的小船劃破城堡了的倒影。

一切都是彩色的!

從高處俯衝而下的過山車,圓盤上旋轉的南瓜和木馬,急速下降的跳樓機座椅,高高低低畫著弧線的秋千,禮品店裡造型各異的公仔,故意修葺(ㄑㄧˋ )成巨大甜筒造型的冷飲店,手執氣球在人群中穿梭的孩子,人裝扮的熟悉或不熟悉的卡通人物,路邊的路燈和垃圾桶,甚至空氣中甜膩的爆米花味道都是彩色的。

耳邊充斥著遊人的喧鬧,混雜著廣播裡播放的耳熟能詳的兒歌。允浩隨著回憶輕輕跟著哼唱,滿眼笑意的看著在人群裡撒丫子亂跑著,同樣是彩色的金在中。

在中穿著允浩壓箱底的紅色匡威(CONVERSE);軍綠色的長褲,褲子左腰處掛著兩根裝飾用的細鐵鍊,一大一小兩個圓弧,隨著在中的跑動晃來蕩去;允浩的T恤對在中來說有些長,剛好遮住環繞在腰上的尾巴;外套是紅白小格子的襯衫,鈕釦打開正好顯出T恤上的塗鴉;頭頂上戴著允浩念警校時愛慕他的女生送的五彩的毛線帽,帽子對允浩來說大了,此時在中戴著剛剛好;黑色的耳朵和一部分黑髮被壓在帽子下面,仍有些頭髮不安分的從帽子下探出來,在額前腦後和臉頰兩側亂翹著。

這樣的在中看上去頂多十八九歲,就像東方市普通高校的男生,不,比普通男生要出彩得多。周圍的遊客頻頻打量著這個長著東方面孔卻有著水藍色瞳孔的清秀少年,可惜那少年好像誤解了什麼,接觸到陌生的目光就會一臉戒備的死盯著,嚇得路人趕快把視線收回去。

在中嚇退了又一個好奇的眼光後,不滿的開口抱怨:「鄭允浩,要不是戴著這頂帽子影響了聽覺,我就能聽見那些奇奇怪怪的人類在嘀嘀咕咕什麼了。」

允浩看著氣呼呼的小動物,甚至能夠想像他尾巴上的毛一定都是炸開了的,忙給他順順毛:「別一副要吃人的樣,他們只是在誇獎在中你很漂亮。」

在中的臉微微紅了一下,不過允浩沒有發覺。

「我這叫漂亮?我是帥好不好?」 說完不自然的轉身,向前跑遠了。

「在中你別跑這麼快,等等我。」

 

等允浩在熙來熙往的人群中找到在中時,他正和一群身高只及他腰的小孩子一起,圍著一個賣泥人的小攤,專注的看著師傅將手裡五彩的麵團捏扁搓圓,漸漸形成一個米奇老鼠的模樣。

「哇~~~」在中嘴裡發出低低的讚嘆。

允浩微笑著走到他身後,指著一個“天線寶寶”:「老闆,你的泥人怎麼賣?」

「20元一個不講價。」老闆的注意力仍集中在手裡的泥塑上,頭也不抬的回答。一部分家長聽到這個價格撇撇嘴拖著自己的孩子離開了。在中轉過頭看著允浩,雙眼發光。

「哈哈哈~」允浩被在中發射可憐光波的樣子逗的大笑,心情大好的開口:「喜歡就選一個吧!」

「真的?允浩你真好!」

投入在挑選泥人中的在中沒有發現允浩的愣神。在中剛才叫他“允浩”,這是第一次只叫他的名字。呵~似乎從認識在中以後就經常愣住啊。

在中左挑右選,總拿不定主意。允浩也上來幫著選,一看那些泥人的造型頭上滴下一大顆冷汗:

除了有葫蘆娃、孫悟空、黑貓警長這些普通的泥人,還有美少女戰士、漩渦鳴人、江戶川柯南等日本卡通人物,這些都算了,允浩看見一個三角眼卷卷頭的男孩造型泥人,以為是自己不認識的新卡通人物,一問老闆才知道居然是周傑倫!

這手藝……………忒強大!

在中顯然是不認識這些人物,眼睛一個個掃過,一邊自言自語:

「這個女的衣服胸口開的還真是底啊!嘖嘖~」 (所以男孩子玩拳皇時老愛選不知火舞。)

「哇!這個和夜一樣哦,頭髮都是白色的,還有耳朵。」 (夜?誰呀?長的像犬夜叉?)

「這隻貓老氣橫秋的,一點也不可愛!」 (黑貓警長和你多像啊,怎麼就不可愛了?)

「哇哈哈,這眼神好像小茨!」 (金在中,陸廣茨哪裡像小鹿斑比?)

磨磨蹭蹭十幾分鐘,在中說一句允浩就在心裡接一句,一點也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有多幼稚。

終於,在中選定了“蠟筆小新”。

「原來你喜歡小新啊?」這個色情的小不點。

「嗯,和我認識的一個人很像。」在中戳戳“小新”的包子臉,放到鼻子下面嗅嗅,笑容就像秋日的陽光。允浩撇撇嘴,心想那個夜原來不是像犬夜叉,而是像蠟筆小新。切~饅頭臉!(遲鈍的浩浩~)

 

在中是第一次來遊樂園,興奮的像個小朋友,看見什麼新奇的都要哇哇亂叫一通,笑的嗓子都快啞了。允浩18歲時才從老家來到東方市念警校,上次來時自己還是愣頭青。在警局的這些年雖破案無數,但看盡了人世間的陰暗面,今天也想趁這個機會好好放鬆一下,也就陪著在中一起瘋。

「鄭允浩,我們去坐那個吧?」 於是兩個人坐在過山車上一起尖叫!

「鄭允浩,那個好像很有意思。」 於是兩個人在湖上泛舟還打起水戰!

「鄭允浩,………」

「允浩,………」

………………

「允浩,那裡!那裡!」 鬼屋??!!

「在,在中啊,那個沒什麼意思的。」

「是嗎?可是看上去好像還不錯。」在中注視著一對對情侶緊張的進去,又從出口處尖叫著跑出來。再看看附在建築上的那些張牙舞爪駭人的裝飾,突然明白了什麼。

「哦~~~~~~~」在中故意拖長語調,笑得像隻偷了腥的貓,「原來鄭隊長怕鬼~~」

「誰,誰說的?去就去!」

硬著頭皮走進去,允浩嘴上說著「你怕的話就抓緊我」,手卻緊緊抓著在中的衣袖。在中玩心大起,不動聲色的將一隻手繞到允浩身後,一下下輕輕撓他。

「在中,你別鬧了。」允浩的聲音已經開始顫抖。

在中努力忍著笑意,故作平靜的開口:「鬧什麼?」

一具女屍突然從上面落下,剛好懸掛在兩人面前,兩條腿晃來晃去。允浩忍著沒叫“嗖”一下竄到在中背後,只探出個腦袋,雙手抓著在中的肩膀。女屍慢慢停止了轉動,慘白的臉上是兩隻向外凸出的眼珠子,和允浩的視線碰巧對上。

「啊!啊!媽呀!在中啊!」兩隻爪子加重了力道,允浩再也忍不住,放聲大叫起來。

「哈哈哈哈~」在中也不再憋笑,順便回過頭想奚落允浩幾句,可惜他忘了自己在黑暗中會反光的兩眼珠子,幽幽詭異的藍光惹的允浩的叫聲又向上飆了好幾個分貝。

後來允浩索性閉上了眼睛讓在中帶著往外走,就算是這樣也被耳邊陰森的音樂和鬼叫嚇了好幾次。在中一路哈哈大笑,鬼屋外的其他遊客聽見笑聲都猜想這鬼屋一定不刺激,所以散了不少。

兩人走出鬼屋時,允浩還掛在在中身上,在中還在大笑。

「哈哈,允浩,你說的對,哈哈,這個的確沒什麼意思,還是你比較有意思。」不過,是自己多心了嗎?為什麼覺得售票員看自己的眼神那麼哀怨?

允浩鬆開鉗在在中身上的手,平復著自己的心跳。太丟臉了!這輩子就沒這麼丟臉過!還好沒人認識,要是被警局那幫傢伙看見自己這樣子,那他還要不要混了?

 

「允浩?」 …………

轉身,石化。

上帝啊,你就是太愛玩了。

崔承煥努力忍著臉上的笑意。想不到啊,鄭允浩也有害怕的時候。

「嘿嘿,承煥哥,你怎麼也來這了?」裝傻,裝傻。

承煥稍微側過身子,把身後兩個一模一樣的小不點帶到前面來:「我奉命帶我兩個侄兒出來玩。」指著左邊的那個,「這是歡歡,」又指了指右邊的,「這是喜喜。歡歡喜喜,叫鄭叔叔好。」

「鄭叔叔好!」兩個小傢伙乖巧的開口,還給允浩鞠了個躬,聲音動作完全統一。

允浩一直很喜歡小孩子,正想摸摸歡歡喜喜的頭,一雙爪子快在他前面。

「哇!好可愛的兩個小朋友!歡歡喜喜對嗎?來叫聲哥哥!」

在中蹲下身子,一隻手攬住一個孩子。歡歡喜喜甜甜的叫了聲「哥哥」,還一起在在中兩邊臉蛋上BOBO了一下,惹得在中大滿足。

允浩臉色臭臭的:「喂金在中,為什麼他們叫你哥哥,但是叫我叔叔?」

「切~~你本來就比我老!」

「我哪裡老了?我今年才25歲!」

「原來你已經25歲了啊?看來我之前把你的年齡估計的還年輕了點。」

「呀!金在中!」

「怎樣?鄭允浩!」

「允浩!」崔承煥忙出聲打斷了兩個幼稚人的無營養鬥嘴,「不給我介紹一下嗎?這位是?」

允浩不好意思的笑了:「哦!你看我!哥,這位是金在中,是我的……額……遠房親戚,現在暫時住在我家。在中,這位是我警局的同事,崔承煥。」

「你好!」兩個人互相打過招呼。

崔承煥打量著在中的眼睛,疑惑的開口:「金先生是混血兒嗎?」

「啊!是是是!他媽媽是俄羅斯人。」允浩連忙打哈哈。

崔承煥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原來允浩你還有外國親戚。」

允浩滿身都是冷汗,看一眼在中,那傢伙居然是一副看好戲的表情。我這是在幫你好不好?言多必失,還是趕快換個話題為好。

「哥,既然遇上了,就一起玩吧?我和在中很喜歡歡歡喜喜。」

「也好,我對帶小孩也不在行。而且歡歡喜喜好像也很喜歡你們。」

「萬歲!」兩個小不點+某金姓逆生長男子一起歡呼。五個人高高興興的走進電玩世界

 

為了增加趣味性,五個人分組比賽。歡歡和在中一組,允浩和喜喜一組,承煥對電玩不敢興趣,自願當裁判。崔承煥本著做什麼都要認真的原則,專門找來一張白紙準備紀錄兩隊的分數,後來發現完全沒有必要——從打地鼠到普通的街機,所有遊戲都是“歡在組”贏,準確的說,是在中贏。

鄭允浩完全傻眼了,從小到大玩遊戲他都是王啊!在中明明是第一次接觸電玩,為什麼所有遊戲都玩的那麼順利?先開始考慮到兩個雙胞胎兄弟還小,有些遊戲不適合他們玩就沒去。後來允浩完全把歡歡喜喜拋腦後了,只想著要贏在中一次。

沒辦法了,出王牌了!賭上男人的尊嚴!

允浩跳上一台跳舞機,抬起手指著在中,表情囂張的開口:「Hey ,man! Come on! It’s show time!」

在中笑著也跳上去。獸人族的反應比人類敏捷太多,這些遊戲對他來說簡直是小兒科。可是他就是故意和允浩較勁,看著他小孩子一樣較真的樣子實在很有趣。不過,看樣子他這一局是準備出絕招了。算了,讓讓他吧!而且喜喜也因為一直在輸,小嘴巴撅的老高。

音樂響起,允浩隨著節奏開始舞動身體。曲腿,蹬地,提手,抬頭,扭腰,壓胯 ,旋轉…… 明明只是玩在遊戲,動作卻如此華麗。全身的關節有時分散開有時又重組在一起,長腿和脖子好像柔軟無骨,彎曲成魅惑的弧度,表情也隨著節奏的變換時而霸氣時而性感。

允浩完全把跳舞機當作了舞臺,身邊也很快聚集了大批的臨時粉絲。在中起初還應付性的踩著鼓點,後來完全忘記了動作呆呆的看著允浩。允浩眼睛餘光掃著螢幕,轉過身子面對在中,抬高下巴居高臨下的看他,臉上是囂張的壞笑。下一秒,微微張開嘴又隨著節奏緩緩閉上,眼神迷離。

鄭允浩,你在勾引我嗎?

一曲終了,圍觀的遊客紛紛鼓掌。允浩紳士的彎腰表示謝意。

「哈!金在中,知道我的厲害了吧!想當年我跳舞可是得過獎的,好久沒跳了,還好感覺還在。」

在中由衷的:「很帥!」

「耶!“浩喜組”萬歲!」允浩得意的大笑,舉起雙手和喜喜擊掌。

在中雙手揪著自己的耳垂,蹲在歡歡面前:「sorry啊,哥哥對跳舞完全不在行。不過沒關係,我們只輸了一次,所以還是我們贏了。對不對崔先生?」

「對!」崔承煥笑著回答。這個金在中是故意讓允浩的吧?明明反應很快的。這個人,還真有意思。

 

和崔承煥叔侄三人分手時已是華燈初上。在中依依不捨的和歡歡喜喜道別,坐在車上半個身子都探出了車窗外,使勁揮動手臂。

「拜拜~ 拜拜~」

「坐好了,在中。出發咯!!」

「哦。」乖乖坐好,「允浩,我們晚上吃什麼?」

「呵呵,在中想吃什麼?」

「牛排!我聽夜說過,牛排很好吃的。」

又是夜?

「在中,你是哪裡來的?」

突然很想瞭解在中生活的環境,是不是也有遊樂場?公園裡有沒有秋千?想知道在中的過去,小時候是什麼樣子?家裡都有什麼人?還有,昨天為了什麼而哭?

在中沉默了。就在允浩意識到自己的失態,想說點別的轉換話題時,他卻突然開口了:

「我是獸人族族人。」

「什麼?」

「如你所見,我有人類的特徵同時也帶有獸的特徵。」在中取下頭頂的帽子,晃晃兩隻耳朵,又帶上帽子繼續開口,「就像你們人類有不同國籍一樣,我們族內也有不同的亞科,我屬於豹亞科………」

允浩想起碼頭那一夜,月光下那只優美的獸,原來是豹子啊。

「………很奇怪吧,我明明是豹,卻是純色的………」

咦?

「………醜陋的黑色呀……呵,連自己的父母,兄弟姐妹都厭惡呢……為什麼只有我沒有花紋呢?」

“吱”一聲,允浩急刹車,停靠在路邊。在中剛想問他怎麼了,一轉頭就被允浩抱在懷裡。

「允……?」

「在中你不要說,你聽我說……對不起,我不該問你……在中你的皮毛很漂亮……你知道嗎?我們這裡也有純黑色的豹子,我們叫他們黑豹……你不是異類,絕對不是……黑豹是金錢豹的黑色變種,是很少見的個體……物以稀為貴啊……基因的問題是不能怪其他人的……」

允浩的情緒很激動,語速很快,話也說的顛三倒四。在中慢慢把額頭抵在允浩肩窩處,聽著允浩急急的安慰他,心臟好像被人捏住,眼眶也被什麼東西灌的滿滿的。

傻瓜,明明本來不想哭的。

「允浩啊,」在中趕在眼淚真的流出來之前止住了允浩的絮絮叨叨,聲音悶悶的開口,「我餓了,去吃牛排吧。」

「…… 好。」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